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王舞

王舞

时间: 2016-03-06 03:13:34 作者:火林岚
  充斥着昏暗与陈腐味儿的走廊不时地回荡着“嘀嗒嘀嗒”的滴水声。

  回廊的两边,一个个掉了油漆的铁门锈迹斑斑,每隔着两个门就是一盏好似起风烛年的老人一样的铜灯,上面的火苗轻摇。

  粘湿路面的尽头有一道铁门,厚重,结实。

  这扇密不透风的铁门后面藏着房间阴暗潮湿,除了一个水桶,就只有一个瘦弱的身影。

  他的身材和这扇铁门还是有相当大的反差,这个人微微抬起头,透过小气窗折射进来的阳光倒是可以看得清他的脸,他是一个邋遢的少年。

  其实在这里没有所谓的邋遢不邋遢,他的打扮已经算是好得了,就是上身的衣服已经只剩下一个肩带拉着两块布,下身的裤子早就褪没了颜色,脚上,腕上的铁链有一条眼镜王蛇一样的宽厚,黑色的长发遮住了半张面孔,另一半脸上,眼睛微闭,他的面色苍白,身形消瘦。

  少年慢慢地睁开双眼,眼睛明亮清澈,甚至还有一丝孩子的稚气,眼睛看向的地方是那个经过多次折射才进到这里的光芒,这是他们不想让他失明而开凿下来的透光孔,而他所坐的地方是一个通气孔。

  就是他叫左悠,但是这里没有人叫他的名字。

  三年了,在这里已经足足三年了。几乎每天他都在过着同样的日子,想着同样的问题,明天会死吗?

  三年来,他只能依靠杀人来获得活下去的希望,杀戮带来的希望没有多少荣耀,但希望总是好的,起码说明你是活着的。杀人其实很容易习惯,慢慢地习惯了这种生活后,杀戮就变的单纯了好多,不断地杀,不断地杀,不断地杀……

  最后把嗜血变为一种本能,没有了自我意识,最后连喜欢的东西都没有了,不会拥抱,不会怜悯,失去心中最后的柔软,变得坚如铁石!

  闭上眼睛,左悠轻轻地呼吸着,好像是睡着了一样,不过多时,回廊里响起一阵阵地脚步声,左悠睁开眼睛,好像睡过一觉了一样。

  不知道过来多久,沉重地铁门突然被推开,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是两个身材壮实的年轻人,两个人退开,一个矮子悠然地走上前,透过墙上的光孔洒下的光照亮了他枯黄的像是老黄瓜一样的脸,左眼上的眼罩线绕过脑袋,微秃的头顶泛着青光。

  看着斜倚着墙角的左悠,嘴角微微拉起,露出那零星的几颗被烟草熏黄了的牙齿,做了一个猥亵的笑容,“霍克大人对你很满意。”

  左悠对于这个家伙突然说出的话没有什么反应,霍克是谁他都不知道,实在没有说什么的必要。

  独眼龙盯着左悠,嘴角的笑容慢慢消失,目光也开始变得阴戾,“可是由于没有输掉比赛,我们斗奴场外围庄家损失掉了一大笔钱!甚至连门票收入都输掉了!这些损失也要记在你的头上!你‘胜利者的要求’被取消了!”

  左悠依旧没有作响,所谓胜利者的要求无非就是可以要到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这段时间内,斗奴可以要求美酒,美食,美女等任何一样东西,除了自由。

  但是除了自由,左悠真得觉得一切都是多余的,或者还有一样东西,那个男人的命!不过没有自由,报仇这种事情都无从说起。

  左悠无所谓的态度无疑激怒了独眼龙,这个小子太过嚣张了!独眼龙狠狠地咬了咬快要掉光的牙齿,突然笑了。

  “还有几分钟,毒药的效果就要发作了吧,嘿嘿,你也知道,那个解药制作起来也是很耗药材的,你看,你把场子赚钱的机会毁了,为了维持斗奴场的运转,你也的出一点力是吧?”

  左悠慢慢地抬起头,目光冷若腊月寒霜,独眼龙慌忙退后一步,身子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杀猪杀三年还一身戾气,何况左悠杀了三年的人呢?

  独眼龙的手下瞬间上前,将两个人隔开,左悠的目光慢慢地收了回来,依旧是没有说一句话,这种日子难道比死好受?

  独眼龙怒视着左悠,一时抽出腰上的皮带,一把推开一个大汉,凶神恶煞地冲向左悠,左悠微微抬头轻看了他一眼,独眼龙立刻站在原地,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出手,他嘴里的那颗金牙都快被咬变形了。

  最后一把抓住身后的另一大汉,将手里的皮带一递,“你来,给我打!”

  左悠冷哼一声,蔑视地笑了笑。

  大汉犹犹豫豫地接过皮带,看了看左悠,又看了看独眼龙,只见独眼龙大怒,冲着大汉的屁股就是一脚,“快去!”

  左悠冷笑着盯着大汉,终于说话了,“喜欢我刚刚的表演吗?”

  大汉的身子不知觉地颤了下,左悠刚刚的战斗场景依旧还在他的脑子里,变态似的杀戮,疯子似的血洗,给他的视觉冲击已经足以逼溃他的心防。

  咽了一口唾沫,大汉额上的汗珠儿都滴下来了。左悠晃了晃手上的镣铐,笑了笑,“不用担心啊,请便吧。”

  大汉稳了稳颤抖的手,狠狠地挥了过去,啪!皮带接触皮肉的声音结结实实的,左悠转过头笑了笑,脸上留下一条红色的印子,就像是被人抓了一下一样,这种力道左悠几乎可以无视掉。

  “喂,蚊子叮一下还会痒,你没吃饭吧。”

  面对这种赤|裸|裸的挑衅,大汉大怒,还是略有犹豫,左悠笑了笑,看着那魔鬼一样的笑脸,大汉心中的恐惧和不知名的愤怒交织在一起,手中皮带疯狂地挥舞着。

  “啪啪啪啪……”

  大汉先是发了疯一样,他最内心的想法就是把这个魔鬼打死!

  “啪啪啪……”

  大汉手中的皮带一点也没有留力,每一次的挥动都是轮圆了胳膊!独眼龙倒是很满意他的力气,只是……

  “啪啪啪……”

  左悠只是在笑,这种鞭挞伤不了左悠的身体,更别说什么尊严了,左悠猛地一抬手,抓住了皮带,左悠轻笑,大汉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左悠猛一拉,紧紧握着皮带的大汉被带了过去。

  大汉一下子扑到在左悠脚下,左悠一把抓住他的后脑勺,板起他的脑袋,两个人的脸只有不到五厘米的距离,左悠又一次微笑,大汉盯着左悠的眼睛,两个人的眼睛都睁的像是鸡蛋一般大小,只是大汉明显要哭了,“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我原谅你了,”左悠轻笑着。

  独眼龙和他的另一手下早就退到了门外,独眼龙色厉内荏地大叫道,“你想做什么!?”

  左悠拨开大汉的脑袋,露出天真的笑脸,将大汉的脑袋转过来,看着独眼龙。两个人的身材相差这么多,但大汉却像是小鸡一样落在左悠的手里,连挣扎一下都不敢。

  “我也不是……故意的!”

  “啊!”

  左悠的抓着大汉的手突然加力,对着一旁的墙壁狠狠地按了过去,轰!大汉的脑袋撞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左悠将他从墙上扣下来的时候,大汉已经满脸是血,眼珠向上翻着,脑袋无意识地摇晃着,明显是眩晕了。

  左悠手一放,大汉先是一滩烂泥一样慢慢地堆在地上,左悠看着独眼龙轻轻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着,将手中的皮带慢慢地折了一下,对着大汉宽厚的虎背就是一鞭!

  啪!

  “啊!”一鞭子就将失去意识的大汉给打清醒了,晃了晃他手中的皮鞭,看着大汉后背的血迹慢慢溢出,有看了看他手中的皮带,笑了,“质量真好。”

  左悠的目光突然变冷,又是一皮带,皮带结实地落在大汉的背上,瞬间划裂了他的衣衫,左悠摇了摇头,接着第三鞭子挥下去,大汉黝黑的后背瞬间被打开了,绽裂的皮肉向外翻着,血珠儿慢慢地滑落。

  左悠笑了,这次还差不多,把握这个力道,左悠挥圆了皮带,再次击打在大汉的身上。

  “啊!啊!啊……”

  左悠的鞭子快速而又节奏地挥动,每一鞭子的落下,都会有一朵血肉之花在绽放,皮带落在大汉的身上,击打着血液,拍激起的血花四溅,零星的几滴落在左悠的脸上,他丝毫不在意,依旧不断地挥动着,偶尔裸出残忍地微笑,使得他是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嗜血修罗,他的目光全部落在大汉的身上。

  独眼龙看着这场血腥地剧码在上演,小腿肚子不住的抖动,牙齿嘎嘎作响。

  大汉的惨叫不断地回荡在地下三层,这个一向寂静的回廊第一次这么热闹,甚至开始有几个斗奴跟着大号起啦,他们多数已经口齿不伶俐了,只会啊啊,嗷嗷地起哄,甚至敲击着牢门,发去砰砰砰的响声。

  大汉的后背已经被打烂了,左悠再次挥动鞭子的时候居然带着一丝血肉!

  血液漫淌在大汉的后背,由于过多的血液隔着皮带和后背,皮带击打的声音开始变了。皮带开始变的像是一把刀子,不断地凌迟他背上的肉,渐渐地,肩胛和脊椎的白骨已经清晰可见!

  大汉早已不再声响,左悠仰面,长出了一口气,随手将皮带丢带一边,一脚把大汉的尸体踢到牢门之外,悠悠地坐回墙角,“收拾一下吧,记得把门带上。”

  独眼龙颤颤巍巍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大汉的眼睛圆睁,嘴巴也没有合上。

  独眼龙咽了一口吐沫,大叫着跑了,他身边的另一大汉看见上司跑了,哪里还会留下,跟着快步跑了出去。

  看着地上的尸体,左悠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闭上眼睛,如同老僧入定,地下三层渐渐地恢复到了原本地静,死一样的静……

  “嘎嘎嘎……”

  左悠猛然睁开双眼,黑暗的小屋中,突然响起诡异的笑声不仅让他皱眉,“什么人?”

  “我是你的仆人啊……”

  左悠冷冷地扫视了一眼四周,冷笑一声,“不赖啊,独眼龙,这次的手段还有些创意。”

  确实,左悠一时无法准确的找到这个声音的来源,好像是凭空出现一样,这倒是让左悠感到有些惊讶,独眼龙手下什么时候有了这种高手?

  “嘎嘎嘎……主人,那个猪头什么也不是,居然连最基础的魄力使用都没不会,”这个声音略带沙哑,诡异尖利,语气十分谄媚。

  左悠微微皱眉,魄力?

     人类历702年,酷择德大陆武道大师李若海提出自然界的生灵是有生灵力量,这种力量是可以不断修炼,提高,他是第一个正是提出这种力量叫魄力,魄力大致可以分为七个境界,他一生苦修,研究魄力,不避门户,广收门徒,门徒遍及各个大陆。就是今日,各个大陆的流派几乎都受到他的一些影响。

  这类修行魄力的人越来越多,他们被成为魄修。

  左悠也算是半个魄修,他也是酷择德大陆的人,他的种族被叫做蛮族,蛮族中的人自幼练习一种叫做“八狂舞”的炼魄术,左悠现在的境界是出尘境六阶。

  出尘境是最低境界,但是,在一般的小城市中也是足以开馆收徒的人物,说来可笑,在被送进斗奴场的时候,他的境界只有出尘境三阶,这些年的实战经验倒是让他的实力多次提高。

  人类历782年,李若海去世,死前,他将自己达到的境界定为王者境,以为,这个境界的人,可以一人之力为王,但是他认为人无完人,他虚设了最终的天外天境界,以鼓励后来人超越自己。

  可是,已经是一代宗师的他确实是一座迈不过去的大山,每个年代,都会用几个勉强栖身王者境的高手,可是他们最终还是无法突破那到虚设的坎。

  “我不管你是谁,要么马上出现在我的眼前,要不立即消失,别来烦我,”左悠平静地说完,闭上双眼。

  那个神秘的声音委屈道,“主人,我就在你的眼前啊。就在这里,右边,右边!地上,地上!”

  左悠皱起眉头,睁开眼睛,慢慢地转过头,瞥了一眼地面,杂乱的干草上,左悠随手丢下的那条被血浸染的棕色皮带静静地躺在那里,左悠看了一眼,抓起皮带,古怪地笑了笑,“皮带会说话?”

  “不是皮带……哦,是皮带上的石头,呸,不是石头,是宝石,我是一颗宝石。”

  左悠翻过手上的皮带,只见皮带那白金雕花纹的扣子中央,镶嵌了一块拇指大小的红色宝石,左悠将它放在光线下,宝石发出妖异的赤红光芒。

  “没错主人,就是我,嘎嘎嘎……”

  左悠摆弄着扣子上的宝石,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表面上风平浪静的他也不过是在装装样子,不论怎么说,这种事情还是有够离奇的,一块会说话的石头怎么会镶嵌在皮带上呢?独眼龙为什么没有发现呢?它为什么要叫自己主人呢?……

  左悠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挺厉害的,一下子想到了这么多个疑点,左悠很少和人说话,突然出现这么一块会说话的石头,他倒是乐意和石头说说话,不过,他实在不怎么会聊天,“嗯,那个……先说说你的来历好了。”

  “好的,我是……主人还是问问我为什么叫你主人吧?”

  “啊?”左悠愣了一下,“好吧,为什么叫我主人。”

  红宝石真是无语了,这个家伙看上去挺好糊弄的,这么简单的转移话题就把他给骗了,嘎嘎嘎,不过是个傻子最好了,“是这样的,我不是一般的石头,而是一块神奇的石头!”

  这是一句十足的废话,不过左悠也不在意,如果你一个人,一个月都说不上十五句话,那么你就开始希望有一个人在你耳边唠叨着这些废话,一定要描述一下这种心理的话,那就是,太孤独了!

  真的是太孤独了!

  黑暗的小屋,染血的角斗场,每天都是这两个场景在变换,要么就是人们发狂的嚎叫,要么就是静到可以听见水滴的声音,若不是他偶尔也试着和自己说话,那么他的舌头早就失灵了,这种孤独,是常人不能理解的。

  也就是这种孤独感,左悠倒是愿意和这个奇怪的石头聊聊天,哪怕只是没有什么营养的废话。

  “神器都是要滴血认主的,我也是,就在你用这个皮带把那个家伙打死的时候,我碰巧粘上了他的血,所以他就是我的主人了,不过他挂在你的手里了,所以,你就是我的主人了!”

  左悠脑子有些晕,这是什么神器,都滴血认主了,只要主人一死,别人还能用?再说了,神器都是要滴血认主,这是哪里的规矩?还有为什么要滴血啊,吐痰不行吗?

  “主人啊,来吧,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忠实的仆人啦,请你把我取下来,在用刀子将自己的身体拉开一个小小地口中, 将我放在上面!”

  左悠沉默了半天,慢慢道,“你没有毛病吧?”

  “啊?”

  “你真当我是傻子?”左悠冷笑了一声,“第一,你是个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就想我为你放血?第二,你有什么用处我都不知道,你就想我给你放血?第三,你是不是个宝物都是问题,你就想我为你放血?”

  “……”他不是个傻子啊!石头有些无语,犹豫了一会儿,“喂!我可是一块神奇的石头……”

  左悠慢慢地起身,叹了一口气,慢慢地走到另一个墙角,这里居然也有一个桶子,因为这里没有光线,所以,通常没有人注意到,不过它的味道倒是让你无法忽视,骚臭味儿让人恶心的想吐。

  左悠抬起手,看着手中的皮带说道,“这个桶也不是一般的桶,他是一个神奇的桶,因为里面装着我神奇的便便,这些便便我不知道会怎么处理,但是一定不会有人愿意在里面找什么东西,要是你在废话一句,这就是你一辈子的归宿。懂了吗?”

  “别别!其实我也……哦,不记得我……是什么,我……我只记得……,”石头的话变得断断续续,十分地虚弱,突然……“血,血给我血!我要血!血啊!”

  左悠皱眉,宝石像是拼劲最后的力气,死命地呼喊着血,那声音就像是一只饥渴的沙漠旅人对水的执着,左悠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尸体,随手将皮带丢到了尸体上,因为死的时间比较短,而这里的潮湿阴冷,大汉尸体的血液还没有干。

  皮带落在尸体边,弹了一下,皮带头落在大汉的背上,“啊,血啊,好吃啊!么嘛么嘛,么嘛!”石头兴奋地大叫着,大汉的尸体开始慢慢干瘪,像是谢了气的气球,左悠皱起眉头,这他妈就是滴血认主?要是真安上直接死翘!

  “啊,好久没有这么爽了,啊,好吃,嘎嘎嘎~”

  说实话,左悠对于死人倒是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尸体变为这个样子的,倒是让左悠有一些不舒服,人类总会本能地厌恶不了解和无法掌握的东西。

  “主人,我吃饱了,我可以回大你的问题了。”石头里的那个声音开始谄媚地讨好左悠。

  左悠冷笑了一声,“无论你是什么东西,我都对你没有兴趣了。”说完,左悠闭上眼睛,开玩笑,这快石头分明是想把自己吸干净!

  石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嘎嘎嘎……,好小子,既然这样,我也不装孙子了,我是想吸掉你的血,不过我改变主意了,我决定了,要和你合作!”

  “切!”左悠冷笑了一下,转过头。

  石头再次发出那种奇怪地笑声,“你实力够了以后,把我带到一个地方,而我,将给你自由……”

  左悠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瞥了一眼石头,自由,好久没有听见这个字眼儿了,困在这里三年多了,渐渐地开始忘记花的芬芳,树的的气息,阳光真正地明媚,泉水真正的甘甜,困兽一样的生活渐渐抹掉他的心气,抹掉他的希望,使得变得麻木于现状,麻木于杀戮。

  对他来说,若有一天,真的可以得到自由,他甚至不知道想去做什么,可是……自由啊,他还是想得到啊,得到那种渐渐被遗忘的快感,在山间漫步,在草地驰骋的快感。

  只是单纯的自由,不是为了证明活着的存在,只是为了死去的记忆。

  左悠犹豫了一下,笑道,“总算说了一句比较中听的话……”

  “嘎嘎嘎……”石头知道,这个小子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动心了,其实他比这个小子更犹豫,因为他要去的地方可不普通。

  左悠摸摸草堆下面,摸到了两个小石头,其中一块对着皮带扣子一弹,“嗖!”石头准确地打在皮带扣子上,皮带一下被打得老高。

  “嗖!”另一块石头也从他手中飞出,石头射中墙壁,“啪”的一下弹了回来,又一次击中皮带扣子,皮带直接飞了过来,左悠一招手,皮带稳稳地落在他的手中。

  “想不到你还有这手?”

  “哼”左悠拉开墙角的草堆,哪里的墙壁上有一个人头大的坑,“闲着无聊,每天就是抠石头,弹石头。废话少说,你要怎么帮我?”

  “不是帮你,是共同帮助,”石头笑了笑,“听说过魄纹吗?我可是做魄纹的高手……”

  左悠一愣,惊异地笑了,要是在外界,任何人知道了这个消息,估计都会疯狂,“吹牛的吧?”

  魄纹,那可是了不得的东西,有了波纹的魄修才算的是真正的魄修。石头也不答话,只是笑了笑,“不过,我现在是做不了,所以,你要自己做,我会给你提供相应的知识,不过,你需要一些材料,这倒是个麻烦。”

  魄纹,嘿嘿,要是这块石头真的可以帮助自己做魄纹,那么自己的实力一定会上升一个等级,会说话的石头……信一次也无妨吧?

  左悠看着石头煞有介事的分析着,倒是不由的信了几分,除了自己的一身血,它没必要骗自己,只要是和自己身上血有关的,他一律拒绝就好了。

  “如果你要是真得能做,材料这方面我倒是可以试试,”左悠想了想,“我要是赢得一场角斗,可以有一个胜利者的要求,不知道能不能搞到一些材料。”

  “哦,这样啊,那就方便好多了,嘎嘎嘎,“石头笑了,不过,你要记得一件事,别把我的事说出去!”

  “当我是傻子吗?”左悠笑了笑,过了会儿,他却捂住小腹,控制斗奴的毒药开始发作了,“坏了,毒……额!”

  他皱起眉头,双手捂住胸口,一阵火热的灼烧感布满了他喉咙直达胃部的食道,这种感觉就像是吞下了一块热得发红的炭块,而这块炭块慢慢地在他的食道中游走,甚至他的呼吸也带着热浪,肖然爬到在地,细汗布满了前额,额角的青筋暴突,身体开始抽搐,这是很危险的情况,说不好就会失去意识!就在这时!

  “吱~”

  牢门开了……

     独眼龙再也没有回来看左悠一眼,解药还是送了过来了,不过来的人是一个又聋又哑的老人。

  老人对于大汉尸体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多少有些惊讶,左悠也没有解释,这种事情就是问他,他只要装聋作哑,这件事情还是会过去的,一个死人而已,这里到处都是。

  左悠跟这个老人比较熟络,或者是左悠觉得比较熟络,他不知道老人叫什么,不知道多大年纪,他常年穿着一身米白色的粗布衣服,头发花白,背有些陀,他是专门负责左悠饮食的,也包括解药。

  无论怎么样,左悠都是霍克选中的人,独眼龙不可能真得让左悠挂掉。霍克可不是一般的人,他可是“百老头”中的瑞德家族的一个当家的,斗奴场可是要靠他照应着。他是个变态,他很欣赏左悠的野性,将左悠作为自己旗下主要骁将。

  所谓的骁将,就是被下注人买断式投注的斗奴,举个例子,左悠是霍克的骁将,那么左悠每一场比赛霍克都要买他赢,赢了自然是要翻倍的,但是输了,也要翻倍,一直买到一个特定时间。

  这种赌法就是滚雪球,投进一格朗,就会变成一万格朗,当然,只是不确定是收益,还是债务。

  不过,也不是一个斗奴做了骁将,只有进来一个月的新人才可以被挑选。所以,要是一个赌徒没有绝对的信心,他是不会选一个骁将的。

  独眼龙只是一个小小地负责人之一,上面对于这次没有控制好外围非常生气,上面的人自然不能直接找骁将的麻烦,只好迁怒独眼龙,只是他们不会想到,不怕死的独眼龙居然压不住火,要教训教训左悠,结果就是……刚刚的场景。

  独眼龙也就想压一压左悠的气焰,没想到这些可好,气焰没有压住,反倒是自己惹了一身的骚,还丢了一条妖兽马鬃金毛鼠皮的皮带!

  那可是三星的妖兽皮啊,一条皮带足足有三万格朗啊!

  此时,那条皮带正在左悠的手中,左悠无聊地把玩着这条皮带,看着老人把大汉的尸体慢慢搬走,这个老人是他三年来见过最多的人。

  奇妙吧,时间会让人莫名其妙地对另一个人亲近。

  对于老人,左悠说不上亲近,起码左悠不讨厌他。他其实讨厌这里的一切,慢慢灭失了人性的斗奴,肆意嚎叫、内心禽兽地观众,卑鄙贪婪的奴隶主如独眼龙之流,还有以他性命为赌注的赌客!

  “吱吱~嘭!”

  大铁门慢慢地关上了,老人做完了他该做的自然会离开,左悠无聊地看着透进屋子的那束光,“今天的事情是不是闹的太大了……真讨厌杀戮啊!”

  “嘎嘎嘎……”石头的笑声有一次想起,不只是在嘲笑,还是什么……

  ……

  ……

  鼻青脸肿的男子不断地后退着,他眼中的惊恐和绝望,原本的斗志和勇气早已殆尽,左手无力地垂下,连接着他小臂与手肘的只剩下几根肉筋。

  血液布满他可怜的残躯,终于,他过多失血让他瘫倒在地,一个巨大的阴影渐渐地笼罩了他……

  “啊~”

  一阵惨呼,可怜的男人被一个长得像座山一样的古巴度给撕开了,血肉、内脏、血流了一地!

  古巴度哈哈大笑,场边数以万计的观众爆发出崩山震地的欢呼,这幅血腥的场面无疑让他们潜藏在骨子里的兽性得到了释放。

  这里就是马格姆斗奴场!

  血腥,黑暗,暴力,这一切都记载在这片半径五十米、满是红土的角斗场,这片土地因为血而红!

  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被被罪恶之血染红过,每一次染红就像刚刚的场景。

  场上的人依旧高声喝彩,除了职业赌徒,没有人会在意决斗的输赢,他们想要的是血液四溅所带来的视觉冲击和暴力给他们的快感,无论男女,那种鲜血淋漓的场面总能刺激他们的荷尔蒙,男人疯狂地挥动着手臂,女人掏出抹胸抛向场地,也有男人甚至抱着同来的女伴在公众席上做起了爱!

  看台的贵宾包厢上,一个衣着光鲜的胖子一边往嘴里塞下一块蛋糕,一边笑吟吟地注视着场地,他的身后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半弓着身子,一脸冷漠地看着场下的巨汉狂叫。

  包厢的另一边,另一中年男子同样冷漠地看着下面的场景,这种场景他早已勾不起他的兴趣,因为他就是这里的总负责人拉姆·威尔逊。

  拉姆偷偷地瞄了一眼看了一眼身边的胖子,背后早已布满了一层细汗,这个胖子可不是一般人,他就是霍克·瑞德,百老头中瑞德家族的分支当家!

  瑞德家在百老头中只能排到81位,可是,百老头已经是弗兰德大陆上的最大的**组织,几乎八成的黑色生意都是落在他们手里的,在这个没有国家机制的世界中,每一个百老头成员都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绝对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斗奴场主管惹得起的。

  “嗯,拉姆先生,你看,我的建议怎么样啊?”霍克抓起盘子上的一粒晶莹的葡萄粒,放入口中,目不斜视地看着管理人员指挥收拾斗奴场地。

  “这个……嗯,霍克大人,你知道,左悠已经是我们这里的顶梁柱之一,突然叫我放手,这个塞德拉斯先生那里……”

  “这个你不必担心,我来说,你只要把人提给我就行了!”

  拉姆一脸的为难,左悠在斗奴场里已经打了三年了,在这个死亡率是百分之九十七的修罗场,能活上三年的人并不多,这种时候,想拉姆这种管理人员都会故意不让这些老手交战,为的就是打造几个明星来吸引老主管。

  “怎么?你认为我这点面子还没发从塞德拉斯哪里要个小小的斗奴?”霍克皱起眉头,冷冷地看着拉姆,做为半世枭雄,他的气势瞬间镇住了拉姆。

  多年修炼的老辣居然根本派不是用处,拉姆就那样张着嘴,支支吾吾了半天。

  “瑞德先生,你真是说笑了,我怎么会不给你面子呢?”

  拉姆连忙回头,惊喜地看看包厢门口出现的金发年轻人,他一身白色的西装帅气俊朗,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贵族的气质,嘴角优雅的微笑若有似无,使得他看起来十分的淡定。

  “塞德拉斯少爷……”拉姆连忙起身,塞德拉斯一伸手,制止拉姆继续说下去。

  “啊哦,是塞德拉斯先生啊。”霍克既没有起身,也没有回头,一直坐在那里,这种赤|裸裸的蔑视,并没有让塞德拉斯脸上有一点不快的表情。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