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时空印记 阿豆

时空印记 阿豆

时间: 2016-01-12 21:09:54


第 1 章

  从一场电梯事故中醒来之后,我不再在中国北京,甚至不再在地球上了。我也不再是原本的我了。
  
  虽然才看了《阿凡达》,惊叹于潘多拉星球上各种离奇有趣的动物植物,也觉得纳威人的那种生活方式挺不错。但我还是难以接受这样的事莫名奇妙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若是政府或者科研机构研究出了空间跳跃技术,造成了这样的结果也就罢了。想必身边会有同类,或者某某机构支付给我了巨额佣金,让我自愿来冒险。偏偏不是那样。
  
  我从黑暗中醒来,原本预计自己应该在医院,然后发现自己在一间普通民房里。换了具身体,有了个才五岁的弟弟,还有一群佣兵伙伴。
  
  是的。一觉醒来,我自己换了个星球,换了个身体。来到这里的仿佛只有我的思维,还是脑电波?或者说灵魂?
  
  这里的日子不坏。我在地球上也没什么放不下的事。就安心在这里生活了下来。
  
  麦尼大概原本就是忠厚老实,沉默寡言的人。以至于我替换了他之后,无论是他的朋友,还是他的弟弟都没有发现他换了瓤。
  
  我也努力训练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佣兵,就这样,两年过去了。


第 2 章

  这里的武士分为有斗气的正规武士,还有没有斗气,纯粹靠力气和技巧的普通武士。
  
  一般平民是学不到斗气的。不过我们的佣兵团团长出身不凡,他是会斗气的。他又经过了观察考验,把斗气教给了对他忠诚,又资质尚可的一些佣兵团核心成员。麦尼也是其中之一。这是在我来之前发生的事。
  
  拥有斗气的人实力很容易分辨,金黄色的斗气是最厉害的,被称作黄金斗气。白色是最基本的,根据前人的总结,斗气的变化是一个色带——白色,蓝色,紫色,红色,黄色,金色。
  
  其中白色到蓝色是一个坎。过去了,一般就一片坦途的可以到红色斗气。
  
  之后红色到黄色,又是一个坎,要是成了黄色,那也基本上迟早都能连成黄金斗气。
  
  我的前身据说身体资质普通,而且由于精神力不济,不够专注,所以免免强强练出了白色斗气。我当时觉得自己起码应该比他强些,结果发现自己也不怎么样。也是,我从前读书便不怎么行,老是三心二意,所以也谈不上什么专注了。
  
  我也就绝了当个绝世高手的心思,一门心思的打算练好招式,斗气不行,只能凭技巧取胜了。毕竟佣兵是个很有风险的职业,我一个从和平世界里出来的人,不是那么容易胜任的。我又没有其他谋生的手段。只好逼着自己进步了。
  
  好在这个职业风险高,回报也高。佣金还是不错的。干个几年,努力不要死了,也别缺胳膊断腿,存一笔钱,将来做个小生意谋生吧。毕竟我有了个弟弟,要照顾好他,就不能随随便便的混日子了。
  
  只是每天晚上都会做同一个梦。梦里面一直出现一幅拼图,大约十厘米见方的形状,一共是一百个大约一厘米见方的小方块。而且不是什么容易分辨的图案,而是像计算机电路板那样的点和线。我看着只觉得凌乱不堪。
  
  开始的时候,我不想理,那图看着就眼晕。可是只要我睡着,就会梦到,不管我理不理它。后来我在梦里面想,反正也不耽误什么,试着拼一拼,要不这些乱码似地东西能烦我一辈子。就试着把它理顺。
  
  很难找到规律,我又没学过电路什么的。而且我怀疑就算学过,也不定能拼出来。只能凭着感觉走。我这个人对不喜欢的东西没什么韧性,有时候烦了,就搁下几天不理它。可它总出现在梦里,我又有点不服气,不知不觉的,就把它当成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非把它弄明白了不可。
  
  弄了八九个月,不停的尝试,慢慢的找到了一些规律,但很难找到什么有效率的规律,大部分还是凭着感觉拼对的。就这么着,凑出了第一幅拼图。我简直大松了一口气。在梦里都笑了出来。还没等我高兴一会儿,又出现了第二幅,一模一样的大小,还是点和线,我郁闷的直接醒来了。
  
  或许是专注的对付拼图,提升了我的精神力,我的斗气倒有了起色,第一幅拼图拼好之后,我的斗气也成了蓝色。
  
  难道这就是上帝给我开的那扇窗?
  
  无论什么,简直太棒了。我从此不把拼图看成一件苦差事了。而是一个能提升我武力的途径。
  
  我猜测是不是当地人都会做这样的梦,然后在梦中锻炼精神力。问过别人,他们都说没做过什么梦,还问我是不是没睡醒。
  
  看来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福利了。我暗自窃喜。
  
  用了两年的时间,我的斗气慢慢变紫,变红。据团长说,我这样的进步,不算是最出色的,但也算是极优秀了。
  
  这两年来,我拼图的速度也快了不少。拼出了第六幅图之后,我之前拼的五块拼图都出现了,它们在我的梦里连接成了一个无缝的十厘米见方的立方体。在梦里面悬空在我的右臂旁边。
  
  我还没来得及纳闷,又重新出现了一块大约一米见方的正方形拼图,还是由一厘米见方的小方块组成的,点点线线的还像从前那样密,这是10000个小方块?我倒抽了一口冷气。觉得我一辈子也拼不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垃圾啊?到底是哪路神仙在玩我啊?
  
  从梦里醒来的时候,我还在郁闷。不过我忽然发现梦里手臂旁边的那个立方体醒着的时候居然也能看见了。吓了我一跳,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吧?然后发现除了我别人都看不到,摸不到。
  
  难道真是我神经了?眼花了?
  
  本想粗神经的置之不理,可它一直在我眼前晃悠。只好慢慢的研究,发现它可以放东西。放了东西别人也看不见。凡是比它小的东西都能放进去。我觉得有趣极了,做了无数尝试,放进去又拿出来。我还把抓到的一只小跳鼠放了进去,想着带回去给伊格玩,结果它趁我不注意,跑掉了。
  
  原来不能装活物。我以为能当个笼子用,结果它能自己从里面跑掉。
  
  十厘米见方的格子,也装不了什么东西,比如武器,行李什么的。也就能当个钱包使了。我把钱,钥匙,佣兵徽章之类的东西都扔在了里面,再也不怕遇到小偷了。
  
  反正遇到的怪事已经很多了,我也就淡定了。很快习惯了这个钱包的存在。
  
  心里不免想着,要是我能拼出六块一米见方的拼图,是不是就能有个行李箱使了。一万块的拼图?一万块就一万块,我就不信老子拼上几年还拼不出来。
  
  但凡要是拼出来了,那以后多省事啊,连行李也不用背了。
  
  两年来跟着佣兵团东奔西走的做了不少任务。大部分是保护人,护送东西之类的类似于镖师的任务,偶尔也有猎取珍惜动物,甚至追杀通缉犯的任务。我也算是见了血了。
  
  起先是为了生存,然后是为了小弟弟伊格,再后来和佣兵团混熟了,觉得这群伙伴挺不错,都很讲义气,也就渐渐习惯了这份工作。
  
  完成任务回来,佣兵团里没有家室的人照例一起去酒馆喝酒。喝得差不多了之后,他们各自搂了一个脱衣舞娘去开房了。这工作风险高,休假的时候不免要放纵一下,犒劳自己,顺便放松一下心情。
  
  我也找过女人。不过终究是红旗下长大的孩子,还是不习惯这种放纵,而且找个女人一起终老的想法根深蒂固。而且我已经瞄好了
  
  一个打算追求的目标了,自然就不能再这么随便了。便没有去。继续和团长艾伦一起喝酒。
  
  艾伦是个很自律的人,从不近女色。有传言说他喜欢男人,但我们也从未看见他和男人怎么着了。我想大概是出身的关系,他看起来就是那种很有教养又有气质的人,大概接受不了酒馆里卖身的女人。
  
  不知不觉就喝高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身边躺着一个人。我以为是我喝醉了之后,找了个女人上床。睁眼一看,竟然是艾伦。□着身体,身上青青紫紫,身下一片狼藉……
  
  我自己也什么都没穿……
  
  我一下子懵了,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他是我尊敬并且信赖的人。除了是我的领导,还算是我练武的师傅。他有气量,有头脑,讲义气。而且本事大,武力高,数次救我于危难中。我们都信任他,跟随他,毫不犹疑的执行他的任何命令。
  
  我……我……我干了什么?
  
  我一动也不敢动,使劲的盯着他的脸看,希望这只是我在做梦。实际上昨天的梦我记得很清楚,我还在拼那块大拼图。
  
  他的睫毛动了动,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我屏住了呼吸,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是在等宣判?
  
  他睁开眼,扫了我一眼,没说话,皱着眉头起了身,姿势略微有些奇怪的下了床,走进了浴室。
  
  直到水声响起来,我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慌乱的穿了衣服,走到浴室门口站着发起呆来。
  
  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渐渐想起了一些东西。
  
  睡到半夜的时候,我似乎觉得很热,乱七八糟的脱了衣服。碰到了旁边的人,觉得挺清凉,就抱了上去。喝多了,又许久没有碰女人了,就起了**……
  
  他似乎推开过我。不过我不管不顾的又抱了上去。
  
  推搡了一会儿,他似乎是默许了……也是,凭他的黄金斗气,揍我一顿还不是轻轻松松……
  
  我……我似乎还很放纵,很尽兴来着……他修长的腿在我腰间盘过……我还把他的两条腿顶在肩膀上……
  
  脸有些发热。
  
  想到对象是谁,又抖了一下。
  
  我这算是qj吗?我打了个冷战。就算不是,也是借着酒劲占便宜……虽然那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我抱得是个男人……
  
  他为什么会默许?他真的喜欢男人?
  
  我把我崇拜又敬仰的男人给……那个了……
  
  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么?
  
  我……我该怎么办……
  
  抱头蹲下。
  
  不知过了多久,水声停了,浴室的门打开了。我抬起头往上看,他裹着浴巾,看了我一眼,从我身边走过去,拿了衣服一件件的穿了起来。
  
  “走了”,他清清淡淡的说。
  
  “啊?哦”,我连忙站起来,跟在他身后出了门。
  
  “去结昨天的酒帐”,他扔过来一个钱袋。
  
  “哦”,我接过钱袋,去找酒馆老板。每次回来大家的酒帐都是他请的。
  
  出了酒馆的门,伙计牵来了我们的马。他看着马略微皱了下眉头。
  
  电光火石间,我的头脑忽然聪明了一下。猜到也许他骑马不大方便。
  
  “要不……我去叫辆马车?”,我小声道。
  
  他转头看了我一眼,应了一声,“嗯。”
  
  连忙转身去找马车。
  
  等他上了马车,我犹豫了片刻,把两匹马都拴在了马车后面,自己也钻进了马车里。总要面对的,我自己干的好事,我也不能不负责任。
  
  只是,怎么负这个责任?
  
  


第 3 章

  我钻进马车里的时候,艾伦瞥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在他向马车夫报了我家的住址后,就一言不发的闭目养神了。
  
  我的脑子像一团浆糊,还有些浑噩。觉得我应该和他谈谈,又不知道谈什么。
  
  谈昨晚?我羞愧难当,无所适从,该怎么谈?
  
  如果是他有话要对我说,哪怕是狠狠的惩罚我,甚至把我赶出佣兵团,我都觉得是我自己罪有应得,我心里也能好受些。可他似乎无意与我交谈,更别提谈昨晚的事了。
  
  也许是想当做没发生过?
  
  不知道。反正我不能先这么想。这么做人也太不地道了。
  
  可是说我会负责的,也不大对。
  
  我能不能接受男人这个问题已经被我自己忽略了,做下了这样的事,我这个罪魁祸首还能想着自己么?只能把自己豁出去了。
  
  况且……况且……似乎那个约滋味也不大坏……难道我也是个喜欢男人的?只是我从前没发觉?难怪从前谈了那么多女朋友都没有结成婚……
  
  问题是哪怕他喜欢男人,但他对我恐怕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昨晚是我自己硬贴上去的,他也喝了酒,也许是不想打伤了我,也许是喝多了的**,就那么发生了……
  
  我在佣兵团里年纪最小,两年前只有十八岁,今年也不过二十岁。要不是父母双亡,还要抚养几岁的小弟弟伊格,外加有父亲生前的朋友推荐,而且当初麦尼的武技还算过得去,他也不可能十几岁就能加入佣兵团了。这毕竟是个高风险的工作,不大会接受没有什么经验的少年人。
  
  也因此我很受照顾,佣兵团的同伴都把我当成弟弟似的,在任务中对我多有提点关照。团长比我大个七八岁的样子,虽然在任务中严谨认真,但平时却是很好说话的一个人。我也拼命学习着,为了不丢掉性命,也为了不在任务中拖累这些对我很好的人。这两年我学习斗气进展很快,任务经验也丰富了许多,才渐渐成为了一个合格的佣兵。不需要他们时常一边做着任务,一边还要盯着我,怕我出了什么意外了。
  
  我对同伴们是喜爱,对团长则是崇拜和尊敬了。
  
  在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里,自然而然的就会尊敬强者。而这个强者又能帮我们变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一次次的救我们的性命,要没有他,我即使不死,现在大概也残了。
  
  而且,他也算是麦尼的恩人。三年前城里遇到了魔植天灾,麦尼的父母都死了。要不是靠着艾伦和另一个佣兵团团长,也是黄金斗士的达西奥的合力攻击,也不会消灭了那株魔植,他们拯救了城中大半人的性命。
  
  况且他不仅强大,还很聪明。我脑子不是很好使,那些计划啊,情报啊,我总是弄不大明白。可是那些艾伦和军师都会弄好,让我只需要执行命令就行了。这让我觉得很不错。
  
  我以为这样的日子我能过上好多年,可是现在……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原来是到家了。我想也没想就下了马车。站在马车边上才想起艾伦……我还什么也没和他说呢。于是又站着不动了。
  
  艾伦似乎没有下马车的意思。只是先把我送回家罢了。见我不动,淡淡的开口问道:“有事?”
  
  “没……”
  
  “那就回家休息吧”,他捏了捏眉心,似乎有些疲倦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内疚起来了。也许是因为他从未显露过疲倦无力的样子,使我不由得觉得,都是因为我昨晚……的缘故,才让他疲乏了。
  
  “那个……要不……去我家吃饭?”
  
  他定定的看了我几秒钟,“不了,这趟任务大家都累了。先好好休息几天。你要是有事的话,可以随时来佣兵团找我。”
  
  “哦”,那就等他休息好了,我也想好该怎么办了,再跟他说吧。我退到了一边去,看着马车渐行渐远了。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从没有闯下过这么大的祸。我发了半天的呆,才转身走回自己的家。
  
  先去隔壁的露西家接了寄住在那里的伊格。露西是个年长我十岁的寡妇。她丈夫也在三年前的那场天灾中去世了。她的五官长得不是很漂亮,可是挺有魅力,又很泼辣能干,她丈夫死后,她就开了一家小杂货铺谋生。我们是邻居,我出任务的时候,就把年纪还小的伊格寄放在她家里。
  
  她的杂货铺被骚扰,或者她被一些酒鬼无赖纠缠的时候,我也会提供一些保护。作为回报。
  
  我原本瞄上的结婚对象就是她。上辈子谈过好几次恋爱,不得不说,谈恋爱是个很麻烦的事。年轻的女孩子总是想得太少或者想得太多,想得太少的只想谈恋爱玩玩,想得太多的又总是纠缠于“爱不爱”的问题,或者纠缠于我未来能给她怎样的生活。但是成熟的女人不会这样。交往前必是已经考虑好了,恋爱的时候也会考虑对方的情况,不会让人太为难。
  
  我承认我是个没什么浪漫情怀的人。对谈恋爱的事情开窍的晚,等我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又是直接奔着结婚过日子的打算去的。
  
  老没遇到能和我结婚的女人,我自己也挺郁闷的。
  
  我没读过多少书,高中毕业直接去了技校学修车。在修车厂工作了一阵子,家里得了笔钱,就买了辆车开出租了。家里因为动迁,倒是在北京那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得了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我的条件只能说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按说我长得不赖,身高不错,也小有积蓄,我原以为找个老婆没那么难的。谁知道,就是那么难。
  
  后来张大妈给我介绍了个年纪比我稍大的离异了的女人,我结婚的事才算靠谱了。可惜还没结成,就弄了一出电梯事故,我也来到了这里。
  
  来了这里我也没有多痛苦。我承认我只是想成个家,和那些情啊爱的没什么关系,但是只要我们结婚了,她就是我的自家人了,我对她肯定比对我自己都好。但是就这么分开了,似乎也没什么怀念的。唯一遗憾的是,我们还没有打结婚证。奶奶去世后,我连一个亲人也没有了,我那房子和车,与其让政府收回去,不知道便宜什么人了,还不如送给她呢。她一个离了婚的女人,也怪不容易的。
  
  不过从那以后,我就对稍微年长的女性更有好感了。她们成熟懂事,考虑问题也现实。来到这里也就渐渐对露西动了心思。
  
  如今却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我自己把事情弄得乱七八糟的,还考虑什么结婚呢?
  
  “哥哥,你回来了”,伊格欢快的扑过来,爬上了我的背,让我背着他。
  
  我向露西道了谢,又把下一季伊格的伙食费交给了她,原本给她买的礼物……一条玛瑙项链……既然打消了追求她的念头,自然就不能送给她了。
  
  “哥哥,我们去哪里?”
  
  “哥哥带你去饭馆吃饭吧?”
  
  “那里好贵,我们回家吃饭。”
  
  “好吧,那我们先去买菜。”
  
  背着他去菜市场,看着他挑选新鲜的面包,菜肉瓜果,听他和老板们讨价还价。才七岁的年纪,已经伶俐的像个小大人一样了。
  
  回到家里,房间的桌椅和地面一尘不染的。这又是伊格的功劳了。这两年他懂事的特别快,除了我不许他动手做饭,怕他烫着伤着,家里的家务他已经能干很多了。
  
  我其实是个家务白痴。以前洗衣服有洗衣机,奶奶还在的时候是她做饭,她不在了,我就胡乱混着吃。房间多少天也想不起来打扫一次。是个标标准准的家务无能的单身汉。
  
  可是为了抚养伊格,我现在多多少少学了一些。起码会做简单的菜了。至于洗衣服,我还是付钱让别人洗了,打扫的事情,却是伊格包下来了。我这个抚养人也不是那么合格。
  
  背着伊格进了厨房,把他放下来,他就接手了我手里的东西,去清洗食材。然后又给我系好了围裙,自己站在凳子上指挥我做菜。
  
  什么时候油烧热了,什么时候煎肉该翻面了,什么时候该放什么调料了,什么时候菜可以起锅了。
  
  做好了几个菜,伊格又切好了面包片,我们端着午餐回了饭厅。一起祈祷过后,伊格甜甜的问我:“哥哥,可以吃了吗?”
  
  “吃吧”,我笑道。不论什么时候,和弟弟在一起都是开心的。我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烦恼,狼吞哭咽的吃起了午餐。的确是很饿了,昨晚的事好像很消耗体力。
  
  


第 4 章

  下午我教伊格练剑的时候,马蒂大哥和军师两个人结伴来找我。
  
  “你们怎么来了?”
  
  不是昨天晚上才在一起喝了酒么?出什么急事了?
  
  让伊格自己练习,我连忙迎了上去。
  
  马蒂大哥脸色黑沉沉的,他一向都大咧咧的,和我性子一样,从没有什么心事。今天是怎么了?
  
  军师倒仍旧是笑眯眯的,看着马蒂大哥并不开口。
  
  马蒂大哥张了口又闭上,拧着眉头瞪了我半天就是没说出来。可把我急坏了,“到底怎么了?”
  
  “还不是你小子!”,他怒瞪了我一眼。
  
  “我?我怎么了?”,我茫然的说。
  
  “哼,你……你”,他涨红了脸,“你要是对不起团长,我饶不了你”,说完他就气冲冲的转身走了。
  
  团长?我的脸立刻热了起来……
  
  他……他怎么知道的?
  
  “想知道我们怎么知道的吧?”,军师没有跟着他一起走,而是留了下来,笑眯眯的问我。
  
  我老实的点了点头。
  
  “昨天我们就在你们的左右房间。什么都听见了。要不是我拦着,马蒂还以为团长被袭击了,昨天半夜就冲出进了”,他还是笑眯眯的。
  
  声……声音?
  
  我忽然回想起昨晚艾伦的声音,开始是似有似无的低吟,渐入佳境后没有顾忌的**,后来到极致处他暗哑的求饶声……
  
  我自己都怀疑我昨天是不是真喝醉了,怎么喝醉了还记得那么清楚。
  
  “麦尼?”
  
  我从回忆中惊醒,脸不由得又热了,呐呐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有听过团长喜欢男人的传闻吧?”
  
  我愣了愣,点了点头。
  
  “传闻是真的。团长喜欢的人是达西奥。”
  
  达西奥,勇士佣兵团团长,另一个黄金骑士。因为他和团长一般年轻,一般勇武,一般英俊,和团长合称为狮城双壁。都是我们狮城的骄傲。
  
  “他们以前是好朋友。后来因为这个原因闹翻了。”
  
  那我倒不知道了。我们佣兵团和勇士佣兵团关系很好,碰到大型任务时,经常一起合作。私下里关系也很好。对对方佣兵团成员的
  
  人品和能力也很认可。
  
  “当然,他们虽然私下里闹翻了。但并没有影响我们佣兵团和勇士佣兵团的关系。”
  
  我点了点头。
  
  “但是,更早的时候,那时候你还没有加入进来,那时候只有一个佣兵团,是后来才分成了两个。艾伦原本的性格特别开朗,是很爱玩爱笑,而且不爱管事的。那时候团长是达西奥。后来艾伦表白,被达西奥拒绝了。然后达西奥立刻就与他的侍女玛莎订婚了。艾伦也是那时候离开了,组建了另一个佣兵团。一部分与艾伦关系更好的人就分裂了出来,组建了现在的巨龙佣兵团。他因为要负责一整个佣兵团的原因,性格也就沉稳下来了。不过这几年,咱们这些佣兵团的老人看着他很少笑容的样子,还是挺心疼的。那时候他就像一个活泼开朗的大孩子,像是一夜之间就长大了。”
  
  活泼开朗?我倒是挺难想象这个形容词落在艾伦身上的。
  
  “来龙去脉我也跟你说了,那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回事吧?这次你不是还买了条项链,打算好好追求个姑娘然后结婚吗?”
  
  “我……我喝醉了……”,我低着头,羞愧的说。
  
  “那是你主动的,还是团长?”
  
  “……是我。”
  
  “艾伦他没拒绝?”,军师惊讶的问。
  
  我更羞愧了,“开始好像拒绝了……后来……”
  
  “居然是这样。你勇气可嘉,居然敢对一个黄金斗士硬来”,军师拍拍我的肩膀状似佩服的说。
  
  我已经羞愧的恨不得能重新投胎一次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
  
  “艾伦说什么了?”
  
  “他什么也没说,就让我回家好好休息,还说有事可以去佣兵团找他。”
  
  军师眼睛一亮,看得我心一颤,被他惦记上的人通常下场凄惨。
  
  “都和团长这样了,你还打算找个姑娘结婚吗?”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