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还珠同人]还珠之相守 扁素贞

[还珠同人]还珠之相守 扁素贞

时间: 2012-10-07 20:14:23

全文:

上一辈子的我们活的太累,这一世除了要护着这大清江山,最主要就是好好活着。
能够真的为自己,为所爱的人活着。
能有这种重新弥补上一世遗憾地机会,就绝对不能错过。
这一世,我要与你相守到老。

人物:
四四-永琪 八八-西林觉罗·西芊
老大-永瑆 老二-永璂
老九-善保 老十-多隆
十三-福隆安 十四-福康安
老康-乾隆 容若-皇后
世子-胤祉 胤礼-永璔
弘历-永煥 弘昼-晴儿

(cp神马的看格式就知道了= =)
无关历史...只是为了圆梦。
只是为了虐nc,只是为了他们有一个好结局。

搜索关键字:主角:四四(永琪),八八(西林觉罗·西芊) ┃ 配角:太子,老大,老九,老十,十三,十四,老康,容若 ┃ 其它:一帮NC

2楔子

楔子

四四:

朕从来不认为朕错了。

朕对得起黎明百姓,对得起列祖列宗,对得起皇阿玛托付给朕江山。

即使是再给朕一次机会,朕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降罪于胤禩,胤禟他们。因为,朕是皇帝。

可是,为什么我会觉得心痛,会觉得苦涩。

斗了一辈子,到头来什么都不是。

弘历,好啊,朕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全被你给败了...朕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着调的。

到头来,多么可笑...朕所做的一切就这么变成了一场空。

我爱新觉罗家的人也是你们可以欺负的?真是活腻了。

到头来,还是自家兄弟最牢靠。

既然都这样了,我们就该好好活着。

小八,十三,二哥,老九,老十,十四,大哥...

只不过,怎么连皇阿玛也来了...还有纳兰容若?!

小八...四哥真的希望能和你好好在一起。

八八:

从小,为了引起他的注意,用尽各种手段。

到最后,夺嫡失败...再也没有理由活在他身边...

四哥,你知道吗?弟弟这一生是为了你而活着的。

四哥不管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恨四哥...因为,根本恨不了。

好啊,弘历,爷心疼你阿玛,动不了你阿玛。可爷才不会什么爱屋及乌,爷铁定废了你...居然把四哥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国库败光了...

居然把主意动到我爱新觉罗家了,真真够了。

敢对爷兄弟不敬?哼、

九弟,十弟终于修成正果了。这两个上辈子最疼爱的弟弟。

四哥,既然这辈子注定我们纠缠,那么,我绝对不会再放手了。绝不...即使,面临在下面的劣势...

3重生(捉虫)

四哥...难道,这辈子真的再也见不到你吗?——躺在床上的男子已经虚弱的连一句话也说不来了。

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过...

皇宫

“皇上,阿其那已去世...”跪在地上的人报告着刚呈上来的消息。

半响,“下去吧...”

颤抖的双手泄露了眼前人的情绪。

走了...

终是走了...

终于是结束了...

可,为何会抑制不住的心痛,心酸。

原来,八弟,朕从来没恨过你。

...

雍正四年九月初八日,允禩亦因呕病卒于监所。

雍正八年五月初四日,胤祥去世。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雍正驾崩。

地府

“弘历这个不着调的!!!”康熙看着人间,恶狠狠的道。

“那...那...那个,圣祖爷,您,您老息怒啊。您也知道您身上的龙气旺盛,您一发脾气,这能力低的鬼魂都得魂飞魄散。您就行行好吧。”阎王在一旁低声下气的劝道。

他的命可真苦啊!话说那雍正爷刚到地府,方圆三百里的鬼魂全部自动消失,就连他自己也差点承受不住。幸好当天雍正爷收到怡亲王可能在天上的消息,就离开了。

可没几日,谁知道这康熙帝就来了...虽然比雍正帝的气场弱了些(四四摆这个冷脸,四周就是低气压啊~),可康熙乃是千古一帝啊...到头来苦的还是他这地府的人啊。

“老四都去天上好几日了,怎么还不下来?”老康浑身散发着低气压,冷冷地道。

“额,那个那个,圣祖爷,您不要急啊。我去问问哈~”说着屁颠屁颠的离开了。再呆下去,他怕会变成冰棍阎王。

“皇阿玛。”胤禛向老康请安。他一直在天地间游荡,寻找兄弟。可至今一无所获。

“老四啊,”老康喊了一声胤禛,他哪里不知道,因为他们两个是天子,所以身上有着龙气,寻找对方容易。可他那些个儿子,似乎是躲着他们似的,就是找不着。“朕看你也别找了。当初我们真的是瞎了眼,怎么会认为弘历会是个可靠的。现在,该是你整顿大清朝的时候。”

“是。”胤禛的头压得更低了。心里把弘历那个不着调的骂了又不知几遍。

“也许,保成他们,说不定也在那...”老康最后嘀咕了一句,虽然很轻,可着实让胤禛鸡冻了一下。

“阎王...”胤禛压下鸡冻,冷冷的喊道。

阎王同志马上从远处狗腿的跑来。

“不知雍正爷叫我有什么事情?”殷勤的笑着。

“你上次不是说,让我们去乾隆年间吗?”胤禛淡淡的说。

阎王捣蒜般点头。

“那你安排一下吧。”

继续捣蒜...

十三,你在那里吗?四哥来找你了。

还有...小八,如果能再见面,四哥绝对会补偿你们...

重生台

“雍正爷,您老的身份是乾隆帝的皇五子——爱新觉罗·永琪,也就是...您孙子。”

胤禛点点头。虽然说对弘历这个儿子也是受不了,不过这个身份倒是好办事。

“雍正爷,我再给您说个最新消息。您那些兄弟也都是都跟皇家有关的人,您这几日找不着他们是因为他们直接都重生到那里了。您去了那里,就能找到他们的。”

胤禛嘴角稍稍勾动,然后微微点头,心情瞬间畅通。

“那,朕的皇阿玛呢?”胤禛望了一眼不远处的老康,问道。

“那个...圣祖爷吩咐说,让您先去。等时机到了,他老人家会来的。”胤禛点点头,不再询问。皇阿玛这么做自是有他的道理。

乾隆二十五年

睁开眼,前世的记忆倾巢而出。从小,为了引起他的注意,用尽各种手段。

那时,他会关心他,会照顾他。

可不知什么时候,那个人的眼中就只有一个十三弟了。

他不甘心,即使让他恨他,也不愿他忘记他。

到最后,夺嫡失败...再也没有理由活在他身边...

四哥,你该是很恨我的吧。

四哥,你知不知道,弟弟一生都是为你而活。现在,没有能力你留在你身边了...

好希望再听你喊一声“小八”

眼泪就这么不自觉流了下来。伸手去擦...

这白嫩细滑的手,怎么可能是他活了几十岁的人该有的。

这才注意到头顶上华丽的屋顶...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托起身子,抬起手臂一看...

身子一震,随即躺下,闭上眼睛不敢相信。这身子...明明是女子的...

而且,这个身子的记忆也都慢慢汇进了胤禩的脑海里...

上辈子就这样离开了...他的四哥在不到十年也病死了...那个弘历居然是个不着调的...把四哥辛苦攒的钱都快败光了...

这身子叫西林觉罗·西芊,是当今皇五子的嫡福晋...这永琪也是个不着调的。自己亲额娘还活着,把一个包衣奴才当额娘...还亲近两个靠裙带关系爬上来的包衣奴才...难道他们大清朝的人都死光了不成?

还有,弘历原先也是个可靠的,要不然皇阿玛和四哥怎么会看好他...谁知道他现在居然...好大喜功,真是无可救药...

一个包衣奴才就像飞上枝头当凤凰,他把祖宗规矩放哪了?

随随便便就认了义女,怕别人不知道是他的沧海遗珠啊...还带着她去祭祖...也不怕祖宗气得跳起来掐死他。爷现在真的气得有想掐死nc龙的冲动...

要是四哥知道弘历是个不着调的,不知道会如何?肯定气得...想到这,八八就心疼了...

好啊,弘历,爷心疼你阿玛,动不了你阿玛。可爷才不会什么爱屋及乌,爷铁定废了你...居然把四哥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国库败光了...

可是...他现在是个女人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而且是自己侄孙的福晋...八八杯具了...

幸亏有着西林觉罗氏的记忆,否则他肯定悲催了...

(未完待续...)

作者有话要说:哇哇哇,下一章四四八八就相遇...

4相遇不相知

第二日

八八闭着眼想了一晚上,全无睡意。在想如何应付五阿哥,如何不穿帮,如何借机整顿一下后宫...额,现在只能整顿后宫...

小四子,你最好不要让爷起杀意...

只是,八八不知道的是,他要应付的五阿哥,如今已经换了一个芯子。里面的,便是他想了一辈子的人,咱们四四。大清朝的雍正皇帝,清世宗——爱新觉罗胤禛。

四四不像八八,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穿越到了乾隆朝。四四是知道的,他现在是自己儿子的儿子,也就是自己的孙子,爱新觉罗永琪。有一个嫡福晋,一个侧福晋。

话说,永琪独宠侧福晋这件事**尽皆知,而去嫡福晋房里的次数,少得可以用十个手指头数出来。导致五阿哥与西林觉罗氏成婚一年,一直无所出。

想到这里,胤禛就忍不住想骂这个不着调的孙子...放着好好的福晋不去宠,宠什么索卓罗氏。还有一件件的没脑子的事情...想想就来气。可是现在这身子成了自己的。

“京来...”胤禛有着永琪的记忆,知道身边的近侍叫京来。

“爷,要起了吗?”京来快速的走进来。他不像他主子不着调,干起事挺利索的。“今日爷沐休,何不多休息一会儿,奴才已经吩咐了不准人来叨扰爷。”

胤禛满意的嗯了声,然后起了身。“伺候爷起吧。”淡淡的说道。今日是他穿过来的第一日,幸好是沐休,可以让胤禛好好准备。

胤禛是不打算这么早就让弘历知道自己,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和他相认,这是四四的宗旨。

胤禛知道自己的任务,就是重整朝纲,让大清朝恢复国泰明安,整顿皇族...最重要的是,寻找自己的兄弟们。(素:哈哈,四四就是想找八八说一声嘛,又没人说你~~害什么羞嘛...四四冷眼一抬,素赶紧跑路...)

准备的第一步就是联络杆处,上辈子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粘杆处,谁知道现在居然没有用上。胤禛上辈子把大部分粘杆处的交给了弘昼。弘昼这小子为了不让弘历对他不放心,从未启用过。

哎~想到这,胤禛不禁感慨了。怕也是苦了弘昼了,想必这些年给自己办活丧,也是隐藏自己的一种无奈之举。

粘杆处的统领这些年一直都是同一人,胤禛只是稍稍表了态,他们立刻就知道胤禛的身份了。

没想到粘杆处办事的能力没退步...胤禛一边喝着茶一边嘴角带笑。

“爷,该用早膳了。”京来在旁提醒。胤禛刚起来就在忙,都没有时间吃早膳。

胤禛点点头,京来便出去吩咐了。

该是见见永琪的福晋们了...

“西芊给五爷请安,五爷吉祥。”某八别扭的给坐在主位上的永琪请安。

八八见永琪点头,就坐到了他的右边。左边的那个位置还空着,八八遮着脸冷笑,果真是个不着调的...

“开动吧...”永琪淡淡的说。这让八八小小吃了一惊...这可与记忆中不符合啊。记忆中,这永琪不等到索卓罗来是绝对不会用膳的。

“爷,不等侧福晋吗?”京来在旁边轻轻说道。爷啥时候这样过了...

“等她?她架子倒是大,还要爷等她...”胤禛不快不慢的说了一句,倒是吓得京来背后直冒冷汗。

八八撇嘴,这五阿哥的气场什么时候这么强了...不是温文儒雅的吗?(八八您真相了!)

京来在一旁为胤禛布菜,八八稍微吃了点,就停了筷。可这索卓罗氏还没有到...难道是笃定了五阿哥会等她?

“京来,传我的吩咐。跟侧福晋说,既然这么不想来用膳,往后侧福晋就一人在房里用膳吧,不用出来跟爷我和福晋用膳了。”胤禛停下筷吩咐道。

京来不敢多讲,急忙下去传达。

八八起身对永琪作揖,“五爷,我...妾身告退。”

胤禛挥挥手示意准许。

八八呼了口气,由着身边的丫鬟扶着自己离开。

这个永琪给胤禩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很熟悉...

他摇摇头,告诉自己不要再想。想着今日永琪居然会如此对待索卓罗氏,八八就觉得不可思议。但转念一想,也许是他这个侄孙突然想通了,要不就是不抽了...不过,Ms这种可能性不大...

四四并没有在意永琪的嫡福晋,记忆中是个待人和善的人...而且,永琪好像还没有和她圆房...

真真厉害啊,居然成亲一年了,还没有圆房.这永琪是傻了吧...四四越想越觉得受不了。朕怎么会有这么不着调的孙子...

还有那个索卓罗氏,爷今天稍稍给她点教训。居然让爷和福晋等她...

“爷,侧福晋求见。”京来进书房禀报道。

“不见。”胤禛淡淡说道。虽然他不想让别人觉得永琪一下子变得不一样了,但是让他学永琪,而且让他跟索卓罗氏那种女人相处,胤禛是万般受不住的。

“是。”京来出去了。

不一会儿,京来又来了...“爷,侧福晋说一定要见到爷。说是给爷做了点心...”京来头低得更下了。

“爷都说了不见...京来,爷是主子还是她是主子...”胤禛抿了口茶,说道。

“主子...”京来猛的下跪。

“恩...让侧福晋好好在房里呆着,没有爷的准许,不准迈出房门一步。”胤禛瞥了一眼京来。

京来从地上起来,退了下去。

爷的脾气过了一夜,怎么冷了许多...不,不是冷了许多,是冷的让人发颤。

坤宁宫

“十二阿哥醒了...十二阿哥醒了...”胤礽刚睁开眼睛,耳边就传来一个老女人鸡冻的声音。等他清楚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随后永璂的记忆如相片般在他脑海里翻滚...

孤成了自己侄孙??!!而且是个不受宠的...想到这,胤礽又闭上了眼,晕了...

(未完待续...)

5四四八八纠结了

胤礽死的时候已经是雍正二年了,哪知道一醒来就是乾隆二十五年,这时差跨度太大了...

不过我们太子爷也不是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的,虽然这种事情很不可思议,但是他很快就把这些消化掉了。

话说这身子虽然是嫡子,可是却早已被乾隆打压的...哼哼,这个弘历怎么这么不着调,老四怎么会让小四子当皇帝呢,孤看就算是弘昼也比弘历好。

这孩子叫永璂...等等,永璂...弘历不是还有个不着调的儿子五阿哥也叫永琪吗?!这弘历怎么取的名字??保成反应过来。

哎,想当年,老四和老十四的名字还不是这样...从小老四就跟自己亲,自己当然也疼着他多一些,跟十四之间也只有到后面的敌对。

胤礽只有在如此安静的情况下,才会去想从前的点点滴滴。

他跟胤禔斗了一辈子,最后的结果还不是两败俱伤...

他护了胤禛半辈子,最后还不是他登上了那个位子...

他被皇阿玛宠了半辈子,到头来还不是落到那个下场。

罢了罢了,这辈子爷再也不想卷入什么夺嫡斗争中了...就弘历那些个儿子,爷去跟他们争,这也太没水准了吧。爷又不是一定要坐那个位子...上辈子难道还不够嘛?这辈子只要没人来惹孤,孤就一个人好好活着,谁也别破坏!!(不过,保成啊,你的愿望是不能实现的了!)

“皇额娘。”胤礽虚弱地躺在床上,见到那拉皇后过来,假装要起身。(太子爷,您就装吧...)

“永璂,”那拉皇后急忙上前,按住永璂的身子,为他掖好被角,用手帕为他擦擦额头心疼地说,“我的儿啊,你终于醒了。你快急死皇额娘了~”

事情是这样的,永璂的身子太弱了。只是吹了一下冷风,就晕倒了。这让那拉皇后就着急的差点跳脚了。

“皇额娘,儿子没事,让额娘担心了。”胤礽在心里嘀咕:这是佟佳额娘,这是佟佳额娘……

“永璂啊,你这一病,你皇阿玛也没有来看过你~每天都是往淑芳斋跑~”那拉皇后边说边拧手帕,说着说着,眼中泛出冷冷凶光,但立马又收了回去,怕永璂看到。这当然逃不出我们太子爷的眼。

“皇额娘,皇阿玛也是被他们给蒙蔽了,那个什么还珠格格还保不定是不是真的皇阿玛的格格呢?!”保成表面上是在安慰那拉皇后,实际上他心里明白的很,就弘历那脑子...孤早就不指望了!顺带给那拉皇后提了个醒。

那拉皇后身子一怔,对胤礽说:“永璂,你说还珠格格不是...”

“皇额娘,何不找人去济南查一查呢。”那拉皇后出神的点点头,然后对着永璂笑笑;“永璂,你好好休息,皇额娘还有事情。”说着就下去了。也没有发现她的十二阿哥变得聪明了...

胤礽躺在床上,看皇后走远了,才露出一副“孤什么都没做”的表情。

胤禛纠结了。

因为今天是初一。

他们满人有初一,十五去正妻那里的规矩...

也就是说,他今天晚上要去西林觉罗氏那里...换句话说,他要和自己孙子的福晋...

胤禛恶寒了。今天也只能找个借口,在书房过了。他昨天才过来,就给他这样的考验...圣祖爷,不带这样的。

“京来,去福晋那里,说是爷今天很忙,就不去她那里了。让她早点休息吧。”恩,起码要给朕一个过渡的时间。胤禛如此这般的在脑海里给自己找借口。

纠结的不止是偶家四爷,八八也很纠结。怎么今天就...侍寝?!笑话,爷是男人!

不过,以八八的脑子,很快就没纠结了。那五阿哥跟西芊成亲都快一年了,他都没有碰她。怎么可能今晚上就...

正思考的入神,西林觉罗氏的丫头如意就进来了。

“福晋,爷派人来说,今儿个他在忙,就不来了。让您先休息吧。”语气里带着三分不满,三分心疼,三分愤恨,一分无奈。

胤禩摇摇头,对如意说道:“好了,爷...我都没生气,你生个什么气。”

“福晋,奴婢是为你不值。论家世,您比那个女人高;论才貌,您比那个女人不知好多少;而且,您待奴婢们也好...怎么五爷就那么宠那个女人,您这么好的福晋,他都不要...”

“够了,这种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遍。”胤禩出声制止道。见如意低下头,胤禩无奈的摇摇头,又补充道:“如意,这后宫,这景阳宫,也不是你一个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那毕竟是五爷的侧福晋,她是主子,你是奴才。在我这里也就算了,若是被别人听到了,我也保不了你。以后,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心里留个底。五爷宠谁,这是五爷的事情。我们没有能力来介入,也没有资格。明白吗?”

胤禩知道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好人,如今给如意提醒。一是如意忠心,留在身边有用处;二是也不愿别人借机道西林觉罗的不是。

“福晋教训的是,奴婢明白了。”如意心中更加对她的福晋忠心了...“福晋,是奴婢逾越了。”

八八抿了口茶,微笑着点点头。很好,是个聪明的丫头。

“好了,如意你先退下吧。”胤禩望望窗口。

等如意退下后,胤禩走到窗口,望着星星点点的天。

仿佛是望见了他家四哥深邃的眼眸。

就是四哥那双眼睛,把弟弟的魂吸了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八八自嘲的笑笑。

四哥,你在哪里呢?为何我上辈子临死前,都见不着你最后一面。你真的如此恨我?(呜呜,八八,四四他说了,他不恨你。呜呜)

四哥,你是不是也来了这里?如果真的如次,就让弟弟遇见你吧。(某素:八八,您是真相帝~不过,你已经遇见了偶家四四了啊! 某八:什么你家!四哥是爷的!!)

(未完待续...)

6相认

一天的沉淀,足够胤禛应付自如。

永琪已经开始上早朝了,现在正在户部当差。可这永琪性格温和,不适合胜任户部的工作,真不知道弘历在想什么。

想到这,胤禛就想起上辈子自己在户部时的日子。

光阴似箭,说的一点也没错。

胤禛苦笑。

如今,物是人非也。即使后悔,也没有办法,是朕自己造的孽,朕自己解决。

胤禛马上收拾了心情,刚才在朝上很顺利。不过,弘历那个败家子...

他想起在早朝的事情...

高无庸的声音在太和殿响起:“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意欲下月木兰秋狝,以阿桂总理伊犁事务,授为都统。钦此。”

此诏一出,许多大臣都出来夸弘历在马上的英姿...说什么“皇上定能满载而归...”。

一群马屁精!本来想出口制止,后来看成功的几率不大,才没冒这个险。

只是没想到,福家那两个包衣也要去...弘历居然挑福尔泰来当永琪的伴读...幸好,现在他已经不用去上书房了。不然,成天看着那些奴才,胤禛说不定会忍不住动杀意。

“十二阿哥,您的病刚好,就不要出来了。要是又着凉了,奴婢怎么向皇后娘娘交代啊。”一个满脸皱纹的嬷嬷跟在某人身后,苦口婆心的劝着。

现在都这么热的天了,还着凉...胤礽在心里腹黑的想道。(太子爷,您ms忘了永璂就是在这么热的天着凉的吧)

“容嬷嬷,孤...我知道,我会小心的。我只在外面待一会儿,你先回去吧。这几天都没出来过...”胤礽好脾气的说着,要是上辈子他早就一鞭子抽下去了。

胤禛发现前方的永璂,停下了脚步。

眼前的十二阿哥,不像永琪记忆中的人,胆小懦弱,木讷迟钝。而眼前的小孩,眼中透露出的傲气是无法装的。如果不是天生的强者,是不可能有这种神态的。而且,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微微往旁边走去,避免了前面的人看到自己。

“十二阿哥,奴婢只在您后头跟着,绝对不打扰到您...”容嬷嬷还是不能放心。

胤礽差点忍不住翻白眼。这十二阿哥又不是搪瓷娃娃,一摔就碎。再者,孤又不是他...

“够了。容嬷嬷,是不是我说的话你就不听了?再怎么说我也是皇子,连一个奴才都管不了了吗?”胤礽忍无可忍,终于爆发。

容嬷嬷吓得跪在了地上,十二阿哥的脾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奴婢不敢,十二阿哥。”

胤礽见容嬷嬷跪在地上,无奈的叹了口气:“嬷嬷,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好,可是,皇额娘,还有你们过度的保护,不能让永璂学着长大。这样,皇...皇阿玛当然不喜欢永璂了。永璂不小了,已经快十岁了...是该学着保护自己了。”说着,扶起了仍跪在地上的容嬷嬷。

容嬷嬷早已泪流满面,心里安慰地想着:十二阿哥终于长大了...真是菩萨保佑啊!

“那...那十二阿哥您小心身子,千万别再病了。明儿个还要去上书房呢。”容嬷嬷擦擦泪,对着永璂叮嘱道。

胤礽点点头,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前迈。

没走几步,又转过身,对着容嬷嬷补充道:“嬷嬷,以后别叫十二阿哥了,直接叫爷。”

容嬷嬷愣了愣,随即回过神:“嗳,爷。”然后露出欣慰的笑容。娘娘,十二阿哥,不,爷终于大了。

胤礽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心满意足的开始逛他的御花园。

胤禛看永璂走来,他可以肯定,这个十二阿哥绝对不是原来的那个。那个神情,走路的动作,发火的样子...完完全全是自己二哥的翻版,不,一定就是二哥!胤禛心里想道。

回忆起阎王跟他说,自己的兄弟都来了这里,想必二哥也是这些日子刚变成这个永璂的。

胤禛收起鸡冻的心情,见胤礽走过自己身边,都没发现他,果真还是那个目中无人的性格。快步走出来,在他身后低低喊出了两字:“二哥。”

胤礽小小的身子一震,这是个陌生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却让他觉得熟悉,那冷冷的语调...还有,这个世上会叫他“二哥”的,只有那个人。

老四...

胤礽转过身,视线落到眼前的人。挺拔的身躯,俊秀的脸庞,紧闭的双唇,深邃而又冷寂的眼神。不是记忆中的那张脸庞,却是那么的熟悉。是五阿哥永琪,原来,老四变成了那个跟现在自己名字同音的五阿哥。

胤礽嘴角带笑,戏谑的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大的人。

“老四...你什么时候来的?”这个弟弟一向跟自己亲,胤礽也就没摆什么太子的架子。(您现在能摆吗??)

“前天晚上。”胤禛诚实的回答道。“那二哥呢?”

“昨天。”胤礽也不隐瞒。

“那二哥,我们算是有缘了。”胤禛居然开起了玩笑。

太子爷满不在乎的向不远的凉亭走去,胤禛跟在后面。

这一小走在前面,一大跟在后面的画面,似乎挺和谐的。

“老四,没想到啊。这辈子还是成为了皇位竞争最有利的人选呐。”胤礽没有看胤禛,而是把目光落在了一旁的景物上。

“二哥...其实,我是奉皇阿玛的命,回来的。”胤禛觉得没有必要对胤礽隐瞒。

太子爷一怔,目光回到胤禛身上。

胤禛走过太子身边,开始讲述起来:“驾崩之后,我一直没有去地府,一直在寻找十三弟,寻找二哥,寻找八弟他们...”

老二刚听到自己的名字,心里满意的点点头,可后来又听到老八...心里泛着疑惑。老四向来跟老八不对盘的。

“二哥,老八死后,我才发现,其实,我不恨他们。毕竟,是兄弟。”胤禛不敢在自己二哥面前称“朕”,怕刺激他。

胤礽点点头,似乎也有如此感触。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