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机甲触手时空 衣落成火(上)

机甲触手时空 衣落成火(上)

时间: 2015-11-11 03:12:32


全文:
  这是一个面瘫闷骚大哥和很努力爱攒钱小受的爱情故事。

  故事的简介大概是:

  在很久很久的未来,有一只小受,他和他的大哥在一起了。然后,他就开始了努力攒钱投喂大哥的艰辛历程……

  这是我半年前做的一个关于兄弟的梦结合我所喜爱的机甲啊、精神力者啊、制卡师啊、机甲大师啊等等元素结合起来写出的一篇文,属于伪科幻,而所用的设定,大约就是很常见的机甲流设定和我自己的设定,很多东西可能没什么理论依据,大家只要接受就好,除非遇到了什么前后矛盾的BUG,其他的希望大家不要较真。

PS:1,依然是无虐HE,这个不必怀疑。

  2,依然是个一对一的故事,也许多CP,但一定不要对我说NP。

  3,算是兄弟文,年上。

  4,希望对文章有啥异议的童鞋可以平和讨论,不要炸毛。

  5,祝大家看文愉快~


  第1章 光土星

  宇宙历3759年,宇宙联邦。

  这是一颗偏僻的小星球,在陀利亚星系这样的超级星系中,这样的小行星最起码有上万颗,实在是微不足道。因为距离陀利亚星系主星较远,这颗小行星并不富裕,但陀利亚星系本身是宇宙最富庶七大星系之一,也不算贫穷。

  在这颗小星球的一个小镇里,有一家小规模的制造厂,专门进行机甲的加工、修理和制造。不过毕竟地方太小,也没有很厉害的机甲师,所能做出来的机甲就只是一星级而已,还是最基础的民用机甲。生意当然也不会好。当然,这和小镇居民的购买能力也有一定的关系。

  制造厂的占地面积大概不到一千个平方,内部有三个车间,一个负责涂料,一个制造零件,一个进行组装。工厂的员工大多是三十几岁的光棍,平时除了在车间里工作,没事做的时候就在外面的空地纳凉抽烟,领着一个月几百联邦币的基本工钱,养活自己之余,还能喝点小酒,日子过得也算是舒坦了。

  又到了中午,是吃饭的时间。一个瘦长的男人在他手腕的接收器上按了一下,面前就出现了一层薄薄的光幕。他用手指在上面虚虚地点了几下,然后说道:“订好了。”

  其他几个男人也一阵哄笑:“谢谢头儿!多亏头儿有个虚拟电脑,不然我们买饭可麻烦啦!”

  瘦长男人哈哈笑道:“我这小厂子,要是没个虚拟电脑、不能在虚拟网上定物料的话,就得倒闭了。”他说着又忍不住摇头,“现在都沦落到给你们几个家伙订饭,还真是……”

  现在的时代,已经是全民网络时代。虽然现实中还是有各种店铺,但是虚拟网贯通全宇宙,大小子母网络无数,上面的东西是最为齐全的。只是接收器比较昂贵,就算最普通的也要三千联邦币才能购买一台,像这样小镇子里的人,基本在店铺里就能满足自己的生活需求了,实在没必要那么奢侈。

  但毋庸置疑,虚拟网络上的饭食和物资要远远强过现实中的,所以才让这些男人趋之若鹜。

  一个长相粗豪的摸摸头:“头儿,大不了我们努力干活儿嘛!”

  另几个也跟着附和:“对啊对啊!”

  瘦长男人笑道:“你们要真能多做几个配件,就给你们涨工资也没问题啊!”

  其他人又是起哄:“嗨!头儿真够意思!”

  “真没白跟着头儿啊!”

  “是啊,就没见过这么善心的头儿啊!”

  这马屁拍得轰响,瘦长男人正乐不可支呢,腕上的接收器又是“嘀”地响了一声,他一惊:“到了!”

  同时,天空上突然投下了一片阴影,然后是尖锐的哨响。一道黑影倏然驶来,在工厂前面的空地猛地刹车。

  是一架短途运输专用梭型飞车,身长只有十二米,高五米,物运专用。很快地,舱门打开,一条阶梯平滑地落地,有一个穿着蓝色宇航服的少女走了下来,一只手里提着很大的塑料袋,另一只手则捧着一台半米高的黑色机器。

  她带着公式化的笑容,上前一步说道:“是光土星1389号顾客吗?”

  瘦长男人迎过去:“是我是我,这一次还真快啊!”

  少女笑容不变:“顾客满意就是我们星云物运最大的心愿。”她说着,把手中的黑色机器朝前一递,“请刷卡,一共是132联邦币。”

  瘦长男人连忙答应着,从兜里掏出一张两寸长的硬质卡片,对准机器上的凹槽插入。机器旁顿时出现一个虚拟光幕,少女在上面点下132这个数字:“顾客确认吗?”

  “是的。”瘦长男人仔细看一眼,说道。

  少女点下确认,把卡片取出来,连同塑料袋一同交给瘦长男人:“货已到,款已付清,欢迎下次惠顾。”

  她说完,回到飞车上,十秒钟后,飞车重新飞上天空。

  这时候,才有人发出赞叹:“原来是星云物运的人啊,我说怎么比上次快了这么多……”

  “现在谁都知道,星云物运是全宇宙最好的物运公司!”

  “所以态度好效率也高嘛!”

  “对啊哈哈哈哈!”

  瘦长男人把塑料袋打开:“好了快过来分吧!在飞车上有气囊保温,在这就没那么便宜了!”

  “好咧!来了!”

  “分东西吃分东西吃!”

  看着东西两下被哄抢完了,瘦长男人拿出最后两个饭盒,转身走进工厂。

  午饭时间,可那个孩子还没出来。

  瘦长男人名叫周成,在这颗光土星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曾经在外面去读过书,也见过了大世面,最终还是回到这个地方,开了个小工厂。

  他招了一些在街上游走的混子做工,手把手教他们简单的机甲维修和加工,让这些混子有一门手艺混饭,也让镇子里的风气好了很多。跟了他混子们都很感激,不过因为年纪大了,接受能力也有限,倒是没办法有什么大出息,可光是这样,也算是重新做人了。到现在,他的厂子里也是以这些人为主。

  周成心地不错,一般能救回来的就都救了,能帮点忙的就帮点忙,在镇里的口碑非常好,而且也愿意给一些人机会。比如说他现在要进去厂里看的,就是他近来招进的一个小工。

  走到负责涂料的车间,一架巨大的机甲仰面躺倒在地面,整个都是暗灰色,还隐隐有些金属的斑斓。唯独有一条左臂已经被涂成了亮红色,和机甲其他的部分比起来,真是漂亮多了。

  周成站在门口,仰头叫道:“方瑞!吃饭了!”

  上面有人答应了一声,紧跟着,一个人从机甲上跳了下来,稳稳地站住,从周成手里接过小的那个饭盒:“谢谢了,大叔。”

  这个被叫做“方瑞”的少年年纪不大,大约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身形瘦弱,脸色也有些苍白,看起来好像一阵风就能刮倒。

  周成看着他,叹口气:“小方,你还在长身体的时候,不要让自己太辛苦了。”

  方瑞点点头:“我知道了。”

  看方瑞接过饭盒后就是狼吞虎咽,周成知道自己又是白说了。

  其实周成以前对方瑞的印象并不好。

  方瑞原本是镇头一个商户的儿子,在整个镇子的生活条件都是很好的,方瑞本身也被检查出精神力C级,正好达到能够驾驶机甲的条件。方瑞家早就想好,要等到方瑞十二岁后给他买一架机甲,让他成为一名甲修。

  但是好景不长,大概七八年前,方瑞的父亲在星际航行进货的时候,遇到了暴乱的陨石流,他乘坐的小型飞船被击沉,连尸体都找不到。更加不巧的是,那一次方瑞的母亲也正好跟着出去见世面,导致方瑞双亲都消失在陨石流里。方瑞那时才七岁,没有行为能力,家里大部分的积蓄都被拿来偿还那一次的货款,但尽管如此,剩下的钱还是够方瑞衣食无忧到成年。

  可谁也没有想到,没有了父母管教的方瑞会这样顽劣。

  本来方瑞就被宠坏了,这回独自一人,一开始还会为父母伤心,但没有几个月,就还是自顾自玩闹起来。不但不再进行体能锻炼,还和镇上一些不学无术、压根就不知悔改的小混混呆在一起,花钱如流水,时常呼朋引伴去较远的风林城销金窟逍遥,短短两三年,已经用完了所有的积蓄。钱没了他卖了房子继续胡闹,直到沦落到无处可居,却还是和那群混混瞎搅和。

  后来实在没钱用,就聚集几个人守在角落,专门抢劫独行的人。有时被人抓住关起来,又因为他还没成年,结果没几天就放出来。镇上的人实在没有办法,只有抓到他就打一顿,可即使这样,他还是我行我素。

  方瑞抢到的钱都拿来随便用了,甚至迷上了赌。以往手里有钱,他就去风林城赌,现在没钱,就和小混混们聚赌,惹得镇中人怨声载道。

  终于在两个月前,和邻镇的混混斗殴时,被人家开来的梭尾车撞到,昏迷不醒。其他人的一哄而散,方瑞被甩在山岗,没人理会。

  如果那个时候不是周成正好经过那里,把他背回来,现在的方瑞,恐怕已经死了。

  周成本来很不喜欢方瑞,因为又不愿见死不救,才把他带回来医治。可没想到的是,醒来的方瑞居然有些记忆模糊,谁都不认识了。这样一来,周成也只好原原本本把他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

  到现在周成都还记得,听他说完以后,方瑞的神情——混杂了惊讶和厌恶。

  之后,方瑞痊愈,知道了周成是小工厂的主人,就请求得到一个工作的机会。周成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答应了他,而方瑞,就让他刮目相看了。

  周成发现,方瑞对机甲的零件非常陌生,几乎是什么都不懂,但他的优点却在于勤奋和刻苦。在周成的讲解下,方瑞只用了三天就记熟了每一个零件,包括不同的零件能做成什么组件。要知道,一架机甲的内部构造是非常复杂的,初学者少数也要十天熟悉,才能勉强弄清楚而已。方瑞只花费这么少的时间,足见他的用心。再十天,方瑞从一个完全的生手到学会最简单的三套组件的组合,把所需要的零件也摸了个熟透。又五天,方瑞学会搅拌涂料,再三天,他学会给机甲涂抹涂料的基本规则……

  总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方瑞做到了周成招收的其他人要半年才能做到的事情。废寝忘食,比起以前在街上潦倒的时候更瘦了一大圈,才看起来这样单薄。

  到后来,每天早上方瑞五点钟就会来到工厂,先组装二十组组件,然后调制二十桶涂料,接下来又是学习零件打磨……一直到深夜十二点,才会去一间小租房休息——用周成结算给他的前几天的工钱。

  这样的员工,就算周成从前对他再不满意,现在也挑不出一点不好。

  周成对方瑞的观感,从蔑视到平视到欣赏,经过的时间也只有半个月而已。其他的工厂员工也是差不多,只不过方瑞一直忙着干活、连午休的时间都不放过,所以和方瑞的关系不很热络罢了。

  等到确信方瑞真的改过自新之后,周成对这个半大的孩子也难免有几分心疼,每次午饭的时候,也给他带上一份。可方瑞不愿意占便宜,还是会把饭钱交给周成,这让周成对他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他想了这么一小会儿,方瑞已经吃完了,整个过程不超过五分钟。之后他立刻重新爬上机甲,开始涂抹涂料起来。

  今天是他第一次被允许真正给一架机甲上涂料,他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

  周成看他手脚这么快,有些无奈,不禁扬起嗓子又喊了声:“小方,自己注意休息!”听到上面传来“知道”的声音,周成摇摇头,走了出去。

  外面那些工人其实也不错,只是和这孩子比起来,就差多了……

  一整天的工作之后,瘦弱的少年回到自己的小租房里。在浴室匆匆洗了个战斗澡后,就仰面倒在了床上。

  然后,他用手臂遮住眼睛,无声地叹了口气。

  “我也想休息啊,但是……”

  

第2章 方瑞

  有人说过,当一个人经历了生死大关后活下来,整个人就会发生蜕变,说改过自新,其实也并不是不可能。

  只不过,再怎样改变,也不会改得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所以,现在的方瑞,其实已经不是以前的方瑞了。

  就在那个被宠坏了的“方瑞”受重伤倒在山岗的那一天,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自己的忍耐力又差,没过多久就咽了气。现在的方瑞,就是在那时候在“方瑞”的身体里活过来的。只是“方瑞”咽气的时间久了,身体僵硬,方瑞也没办法动弹。也幸亏周成背他回去照顾,否则,现在这个方瑞也死定了。

  方瑞没有想过自己还能活过来,他……已经死过两次了。

  第一次,是飞来横祸,他一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好不容易通过助学金和自己的假期打工考取了一个好大学,又努力地完成了学业,之后的人生也算顺遂,进了不错的公司,即使起先受到刁难,但在他坚持之后,也渐入佳境……可就在他升职的那一天,他在走过马路的时候,被酒醉驾车闯红灯的人撞死。

  好在也许因为上天怜悯他枉死,他重新投胎,在遥远的未来活了过来。

  第二世,他还是没有父母的缘分,从身份贵重到沦落为二等人,他一样经历了酸甜苦辣。只不过,在那一世他到底还是得到了一个在意他的人。

  “大哥……”方瑞喃喃地唤着。

  大哥现在肯定早已经知道了他的死讯,却绝不会知道他又活了过来。而他更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这个对他最好的人,他唯一的亲人。

  第一次他横死,第二次仍是横死。第一次他被车撞,是意外事故,可第二次,他被人害死,是恶意谋杀。

  方瑞不知道他的大哥会多么伤心,却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他在这副躯体里醒来,没有得到主人任何的记忆,连基本生活都无法满足。他第一眼看到周成,就知道是他救了自己。有过一次经验的方瑞当机立断,说是自己记忆模糊。接下来的养伤期间,他从周成口中知道了自己这具身体所有的过去——这让他厌恶。他无法想象,躯体的主人会是这样无可救药的人。

  方瑞从来没有得到过太好的条件,哪怕是在他第二世身份显赫的短暂时间里,他同样也没有奢侈的资本。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明白,仅凭外力得到的东西,即使再多也不属于自己,只有自己完全掌握的力量,才真正属于自己。

  因此,他看不起本来的“方瑞”。

  但也因为身处这一具躯体之中,他的未来会变得很艰难。

  首先,就要先解决温饱问题。

  如果让他和“方瑞”一样,去街上抢劫混日子,他是一定不肯。不过,现在的他就算要去打零工,以他的“名声”,恐怕也没人肯要。

  于是,他最终也只能抓住目前养伤的机会,请求周成把他留下。

  周成是个好人,在答应了方瑞之后,他真的尽心尽力地指点方瑞,让他早点适应工厂的工作。方瑞当然是尽最大的努力去学了,他什么都没有,要想活下去,必须花费比别人多出几倍的努力。早一点学会,他就能早一点获得生存的资本。

  在宇宙联邦,机甲深入民间,除了以驾驶机甲为职业的甲修——这个只有部分达到条件的人才有资格,其他热门职业也都与机甲有关。比如机甲维修师和机甲制造师,前者能对不同等级的机甲进行修理,而后者能研究、制造、改进机甲。

  二者同样分为五个等级,与机甲等级和甲修等级对应,评级标准为一星级至五星级,且分别能持有相应的维修师执照和制造师执照。另外,如果同时拥有一星级的机甲维修师执照和制造师执照,那么两张执照合一,可以自称为“机甲师”。

  方瑞枕着手臂,仰面躺在床上,在心里盘算着。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要试着去从事这两个职业。虽然初期投资会比较多,但是他只要努力一点,也不是完全没办法,不像甲修,那简直就是烧钱。只可惜,他这具身体恰好就只有C级精神力,可机甲师相关的两个职业,都属于精细操作,起码等级要求是B级,他是绝对不行的。

  想到这里,方瑞不由叹了口气。

  精神力其实是可以突破的,只是非常难,频率异常小……在第二世的时候,他拥有的是A级精神力,如果能跟着过来……等等,精神力属于脑域范围,也就相当于灵魂?

  方瑞是灵魂转移,说不定,现在他的精神力并不是C级,而是A级!

  他猛然坐直身体。

  这也不是不可能,他到这具身体之后,并没有去精神力会所测试过——那个要钱。只是在平常听周成唠叨的时候,得知了身体的状况。但现在想想,他平时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除了身体很羸弱之外,在精神上并没有觉得有多么疲惫。

  越想越有可能,方瑞开始有些迫不及待了!

  假设他的精神力真的跟着来了,他能够选择的范围就大多了。

  可是,也得做不好的打算。

  方瑞想过,即使精神力还是C级,他也不会去学什么机甲。他会去做一个制卡师。

  在联邦除去机甲之外,还有一项职业是绝不可缺少的,就是制卡师。

  在联邦里,但凡是能够驱动的机器,都需要能量,而能量则来源于一种叫做“能量卡”的卡片。

  能量卡是由制卡师用卡笔在空白卡上绘制由卡纹组成的卡阵,通过卡阵积蓄能量,储存在制成的卡片中,再插入机器凹槽或触屏卡袋中,为机器提供能源。

  不同的能量卡有不同的等级,按照多少分为十等,制卡师与此对应,也有十个星级之分。

  一般来说,联邦居民最常用的能量卡还是一级到三级的能量卡,它们的能量相差也不算多。一级能量卡中有能量1000点,二级3000点,三级5000点,往往是生活用能量。再往上,四级到六级的能量卡,内含能量分别为7000点、8000点、9000点,这几种等级,在普通的机甲中运用就比较多了。

  七级以上算是高级能量卡,七级能量卡有一万点能量,八级有两万点。九级和十级的能量卡为特级能量卡,前者含有五万点能量,后者含有十万点。如果一架机甲能拥有十级的能量卡,那么,它就能以最大耗电量连续不停歇地使用一年之久。

  只是,能制作十级制卡师的必须是十级制卡师——也就是制卡大师,通常要拥有A级以上的精神力才能完整绘制,所以十级能量卡相当稀少,九级的倒是相对多一点。毕竟,九级制卡师的精神力最低标准只要求B级而已,尽管没有D、E两个精神力等级的人那么多,却也不算太少。

  当然,机甲中最常用的好能量卡,也就是七八级的了。

  和机甲师相关的两个职业不同,制卡师对精神力的要求分区较细。

  虽然还是精神力越高就越好,但是,在七级以下的能量卡,精神力的基本需求只有C级而已。四到六级的能量卡,基本要求D级;二三级的,E级就行;一级能量卡甚至就连没有精神力的人都能制作——只要技术娴熟。

  方瑞考虑过,自己拥有C级精神力,如果努点力,最高可以学会制作六级能量卡。六级能量卡一张能卖4500联邦币,除去成本应该也还有不少。而且学习制卡也相对便宜,对于方瑞而言,真是再划算不过了。

  其实,在联邦到底机甲才是主流,尤其是男人,更喜欢驾驶机甲上天空遨游,因此但凡达到C级精神力的,只要家庭条件不是特别困难,都会咬紧牙关去学机甲。方瑞当然也有上天的**,可对他而言,目前阶段最重要的不是这个。

  方瑞要攒钱,没有钱,他哪里都不能去,什么都做不到。

  而他要攒钱最根本的目的是……

  他要去寻找他的大哥。

  尽管方瑞又一次重生了,但是谁也不能保证还有下一次。这里没有他的亲人,没有他在意的人,那么,这里也就不是他的家,不是他的归处。

  他想要在仅有的生命里,和他的大哥团聚。

  至于之后再怎样……那就都无所谓了。

  方瑞的大哥,居住在非常遥远的另一个宇宙,方瑞计算过,他要想去那里必须要乘坐宇宙飞船,还要进行好几次的空间跳跃。

  往大笔账算,每一次空间跳跃都要花费大笔的钱,乘坐宇宙飞船也要花费很多钱;往小处算,生活要钱,学习要钱,原材料也要钱,什么都缺不了钱。更别说,他想要在异乡生存要钱,想要见到他大哥……也要钱。

  所以,方瑞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钱钱钱——所谓乘坐机甲上天,所谓男儿的梦想,在目前这个阶段,都只能是幻想了。

  于是……方瑞翻个身,闭上眼。

  明天就去先做个精神力等级评定吧。

  

第3章 精神力等级测定

  第二天,方瑞难得请了个假。周成听说方瑞是要去做精神力等级评定,想着他可能是担心那次重伤会不会损害脑域——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曾经就有脑袋受伤的因此失去了精神力,从此沦为废人。周成当然也就准许了。

  所以,带上自己的私人账户,方瑞就往镇子中心的精神力会所走去。

  在联邦,每一个人出生后就会有一个私人账户,由联邦政府派给,与身份和指纹绑定,里面存储着自己一生使用的联邦币点数。账户形式是戴在手指上的戒指,但也只能用来支付货款,而没有任何连通虚拟网的功效。

  镇子本来就不大,十分钟后,方瑞就来到了会所门口。

  会所处在镇子的核心,是整个镇中最大的建筑,圆柱形,占地大约有三千个平方。除了能够进行精神力等级的评定之外,也有机甲培训基地和机甲师、制卡师的培训场所。属于联邦认证了的地方分会。

  会所里人来人往,方瑞进去大门,在大厅的左侧看到招待台,里面有三个会所的职员,都穿着标准的深蓝色会服,长相和谈吐都在标准线以上。

  方瑞看着她们的气势,凭借自己以前的经验,判断三个人至少精神力等级在C级之上。他只看了一眼,就按规矩在其中一个柜台前排队。

  镇子小,人也不会很多。很快就轮到了方瑞,他面向那个金色短发圆脸的可爱职员,提出自己的需要。

  这位小姐的办事能力也不错,很快在她的虚拟子网上输入方瑞提供的信息,然后立刻给出一张卡片,上面标注着“编号7”。也就是说,他的前面只剩下六个人而已。

  “请这位先生到那边等候。”金发职员指点里面的长椅,那里对应的是一条整洁的走道。

  方瑞道谢后,就坐在那里安心等待。他看着前面的人一个一个进去,又一个一个出来,表情各异,沮丧欣喜都有。他想起自己昨晚的推测,也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就这样,轮到他了。

  考虑到精神力等级属于个人隐私,虽然大多数人都不介意让人知道,但也有少数人不愿意暴露。所以,每一个来会所测试的人,他的精神力等级尽管会在会所备案,会所本身却不会刻意宣扬。

  因此,每一次只会测定一个人的精神力等级,测试的房间也是绝对密封的。

  房间里面只有一个人,是大概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长得有些胖,可神色之间,还是很肃穆的。

  “7号,请出示你的号码牌。”

  方瑞把金发职员给他的卡片交给他,中年人在一个仪器上刷了一下,才点点头:“好,没问题。”又让开身体,他的身后有一台大概两米高、三米宽的仪器,分有四个座椅,每一个座椅上方有悬空的头盔。

  “坐到3号座椅上。”中年人的手指在虚拟光幕上不停触动,头也不抬地吩咐。

  方瑞很听话地坐进去。他以前测定的时候还是个婴儿,根本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现在还觉得挺新鲜。

  他刚坐好,上方的头盔就自动落下,将他的整个头包住。紧接着,方瑞感觉到一种发胀的感觉从太阳穴上传来,然后微微发热……大概一分钟之后,头盔离开,方瑞也睁开眼睛。

  一阵急促的脚步传来,那个之前一直很镇定的中年人满脸惊讶,急促地说道:“你、你……”

  方瑞看他这样子,心里一动,问道:“先生,请问我的等级是多少?”

  短短一瞬间,职业道德优良的中年人已经冷静下来:“你的精神力等级是A级。不过,你的个人资料中显示曾经进行过一次测定,那一次是C级。”

  方瑞先是一阵欣喜,后来听到中年人的疑问,心里一紧,立刻做出惊讶的模样,说出自己之前想好的理由:“前不久我出了点事,伤愈后,很担心自己的精神力是否会出现问题,才到这里重做鉴定。只是没想到,会从C级变成A级。”

  中年人才释然。他们精神力会所的人,对整个小镇的情况都有一定的了解,虽然不认识方瑞这个人,但这件事他还是知道的。闻言仔细看了看方瑞,发现他确实眼神清明,不像是传言中那个不学无术的小痞子,对他的话就相信了几分。况且,也的确有人在死里逃生后精神力突破的,不禁有些羡慕方瑞的好运气。

  “原来如此。”他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烫金的铁册,双手递给方瑞。

  方瑞不太明白,接过来一看,封面上镌刻着一个很奇异的图案,看起来像是某种徽章。翻开铁册,在首行就写上了“奇索学院诚挚邀请您加入学院学习”的字样,下方是一个手指大小的凹槽,里面有指模感应器。

  这是一所学院的学员邀请函。

  就听到中年人笑得很亲热:“这是奇索学院交托给我们的学员邀请函。无论是哪个星系、哪个星球,凡是在我们精神力会所鉴定精神力达到A级以上、同时年纪不超过二十岁的人,都能收到这份邀请,院系、班级甚至导师都能自主挑选。方瑞先生,你可以好好地考虑一下。”

  方瑞看着这份邀请函,有些犹豫。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