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丧世** 怜惜凝眸(上)

丧世** 怜惜凝眸(上)

时间: 2015-09-09 15:14:53

  能够重生,他是很高兴,但为啥是回到不堪回首的十六岁?

  回到十六岁也就算了,为啥会遇上世界末日?

  遇上世界末日也算了,为啥会爱上一个人?

  爱上一个人也就算了,为啥那人也是个男人?

  爱上个男人也就算了,为啥却是该死的暗恋和单恋?

  暗恋、单恋也都算了,为啥那人是他的……

==================

  001章 含恨而亡 (4084字)

  2018年10月12日,M国,S市

  唐淼从跑车上走下来,静静地走向花店,虽然垂着目光,神色郁郁,一路上仍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唐淼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人,在M国念大学三年级,他有四分之一M国血统,因为母亲是ZM混血儿。他长得并不是很帅,但却有一头自然卷的柔软黑发和一双明亮的黑眼睛,尤其笑的时候脸上还会浮现出两个小酒窝,十分吸引人。今天是他母亲的忌日,所以他才有些沮丧。他十二岁那年,母亲玛丽因车祸而死。

  刚跨入花店,他的电话突然响了。

  “Hello,this is Meer Tang。”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带着一阵古怪的笑意:“唐淼,最近还好吗?”

  唐淼皱了皱眉,从花店里退出来,走到一边,笑着说道:“大爷爷,morning。噢,今天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大爷爷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呵呵,”唐立光慢悠悠地道,“唐淼,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过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可是一片好心。如果你不听,一定会后悔的。你信不信?”

  唐淼假笑了几声,淡淡地道:“大爷爷,您这是说的哪儿的话?您可是我的长辈。我这边还有事,如果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等等。我知道你有事,今天是你母亲的忌日嘛。”

  唐淼心里顿时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唐立光和他家早已没有来往,唐立光怎么会知道他母亲的事?尤其是玛丽从来没有去过Z国。

  唐立光不再拐弯抹角,笑吟吟地道:“这几天我正在调查一些事情,无意中发现了一些关于你母亲的事。你母亲的事可是有些蹊跷,你不觉得?”

  “你什么意思?”唐淼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手将手机捏得紧紧的,“我母亲确实是无意中遇上车祸。大爷爷,欺负我一个晚辈可不是什么君子所为!”

  “哈哈哈……信不信由你,想知道是不是真的,何不去问问你的父亲?为什么你母亲的忌日他从来不去看你母亲?”唐立光低沉地笑了几声,把电话挂断了。

  挑拨离间。这是唐淼心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对于唐家以前的事,唐淼不能说十分清楚,但该知道的,他都知道。唐家原本是一个庞大的家族,而且是黑道起家的家族。唐淼的爷爷唐立荣与唐立光是一对亲兄弟。当年老爷子把家主之位传给了唐立荣,唐立光一直不服。可以说,唐立光一直在找机会翻身。遗憾的是,唐立荣手段强悍,唐立光没有找到机会。

  唐立荣成为家主十三年后,打算把唐家漂白。唐立光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作为唐氏的第二大股东,带领着一帮老顽固,坚决不同意家主的决定。唐立荣却很坚持。双方僵持了许久,无奈之下,唐立荣带着一批忠心耿耿的手下从唐家分离出来。

  想要把公司漂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唐立荣的儿子,也就是唐淼的父亲唐司煌继承家主之位后,继续努力了三年,不止把唐氏彻底洗白,而且还带领唐氏集团进入世界五百强。为了区分唐氏与唐家本家,人人都称唐司煌带领的唐家为“大唐氏”。后来,唐司煌为了方便,索性将集团名称换成“大唐集团”。如今,提起大唐集团,商界之人均如雷贯耳。

  与“大唐”的良好态势相反的是,唐家本家越来越衰败。唐立光因此又打起大唐氏的主意,可惜从来没有成功过。

  虽然唐淼认为唐立光给他打电话是为了挑拨离间,但他内心深处无法说服自己。因为,唐立荣挑拨他和爹地之间的关系对他有什么好处?第二个疑问就是唐立荣提过的:为什么母亲的忌日爹地一次也没有现身过?

  越是不想去想,这些疑问越是盘旋在唐淼心底。唐淼只觉心烦意乱,去看过母亲后,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开着车到处闲逛,直到天黑才回到在M国的住处。

  犹豫再三,他还是拨通了唐司煌的电话。

  “唐淼。那边应该晚上十二点多了?”唐司煌低沉而磁性的嗓音传过来。

  在拨通电话之前,唐淼反复考虑过如何问才能问得委婉,如何问才能不影响他们本来就不是很亲近的父子关系,但一听到唐司煌的声音,他的问题便脱口而出:“Dad,why——爹地,为什么母亲的忌日你从来不来看她?”

  电话那头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唐司煌淡声问道:“是不是谁和你说了什么?”

  唐淼能想象到唐司煌此时一定是微微挑眉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

  “如果不是谁和你说了什么,你不会突然间想到问这个。”唐司煌不以为然。

  唐淼避而不谈,又问道:“Mommy真的是——这件事和你……”唐淼皱起眉头,实在不知该怎么问才合适。他和爹地之间虽不亲密,但他对爹地向来有孺慕之情,不想因此而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

  “电话里说不清楚,我明天去M国。”

  唐司煌的声音又淡了几分,在唐淼看来似乎急着挂电话。唐淼心底一凉,忍不住追问道:“爹地,没什么说不清楚的,我现在就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天见。”电话被挂断了。

  唐淼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唐司煌的最后一句话有些冷漠。

  唐淼的母亲叫做玛丽?华生,玛丽的母亲是Z国人,父亲是M国人。玛丽比唐司煌还要大一岁,相遇时,唐司煌十七岁,玛丽十八岁。玛丽生下唐淼时,隐瞒了唐司煌,唐司煌也毫不知情。两人一个在M国,一个在Z国,后来也一直没有联系,没有相遇。三年后,玛丽再婚,嫁给了一个M国人。唐淼十二岁时,玛丽和朋友一起出去玩时,遇到醉酒的卡车司机发生车祸,玛丽当场死亡。唐淼的外婆在玛丽死后,托人把唐淼送回唐家。也就是说,唐淼是十二岁以后才在Z国生活的。

  这是之前的信息,唐淼不知道唐司煌的到来会不会让这些资料改变。

  唐司煌来得很快,在唐淼住处附近的咖啡店里与唐淼碰到。唐淼有些意外地看见唐司煌身边还跟着四个神情严肃的保镖。

  “爹地……”唐淼有些尴尬,在电话里他敢质问爹地,面对面时,他还缺乏一些勇气。因为唐司煌的气势太强盛了。

  唐司煌注视着唐淼片刻,淡声开口:“说吧,怎么回事?”

  唐淼微低着头,搅着咖啡,低声道:“还是昨天问过的那两个问题……”

  “是谁对你说了什么?”唐司煌问道。

  唐淼有些不高兴。因为爹地一直在回避他的问题。他只想知道真相,是不是谁和他说了什么根本不重要!

  “是唐家的人?”唐司煌的语气很肯定。他所说的唐家是指唐家本家。

  他身后的四个保镖脸色微变,但唐淼并没有注意到。唐淼点了点头,老实地交代:“昨天唐立光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话里的意思似乎是说mommy的死有蹊跷……我也不是怀疑什么……就是觉得心里不踏实,所以想问问……”

  “所以,你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愿相信自己的亲生父亲,”唐司煌怒极反笑,缓缓靠到椅背上,薄唇边勾起一个嘲弄的弧度,深邃的双眼注视着唐淼,淡声道,“唐淼,你一点儿也不像是我的儿子。”

  唐淼觉得自己从唐司煌的眼里看到了失望,心一沉,胸口一阵抽痛,这句话就像是切断了与唐司煌之间的所有联系,包括血缘,包括感情,甚至包括这片共享的空气。

  “爹地!”

  唐司煌思索片刻,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递过去,道:“你现在也大了……有些事你有权知道。我现在回答你的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母亲的忌日,我为什么不去看她。那是因为你的母亲是趁我喝醉的时候偷偷潜入我的房间的……”

  唐淼震惊地瞪着眼:“怎么会……”

  唐司煌没有理会他的震惊,继续道:“所以我不喜欢她,但因为事后她并没有如我所以为的那样敲诈我,我也就没有追究这件事。你的母亲是一个典型的Californiagirl,大胆,叛逆,当时她自己也承认只是想拥有一段**。第二件事,你母亲的死。她确实是因意外而死,是因为她与新男友约会后赶着回家,所以才撞车。”

  “不可能!”唐淼脸色苍白地争辩道,“当时她已经和威廉结婚了!”

  唐司煌没有反驳他,而是把文件夹推到他面前:“知道你的存在后,我派人调查过这两件事,资料都在这里。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再找人调查。”

  “怎么会这样……”唐淼难以置信地盯着唐司煌,完全不能接受,猛然推开文件夹,冲出咖啡店。

  唐司煌一惊,立即追了出去。

  “唐淼!你站住!”

  四个保镖连忙跟上。

  “老板,危险!请等等!”

  唐司煌一把攥住唐淼的手臂,沉声道:“你难道从来没有想过唐立光为什么要给你打这个电话?马上跟我回去。”

  唐淼一惊。又想到爹地身边的四个保镖。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阴谋?

  “砰——”不远处忽然响起一声枪响。

  唐司煌像一只敏捷的黑豹扑了过来,重重地压在唐淼身上,一声闷哼。

  唐淼脸色煞白,惊叫一声:“爹地!”

  “快……走……”唐司煌一直看着他,缓缓露出一笑,将怀中的人松开,抬手往外推,可惜没有力气。

  “爹地!我扶你,我们快走!”唐淼大急之下,反而很快冷静下来,扶起唐司煌向前跑去。

  正在此时,一辆车突然飞速跑来,“砰”的一声撞在他身上,他和唐司煌都飞了出去。

  那一刻,唐淼觉得自己身轻如燕。过了一会儿,他才发现是他的灵魂脱离了肉|体,他看见下方爹地躺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爹地的身边是他的尸体,同样毫不动弹。

  不!这不是真的!唐淼只觉得难以置信,茫然地想着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今天发生的一切只是他的梦还没有醒。他发疯一般想扑过去,却半分也无法靠近。然后他看见四个保镖与两辆车上的黑衣人枪战。黑衣人有车,很快逃走了。

  满腔的悲伤与愤怒让唐淼的灵魂充满怨气与恨意,恨不能追上去报仇雪恨。他一这么一想,魂魄居然飘起来,紧紧地跟在了那两辆车后面。当他进了一家偏僻而昏暗的仓库,看见一个熟悉的人时,他只想化为厉鬼,把那个人撕得粉碎。

  那人竟是唐立光!

  “老板,顺利完成任务。”

  唐立光得意地哈哈大笑:“唐司煌啊唐司煌,无论如何你也想不到会死在自己的儿子手里吧。哈哈哈哈……”

  “还是老板聪明,知道利用那位不得宠的小少爷。”

  唐立荣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不过,说来说去,还是怪唐淼太蠢了,哈哈哈……”

  唐淼嘶吼着扑上去,想要掐死他,却眼前一黑,失去意识……

  、002章 重生 (1240字)

  2013年8月2日,Z国,G市,某医院

  唐淼缓缓睁开双眼,头有些发晕,几乎每呼吸一次,全身上下都会窜过一阵酸痛,勉强睁开眼,有些茫然,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后,随之涌上心头的是巨大的惊喜。他竟然还活着?那么爹地呢?是不是也活着?

  鼻子闻到一股淡淡的药水味,他忽然想起什么,猛然往床头看去,果然看见了呼叫铃,唐淼挣扎着起身,抬手按了一下。门外很快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医生和护士急匆匆地走进来,一脸纳闷。

  唐淼见到进来的护士和医生都是Z国人,愣了一瞬,急声问道:“医生,我爹地呢?我爹地怎么样了?”

  医生似乎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角,随后上前几步,一边上下看了一下,一边彬彬有礼地问道:“唐小少爷,请问你有哪儿不舒服吗?”

  “没有——我爹地到底怎么样了?”唐淼有些急躁,再次问道。

  “唐先生?”医生的表情有些疑惑,指了指旁边的电话机,温和地说道,“应该在公司吧。如果你想找他的话,可以给他打电话。”这完全是一副对付孩子的口气。

  唐淼彻底愣住:“在公司?”爹地伤得那么重怎么没有住院?

  医生和护士客气地对他点点头便离开了。

  唐淼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视线缓缓打量所处的环境,又是一愣。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画。画并不稀奇,只是画上的字是中文不说,而且还是苍劲有力的草书。问题是,他出车祸时,明明是在M国。当时伤得那么重按理来讲不该转移到Z国。而且,他的心里还是有一种微妙的违和感,尤其是这间病房竟让他觉得有些熟悉。

  唐淼的目光落在对面的壁挂电视上,心思微动,手臂有些酸痛,他勉强伸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遥控。电视机一开,他按了数下,顿时懵了,一双眼瞪得圆鼓鼓的。HN卫视,JS卫视……他竟然是在Z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这时,病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身着西装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关切的笑:“小少爷,你醒了。”

  “春伯?”唐淼一脸惊讶,几乎要坐起身来。眼前的一幕何其熟悉!他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他十六岁时住过一次院,同样是在这个病房,同样是醒来后没多久唐春推门而入!

  唐春是唐家的管家,快五十岁了,跟了唐司煌许多年,在唐司煌小时候就跟在唐立荣身边,是如今唐司煌最信任的人之一。他的妻子春婶也是唐家的帮佣。

  唐淼心头惊疑不定,一把掀起被子,顾不上唐春不解的表情,几步冲到最近的窗户,急切地向下望去,神色又是一变。外面的商厦大名、广告牌、黄皮肤黑发的行人等等,无不说明他是真的在Z国。他不可思议地举起双手,发现自己的手比起之前要小许多。

  他果然重生了,而且还回到了他十六岁时的身体里!难怪他觉得这间病房如此眼熟,根本就是他曾经住过一个星期的地方。

  唐淼记得很清楚,十六岁那年的夏天,他和大哥唐鑫狠狠地打了一架进了医院。唐鑫是唐司煌的长子,其实也是非婚生子。唐鑫的母亲倒是爱爹地爱得死去活来,可惜身体不好,生唐鑫时难产而死。

  、003章 决心 (1486字)

  唐鑫从小在唐司煌身边长大,而唐淼是十二岁才成为唐家的一员的,所以他和唐鑫之间的感情并不好。唐鑫是6月15日出生,唐淼则是次年12月19日出生,唐鑫只比他大一岁半。十几岁本来就是敏|感的年纪,他们两人之间总是矛盾重重。唐淼以前的性格属于比较温和或者说柔弱的那种(唐鑫毕竟是唐司煌亲自教导出来的,比较强势),在争斗中基本上总是落下风。到十六岁时,唐淼终于决定“揭竿起义”。

  这次之所以会闹到住院的程度,说起来还是唐鑫不对,无缘无故又去找唐淼的碴,讽刺他脑子太笨,功课不好,丢唐司煌的人。唐淼一听,顿时忍无可忍。他一向敬重爹地,怎么可能让人说他丢爹地的人?所以冲上去就给了唐鑫一拳。

  唐家曾经是黑道的缘故,某些方面还是延续了黑道的作风,所以唐鑫从六岁开始就跟着师父锻炼身手。他怎么打得过唐鑫?两人互不相让,所以就闹到住院了。当然,他受的伤比唐鑫重多了。

  “春伯,爹地呢?我想见他!”唐淼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见唐司煌。严格来讲,他“昨天”还见过唐司煌,但他毕竟死过一次,中间隔着一世,感觉就像真的有一辈子没有见过唐司煌一样。他现在迫切地希望亲眼看见唐司煌还活得好好的。不仅如此,他心中还充满对爹地的愧疚。至于母亲,他已经想通了。不管母亲的私生活是怎么样的,对他却是真心疼爱,在他心中,她永远是一位好母亲。

  唐春连忙按住想要坐起身的小少爷,说道:“小少爷。先生现在在公司,你会见到他的。医生说你右臂肌肉拉伤,需要住院。”唐春一边说,一边微微皱着眉头,大少爷这次下手也确实太狠了。

  唐淼顺势躺下,激动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仍然觉得重生之事不可思议,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试探地问道:“大哥怎么样?”

  唐春把手中提着的保温桶放在桌上,道:“大少爷伤得不重,明天就能出院。”

  唐淼点了点头,暗中松了一口气。是了,他确实重生了——因为他记得很清楚,上一世唐鑫也是只在医院住了一天就出院了。这一世,他一定要认真过活。他会证明给爹地看,他是不是他的儿子。

  “小少爷?”唐春为他倒了一碗热粥,看见小少爷眼中闪过一抹坚毅的神色,奇怪地唤了一声。

  唐淼敛去笑意,淡淡地道:“我没事。”重生之事太过离奇,一定不能让人察觉出异样。

  “爹地什么时候会来看我?”

  唐春略带歉意地看了他一眼,道:“先生之前来看过两位少爷,不过因为工作忙又离开了。小少爷,你有事要找先生?”

  “没什么,我想给爹地打个电话。”唐淼左右看了看,没有看见自己的手机。

  唐春把床头柜的抽屉打开,拿出手机递给他:“先生这会儿应该也在吃饭。”

  唐淼接过手机开机,找到唐司煌的号码直接拨过去,很快就接通了。

  “爹地?”唐淼几乎是屏住呼吸听着那边的动静。

  “醒了?”唐司煌的嗓音和记忆中的一样低沉,没有什么不悦的情绪。

  “醒了。爹地,你吃饭了吗?”唐淼听到熟悉的声音,不自觉地笑了笑,两边嘴角弯弯,脸蛋上露出两个酒窝。

  唐春看得一愣,再定睛一看,小少爷还是以前那个木木的表情。果然是看错了。

  唐淼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拿起遥控把窗帘拉开,外面明媚的阳光顿时泻了进来。他住的是VIP病房,堪比总统套房,虽然应有尽有,但屋子太大,反而空落落的。

  “正在吃,”唐司煌的声音莫名地顿了一下,才又说道,“如果你们兄弟俩这么喜欢医院,下次可以多住些日子。”

  唐淼不想提唐鑫,连忙道:“不喜欢。爹地,你先吃饭吧,拜拜。”

  “嗯。”

  、004章 二犬 (1159字)

  一周后,唐淼终于可以出院。这期间,罪魁祸首一次也没有来看过他。更让唐淼没有想到的是,直到出院,唐司煌也没有出现过。让他失望的同时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爹地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他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唐春很清楚小少爷的敏|感性子,一边为小少爷收拾衣物,一边解释道:“先生今天有些忙,恐怕不能来了。”

  “我知道爹地很忙。”唐淼喔对他笑了笑,起身准备把病号服换下来。

  唐春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小少爷虽然性子软弱了一些,但还是很可爱的,不知道为什么先生好像不喜欢他,和大少爷说话时经常带着笑,和小少爷说话时多数时候都没有表情。即使他跟随先生二十多年也猜不透先生的心思。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唐家是商业巨头,小少爷如此的性格确实是异类,难怪不得先生欢心。

  医院离住宅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唐宅是一栋三层的豪华别墅。别墅是乔治亚风格,进入雕花铁门,车子顺着宽阔平坦的大道向前行进三四分钟才到白色的正宅。唐淼下车后,直接往大门走去,视线不时扫过整栋别墅。在M国出车祸而亡时是大学三年级开学一个多月后,其实他只算离家一个月,但他心底竟有一种沧桑感,仿佛已离开数年,目光中些许感慨。

  唐淼进门后,第一眼看见排列整齐的两行人。佣人们穿着统一的白色服饰,而保镖们则都穿着黑西装。

  “欢迎小少爷回家。”

  唐淼点了点头,站在客厅内环顾一圈,颇有几分怀念。

  “汪汪……”一道矫健的黑影敏捷地从楼梯上奔下,冲到唐淼跟前,呜呜叫着,绕着他蹦跳打转。

  “查尔斯!”唐淼不由一笑,蹲下|身亲热地抚|摸它。唐家父子三人都是爱狗之人。查尔斯是罗特维尔犬,在世界十大名犬中排名第二,全身的毛发顺滑黑亮,体型结实而健美。

  查尔斯身后还跟着一道黑色身影,身形高大健硕,不紧不慢地下楼来,看一眼唐淼,并没有走过去,站在离他一米远的距离,骄傲而从容。唐淼也没有在意。黑威是一只藏獒,世界十大名犬中排名第一的犬类,都说藏獒忠于主人,确实如此,黑威平时只与唐司煌最亲近。

  唐春先把他的行李提了上去,唐淼在客厅里和查尔斯玩了一会儿,才上楼,合上房门,放松身体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想起自己的前生,或者说以前。十六岁对他来说,有些不堪回首。那时的他倒是没有什么大的缺点,却胆小,怯懦,自卑……如今回忆起来,他都想捂脸。

  这一世,唐淼想重新开始。但是,性格突然改变的话,一定会让人怀疑的吧?唐淼皱起眉头,陷入沉思。

  “当当当……”

  楼下钟声响起,唐淼猛然惊醒,也拿定主意,爹地太过精明,唯今之计,只能暂时保持原来的性格,以后再逐渐改变。他从衣柜里找出干净的睡衣,洗了一个澡,放松地躺在床上,随意翻看着一本小说,不知不觉渐渐睡去……

  、005章 再见唐司煌(1) (1518字)

  一觉睡醒,唐淼饥肠辘辘,洗漱一番,下楼找吃的。查尔斯摇着尾巴,跟在他身后。

  唐司煌是一个十分注重生活质量的人,非常懂得享受生活。光是厨子,府里就有两个,一个擅长中餐,一个擅长西餐,此外还有一位糕点师,擅长各种糕点。

  唐淼走进厨房,厨房里的人不约而同地都看了过来,带着好奇和意外的表情。

  负责中餐的刘大厨连忙迎上来,恭敬地问道:“小少爷,请问需要点什么?”据说百分之七十的厨子都是胖子,刘大厨就是其中之一,乃唐司煌重金所聘,厨艺一流,鲁、川、苏、粤、浙、闽、湘、徽,八大菜系无一不会。

  查尔斯和黑威平时都是不许进厨房的,所以查尔斯没有跟进去,自觉地在厨房门口蹲坐着,两只黑溜溜的眼一直盯着唐淼,不时歪歪头,也不知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肚子饿了,有没有吃的?”唐淼一手插在裤兜里,不紧不慢地走过去。这时才下午两点,不是饭点。

  刘大厨看了看另外几位厨子,问道:“小少爷是想吃中餐还是西餐?”

  唐淼想了想,打开冰箱看了看:“不用那么麻烦,这里还有一些剩饭……”他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哪有耐性等厨子做出大餐?煮面条更容易些,但比起面食,他更爱米饭。

  剩饭放在冰箱里不会坏,但也不会给尊贵的先生和两位少爷吃,府里的佣人们下一餐会把它解决掉。

  唐淼见到冰箱里有一些腊肠、青豆和青菜,还有一些红色的小尖椒,有了主意,对刘大厨吩咐道:“做个炒花饭就行了。”

  刘大厨一愣。炒花饭怎么炒?作为一名高级厨师,他学的都是大菜的做法,炒花饭这种“民间小吃”闻所未闻。

  唐淼见他发愣,洗了手开始切腊肠,道:“你把青菜洗干净。”在M国念书的两年多时间里,他学会、且擅长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做中餐。当初爹地给他派了生活管家的,不过他喜欢美食,尤其是中餐,有空的时候喜欢自己动手。

  刘大厨连忙阻止他,急声道:“小少爷,不如你说做法,让我来吧。”这别墅中谁不知道三个主子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如果小少爷不小心受伤,说不定他就会丢了这个金饭碗。

  “不用,很简单的。”唐淼抬手拦住他,又将辣椒切碎,生姜切成末,再将青菜切碎,动作娴熟。不光是刘大厨看着发愣,厨房里两位专门帮助准备食材的女佣也一脸吃惊。他们在唐家呆了都不止一年半年,从来不知道这位小少爷还会做饭,而且还像模像样。

  唐淼往碗里打了一个鸡蛋搅拌均匀,不忘在里面加少许盐。鸡蛋在热油锅里摊开,煎至两面金黄,捣碎待用;再倒适量的油到锅中,油烧开后,把辣椒、姜末、腊肠都倒进锅里,腊肠炒得鲜红后,加入青菜,等到青菜八分熟,把鸡蛋和剩饭倒进锅里,与青菜、腊肠等搅拌均匀,又估摸着加了少许盐,翻炒三四分钟起锅。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炒花饭就此出炉,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

  唐淼看了看发呆的大厨子,取了一根勺子,端着饭盘去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吃。

  门铃在这时响起,佣人开门后,一个身材修长的英俊男子迈着沉稳的步伐不疾不徐地走进来。正是唐司煌。他身后跟着两个人,唐文和唐武。唐文是唐司煌的助理,相貌斯文儒雅,非常具有欺骗性,但实际上却手段强劲,是唐司煌的得力助手。唐武是唐司煌的保镖兼司机,身材高大,胆大心细,对唐司煌忠心耿耿。

  唐淼见到唐司煌,怔了怔,目光中难掩激动,因死亡而生的委屈和失而复得的喜悦同时涌上心头,下意识放下饭盘快步走过去,展开双臂给爹地一个用力而紧窒的拥抱:“爹地!”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