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魔法师 绝望的苹果派

重生之魔法师 绝望的苹果派

时间: 2015-11-06 22:16:06


文案

死于单恋对象剑下的强大的大法师风狼,按照自己事前的策划,重生为平凡的魔法学徒,开始了全新的人生之旅……
事实上,本文就是在讲一个闷骚吐槽系的魔法师重生后的淡定生活……


弗兰德
  “针叶草3克拉,碾碎,加入真果浆汁,60度保温,顺时针搅拌三圈半,过滤……”灰尘遍布的地下室里,红发的少年娴熟地搅拌着烧杯里粘稠的黄褐色胶质,目光偶尔扫过面前平摊着的古旧羊皮纸,重复这个他已经尝试过无数次的灵魂药剂,煤油灯昏暗而闪烁的光线下,少年纤长白皙的手指显得灵巧而柔软。
  “你拥有一双最适合炼金术师的手”这是很多人弗兰德的评价,包括专业分配的指导老师——那个传说中有着预言师血统但是却把才能全部浪费在帮助学生选择专业的迪诺老师。
  但是,弗兰德却选择成为一个魔法师。这是不得已的选择,在这个魔法凋零的时代里,要想找一个能够制造灵魂药剂的魔法师,难度不啻于寻找一条龙。弗兰德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虽然在这个年代,魔法书籍已经寥寥无几,能够为与魔法师缔结契约的精灵更是所剩无几,但至少魔法师的职业可以保障他自由使用地下室里剩下的魔法原料和器械。这两样东西恰好是目前的弗兰德急需的,也是制造灵魂药剂的必需品。
  “噗噗……”药水冒出黄色的蒸汽,烧杯中的物质变成诡异的粉红色,弗兰德叹息般地揉揉太阳穴,对着烧杯做了两秒钟的心理建设,然后捏着鼻子喝下。随即,红色的长发逐渐变成耀眼的金色,黑色的瞳孔也恢复成天空般的湛蓝。
  这就是灵魂药剂的作用之一——加强灵魂与身体的磨合度与同步性,防止过于强大的灵魂对外表进行太过于明显的改造,安全无毒性,是巫妖和附身魔鬼居家必备的必需品,适用于穿越,重生,借尸还魂等各种场景。
  弗兰德第一万零一次诅咒自己过于灵敏的味觉,看着镜子里那个身材颀长,相貌俊美的少年因为发色与眸色改变的缘故,更加类似童话里某种骑着白马却愚蠢透顶的生物,微微垂下睫毛,勾起唇角15度,唔唔,无害度上升50个百分点,和原宿主相似度上升30个半分点。很好。虽然是鸠占鹊巢,不过弗兰德才不会像那些白痴巫妖和魔鬼那样急急忙忙给新躯体打上明显的烙印,变化,总要循序渐进的来嘛。
  为了这次灵魂转移,或者说是重生,弗兰德可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提前三个月物色身体的提供者——要健康,有良好的天分,性格不突出,灵魂力量薄弱,亲戚朋友少,外表也要看的过去。然后慢慢想办法隔离他和周围的人,详细取得身体的资料和背景,准备好三年分的灵魂药剂,避开那些所谓“同伴”的耳目,再伪造一个完美的死亡现场和死亡理由。
  最后一点本来是最难的,没有人会认为伊拉瑞之子,风精灵王的契约者,睿智的“风狼”弗拉德会轻易死掉,更何况,比起他那几个鼻孔朝天,脾性古怪的同伴们,他树敌实在不多。好在,萨沙和他的小**帮了他一个大忙,“拯救情敌却被误会的**杀死”,这种死法可真够狗血,不过也足够可信,符合他深情的一贯形象,不是么?而且,他的伙伴们,一定也会为他想一个更好的理由来解释他的死因吧
  弗兰德按住左胸,笑容渐渐扩大,不过萨沙啊,我亲爱的**,一剑穿胸的滋味,可真是,够疼的呀……
  “弗兰德!”地下室的门“砰”一声被撞开了,“快点呀,比赛要开始了!我帮你占了位置!”黑发的男孩子气喘吁吁,一把抓过弗兰德的胳膊,拖着他向外走,不满地抱怨着:“不是说好了陪我看决赛的嘛,怎么又躲进你的老鼠窝里了……”
  “啊,基恩,不好意思,稍微耽误了一会儿,正准备过去的。”弗兰德不动声色的调整自己的姿势,加快脚步,与黑发少年并肩而行,“镇定药剂可真麻烦。”灵魂药剂的原料大部分和镇定药剂相同,多出来的几味已经被他处理掉了。
  “不要去管那个讨厌的药剂了,今天是决赛啊!你不觉得热血沸腾吗?”
  剑术师的决赛有什么好热血的啊,弗兰德再次诅咒这个重武尚剑的时代,眼角撇到同伴兴奋到几乎连脸上的雀斑都要闪闪发亮的雀跃神情,配合地把音调提高半度“有点期待呢……”期待那些白痴剑士在比武中受伤好到他这里购买补血药剂,虽然炼金术师也可以制造补血药剂,不过魔药取材天然廉价,富含草本植物精华,比起炼金术制剂那些诡异的化合物原材料和高昂的价格,无疑魔药更受人青睐。而且现在魔法师稀缺,估计最近又可以好好赚上一笔了……
  
  “弗兰德,和你讲,我可是昨天一下课就来排队才占到第三排的位子,既不容易被误伤,又可以近距离充分领略巅峰之战的魅力……”基恩萦绕了一路的声音截然而止,弗兰德从原料成本投入金额收入预期的复杂心算中挣脱出来,只看见一个空位,而旁边的位子上坐着一个身穿蓝衣的少年——剑术中级班的服装,紧身的束腰设计,完美地凸显出这个年纪男孩子的挺拔的体魄,嘴角紧抿,神情严肃,见他们走来,偏过头和两人对视。
  这才是给青少年衣服啊,魔法班的袍子简直就是身材杀手啊…… 弗拉德暗自感慨着,习惯性递出去一个微笑,蓝衣少年僵硬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下,还没等他的唇形由下弦月变成上弦月,基恩仿佛炸毛一样的声音就想了起来:“你怎么坐在我们的座位上啊!快让开,这是弗兰德的位子!”淡色的唇凝固在“一”字形上,弗兰德在心里叹了口气。
  又是一千零一次的剑士欺负魔法师事件,目前的选项有两个,强势一点就坚守座位,据理力争,并用强大的魔法打击嚣张的剑士的气焰,顺便收收小弟,泡泡美女,吸引几个关键人物的注意,然后走上振兴魔法雄霸天下的种马之路……弱势一点嘛,让出座位,像前一千个被欺负的魔法师一样,在法师茶会上用各种匪夷所思的词汇诅咒“蛮横又无礼”的剑士,憧憬千年前法师被尊敬的辉煌时代……自己当然倾向于后者,毕竟一个转换了灵魂的身体,如果被发现的话是很容易被绑架上炼金术师的试验台,做活体解剖研究人体炼金术的,这种无谓的麻烦,不想沾啊……
  不过,让出座位的话,这家伙会很难办呀……看着五官都扭曲成“愤怒”两个字的基恩,弗兰德开始斟酌词句。
  “抱,抱歉……”一个结结巴巴的声音响起,“我以为,这,这里没有人的,我没占到位子……”在基恩震惊的目光中,少年剑士轮廓分明的脸庞上泛起窘迫的红晕,音量也越来越低。弗兰德略一低头,看见他尾指上漆黑的戒指和其上蔷薇与剑的花纹,评估了一下上面附着的防护炼金术,心里了然。
  杰夫,希瑞,大贵族希瑞家的幼子,混迹在五个高级剑士和大剑师兄弟中的中级剑士,狮群中的兔子,懦弱的性格和兄长的欺凌,让他在剑士中成为不受欢迎的个体。不过希瑞家不是有专座的么,被赶出来了?
  “椅子上有辨识炼金术的,你没注意么?”基恩的语气也软了下来,这家伙,虽然脾气冲了点,但也不是爱欺负人的人呢。弗兰德微笑着想。
  “是么?我第一次来这里看比赛……”杰夫不安的笑了笑,换来基恩高分贝的咏叹调“你以前都没有来看过比赛吗?!”
  不是没来过竞技场,而是没坐过贫民区。暗自腹诽着,弗兰德赶在杰夫解释之前塞给他一块幻石,扬起一个温和包容的微笑:“这样啊,反正我是魔法师,位子就让给新人好了,帮我把比赛用幻石录下来就好了,我以后再看。你会用幻石吧?”
  “嗯?会,会的,其实,我不是没……”
  “那就没关系了,我看录像就好了。一直都没有机会看到比赛的剑士,如果再错过决赛,会很遗憾啊!基恩,你的辅修课不是剑术么,和中级剑士交流的机会可不多……”要知道,剑士可都是傲慢的家伙,“反正对我来说,基恩的解说比现场的老师还要好呢!基恩会陪我再看一遍的吧?”
  基恩看了看鼻尖都要碰到胸部的剑士,又看了看那块幻石,神色犹豫了一会儿,嘟囔几句类似“本来是为你占得位子”之类的话之后,无奈的点了点头。
  “那,那个……”
  弗兰德再次打断杰夫的话,“那我在竞技场出口等你们。”抬手拂过椅子,正在不安闪烁的辨识符号逐渐消失。
  “你是炼金术师?”杰夫睁大了眼
  “不是,刚刚说过了,我是魔法师,但辅修炼金术。”
  
  竞技场是模仿古罗马角斗场的建筑,场地地势最低,观众席由内至外,地势逐渐升高,贵族专座设立在高高的立柱支撑的平台上,从上面,可以俯视全场。贵族与平民,界限分明。
  弗兰德闭上双眼,对风的感知更加敏锐,风的精灵带来远方的谈话声,这具新身体,由于没有和精灵签订契约,对元素的控制力比较弱,攻击力较低。但相应的,由于更加年轻,五感十分敏锐,比起前世没有听力的自己,能够更好的分辨出风的信息。希瑞专座的区域有女孩子清亮的笑声传来,夹杂着“公主殿下”的称呼。
  伊芙公主殿下,王国的红玫瑰,十九岁,未婚,国王的掌上明珠,世家名流青年才俊的梦中**。她的姐姐,拥有与她不相上下的美貌的白玫瑰伊丽丝公主,是安培家的大剑师“火豹”萨沙.安培的未婚妻,男才女貌,门当户对,他们的爱情故事被吟游诗人传诵,受到诸神的祝福。
  弗兰德感觉自己的左胸隐隐作痛,嘲讽般的挑了挑眉毛,他抽出随身携带的《炼金术入门》坐在草地上研读并很快投入进去。炼金术是和魔法完全不同的另一个分支,擅长武器缔造和远距离攻击,是剑士的完美搭档,也因此在魔法衰弱的时代中崛起,炼金术师取代魔法师,获得地位和荣耀。弗兰德可不像其他魔法师一样,对炼金术师有一种源自嫉妒的仇恨和不屑,知识之美是非常诱人的,尤其是当它们来自自己未曾涉及的新领域。
  场内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喧嚣,忽然安静下来随即又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弗兰德依旧安静地看书,前世的冒险生涯让他对学习的环境没有太多的要求,纤长的手指捻住泛黄的书页,风之神伊拉瑞的孩子们欢快地环绕在他的身旁,形成透明的屏障,隔绝外界。
  
  
作者有话要说:争取日更……

辅修,炼金术
  所以说,计划生育是必要的,职业单一化是要不得的,唔,也不是没有好处……剑士服真是太衬身材了……弗拉德挂着微笑,目光扫过一群群身形挺拔修长的少年,痛并快乐地寻觅着同伴的身影,找到了!就说嘛,魔法师的漆黑袍子也是可以很显眼的,就像在白杨林里放一块石头也是很显眼的……
  “弗兰德,太帅了,你不知道……”两块石头碰面,其中的一块显然受到了某种刺激,激动地喋喋不休。
  “啊,我知道比赛很精彩。不过,你没有把我的幻石带回来么?”弗兰德发现杰夫没有和基恩一起过来。
  “幻石?我忘了……刚才杰夫家里有人找他,说公主殿下要请他用餐,他就急急忙忙地走了,没把幻石给我……没关系,他是希瑞家的,很好找,我改天帮你要回来!”
  不愧是源自同一个祖先的千年传承的贵族血统,无论是希瑞家还是安培家,血脉中深深铭刻的不守信用是永恒不变的,即使他们中的某个不小心发生了一点儿变异,从狮子变成兔子……弗兰德咬牙切齿,嘴角的弧度更加优雅,“呐,基恩,你忘了么,貌似贵族区我们平民进不去呢。”
  “没关系,杰夫一定会帮你送回来的,他和那帮子贵族剑士可不一样,应该只是忘了吧,哈哈。聊天的时候,我和他说过你的名字和班级了。对了,你怎么知道杰夫是贵族?”
  “我见过他们的家徽。给我讲讲比赛吧,有人受伤了么……”
  
  下午,炼金术教室上,弗兰德聚精会神,用风的力量控制着酒精灯的火焰,随着之间不断变换的手势,一块新的幻石逐渐成形。
  “弗兰德,虽然曾经被你拒绝过,但是我实在是认为你应该成为炼金术师的,你有一双最适合炼金术师的手。”柔和而磁性的声音传来,迪诺靠在门口轻叹,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惋惜与欣赏。
  听到这个声音,弗兰德条件反射地眯起眼睛,露出笑容,“迪诺老师,我会怀疑您是不是暗恋弗拉维教授的——您总想把我推到他的炼金术班。”他麻利地用镊子挑起火焰中的幻石,迅速地浸入水中,高温蒸腾的水蒸气模糊了他的面容,“而且,老师,您知道的,我不可能放弃魔法的……”
  “是的,我知道。”迪诺放下手里的书,走到弗兰德的身边,揉了揉少年柔顺的金发,“风狼的葬礼明天举行,去看一看吧,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父亲。”
  少年静静垂下睫毛,嘴角勉强向上勾起,蓝色的眼睛笼着一层忧愁的薄雾,身影半掩在幻石氤氲起的水汽中,显得模糊而单薄。迪诺心中有些发苦。
  弗兰德,与风狼重名的少年,和那位传说中的护国法师一样,有着极其卓越的天赋。但是,如果不是大预言术发现他的灵魂与风狼有着神秘的联结,自己也不会发现,这个温和而阳光的孩子居然是被风狼遗弃的孤儿。偏偏又在那一天,他狠心的父亲再次弃他而去,死于敌国夏拉蒙将军的剑下,弗兰德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父亲最后一面。
  一想到这个孩子听到风狼死讯时满眼伤痛的表情,迪诺就忍不住想要多关心他一些。自己也是在17岁的时候得知父母的死讯的,10年过去了,当时的茫然与绝望还是难以忘怀。父子天性,即使从出生起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弗兰德内心应该还是渴望父亲的吧……
  弗兰德完美地重现了早上演练过的表情,半垂眼睑,紧抿双唇,透漏出一股子悲伤与倔强,眼角如期瞥见善良的迪诺老师露出抱歉的表情,内心真切地体会到何为一失足成千古恨。
  自己当初去迪诺的办公室作魔法属性检测,却弄错了预言球,误把鲜血滴在了检测灵魂与血缘的预言球上,险些暴露真实身份。虽然最后成功地误导了迪诺老师,让他以为这种灵魂的相似性是由于父子血脉传承造成的,但自此以后,每次与迪诺老师的见面都是对自己演技的严峻考验。
  扮演一个憎恨抛弃自己的父母,却又渴望父爱以父亲为目标努力修行魔法的傲娇少年可是很有难度的啊!除了要时不时地用微笑掩盖忧伤,还要偶尔对着这个年龄可以做自己儿子的英俊年轻人撒娇!
  哎呀呀,伊拉瑞在上,自己真的很喜欢这个温柔又渊博还很照顾自己的老师,总是骗他自己会良心不安的呀……
  好在,迪诺声音阻止了弗兰德的自怨自艾,“幻石是二年级的技能,弗兰德现在就已经做的这么好了,弗拉维教授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想方设法把你弄进他的班里。”
  弗兰德一边提醒自己要镇定一边从善如流地顺着梯子往下爬。他捞起那块新制成的幻石,微微眯起眼睛打量它的成色,随后露出一个满意又努力掩饰自己得意的小小的笑容,稍微侧一下脸,让迪诺能够看见自己弯起的眼睛。
  “我打赌,火爆的弗拉维教授一定会先狠狠收拾他们班的学生一顿。迪恩老师要帮我保守秘密哦,我可不想成为炼金术班里的头号公敌。”
  “当然。”迪诺笑了出来,他亲昵地帮弗兰德理顺刚才揉乱的头发,深蓝色的眼睛明亮而宠溺,“另外,明天我会帮你请假的”。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过渡章节,介绍一些人物,下一章葬礼
修文……删掉弗兰德和迪恩的JQ

葬礼
  第三章.葬礼
  凡赛尔大教堂,庄严肃穆,古朴的哥特式建筑风格,阳光透过高高的天窗投射下来,照亮了空气中舞动的尘埃,最后落在半掩的黑色棺木上,映着风狼耀眼的红发,让他惨白的脸上多了几分血色,看起来仿佛熟睡。周围的环境安静而阴沉,唯一的光线就是来自那扇天窗,昏暗的大背景愈发突出了棺椁中的沉眠者秀美的五官,仿佛集中了造物主所有的灵秀与宠爱;风精灵王在作最后的告别,来自伊拉瑞的恩赐轻轻扇动着他的睫毛,光影变幻,似乎下一刻就会醒来。
  “风狼”的美貌与他的魔法同样著名。
  弗兰德肃立在人群之中,第一次以“别人”的身份看着自己原先的身体,心中复杂无比,百感交集:看着自己的葬礼举办的感觉真是很奇妙,走到了人生轨迹的终点,自己却不甘心像其他人那样谢幕,反而走向另一条岔路,开始一段新的征程。灵魂魔法,究竟是伊拉瑞的垂怜还是他无意留下的过失呢?而冒险利用灵魂魔法逃脱秩序的自己,又算是怎样的存在呢?……不过话说回来,自己是果然气质型的美人儿……萨沙真是没有眼光,怎么看这个身体都要比伊丽丝顺眼的多……
  忽然,原本安静人群产生小小的喧哗。弗拉德转过头,看见自己刚才腹诽的对象十指相扣,并肩走向大堂里那具孤零零的尸体。
  英俊高大的大剑师,纤柔美貌的女炼金师;世袭贵族三代单传的唯一继承人,帝国的长公主;这样的配对,足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他们的结合,仿佛骑士与公主的传说的现实版,会让这个年代的所有人津津乐道很多年。至于自己,抱歉,故事没有属于风狼的位置,骑士曾经的爱人注定要躲在见不得光的角落里,努力扮演着“好友”的角色,送上祝福,并且忍受昔日同伴鄙夷的目光。
  仿佛,他才是真正的破坏者。
  伊丽丝的脸色还有些苍白,大概是上次的伤势还没有好全;而萨沙,依旧英俊无匹,他轻携着未婚妻,关切的神色柔和了棱角分明的面庞。
  这样的神情,让弗兰德有稍微的恍惚,就在自己被杀死的前一天,萨沙还在用同样关切的眼神询问自己的魔力恢复情况……那一瞬间,弗兰德萌生了一个连他自己都要唾弃自己的愿望——他希望,萨沙能够认出自己,至少,发现这个金发的年轻人有些熟悉。
  弗兰德冷淡地撇了撇嘴角,撇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再次赞美神奇的灵魂魔法,虽然灵魂转移令他几乎法力全失,还要每个月都喝那种恶心的灵魂药剂维持现在的模样,但是毕竟,他活着。
  只要想到自己险些躺在冷冰冰的棺木里,到死都要扮演“好友”的角色,弗兰德就由衷地为自己选择重生庆幸不已。
  他们走到半掩的棺木前,从旁边的花篮中各取出一支白玫瑰,轻轻放在风狼的脸颊两侧,而后同时退后半步,鞠躬,离场。至始至终,伊丽丝的表情都是哀伤而充满感激的,仿佛棺木里的人真的仅仅是丈夫的好友;至始至终,萨沙的神情都是沉默而平静的,紧抿的嘴角流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伤痛,完美地演绎出突然失去“挚友”的男人难以掩饰的悲伤和寂寞。
  他们相扣的双手上,戴了同样的戒指。弗兰德漠然地移开目光,看着安然绽放的白玫瑰。和风狼一样,它们虽然依旧美丽,却已经失去了生命。
  萨沙如果当不成剑士的话,当吟游诗人也一定是拔尖的,再配合上伊丽丝一贯柔弱善良的形象和同样精湛的演技,绝对可以在吟游界开创一片新天地,千秋万代,永垂不朽。弗兰德无不恶毒地想着,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默默回忆曾经背过的古魔法咒语。
  他曾经的所谓的“同伴”们,各个家族的贵族,甚至一些他素未谋面的官员,一个又一个上去献花,白色的玫瑰覆盖了黑色的棺椁和红色的长发,把风狼原本因为阳光显得稍微好看一些的脸色,重新衬得苍白。
  风精灵离开了,现在,他终于像一具真正的尸体。
  弗兰德看了一眼,就迅速重新低下头。
  白玫瑰,是伊拉瑞制定的引魂之花,在两人长达7年的共同流浪里,他曾经把这个传说当成故事讲过,真难为萨沙还记得。
  但是,其实弗兰德最讨厌白玫瑰了。
  两年前,帝国的白玫瑰引走了他的幸福,现在,又想用白玫瑰引走他的灵魂么?做梦去吧!!
  弗兰德咬着牙微笑。
  风带来教堂里的低语,贵族们低声的交谈着,有人惋惜,有人幸灾乐祸,更多人无动于衷,冷静地商量着家族的联合,利益的瓜分,精密筹划,希望能够从原本风狼那片广袤的领地里挖走大大的一份。弗兰德如愿在众多信息中捕捉到自己想听的部分。
  “听说了么,风狼大人是为了拯救被邻国将军夏拉蒙掳走的公主殿下才牺牲的呢!”
  “不是说风狼不喜欢女人,只是爱恋着萨沙大人的么?”
  “当然是谣传啦,风狼和火豹只是关系亲近的好兄弟,就算两人真有点什么,在白玫瑰的魅力下,也就都拜倒成为殿下的裙下之臣了!风狼可是为公主挡了一剑才死的呢!美人儿面前,连命都不要了。”
  “火豹前些日子也向神明发誓,一定会为兄弟报仇,两国估计要开战了……”
  ………………
  看样子这些贵族们的大脑沟回已经完全被酒精和金币糊住了。弗拉德冷笑。这么明显的谎言,居然没有一个人提出质疑!好吧,也许这个故事的存在能够为他们带来更高的利益,那么它就是事实。舆论,从来都是王室和贵族的砝码。至于风狼大人真正的死因,啊,这种小问题有谁会在意呢?
  想到这里,弗拉德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了。上辈子可真是失败啊,沉迷于那人冷淡中偶尔的温柔,妄想着自己对于他来说是特别的。甚至于,为了能与他并肩而立,放弃了一直追逐的魔法,踏入了并不喜欢的贵族圈子,泥足深陷,难以回头。
  没有魔法,所有的时间全都用在各种酒会与应酬之中,魔法师的称谓只是一个虚名;没有朋友,昔日的同伴对于他对火豹“纠缠不休”,破坏别人婚姻的行为鄙夷不已,新认识的人又只有利益交集;没有自己,风狼的形象永远定位在温文尔雅,安然守礼;没有爱情,十年追逐,步步为营得来的恋情,却连十个月都没有维持下来。他宁愿相信萨沙是为了权力放弃自己,也好过承认自己从来不曾拥有过他的爱情。
  所以,才会想要重新开始一次。想要一个,不再那么失败的人生。
  手札中记载的巫妖,附身魔鬼的故事总是很神奇,无论是穿越还是重生,灵魂转移的魔法让他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各种神灵结拜,容貌变得美丽,获得许多未知的力量,邂逅众多美男美女,功成名就,生活美满,原先讨厌他们的人转而喜欢他们,昔日负情薄幸的恋人因为失去他们而认识到他们的重要性,肝肠寸断,浪子回头,苦苦寻觅,而这些幸运的重生者们或者与原来的恋人破镜重圆,或者另觅佳人,走出情感的沼泽,发掘光辉的人生……这一切,对弗兰德有太多的吸引力,所以即使灵魂魔法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即使要赌上全部的魔力和生命,他也在所不惜!
  弗兰德纤长的手指轻柔地抚摸着礼服口袋里的苍兰草,感受指尖柔软的触感,强迫自己把注意力从那些风里的声音转移,第一次感觉,其实前世失聪也不是一件坏事儿。
  他微微抬头,轻易地看见人群的中心——萨沙和伊丽丝,他们低声交谈,前者眉头微蹙,轻抚着后者的肩膀。脸上,不曾有过一丝愧疚的痕迹。弗兰德的目光与他对上,然后彼此又自然的滑开。
  弗兰德再次扬起唇角,这下子,一切就真的结束了,包括自己卑微又矛盾的小小愿望。弗兰德就是弗兰德,不是巫妖也不是附身魔鬼;弗兰德习惯计划好一切所以也没有那么多神奇的运气可以依靠;弗兰德要求的也不多,现在重生的状况刚刚好。
  一切,刚刚好。
  夕阳落下,风狼的面孔沉入阴影之神的怀抱。弗兰德走出教堂,他的黑发的伙伴儿扯着蓝衣的少年剑士站在教堂的门口探头探脑。
  “嘿,弗兰德,怎么现在才出来!杰夫可是在这儿等了快两个小时了!”基恩一如既往的大嗓门。
  “那个,不好意思,我,我忘记把这个给你了,真是抱歉……”杰夫结巴着,脸蛋儿通红,手里攥着一块小小的幻石,手心的汗水把它弄湿了。
  弗兰德松开那株被他**了很久的苍兰草,接过幻石,露出这两小时以来第一个真正的笑容,“没关系!”
  他们三个结伴儿向学校走去。“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杰夫非要还你幻石,急的快哭了,迪诺老师才告诉我们的……”
  “我,我才没有哭!”
  ……………………
  这一切,比他想要的,稍微要更好一点儿……
  
  
作者有话要说:修文……

基础理论
  弗兰德是不折不扣的优等生,坚定的信念,良好的元素亲和性,总是保持足够冷静的头脑和灵巧的双手,即使魔力储备有些不足,教科书里那几个魔法咒语已经完全难不住他了。更可气的是,这家伙在炼金术方面也是个当之无愧的天才,教授炼金术的弗拉维老师的口头禅就是:“你们这帮脑子被驴踢了的蠢材,辅修炼金术的弗兰德三个月前就学会冶炼……”弗兰德成为大部分主修炼金术学员的假想敌,每天想要找茬的人源源不断。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