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与魔王冏居文 零神月

与魔王冏居文 零神月

时间: 2015-10-08 12:15:42


【文案】
他,殷胧月,是人见人怕的“恶魔公子”,继承了阴阳师家族的诅咒,所到之处群魔乱舞,生人退避——除了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当无口无心无表情的“正太月”,遇上没心没肺没道德的“型男莲”;
  当个性懦弱的学生,遇上脑子抽筋的夫子;
  当单纯无助的小白兔,遇上狡猾无耻的大灰狼。
  他们之间会产生怎么样的纠葛?是基情的开始?还是诅咒的开始…
  ◆片段一:
  “啊哈哈哈哈哈——少主,您一把年纪了,竟然还因为恶梦哭醒,真是没种啊!”某狐狸从云雾中走出,邪恶地大笑。
  某月心里一惊,听了这狐狸的大笑顿时满面通红。“紫,作为我们殷家的式神,你也不用笑成那样吧!好歹也给你少主我一点面子。”
  ◆片段二:
  “咦?怎么了?是不是肚子饿了所以心情不好?”某男看了看某月,又看了看自己,看了又看,最后,他放下了某月,然后自己做出捂胸防卫姿势。“对不起,少主,我…”
  “嗯?”某月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某男红着脸道:“我…我是男人,所以…”
  哈?——某月忽然打了一个冷战,望着某男那荡漾的表情,心里确定,这男人精神肯定不正常。
  某男继续脸红:“我的…挤不出…您还是喝牛奶吧…”
  某月狂吼:“你个疯子,给我滚出去!”
  ◆片段三:
  月:“呜呜呜——娘亲…娘亲…”
  莲:“您没事吧,少主,您被梦魇缠住了!”
  月:“你——你怎么进来的!”
  莲:“我来了,您就放心吧。”
  月:“什么?”
  莲:“我会代替您的母亲,陪您睡觉的。睡吧~睡吧~在母亲的怀抱中~”
  月:“你个疯子!马上给我滚出去!不许穿我娘的衣服!”
  莲:“啊呀!少主,脱人家衣服是违反礼节的呢!”
  月:“谁要脱你的衣服,马上给我滚出去!”
  基情四射,YY无极限,膜拜天国的节操君,本文BL,非喜慎入!


☆、楔子

  清晨的轻风,笔直地贯穿萦绕在庭院中的云雾。
  室内飘扬着淡淡的栀子花香。
  沐浴之后,管家交给他的衣物上,总是不经意地拥有相同的熏香味道。
  “胧月。过几日便是你的生辰,你想要什么礼物?”父亲和蔼的声音在耳边盘旋。
  “人类!父亲,我想要人类!”胧月白皙的面容上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
  父亲冰冷的手指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几不可闻地叹息道:“……胧月…那是不可能的。”
  “父亲?”
  “因为你……”
  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起来。
  “你说什么?父亲……父亲!”
  再等实现重新汇拢时,触目的景象变成了冰冷的房间,冰冷的书桌,与冰冷的墙壁。
  胧月缓缓地坐起了身子,伸手捂着额头,接触到脸上那滴滴泪痕,口中喃喃道:又是这个梦……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梦到过了。
  
 


☆、第一章 家有妖孽

  这是一个……的时代。
  在某处远离尘世的仙山,云雾缭绕的半山腰,存在着一座占地千坪,被称之为恶魔宅邸的古宅。
  一个约十五岁,肌肤白皙,长相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目光的少年,正姿态优雅地走在通往某处别院的石径上。
  这鬼屋——不对,这殷家,原来还有一个正常人类存在,那就是他,他的名字叫殷胧月,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妖魔鬼怪更难对付的东西了。
  胧月叹息着,缓缓地来到平时用膳的别院,轻轻将门推开来。
  忽然,一个清朗的笑声从耳边掠过——
  “啊哈哈哈哈哈——少主,您一把年纪了,竟然还因为恶梦哭醒,真是没种啊!”一个魅惑而优雅的少年,从他身后的云雾中走出。
  少年一身白色长袍,他拥有一头如白雪皑皑般亮泽的银色长发,银白色的发间耷拉着两只毛茸茸的耳朵,衣袍后还垂着九条雪白的狐尾。
  他见胧月回头看他,笑得更是恶劣,俨然没有把殷胧月当成主人。
  他的名字叫:紫,真面目便是九尾狐狸精,自古以来,人们便传闻狐狸是一种有灵性的动物,而且会跟随着人类,拥有九条尾巴的,被称为九尾狐。
  又是这只狐狸精!
  胧月心里一惊,听了这狐狸的大笑顿时满面通红。“紫,作为我们殷家的式神,你也不用笑成那样吧!好歹也给你少主我留一点面子。”
  “哦?是么……”紫斜起柳叶般的眼睛,一步步地逼近。
  紫的双眸闪烁着精光,盯着胧月不放,带着魔力的眸光,让胧月浑身轻颤。
  (啊~又是这种眼神!糟了!)胧月的身子不住地颤抖,最后竟是动弹不得,他很清楚,紫那眸光的魔力,那强大的妖气,夺走了胧月对身体的控制权。
  “话说……”紫悄悄走近动弹不得的胧月,靠近他的脸颊,仿佛要说些什么悄悄话似的。
  紫白皙的双手忽然攀上胧月的肩头,猛然发力,把胧月以一种扭曲的姿势锁住。“格拉格拉——”胧月身上当即响起一阵关节松动的声音。
  身体瞬间腾起一种被拆散的感觉,胧月惊恐地大叫:“紫!——快住手!好痛痛痛痛!”
  紫看到他大叫,才放开他来,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主人离家的时候就有说过,要你把我当成亲哥哥一样尊敬嘛?你也该体谅一下,一大早,我就被你的眼泪淹没的心情呀!”
  胧月心中腹诽着,真是的,没有比跟魔物同居更悲惨的事情了!完全没有隐私,他根本就没有在这公狐狸面前哭泣嘛!可这狐狸一见面就数落他。
  这时,庭院深处传来了清脆的鸟啼声,让那个邪恶的狐狸男抬起了标致的下颌,指着庭院里面,说了一句。“少主,花开了呢。”
  他那一头银色的长发,在日间的青光下,闪耀着白色的光芒,晨风吹起他的袖袍,带着一种紫藤花香。
  “啊?”胧月不明所以,疑惑地看着紫,花开了?有什么奇怪么?
  “少主,今天是春分哟。”紫低喃着。
  胧月依旧不明就里,随着紫的视线看了过去。
  石径旁边的绿色中,有一朵乳白色的花朵已经宛如摊开的手指一般绽放,那扑鼻而清幽的香味,怡人心脾——这是一朵春季之花。
  “少主,今天可是您的十六岁生辰呀,今年想要什么礼物呢?”
  紫瞥着胧月,露出了笑容,那天生魅惑的形态,让胧月禁不住双颊泛红。
  紫明明是男儿身,却有如此惊人的美貌,肤如凝脂,唇若朱丹,目如皓月,眉似柳梢,如古扇一般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大概,这么形容比较合适吧?他如此美丽,如同天神下凡。
  额,话说回来,紫确实也不是凡人……他是只狐狸。
  胧月再次深深地叹气,紫长得再妖孽又这么样,让人看一眼就魂飞魄散,没劲!他不打算再管紫,径自走进了用膳的屋子里。
  可是他脚才抬起,转眼间便被紫拥入怀中。
  胧月心神一凛,这只狐狸莫不是又到发情期了,他当即大叫:“放开我啦!你这只色狐狸!”
  谁知,身后的紫略带魅惑的声音吹入他的耳际。“春天来了,繁殖期也到了嘛。”
  狐狸精那丝丝柔柔的清气吹得耳根子发软,胧月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嘤——你在说什么傻话,我可是男人呀!”
  “少主,你刚才不也是很着迷嘛,为何要反抗呢?你不希望我这样对你吗?”紫低笑了一声,伸手一带,胧月整个人被他提起,两只小脚脱离了地面。
  “天啊,你这个家伙,以前到底过着什么样的人生啊?!怎么脑子里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对,对他而言,不应该是人生,而应该叫狐生……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胧月卯足了劲,奋力挣扎着。
  “少主——开饭了!”
  屋子里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那是幻狸的叫唤。
  胧月顿时大叫:“幻狸?!太好了!快来救救我!”
  “啊?救你?”刚刚还在屋里的声音,忽然转移到了脚下。
  胧月低头一看,触目的竟是一只圆滚滚的浣熊,那两只黑眼圈中闪烁着两点“闪光的小黑豆”。
  这黑褐相间的小**,看起来可爱得不像话的小浣熊,就是幻狸,他的原型就是一只圆滚滚的浣熊,他平时在家不喜欢穿衣服,所以都是变成原型到处走动,当然因为体型太小了,所以每次跟别人说话都要仰视。
  幻狸此时憨厚地在自己圆滚滚地脑门上搔了搔痒痒,抬头望着胧月和紫。
  胧月看到那圆滚滚的小身板,仿佛在那球状的脑门上看到了一丝曙光,他觉得自己总算得救了,正要开口向幻狸呼救。
  谁知,愣了片刻的幻狸,竟然眨巴了眼睛,抢先一步开口道:“哎呀?不好意思呀,紫,打扰到您寻欢作乐了!”
  说完,幻狸还故意用两只胖胖的小手臂,遮住自己的小眼睛,再贼贼地从那小小的肉爪间,透出个缝隙来,窥视着胧月和紫。就这么多看了一眼,他便抖着圆滚滚的身子,手爪并用的往里屋里窜。
  一溜烟便没了身影。
  这小浣熊的反应完全出乎胧月的预料,胧月哀嚎道:“喂!——幻狸你别跑呀!”
  
 


☆、第二章 诅咒

  看着圆滚滚的小幻狸逃走,紫再次嗤嗤地笑了起来。
  然而——一个清冷的声音如同冷水一般从头上落了下来。“紫大人,您玩够了,就让少主进去用膳吧,瞧您把他吓的。”
  紫循声望去,顺手把胧月也放了下来。
  胧月战战兢兢地顺着紫的视线望去,屋檐的瓦砾上蜷缩着一条绿幽幽的东西,不用说,那种油滑到反光的皮肤,外加绿油油的心态,已经表明了它的身份。
  那是一条青翠欲滴的绿蛇,它缓缓地绕着屋檐,向下攀了下来,着地的时同时幻化为一名表情戏谑、身着绿袍的少年,他那一头如海藻一般的长发随意地披散着。
  “绿意?”紫似笑非笑地打了一声招呼。
  蛇妖绿意,他是狐狸精的小跟班。
  胧月每天与妖魔为伍,见怪不怪,麻木地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哎哎,又在发愣呢,少主!”绿意嘻嘻一笑,一双细长狡黠的眼睛弯成月牙似的,原本清俊的脸上带上了一些爬虫类的贪婪神情,他伸出血红色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红唇。
  那种看到好吃东西的馋嘴模样,让胧月不禁毛骨悚然——完了,这个吃货蛇再次把他当成粮食。
  胧月有些害怕地藏到了狐狸男的身后。
  谁知,绿意这家伙还来劲了,立刻管不住嘴,称赞道:“喔喔喔喔~泪珠滚滚的,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胧月又往紫的身后钻了钻,但这回,他的四周围却响起了七嘴八舌的声音。
  “少主~娇嫩的皮肤因瑟瑟发抖有些裂开了哟!”
  “少主,赏我一点人气吧!我只要吸一口,一口就好!”
  “少主,能不能赏您的一条腿给我吃掉呢?”
  “少主……”
  刚才还一片寂静的周围,忽然之间变得极为热闹,这些说话的东西都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晨雾之中,此时忽然间发出声音,便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他们没有一个是人类,全是妖魔鬼怪,都是因为被胧月所吸引,才长居在此处,四方的妖怪会不断地涌过来,却没有哪只妖怪主动离开过。
  胧月终于忍无可忍地大吼:“你们这群混蛋,全都给我滚!”
  被他这么一吼,还隐身在云雾中的妖怪们,转眼之间,便仿佛丛林深处的湖畔一般寂静无声。
  气氛瞬间诡异了起来。
  “啊啊啊啊——!少主真是开不了玩笑呢。”绿意用长袖遮着自己的红唇打破了沉寂。“对了,少主。”
  绿意做了个手势,云雾中有几个妖怪抬上了一堆大大小小的木箱子,活像什么人下聘时候抬来的聘礼。
  胧月一看,当即明白了过来——这些大大小小的木箱子里,装满了大量珠宝,古玩珍物,俗称“玩物”……这是那胆小懦弱,不敢在同一个地方久居的父亲从外面送回来的礼物,他这父亲胆小到连亲生儿子的生辰,都不敢回来。
  “送东西的人呢……”胧月对箱子里的东西没有兴趣,侧头对绿意问道。
  “呃,因为只是将物品放在山脚下,不敢上来,已经离开许久了。”绿意茫然道,东西拿到了不就好了?难道还要把送东西的人都吃了?
  “真是的,我怎么会喜欢这样的礼物,我不想要这些,扔了!”胧月眼神一黯,不敢来……是啊,你们这群妖怪在这里,谁敢过来?谁敢久留,愿意将东西送到山脚下,那也是一种很仁慈的善举。
  刚刚沉寂下去的妖怪们再次沸腾了起来,大家都知道少主对这生辰礼物很是不满意,全都聚拢到了少主的身边,再次如麻雀一般叽叽喳喳:
  “少主少主,我送给你一只小虫虫的尸骸,您就让我吸一口您的人气吧!”
  “少主,我送你礼物的话,你给我吃掉一条腿吧!”
  “……”
  他们渐渐从云雾之中走了出来,有摇晃着尾巴的狼,也有无形体的孤魂,甚至是一些不知名的魔物。
  紫优雅地凝视了胧月好一会,才对着周围那群妖怪,笑道:“大家的要求可是实现不了的哟,人类可是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死去的。”
  “我不要这些东西,我想要人类,我要人类!”胧月指着他们大叫,说完,头也不回地向自己的寝室方向走去。
  妖怪们心思单纯,不明所以,少主这是怎么了?
  只有紫心里明白,胧月只是想要跟人类接触罢了……
  绿意耸了耸肩,转头对着紫询问道:“紫大人,这……老爷的礼物,真的要照少爷的意思……”
  所有妖怪唯紫狐首是瞻,都等着紫发话。
  紫望向那大大小小的木箱,一眼就定格到一个如棺椁一般大小的大箱子,片刻之后,他笑了,优雅地抬起白皙手指,指着那个大箱子:“把这个送到少主的房间,其他的,抬到库房……”说完,他的唇角扬起一丝邪恶的笑意,那双邪魅的狐狸眼睛充满了算计。
  ※※※
  殷胧月毕竟还是个孩子,早上被那样的梦惊醒,本来就心情不好,现在又收到那些死物,更是郁闷无比,连饭都不吃,跑回了自己的寝屋,他一边哭泣,一边走着,自言自语哽咽道:“都是这个诅咒害的。”
  他抬起自己的左手,手心中赫然呈现出一朵娇艳欲滴的罂粟花刺青。
  这座宅邸,之所以会汇聚如此多的妖怪,原因就是因为殷胧月被下了吸引妖怪的诅咒,而这个美丽而致命的罂粟花形状的印痕便是殷胧月从小噩梦的来源,这个印痕,是阴阳师家族殷家代代相传的刻痕,这个斑痕就如同真正的罂粟花一般,**着各种妖怪。
  无法忍受妖魔鬼怪的骚扰,母亲去世了,父亲因为悲于如此的体质不愿意在同一个地方逗留多时,而避开了任何普通凡人的胧月,一直都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住在受诅咒的大宅邸中,妖怪越来越多,人气越来越稀薄。
  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再接触人类,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身为人类应该会有什么样的特征,他不知人情冷暖也不知道人性,人是硬邦邦的?冷冰冰的?软绵绵的?热乎乎的?温柔如水的?热情如火的?
  只有一个人的宅邸……太冷清了!
  
 


☆、第三章 货运来的夫子

  好饿——
  不该赌气地逃回来——
  好歹……好歹也要先填饱肚子呀——
  饿到极致,殷胧月只好躺到柔软的大床中,因为,如果睡着了,饥饿感也就不会这么强烈了。
  殷胧月迷迷糊糊之中,总感觉偌大的房间中,多了一些什么东西,一种古怪的感觉再次油然而生,似乎有很多双眼睛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看,浑身好不自在……不行,好难受,一定要起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殷胧月猛然睁开眼睛,从大床上坐了起来,扭头一看。
  “吓——”
  房间里面果然多了一个黑幽幽的东西,那东西长的那一面正竖在他的床前。
  这是……这是什么?!
  黑色的,长方形的,黒木制成……
  这…这东西难道是棺材?——他房间里面怎么会有棺材?
  胧月疑惑着盯着这个突如其来的不明物体,对于怪异的事物,他早已经见怪不怪,估计又是什么尸鬼之类的被他的“魅力”吸引而来……殷胧月睨了一眼那口竖立起来的棺木,打算不予理会,再次躺下去,准备继续睡觉。
  忽然。
  “砰——砰——”的几声轻响,棺材里好像发出了几声试探性的敲击声。
  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胧月心神一凛。
  “彭——”棺材盖霍然打开。
  从里面窜出一个修长的人影,不是妖怪变的,不是孤魂野鬼……那个人穿着奇怪的服饰,袖子紧窄,衣长却在臀围线上下,领子大小适中,裤子为直腿形,造型自然匀称。
  这是殷胧月从未见过的服饰,不由地多看了他几眼。
  越看越不对劲,再过片刻,殷胧月瞪大了眼睛。
  没有诡异的瘴气,没有可怕的外形,这个男人,长得俊俏非常,身材修长高挑,肌肤白皙如同牛乳一般,看起来莹莹发亮,这个是人吗?
  这个人是人类?
  见殷胧月盯着自己半天没说话,那个男人终于忍不住开口:“少主!我正是你所希望见到的人类!”
  殷胧月茫然地看着他,原本的渴望,竟然被困惑所取代。
  “从今天起,我将是您的夫子!教导您人类的礼仪!”那男人笑嘻嘻道。
  “啥?!”殷胧月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惊恐地向后面的墙边挪去。“你说你是什么?!”
  “啊~幸会,少主,我是从今天起,担任您的西席……”那男子很兴奋地走近殷胧月,伸手戳进殷胧月的肩窝,将他从柔软的大床上提了起来,活像个父亲在抱自己的孩子。
  殷胧月身子一轻,惊恐地挣扎道:“西席?夫子?我可没有听说这样的事情。”
  “哎呀呀~小孩子呀,我最喜欢了!”男人将殷胧月整个人举起了,用自己的脸颊左蹭右蹭。“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儿童医生!”
  接触到殷胧月那湿润的肌肤,男人禁不住心神荡漾,脑子里已经开始陷入无尽的幻想之中,想象着他自己是个给孩子看病的一声,和蔼地对小朋友伸出双手来,温和地问,你哪里痛呀,给叔叔摸一下!——噢,想想就觉得,真是太消魂了!
  儿童医生,那是什么东西?殷胧月气急败坏地大吼道:“你——你这个疯子,快放我下来!别把我当小孩子!”
  谁知,听了这个命令,男人竟是惊讶着,没有当一回事。“咦?怎么了?是不是肚子饿了所以心情不好?”
  男人看了看殷胧月,又看了看自己,终于把殷胧月放了下来。
  然后他依旧很疑惑地看了看殷胧月,在看了看自己,如此往复,看了又看,最后,他有些面露羞涩地,双手做了个捂胸防卫的姿势,颤声道:“对不起,少主,我……”
  “嗯?”某月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这个人怎么回事?穿着古里古怪的服饰,一进来就说着莫名其妙地话。
  “我…我是男人,所以…”男人红着脸道。
  哈?——殷胧月忽然打了一个冷战,望着这个男人那荡漾的表情,心里确定,这男人精神肯定不正常。
  男人似乎鼓起了巨大的勇气,双手捂胸,继续羞涩脸红地低声道:“我的…挤不出奶水…您还是喝牛奶吧…”
  他……他他他,他在说什么?!这人疯了吧!
  殷胧月终于忍无可忍,指着他的鼻子,狂吼:“你个疯子,给我滚出去!”
  就在这时,紫那银白色的身影适时飘了进来,他优雅地抬起手来,一脸柔和地介绍着:“少主,请息怒,这位是新来的西席先生,是这座宅邸除了您以外,唯一的一个人类。”虽然他话语严肃,但是那邪恶的笑脸完全出卖了他的心思,紫从刚才就在一旁看好戏——这个货运来的男人,还真没让他失望,果真是个有趣的人。
  “哈?他——”殷胧月瞪着眼睛望着紫,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这个脑子有毛病的男人真的是他的老师?
  “少主,是这样的,他在宅邸门口被山鬼捕获的……”紫慢悠悠地解释着,省略了一句:是跟着礼物一起被抬进来的。
  殷胧月听了之后浑身一阵恶寒:捕获……听起来,这个男人还是个粮食。
  紫在心里窃笑着,却继续装正经:“嗯,因为平时都没有普通人会到山上来,这个人来到门口也不容易,所以大家就把他抬了进来,少爷不正是希望有个人类做朋友么?”
  “你们——”殷胧月怒声道,浑身颤抖地指着笑得一脸邪恶的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哎哎,少主,别怪他,多亏了它们,我才得救呢,我在山里迷路了,然后又冷又饿,他给我吃的,然后跟我提议在这里工作,我觉得不错,就答应了。”男人望着紫那魅惑的脸,眼中闪过一丝玩味,跟着他一起演戏,心中却不以为然:工作嘛,还是照顾他最喜欢的小孩子,又包吃包住,多幸福的工作,他当然不会拒绝了。
  “是的,少主,我们这些妖怪,并不清楚人类社会的东西,为了少主不会再为这个问题困扰,所以,这是上天赐予的机会,说想要人类的,正是少主大人您呢!”狐狸紫摆摆手,他今天对少主可是相当恭敬呢。
  “我现在不是说不要了嘛,你们快把这个疯子丢出去!”殷胧月继续大吼,生气地跳回床上,丢了一句话。“反正人类什么的,最后都会离开的。”
  “噗通——”殷胧月猛然发力用被子将头整个捂住。
  狐狸紫很无奈地用长袖掩着嘴,遮挡笑意,一边歉意地对那个男人说道:“哎呀呀~少主好一段时间没有跟人类接触了哟,所以不信赖人类也属正常,请您多多包涵呀!”
  男人望着气鼓鼓地钻进被窝里的殷胧月,疑惑地对紫问道:“少主的双亲……”
  “主母去世多年,而老爷做了个游方道士,不常回来。”紫就像说一些稀疏平常的事情,并没有任何隐瞒。
  这孩子……好可怜!男人暗地里抹了一把眼泪,不顾紫那好奇的目光,连忙钻进殷胧月的被窝里,将他硬生生地捞了出来。“少主,来,我们开始学习吧!”
  殷胧月只觉得身体一轻,随后便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他何曾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大惊地睁开眼睛,触目地竟然又是那个自称老师的**,当即大叫:“哇啊!——疯子!快放开我!”
  而原本应该还在一旁的紫,那只死狐狸早就溜出房门,抱着门口那棵大树的树干,没心没肺地大笑出声——恶魔公子的宅邸,越来越热闹了。
  
 


☆、第四章 脸红心跳

  从这天起,他将是殷家恶魔宅邸除了少主以外唯一的人类,殷胧月的夫子——宗连。
  宗莲自述一次登山活动,遇上时空扭曲,穿越了过来,他在这里非亲非故,又在这个深山老林里边走了好久才来到了殷家大宅。
  殷胧月听他的什么穿越,什么二十一世纪,又是飞机,又是电脑的……完全不知道他说的东西,反正妖魔鬼怪都能存在,那宗莲所发生的一切也不算太奇怪,殷胧月没太在意,只是叫他快滚。
  可在一旁聆听的狐狸紫就在心底暗笑,这个夫子的话能相信的话,母猪都会上树。紫比谁都清楚,这个叫宗莲的男人可是老爷特地用棺木送进门的礼物呢,倒是这个奇怪的夫子,竟然对周围潜伏的妖怪视而不见,这难道是普通人类可以做到的?这个人莫不是反应过慢,就真的有点本事。
  紫心中有疑问,恶趣味的兴头也上来了。
  于是乎……
  一大清早的。
  恶魔宅邸依旧云雾缭绕,仿若仙境,宗莲早早起身,愉快地洗漱,在狐狸紫帮他安排的庭院内,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古代的空气真是太好了,宗莲对天长啸——哦耶!宗莲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今天要好好的教育少主,让少主成为一个有心有肺有道德的乖巧骚年……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