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未来之我要越狱 忘却的悠(上)

未来之我要越狱 忘却的悠(上)

时间: 2015-10-04 14:13:22

未来之我要越狱★内容简介

穿越重生,他获得了一个所有人梦寐以求的金手指,一个随身空间,里面别说花草蔬果,更多的是仙花灵泉,遍地奇珍异宝。
时空处于未来,有的是让所有男生热血的机甲,异能,宇宙,虚拟网络,更美妙的是,他穿的那个身体是个年轻的机甲设计天才,智商200。而他完全继承了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看着镜子里俊美年轻健康的身体。
薛珀觉得他的这次重生几乎是完美至极了。为什么说是几乎呢?因为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编号AS016221,有人来看你了!”
看,这就是个小问题。这具身体身处监狱而且……被判无期。
坑爹啊,未来的监狱里每个身边都有一个“球”24小时监控。他有什么金手指都不能用啊!!无论好事坏事都做不了啊!
虾米?未来的监狱只要种田就可以了?
虾米?只要越狱成功就是无罪释放?有这么好的事情?老子要越狱!!

N年后。
“我还是回去吧?”
“???”
“我都为越狱努力到现在了,现在反而是被释放的,我不甘心啊!”
“说实话。”
“我基友还在里面,舍不得走。”

P.S不要被监狱两个字吓到了。这是一个十分小清新,十分欢乐的监狱文。没有你们想象中的任何重口因素。

1、判刑

  这个年代穿越已经不稀奇了,在几部热播的电视剧后,连潮一点的爷爷奶奶都知道穿越两个字。
  年轻人更是明白了,网上的小说八成是和这个题材相关的。
  八成中的六成,主角都是车祸穿的。
  所以薛珀认为,在他出了车祸后,一阵疼痛,眼前一黑,再睁开眼睛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他一点也不奇怪。
  
  砰!
  前面似乎有人敲了一下榔头。薛珀的注意力瞬间集中了起来,现在他在一个未知的地方,面对一群未知的人,这个身体的前身做的事情现在他必须延续。
  广大穿越前辈替他总结了很多经验,在医院就喊失忆,在荒郊野外喊迷路,在战场赶快趴下装死,在家里就赶快找日记,在学校……先说对不起(因为你肯定因为走神被老师抓包了)。
  他甚至还看过一个神文,虽然是配角,但是足够让人佩服的,他穿的地方是在法场,刀都砍下来了。
  那位同志喊得是什么?对了……我什么都说,我还有同伙。
  瞧,他总不见的比法场更糟糕吧?周围听着挺安静的。
  
  慢慢的抬起头,看周围的环境。心里咯噔一下。一个略微不妙的猜测在心底划过。
  倒不是他在一瞬间明白了自己在什么地方。而是周围一些东西明显对于21世纪来说过于科幻。
  比如那一个个漂浮在空中,有点像是摄像机的圆溜溜的东西,比如说,在他正前方投影在虚空中的一些虚拟屏幕。
  再比如……自己手上的两个发光的“手镯”,还有紧密的围在自己周围的一些光柱。
  
  有道是宁穿过去勿穿未来。
  在过去,哪怕是架空的社会,哪怕你不记得任何诗词歌赋,水泥玻璃的制造方法。但是处于更加先进的社会体系,在信息发达的平等社会生活过的人,你看事物看社会的眼光能从一个高的层次来看。这就是优势。而且古代的东西,哪怕你不懂,大部分生活用品你至少能认个大半。
  在未来就麻烦了。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到什么地步,你不知道,社会发展成什么习俗你不知道。你一个“古人”,出门不认识汽车,回家不认识沙发,要走路不知道怎么穿鞋,要睡觉不知道怎么关灯。
  如果是魂穿,并且是毫无原主记忆的话,去未来显然比去古代危险很多。
  
  说起记忆……从刚刚开始脑子里似乎闪过一些什么……
  
  现场的环境是容不得薛珀细想的。
  “肃静!”这是薛珀正前方的声音。
  
  薛珀下意识的吐槽,肃静你妹,没看到周围什么声音都没有吗?还肃静……额……等等,这不是中文,我竟然听懂了。
  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肃静这个词汇怎么这么像是某种特殊的场合,某种特殊的人专用词汇。
  
  目前的环境是这样的,自己站在一个发光光柱围成的框框里面。光柱只到自己腰身。手上有两个十分贴身表带,也是发光的,面前有一个漂浮的小桌子。
  地板除了自己站着的这块地方,其他的区域一片漆黑,黑得像是空的——也许就是空的。
  
  正前方有一些很科幻的虚拟屏幕。屏幕上放着的似乎是一些数据,薛珀绝对应该看不懂,但是……他似乎又看得懂。
  透过屏幕,是五六个人。这几个人穿着同一的制服。白色的。相当好看。有点像是军装的感觉。
  周围的……有人。
  
  薛珀周围的环境相当的黑暗,但是关键的部位都是有光的,比如他,比如正前方的那几个穿制服的人所在的地方,再比如周围的虽然有光但是模糊处理的观众席。
  很好,再配合那声“肃静”。
  自己在什么地方太清楚不过了。
  法庭!!
  
  自己在法庭,还是正在开庭的那种!虽然还存着某种侥幸,但是此刻心里有种强烈的感觉告诉自己……他没猜错!
  TAT
  
  “薛珀,你可认罪?”
  穿越定律一,你要是魂穿,有一半的几率是是穿成和你同名同姓的人。(谁让作者起名字不容易呢)
  穿越定律二,周围的人永远不会爽快的让你知道事情的全部。
  
  比如现在,老子到底犯了什么罪!你给我说一下会死啊!!
  这个阵仗,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的民事纠纷案。
  泪,庭审纪实他看过,像是他现在这个样万众瞩目的位置,八成是刑事案。他是被告,国家司法机关是原告。
  
  “不!!小珀,不要啊!”一个惨烈的声音在观众席上响起。
  薛珀的视线看过去,发现本来模糊一片的观众席,很人性化的亮起了一处,那个人就这么站在那里,悲痛的敲打着面前透明的东西,似乎想冲过来。
  薛珀看到那个人的第一眼,就眼睛一亮。
  完美!
  那个哀痛的叫着他名字的人,就外貌来说在薛珀心中几乎是完美的代名词,长相,身材,气质。都很符合薛珀的审美。
  薛珀不是GAY,但是是人都有自己的审美标准。而眼前这个突然杀出来的银发美男,就是薛珀心中审美男性的NO.1。
  “小珀,不要认罪啊!!”美男哭喊起来也依旧那么有形象。
  
  而让薛珀在意的是,面对这么一个符合他内心审美标准的人,他心里冒出的不是好感,而是深深的厌恶。
  厌恶,恶心,痛恨。
  那种恨之入骨的感觉开始慢慢浮上来。刻上了他的每一个细胞。
  【我恨他,我恨不得他把他挫骨扬灰。】
  
  薛珀没有任何抵抗的接受着这种感情。那是身体里留着的记忆,那是这具身体的前任留给他的警告。
  穿越文中经常有穿越者努力划分自己和前任的场景。
  薛珀也认为,自己就应该是自己。不过既然有了第二次的生命,在做自己的同时,也要记得,自己是这具身体的延续。他过往的爱恨情仇都会由自己来延续。
  而这个极度符合自己审美的男人说得话,绝对不能信。
  
  在这种情况下,薛珀当机立断的相信了“自己”。开玩笑,这都上法庭了,你那个谁谁谁跑出来说不认罪就不认罪。
  就自己是身体里留下这样的恨意。没准他会站在这里,还是你陷害的呢!装什么白莲花。
  
  “肃静。”法官不满意了。又敲了一下榔头。
  然后在桌子上按了一个按钮。薛珀就看着这么一把银质手枪从桌面升起来。法官接住后就朝着那个人开了一枪。
  不愧是未来的枪,射出来的不是子弹,而是一道蓝白色还带着电流的光束,以雷霆之势干净利落的直接击中了那位的胸口。
  自然,那个银发男子瞬间就倒下了去了。
  
  薛珀:(⊙o⊙)
  这也太劲爆了!未来法庭这么严苛?嚷嚷一下就开枪了?不是吧!虽然他看那个帅哥恶心,但是这样也……不至于吧?
  就在薛珀被吓到的时候,一阵机器电子音传来,那个地方的平台慢慢升起,那个人被一个光罩罩起来。光照的颜色变化了几下,人就醒了。看他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法官又按了什么,人就被送走了。
  
  好吧,人走了。
  周围又瞬间安静了下来。法官大发慈悲的再问了一遍。
  “薛珀,上述罪名,你可认罪。”
  
  心底的感觉又浮出来了。这回的感觉不是对美男的厌恶。而是……认罪,他必须认罪。
  “我……认罪。”
  薛珀听到一瞬间周围都有哗然的细语声,他听不出周围的人说了什么,也许是惋惜,也是厌恶,也许是不敢置信……
  但是这一回法官出奇的没有喊肃静。
  
  大约过了五分钟后。周围的声音自然安静了下来。
  法官站了起来。站在法官周围的几个人也一起站了起来。
  
  “现在宣判,犯罪嫌疑人薛珀,男,18岁,犯盗窃国家机密罪,证据确凿,罪名成立。犯泄露国家机密未遂罪,罪名成立。念,其认罪态度良好,判处有期徒刑2185年,剥夺政治权力终身。立刻执行。”
  
  纳尼!!!!
  他犯了什么什么罪?
  要判处多多多……多少?
  等等,恶心男,你回来!再喊一回!!老子后悔了!!!!!!!!!!!!
  


2、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天才

  再怎么样的状况,也不允许薛珀现在闹后悔。而且,未来的法庭很有效率的已经派出两名穿得像是机械战警人拉着他的胳膊开始押送他了。
  
  罪名已经成立,那就只能先去监狱再说了,而且薛珀虽然后悔,但是那份感觉还在。总觉得如果刚刚他否认罪名,会有更让他后悔的事情发生。
  
  浑浑噩噩的被拉着推着走过了一条条明显密封的走廊,突然间,拉着他的两个人停下了。
  薛珀好奇的抬头看。
  却发现有一个穿着军装的帅哥脸色阴沉的站在通道的前方堵人。
  更让薛珀惊奇的是那个人和他……长得好像。
  
  根据穿越的定性来看。既然他和现在这个身体叫同样的名字,那么八成容貌也一样。虽然还没照过镜子,但是他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和他上辈子容貌相向的青年,很可能就是他的亲人。
  不过……看着和自己差不多的脸穿着这么一身威武到性感的军装。这感觉还是很微妙的。
  “长官!”两个押送员,立正敬礼。
  薛珀囧。长官!!!!!原来我这么有背景!!!
  
  “你疯了!”青年无视两个对他敬礼的机械战警,直接对着薛珀怒吼,然后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从那个类似手铐代替品的光圈里面摸出了一个指甲盖大小东西当场捏碎。“幸好你改变主意了。”
  “…………”继续保持沉默的薛珀。
  “小珀。”军装帅哥突然语气软了下来。“爸爸妈妈已经很为你周转了,这次的事情太严重了,两千……已经是最低的了。”
  “…………”请称之为无期徒刑。谢谢了。别再提醒物两千这个数字。
  “这件事情对家里的影响不大,你放心吧,已经定性成了你个人的因素,没有影响家里。”
  
  对啊,从这位疑似是他兄长的人能让这两位“机械战警”有些违规的停下听他说话来看。他的地位应该很高。
  换而言之,自己家的其他成员应该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刚刚法官给的罪名是盗窃国家机密……
  
  薛珀心虚的看了眼那人。换来对方一声叹息。
  揉了揉薛珀的头发。
  “保重,记住,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我们会争取来看你。你也要好好表现,也许会有机会出来。”也许后面那句话非常的轻。
  听着就是一句不怎么报着希望的话。
  
  薛珀点着头表示理解,内心却在努力挖掘记忆未来世界人的平均寿命到底是多少。还没等他挖掘出什么来,薛珀的思路又转移到在监狱里乖巧听话不惹事生非在未来世界能减刑多少年?够不够把185年的那个零头抹掉。
  
  走神的好处就是不用去看亲人最后痛苦难过的表情。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押送去监狱的宇宙飞船上了,内部装潢当然是很未来化,风格看起来倒是有几分飞机的模样。外面风景是自然不是蓝天白云,而是浩瀚的宇宙。
  
  “可以自由活动,不过仅限于这个船舱。”机械战警似乎特别通情达理。“这大概是你最后可以看宇宙的时候了。”
  “…………”这句话和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一样的不讨人喜欢。
  
  即使再不讨人喜欢,薛珀还是立刻趴到了窗口,看起了第一次,第N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宇宙。
  内心那种初次见到的兴奋,已经看腻的无聊,还有再也见不到的哀伤全部交织在一起,阴差阳错的打开了之前他怎么也打开不了的那把锁。
  属于这个身体的记忆纷纷涌来,眩晕混乱的感觉,让薛珀立刻坐下,闭目养神。
  好在他现在是即将服刑的无期囚徒,做出什么奇怪崩溃的事情都不奇怪。
  
  记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
  分开看好了。
  首先……看历史。
  很多小说不是都说了吗?地球毁灭后,少部分人类坐着宇宙飞船逃到了别的星球重新开始。
  查看结果……
  薛珀额头冒出一个个十字。
  这个死小孩,简直就是个历史白痴。星际起源什么的全部不知道,就连自己国家的历史在他的记忆中也是一大堆“或许”“可能”“大概”“凑合,就这样吧”之类的形容词!
  关于历史知识,他记得还没幼年看的动画片清楚。
  
  好吧,跳过历史。看看身体本人的信息好了。
  
  从本人的信息开始整理,然后是家庭,社会背景,还有这回的案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全部整理完已经两个多小时了。看完以后,薛珀睁开眼睛,看着因为长期闭眼变得幽蓝世界。无奈的感叹,果然是同人不同命啊。
  薛珀自己,是父母离异的。只不过薛珀的父母还算是厚道,再怎么吵吵闹闹也忍到了他16岁才正式离婚。不让孩子在小时候的档案上就留下父母离异这份记录,让他在同学们面前稍微能堂堂正正一点。
  不过之后双方就留给他一套房子除了每个月定期的钱,几乎不怎么联系了。
  薛珀自己,虽然没有变坏,但是也好不到哪儿去。
  不是没想过好好学习笑傲群雄,以优异的成绩和未来对着父母炫耀。但是本人实在不是读书的料,无论他怎么努力总是中等偏下徘徊。再加上没人约束放养长大,坚持不了多久的努力,又下滑了一个档次。
  除了本性不坏没有去混道上外,他实在算不上是个好学生,好青年。
  读着三流的高中,三流的大专,最后花钱混了个成人本科的文凭。说出去也算是个大学生了。
  找了个普通技校毕业的学生也能胜任的工作,拿着接近城市低保的工资,主要经历都花在了写网络小说和打游戏上面。
  不过他还是很爱惜自己的小命的,再怎么喜欢小说和游戏他也尽量挤出上班时间来混,而不影响自己的睡眠。每天上班骑车也有了一定的运动量。
  薛珀认为自己怎么也比那些纯正的宅男和工作狂健康一点。
  可他还是死了。死在了普通又正常的车祸上。唯一能挺胸骄傲的是,事故责任人绝对不是自己。
  穿越后,还没来得及有点劫后余生的反应,就被“一锤定音”了。
  
  而这句身体的主人,就不一样了。同样叫薛珀,同样的脸蛋,他和自己的区别不仅仅是比自己年轻了好几岁。而且可以说是天之骄子。
  祖父是退休的元帅,父亲是现任的三大将军之一。母亲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机甲设计师和制造师。一个哥哥在父亲手下打拼,刚刚上升到了中校,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就刚刚见面那位)
  一个姐姐可以说是这个宇宙闻名的大明星。
  更别说还有外祖父母,堂兄表弟,叔叔伯伯,之类的杂七杂八的关系。总之,两个字,豪门。
  不是那种丰富底蕴的豪门。他们家发迹到现在并没有多少年份(和其他家族比起来)。只是架不住这几代人才辈出。
  虽然不是各个都出类拔萃,也不是全部挤在联盟上游。但是出奇的,这个不算小也不能算是太大的家族,给很多人不错的好感。
  薛珀本人也是了不得的角色,三岁就开始崭露头角,显示出了高超的智商,对机甲有着很敏感的天赋。
  父亲板着脸难掩喜悦的说要给家里添加一个出色的军人,母亲欢天喜地的表示是终于有人接她的班。年轻时有恶魔之称,退休后却越老越顽皮的祖父却说,这孩子这么可爱,应该学他姐姐去当明星。
  其他亲戚也过来凑热闹,聪明的孩子谁不喜欢。薛珀记得,那天是他三岁的生日,而他未来的人生计划被这些宠爱着他的亲人讨论遍了世界上大部分的职业。连杀手这种可能性都有(某小表哥发言)。
  估计那时候谁都不会料到,薛珀在18岁那年选择了囚犯这个终身职业。
  托严苛的家教的福,薛珀没有被教坏。而他也和母亲走上了机甲设计制造师的方向。
  
  小小年级家里的奖杯已经数不胜数了,他设计的一款儿童遥控小型机甲,事过三年依旧是最受欢迎玩具机甲。并且在18岁成人那天,也就是半年前,正式拿到了独立设计制造战斗机甲的资格证书。
  和身体的原主人一比,薛珀这个学习成绩经常低空掠而不过的家伙,简直……
  至少现在的薛珀各种羡慕嫉妒。
  
  “不过……也不是没有一样的地方。”回忆着属于“自己”的记忆,感受着属于自己的感情。
  除了那份他曾经可望而不可及的家庭温暖和高智商以外。两个薛珀的个性和想法,竟然出奇的一致。
  
  两个薛珀都是那种很自我的人,从来不亏待自己,也从来不勉强自己。而且……都同样的固执。
  他曾经因为邻居的一句话,怎么也得混了个大学文凭(虽然水份很足)。自己订下的生活作息决不改变。打不到的装备花多少时间也绝对要弄到手。
  只要想做的,并且有能力做到的。薛珀再困难也会去做。
  同样,那位天才少年也是。只不过他顺风顺水的经历,让这份自我和固执都体现在了机甲上。还有……
  
  狠狠的捶了一下椅子。
  这次的事件。
  
  那个在法庭上大声嚷嚷的青年,很不巧的,也是少年天才觉得最完美的梦中**。这位少年天才还是个GAY。那么两个人陷入热恋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那个人一步步的接近薛珀,占据他内心的地位,然后委婉的说出了,自己想要全心的为自己打造的机甲的念头。
  为爱人设定机甲。这几乎是每个机甲设计师都想做的事情。
  只不过这个青年……好吧,那人渣叫刘臻。他一步步的引诱薛珀,告诉他,他想要的机甲是什么样子的。其实,形容的就是联邦最新的机甲研究方向。
  薛珀在“无意中”听到了母亲的一句话后,他头脑一热,就去偷了母亲的研究资料。
  
  这种绝密型的资料,自然不是随随便便能得到的,这个过程中,薛珀费了很大的力气进行计划。
  天才也有犯糊涂的时候,恋爱中的人脑子更是不中用了。
  薛珀满脑子陷入了“借”妈妈的资料一看,然后研究一下,做出最好的机甲“送”给自己的爱人。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上面。
  当薛珀拿着资料开始研究了没多久,刘臻忍不住来试探了一下。
  恋爱中的人也是敏感的,这回的试探当下浇了薛珀一盆冷水。
  
  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之前满脑子“借资料”的行为,就是在盗取了国家机密。他用这些资料做机甲,如果再送人……那!
  浑身冰冷的薛珀立刻打算开始补救,虽然对刘臻愧疚。但是他不能继续错下去了。
  然后这时候,他又发现了一件事。
  刘臻的体术等级事实上只有6级,而不是他之前告诉他的7级。
  越级使用自己操作不了的机甲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他为什么要骗我?”
  
  虽然不愿意这么想,但是一但开了口子,这怀疑就止不住的冒出来了。
  薛珀在椅子上呆坐了两分钟后用他高达200的智商做出了结论。
  现在他销毁恐怕资料恐怕也来不及了。如果他这么做了,无非就是告诉刘臻
  【我怀疑你了。】
  比起专业的特工间谍,薛珀的演技显然不够看。多见面几次,他绝对会露出马脚。
  恼羞成怒的刘臻,只要泄露他是间谍然后潜逃。
  那他们全家都完蛋了!!
  刘臻是大哥的学弟,还帮过姐姐一个大忙。甚至他还和表哥的女友有着亲属关系。
  更因为自己的关系,家里几乎都把刘臻当半个自己人。
  这样一个和家里千丝万缕的人如果爆出是间谍。那……
  
  而且这事情也不能告诉家里人。这十八年哪怕是再专心机甲设计,关于特工间谍的手段他还是能了解一些的。认识那个人渣这么久,他前前后后送了自己多少东西,这上面装了什么,有那些小技巧他完全不知道。
  
  发现问题,到下定决心前后不超过十五分钟。这又是薛珀分析出来的两个人又一个共同点——疯狂。
  薛珀造成了一起巨大的实验事故。
  把他个人的机甲制造室……轰的一声送入火海。调查事故的人理所当然的发现薛珀的试验室不对劲。
  留给刘臻一个,我因为事故被才被发现偷了机密文件的假象稳住他。同时把自己扔进了监狱。
  
  

3、另类监狱

  他们薛家这么大一个利用价值,少了他薛珀一个,他刘臻还舍不得曝光。恐怕还会利用这段感情大演苦肉戏和家里人更贴近关系。
  从刚刚法庭上刘臻的表现来看,自己成功了。哥哥说这件事不影响家里,虽然有安慰的成分。但是看着老哥能堂而皇之的来看他,看样子不算糟糕。
  那么这件事就是成功的。
  
  在理清记忆后,薛珀又不后悔刚刚的认罪了。果然相信自己身体的感觉是正确的。
  这都“证据确凿”的事情,自己当庭喊冤也是没用的。没准还能多加几年。
  他也不认为身体的原主人做法不对。
  
  之前有说过,两个人的个性和思考方式太像了,兼职就像是镜子一样。也就是说,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地球上的薛珀身上。他会做出同样疯狂的选择。
  “终身监禁啊……”虽然原来的薛珀是个历史白痴,但是人类平均寿命是三百岁还是知道的。
  摸了摸手上的手铐,那里本来有一个小小的芯片。
  身体的原主就是死在这个上面。
  
  无论哪个年代信息作用都是重要的。这个芯片的作用就是瞬间无痛自杀。但是只要灵魂泯灭,芯片就会启动,把里面的消息全部传回母芯这里。传递回来的,可能是特务偷取的绝密情报,也可能是最新战场情况,更可能是遗言。
  薛家因为身处要职的人不少。所以家族每个人都有一份。平时都收起来不让他们用的。尤其是几个孩子,就怕被绑架了后,一个激动不等救援先自杀。
  薛珀在被带走前,就知道自己一定超长期的刑罚。受不了监狱苦熬的他,就选择了自杀。这样顺便也能让刘臻的消息以最绝密的方式告诉家里人。
  仔细回忆了一下芯片的原理。薛珀确定由于灵魂换得够快了。芯片内的资料没有传输成功。否则大哥的第一句话绝对是“你怎么还活着”。也庆幸,芯片在刚刚大哥的盛怒之下被咔嚓了。否则回去一调查发现已经启动了一半了。这又是个无法解释的事情。
  
  等等,如果是这样,早在发现的刘臻有问题的时候就自杀不是更好?装成意外事故,也用不着上法庭受罪一回了。家里人更加不会受到牵连。
  
  薛珀发现了这个漏洞,自己都能想到。智商比他高的原主肯定也能想到。
  那么一定就是原主本来打算好好活着的,但是他发现了某件事,导致他临时改变了主意。
  从事故到法庭能让他突然改变主意失去生的意志的只有……
  监狱?
  纷乱的记忆中,薛珀还没整理好,他就感觉到了身体里残留的强烈的感觉。那种害怕和恐惧的感觉。
  未来的监狱很可怕?
  
  既然两个人如此相像,薛珀可以肯定,那个薛珀也是惜命。能让他做出这样的选择那个监狱……到底是这么样的人间地狱?
  随着飞船上广播提示音的响起。
  薛珀猛然转头看窗外。那颗他即将他生存一辈子的如同翡翠般迷人亮眼的星球,仿佛也在他的恐惧中长出了青面獠牙,背景是坟地幽灵岩浆,人物是骷髅,怪兽,恶魔,音乐是刺儿的锯木声,蝙蝠的翅膀声,数不清的生物哀嚎还有空灵放荡的尖笑。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