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无敌武圣

重生无敌武圣

时间: 2016-03-05 21:12:54 作者:第四维空间
  入夜,玄水城的凝碧崖依旧绽放着不灭的光芒。

  这是战神府的后花园,也是天下人对武神的崇敬。

  玄水城战神府,是武神陆乘风的居住地。他自少年时意外失明、断臂,叠逢亲人失散之苦,却也同样屡得奇遇,参悟无上武道,打遍天下无敌手。

  从二十年前开始,就有人尊称他为武神。

  陆乘风如今站在这凝碧崖之巅,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带动他右臂空空的袖管,猎猎作响。

  他的年纪已经不轻,原本英俊的脸上刻满了沧桑。紧闭的双目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痕,这让他显得更加神秘。他后背的木剑静静的躺在剑鞘之中,看似平淡,但是在高手的眼中,散发着无法掩盖的杀戮之气。此时此刻,这口饮遍了无数鲜血的木剑,正在蠢蠢欲动,在月色中散发出阴冷的光芒!

  在他手上,一卷书籍缓缓打开,无数金色的字符飘扬在空中。宝光冲天而起,半边天空都被染成了金色。这一幕情景他无法目睹,但是凭借自己的心灵,可以感应出这本典籍的奥妙所在。

  “《太玄修真篇》!”

  这一本传说中的秘籍,是最近几十年以来引起世上腥风血雨的根源。在机缘巧合之下,落到了陆乘风的手中。

  《太玄修真篇》给俗世的武学打开了一道崭新的大门,让他看到了在先天之后更加高深的武学境界。若是早二十年得到它,陆乘风自信能够超越世上武学的巅峰,达到传说中的诸天境界!

  只可惜,如今的他再也无法修炼。

  许多年以前,陆乘风丹田受损,浑身经脉断裂,再也没有办法去修炼玄气。至此他一心潜于武道参悟,也正是由于他纯心武道,故能极于武道,终于以剑破力,成为了古往今来第一个纯以剑意突破先天境界的武学第一人!

  “虽然无法修炼,但是能够从中窥探武学奥秘,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

  自从得到了这本秘籍,他已经在无数个夜晚感应,将其中的一字一句烙在脑海中。午夜梦回,他也时常遥想若是当成修真宝典,自己的修为不知可以达到何种境界?

  今夜一读,很有可能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阅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自从陆乘风得到了这本秘籍,隐藏于俗世之中的先天高手纷纷出手,向他讨要这本《太玄修真篇》。今夜,就是最后一战的约定!

  最后一战,必分生死!

  月色苍茫,朔风凌冽。

  忽然之间,陆乘风的面色沉了下来。背后的木剑嗡嗡作响,漫天的金光一收,恢复成他手中的一卷书籍。封面上,是五个苍遒有力的大字——《太玄修真篇》。

  “该来的总是要来。”陆乘风的嘴角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从四面八方,忽然出现了无数道神秘的身影。身形飘忽,高深莫测,一个个都是世间绝顶高手,各自身上的衣饰,就说明了他们非同一般的身份。

  天下间所有的高手,已经全部集中在了这里。

  无极剑圣陆啸天、不归谷谷主欧阳残、剑魔轩辕子……这一生中的敌人,都已经逼近了方圆十里之中。要知道,就算是天下的玄宗大会,都不会把人凑得这么齐。要知道这些人,已经全部超越了俗世武学的巅峰,成为神级别存在的。

  这些人的修为,全部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进入先天境界,只是一个呼吸间,就已经到达了陆乘风的面前。

  陆乘风纹丝不动,即使是面对天下群雄,他依旧是那个无敌的武神!他静静伫立在凝碧崖之巅,任由他们经自己团团围住。

  “今日一战,就是我与你们的最后一战!想要秘籍,就用你们手上的兵刃来夺取吧!”面对倾巢出动的先天高手,陆乘风冷冷开口。他的语气冷漠傲然,视天下英雄为无物。

  面前的敌人沉默不语,到了这个时候,语言早就苍白无力。

  陆乘风冷哼一声,伫立在剑柄之上,睥睨天下,尽显一派宗师气度。

  “人剑合一!想不到你竟然在不修炼玄气的情况下,竟能达到如此境界?!”陆啸天失声惊呼,他的脸色苍白而扭曲,眼中尽是嫉妒与仇恨。

  众人一齐变色,不敢置信地看着傲立空中的陆乘风。要知道,陆乘风经脉断裂,无法修炼玄气,剑法再高,终究无法臻至最高境界。但今日这传说中的人剑合一,竟然在他身上出现,即使是先天高手,也全部纷纷变色。

  “陆啸天,我们贵为堂兄弟,想不到你竟然挑头来抢《太玄修真篇》!多说无益,出手吧!”陆乘风长笑一声,抢先出手!

  纵然面对每一个人,都是能够与自己一决高下的人杰,但他丝毫没有一丝恐惧!

  木剑在手,天下无敌!

  这就是武神的骄傲!

  那几人对视一眼,咬紧牙关,此刻也没有什么话好说。陆乘风武学高深,他们早就打定了围殴的主意。事到如今再也无法顾及自己的身份,纷纷亮出了手中的兵器。

  无尽的剑光将这一战尽数遮蔽,百丈之内,无人立足!

  这一刻,天地都为之变色!

  这是千百年来,最为激烈的一战,也许有人暗中懊悔,若是知道为了抢夺这本秘籍,付出宝贵的生命,他们也不会草率做出决定,跟随陆啸天前来对付陆乘风。

  谁知道这个残废的剑法,居然达到了神乎其神的地步。

  剑光终结的时候,凝碧崖之巅,只有两个人还活着。

  陆乘风木剑已折,他依然傲立在半空,原本的一袭白衣,沾满了点点血迹。他的后背,插着无数利刃,直贯前心。

  “好功夫,先天境界,果真名不虚传!陆乘风咳嗽着笑了起来:“今日陆某会尽天下英雄,死而无憾!”

  一代武神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为了要他这条性命,对方失去了十五个先天高手。

  自己守护的人,早就羽化而去。求武一生,生死浮云,他还有什么放不下?

  “无憾?哈哈哈,你也有今日!”陆啸天忽然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他虽然也受了重伤,却显然并不致命,这一战,他是胜利之主。

  可是陆啸天的表情古怪,显然不是胜利者发出的笑声。

  “哈哈哈!”作为胜利者的陆啸天,面目扭曲,狂笑不止。

  陆乘风轻咳数声,这陆啸天本是他的堂弟,却不知两人的关系为何走到这一步。陆乘风不明白,为什么这人处处针对自己。念在昔日兄弟情面上,他一直对陆啸天留有余地,不想今日,竟会死在此人与十五个先天高手的围攻之下。

  陆啸天弯腰拾起落在地上的《太玄修真篇》,轻轻抚摸着封面,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还有一副小人得志的刻薄面相。

  他恶毒地看着陆乘风,眼神之中满是仇恨与轻蔑。

  “不用可惜,我不是你的对手。你十七岁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哪怕我用了诡计让你双目失明,断了右臂,全身经脉断裂无法修炼玄气,但我还是无法赶上你,连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

  陆乘风大惊失色:“什么?!”

  他少年惨遭不幸,失明、断臂、经脉断裂,他以为都是意外所致,此刻听到陆啸天的言语,仿佛都是他的阴谋。

  “不光是这样,”陆啸天冷笑不止,他似乎是在陆乘风死去之前,故意羞辱:“还记得你爹娘之死吗?若不是我这个好兄弟帮忙,天门的人怎么会这么容易找到?”

  “什么?!”陆乘风又惊又恐:“你……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陆啸天面容扭曲,大声嚎叫:“谁让你比我强!谁叫你是天下第一?我陆啸天才是剑中之神,我才是天下第一!”

  “混账!”陆乘风目眦尽裂,早已失明的双目中仿佛是血光一片。

  “你……你还记得紫霜吗?”

  陆啸天的声音忽然变得冷酷起来:“她是我的!既然你偏要将她夺去……”

  他的牙齿格格作响,阴森可怖:“那么我只有将她杀死!我得不到的,你休想得到!”

  “你他妈的去死!”

  陆乘风浑身血液逆流,身上无数细小的伤口,迸发出无数道鲜血!

  强运《太玄修真篇》,化血为剑,用最后的生命演绎出无敌的剑气!

  万剑归一!

  这是他一生中,最为强悍的一招!驱动这招的,是燃尽了他的生命,无人可挡!

  面前的陆啸天在鲜血化成的万剑之下,顿时魂飞烟灭。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这就是对这个小人最好的写照。

  鲜血已经流干,生命再也无法延续下去。

  与此同时,陆乘风从凝碧崖之巅坠了下去。

  阴冷、黑暗、孤苦、无助,只有耳畔呼呼作响的风声,陪伴他人生的最后一程。

  堂堂武神,居然被一个小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虚度了这大好人生。这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不甘。

  这三十多年以来,他以武为伴,六亲无靠,纵然天下无敌,还是留不住任何一个亲朋好友。

  如果人生能够再来一次……

  武神陆乘风在死亡前的最后一刻,竟然是这么一个愿望。

     陆乘风醒来的时候,只觉浑身疼痛,每一根骨头就像被敲碎了一样,尤其是胸口特别疼痛。

  “难道我还没死?”

  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尽管他已经失明了十几年,但是醒来睁眼睛的习惯还是存在。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看清了东西。

  “我的眼睛好了?!”

  他又惊又喜,心中却是一片疑惑。明明是强行催运《太玄修真篇》心法,化血为剑,与那卑鄙的陆啸天同归于尽,那现在,又是身在何处?

  陆乘风把双眼望向了屋内陈旧的摆设。破旧、暗淡无光的家具和床榻,一张八仙桌上搁着一个铜色的香炉。在袅袅青烟中,一股清淡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一切让他无比熟悉!

  “这里……分明是……”

  他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旋即就因为浑身的剧烈疼痛闷哼一声。

  这分明是他少年时候的家!

  他疑惑地望向了床头,那里数十道刻痕宛然清晰,正是他用小刀刻下被陆家的几位堂兄弟所欺负的次数。他曾经发誓总有一天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所以铭刻于此。

  细弱的胳膊,苍白的脸庞,镜中倒映出略带惶恐的清秀少年。这分明就是他的脸,但却要比他死的时候年轻许多。这是十五岁的陆乘风,是那个虽然稚弱,但是充满了梦想,还拥有自己最重要人的少年。

  临死之前的愿望,难道实现了?

  他真的重回少年时光?这辉煌一生的无数遗憾,真的能够得到弥补?

  陆乘风心中大喜,他立刻调运玄气,呼吸吐纳,果然丹田之中,虽然微弱,但是还有玄气流转,与数十年后,全无感应的状况大不相同。

  “我回来了。”

  他挺直了身躯,热泪盈眶。

  如今双目复明,双臂完好无损,经脉畅通,虽然身体纤弱,玄气修为不值一提,但这又算什么?他如今正是年少,还来得及挽回许多事情。不管是自身,还是自己的亲人、爱人,凭借着自己手中所掌握的武学,他绝对不会允许再让什么意外发生!

  更何况,他的脑海中还深深牢记着天下第一奇书——《太玄修真篇》。如果这个时候就开始修炼,那将来自己的成就,势必会突破他前世所到达的巅峰,未来如何,前途不可限量!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笑出声来。

  “小风儿,你醒了?”身后传来一阵温柔的女声,陆乘风怔了一怔,旋即心中一阵暖流涌动。

  多少年,没有人这么称呼他了?

  会这么称呼他的,只有他的母亲,玄水城陆家的大少奶奶红玉。

  他的母亲身份特殊,当年与他父亲私奔到陆家,一直都不肯受老爷子待见,老头子死不承认这段婚姻。而陆乘风的父亲陆家大少爷陆勇信,又是一个不解风情的武痴。几年前因与家中不合,自称外出探寻武道真谛,数年未归,至今连音讯都没有一个。

  陆家上下,更是把红玉看成了引得大少爷离家的红颜祸水,这几年的态度也就越发的恶劣。

  陆乘风身上的那些伤,正是家中的那几位堂兄弟所造成的。少年时修行缓慢,被陆家上下视作无用的废物,没少受他们的欺负。

  陆家的孩子从五岁开始,就要修炼家中的内功秘籍。对于一般人来说,只要不是那种笨到了和白痴差不多的地步,或者是没有一点儿的天赋,那么就可以在五年内修炼到玄气第三层的地步。

  而这前三层的内功也就只是起个强身健体的作用罢了。

  至于这第三层以后的修炼与发展,那就要看个人的天赋、领悟能力和机遇了。

  作为陆家的第三代中的嫡子,陆乘风从五岁开始主修玄气,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修行缓慢,被视作无用的废物,所有的人都对他的前途并不看好,到现在还是停留在第二层的地步。

  不过,既然重生至此,那么这一段屈辱的过去,也就不会再次发生了。

  陆乘风紧紧握住了拳头,又想起陆啸天临终所言,更是下定决心,再也不被这些小人左右自己的人生。

  红玉见他咬牙切齿的模样,愣了一愣,脸上露出无限温柔的表情,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不要再生气了,日后等你的功夫好了,自然会有出息的时候……”

  红玉当他还在为挨打的事情生气,全然不知他额心思,已经完全不再这些小事情上。陆乘风微微一笑,抬头望向自己的亲生母亲,百感交集。

  此时红玉也不过三十出头,明亮动人,虽衣服简陋,仍掩盖不了她的姿色,陆乘风不由得看呆了。

  红玉倒是被他吓了一跳:“小风儿,怎么这样看你娘?难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有,”陆乘风笑了笑:“我只是没想到,娘竟然也这么美丽。”

  “呸!”红玉脸微微一红,用手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油嘴滑舌,连你娘都敢取笑。”

  她听到儿子称赞自己美丽,心中自然也是欢喜。陆乘风年纪渐长,面目越来越像他的父亲陆勇信,红玉搂紧了自己的儿子,心中甚是安慰。

  “我们家小风儿长大了,懂得逗娘开心了。也是,今天是你姐姐十六岁生日,王婶早上送了一只鸡过来,我已经炖上了。等你姐姐回来,娘做你最喜欢的鸡蛋面……”

  “什么?!”

  陆乘风忽然变了脸色,双手用力一撑,从床上蹦了起来,额头上冷汗直冒。

  “娘,你刚才说什么?”

  红玉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扶住了他:“小风儿,你先躺好,小心动了伤口。我说,今天王婶早上送了一只鸡过来。”

  “不是!”陆乘风拼命摇头,他的后背早就被冷汗浸湿,“你刚才说,今天是我姐姐十六岁的生日?”

  “是啊。”

  “现在是什么时辰?”

  “现在?”红玉不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紧张,“刚刚还没有到午时……”

  陆乘风霍然起身,朝着门外奔去。虽然全身剧烈疼痛,但他却没有丝毫慢下来的意思,卯足了劲,发足狂奔。

  红玉在后面大惊:“小风儿……”

  “娘,我还有急事,你不必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陆乘风心急如焚,不顾伤痛,大声叫嚷,飞快地往西南面的树林跑去。

  陆乘风有一个姐姐,叫嫣然。

  处于豆蔻年华的她,自然是出落的有几分美貌。

  但是……她十六岁的生日,正是她的死期!

  就在午饭前,有人在林子里发现了她的尸体,所以那中午,陆乘风没有吃上母亲亲手煮的鸡蛋面。而在他这一生中,也再也没有庆祝过生日。

  现在还是午时,不知道那件事情,有没有发生?

     陆乘风像发了疯似的往前跑,他原本的伤口瞬间崩裂,肩膀上沾满了点点鲜血。他现在是完全顾不上,只是咬紧牙关,满口浓浓的血腥味。

  没想到,一开始,就遇上了紧要关头。

  绝对不能再让姐姐出事!

  他没命一样的往前跑,脑海中全是姐姐嫣然的模样。其实仔细算起来,他不见这个姐姐已经足足有二十余年,但却丝毫没有任何淡忘。他永远也忘不了她死后惊愕的眼神,在无数个夜晚让他从睡梦中惊醒,时刻在提醒他,即便是战无不胜的武神,也有无法挽回的过去!

  但是现在,或许能够改变这样的可怕历史!

  他从小就爱跟在姐姐后面,充当一条小尾巴。他和姐姐一块吃一块玩,在受堂兄弟欺负的时候,也是姐姐第一个站出来挡在他面前。

  姐姐温润的笑容,是除了母亲之外,陆乘风少年时期最美好的回忆。

  绝对不允许再一次被摧毁!

  姐姐的尸体冰冷僵硬,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就像是万年寒冰一样,触目生寒。肌肤呈现出晶莹剔透的玉色,就像是中了某种毒。但是到数十年之后,陆乘风也不知道她真正的死因。

  他曾经一度怀疑母亲似乎知道什么,但自从姐姐死后,母亲一直郁郁寡欢,整日将自己反锁在屋子中,甚至都很少和他这个儿子说话。不久之后,他也离开陆家,等到武道大成,再回到此地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姐姐被害的那天是陆家私塾授课之日,但是上午姐姐就偷偷溜出来,然后就不知道所踪。私塾中的学生都说没有见过她,直到午时姐姐的尸体被发现。

  这个时候已经是午时,她应该从私塾中偷偷溜了出来,陆乘风不知道去哪里找她,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去那片林子里等。

  希望还不晚!

  如果能够挽救姐姐,那就说明,前世所知的一切,都可以改变!他的这一次重生,也就有了意义。

  在穿过树林小路拐角处的时候,陆乘风忽然停住了脚步,目眦尽裂。

  一片雪白的衣带,飘飘然挂在树梢上,随风飘荡。

  “姐姐!”

  陆乘风怒吼一声,这一片衣带他无比熟悉。在上一世中,他整整保留了三十年。此处距离出事的地方,也就几步之遥而已。

  千万不要再一次发生!

  陆乘风牙齿咬得格格作响,自从武道大成以来,还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如此恐惧。他害怕在绕过这一处树林之后,再一次看到那惨绝人寰的一幕!

  “放开!不要靠近我!”

  就在这个时候,从树林深处传来嫣然的一片娇喝之声,那一刻,如果有漫天仙佛,陆乘风真的恨不得跪下来参拜。

  重生,可不是要再受一次痛苦!

  随后传来的撕裂衣帛之声,让他惊怒交集,他怒吼一声,蹿了过去。

  撕扯着嫣然衣服的两个人未料到林中还有其他人,吓了一跳,立刻松开,然后慢慢退了几步。

  “风儿!”嫣然眼尖,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弟弟,当下撒开脚下步子,朝着陆乘风的方向跑了过来。陆乘风伸手一把拉住她,双目喷火,恨不得一口吞了那两个人。

  “原来是你们!”

  陆乘风气血翻涌,这两人就算化作骨灰他也认得!正是陆家旁系的两个兄弟,平日里就喜欢欺负他们姐弟两个,最是刻薄!没有想到,姐姐出事,竟然是这两个人所为!

  当年陆乘风离开陆家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两个人渣的消息。上一世居然让他们逃过一劫,现在想起来就让他忍不住咬碎钢牙。

  “我姐姐年方十六,你们居然下次毒手!陆吉、陆湘,纳命来吧!”

  他双目化作血红,已经是怒不可遏。

  “且慢!”陆吉是兄弟两人中的哥哥,胆小一些。看他气成这般模样,吓得又连连后退几步:“我们只是和嫣然妹妹一起出来玩,什么毒手,没有凭据,不要胡说八道!”

  他弟弟陆湘却是个狠角色,色迷心窍之下,双脚向前跨了一步:“哥,你怕他?!这小子就是一个废物,现在不过是玄气二层的修为!我一只手都可以把他揍趴下,你看我怎么教训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对待我们!”

  他狞笑着从腰间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剑,挑衅似的向陆乘风扬了扬:“废物!有本事你就上来!老子捅了你又怎的?!呵呵,老子兄弟俩就把你姐姐玩了怎的?!说起来你姐姐倒是有几分姿色,果然是你那狐狸精母亲的种啊。”

  陆家族规,未满十八不得佩剑,他们孩子打架,也从未动过刀刃,最多只是木棒而已。

  这时候陆湘拔出家伙,一脸寻衅,满心以为陆乘风会吓退,接着再好好羞辱一番。没有想到,陆乘风临危不惧,冷笑一声,慢腾腾地从地上捡起了一根细细的树枝。

  “畜生!”

  “你们打我、辱我也就罢了,但只要伤到我姐姐的一根毫毛,我就让你们碎尸万段!”

  陆乘风的言语极冷,双目通红,轻轻扬起手中树枝,将姐姐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这具躯体还很稚弱,如今更是受伤,玄气修为也不过是区区二层而已,剑与身体的配合还没有经过上一世那样的千锤百炼。如今陆乘风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恐怕还不及他巅峰时期的万分之一。

  即使是万分之一,他也是那万分之一的武神!

  树枝在他手中,就像是被注入了鲜活的生命。那就是他武神的剑,在他手中剑气的笼罩之下,就是他凌驾于一切之上的王国!

  如果对阵的对手是稍有眼光的武者,看见他手中柔弱树枝发生的变化,自然就不会轻易动手。

  可惜,这两个旁系弟子本身就是酒囊饭袋之徒,只会欺负弱小,怎么会有如此见识?

  弟弟抄起短剑,哥哥自然也不甘落后,他们见陆乘风不肯服软,哇哇怪叫地扑了上来。

  “啪,啪。”

  只听一阵轻响,陆乘风闷哼一声,脚下一软,缓缓坐在地上。他手中的树枝已经折断,在折断之前,已经优雅的划过两个人的颈动脉。

  血光飞溅!

  虽然只是细树枝,但在他的手中,利剑一般,轻而易举地割开了这两个人的咽喉,就像是宰杀两只猪一样。

  咣当一声,短剑掉落在地上,陆湘向后退了几步,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的废物,竟然爆发出这么强大的杀伤力。他用双手紧紧按住自己的咽喉,鲜血流淌不止。

  他口中荷荷作响,想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陆湘怎么没有想到,居然在一招之内,他就和自己的哥哥被面前的这个废物,练了十年还是玄气二层的人杀害。

  居然只用了一颗细细的树枝!

  这个他从来没有放在眼里的废物,居然变成了一个杀神!

  这个世界,难道疯了吗?!

  忽然从林子后面绕过来一个人,此人正是陆家请来的万医师。他看见了倒地的两个人,惊讶的看了看陆乘风。

  “没错,万医师,是我杀的人。”

     “你没看错,真的是一根树枝?”

  陆家主厅之内,一个中年男子心平气和,小心翼翼地问。

  “千真万确,真的是一根树枝。”万医师点头。问话的人,乃是陆家暂时代理家主之位的二爷陆勇全。也就是陆家老爷子的第二子,陆家大少爷陆勇信的亲弟弟,陆乘风的亲叔叔。万医师不敢有任何怠慢,战战兢兢地回答。

  陆勇全皱紧了眉头:“真是大白天遇鬼了。”

  一根枯树枝,在武学高手的手中,变成杀人的利器,这自然并不奇怪。杀人的陆乘风仅仅是玄气二层修为,这在事发之后,他们都已经验证过了。这小子别说是高手,就连真正的武者都算不上。

  虽然陆乘风的两个对手本领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也不至于就被一根树枝结果了性命。那两个冤死鬼的爹娘,此刻正在厅外鬼哭狼嚎!他们虽是陆家旁支,念在他们为陆家卖力多年的份上,不给他们一个交代也说不过去。

  那个杀人的小子,现在倒是气定神闲。犯事之后就被关押在柴房中,也不见他有什么畏惧之色。

  按理来说,那两个冤死鬼把嫣然带到树林中,的确有意图谋不轨,以陆乘风陆家长孙的身份,杀了也就杀了,旁系也没人敢说什么。偏偏是陆乘风父母的婚姻,老太爷一直没有承认,陆乘风的名字也就上不了族谱,就算他亲爹是大哥陆勇信,没有这一重身份,还真的是不好偏袒。

  况且,这冤死的两兄弟虽然是陆家旁系子弟,但是他们的母亲却是出自玄水城的一个小家族——王家。王家老爷子前不久刚刚突破跨入大武师境界,甚是自鸣得意。在这玄水城中飞扬跋扈,自认为这玄水城三大武尊之后,就由他说了算,甚至还不太给陆家老太爷这个宗家的面子。

  伤了王老太爷这两个外孙,还真是麻烦一桩。

  陆勇全叹了一口气,大哥已经离开陆家八年了,这陆乘风母子三人还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还是不断给自己找麻烦。

  在他心里,有时候也想狠狠心,一把结果了自己这个侄儿。

  毕竟,如果哪一天老爷子改变了主意,这偌大的一个陆家,难道又要交还到陆乘风的手上?!如果没有品尝过权力的滋味也就罢了,陆勇全代理陆家这么多年,野心也是不断滋生。此时此刻,还真的是犹豫不决。

  *****************************

  “求求你,让我进去!”

  柴房门口,红玉低声下气地恳求。那些看守的家丁满脸为难之色,还是不断摇头:“大少奶奶,二爷严厉吩咐过,不准任何人进去看望孙少爷……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

  红玉还要恳求,身后传来了一阵鬼哭狼嚎。

  “我的儿啊,你们死的好惨啊!”

  “要那野种偿命!”

  来人正是陆吉、陆湘的父母,陆家旁系管事陆勇性夫妇。陆勇性旁系出身,爬到这个位置实属不易,更是娶了王家大小姐,生了两个宝贝儿子,正是志得意满。

  谁知道今日坐在家中,传来噩耗,自己最疼爱的两个儿子,一朝丧命,死相难看。等到听说是陆乘风那个野种下的手,陆勇性就再也坐不住,带着哭哭啼啼的婆娘找上门。

  他老婆一见红玉就气疯了,泼妇一般扑了上来撕扯。

  红玉闪身躲开,却见那陆勇性也像疯了一样,飞起一脚,狠狠往她心窝踹去!这陆勇性虽然修为低下,但是好歹也是一位武士。红玉一个柔弱女子,如何受得了?侧身回避,伸手一挡,那脚正中手背,她跌跌撞撞地后退了几步,手背立刻肿了起来。

  “住手!”

  陆勇性还要继续行凶,只听身后传来了一阵严厉声。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