首页 > 玄幻魔法 > 耀世魔神

耀世魔神

时间: 2016-03-06 21:11:16 作者:轩辕云青
  天灵大陆,是一个繁荣昌盛的大陆,这里有人类,有善良的的精灵,勤劳的矮人族,高傲的龙族,神秘的魔族。在这片大陆上,种族之间的战斗不断,只有爱好和平的精灵族,矮人族,不参与战争。不过有许多的种族在打他们的主意。天灵大陆上的人类进化很快,修炼的速度比其他的种族要快的多,所以他们认为人类是神子。在天灵大陆上分为八个层次,分别是:神徒级,神师,神尊,神宗,神帝,神圣,至尊,神圣至尊。

  ......

  在天灵大陆的某座深山中,这里有一座城堡,高三十米,城门高十米,在城堡中,正有两队人马在交战,这些人的脸和人类一样,只是很白,褐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眸,这就是魔族的象征。这两队的人马都是魔族的。为什么会发生魔族内乱呢?这还要从以前说起。

  在魔族,有两个人,被誉为魔族两大千古奇才,修炼的速度比普通的魔族要快的多。在传位的时候,钱魔王把王位传给了现在的魔王,因为另外一人是幽冥部落的人,魔族的王位只能传给拥有正统的魔族血脉的人。所以冥帝很是想不过,于是就开始组建军队,要把王位抢到手,这一次刚好机会来了,现任魔王受了重伤,实力只有原来的三成,这给冥帝创造了一个很好地机会,于是就发动了这场魔族内乱。

  “报,将军,不好了,幽冥军团要杀进来了,我们快要守不住了,”一个披着黑色长发,拥有浅紫色眼眸的士兵跑上前向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道,将军的眼睛的眼色和士兵的不同,他的眼色要比士兵的深一些。将军的脸色变了一下,向士兵道:“不要慌,传令下去,要所有的将士誓死抵抗,不能让敌人进来。”士兵应了一声,就转身去传令了。

  那名将军转身向大殿跑去。走进大殿,有一名面目英俊的男子头戴王冠,身穿黑色的王袍,坐在王位上沉思。将军大步上前,单膝跪下,对着那男子道:“魔王大人,幽冥军团人多势众,城堡快要守不住了。”

  魔王缓缓抬起头来,将军立刻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威严压的喘不过气来。魔王看了一眼那将军,道:“你去传令,众将士等会准备突围,杀出去。”那将军点了一下头,起身向殿外大步走去。只剩下魔王一人在这里沉思。

  这是,从殿外走进一名女子,身材娇小,不过脸却极度的美丽,在她的脑后有一对尖尖的耳朵,身后还有一对透明的翅膀。这是一名精灵族的人啊。她的快里还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精灵美女走到魔王的身旁坐下,看他皱着眉头沉思,柔声问道:“怎么了,社么是让你真么烦恼?”

  魔王转过头,对着精灵道:“小芸,我们要开始过逃亡的生活了,你....”魔王没有在接着说。小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呢?对着魔王道:“天星,不用多说了,你在哪里,我也在那里,一辈子跟着你。”

  魔王伸出左手,搂住小云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对着小芸道:“小芸,我们要开始过逃亡得生活了,我不想苦了孩子,我想让他去人间,躲过这一劫。”

  小芸一下子坐起来,看着魔王,一脸的不可思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抛下孩子,如果他在人间,被发现了他的身份,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魔王道:“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会把他的经脉封印起来,不能修炼,等将来我们多会属于我们的东西时,再把他接回来。”

  (在天灵大陆,不允许出现混血儿。因为混血儿的修炼速度非常的妖孽法出现了混血儿,无一不是成为巅峰强者,这对大陆一些实力来讲是不可以的,因为威胁到了他们。所以,只要一出现混血儿,就会遭到大势力的追杀。并且,魔族在人间的口碑不太好,对魔族有深深的恨意。)

  小芸道:“可不可以不要把他放到人间,才四个月啊,我才照顾他四个月,就不可以再照顾她一段时间吗?”

  魔王坚定地摇了摇头,道:“不可以,为了孩子的安全,我们只能这么做。你放心,我会派人在暗中保护他的。”小芸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把头抵在孩子的头上,眼泪流个不停。魔王把孩子从母亲的怀里抱过来,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这个小家伙还在睡觉。魔王伸出食指和中指,在儿子的身上的穴道上点了几下,不久就有一团白光笼罩在孩子的身上,然后就开始收敛,最后小时不见。

  小芸一下子把孩子抱回来,抚摸着孩子的脸庞,白白嫩嫩的,十分的可爱。小芸的眼睛又一次绝了堤,涨起了洪水。魔王在一旁不停地安慰,可小芸的泪水就是止不住,弄得魔王手足无措。只好扶着妻子向殿外走去。

  魔王和小芸走到了一间密室。密室的地板上画着一个阵图,是一个传送阵。通过这个阵图就可以到达人间了。魔王抱过孩子,小芸却有些不想松手,不过,魔王还是把孩子抱了过来。把儿子放进传送阵里,念了几句咒语,孩子就消失不见了。小芸趴在魔王的肩膀上失声痛哭,魔王拍着小芸的肩膀,安慰着道:“别为儿子担心,到人间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在人间磨练,他才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小芸哭着道:“可是,可是他才四个月啊,这么小,怎么可能没有危险呢?”

  魔王笑道:“放心吧,我设置的传送地点是一户人家里,不会有事的。”

  小芸抬起头,道:“真的吗?那,那户人家是谁?”

  魔王无奈的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儿子绝不会传送在荒山野林中就是了。”

  小芸对着魔王怒道:“我告诉你慕容天星,如果儿子在人间出了事,我要你好看。”

  魔王道:“好了好了,我们快收拾东西走吧,找个地放我好疗伤,早日会属于我的一切,将儿子接回来。”

  ......

  在遥远的一座山上,一座大殿内,一名老者突然睁开眼,然后消失不见,在出现时,就到了大殿外。他抬头望天,之间满天星辰里,有两颗星星非常亮。老者口中喃喃道:“又有两颗新星要出世了,大陆又要不平静了。”说完,消失不在大殿之中。

  ......

  新书上传,请多支持,求收藏,求推荐。谢谢!

  

      在一个温馨的小房间里,一名少年满是伤痕的躺在床上,少年的眼神中,充满了不甘与无尽的怒火。他现在的样子,显然是被人打的。而且,一回家,父亲见到自己的样子,就是一顿痛骂。

  唉,想起那些同龄伙伴看他的眼神,云青怎么也压制不住体内的怒火。所以才会出手的。可是,那些同伴怎么也是可以修炼的,对比与云青这个废物来说,那是不再一档次的。

  就连最差的一个,也是炼体五段(在神徒前面是炼体)。云青是一个完全修炼不了的废物。体内没有一点灵力,所以,云青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因此才会被打的遍体鳞伤。

  回到家之后,就被父亲一顿指责,而云青也和父亲大吵了一架,因此,现在的父子两个正在处于冷战状态。

  正当云青一个人生闷气的时候,门外进来一名女妇人,虽然穿的很是朴素,但是,掩饰不住脸上的风韵。

  当他看见躺在床上的云青时,眼中闪烁着母性的光辉,看见云青的样子,不免一阵心痛。也不知道怎么,这孩子天生就修炼不了,受尽嘲笑,这一段时间里,有不少的人打击他。也让云青打了不少架,不过最终的结果就是,被打得很惨。

  “云青,怎么样,身体好些了没有。唉,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一天打完就和别人打架。你就不能让我们省心吗?一天到晚都要为你担心。”

  虽然妇人在责备,但是,语气之中的关心是掩饰不了的。这让云青的心一阵温暖。心里做出了一个决定。殊不知,这个决定,改变了他的一生。

  看见云青的表情,古琳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孩子并不是自己亲生,但是,却是胜过亲生。砍价他现在的样子,当娘的,心里怎么能不难受呢?

  云青感受到母亲的关心,微笑道:“娘,我知道了,我不会再打架了,不会再让您担心了。放心吧。”

  “你啊,不要嘴上说的好听。还有,还是去和你爹道个歉吧。毕竟,他也只是担心你。”

  “嗯,娘,我知道了。”

  古琳笑了笑,道:“好了,不说了,我去看看你爹药煎的怎么样了。好好休息啊。”

  说完,转身走出房间,留下云青一人在房间里思考。

  这时,云青的眼神中,充斥着无尽的疯狂。藏在被子下面的手,已经紧紧地攥着床垫。

  “我难道真的是个废物。为什么其他人能够修炼,唯独我不能。为什么我就一定要受到其他人的嘲笑。实力吗?呵呵,我发誓,我一定要有强大的实力。如果这就是我的命运,那么,我就改变这个命运。我是轩辕云青,我不怕谁。谁要阻我,我便杀谁。”

  轩辕云青越想越激动,恨不得立马就拥有实力。可是他知道,这是不容易的。他的身体有些特殊,云青根本感应不到天地灵力。听他父亲说,他的全身筋脉被封印起来,只有解开封印,才可以修炼。

  可是,要想解开封印,必须要有神圣至尊的实力,但是,即使是这样,也没有多大的成功率。所以,云青现在想的是,怎么破开封印。

  暂时先不去想这么多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去和父亲道歉吧。毕竟,为了自己,他也没少受嘲笑。

  于是,云青起身下床,由于身上有伤,因此,云青每做一个动作,就会引起身上的伤势,疼得他直咧嘴。不过,云青不想再做一个没用的废物,如果连这一点的疼痛都受不了,那么今后还有何作为。

  云青忍受着身上的疼痛,咬着牙下了床,然后,走出自己的房间。

  这时,云青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便寻着药味找去。

  云青看见自己父亲正蹲在炉火前,一边不停的扇风,一边不停的看着锅里的药。云青的眼睛湿润了。曾几何时,自己的父亲是那样的英姿飒爽,可是,为了自己,现在的他已面容憔悴。

  云青更加坚定自己要努力变强的决心,一次来报答父母对自己的养育之恩。

  “爹,对不起,孩儿让你们担心了。下次,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轩辕云青感觉自己的鼻子有些酸,望着父亲略显憔悴的脸,云青为之前的事感到后悔。

  轩辕天尊其实已经感应到云青来了,可是,没有想到云青来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吃了一惊。

  “嗯,下次注意就行了。在没有实力之前,不要轻易和别人发生冲突。不然,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你明白吗?”

  轩辕天尊对于云青的情况,也是大感无措。也不是道是谁,在他的体内下了一层封印。另外,他也对云青充满了自责。自己没有实力,没有办法帮助他。而且,看见他受欺负,也没有安慰他,反而是责骂他的鲁莽。

  轩辕云青也知道,自己的父亲,经常为自己上山采药,以此来增强自己的体质,不然,在和别人打架的时候,就会被别人给打死了。

  而上山采药,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如果不是轩辕天尊的实力摆在那里,就连他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一个未知之数。因此,云青也很感激他们。

  “爹,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以后,我一定不会在鲁莽了。在没有充分的实力之前,我一定不会擅自和别人交手的。”

  听见云青的话,轩辕天尊感到很欣慰。总算没有辜负自己的一番好心。

  “好了,不用说了。赶紧把这碗药喝下去吧。然后,再好好地休息。早日把身体养好,你说说你,离上一次受伤,才过去几天,又受伤了。如果你再敢打架,看我不收拾你。”

  虽然轩辕天尊说的很严厉,不过,云青知道,自己的爹只是色厉内荏。所以,对着轩辕天尊做了一个鬼脸,三两口把药喝完。就回到自己房间里。

  云青住的地方只是一个小山村里,周围的环境很是不错。不过云青知道,自己的父亲,一直很想回到自己的家族里。不过,为了自己,他甘愿留在这里。就这一份恩情,云青这一辈子都无法报答。

  因此,云青下定决心,一定要修炼,一定要有实力。如果想要实力,只有去那个地方。不过,在那里,既充满了机遇,也有一定的危险。

      第二天,轩辕云青比平时起来的稍晚一些。做了下来早操,就去吃饭了。古琳早就做好了早餐,等着云青来。

  古琳见到轩辕云青来吃饭,笑道:“小懒虫,现在才起来,太阳都快照到你屁股了,你老爸刚才还说,如果你再不起床,就拿个喇叭吧你叫醒。好了,快来吃饭吧。”

  云青看到桌子上的早餐,兴奋地道:“老妈,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早餐这么丰富,看来我和老爸有口福了。”

  一旁的轩辕天尊也开口说道:“是啊,以前没见过你弄这么好的早餐。今天是自己想通了,要改善一下伙食,嘿嘿,不错不错,我们就不客气啦。”说完,就拿起筷子去夹菜。可是,眼看就要夹到了。却不想被古琳拦住了。

  古琳瞪了天尊一眼,道:“你的身体好好的,不需要吃这么好。你的饭菜在那边。这是给我们乖儿子的,他受了伤,要好好调养身体,所以我才会做这么好的饭菜,你啊,别指望吃这么好。来,乖儿子,张嘴。”说完,夹起一块鸡肉送进云清的嘴里。

  轩辕天尊听到妻子的话,别提多么郁闷了。云青的饭菜里,都是肉,而轩辕天尊的饭菜里,能找到一点肉末就很不错了,所以他对云青是羡慕嫉妒恨啊。他的心里在想,我怎么就没有受伤呢。

  轩辕云青高高兴兴的吃完了早餐,而一旁的轩辕天尊也在极度的郁闷当中把早餐全部干掉了。

  吃完了早餐,轩辕云青拉着老爸出门了。本来轩辕天尊是打死也不出去的,可是禁不起云青的软磨硬泡,再加上古琳的威胁,只好带着云青出门了。

  轩辕云青一家住在离小镇不远的一个小村庄里。本来谈们是不用住在这里的,可是因为云清的原因,就离开了家族,搬到了这里。

  父子二人到了镇上,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的眼睛。轩辕云青是魔族与精灵的后代,所以有着两个种族的特点。有着精灵的俊秀和魔族的高贵,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这么俊秀的小伙子,怎么可能不吸引人,而旁边的轩辕天尊,出生于轩辕皇族,怎么可能不帅,所以父子二人在街上也成了一道风景。不过轩辕云青他们对此见惯不惯了。

  突然,二人听见一声清脆的喊声:“云青哥哥,原来你们在这里啊,叫我好难找哦。”

  两人转身望去,只见一个身高一米五左右,梳着马尾辫,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一双弯似柳叶的美帽虾仗着想溪水般清澈的大眼睛,再加上一张樱桃般的小嘴巴的少女,不难想象,静候一定会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的美人胚子。

  这个少女的出现,让二人都惊呆了,因为这个少女就是南宫家族的三小姐南宫雪莲。

  南宫雪莲从小在轩辕皇族玩耍,和轩辕云青的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玩耍,在家族中,无时无刻都可以看见这二两个人在一起玩耍的情景,然而这一次,轩辕天尊带着家人来到这个小镇,从此,两人就没有了来往,南宫雪莲回到自己的家族,多方面打听云青的下落,终于得知云青就在这个小镇,就马不停蹄的赶来,刚来到小镇,就遇见了轩辕天尊带着儿子逛街,就兴奋地叫了出来。

  轩辕天尊看家南宫雪莲,心里异常高兴,我的苦日子终于到头了,有南宫需要练在这里,就有人陪他玩了。走上前,对着雪莲问道:雪莲侄女怎么到来了,不怕家里人担心吗?”

  南宫雪莲道:“没事的轩辕叔叔,我和家里打了招呼的,不怕家里人担心的。”

  三人回到家中,轩辕天尊叫道:“琳儿,快出来,雪莲侄女儿来了。”

  古琳从房间走出来,看见了雪莲,就兴奋把她拉进房间中。轩辕天尊父子也跟着进去。

  古琳问道:“雪连侄女儿,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吃饭了没有?”

  南宫雪莲有些不好意思,羞涩的道:“伯母,我吃了,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叫我好难找哦。”

  古琳对于南宫家族的这位小姐,非常的满意,心里一直想让她当自己的儿媳妇。道:“这有什么办法呢,要不是云青的原因,我们怎么可能离开呢?”

  南宫雪莲好奇的问道:“云青哥哥怎么修炼不了的呢,云青哥哥很努力啊。”

  古琳神色一黯,叹了口气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如果仅是不能修炼那还好说,可是,云青本是可以修炼的,但因为他的经脉被封印了,不能修炼。”

  南宫雪莲急忙问道:“那只要打破封印不就可以了吗?”

  轩辕天尊摇了摇头,道:“不行的,我试了很多遍,都没有冲破他体内的封印,种下封印的人的实力深不可测,我想至少有神圣至尊级别的实力。”

  南宫雪莲惊讶的道:“神圣至尊,传说中的那个层次,可是,神圣至尊怎么可能会封印云青哥哥的经脉呢?”

  轩辕天尊和古琳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因为他们知道,云青并不是他们的孩子,云青的身世只他们知道,,如果要打破封印只有找到云青的亲身父亲才可以解决,可问题是,他们不知道云清的亲生父亲是谁,这就很难办了。

  古琳望了轩辕天尊一眼,然后对着云青不满道:“你这傻小子,雪莲大老远的跑来找你,你也不带她出去玩一下,有这么当主人家的吗?”

  云青现在进退两难了,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只好含糊的应了一下。旁边的南宫雪莲高兴地快要跳了起来,然后拉着轩辕云青跑了出去。

  古琳望着两人出去,叹了口气道:“如果云青可以修炼的话,倒也配得上雪莲这丫头了。哼,你这死鬼,干嘛在儿子面前说这些,若果你的话打击到了儿子,我要你好看。”

  轩辕天尊那个郁闷啊,就别提了,认命了,然后对着古琳道:“琳儿,我一直有一个直觉,我们的儿子不简单,他身后的势力绝对很强大,他的付清就有神圣至尊的实力,那么云青的身份一定很吓人。”

  古琳点了点头,同意他的话,道:“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等他的亲生父亲找来了,就真相大白了。”两人都叹了一口气。

  轩辕云青带着南宫雪莲在外面悠闲自在的散步,南宫雪莲跟在他的身后,望着眼前的男孩,南宫雪莲嘴角带着微笑,脸不禁有些发热,赶紧用手捂住脸,免得让云青看见,不过,云青并没有转过来,这让南宫雪莲松了口气,不过又有些失望。

  突然,云青转过头来,吓了南宫雪莲一跳,这让云青有些奇怪了,好奇的问道:“怎么了雪莲,你没事吧。”

  南宫雪莲这才反应过来,问道:“怎么了云青哥哥,有什么事吗?”

  云青道:“就是问你累不累,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南宫雪莲左右望了望,看见一棵高大粗壮的大树,对着云青笑道:“云青哥哥,我们就在那里休息吧?”说完拿着云青走到树底下,然后走了下来。转过头,对着云青道:“云青哥哥,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中的那棵树吧,现在它长得好高哦,有近十米,不过现在它的树底下,少了两个人了。”

  云青露出回忆的神色,道:“当然记得,我还记得你小时后出糗的样子呢。”

  南宫雪莲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因为她小时候在种树的时候,不小心被绊了一下,摔倒在云青的怀里。南宫雪莲调笑道:“哼,不知道是谁,被水练了个全身湿透,然后躺在床上三天,发烧近四十度,那个样子才叫一个狼狈。”

  云青毫不在意,戏谑道:“是吗,不过我认为很值得,因为有一个女孩一直守在我的身边照顾我,我当时在想如果再发一次烧该多好。”

  南宫雪莲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了,把脸埋在胸前。过了一会,才把头抬起来,对着云青道:“云青哥哥,你不用担心,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修炼的。”

  云青淡然一笑,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我只要好好按照自己的路走下去,过完这一生就满足了。”

  南宫雪莲没有在说话了。云青道:“好了时候不早了,回家吧,老妈说不定已经把饭菜做好了。唉,出来这么久,也没有聊些什么,实在可惜了,现在的我好像发烧啊。”说完不经意的望了南宫雪莲一眼。

  南宫雪莲的脸又一次红了,丢下一句“我不理你了”,就往家里跑去,与你却能够在后面紧追不舍。可是,南宫雪莲有着神师级的修为,岂是轩辕云青这个没有修为的人能够跟上的。一转眼,南宫雪莲就消失不见了。

  南宫雪莲回到家,古琳正在上菜,看见古琳一个人回来,不禁好奇的问道:“怎么就你一人回来,云青呢?”

  南宫雪莲这才想起云青没有修为,根本跟不上自己,着急的道:“对不起伯母,我把他一个人丢下了。”

  古琳看见雪莲的脸有些红,明白了什么,没有在说什么,她一点也不担心云青回不来。

  果然,云青气喘吁吁的从门外走进来。南宫雪莲赶紧上前搀扶,把云青扶着坐下,云青翻了个白眼,道:“你怎么就抛下我一个人,而且还跑那么快,累死我了。”

  南宫雪莲道:“还不是你,要不是你...哎呀,反正都怪你嘛。”

  这一下,让云青更加摸不着头脑了,怎么就怪我了呢?这时,古琳走进来,恨铁不成钢的道:“小子,敢做不敢认吗。你对人家那样了,还问人家,为什么,没见过你这么呆的人。”

  这一下,不仅是云青,就连南宫雪莲也有些不解了。不一会,南宫雪莲就反应过来,红着脸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就是单纯的聊了聊天,云青哥哥没有对我做什么啊,更没有那样。”最后几个字说的声音很小,就连走在他身边的云青也没有听清楚。如果让云青听清楚了,就一定回大叫道:“我做了什么啊,冤枉啊。”

  过了一会,轩辕天尊从外面回来,手上拎着几个小菜,对着雪莲道:“雪莲啊,你难得来一趟,在这里多玩几天啊。”

  雪莲的脸又红了,支支吾吾的半天没有说话,这让轩辕天尊有些奇怪,没见过雪莲这么害羞啊。不过,马上就明白了。望着南宫雪莲。

  南宫雪莲王轩辕天尊这样望着,更加的害羞了,还是轩辕云青解得围,道:“老爸老妈,我肚子饿了,快点开饭吧。”

  古琳没好气的道:“你就知道吃,人家雪莲还没有说什么呢,饿死你好了。”

  话是真么说,可她还是赶紧把饭盛好,一家人再加上南宫雪莲一起吃饭。

  饭桌上,轩辕天尊随着云青道:“云青,这几天好好陪雪莲玩,多带她出去走走,人家大老远的来,你要做好主人家的样子,知道吗?”

  轩辕云青道:“老爸,我想上一堂雪宝山。”

  这句话一出,震惊了所有人。

  ......

  求推荐求收藏,云青的机遇要来了,拭目以待吧,下午还有一更。。

     听到云青的话,所有人都震惊了。雪宝山,常年积雪,传说山上的积雪已经积了近千年了,这座山,除了传说中的那个人,至今还没有人能够走上去,就算走上去了,也永远下不来了。

  轩辕天尊第一个不同意,严厉的道:“不行,你知道吗,走上去就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你连修为也没有,凭什么上去。要上去可以,除非胜过我。”

  古琳也是愤怒的道:“没错,我们坚决不同意你上雪宝山,云青啊,我们知道你想修炼,不想被人称为废柴,不想让我们受到侮辱,可是,我们不在乎的,我们只要你安安全全的过完这一生就好,如果你坚决要去,诀要过我们这一关。”

  南宫雪莲有急忙道:“云青哥哥,你赶快想伯父伯母道歉啊,不要惹他们二老生气了。好不好。”

  云青沉思了一会儿,坚定地道:“不,爸妈。我一定要等上雪宝山山顶,我要让世人知道,我轩辕云青不是一个废物。或许,登上了雪宝山,我体内的封印就解开了也说不定。”说这额,云青跪了下来,请求道:“爸妈,让我去吧,我不想在过这样的生活了,我不想再这样躲在这个小镇上过一生,让我去吧,爸妈,我答应你们,我一定活着回来。”

  古琳的眼睛湿润了,靠在轩辕天尊的肩膀上抽泣。云青不想再看父母这样伤心,转身走出门。看见云青走出去,南宫雪莲也跟着云青走了出去。古琳一下子失声痛哭,轩辕天尊的心里也很不好受。拍着妻子的肩膀,安慰道:“也许这就是云青的命吧,他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也许命中注定他要走上这一条路。”

  云青走出门,抬头望天,眼角业务有了一滴眼泪。南宫雪莲上前把云青的眼角的眼泪擦拭干净,安慰他道:“云青哥哥,你别难过,伯父伯母也是为了你好,他们不想失去你。”

  云青点点头,道:“我明白,我也懂得爸妈的心。不过,我真的不想让他们二老忍受耻辱。我一定要解开身体里的封印,然后,努力提升修为,走上世界的巅峰,我要让世人知道,我轩辕云青不是废物,我要父母为我骄傲。所以,雪宝山,我是一定要上去的。”云青语气中的坚定是不容置疑的。

  南宫雪莲感受到现在的云青变了,身上充满了王者的气势,天下都要拜倒在他的教习啊,心里为这个小时候的玩伴感到骄傲。走上前,挽着云清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小声道:“云青哥哥,我相信你,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我在这里等着你。”南宫雪莲现在纯属像一个小妇人在送他的丈夫。

  云青的脸偶写红了,毕竟才十二岁,什么都还不懂,听到这样的话,还是有一些害羞的。南宫雪莲也吓了一跳,心里在想:“天啊,我怎么会这样,云青哥哥听见了,这还让我怎么见人啊。”不过,她也没有多想,这里只有他们二人,也没有什么,而且,她的心里也已经喜欢上了轩辕云青,不饿按,也不会大老远的跑来见他了。所以,无所谓了。

  云青呆了一下,没有想得到雪莲会这样子,这让他束手无策了,不知道该怎样应付。南宫雪莲心中暗骂云青是个呆子是个木头是头猪。云青道:“雪莲,谢谢你,我先回去了。”说完,抽出被雪莲挽着的手臂,转身朝房间走去。南宫雪莲在那里气的直跺脚。

  会带自己的房间,看着这件温馨的小屋,云青心中暖暖的。岁轩辕天尊带着一家人来到这里,但是,他依然把云青的房间布置得很温馨,云青心中道:“爸妈,对不起,虽然你们并不是我的亲生父母,但是,你们对我却如同亲生儿子一半,我怎么能仍你们收到侮辱呢?所以,我必须要上雪宝山,等我回来,你们的养育之恩,我一定回报答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