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陨灭神帝

陨灭神帝

时间: 2016-03-05 19:10:24 作者:爱抽烟的小乞丐
  林风不可置信的盯着公玊雪。

  “为什么?”

  公玊雪缓缓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挣扎,最终还是开口道:“你是卧底,我也是!我的任务是:宁愿摧毁也不能被中国得到!”

  林风抬起头,嘴角挂着一丝苦笑,似是讥讽、似是自嘲……

  “砰~”一声枪响,林风能清晰的分辨出那是自己送给公玊雪的礼物:意大利伯莱塔92F型手枪,9毫米的巴拉贝鲁姆弹准确无误的击中林风眉心。

  于是,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林风没有一丝留恋,这个世界带给他的只有冰冷,唯一追求的女人亲手送自己最后一程,还有什么遗憾吗?

  一个黑衣男子走上前,在林风身上熟练的摸索一圈,最后在鞋底夹缝中取出一张证件。

  林风,中央最高特别政治局雄鹰大队队长,军衔:上校,直属中央。

  “结束了,对不起,林风!我这就去找你……”说完轻轻按下手中遥控器的按钮,一声巨大的声响,一切都结束了……

  林风从小便没有父母,在一个密闭的大院子长大,里面全是一些建国时的功臣后裔,林风从小就受到严格的军事训练,与外界人没有任何联络,精通二十几个国家的语言和土著语,熟练掌握各种搏杀技巧,对各种枪支更是如数家珍。

  十九岁那年,他从一号那里知道,自己的爷爷、父亲、母亲都是最优秀的特工,为了国家付出了生命。而自己,也理所当然的成为组织的一份子。

  从那时候开始,他的生命中便没有“朋友”这两个字,每一件事、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为了任务的目的,每天都带着面具与人打交道。

  三个月前,接到一个任务,国家地质专家在昆仑山死亡谷发现一个奇怪的湖泊,在早晨时候会泛起五彩霞光,所有电子仪表在那里都失灵,林风的任务便是进入湖泊中查探,而在那时候他认识了公玊雪,和他一起执行这次任务的特工之一,并且开始了一段作为特工本不该拥有的恋情……

  而就在他们经过长达三个月的探索,最终发现湖底竟是有一个无法用常理理解的结界空间,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柄锈迹斑斑的古朴大刀……

  灵魂离开身体,林风发现就在爆炸的一瞬那柄大刀不见了踪影,不过此时他却再也没有费力去想那些答案,他太累了,或许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了吧?

  这时,那柄大刀在虚空中旋转着,刀身散发出一团血红色的雾气慢慢将林风的灵魂包裹。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不冰冷、不恐怖,反倒像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好温暖的感觉,渐渐地,林风不由自主的睡着了……

  “风哥,风哥快醒醒……呜呜呜……那些杂种竟然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你干吗替我们挡着啊?我们都是贱命,死了就死了,你可是林家的少爷,不管怎么样也是有地位的人,一生衣食无虑总是可以得到的……”

  “咳……咳咳……”林风感到胸口一阵压抑的难受,胸口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风哥?风哥醒了?真的醒了?老天保佑!!!”

  林风费力的睁开双眼,两个少年焦急的表情在瞳孔中慢慢放大。

  “这是……怎么回事?”

  “风哥你真的醒了?今天我在街上忽然被龙少他们堵住,最后你推开我一个人挡着他们,那群杂种竟然把你打成这个样子……”

  林风只觉得脑袋一阵轰鸣,无数的信息不断涌入。

  林风,山阳镇林家的嫡系。父亲是上一任的林家家主,但不知什么原因在林风刚刚生下的时候便去世,母亲也和父亲一同过世,林风曾经问过族人,但是所有人对这件事都闭口不提……

  林风从小便是族中有名的废体!根本凝聚不出任何元气,这让林家对林风这个嫡系子弟冷落如外人,甚至在外面林风受到别人的欺凌林家也是不闻不问,就连在族中,一些旁系的弟子也敢欺凌林风,而以前的林风看透了家族中的实力为尊,他也不愿在那种**裸的利益中和别人争什么,对于一切都是逆来顺受。和他关系最亲的是镇子上的两个小乞丐。

  林风心中不由得震惊不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穿越了?

  举起双手,林风看着那细皮嫩肉的肌肤,看来是真的了……

  看来有时候想死也不容易,不过既然被自己撞上了,活着总比死了好,在这里总没有组织了吧?没有那些整天冰冷的任务了吧?既然上天给了自己这个机会,那就好好的生活一次,前世所有的残缺,都在这里找回!

  “我没事,你们不必太着急!”说完林风强忍着疼痛站起来挥舞两下拳头,这具身体还真是够羸弱的,若是前世的自己这点小伤估计连感觉都没有。

  “风哥你真的没事了?都怪我,没有注意龙少他们……”一个脸上脏兮兮的少年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

  林风一笑,眼前这两个小乞丐就是他最亲的人,一个叫猴子,一个叫大个。虽然他们没有修炼,没有钱,甚至饭都吃不饱,但是他们却是真心跟林风交朋友,让在家族中尝尽人情冷漠的林风感到一丝温暖。

  捶了捶大个的胸膛:“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吗?一个大男人别哭哭啼啼的像个小媳妇一样,好了,我要赶紧回家了,不然那些人又得找我麻烦了。”

  “风哥你没事就好,要是你有什么事,我大个一定跟那群杂种拼命!”大个脑袋上青筋一冒一冒的说道。

  拼命?大个和猴子都是普通人,龙少那一伙可是修元者,恐怕连跟人家拼命的资格都没有,不过林风还是被这真挚的感情打动,自己前世也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感情。挥了挥手,林风留下“走了”两个字便转身离开。

  回到族里,一些旁系弟子看到林风又是鼻青脸肿的回来,都在背后指指点点,有的甚至都不避着林风,专门大声的道:“呦~这不是咱林族的天才吗?怎么又被人给教训了?”

  “哈哈哈……确实是天才,不过却是挨打的天才……”

  ……

  林风听着那些辱骂的话,心底却是没有一丝波澜,嘴角依然挂着淡淡的笑意。比这更羞辱的事他前世都经历过,为了任务什么样的事他没做过,这点嘲笑对他而言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不过他可不是那个习惯忍气吞声的林风,既然自己成为了这具身体的主人,那就不会再让他继续消沉下去,只有掌握了实力,用实力让他们自己将自己说的话咽下去才是最好的证明!

     循着记忆,林风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位于林家的一个角落,一个小院中只有两间小房间,一个仆人都没有,可见林风在林家的处境。不过这对于林风而言倒是好事,林家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培养,只是在吃饭的时候派人送给他一份下人吃的饭食,这样倒让林风可以毫无顾忌的开始自己的计划。

  回到自己的小院中,关上院门。

  林风先是用一种前世学到的按摩手法对胸前进行了一次按摩,这样会调整血液循环,防止伤处於肿。

  做完这些,林风来到院子中间,先打出一套通背拳,这是林风上一世最早接触的一套拳法,相传是“鬼谷祖师”观山猿争斗所创,拳法大开大合,击长搏远,讲求的是先发制人,刚柔并济、以柔为主,内外兼顾、内守外攻。因为这具身体实在太过羸弱,所以林风才想用通背拳试试。而且通背拳虽然招式简单,但变幻莫测,攻守兼备,攻与守之间可以灵活互换,在搏击中是非常实用的搏斗技术,在前世通背拳和军体拳可以说是必修课!

  前世的林风早已将通背拳练至大成,心中对通背拳的奥义领悟是甄至化境。

  一套通背拳打完,林风已是气喘吁吁,“不行,这身体太弱了,虽然我对这里的修元者和不太了解,但不管修什么,强悍的身体都是必须的!看来以后必须得准备进行一下强化训练了……”

  林风可是记得,一次被一号单独召集了他们七个武艺精湛的人去跟一个古武界大师学习半年,虽然他不知道那古武界大师是什么身份,但看到一号对他也是恭恭敬敬便明白那人身份之高。

  那半年里,那位大师反复强调:不管内家功还是外家功,身体的强度都决定着你的成就!也是那半年的时间里,林风将身体锻炼到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步,普通人手持铁棍打他也伤不了本身!

  这时,敲门声响起。

  林风起身去打开院门。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提着一个篮子走进来,看到林风脸上的伤,无奈的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哎~家主当年何等惊才绝艳,怎么少爷却……”说完轻轻擦掉眼角的湿润,将篮子中的饭菜摆到院子中的石桌上:“少爷,来吃饭吧!”

  “端伯,您也坐下一起吃吧!”这老者名叫林泰端,以前是林家的管家,也是林风父亲的亲信,父亲去世后,被他二叔免去了管家,负责林家的柴禾,林泰端心系林风的食宿,便主动接过了给林风送饭菜的差事。

  林泰端怔了怔,以前这少主被家主打压着,性格几乎被磨光了,对自己也很少开口说话,想不到今天竟然跟自己说话,当初林风的父亲林振宇对自己名为主仆、实如兄弟,家主去世后自己亲眼看着少爷在族中的排挤中长大,性格也跟着一天比一天消沉,自己曾经也鼓励过,但都是被一笑置之,自己心中的苦没人知道,如果少爷以后就这样了,自己有何颜面去面对过世的家主?

  林泰端不由想起当年林振宇做林家家主之时,那时候他也是如明星一般璀璨,年仅二十岁便达到了紫府境强者,那是林家没落以来最年轻的紫府境强者!那时族人都认为家主有重振林家威名的希望,但他却不喜欢管理家族事物,一次外出历练后带回了夫人,夫人美的就跟画上的人,那时候,整个临山城谁不羡慕家主与夫人是郎才女貌,可那些混蛋却说夫人是异类,就连族中的强者也跟他们一起逼死了家主又抓走了夫人,他至今仍记得家主临终前看着襁褓中少爷的眼神……

  想到这些,林泰端不由得又抹了抹眼角:“好,好,老奴就陪少爷坐坐!”

  林风扶着林泰端坐下:“端伯,小风这几年让您老失望了!”说完对着林泰端跪下,行了一个三拜大礼,对于林泰端的忠心林风是从心底感动和敬佩,所以这三个叩拜是真心实意!

  林泰端赶紧站起来扶起林风:“少爷这可使不得!你这是做什么?”

  林风再次扶林泰端坐下:“端伯,小风这些年不思进取,辜负了您的厚望!希望端伯能不怪小风年幼无知!”

  林泰端惊诧的合不拢嘴,少爷这是怎么了?难道他真的改了心性了?:“少爷,是老奴无能,眼看着你受尽**却无能为力,是老奴对不起家主的重托,无颜面对他在天之灵啊!”

  “端伯您别这么说,小风想知道父亲和母亲的事情,族中没有人愿意告诉我,我知道端伯肯定清楚这其中的原委,求端伯成全!”

  林泰端看着林风紧抿的嘴唇,没有回答林风,而是扑通一声朝着林家荒坟的方向跪下,林振宇当时被族中认为是罪人,死后连林家的祠堂都没能进,只被葬在林家的荒坟。

  “家主!你看到了吗?少爷终于长大了!老奴这么些年来忍辱偷生终于是没有白等,老奴终于有脸给您上坟了!啊……”说着就那样嚎啕大哭,他本打算跟林振宇同生死,但是林振宇临终之前托付自己好好培养林风,这些年来这也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可是看着林风在族人的**中一天天消沉,这么多年来,他连去给林振宇上坟的颜面都没有,对不起林振宇对自己的重托,每天无不在煎熬与苦苦的等到中活着……如今林风突然转性,怎能不叫他失声痛哭?

  过了一会,擦干了纵横在脸上的老泪,林泰端颤颤巍巍的站起来,颤抖着的右手摸着林风的脑袋:“少爷,你终于长大了!你知道吗,你跟当年的老爷一模一样!可是老奴答应过老爷,在你没有绝对实力以前绝对不能将他们的事告诉你!老奴只能告诉你:夫人当时并未身死,而是被一些神秘的强者带走!”

  林风听到这句话便知道父亲的死必然有蹊跷,但他不会为难端伯。

  “端伯,小风一定会得到您的认可!”林风坚定的说道。

  “少爷!老奴等你这句话等了太长时间!如今终于盼到了!当年家主被人逼死,除了那所谓的借口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他们觊觎家主在荒坟地偶然领悟了林家的功法!那功法是林家先祖所创,当年的先祖睥睨天地,整个天元大陆都为之颤抖!可是不知后来发生了什么事,那功法便在林家失传……正是有了这功法,家主的修为才飞速提升,成为临山城的第一天才!家主在那群贼人来到林家的时候就猜到了这一切,他提前将那部功法交给了老奴!”

  林风此时心中也是莫名涌起一股暖流,那是血脉中的感情!这就是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爱吗?

  “父亲!孩儿今日立誓:您所承受的一切,孩儿一定让他们百倍偿还!”

  “好啊!少爷终于醒悟了!对了,明天上午是族中年轻一代元魂测试的时间,少爷你……”元魂测试就是测试一个人的修炼天赋,而林风从小便是废体,这个测试很显然他根本通不过。

  “无妨,测试就测试吧!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不相信凭借我自己的努力,就打不破这废体的名头!”

  “哎……不管怎么说,晚上我把家主的功法交给你!以后的路,就要你自己去一步一步走下去了!”说完林泰端一步一斜的朝着外面走去,天生废体,要想改变谈何容易……那背影看起来那么无奈、那么寞落……

  望着林泰端远去的背影,林风捏着拳头:“到底是什么人逼死父亲?不管怎样,既然我成为了这具身体的主人,那就是我林风的父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下午的时间林风也没有浪费,出了林族朝着大青山的方向开始了长跑训练。

  山阳镇镇子外就是大青山的边缘地带,林风的目标是跑步爬上第一个山峰,山坡大概十公里,而且全是山路,对于林风这个十四岁的少年而言正是身体的极限。

  夕阳的余晖撒着这个山城小镇,镇外的山路上,一个少年咬着牙紧闭嘴唇一步一步向山峰上跑着。脚下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但是林风咬着牙一点没有停下休息的意思,前世的锻炼比这强了百倍,他都能坚持下去。但是他也知道这具身体太过羸弱,过度的激发反倒会引起反作用,因此他选择了这个刚好能最大程度达到极限的体能训练!直到晚上,林风才拖着自己疲累的身体回到院中。

  “少爷,你回来了,这是家主生前留下的功法,老奴都给你带来了!”

  “多谢端伯,端伯坐下休息会吧!”

  “不了,老奴就不打扰少爷了!”说完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酒壶:“不管怎么说少爷终于振作起来,老奴也终于有脸面去见家主了,今晚老奴要好还给家主说说少主的好消息,陪他好好喝一场,这么多年了,他一定怪老奴了!”说完转身离去,一边走一边还哼着小曲。

  此时的林风也是心中一热,就是这个老人把自己活着的意义全部寄托在了自己身上!

  深深吐出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林风打开林泰端送来的功法。那是一块神识玉牌,而且是血脉认证的高级玉牌,林风咬破指尖,一道鲜血滴落在玉牌上,顿时一片金光从林风眉间涌入,浩瀚的信息出现在林风脑海中……

  《生生道》,以周天星辰、日月轮转的大道为基础,人身穴窍与周天星辰想对应,讲求体内循环不止,元气生生不息!……

  林风大致了解后心中震惊不已,这功法倒真是有些蹊跷,一般的功法不论等级高地都是需要打坐修炼才会运转元气提升修为,这《生生道》竟是感悟星辰寰宇、天地大道,从而使体内元气与周天星辰一样,自行运转、生生不息!这可就有些恐怖了,试想一下,若是一个人不吃不喝无止无休的都在修炼,那修炼的速度恐怕不可怕才怪了……

  林风也不多想,直接在床上开始打坐修炼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洗漱过后,林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在无数人的指点声中一脸微笑,朝着元魂测试的地方行去。

  废体又如何?人定胜天,他不相信人的命是操纵在天的手里。

  “林风?想不到你还没有主动放弃?额~我想想,该说你是执着呢,还是说你没有自知之明?”说话之人一身白衣,长的颇为英俊,便是林家现任家主之子林天麒。

  林风微微一笑:“怎么做是我的事,怎么说……”直视着林天麒“那是你的事!”说完径直朝前走去,根本不理会瞪大眼睛的林天麒和一众少年,以前的林风都是软弱避让,何时竟敢如此顶撞天麒少爷?

  林天麒盯着林风的背影,眼中闪烁着焚怒:“小子,我会让你后悔的!”

  测试共分为五个级别,达到四级的都是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参加测试的一共有三十多名弟子。而此时,都是一些二级、三级的弟子。

  “林天麒,四级!”林天麒听到测试结果,满意一笑,对着林风投去挑衅的眼神。

  接下来,也出现了几个四级的天赋,终于,剩下林风,林风平静地走到测试碑前。

  “林风!林家可不养废物!若是这次测试你依然是零级……”主持测试的是一名长老,而一旁的林家家主林宇星也是嘲讽的看着林风。

  林风没有理会那长老,直接将收伸向测试碑。

  静静地,没有任何反应。

  “林风,零级。”

  刺耳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是一阵爆笑。

  “林风啊,零级?这也算得上是前无古人了吧?就凭这个你也能载入家族史册了吧?哈哈哈哈……”林天麒听到林风的测试结果,果然不出所料,一个天生废体有什么资格跟自己比?

  “林风,林家族内不留废物!你就去镇子上,林家有一处闲置的产业,在那里帮林族打理吧,什么时候有了实力,再回族中。”林宇星淡淡的扔下一句话,旁边一个长老将一串钥匙扔给林风,不屑的瞥了林风一眼便转身离去。

  林风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钥匙,旁边所有人几乎都围着林风指指点点。林风却是淡淡一笑,也好,有一处自己的地方总比在这乌烟瘴气的地方强。

  回到自己的小院落中准备收拾一下,却无奈的发现自己竟然没什么可收拾的。

  “少爷……”林泰端有些颤抖的走进来。

  “端伯,你打算继续留在林族吗?”

  “这里……有家主的尸骨,老奴就是死也不能离开!”

  林风点了点头,他能感受到林泰端对父亲的那份感情。

  “这些金币你带着!”林泰端从怀中取出一个储物袋,将里面的金币转到林风的储物袋里:“以后有什么难处就想办法告诉老奴!”

  林风并没有拒绝,离开林族后自己势必需要一些钱财。接过储物袋,林风倒退三步,跪在地上扣了三个头。

  “端伯,林风走了,您保重!他日一定再回林族,让所有人仰望!”

  林泰端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托起林风的身子:“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当心!实在不行就离开山阳镇!”

  林风点了点头,不再多说,转身朝着林族外大踏步走去。

  出了林族,林风反倒深深吐出一口气。

  有刀皇这样的强者,虽然不能帮自己战斗,但是那些对天元大陆的经验却是林风最宝贵的财富,他相信,凭着自己的毅力,终有一天能昂首挺胸的走进林家!

  到了镇子上,林风先是找到猴子和大个。

  “风哥,今天怎么有空出来?”猴子看到林风把手中的棍棒一扔跑过来。

  林风将今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大个一摔破碗:“这群人真是欺人太甚!难道他们就没有一点亲情吗?”

  林风淡淡一笑:“林族容不下我,自有能容下我的地方。好了,不提这事了,你们知道林家的那出产业在什么地方吗?”

  “知道啊,他们肯定不可能把那些营业的产业交给你,一定是镇子西边那处荒废的院落,院落挺大的,但是那里地段不好,做什么生意都亏,所以林族干脆把那里关了。”猴子对这山阳镇可谓是有几条水沟都是清清楚楚。

  吃过饭后,三人一起到猴子所说的地方。

  “就是这里!”

  林风看了看这个院子,还算不错,前面是一溜二层门脸,做生意或是作为接待厅都不错。

  “走吧,进去看看。”

  林风上前打开大门,虽然有些破旧,但是总体来说,林风对这里还是比较满意的。

  “好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就在这里生活,猴子、大个你们也跟我一起修炼。”林风虽然不能让猴子和大个一起跟自己修炼《生生道》,但是一起攀爬大青山,锻炼肉体还是可以的。

  猴子和大个眼睛一亮,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修元者!

  就这样,林风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每天晚上打坐,白天练习通背拳和八极拳,这两种拳法都是前世古武界的知名拳法,通背拳以阴柔、先发夺人为主,八极拳以刚劲快捷为主,讲求头、肩、肘、手、尾、胯、膝、足八个部位的应用到极致,练至大成,八重暗劲叠成一击,可为四两之能发出千斤之力的打法!

  每天下午的大青山外围,一座被人类开发的山峰上,三个身影便在上面移动……

  刚开始的时候,仅仅用了一晚他便感应到体内的元气生成,一股暖流在自己体内流淌,可到了第二天,一切又都消失殆尽,如此循环,直到现在他体内依然是空空如也,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天生废体真的无可改变?

  但林风绝不会放弃,至于不能形成元气,说不得只能依靠前世的记忆修炼修真术,可是前世对这些接触极少,林风现在也不知道以后自己的方向。甩了甩头:“好了,该回去了,我们比比速度……”

  “啧啧啧~看看风哥这速度,简直跟兔子一样。”

  “猴子,你小子怎么能拿风哥跟兔子比?我看风哥比兔子快多了,跟猎狗差不多吧……”

  “……”猴子一阵无语,奶奶的,猎狗?还不如兔子呢……

  “嗯?蕊儿?她怎么会在这里?”蕊儿是林泰端收养的女儿,随了林泰端的姓,取名叫林蕊,平日里很少和人言语,只是在林风面前还算放得开,记得不是被端伯送去风云学院学习去了,不知今天怎么会在这山阳镇遇上。

  “你们让开,我要回家!”

  “啧啧啧~小丫头长的这般俊俏在那林家做什么丫鬟?跟本少回去,赏你个少奶奶做做,整天锦衣玉食可比你在那林家好多了啊……”说话的少年一身痞气,虽然长的还算俊朗,但配上这副嘴脸实在是一副欠揍样,不过在山阳镇还真没人敢动手揍他,这人正是龙家的少爷龙飞阳!身后几个一般大的少年也都是一阵应和。

  林蕊皱了皱眉,那娇俏的脸蛋加上几分愠怒倒的确是这些小少年的必杀器!只是她已经开始缓缓凝聚的元气却蕴藏着危险,能被风云学院收下的学生,哪个不是天赋惊人?这小小的丫头却已经是一名名副其实的灵虚境巅峰强者,一旦动手,转眼间就会让这几个纨绔死得干净利落……天运大陆修元者无数,从筑基境开始分为十一个境界:筑基境、灵虚境、履霜境、紫府境!这四个境界是开始对元气的沟通,借用天地灵力为己用,在体内形成元气,而后面的真元、化元、破元三境便是真正的掌控元气!至于传说中的元宗、人皇、地圣、天尊,那些都是站在大陆巅峰的角色,即使是风云帝国,都没有一位这样境界的强者!

  “龙飞阳!蕊儿可是我林家的人,你这样不觉得有些狂妄吗?”林风淡淡地道。林蕊和林泰端都对自己很照顾。

  林蕊收起开始凝聚的元气,转身看着林风,小眼一眯惊喜的道:“少爷!你来了!”

  林风微笑着点了点头。“没事,有我在!”

  “哈哈哈哈……有你在?好大的口气!看来上次的教训你是忘记的有点快啊!”龙飞阳看到林风后忍不住放声大笑,身后几个少年也跟着狂笑不已。

  “少爷,我们走,别理他们!”林蕊知道林风的情况,只是林宇星的压力下,林泰端根本没办法把林风带出林族,她之所以去学院的一个原因就是想把学院学到的功法教给林风。

  “走?想走?恐怕没这么容易吧?哥几个,我们得给这林家少爷长长记性啊!”说完,几个少年都是摩拳擦掌的看着林风。

  林蕊眼底闪过一丝杀气,只是此时的林风缓缓吐了口气,就算打不过,有些时候也不能必让,男儿自当有男儿的血性!他拍了拍林蕊的肩膀:“等我一下!”说完朝着龙飞阳一行走过去。

  看着龙飞阳一脸的讥笑,林风下意识的用通背拳的身法躲闪开来并且还击,一拳打到一个少年身上,只听一声惨叫,那少年身体倒飞而出,嘴里不住的吐着血沫。

  几人的动作都凝固了,一脸恐惧与不可置信的看着林风,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原来被他们踩在脚下的林风怎么会突然打出这么一拳。龙飞阳根本不相信这是林风的攻击。

  “林家的废物!你竟敢对我的人动手!那就别怪我以强凌弱了!”龙飞阳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筑基境五阶!在山阳镇上也算得上天才了,只是品行实在不咋的。

  林风刚才也是感到体内忽然用处一股神秘的力量,接着就看到一个人倒飞而出,虽然他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并不会在此时退缩。

  “要打就打,聒噪!”

  龙飞阳曾经认识的林风都是躲着自己,没想到今天竟然敢这样跟自己说话,一股怒火已然生起。

  林蕊本来准备出手,但还是忍住了,她很喜欢被少爷保护着的感觉,虽然她一直都认为这不可能!一个筑基境想在她眼前伤者林风还是不可能的。所以便静静地看着。

  龙飞阳一记重拳包裹着自己的元力向林风面门砸去,若是没有修为的人挨上这一拳,不残也得重伤,而林风竟然没有必让,依旧是通背拳硬碰硬,他必须搞清楚刚才那股神秘的力量到底来自哪里!

  果然,就在两个拳头相撞的一瞬,林风清楚的感觉到丹田中涌出一股能量,紧接着,龙飞阳的身体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即使在空中,龙飞阳依旧不可置信的瞪着林风。

  “怎么?还不滚?”

  林风一声怒吼将震惊的几个少年惊醒,这才赶紧托起受伤的龙飞阳和另一个少年逃窜离开。

  “少爷好棒!”林蕊高兴的跑上前,她本来已经做好出手的准备,但却没想到林风真的将对方打倒:“本来蕊儿还准备把学院学的功法交给少爷,现在看来是不用了,不过有导师奖励的一株九叶丹心,对你可有帮助的哦!”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