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进击的巨人同人]画地为牢 若止云峥

[进击的巨人同人]画地为牢 若止云峥

时间: 2012-10-05 12:11:34

【平行世界】852年,当巨人化的人类风波过后···

一切又回到七年前的轨道上,继续在那画地为牢的围墙中安然的生活。

就当做死去的那些人,痛苦的那些事情,都过去了,不想在反击什么,这样安定的生活也很好?

人类的反击胜利却不再追击,国王把税收的资金大部分拨款给宪兵团和驻扎兵团,

缺少资金,原来是最大功臣的调查兵团渐渐衰落,名存实亡。

艾维尔·斯密斯团长不忍看到调查兵团的现状,深思熟虑后找到兵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伦,利威尔 ┃ 配角:三笠,阿明 ┃ 其它:进击的巨人


☆、孺 慕 之 思

  楔子:
  
  当爱向你们召唤的时候,跟随着他,虽然他的路程艰险而陡峻。
  
  当他的翅翼围卷你们的时候,屈服于他,虽然那藏在羽膈中间的剑刃许会伤毁你们。
  
  当他对你们说话的时候,信从他,虽然他的声音也许会把你们的梦魂击碎,如同北方吹荒了林园。
  
  ------纪伯伦 《On Love》
  
  852年,城墙内的首都城市。
  
  “艾伦,你这莫不是孺慕之思吧?”阿明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一脸坚定的艾伦说到。
  
  孺慕之思?艾伦的思维迅速跳跃起来,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吧!?不过,看着兵长每一个动作,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让艾伦如此记忆深刻以及怦然心动。
  
  关于“孺慕之思”一说,兵长虽比自己年长19岁,但也曾是自己的“监护人”,或许这样说来也并不为过。
  
  “艾伦你现在不用对着镜子也能努力做出兵长的眼神了。”三笠表面上漫不经心的说着。心里却很是在意着艾伦对兵长的感情到底是怎样的。
  
  那是两年前,搬过巨石堵住Wall·Rose 的艾伦筋疲力尽被阿明从巨人身体拖出后,吸引了四周巨人的围攻。而就是在那个傍晚,四面楚歌,空气中漂浮着硝烟的味道。落暮的夕阳下,突然现身砍杀即将攻击艾伦的两个巨人,那是第一次见到利威尔。他站在巨人的身体上,身披着印有自由之翼的外套被风吹动。
  
  艾伦看着眼前被薄暮打在身上犹如天神降临的利威尔,内心不可抑制地澎湃出憧憬与崇拜之情。
  
  如风般的男人,回过头来是凛冽的眼神,“你们这群小鬼,这究竟是什么状况?”
  
  那是调查兵团从墙外回来,看着墙内的变故火急火燎加入战斗中,也许是因为站在巨人身上的兵长回头那惊鸿一瞥,也许是性命被他所救。
  
  反正兵长就成为他唯一的憧憬的人,加入调查兵团的想法更为强烈。
  
  然而在加入调查兵团过去的一年里与兵长并肩砍杀巨人的战斗中,更是让艾伦对兵长的憧憬之情越显越深。
  
  经常会对着镜子模仿着兵长的表情,对待别人一向会很有理智,但是面对兵长却是低下头有些害怕却又希望能够更靠近兵长的忐忑。
  
  这样的情绪却是在经历教会和三大兵团的审判会后开始的。艾伦被绑在十字柱上,接受着讨论自己生与死的问题,而他的性命是兵长保下的。
  
  虽然这过程中被兵长踢打得牙齿都飞出,疼痛让艾伦心中对兵长滋生一种名为惧怕的情绪。
  
  可是结束后,兵长冷酷着的脸,开口却是在说,“你会恨我吗?”
  
  那一句话深深烙在艾伦的心中,在那个瞬间,眼前的兵长被自己脑补显得是那么的温柔。也是从那以后艾伦长久以来一直渴望着得到的,利威尔的温柔。
  
  ·······
  
  “我已经决定要去当兵长的助手了,无论你们说什么都好。”
  
  三笠看着艾伦的神情,那是加入训练兵团时候坚定不移的神情啊。
  
  也罢,想去就让他去吧。
  
  阿明还想张口说些什么,三笠已经抬起手拦住阿明,示意他不必再多说。
  
  看着即将离开自己踏上将没有自己在身边保护着的艾伦,儿时的记忆也纷纷流出,为艾伦打架的事情,为艾伦夹菜盛饭的事情,自己在大人眼中一直是扮演者照顾艾伦的角色,为艾伦善后,而自己不在,艾伦若是出了什么状况该怎么办?明明有太多的话语想诉说,却终化为一句,“艾伦,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从踏入兵长工厂的接待室那刻起,艾伦的心脏就突突突得快要跳出,坐立不安,迫切得想看到快一年不见的兵长,又是担忧见到他的时候该说什么,选不上他做助手又该怎么办云云的问题。看着前方排队等着的女人实属不在少数,排在队尾的艾伦手心冒汗,慌张得擦在裤腿上,已经被擦出两块手掌印的痕迹。
  
  又焦急又紧张,让艾伦忍不住肚子一阵异感,跑去厕所却什么也没有。站了好一会,慢慢深呼吸平复自己的心情却又在看见从房间正门走出来的人都是一脸灰头土脸挫败的模样,刚消退点的紧张感又迅猛滋长了起来。
  
  右边的玻璃窗,倒映着艾伦紧张到有些发红的脸颊。
  
  队伍逐渐在缩短。每一步跨出都是距离兵长更近一步。眼前那扇门内所坐着的就是兵长了吧,自己想见了一年的那张脸。
  
  851年。艾伦的巨人之力已经运用相当纯熟,找出了人类化巨人的秘密,那个受瘟疫的村子,都是通过巨人体内提取的物质才使村中部分人得救。因此为数不多的也获取了巨人之力。
  
  有着巨人之力的反叛者发现了围墙内的黑暗,听从所谓“组织”的命令破坏城墙,自认为是拯救人类,却终于在战败后发现自己做的事情是将自己置于人不是人,兽不是兽的境界,使得平安无事苟且生活了100年的人类死伤无数。一阵悔恨。
  
  重新修补好破坏了的城墙,再没有智慧的巨人,似乎一切的生活在这6年来又恢复了原来的轨道。
  
  巨人还在墙外,日益繁衍的人类人数是会超过原先人类的数量,也许在百年后,这个圈子已经容纳不下如此数量的人类。
  
  人类民族需要复兴,凭借着万物无法比拟的智慧。
  
  而国王的意思竟然是安然的接受人类的反击胜利,逐渐忽视调查兵团,加固驻扎兵团,拨款时是宪兵团与驻扎兵团的为多,而调查兵团的经费完全不足以参与墙外调查与设备的供给。
  
  墙外的世界是怎样?其实他们都想出去看看。
  
  墙外调查将停止?无奈已经停止。
  
  窝在墙内等着又有什么奇怪的巨人进击?
  
  艾维尔·斯密斯团长他看不下去,他有远大的理想,而且他不想看到自己的调查兵团就此...
  
  而就在他找到兵长一起筹划着自己开工厂为自己的所在的兵团做设备筹资金时。上面又下达将能巨人化的人类艾伦驱逐至墙外的命令。
  
  兵长心里一紧,艾伦若被驱逐,墙外的那些巨人一定会把艾伦啃食干净。
  
  他没日没夜准备着资料,提出反对。在庭上说着艾伦为人类所做出的贡献。那是一场进行时间达十几天的判决处理。
  
  之后的决定是,如果韩吉的研究能使艾伦的巨人之力从身体抽出,那就不存在有智慧的巨人一说了,就能放艾伦一条生路。
  
  ······
  
  “下一个,艾伦·耶格尔”
  
  办公室传来的女声让沉浸在回忆中的艾伦一下惊醒过来。
  
  走进办公室鼓起勇气抬眼看向自己眼前朝思暮想的人,而再那个瞬间,幻想破灭。眼前之人是带着眼镜穿着短裙的陌生女人。
  
  “利威尔...兵长呢?”着急的艾伦忽略女人刚要艾伦自我介绍的指令,直接切入本次来到这里的目的:兵长!
  
  女人推了推眼镜,定眼看向艾伦说:“来这里大多的人都是为了利威尔副工厂长,难道你以为每个人都会由利威尔先生亲自挑选?会有这个可能?”语气是冷漠参杂不耐烦。“快点,后面还有很多人在等。”
  
  艾伦的心思已经飘到莫不知的远方,回答过什么早以没经过大脑,问过回答过的问题,在离开房间后就通通就都忘记了。
  
  也许,再也见不到兵长了吧···也许···
  
  而另一边,爱才惜才的利威尔却翻动来过招工的人所有名单。也许正是因为这种不肯放过一个人才严谨的工作态度才让利威尔在短短一年工厂就发展成首都城市最大的工厂。
  
  快速翻阅手中一份份的名单与简介,手指在触碰到艾伦·耶格尔的名字时犹如触电般的颤动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恍 如 初 见

  
  是他,艾伦...
  
  悔恨的心情逐显清晰,自己当时竟然没有能力护他周全,利威尔啊利威尔,冷淡说着决绝的话是自己,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要他快滚的也是自己。不由得自嘲着摇摇头。
  
  他怎么还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是不知道这个工厂就是自己和团长开的吗?
  
  利威尔走到窗边,按了一按头疼的位置,该怎么做?
  
  深蓝的夜色把利威尔的身影隐去,只留下这空旷寂寥的房间以及那似无的一声叹息。
  
  艾伦在接到通知说第二次面试时,原本已经丧失“斗志”的心又重燃了起来,整理了着装很久才出门。
  
  也许今天见到的会是兵长,艾伦这样期待着。
  
  兵长表面还是一如平常的冷静淡漠,但是此刻他心里正在不安于艾伦见到他后会是怎样的反应。
  
  最坏的结果就是发现副工厂长是自己愤怒而去。但是利威尔宁愿他看到他的眼神是愤怒,而不是像那天离开时如小兽般受伤绝望的神情。
  
  他不想再看到那样的他...
  
  戴着眼镜穿着短裙的女人是利威尔的助手,她叫苏姗。她看不懂那平静面孔下的男人在想什么,自己是这一年来最被男人信任的人,而男人竟翻着面试被自己刷下来的名单,找到她说:“帮我安排一下,明天我要亲自见他。”
  
  手指指着的地方,写着的是艾伦·耶格尔。那个印象中招工见到最糟糕的少年,也是参加助手招工中唯一的男性。
  
  艾伦听到脚步声,抬眼望去就是兵长穿着笔挺的西装快速走来,和以前一样的干净利索。身边跟着苏姗,没穿高跟鞋的苏姗...
  
  他不是没有幻想过在以后会以什么样的场景和兵长再次相遇,在来的路上也幻想着见面也许兵长会很惊讶得说着“艾伦,好久不见。”或是怎么样的客套寒暄。
  
  可是此时望着自己的眼神,是那么冷冽,就像从来不认识自己一般。
  
  艾伦愣了几秒后赶忙站起身来朝兵长做出献出自己心脏的敬礼。利威尔看着他,淡淡说道,“请坐吧,这里不是调查兵团。”
  
  艾伦坐下时,才恍然记起,是啊,一年前的自己已经被兵长赶出了调查兵团,自己又是以怎样的身份对他行军礼。眼神黯淡下来。
  
  利威尔一愣,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他只是看到艾伦相比从前又高了一些有些不太舒服才叫他坐下而已,怎么话到嘴边就成了别的意思。
  
  不过好在艾伦的反应倒是完全知道自己是副工厂长才过来的样子,心里揪起的结一下松了很多。
  
  利威尔切入主题开口问道:“你知道我的助手要做些什么吗?”
  
  艾伦被问的又是一愣,这家工厂具体做什么的他都不知道!他只是知道能够跟着兵长,他就来了。
  
  “助手...?”艾伦猜测着说:“就是跟着兵长的第三只手,兵长做研究或者是思考什么都要起用到这第三只手。”
  
  一旁的苏姗“扑哧”一笑。一脸天真回答着的艾伦举起手在空中比划着,听到苏姗的笑声,手停顿在空中,一脸茫然,原来靠字面上“助手”两字并不是能这样来理解的啊!
  
  利威尔咳了咳,身边面带笑容的苏姗立马正襟危坐地严肃起来。
  
  “大概也是这个意思。”
  
  苏姗听到利威尔这么说,大跌眼镜的看着他,这个男人是副工厂长吗?是那个做事认真细致对待一切一丝不苟的男人吗?竟然也会这样认同眼前的少年所说的“第三只手”。
  
  不过副工厂长说的,都是对的!既然厂长这么说,那助手就是跟着老板的第三只手!
  
  厂长是想找个男助手是想让他做生活助手吗?也对,毕竟男人负责比女人更为方便!自己身为对外交往的助手也不能越过去做老板的生活助手吧!
  
  苏姗是这样为利威尔的“不寻常”找着借口。
  
  利威尔接着又问:“你为什么想做助手?”明明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艾伦没有避讳也没有一丝害羞,直言不讳大声说着:“因为我想跟着兵长!”
  
  利威尔表面一如以往淡定,而内心深处却犹如一汪平静的湖水被人扔向一个石子,一漾一漾泛起涟漪。
  
  他,不恨自己吗?不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他而丢下他吗?他不恨自己说着残忍的话赶走他吗?
  
  一如明媚的坐在自己的眼前,眼底透露着见到自己的欣喜与紧张,不见一丝黑暗的阴霾。就像?就像?就像不染凡尘的小天使!?
  
  利威尔被自己这样的比喻吓到。但是如果说艾伦不像天使,那谁又能称得上?在年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巨人吞下,却坚强振作起来加入训练兵团发誓要砍杀所有的巨人。在看到同伴们一个个死去,在巨人的面前坚强地为了救同伴而牺牲掉自己的生命[救阿明的时候]。在面对死亡毫不畏惧,在阴暗的实验室里接受着非人所能承受的疼痛,抽出体内巨人之力的物质,伤痕累累的又被赶出了调查兵团。
  
  他从来没有自暴自弃怨天尤人过。命运的不公,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直勤勤恳恳,没有过人的天赋就加倍努力,没有格斗的技巧就拼上生命去战斗。
  
  面对政府体制的不公,面对命运的不公,他依如初生的婴孩般那么干净,那么...
  
  也许这就是他吸引着自己的原因吧.
  
  利威尔从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由于紧张微微泛红的面孔,起身,离开。
  
  艾伦的心在此刻提到了嗓子眼,他咽了口气,原本是凉爽的天气他的额头却滴下汗珠。果然还是失败了吗?自己在兵长眼中已经是无用的废物...吗?
  
  走到门口的时候兵长突然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只是说:“做我的生活助手很累的,做好心理准备就明天九点上班。”说完迈着大步离开会客室。
  
  艾伦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兴奋地快要跳起来,兵长的意思,兵长的意思就是自己以后可以跟在他的身边了!
  
  终于又可以天天见到兵长,又可以一直在他身边了!自己已经没有巨人之力,在战斗上帮不上兵长了,但是作为兵长的生活助手一定要拼上性命也要做好这项工作!
  
  17岁的艾伦,暗暗在心里起誓。
  
作者有话要说:  


☆、工 作 前 夕

  这是艾伦的第一份工作,对着未知的明天怀揣一丝兴奋与紧张的心绪,以至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艾伦所住的地方是离中心较远的位置。当时从艾伦体内硬是把混在血液和骨髓中关于巨人之力的液体生生抽出。大量失血的他拖着去了半条命的身体气若游丝般找到兵长,他是想说,兵长,我已经是正常的人类了,我可以继续在和您一起战斗了。
  
  可是他的话在看到兵长阴沉恐怖的表情时,却吞了下去。
  
  兵长那眼底的厌恶,犹如一根根银针直直穿刺他的心脏。他害怕,他恐惧,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兵长对他摆出这样的表情,即使是再生气的时候,也没有见过兵长会用这样的眼光看他...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之间就?
  
  艾伦脑内一阵空白,思维像是停滞般,反应不及无从适应只剩慌张无措。
  
  兵长铁下心来一脚把他踢开,用不屑的眼神,看着他一字一句说:“关于巨人化人类事件已经过去,你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离开调查兵团,离开这里!”命令般的口吻。
  
  艾伦被踢飞后想站起来却再没有力气,他跪坐在地上,看着眼前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是有眼泪涌出的冲动。救他,保护他,原来都是为了利用他!?“为...什么?”他低下了头,吐出的音节带着哽咽。“为什么会这样...”强忍住泪水,狠狠咬住自己的下唇。
  
  像是在问他,又像是在问着自己。明明事件已经解决,明明反击胜利,明明...恢复到了以前的日子。
  
  兵长看着艾伦此般模样,眼底有隐忍的痛楚。他转过身,不去看他。怕再看到他这样,自己会忍不住...忍不住抱着他离开这个地方。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
  
  只要活在这里,无论是谁都得接受这个世界的规则。
  
  对于艾伦的去留问题,由于出于人类本身对强大力量的恐惧,教会和其他兵团都一致认为艾伦应该流放到城墙外的世界。
  
  利威尔放下与团长工厂起步的工作,找到那些曾经一起和艾伦并肩作战的士兵,找到那些曾被艾伦所救的人,一起提出抗议。
  
  虽然抗议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最后的决定还是:如果能找到排出艾伦体内的巨人之力的方法,那么他就能再留在这,不用流放到墙外巨人的世界。
  
  可是,这个方法真的找到了吗?韩吉和利威尔想尽了一切的办法都不能排出艾伦体内的巨人之力。最后只能想到一个瞒天过海的办法。
  
  那就是抽出艾伦体内大量的血液以及微量的骨髓,骗过所有的人,也包括自己也必须相信这件事--艾伦不再拥有巨人之力。
  
  如果艾伦再留在调查兵团,再参与墙外调查,那么无疑这个谎言将会在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赶走他吧!只能这样他才能继续活下去,只有远离那些巨人,他才不会在激动情急下巨人化。利威尔只有这个选择了。
  
  “快滚吧。”利威尔不再看他一眼,说完便迈起脚步离开。而艾伦没有看到利威尔抬脚时那一瞬站不稳的颤抖,也永远不会知道转身离去的他闭上眼,是一滴清泪缓缓滑落。
  
  已是近黄昏,连绵的雨水落下,原本橘黄明艳的夕阳也蒙上一层灰黑色。
  
  艾伦抬起头看着那已远去成点的身影,从脸庞滑落的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最喜欢的人,最憧憬的人,同样也是赶走自己的那个人...
  
  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吧!
  
  三笠和阿明过来时就看到这样的画面。他们只是听到消息说艾伦已经排除了巨人之力的液体,想过来看他现在如何,却找了很多地方才找到他,而找那跌倒在雨里的人时,她们却震惊地停下了脚步。
  
  她们是第一次看到那样的艾伦。
  
  排除巨人之力究竟是怎样的程序?
  
  三笠颤颤巍巍地走向艾伦,伸出手却发现是那么无力。她抱住倒在雨里的艾伦,出于安慰还是什么,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叹息一般的声音在说:“艾伦,我们回家吧。”微闭着的眼里满满都是心疼。
  
  是在几天后才听艾伦说是被兵长赶出了调查兵团的。三笠和阿明一气之下也退出了调查兵团,三人就这样远离那个地方,一起把平时存的钱拿去买材料选地皮盖了一座小木屋,盖了一座跟从前的艾伦家一样的小房子。
  
  三个人也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过了一年安稳的日子。
  
  ······
  
  “艾伦?你还没睡着吗?”半夜醒来的阿明听到连续的翻身声试探性问道。
  
  艾伦被阿明突然的问话吓得一颤,然后看清是阿明时缓过神来,“是阿明啊,有点心事睡不着。”
  
  “担心明天上班的事?”阿明实在是想不出艾伦除了这件还会有什么心事。
  
  “我在想,兵长会不会又赶走我。”
  
  阿明也不知道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调查兵团的兵长,他是一点也不了解那个男人。在他的印象中,兵长永远是冷酷无表情的一张脸以及拒人千里难相处的气场。但是他还是安慰着艾伦说:“一定不会的,既然他已经决定让你去工作了,更何况...”阿明顿了顿接着说道:“更何况那也已经不是调查兵团了啊!只是普通的一个工厂而已!”
  
  这样安慰的话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艾伦翻过身对着墙壁的那侧,然后忽然想起临走前叫苏姗的女助手对他说的话。跟阿明说道:“对了,阿明,有可能我会住到兵长那边去,也有可能要住到工厂安排的宿舍。”
  
  “为什么不住家里?”艾伦不住这里那岂不是以后看到艾伦的机会会更少?本来就不是很赞同艾伦去做兵长的助手,兵长完虐艾伦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他想想就有点后怕,为什么艾伦要如此执着于兵长,聪慧如他,却依然无法想通。
  
  “这边毕竟离工厂比较远,而且听兵长的一个助手说生活助手需要随叫随到,所以还是住工厂附近比较好。”
  
  “生活助手?你做兵长的生活助手?”阿明是知道生活助手要做些什么的,每天伺候着老板的日常起居,端茶送水还得收拾屋子等等很多事,说是生活助手倒是像小保姆般的存在。“那三笠她知道吗?”
  
  “我还没告诉她。”三笠若是知道艾伦去做伺候别人的小保姆助手,那后果是可想而知的。“先别告诉三笠吧。”艾伦仔细想了想这样决定下来。
  
  阿明点了点头,然后想到在黑暗中另一头的艾伦是看不到的,又说:“我知道了,我不会告诉她的。倒是你自己这边,你得多加小心。”
  
  小心什么...兵长又不会吃人。想到以后能和兵长朝夕相处,艾伦不由得嘴角上扬,不管怎样都好,只要又能见到兵长就够了,更何况那一年来陪在兵长的身边也十分清楚兵长的习惯,生活助手什么,自己一定没有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稍微介绍了一点点离开调查兵团的情况,在这一章里就完全的说清楚了前因后果
  
  兵长果然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呢~
  
  下一章开始就是艾伦当兵长助手的故事了 囧 剧透一下, 虐身虐心


☆、时 光 咏 叹

  前一晚失眠代表着早晨起床会怎样?没精神?而艾伦正穿着小汗衫精神抖擞地直冲向工厂。路程虽花了两个小时有余,但赶到工厂时却冷清并无几个人。
  
  而习惯早到的那几个人中就有着利威尔的主助手—苏姗。
  
  苏姗看着如无头苍蝇般乱走在工厂的艾伦,她无奈地走到他身后拎住了他的衣领,“慢着,你在这里到处晃悠什么。”是带有一丝反感的口气。苏姗从第一眼见到这个少年她便对他没什么好感,无论是他的穿着言谈还是看着利威尔先生的那种眼神。她总觉得是哪里不太对劲。
  
  艾伦正找着办公室在哪,冷不防被人揪住了衣领,他回过头低看向比他矮了快一个头的苏姗,颇为揪心。一个个子和兵长差不多的女人费力拽住自己的衣领,还一脸的沉着,如居高临下般看着自己。
  
  “是苏姗啊,我熟悉下工厂的环境。”
  
  女人松开艾伦的衣领,步履优雅地越过艾伦走到他的前方。“熟悉够了么?跟我来你的办公室。”
  
  艾伦是与苏姗一间办公室,两人相对而坐。苏姗从上至下地打量着艾伦,看得艾伦一阵头皮发麻,“你在看什么…”
  
  苏姗用手托着下巴,表示赞同自己想法般地点了点头说:“我就觉得哪儿不对劲,原来是问题是出在你的搭配上。”
  
  艾伦有些不解,自己一向是这样穿衣的,搭配有什么问题吗?
  
  苏姗指了指艾伦的衣服,“你这件衣服应该穿了很多年了,皱了不说还泛黄斑,显得不整洁。”然后又低下头看他的鞋子和裤子继续说道:“鞋子还算比较正式干净,但是与你的衣服实在不相配。裤子若是不选这么宽松的会更好,裤缝线要直顺,知道吗?利威尔先生是最爱干净的,我想他一定不喜欢看到你这么邋遢的样子。”
  
  说完,优雅的转身走向自己的座位。
  
  艾伦实在很想吐槽她,他和兵长也在一起也有一年时间,兵长是怎样的人他会怎么会不清楚?自己除开调查兵团的衣服外,偶尔休息的时候还是会换上自己这身衣服,还记得当时是在打扫房间的时候,经过门口的兵长看着自己足足有三秒才走了过去。从那以后这身衣服的出镜率就直线上涨。
  
  回忆间利威尔已经经过助手工作室的过道走向自己的办公室。苏姗在兵长走进助手室的那一瞬间就站起身朝着利威尔弯下腰说着:“利威尔先生早。”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