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兽人之宠你为上 花落倾语(下)

兽人之宠你为上 花落倾语(下)

时间: 2015-11-03 09:10:19


  第121章 冬季恋歌
  
  漫长冬季,茫茫大雪,寒冷的空气,冰冷刺骨的寒风。在这样的冬季里,很少有兽人会选在这个时候离开温暖的房子。
  大雪下了好几天,大地上铺上了厚厚的一层雪白,触目所及,全是纯洁的白色。筱洛不知道是多少次望着大门的方向兴叹了。
  有多长时间没有出去看看了,十天还是一个月?这样类似猪一样的生活,让筱洛实在是心里烦躁,却又偏偏没有办法。
  雷亚打开门,看了一眼屋外,立马又把门关上。“雪停了,一会儿估计欧特嘉几人就会过来,要起来吗?”
  “雪停了吗?”筱洛抬头,黯淡的眼神一亮,雪停了,这就表示欧特嘉几人会过来,没有那么无聊了。“起来起来,当然起来,我们中午吃火锅吧。”筱洛快速的从被窝里爬起来,几下穿好衣服,因为一直燃烧着木柴,屋里很暖和,比起北方冬天时家家户户开着暖气的房子差不多了,筱洛也不需要穿太多的衣服,让自己的行动不灵活。
  想到等会儿欧特嘉四人会过来,筱洛想着家里还有些上次用来做火锅剩下的材料,寻思着中午就吃火锅算了。这么冷的天气,吃火锅才是最好的选择,况且两个多月的懒人生活,让他也不是很想做哪些麻烦的菜式,反正就是填饱肚子,吃什么都无所谓了。再说了,火锅也很好吃。
  在筱洛准备完吃的没一会儿,熟悉的声音便从屋外传了过来,听见敲门声,没等筱洛开口,雷亚便过去把门打了开来。
  欧特嘉四人迅速的钻进屋里,闻着屋里的香味,欧特嘉把身上的兽皮衣脱了来到筱洛身边,探着脑袋看了一眼火堆上架着的陶锅。“筱洛,吃火锅吗?我就知道,过来就有好吃的。”
  “就知道你是个吃货。”筱洛笑着打趣,欧特嘉也不在意,伸手在边上的盆子里抓了一个丸子丢进陶锅里问道:“什么时候能吃。”
  “一会儿就好了,你别把脑袋掉进锅里了。”筱洛往边上拉了拉欧特嘉,这个家伙,脑袋都快整个塞进锅里了。火锅也不是第一次吃了,怎么好像从来没有吃过一样。
  “不会不会。”欧特嘉挥了挥手,连头都没抬一下。
  筱洛摇了摇头,也不去管他了,而是看向一边笑看着他们的卡尔,“卡尔,里面有你最喜欢的木耳跟蘑菇,等下可要多吃一点。”
  卡尔笑着点点头,“我可不会客气。”
  费蒙冷冷的看了一眼整个人都快钻进锅里的欧特嘉,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跟宠溺,随即便转开了目光,眼睛看向雷亚跟莱德下象棋的棋盘上。
  莱德一进屋就吵嚷着要跟雷亚下象棋,心里一直对上次输给雷亚几盘棋不服气,说是他大意之下输掉的,今天说什么也要赢回来。
  雷亚看了眼筱洛那边,见他吃的差不多都弄好了,看见筱洛笑着冲他点点头,心里一片柔软。回头冷淡的看了一眼莱德,今天一样把他杀得一个子不留。
  等到火锅好了以后,雷亚跟莱德也停止了厮杀,快速的来到火锅边坐好。对于火锅,在场的雌性雄性都是非常喜欢。尤其是筱洛每次做的火锅都是辣的跟不辣的两样,想吃辣的火锅就吃辣的火锅,吃不辣的就吃不辣的那边。
  火锅的食材也不少,总之每个人喜欢吃的都有了。
  边吃边聊,欧特嘉时不时的往边上费蒙的陶碗里夹他认为好吃的,两个人黏黏糊糊的,眉目之间,情愫流动,让一边看见他们这副样子的筱洛大呼受不了。
  “你们两个,一定要这样吗?”筱洛看了一眼两个人几乎快化为一体的姿势,这样吃东西,真的方便吗?而且让他一直都惊讶的就是费蒙了。平时冷冰冰的,一点表情也欠奉,没想到在跟欧特嘉久了以后,居然也可以有那么多表情了,虽然这些表情只有在欧特嘉跟他说话时才会有。仅仅这样,就已经让他觉得是很震惊了。尤其是费蒙在欧特嘉问他喜不喜欢他,爱不爱他时,费蒙居然能面不改色的说喜欢,爱。
  他以为费蒙会用他冷冷的眼神来回答欧特嘉那种很俗气的问题的。
  “你知道什么,这才是伴侣之间该有的相处之道,哪像你跟雷亚,那像是伴侣,根本就是朋友嘛。”欧特嘉扫了一眼筱洛,斜着眼笑道。
  “我跟雷亚怎么了,我们之间甜蜜,难道还要表演给你们看啊,关起门,我们自己知道就可以了。”筱洛对欧特嘉的说法不予赞同,这样在人前大秀恩爱,额,是不是要肉麻了。
  欧特嘉往嘴里丢了一颗肉丸,快速的嚼碎吞进肚子里,才说道:“像你们那样,别人怎么知道你们有多爱对方啊,爱就要表现出来嘛,让全世界都知道,你们有多爱对方,有多么离不开对方。”
  “你也不嫌肉麻,还爱呢。”筱洛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虽然自己是穿越过来的新新人类,思想本就很开放,但是筱洛还是做不到整天把喜欢啊,爱啊这些肉麻的词挂在嘴边,更遑论是整天都对着雷亚说了。
  在他看来,喜欢一个人,用行动来证明就好了。整天嘴里挂着爱啊喜欢啊之类的,太肉麻了,他说不出来。
  “啧,谈恋爱,就是要肉麻才对,这可是很多前辈传下来的经验,这样才能增进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才能让对方知道你有多爱他。”欧特嘉侃侃而谈,说得自己好像说的是至理名言一样。
  “你就吹吧,也不怕咬着自己的舌头。”筱洛笑着诅咒,他才不信这些呢。像他跟雷亚,不也没有说那些爱啊喜欢的么,不也一样相处得很好。两个大男人,整天把那些肉麻兮兮的词挂在嘴边,又不是小女生。
  “不信就算了,你问卡尔,看看他同意不同意。”欧特嘉瞪了一眼筱洛,他才不怕他的诅咒呢。
  卡尔吃掉筷子上吹凉的蘑菇,头也不抬的说道:“有些前辈的确有这么说过。”说完又咬掉莱德送到他嘴边的一片烫好的肉。
  “是这样吗?”筱洛挑眉,低头咬了一口嘴里的丸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一闪而逝一抹沉思。
  “当然是了,你问问雷亚,你问问他,看他喜欢不喜欢你对他说喜欢他,爱他。”欧特嘉挑起一边嘴角,向低头状似认真吃烤肉的雷亚怒了努嘴。心里则暗道,那么多前辈的经验,怎么可能是假的。他可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把费蒙这个冰块给追到手的,虽然他的魅力也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筱洛扭头看向雷亚,见他始终没有抬头,皱眉喊道:“雷亚?”难道雷亚真的像欧特嘉说的,喜欢听那些肉麻得掉鸡皮疙瘩的话?
  “额,怎么了。”雷亚抬头,装傻的看着筱洛,心里苦叹,这欧特嘉没事提这个做什么。同时心里又有点期待,他不止一次对筱洛说他喜欢他,可是他却很少从筱洛的嘴里听到他喜欢他,爱他这样的话,这让他心里多少有点失望。
  筱洛摇头,“没什么,吃火锅吧。”心里却是在想,不需要再问雷亚了,从刚才雷亚抬头时眼里闪过的那抹期待,他就知道,欧特嘉说得是对的。筱洛心里啧了一声,这些兽人也喜欢听这些肉麻的词,比地球上的人类还要开放。不过他却没有打算就此改变,整天把爱跟喜欢挂嘴边。雷亚喜欢听,嗯,要不要考虑说两句给他听听?想到从自己嘴里说那些肉麻的话,筱洛抖了抖身子,算了吧,顺其自然。
  “终于是走了。”筱洛疲累的躺倒在床上,今天欧特嘉这个家伙的话好像特别多,总是在给他灌输什么喜欢啊,爱啊之类的,让他简直都想把耳朵给堵起来了。谁知道那个家伙是发了什么疯,今天一天都在他耳边念叨那些话。现在想想,筱洛扭头看了一眼在火堆边洗碗的雷亚。
  心里不得不怀疑,是雷亚这个家伙跟欧特嘉说了什么,才让欧特嘉今天这么反常。
  筱洛支着脑袋盯着雷亚忙碌的背影看,眼里不时的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嘴角挂着一抹意义不明的微笑,空余的手,食指中指弯曲,无意识的在床上轻轻的敲击。
  兴许是筱洛的视线太过明显,也许是雷亚身为兽人的直觉太过于敏锐。感受到来自后背的视线,雷亚心里一颤,暗自思量,是不是那天不该在欧特嘉那里说那些从来没有听到筱洛对他说喜欢的话。
  晚上,筱洛趴在雷亚身上喘息着平复刚才激情的余韵,闭着眼睛感受着雷亚强力的心跳,耳里听到的是雷亚粗重而绵长的喘息,手掌下,感受到的,是雷亚炙热而带着汗水的肌肤。传荡在心间的,是雷亚令他安定的心跳。
  气氛太过于美好,“雷亚,我喜欢你。”轻轻的,一句话飘进雷亚的耳里,让他抚摸筱洛后背的双手停止了动作。蓝眸铮亮,在黑夜里,就像两盏灯笼。
  感受到雷亚的心绪波动,埋在雷亚胸膛间的筱洛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原来,雷亚真的喜欢听,而且,其实说这句话,也不是那么难,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让他觉得肉麻。
  “雷亚,我喜欢你。”闭着眼睛,筱洛想着从来到兽人世界,在森林里遇到雷亚,然后到现在相处的一幕幕画面,那句我喜欢你,自然而然的从嘴里说了出来,有了第一句,第二句,也变得简单而自然了很多。每说一句我喜欢你,筱洛嘴边的笑意就更深,心里的幸福就更多。
  “筱洛。”雷亚拥紧了怀里的身躯,一个翻身把筱洛压在了身~下,一双蓝色的眼睛深深的望进筱洛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在那里,他看到了浓浓的眷恋跟爱意。
  轻轻的呼唤了一声,雷亚便再也忍不住心里激荡的感情,一个挺身,灼热的□挤进了炙热的甬道,快速的挺动了起来。
  筱洛一声惊呼,便被雷亚带进了如大海般的**深渊里。
  等到一切静止,筱洛心里才不由得一叹,明天又得在床上躺半天了,这身上,估计又又得痛了。早知道说我喜欢你,雷亚会这么激动,他就不应该说的,这不是害了自己吗?
  雷亚紧紧的拥抱了一会儿筱洛,便不舍的起身把火堆上烧着的热水倒进洗浴盆里,试了一下水温,才又把筱洛抱进去,随即自己也跟着躺了进去。把两人洗干净,雷亚抱着筱洛躺在床上,耳边听到筱洛浅浅的呼吸,心里一片平静。“筱洛,我喜欢你,很喜欢。”
  低沉而性感的嗓音,带着仿若誓言般的词,飘进了筱洛的耳朵里,睡梦中,筱洛弯起嘴角。
  
  第122章 幼崽病危
  
  雷亚从屋外进来,打开门,一阵寒风随着吹了进来,带来一室的寒冷。门立马被雷亚关上,在门口,抖落掉身上的雪花,一眼就看到了在床上盯着自己的筱洛。雷亚心疼的皱眉,他知道筱洛想出去,可是这样寒冷的天气,以筱洛圣级的实力,是没办法抵抗的。只有像他爷爷们那样,达到帝级,才可以不畏惧这样的严寒。
  “你母父怎么样,没什么事吧。”筱洛从刚才打开的门缝里,看到外面皑皑白雪,心里不由得哀叹。以前没见到雪的时候呢,又很想看雪,甚至花钱去北海道看雪。现在见到雪了呢,却又心里实在喜欢不起来。任谁看这样的雪,连续看了两个月,也不会有太多的兴趣的。
  “没事,只是有点头痛,已经好多了。”雷亚走到火堆边,烤了一会儿,等到身上的寒气被驱散了以后,才走到床边,钻进被窝里,双手把筱洛抱进自己的怀里,深深的在他泛着淡淡馨香的发上,吸了一口气。心里因为见到母父生病而不开心的心情,慢慢的消散。
  “那就好,你怎么不在那边多陪陪你母父?”筱洛抬手,轻轻拍打雷亚的背,感受到雷亚心情的变化,他多多少少能猜到一点。恐怕雷亚母父的病情,并不如他嘴里说得那么轻松。
  “母父让我回来陪你,而且有斯洛跟父亲陪着,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雷亚埋在筱洛的颈边,闷闷的说道:“母父有点发烧,听父亲说,已经持续了三天了。”
  筱洛皱眉,他知道雷亚为什么不开心,在兽人世界,发烧是一件很严重的病情,对任何家庭来说,他们都不希望看见自己家里有任何一个兽人有发烧,哪怕是手断了,腿瘸了,也比发烧不退要来得好。
  “给你母父吃药了吗?菲尔巫医怎么说?”筱洛想了下,思考着自己的空间世界里,有什么能退烧的药能用到。他对那些退烧的药实在不是很熟悉,加上空间世界里很多药材都是他之前没有见过的,这一段时间,因为天气太冷,他也没有时间去菲尔巫医那里学习认识药材。
  心里低低一叹,筱洛对于生病实在是有心无力。“下午带我去菲尔巫医那里一趟吧,我想去向菲尔巫医学习认识药材。”也不知道现在学习还来不来得及,不过现在他也不需要学习太多,让菲尔巫医跟他说说哪些药材是专门针对退烧的就可以了,其他的再慢慢的来学。
  “你要去学吗?”雷亚从筱洛怀里抬头,皱眉道:“外面太冷了,还是等到天气暖和一点了再去吧。”
  “不用,我多穿点就行了,而且也不是要在外面呆多久,只是去菲尔巫医那里而已,在屋里呆着,不会冷的。”筱洛笑着说道。
  想了下,雷亚点头,自从筱洛给大家说了用木头木炭给屋里取暖以后,现在很多兽人家庭家里都暖和了很多,屋里不再像以前那样冰冷,需要在家里穿上厚厚的兽皮衣才能御寒。
  “好了,去弄吃的吧,我肚子饿了。”筱洛拍了拍雷亚的头,漫长的冬季,养成了不爱动手做菜的习惯。只要不是屋里有人来串门,他是不愿意起来自己动手弄吃的。雷亚出门了,也会在火堆上给他惹着肉汤,然后等他回来给他弄吃的。
  两个月的时间,就让他习惯了这样被雷亚养猪一样的生活,并且很享受,除了不能出去玩这一点让他颇为不满以外,其他的他都觉得不错。雪太大的时候,便把小兽弄出来玩玩,没事冥想几个时辰,跟雷亚下下象棋,这样悠闲的生活,是他在地球上想都不敢想的。
  繁重的学业,已经让他没有什么时间去享受了。
  下午,吃过午饭,雷亚便驮着筱洛快速朝菲尔巫医的房子奔去,一出门,筱洛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看看这久未看过的大雪之后的景色,便被雷亚一顶兽皮冒给遮得严严实实,就连眼睛,也是被遮住了。
  筱洛皱眉,无奈的摇头,放弃了掀开去看看的想法,雷亚的母父病还未好,他要是再不小心生病,雷亚一定会很担心,他不想在这种时候,给雷亚添麻烦,也不想因为一时的好奇,而让自己生病,更甚是让雷亚难过。
  耳边只听得呼呼的风声,还没有感受到严冬的酷寒,他便被熟悉的双手抱进了怀里,就连是什么时候被雷亚的人型抱进怀里的,他都不知道,是他严重走神,还是雷亚修为更为精进?
  感觉到进到屋里,筱洛掀开了盖在头上的兽皮帽子,出现在眼前的,是好几个以木头制作的小床,一扫之下,筱洛便数清了小床的树木,一共是八个小床,每张小床上面,都躺着一个幼崽。
  筱洛抬目扫去,屋里站了不少人,都在忙碌着,菲尔巫医更是在一张稍大的木床边紧皱着眉头,上面躺着一个雌性,脸色红润,眼睛紧紧闭着,眉头紧皱,好似在忍着痛苦,一声声如有如无的**从他红艳艳的嘴里流泻出来,传进了屋里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菲尔巫医眉头皱得更紧,接过身边一个年轻雌性递来的药碗,熟练的掰开床上雌性的嘴,把碗里的药慢慢的倒了进去。
  筱洛看着那药汁在倒进那雌性的同时,药汁还未被雌性吞下,便顺着两边嘴角流了出来。菲尔巫医叹着气用柔软的兽皮给雌性嘴边流出的药汁擦干净,把药碗放在了一边。
  边上一个雄性兽人眼眶绯红,显然是刚哭过,只听他低沉着嗓音说道:“菲尔巫医,奥纳他,怎么样。”
  菲尔巫医看了一眼床上的雌性,摇了摇头,担忧的说道:“除非奥纳把药汁能喝下去,不然,怕是熬不过今晚。这热不退,我也没有一点办法。”
  筱洛在一边皱眉,他每次来菲尔巫医这里,好像都是遇到菲尔巫医这里有病人,在心里叹了口气。筱洛扫了一眼几张床上的幼崽跟那个雌性,哎,怎么每次都被他遇到,搞得好像他是专为救这些人来的一样,世上之事,还真是无巧不巧。
  低头想了想,筱洛缓缓开口道:“用冰块敷在他额头试试吧,这样可以降温。”筱洛话一出口,便接收到好几道怒视的目光。
  就连菲尔巫医,也是一脸怒容的看了一眼筱洛,“他本就是受寒,导致身体发热,你还让给他敷冰块,这不是加重他的病情吗?”
  “你不懂就不要乱说,奥纳已经很痛苦了,你这是想让他……”说话的雌性颤抖着语气怒盯着筱洛,话没说完,便哽咽着抽泣起来。
  “就是,不是巫医,就不要乱开口,这发烧,怎么能用冰块去敷。”
  ……
  听着一句句带着怒气的指责,筱洛摸了摸鼻子,心里也带了点怒气,雷亚捏捏筱洛的手,对他摇了摇头,他知道筱洛绝不是乱说话的人,他这样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筱洛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想爆发的怒气,以冰块降温,是现在最快速的办法。什么加重病情,人都发烧得连药都喝不下去了,要是在现代,直接一剂药打过去,没多久就没事了。在这个兽人世界却是不行,只能用这些最直接最简单的方法来降温。筱洛不是学医的,也说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便开口说道:“他连药都喝不下去了,不试试我说的方法,难道你们还有别的更好的方法去让他把药喝下去,或者是给他降温?”
  菲尔巫医皱眉,低头沉思起来,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奥纳显然是高热不退,导致人陷入昏迷,又喝不下药,没法降温,要是再这么下去,就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死了。抬头扫了一眼几张小床上躺着同样病情的幼崽,他试过用姜片熬的躺给他们去热,也试过用姜片在他们身上搓,各种药也都试过,却始终降不了温。
  幼崽们跟奥纳的病情都太严重了,喝不下药,降不了温,要是拖得久了,就只能看着他们死了。
  筱洛站在一边,也不去催促,反正方法他说出来了,这些人要不要去做就是他们的事了。其实又不是让他们给这些人喝什么不见过的药汁,只是让他们用冰块去给这些人降温而已,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就像夏天热了要用东西扇风降温一样,用冰块,不也是达到降温的一种方法吗?又不是神农尝百草,需要勇气。
  看那个奥纳的样子,起码已经烧了很长时间了,要是再不退烧,时间长了,就算到时候烧退了,估计都会成为一个弱智。这烧长时间不退,是会烧坏一个人的神智的,轻者变成弱智,重者瘫痪。这样的事情,筱洛不是没有听说过。
  发烧导致的脑膜炎 肺炎之类的病症,在现代,比比皆是。
  就在菲尔巫医跟兽人陷入对筱洛提出的方法的思考中时,只听一个雌性的惊呼声出来,其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恐惧,伴随着悲伤的哭泣。
  “弗列,菲尔巫医。”雌性使劲拽着身边的菲尔巫医,好似手中拽着的是一根救命稻草。
  “快去拿冰块来给他降温。”菲尔巫医快速的吩咐完,随即手上散发出一道绿色的光芒,笼罩向床上叫做弗列的幼崽。绿色的光芒,充满了生机,倾泻向床上呼吸渐渐微弱的幼崽身上。
  在那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时,筱洛内心一颤,眼睛死死的盯着床上的幼崽,纤细的手紧紧的拽着手里散发着温暖的大手。怎么办怎么办,这个幼崽这样的状况,该怎么办?筱洛内心乱糟糟的一片,他不是学医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场面。
  那孩子的呼吸已经很微弱了,微弱到不注意的话,都发现不了。现在给那个孩子用冰块降温已经太迟了,即使菲尔巫医那道充满生机的木系治疗术也是起不到什么作用。除非开始早点给他用冰块降温,或许还能有救活的机会。
  一股浓浓的悲伤从筱洛的心里升起,越是悲伤,筱洛的内心反而越平静,眼前茫然一亮,他想到了那支从小兽爪子下抢回来的人参。那支人参他不知道是多少年的,但是上面流转的淡淡魔法元素,却是让他知道,那只人参,可以救这幼崽。
  不过那支人参的药性太强,就这样给那幼崽吃下去,里面的药性,不但救不回幼崽,反而会加速那幼崽的死亡。
  筱洛手在怀里一摸,出来时,手上却是拿着那支从小兽爪子上抢下来的人参。人身通体流转着淡淡的晶莹的光泽,上面更是有一层浓浓的魔法元素流动。流转之间,散发出浓烈的魔法气息。
  看了一眼手里的人参,筱洛毫不犹豫的递到菲尔巫医面前,说道:“这支人参可以救这幼崽,但是这人参药性太浓,要是一下给这幼崽吃下去,怕他承受不了这里面的药性。”
  菲尔巫医惊喜的点点头,虽然不知道筱洛为什么要叫这支雪草为人参,但是现在显然不是问这些的时候。雪草的药性他是知道的,该怎么去减轻他药性里的冲击,他也有办法。
  
  第123章 他们会没事的
  
  屋外吹着寒风,不知谁家的兽皮帘子没有弄好,被寒风吹打得啪啪响。筱洛靠站在雷亚身边,一双墨黑的杏眼在屋里左看右看。
  菲尔巫医去弄那只人参了,屋里大家都在照顾自家的幼崽,偶尔听得一两声低低的交谈,还有木床上生病的幼崽难受的粗重喘息。
  不大一会儿,菲尔巫医端着一小碗的汤汁走了进来,随着进来的,还有浓浓的药香。筱洛好奇的想要去看一看菲尔巫医是怎么处理那只人参的,雷亚拉住了他。筱洛转头疑惑的看向雷亚,“怎么了?”
  “别去。”雷亚轻声的说了句,摇了摇头,把筱洛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为什么?”筱洛看了眼正在小心翼翼给那个小幼崽喂药的菲尔巫医,难道这里面还有保密性不成?
  雷亚这次没有说话,其实他只是怕筱洛过去打扰了菲尔巫医救人。他知道筱洛对很多他不明白的东西带着强烈的好奇心,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他有时候会很执着以及缠人。显然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满足他好奇心的时候。
  “菲尔巫医,怎么样了?”奥纳的母父一脸担忧又期待的看着身边部落里最好的巫医,他的奥纳才活了七个兽神祭,他还那么小。
  “小心看着奥纳,有什么事就马上叫我。”菲尔巫医交待完,也没有说那个幼崽到底有没有脱离危险。带着一脸的疲惫走到了椅子上坐下。他的雄性伴侣佩里心疼的站在他背后给他揉捏着肩。
  “筱洛,来。”菲尔巫医一脸微笑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筱洛,冲他招了招手。
  “菲尔巫医。”筱洛看着眼前这个连眼里都写着疲惫的雌性,心里是深深的敬佩。
  “筱洛,刚才,真的不好意思。”想到刚才因为冰块的事而对筱洛恶言相向,菲尔巫医因为疲惫而略显苍白的脸孔,露出一丝愧疚。
  “没事,我没有放在心上,你也是为了救人嘛。”筱洛笑着摇了摇头,对于刚才的事,他并没有放在心上。要是换个位置,是他处在菲尔巫医的位置的话,有一个人这么跟自己说,相信他也会是这种反应的。
  “筱洛,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知道筱洛没有怪他,菲尔巫医微笑着转开了话题。
  “嗯,本来想趁着冬季的时候来你这里找你学习认识药材的,不过。”筱洛看了一眼屋里的几张小木床,“暂时先不学了。”
  “也好。”听完筱洛说的,菲尔巫医点了点头,现在他也的确是没有时间来教筱洛学习认识药材。
  “菲尔巫医,这些幼崽病了很长时间吗?”筱洛看了一眼离自己最近的一张小木床,床上躺着一个大概五岁左右的小幼崽,小脸蛋红红的。
  “哎。”菲尔巫医叹了口气,担忧的看了几眼屋里小木床上躺着的幼崽,“已经有四天了,开始还有更多的幼崽发热,不过用草药给他们喝了以后,大多数幼崽的热都退了,就剩下这几个幼崽的热一直不退。”
  “四天了?”筱洛皱眉,这个世界的时间可是地球的两倍,怎样算起来,不就是发热了八天?也亏得这些幼崽的体质比起地球上的孩子来说要好了不知道多少,不然这样发热了八天,早就被烧坏了。
  “这样烧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先用冰块给他们敷一下,看看能不能降温。”筱洛抬头看着对面的菲尔巫医,真诚的说道:“菲尔巫医,你放心,我不会害这些幼崽的。用冰块降温这个办法,也是我母父经常给我用的。”为了安菲尔巫医的心,筱洛小小的撒了个谎。不过也不全算是谎言,小时候半夜发烧,没法送去医院,村里也没有医生,母亲跟外婆就一遍遍的用冰凉的井水给他擦身,用被井水浸湿了的帕子敷在他的额头降温。
  村里没有几家有冰箱,所以家里有孩子发烧的话,来不及送去医院的,家里有白酒就用白酒给搓身降温,或者就是用冰凉的井水降温。
  菲尔巫医看着一脸认真而真诚的筱洛,又在屋里几张木床上那一张张即使在睡梦里也露出痛苦的小脸上看了看,转回头,轻轻的点点头。现在也只有用筱洛的办法了。
  见到菲尔巫医点头,筱洛松了一口气,刚才虽然说的很坚定,其实他也挺担心菲尔巫医不会同意的。毕竟要一个人突然间去接受新事物,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何况这是关系着人命。
  雷亚搂着筱洛勾了勾嘴角,厚实而温暖的大掌拍了拍筱洛的肩,“我需要做些什么?”
  “你去多弄点冰块回来,应该没问题吧。”筱洛笑着看向雷亚,心里很开心雷亚一开始就没有对他提出的建议而怀疑过。
  “好,你在这里看看能不能帮菲尔巫医的忙,我去弄冰块。”雷亚在筱洛的额头吻了下,转身走了出去。
  “佩里,你带上弗列,跟雷亚一起去弄冰块回来吧,或许到时候能用得上。”菲尔巫医转头对着自己的伴侣说了一声,一脸担忧的看了眼雷亚出去时掀开兽皮帘子露出的那一角白茫茫的世界。
  筱洛疑惑的转头看了一眼好像有心事的菲尔巫医,不明白他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到时候能用得上?筱洛耸了耸肩,在心里抛开了这个疑惑,“菲尔巫医,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尽管说。”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