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末世之活下去 安否安否

末世之活下去 安否安否

时间: 2015-12-26 00:15:01


末世,这个原本王寻以为离他很遥远的词,忽然之前就近在眼前
一夜之间,世界颠覆,当连一包饼干都能让人性命争夺的时候。怎样带着司炎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成了王寻生命的全部

强攻VS强受,或者是腹黑攻VS温润受

1、末世前的准备(小修) ...


  2013年七月
  已经穿了三件衣服了,王寻还是不觉得温暖。王寻不由的再一次紧紧了身上的衣服,看着外面灰暗的天气,嘴角抿起,轻轻叹了一口气。已经是七月底,往年这个时候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可是今年不知道怎么了。夏天突然消失不见了般,天气一直不见回暖,白昼也越来越短,原先的日照最起码有八个小时,可是现在仅仅四个小时都难以办到。
  而且最近翻开报纸,不是某某泥石流滑坡,就是某某地冰雪冻住了路。通篇就看不到一个好消息,这种种总是让王寻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虽说电视上,电脑不管是百度,还是GOOOG找不到可以帮助解答的信息。但是,作为一个宅男,而且还是一个爱看末世文的宅男,总总迹像,总是让他不由的想着这是不是末世要到来的感觉。
  只是...这种又岂是能付出于口的话,仅仅只是王寻之前试探性的在网上几个贴吧发了“末世要来了?“这种言论,不是被楼下的骂为白痴,笨蛋,异想天开。
  就是今天发的帖子明天就被删了。王寻也只能压在心里。但,这一天天越变越怪的天气。王寻总感觉要做些什么才好,不管是不是多想,这样坐着等总不是办法。一定要做些什么。
  想到这,王寻从抽屉里翻出存折,看着里面显示的10000元。握着存折的手紧了紧,然后像下定决心般,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妮子大衣披上,急冲冲的往银行走去。也许是他多想,但是..每篇小说上都在告知他,末世最少的是什么..粮食。
  所以就当他拿10000,不5000去赌好了。平时自己也要吃的,实在坏了,也是几千块的事情。总是能赚回来的。王寻站在存款机上犹豫了一下,本来按着10000的手轻微颤了一下,然后选择了5000。孤注一掷果然不适合自己。王寻对着自己手上的钱苦笑,原本在家都想的好好的。可是10000已经是他的全部,他不由的有点怕。只是...现在也不是他犹豫的时侯,王寻把钱数了一遍,确认数目没有错,放入口袋,急勿勿的往超市走去。
  "你好,我要买大约5000元的食物,我想找你们的经理,商谈一下优惠的问题。"王寻站在世纪联华超市卖粮食的地方,喊住一位售货员小姐如是说道。
  那位售货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满脸微笑的应道:“好的,先生,你稍等,我马上去叫科长。”
  “好。”王寻应声,想想那位科长应该也没有这么快就到.又就在附近看起来,事实上,他并不确定经理是否会给他优惠,5000元对于一家超市来说并不是大生意.可是既然要买东西了,那么总是要用最优惠的价格拿到手。趁着这段空隙,王寻一边踱着步伐流览着货柜,一边静静思索着呆会要说的话。顺带想想到底要买些什么。
  十分钟后,王寻面前站了一位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一脸微笑的看着他“先生,您好,我是食品区的科长,我听售货员说你要5000元的食物。”
  “是的。”
  “那么,想必你也知道,超市本身是以薄利多销的策略生存的...”那位确定人无误后,就开始不停的说着。
  王寻咽了咽口水,他是个宅男,而一般宅男都不善于这种交际,王寻有点紧张,只是他不容自己退缩,他知道多说也肯定说不过,王寻直接了当的对着眼前的男子道“我知道,只是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我只想知道,我能以什么价格买到食物。”
  眼前的男子愣了愣,尔后也不多话,直接开口“以原价的95%”
  “好”虽然不是很满意,只是以自己的口才能拿到这个价格,王寻也知道差不多。于是也不在多说什么,直接开始挑起食物来。
  最后王寻用了3000元以1.7的价格买了100斤的大米为一袋包装的共计17袋,然后又用1000元买了些泡面,饼干之类,剩下的1000元买了调料品,油,盐,味精之类。至于水,王寻看了看,最终还是决定不买,家里的桶装引用水刚刚昨天装上去。而且,王寻觉得水就算是末世也不可能少的,否则怎么生存。看着满满一大堆的食物,在别人羡慕的眼神,王寻却嘴角微露苦笑,5000元说起来蛮多的,可是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如果..假若真的末世,也许顶不了多久。可是,这些钱一次花下去,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因为他的一次性消费达到了5000元,所以最后这些货物是超市负责运送的。
  王寻的房子是租的共60平房一室二厅的房子,那些林林总总的食物一堆,一个房间就被堆得几乎没有走路的地方。看着房间内被分成几个堆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东西,王寻生出一种成就感,只是还没乐多久,王寻的眉头不由又皱了起来。明明天气还很冷,可是一个人忙乎完摆放,身上几乎就没有干爽的地方,忙的时侯不觉得,现在一静下来,王寻就觉得身上粘乎着难受。王寻直起身,再次看了一前摆放的物品一堆是大米,一堆是泡面,一堆是饼干,然后还有一堆是调料品。确认没有什么问题后,走至门口,把门锁上。就直奔浴室走去。
  ……………………………………………………….
  “坑爹的,怎么会热水都没有。”王寻打开浴霸,顺手把水龙头往热水方向一开,马上脱了衣服往上一凑,冰冷的水就这么一下凑到热乎乎的身体,王寻连打了几个颤,忙把身体离水远点,在浴霸的灯光下照耀下,好一会才感觉好了一点。王寻就着毛巾把身上稍微擦拭了一下,嘴里烦燥的念着。
  看样子今天这澡也办法洗了,算了,王寻把手放在鼻子处闻闻,发现经过擦试汗臭味并不是很明显,皱了皱眉头,不甚情愿的把衣服穿上,踱着步伐走入房间,整个人往床上懒懒一躺,顺手拉过旁边的被子,发现整个人都被包的严严实实后,闭上眼沉沉睡去。
  也不知是否是自己太累了,还是在做梦,耳边似乎总是隐隐约约听到很多声响,尖叫声,哭泣声,恐惧的呐喊。只是想起来,却又感觉眼皮睁不开。最终王寻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去。
  


2

2、末世来临(改BUG) ...


  王寻有些困倦的睁睁眼睛,突然好像有点反应不过来,明明感觉睡了很久了,可是为什么一睁眼还是黑暗的一片,想了想,王寻伸出手从枕头下掏出手机,解锁,看着上面显示”12:00“更有丝不解,虽说现在太阳照的时间越发少了点,只是12点还是黑黑一片,却有点不正常了。
  王寻就着手机的光线起身走至开关处,打着开关”啪“灯闪了几下,却又马上黑了下去,怎么回事,“啪”“啪”“啪”任着王寻怎么按,灯却是完全不亮了。这到底怎么了?
  王寻压抑着心头引起的恐慌,穿好衣物后,走至门边,刚刚走至门口,准备下楼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快关上,快点。”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惊慌而焦虑的声音,王寻就着楼梯往下看去。那是四楼的一对夫妻中的男人的声音。此时,那个男子拉开了房门的一缝,透过门缝对着王寻喊道。
  “司先生...王寻刚准备开问,到底外面怎么回声。就听到那个声音带着怒意喝道“你想死吗?快点关上,迟一点就来不及了。”
  “啪”王寻往后一退,走过房间把门一关,而后反锁了起来,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又去拉了一张桌子紧紧的靠在门背后,才算心放了一点下来。这到底是怎么了,王寻不傻,他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否则那个每次见面都是温润如玉,笑意满满,从来不曾当着人面发出超出三十分贝的男子,会用着这种语调说着话。
  一时间,房里内静静的,王寻看着除了手机的一点余光四处都是黑漆漆的房间,静寂而安静,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这令他压抑而恐惧。不,这样不行,一定要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不可能一辈子就这样呆在房间不出来。王寻在心中对着自己呐喊。对着自己鼓了鼓劲,王寻就着手机屏幕的光摸索的站起身,走至窗户旁,拉开窗帘的一角,透过玻璃往下看去。
  就这么一会时间,天已经有点亮了起来,虽说还看得还不是很清楚,可是大致上已经没问题,只是..天...这到底是怎么了?王寻忍住欲出口的尖叫,眉头深深皱起。那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见下面三三两两的围作一堆,全都是那种走路姿势慢腾腾的,一腐一拐的在走着,然后打着圈儿转悠,给人感觉别扭而生硬。
  也不知怎的,其中一只仿佛感应到王寻的目光似的,朝着王寻的方向憋了一眼,明明不是太亮的光,可是就那么一眼,王寻感觉心都要跳了起来。
  那张脸,他认识,是小区门前的保安之一,叫王孙,昨天还笑眯眯的跟着他打着招呼。可是此时,明明那五官还是那五官,脸色却惨绿,惨绿的。王寻还记得那个保安有着一张圆呼呼,肉嘟嘟的脸,可是一夜之间,那张脸仿佛苍老了数十岁,肉全都不见了,只剩下一层皮皱瘩瘩的搭在脸上。
  其余的那些,并没有转过身来。但是王寻想应该都跟这保安的样子差不多。王寻没有兴趣在看,只这一眼就够他受了。王寻迅速的退离窗户,“嚓“的一声把窗帘紧紧拉上。想想还是不放心,四处打量一番,桌子已经被他抵门上了,那么还有一张沙发,凳子若干。想了想,王寻转身去房间,厨房转了一圈,欣喜的发现,找到了一根长长的木棍,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来,不过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
  王寻拿着木棍的手,紧了紧。然后深深的呼了几口气,再次站在了窗户边,轻轻的拉开窗帘的一角,看了看,窗户已经锁上,心微微放了一点,退后一步,把窗帘拉上,然后把木棍紧紧的顶住窗户。
  看了一眼被桌子顶住的门,想了想,又蹭蹭的把沙发慢慢的挪到桌子后面。那么门上有桌子沙发一起顶住,窗户有棍子撑住,应该能抵一时了。王寻看着一瞬间空空的客厅,提的心好像在这个时侯慢慢的放了下来一点。
  之前发生的事情,之前看到的,王寻都来不及好好想,可是突然静了下来。王寻才有心思,也觉得有必要好好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
  首先,今天太阳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才出来。
  其次,区里肯定有很多人变异了,而那变异的样子,王寻突然就想到末世文里经常用的一个词,丧尸。
  那么这一切,是不是...王寻咽了咽口水,然后心底吐出一个词“难道末世真得来了。”
  王寻双手抱住头,把头紧紧的趴在腿上,心中闪过无力感。明明之前就想过,为什么现在真的来临了,会这么难过,这么害怕。
  只是,就让他稍微的放松一下自己吧。虽说早有准备,可是5000元的食物,坚持不了多久,他第一次恨自己的犹豫不决,如果当初能够坚定一点,手上的食物就会多很多。可是,王寻紧紧的抿了抿嘴,露出一个苦涩的表情。其实再多食又怎样?这座房子本身就是廉租房,想想也可知道这种房子坚固不到哪去。就凭这房子的防御说不定还没到食物绝决的那一天就面临着丧尸冲进来的情景,所以就让他这么懦弱一会,然后他就会放下所有心情,想着怎么活下去。
  不,怎么能够放任自己的懦弱,现在应该想的是怎么保护自己,然后让自己好好活下去。懦弱的,去面对死亡吗?王寻咬了咬牙,在心中对自己狠狠的道。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只要真的放任,那么就会越来越害怕。心头一遍一遍的对自己鼓着劲。感觉手脚终于有劲了,王寻立马站起来,走至镜子旁,对着镜中的人看了一眼,然后恶狠狠的说到“王寻,从现在开始,是末世了,所以你不能懦弱,你一定要坚强。一定要活下去。”镜中的人眼神由之前的畏缩慢慢的变成神彩自信。王寻满意的笑了一笑,然后“哗”的一声,把镜子打破。这个镜子放在客厅,对于现在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用处,还不如打碎了,说不定尖锐的碎片,有时侯会有些用处。王寻把镜子碎片拿着扫把扫到一处,用袋子装好。
  然后又在去厨房晃了一圈,一把切菜的刀,还有一把水果刀,另有锅铲若干,王寻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处,最终从中把水果刀贴身放好。其余的暂时归类放置于厨房,以备下次要用的时候找不到。感觉冰冷的水果刀就那么隔着衣服贴在皮肤上,王寻有了一丝踏实感。王寻知道水果刀并不能帮他什么,但是有总比没有好。
  。。。。。。。。。。。。。。。。。。。。。。。。。。。。。。。。。。。。。
  
  “咕咕咕”就这么一翻折腾,肚子不合适宜的叫了起来。王寻想了想,最终弯□去柜子里,拿了一包泡面就着冷水吃了起来。原本王寻想煮的吃的,可是转了一圈,王寻才发现,不光电停了,连天燃气,水全都在一夜之间停了,幸好家里之前还叫了一桶饮用水。
  一包泡面吃完,感觉肚子只有七分饱,照往常的性子,王寻必定要拿第二包的,可是,他知道从现在开始,他要节约每一份粮食。
  吃完的王寻,一时之间也不愿意在动,就那么随意滑坐在厨房的磁板地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黑了,可是不知怎的王寻却还是能清清楚楚的看清着房中的一切。他随意的打量着四周,半响,突然反应过来般。也不知现在到底几点了。王寻掏了掏裤子口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19点整。”还早,只是,王寻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床上睡去。王寻不知道这个房子能让他躲多久,所以在还安全的情况下。他想,尽量保存好完整的体力。
  那一夜,依旧很多嘈杂的声音在耳边响动,王寻知道,世界乱了,一定是更多人在被伤害,或者在变异。只是王寻却只是保持着躺在床上的动作不动,紧紧的闭着眼,双手抓住床的柄手。对着自己说着,我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听见。直到自己昏昏睡去。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早上一上来,发现文下面,有希望主角是攻的,也有希望是受的,那么到底喜欢主角是攻的多一点,还是受的多一点。然后我来决定到底主角到底是什么?
那啥,昨天一发文,今天起来,惊喜的发现,有3个评跟十几个收藏了。惊喜之下,决定今天接着更文

下章,另一个男主角出现了,那我们期待吧


3

3、救还是不救(一) ...


  三日,还是四日,王寻已经没有概念了,窗户一直都没有被开过。电没了,水也没了。王寻感觉自己似乎是被世界遗弃了,或者自己遗弃了世界。手机已经在前两天就没电了。他根本不知道现在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是饿了,找吃的,渴了找水喝。
  房间角落被推得一大堆的垃圾,发着腐臭的味道,还有身上,也说不清是汗臭味,还是别的味道,很难闻,可是,王寻却并不想浪费少的可怜的水去清洗,现在这些水,一滴也不能浪费,王寻再一次从睡梦中醒来,直愣愣的望着天花板。脑袋一时有点转不过来,然后好像反应般,现在已经是末世了。”只是,这样下去不行,一定要找点事情做,否则会发疯的。“腾的一声从床上起来,王寻在自己心里如是说着。努力的想了想,以前自己看过的末世小说,这种时侯应该做些什么,煅炼,对煅炼,努力的让自己更强大。
  王寻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不说,明明没有光线,自己可以把房间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而且声音,方圆十米之内全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变异,只是既然有了变化,那么自己应该好好利用。
  唔,如果没有记错,家里的案板是个木制的圆形的,那么,想到这,王寻走至厨房间把案板拿起,顺手又从抽屉找了钉子和锤子。走至客厅瞄了瞄,决定就钉在正对门的墙壁上。”叮“原以为要费一翻力气的活,却想不到只是一下,钉子已经深深的钉在里面,只露出了一个钉子头,王寻愣了一愣,而后心中升起狂喜,原来不仅仅只是听觉嗅觉,力道也大了很多。这,对于末世来说,会是一个很大的倚仗,之前的钉子显然不能用了,王寻从手上又拿了一个出来,这次并没
  用任何工具,只是途手的,慢慢的对着墙壁按了下去,只见钉子一点一点的深入,很好,王寻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看着钉子只没出一点的的时候,手停住。把刚才丢在桌上的案板拿起,挂上。
  想了想,又去找一番,尽然找到了一只记号笔,王寻在案板上按着大概的比率化成一个骷髅的头部,标注上哪里是眼睛,哪里是鼻子,虽说样子不是很好看,但能用就行。王寻想起之前被他收起的玻璃碎片,想了想,还是决定用着玻璃先试下手感,走至袋子小心的,仔细的找一番,挑了十几片大小差不多一致,都有着尖锐的头部的玻璃,拎在手上。目测了一下距离,决定背靠着沙发的位置站住,眯着眼看着一下案板,大概2米左右的距离,不是很远,可是也没有别的地方好挑了。王寻随意从手中拿了一块玻璃,略微比划了几下,眼睛微微一眯,玻璃就往案板的方向飞去“卟”整个玻璃瞬间没入案板。
  王寻走至案板处,眉头却微微皱起,果然没有练过就是不行,明明对着是眼睛的部位,可是现在却刺到嘴巴的位置,虽说有了绝佳的眼力,力量也比之前大了三倍还不止,可是世上本就没有什么都不做就成天才的。
  想到这里,王寻的心态好了些,他又站回沙发的位置开始练了起来,“卟,卟卟”一时间,房间只剩下这个声音。
  。。。。。。。。。。。。。。。。。。。。。。。。我是场景转换线。。。。。
  “妈,爸爸还没回来吗?”十岁的司炎眼露焦急的问着妈妈。杨淑慕转回头,看了一眼司炎,隐住心头的担忧,轻轻的抱着司炎,温柔的说着“炎炎,爸爸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你先去睡吧,要不到时爸爸看到时会说,呀,家里怎么多了只熊猫啊。”
  “嗯”司炎趴在母亲的怀抱中,闷闷的出声,他知道妈妈又在骗他,可是想到妈妈这两天越来越难过的表情,也只好装作开心般,司炎抬起头,露出一个调皮的鬼脸“才不会,我一直是最帅的帅哥来着。”
  “呵呵”杨淑慕忍不住笑了出来,只是笑意也仅仅一现就收住。她心里很担心那个末归的丈夫。
  “妈妈,妈妈”
  “。。。。。。。。。。”妈妈又走神了,司炎心中微微一涩,然后大声的喊着,看着杨淑慕转过的眼神,笑意朗朗的说着“妈,我去睡了,你也要早点睡。”
  “嗯”杨淑慕温柔应着,心中闪过柔软。
  静静的躺在床上,司炎不敢发声,也不敢翻身,怕母亲知道自己没有睡着,无事可作的,就那么直愣愣的直着眼睛,望着某处发呆。最近发生的一切,司炎感觉像做梦,一场真实的可怕的梦。
  那天,应该是星期五,早上早早起来的他,睡意朦胧的走出房间,就看看司晟正紧张的把门关上,然后整个人死死的抵在门口,紧紧的喘着气,脸上的表情,惊慌而不可置信,那样的表情,司炎一辈子都没在司晟脸上看见过。睡意突然就没了,司炎急急的跑到司晟的面前,仰起头,急急的问道:“爸,你怎么了”那时候,司晟一句话都没说,那个样子,司炎更加害怕,他不由的抓住司晟的衣袖,急急的摇晃着,一连窜的出声“爸,你不要吓我,爸,你说句话呀。”
  不知多久,司晟像是突然反应过来,抚上司炎的头,安慰的笑着,只是脸色却是惨白一片“炎炎,你要记住,从今天起,你不能在走出这个门一步。”那个抚上头上的手一顿,接着说着
  
  “炎儿,你要知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大人了。”那句话,他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没想到那会是最后一次见到父亲。那之后,司晟只是安抚的对他笑了几下,然后就催促着他去洗涮,说有些事情要跟母亲商量一下。
  司炎乖乖的应声,只是,等他出来的时候,父母亲的房子被紧紧关住,桌上整齐的摆放着早餐。等他吃完早餐,洗完碗筷,一直到沉沉的睡去,那个门一直没有开过。
  当他一睡睡醒的时侯,看着那扇紧紧关闭的大门终于开了,兴冲冲的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只剩下母亲的身影,他问着“爸爸呢?”母亲只是淡淡的说“有事出去一回了。”
  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过。那天他一直等啊等的,然后天突然就那么毫无预造的亮一下,尔后突然漆黑一片,耳边只听到纷乱,惊慌的哭喊,以及惊叫。
  司炎摸索着想要前进,就听到杨淑慕的声音“炎炎,不要动”他听话的坐着,突然眼前一亮,原来是母亲点着蜡烛出来了。
  只是,他没有想过那仅仅只是开始,那之后,电停了,水停了,天也只是偶尔有丝朦朦亮,要不就是漆黑。
  他一直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一定发生了一些很危险的事情,因为,母亲不仅拉着他,把门用桌子之类堵牢,窗户也是紧紧的关着,甚至只要没事,就会站在门边,紧紧的透过门上的猫眼看着外面,神情紧张。
  每次问着,却什么也不说,他知道,他们当他是孩子。可是,这样被朦着感觉真难受。但,母亲已经够难受,他能做的也只是听话而已,仅止而已。司炎,露出一个微涩的苦笑。就在这时。
  “孩子他爸,你回来了。”爸爸,是爸爸回来了吗?司炎,腾了一下起床,蹭蹭蹭的往门的方向走去,也不怎么的,这两天,他发现其实不要烛光他已经能看见了。
  “啊。。。。。孩子他爸,你怎么了。。。啊,炎炎,不要过来,快躲起来。“那是妈妈的声音,可是充满不可置信和绝望。这是怎么了?妈妈。妈妈。司炎恨不得自己的脚步能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司炎心中一片绝望,天,他看到什么?。。。不,他宁愿他没有看到,那真的是他爸爸吗?真的是那个平时会对他温柔低笑的爸爸,是那个从来不舍得对妈妈粗声喝斥的爸爸,为什么,那个他叫爸爸的人,会脸色惨绿,正睁着一双呆滞的眼神,狠狠附在母亲的脖子处,啃咬。
  ”不,爸爸“那不是他爸爸,他爸爸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他要逃。可是妈妈,妈妈在那里啊。动动,动动啊。怎么这个时候手脚要无力,终于感觉到手脚有了一丝力气,司炎用着最大的力道,用力的想走上前,推开母亲。
  ”炎炎,不要过来,快逃啊“母亲惊愕的看着司炎,眼睛里写满着不可置信,她冲着司炎,尖声叫喊着,泪流满面“炎炎,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不,妈妈,我要救你。“司炎第一次违背着母亲的意愿,执拗的,坚持的往前扑着,妈妈,等等我,我马上来救你,就差一点了。。
  也不知怎的,杨淑慕突然挣开了司晟。拉扯着司晟往外走去,看着还执拗追上来的身影,用着双手紧紧抓住司晟扭动的身体,转头对着他露出一个凄凉的却又带着温柔的笑意”炎炎,你一直是个好孩子,所以不要过来,要不妈妈会恨你一辈子。“
  ”妈妈。。。。。“司炎顿住,他知道母亲的脾气,说到做到。可是,他没有想到,母亲看到他果然停住脚步后,对他凄然一笑,又紧紧的拉扯着司晟往门外走去。然后顺着楼梯一直往下走。
  ”妈。。。妈“越走越远,那个身影,司炎感觉心头堵的慌,他叫着喊着,希望如之前的每一次一样,母亲都会笑着走过来。只是。。。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不要过来,炎炎,把门关上,紧紧的,谁来也不要开门,就是我来也不要,因为在敲门的时候,我已经不是你的母亲了。“那渐渐远去的身影,那断断续续的话,清清楚楚的传至耳边,司炎呆呆的看着顺着母亲走过而一路蔓延的血迹,手紧紧的放置身侧,嘴唇狠狠的咬着,直到嘴里尝到鲜血的味道,用劲自己最大的力气,走到门上,把门狠狠的关上,又使劲的把沙发,桌了抵住门口。
  感觉到肚子咕咕的在叫,熟练的去厨房拿着饼干吃着。他一滴眼泪也没流,一滴也流不出来。他只是心里对自己说道“司炎,从今天起,你是孤儿了,从今天起,你要好好活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唔,看到你们给力的收藏和评论,原想二日一更的我,又乖乖的爬上来更新了。
那啥,看到评论一片都是要主角当受的声音,王寻,难道你真的只能是当受的命?唔,在看两天,看还有没别的。。。话说,看到希望主角互攻的,我感觉压力很大,互攻神马的是不怎么可能的。。
我们的主角出来了,我么有骗你们,至于那个华丽丽的十岁,忽略吧,忽略吧。只是因为偶是个养成控啊啊。。。捂脸
请不要大意的鞭策偶吧,你们越给力,偶也会越给力的。嘿嘿
在罗嗦一句,你们看的时候会有感觉情节罗索的感觉么?我写得很忐忑啊,怕你们失望。哎


4

4、救还是不救(二) ...


  只是原来光有决心还是不够么?司炎对着自己苦笑,听着门上激烈的撞击,刚才就是一眼,他就已经看出了,门外站了三个丧尸,其中一个是他父亲,一个是他母亲,只是,现在都只是眼神呆滞,表情凶猛的盯着这道门.
  “砰砰砰“那么激烈的力道,门已经在晃悠了,想必坚持不了多久了。应该做些什么?不能做以待毙,心中明明对着自己这样喊着,可是却不愿动,爸爸也死了,妈妈也死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而且食物也不多了,终归最终还是要死的,这几天他受够了,只有一个的生活,寂静的房间,因为害怕死亡,司炎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压抑着,可是最终还是要面对,那么,爸爸,妈妈,反正要死的,让炎炎陪着你们好不好。
  想到这里,司炎突然像失去力道般,靠在门的背后,耳边听着“砰砰砰”的声音,面露微笑,喃喃的说着,"爸爸,妈妈,我想你。"只是说着说着,却还是忍不住大声喊起来,明明知道,他们听不到,可是喊着“爸爸,妈妈,你们真的要炎炎死吧?”爸爸,妈妈,我想你们,炎炎好害怕好害怕“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