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成猎豹 来自远方(上)

重生成猎豹 来自远方(上)

时间: 2015-10-22 18:08:14


罗乔穿了,从二十一世纪的地球,穿到了洛萨星球大草原。成了一只被称为进化种的公猎豹。

为了生存养孩子,与猎豹比赛跑,和花豹比爬树,同狮子抢地盘,和鬣狗斗殴,能干不能干的,罗乔都干过了……

这是一只猎豹养家糊口的艰苦奋斗史!


☆、第一章

  广袤的草原和森林,覆盖了洛萨星球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陆地面积。在这片广阔的大地上,处于食物链顶端的,是大型猫科动物,他们统治着整片大陆。
  
  猎豹罗乔拖着死去的羚羊走进一片高草丛,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其他掠食者,两只刚满三个月的小猎豹从一旁的灌木丛里跳了出来,蹦跳着朝罗乔跑来。罗乔将羚羊臀部柔软的皮肤撕开,小猎豹立刻开始狼吞虎咽。
  
  一只小猎豹转过头舔舔鼻子,歪着脑袋看向罗乔,“妈妈,你不吃吗?”
  
  罗乔一爪子拍在小豹子的屁股上,“叫爸!都一个月了还改不过来。”
  
  小猎豹委屈的动动耳朵,在他们的记忆里,只有妈妈才会给他们东西吃,保护他们。爸爸是什么?没这概念。
  
  这不能怪两只小猎豹,养育幼崽的公猎豹,在他们生活的三角洲,不,该说在整片大陆,罗乔是独一份。
  
  罗乔和两只小猎豹相处了一个月,知道解释也没用,看着周围的确没什么危险,低下头,恶狠狠的一口咬在了羚羊的后腿上。吃生肉什么的,现在的罗乔完全没压力!
  
  一个月前,罗乔还是一名摄影师,跟随季节迁徙的角马群进行拍摄时,直升机突然发生了故障,直接高空**湮没在奔腾的角马群里……
  
  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猎豹。
  
  罗乔当时只有一个感觉,茫然。他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连自己是否还在地球上都无法知晓。他只能整日的在茫茫草原上到处走,期望能找到文明的蛛丝马迹,结果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偶然机缘下,罗乔遇到了两只小猎豹。当时他们的母亲已经死了,不知道是捕猎时被伤到还是被狮子鬣狗杀死的,两只小猎豹饿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却还是挣扎着朝罗乔发出小猫似的威胁声。罗乔收养了两只小猎豹,他是感激这两个小家伙的,他们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好在两只小猎豹已经可以吃肉了,否则,罗乔哪里找奶水来喂养他们?身为一只公猎豹,他没那功能。
  
  经历数次失败,罗乔撞大运似的成功捕获一头刚落地不久的小黑斑羚,咬着鲜血淋漓的羚羊肉,罗乔险些泪流满面。就算从两腿直立回归到四肢着地,咱还是能活下去的!
  
  不过,世事总非一帆风顺。罗乔十次捕到猎物,能有两三次吃饱就不错了。在强悍的食物链顶端,猎豹总是被欺负。狮子欺负他,鬣狗欺负他,花豹还欺负他!作为一只悲催的猎豹,生活就是茶几上堆满的杯具。
  
  每一次被抢走猎物,罗乔都只能灰溜溜带着两个儿子开跑,憋屈得无以言语。
  
  两只小猎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罗乔,只能舔舔罗乔的下巴,这也没让饿着肚子的大猫好过多少。
  
  被抢的经历和填饱肚子的**促使罗乔的捕猎技术直线上升,抢就抢呗,你抢了老子再去抓!如此往复,罗乔和两只小猎豹总算能脱离“赤贫”的生活状态了。
  
  一只羚羊被吃得七七八八,内脏却一动没动,两只小猎豹天生就对这没兴趣,罗乔曾经试着咬了一口,当时就被那股味道恶心得直吐舌头。
  
  如果穿成秃鹫一类的,罗乔百分之百会再去死一死。
  
  两只小猎豹吃得肚子滚圆,互相舔着脸上的血迹,清理干净了就开始舔罗乔,罗乔开始很抵触,做了几次心里建设,也就释然了。
  
  三只猎豹离开了羚羊的尸体,一群早就等候在一旁的秃鹫呼啦啦扑了上去。刚开始这群家伙也欺负罗乔,甚至敢直接把罗乔从猎物的身边赶走,有一次罗乔发了狠,直接扑上去咬死了一只,扯断了那只大鸟的秃脖子,其余秃鹫立刻飞出了老远。从那之后,这片草原大大小小的秃鹫遇到罗乔,都变得分外“乖巧”起来。就连跟在罗乔身后,随时准备捡漏的胡狼都开始同罗乔父子保持一定距离。
  
  两只小猎豹看着罗乔的眼神都变成了心形。
  
  爸爸,威武!
  
  “爸爸,你在看什么?”
  
  罗乔正坐在白蚁丘上四处打量,一只小猎豹走到他身边趴了下来,这只是哥哥,眼角微微向上挑着,罗乔给他取名叫罗森,另一只尾巴尖是白色的叫罗瑞。他捡来的儿子,自然该跟他姓。
  
  “找个睡觉的地方。”
  
  罗乔跳下白蚁丘,招呼着两只小猎豹跟在他身后,走到一处比较隐蔽的高草丛,看看四周,吩咐两只小猎豹等在这里,找到不远处的荆棘丛,趴低身子,几分钟之后,一个身材高挑,四肢修长,有着黑色头发和琥珀色眼睛的年轻男人出现在草地上。这种变化是身体的本能。带着小猎豹生活的这段时间,罗乔已经逐渐接收了这只猎豹生前的记忆,对这个世界也有了了解。同时确定自己已经不在地球上这个事实。
  
  好吧,他其实也没那么在意。
  
  活动了一下四肢,罗乔用尖利的指甲割下了一大片类似荆棘的植物,拖回了两只小猎豹所在的高草丛,隐蔽的布置在了四周。这种植物有麻醉的效果,罗乔偶然间发现的。如果有掠食者逼近,至少能帮罗乔和两只小猎豹拖延一下逃命的时间。
  
  两只小猎豹早已经习惯了罗乔偶然会做些奇怪的举动,但也知道这些举动的好处。他们也是进化种,智慧高于未进化的同类,只是要等到十八个月大的时候才能变化而已。
  
  “爸爸,今晚还讲故事吗?”
  
  罗森总是对一切都很好奇,见到罗乔走过来,撇开刚刚还滚在一起的罗瑞,蹭到了罗乔身边。
  
  罗乔感到小腿被这只小猎豹蹭得痒痒的,又恢复成了猎豹的样子,侧趴在地上,爪子拢拢,罗森和罗瑞都被拢到了怀里,两只肉乎乎的毛团刚开始还不老实,等到罗乔开始讲故事,立刻安静下来了。
  
  “恩,今天给你们讲冰河世纪……”
  
  夜色逐渐降临草原,一处被荆棘环绕的高草丛里,猎豹爸爸正给两个儿子讲着一只松鼠引发的血案……
  
  ******************************************************************************
  
  罗乔生活的三角洲,气候十分类似于地球的非洲草原,一年只分为旱季和雨季。雨季时,原本晴朗的天空会突然乌云密布,闪电撕破天际,豆大的雨滴顷刻间砸下来。
  
  罗乔带着两只小猎豹躲在一处白蚁丘下,这是一处被荒废的蚁丘,一侧被掏空,罗乔和两只小猎豹勉强能躲进去。两只小猎豹的皮毛已经被打湿了,冻得瑟瑟发抖,罗乔看得心疼,让两只小猎豹躲到了自己的肚子底下,这样,他就只能弓着身子坐在地上了。
  
  “爸爸,雨什么时候会停啊?”
  
  “我也不清楚。”
  
  罗乔有些担忧的看着天空,雨已经连续下了两天了,如果雨一直不停,他根本没办法出去捕猎,他还能够忍着,可两只小猎豹明显不行。
  
  个贼老天,让他养儿子也养不安生!
  
  罗乔一边咒骂着,一边将两个儿子继续向怀里拢拢。
  
  接近傍晚时刻,雨小了下来,淅淅沥沥的终于停了。罗乔精神一振,忙让两只小猎豹出来,父子三个互相舔干净身上的雨水,跳上白蚁丘,眼睛放光的四处张望。
  
  角马,pass!斑马,pass!大羚羊,pass!个头太大的全部pass!自己几斤几两,罗乔十分清楚。他只想捕猎,不想受伤更不想送命。终于,一只瞪羚跳入了罗乔的视线。
  
  “儿子,乖乖呆着,老爸给你们逮晚餐去!”罗乔嗖的从白蚁丘跳了下去,直奔羚羊而去。
  
  罗瑞看看罗森,“哥,爸是不是肚子很饿?”
  
  罗森鄙视的看了一眼弟弟,“难道你不饿吗?”
  
  “饿。”
  
  兄弟俩不说话了。
  
  罗乔运气不错,那只瞪羚反应有些迟缓,或许是雨的原因,也或者是其他,总之,罗乔没费太大的力气就逮住了它。等到羚羊不再挣扎了,罗乔拖着羚羊往回走,走进了一处还沾着雨水的草丛,安置好了,把两只小猎豹叫了过来。
  
  或许该感谢这场大雨,狮子和鬣狗都没出现,天上连秃鹫都没有,父子三人全都饥肠辘辘,一只瞪羚除了内脏皮毛和骨头,几乎什么都没剩下。罗乔带着两只小猎豹正要离开,突然背后一凛,倏地站直身体看向四周,两头年轻的雄狮正慢慢的朝他们走过来。
  
  两头雄狮还很年轻,也有些瘦,估计刚被狮群踢出来不久,遇到他们,绝对没好事!
  
  两只小猎豹还不到四个月,显然跑不过他们,罗乔当机立断,立刻由兽形变成了人形,捞起两只小猎豹,两条胳膊一边夹一个,抬腿就跑。这一刻,速度就是生命。他已经无暇理会自己这么做是否会更加激起对方捕猎的本能,但他明白,雄狮对他的孩子意味着什么。
  
  这些四肢发达头脑同样发达的家伙,完全没有道理可讲!
  
  感谢这个星球的进化方式!即使是两条腿,罗乔跑路的速度依旧飞快。不过,逃命途中的罗乔完全忽视了一个大问题,他现在,是在裸奔。
  
  这一天,草原上的很多动物,都看到了一只年轻漂亮的进化种公猎豹,夹着两只小猎豹,在光天化日之下飞速裸奔……薮猫妈妈顾不得逮田鼠了,连忙捂住小猫的眼睛,感叹世风日下。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不远处的两头雄狮明显愣住了。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们甚至想抬起爪子揉揉眼睛。
  
  “埃罗。”
  
  “是的,哥哥。”
  
  “那是只进化种的公猎豹?”
  
  “是的,哥哥。”
  
  “可他带着两只幼崽。”
  
  “是的,哥哥。”
  
  “这太奇怪了。”
  
  “是的,哥哥。”
  
  “除了‘是的,哥哥’,你还会说些什么?”
  
  “不是的,哥哥。”
  
  菲力无言以对,虽然同为进化种,但他十分怀疑,埃罗真的和自己是同一个父亲吗?
  
  鲜血和肉的味道飘进鼻腔,打断了菲力的思考。菲力走到被罗乔丢弃在原地的瞪羚尸体旁大嚼起来。埃罗也走了过去。兄弟俩乳牙还没有褪掉就被从狮群赶了出来,捕猎十分困难。即便只是内脏和一部分皮肉,对两头年轻的狮子来说,也是难得的美味了。
  
  撇开那头奇怪的公猎豹,菲力和埃罗现在只想填饱肚子。不过,这些显然不够。
  
  菲力吃完了自己的一份,将另一半留给弟弟,在埃罗低头大嚼时,环顾四周,突然产生了一个主意。
  
  “哥哥?”
  
  “我们跟着那头公猎豹!”
  
  “为什么?”
  
  “笨啊你!”
  
  菲力打了埃罗的头,埃罗仍旧一副不解的样子。
  
  “草原上的胡狼都知道,跟着猎豹,有肉吃!”
  
  “可这片领地是奥罗斯的,母亲说过,奥罗斯是很凶狠的进化种,对侵入领地的狮子向来不客气!”
  
  “那你想继续饿肚子吗?只要尽量躲在领地边沿不就行了。”
  
  菲力一锤定音,埃罗不再反驳。羚羊肉鲜美的味道已经完全说服了他。
  
  如果可以,菲力也不想这样做,骄傲的狮子,何时沦为同胡狼一样的乞食动物?但他们要活下去,在成长到足够强壮,拥有自己的狮群之前,他们只能尽一切可能的活下去!在这一点上,进化种与原始同类,并没有太大区别。
  
  甩了甩尾巴,菲力叫上埃罗,兄弟俩沿着领地边界,朝罗乔逃走的方向走去。
  
  此刻的罗乔还不知道麻烦已经缠上了自己,正为自己的急中生智沾沾自喜。抱着两只小猎豹回到暂时栖身的蚁丘,罗乔开始了又一天的睡前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远方开新文了……


☆、第二章

  草原的清晨很冷,罗森和罗瑞紧靠在罗乔身上,父子三人懒洋洋的,谁也不愿意动。或许是猫科动物惯有的习性,若非要打猎维持生活,罗乔整天无所事事也不会觉得闷。
  
  “爸爸,今天吃什么?”
  
  罗瑞看到罗乔站起身抻懒腰,立刻双眼放光的蹲坐在他跟前,不顾哥哥罗森鄙视的眼神,撒娇似的在草地上滚了一圈。
  
  罗乔忍不住伸出罪恶的爪子,在小猎豹柔软的肚子上揉啊揉,话说这真的是只猎豹吗?真的不是只小猫吗?
  
  幼崽爱玩的天性此刻暴露无疑,在罗乔四十五度角深沉望天的同时,罗森一下跳到了罗乔的背上,小爪子踩啊踩的,罗瑞也不打滚了,紧跟着哥哥的脚步往罗乔身上爬。两只小猎豹早已不是刚遇到罗乔时瘦骨嶙峋的样子,圆滚滚毛茸茸的样子,着实讨喜。
  
  罗乔趴在草地上,任由两只小猎豹围着他追逐打闹,偶尔爬到他的头上,重量和只家猫也差不了多少。
  
  雨季已经过去了一半,按照罗乔接收的记忆,再过三个月左右,旱季来到时,大部分食草动物都会迁徙,到时候,捕猎会很困难。虽然猎豹和狮子不同,不会固守在一块领地上,但也不能随意到处走,若是闯进了一块未知的区域,又没有什么防备,很有可能大祸临头。小猎豹的威胁不只有狮子鬣狗等掠食者,也有可能来自同类。这块三角洲大部分区域是奥罗斯狮群的领地,这个强悍的狮群,不只将其他的狮群赶出了三角洲,而且不停的捕杀和驱逐鬣狗,只要罗乔注意躲避狮群,他在这里是安全的。但旱季来临的时候,这种安全也变得不确定了。饿肚子的狮子,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需要考虑一下实际问题了。”
  
  气温逐渐升高时,罗乔带着两只小猎豹离开了白蚁丘。
  
  今天他们的运气有些不好,走了很长时间,仍然没有发现羚羊群的踪迹。罗森和罗瑞一路都在追逐打闹,两只小猎豹被罗乔养得很好,他们相信,只要有爸爸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罗乔对此有些无奈,儿子崇拜他不是件坏事,可这也让他感到压力山大啊。
  
  正午时分,罗乔仍然一无所获。
  
  两只小猎豹被太阳晒得有些不舒服。罗乔带着他们找到了一处树荫,却在树荫前的草地上发现了一枚鸵鸟蛋。
  
  话说,这是鸵鸟蛋吧?
  
  罗乔用爪子拨着那颗蛋,罗森和罗瑞第一次看到鸵鸟蛋,他们很好奇。
  
  “爸爸,这是什么?”
  
  “鸵鸟蛋。”
  
  “哦。”两只小猎豹还不知道鸵鸟是什么,但不妨碍他们思考一个更实际的问题,“能吃吗?”
  
  “能吃。”
  
  罗乔点点头,可他不愿意吃。无他,鸵鸟蛋,实在是太味儿了。架不住两只小猎豹闪亮亮的眼神,罗乔还是决定,吃吧。
  
  再次恢复成人类形态,罗乔抱着鸵鸟蛋走到树荫下,拿起一块石头,敲破了蛋壳,顿时,两只小猎豹捂着鼻子跑出老远。
  
  罗乔咧咧嘴,冲儿子招招手。
  
  罗森和罗瑞躲进高草丛,小脑袋摇得拨浪鼓一般,说什么也不愿意过来。
  
  罗乔无奈了,谁让猎豹挑食呢,只吃鲜肉的大猫,也的确受不了鸵鸟蛋这股味道。可就这么扔掉又觉得可惜。罗乔想了想,走到不远处一块光滑的石板前,看看太阳,试着把蛋液倒在石板表面,随着刺啦一声响,一股焦香代替了原本冲鼻的腥味。两只小猎豹抽抽鼻子,罗乔则是一脸黑线,他只是想试试而已,这成果也太惊人了吧?话说挂在天上那个是太阳还是烤炉啊?
  
  不知道猎豹能吃熟食吗?
  
  罗乔先撕下一块煎蛋自己吃了,过了一会,确定没什么异样,才把剩下的煎蛋分给两只小猎豹。自己坐在一边拄着下巴看两个小家伙吃得头也不抬,进化种的猎豹和原始猎豹究竟有多少不同?
  
  一颗鸵鸟蛋明显不能满足父子三个的胃口,罗乔还是决定继续往前走,他记得曾在前方不远处碰到过一个黑斑羚群,虽然大个的抓不到,但小黑斑羚还是不成问题的。
  
  罗乔离开后不久,两头年轻的狮子从草丛里走了出来。由于风向的原因,罗乔没有闻到狮子的气味,自始至终没发现他们。
  
  “哥哥,鸵鸟蛋可以这么吃吗?”
  
  菲力没说话,他在意的不是鸵鸟蛋怎么吃,而是这附近是否有一个鸵鸟的巢。如果能找到,那他和埃罗今天就能填饱肚子了。
  
  就在年轻的狮兄弟到处找鸵鸟巢时,罗乔终于交了好运。他发现了一只瘸腿的公黑斑羚!
  
  不知道黑斑羚是因何受的伤,但它已经站都站不稳了。
  
  罗乔吩咐罗森和罗瑞趴在草丛里不要出声,自己压低身体,双眼死死盯住不远处的猎物,悄无声息的向它靠近。
  
  六十米,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
  
  终于,在那头黑斑羚发现罗乔的同时,罗乔猛的从草丛里蹿了出来,如离弦的箭一般扑向了黑斑羚!
  
  公黑斑羚的长角和个头不是罗乔能够应付的,但他有别的办法。一爪子拍在黑斑羚受伤的后腿上,黑斑羚受痛跌倒的同时,罗乔变作人形,随手抓起一块石头,跳到黑斑羚的背上,狠狠的用石头砸在了黑斑羚的脑袋上。
  
  鲜血溅到罗乔的脸上,他本能的伸出舌头,温热的血液味道,让他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
  
  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生活在文明世界的摄影师,而是为了生存杀戮生命的野兽。
  
  终于,黑斑羚停止了呼吸。
  
  罗乔跳到地上,胳膊擦过脸上的血迹,随手将石头扔到一边,招呼两只小猎豹过来吃东西。
  
  这头黑斑羚太大了,罗乔根本拖不动,他们只能尽可能的多吃,能吃多少就吃多少。
  
  天空中已经有秃鹫在盘旋,罗乔用锋利的爪子撕开黑斑羚的皮肤,让两只小猎豹先吃,他站在一边,警惕着天空中和陆地上随时可能出现的敌人。
  
  罗森和罗瑞大口吃着肉,罗乔喘匀了气,也趴到地上,这种天气,他还是更喜欢猎豹的形态。入口的血和鲜肉刺激着他的味蕾,吃饱的罗瑞代替了罗乔的位置,罗森则弓起背,对逐渐聚集的秃鹫低声咆哮。
  
  “别管它们。”罗乔一爪子按住罗森的尾巴,抬起头问道:“儿子,你吃饱了?”
  
  “恩,吃饱了。”
  
  “罗瑞呢?”
  
  “饱了。”
  
  难得抓到这么大的猎物,父子三人吃得肚子滚圆,黑斑羚还剩下大半。
  
  罗森和罗瑞有些不愿意离开,罗乔知道必须走了。
  
  没有发现鸵鸟蛋的菲力和埃罗就在不远处,罗乔看到了他们,但这两头狮子并没有过来,而是停在原地,似乎在惧怕着什么。连等候很久的秃鹫都显得十分不安。
  
  罗乔发现事情不太对劲,他立刻将罗森和罗瑞叫到身边,警惕的四周张望。
  
  空气中,传来了陌生的味道,狮子的味道、
  
  一头体格健硕,有着浓密鬃毛和金色眼睛的雄狮出现在了罗乔的视野中。他一步步朝这里走来,庞大的身躯昭示着无所畏惧的力量,暗金色的鬃毛,象征着王者的威严。
  
  他是这片三角洲的统治者,强悍的狮群首领,奥罗斯。
  
  罗乔本能的畏惧这头庞然大物,这头雄狮的体重足有他的四、五倍。
  
  “爸爸……”
  
  罗森和罗瑞害怕的想要躲在罗乔的身后,罗乔有些不知所措。这头雄狮和之前遇到的两头年轻狮子不同,罗乔没有自信能够在他面前轻松的全身而退。
  
  奥罗斯的目光扫过罗乔和两头小猎豹,以及地上的黑斑羚,最终停在菲力和埃罗的身上。
  
  “吼!”
  
  狮吼声响彻天际,年轻的雄狮从奥罗斯身上,学到了何为王威。在他们父亲的身上,有着同样的东西。
  
  菲力和埃罗本能的表示出顺从,但奥罗斯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们。他开始奔跑。
  
  雄狮的鬃毛在风中飞舞,矫健的身躯昭示着无可比拟的气势和力量。
  
  菲力和埃罗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转身逃跑,他们也真的这样做了。罗乔趁机将罗森甩到背上,叼起罗瑞,向着相反的方向抬腿就跑。却在半路被两头母狮截住了。
  
  母狮罗莎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进化种公猎豹,话说,他是公的吧?
  
  罗莎的姐姐莎娜看着罗乔的双眼则充满了敌意。狮子总是排斥一切竞争者的,哪怕是一头和他们的猎物有很大区别的猎豹。
  
  莎娜正打算扑向罗乔时,罗莎发出了一声惊呼:“他真的是公的哎!”
  
  莎娜脚一软,险些滑倒在地上。
  
  “他当然是公的!你的眼睛在看哪里?!”
  
  “可他带着两头幼崽哎,姐姐,带着幼崽的公猎豹!缇妮昨天说的在草原上裸奔的进化种,不会就是他吧?”
  
  “是又怎么样?难道不杀他?”
  
  “也是哦。”
  
  罗莎点点头,冲着罗乔露出了獠牙。
  
  罗乔看着两头拦路的母狮,对比一下自己和母狮的体型,再度泪流满面。
  
  这年头,软妹子已经不流行了,人家崇尚是浑身肌肉的女蓝波啊。
  
作者有话要说:远方对大猫很着迷,尤其喜欢猎豹,所以才有了这篇文。猎豹琥珀色的眼睛和流线型的身材,真的很迷人啊,据说法拉利跑车的设计理念,就是来自猎豹的,足见这种大猫有多迷人。


☆、第三章

  “罗莎,莎娜,你们在做什么?”
  
  正在罗乔被两头母狮拦住,进退不得时,又一头母狮走了过来。她看起来明显比前两头母狮的年纪大,右眼是白色的,很可能是捕猎时被伤到造成的失明。
  
  “缇娜阿姨。”
  
  罗莎和莎娜在这头母狮面前变得十分乖巧,罗莎讨好的上前用额头蹭着缇娜,像一头小狮子一样。
  
  她们似乎忘记了还在一边的罗乔。罗乔趁机将衔着的罗瑞也甩到背上,两头小猎豹本能的用爪子紧紧抓住罗乔背上的皮毛。
  
  罗乔顿时疼的一抽,好吧,为了儿子,他忍!
  
  终于,三头母狮互相打过了招呼,目光重新聚焦到罗乔的身上,比起敌意外露的莎娜,罗乔直觉这头年纪大的母狮更加可怕。她嘴里的獠牙少了一颗,却丝毫不损她的威武。
  
  对一名女士用威武,这得多坑爹啊……
  
  缇娜看向罗乔,又看看他背在背上的两只小猎豹,罗乔肯定,在缇娜眼中,他们父子三个,都已经是死豹了。
  
  三头母狮慢慢向他逼近,罗乔慢慢的后退,不敢转身就跑。母狮的奔跑速度并不慢,虽然逊色于猎豹,但现在他面前有三头!
  
  好吧,咱武力值不行,但咱有智慧!
  
  罗乔忽然抬起右前爪,朝着其中一头母狮的头上一指:“看!有斑马在天上飞!”
  
  三头母狮条件反射的顺着罗乔爪子的方向转头,罗乔趁机转身就跑!罗森和罗瑞牢牢抓在罗乔背上,偶尔因为罗乔的速度飞上半空,却一声不吭。
  
  看着罗乔留下的一地烟尘,母狮们知道上了当,这让她们愈发的恼火,之前的三分杀意,立刻成了五分。
  
  “罗莎,莎娜,追上去,撕碎他!”
  
  缇娜的声音冷酷嗜血,三头母狮朝着罗乔逃走的方向追去。
  
  猎豹的速度很快,草原上的掠食者中难有望其项背者。但猎豹耐力很差,罗乔不敢将速度提高到极限,那样,不到一分钟,他就会因为缺氧体温过高而死。
  
  逃命的本能促使罗乔超长发挥,在母狮们追上他之前,成功钻进了一片茂密的高草丛。他知道这样同样危险,他能够凭借草丛的掩护躲避狮子,狮子也能在草丛中伏击他。但他实在没有办法了,他跑不动了。
  
  罗森和罗瑞从罗乔的背上下来,两只小猎豹学着罗乔的样子俯低身体,逆风帮了父子三人,狮子无法闻到他们的气味,他们却能看到狮子。但这三头母狮明显不打算放过他们,她们锲而不舍的在草丛中寻找着,罗乔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和两只小猎豹绝对逃不掉。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