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麒麟凶残/几世轮回 火鱼

重生之麒麟凶残/几世轮回 火鱼

时间: 2015-08-13 06:13:42

全文:整整轮回了九世,他狂喜过,得意过,受伤过,却也恐惧疯狂过。
这是他的第九世,一个可以觉醒血脉,有普通人,也有强者的世界。
而且封印了千年的禁锢即将打开,介时魔怪将由无底坑中被释放,世界将一片混乱。
———如果你以为这是篇正剧,那你就错了,这是篇随便剧(……),所以认真你就输了。
轮回九世、痞子、贱|人、一开口就让人无语受VS讨厌男人攻(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原名:几世轮回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子润、龙三垣 ┃ 配角:白知白、齐子轩、齐文奇、齐子贤、齐子程、凤九幽 ┃ 其它:半末世、几世轮回、主受

☆、第1章

  撅着屁|股由被子里拱出来,齐子润张着嘴巴,目光呆滞的望了几秒房顶后,方好似不修篇幅的大叔般,把手伸进睡衣里抓了抓自己的肚皮。
  嗯?
  这里是哪里?
  啊,对了,昨天他好像血脉觉醒来着。
  ……
  ………
  …………
  嗯?
  血脉觉醒?!!!
  既然他还能看见今天早晨的太阳,是不是说……?
  谢谢三清,谢谢上帝,谢谢如来佛主,谢谢人民,谢谢政|府,谢谢|党(……),谢谢cctv,谢谢mtv,谢谢channel v,谢谢主办方,谢谢各位观众(……),谢谢父母,谢谢所有支持我的人,谢谢大家!!!
  他还活着,他竟然在觉醒血脉后还活着……,嘛,还真是不容易啊!
  双手握拳,眼角微带感动的泪花,齐子润一脸激动的想道。
  而后,又以这种傻x的姿势,感动了许久以后,齐子润方像是想到什么般,一把抓过自己的头发。
  不似昨晚短的几乎贴近头皮,也不似昨晚还全黑的颜色,长至膝盖,纯白似雪的头发,让齐子润的脸上闪过一抹古怪神色,………,他这是未老先衰了吗?
  不,不,不,他想说的是,他不会是跟他哥觉醒了相同的血脉吧!
  想到这里,撸胳膊挽袖子看向自己的皮肤,终于在左胸至肩膀那里看到一只雪色麒麟的齐子润,再次让眼角闪动起感动的泪花。
  把麒麟纹在这个位置真的是太帅了!!!
  ……
  ………
  呃……,他是说,他不但觉醒了麒麟血脉,竟然还是雪麒麟,这真是……,怪不得他会未老先衰啊!
  ……
  ………
  那个……,他是想说……,拿起放于床头柜上的镜子,打量几秒后,果然他的眼睛不但变成了金色,就连眉毛与眼睫毛也变成白色了吗?
  ……
  ………
  …………
  那是不是说……?=_=+
  放下镜子后,拉开睡裤向内望去,这里果然也变成白色了啊!=__,=(……)
  等等,现在他怎么可以想这么无聊的事情,他最应该想的是……,什么时间开饭?
  ……
  ………
  他是说,他已经醒了这么半天,怎么还没有人放他出去?
  他真的好饿啊~~~~!!!!
  想到这里,起身向床下走去,站在门前用力拉了拉门把手的齐子润,忿忿的在心中想道。
  竟然锁死了!
  那群人难道不知道屋里还有一个大活人吗?
  竟然把门都给锁死了!!!
  等他出去以后,他一定要让他家老头把这些供他们变身(……)的房子,都改成能从里面打开。(……)
  嗯?
  什么声音?
  撅着屁|股,把耳朵贴在大门上,门外隐隐传来的嘈杂声,让齐子润露出一付恍然大悟神情。
  他怎么忘记了,貌似昨天变身的不止他一个,也就是说,这些声音是他的那些堂兄堂弟,还有跑来看他堂兄堂弟变身的人发出来的?
  嗯~~~~,难道说,只有像他们这样大吼大叫的,才有人关注吗?
  这就是所谓的会闹的孩子才有糖吃?
  既然如此,他也闹。
  “开门啊,开门啊~~~~,我快饿死了!!!”
  “开门啊~~~,开门啊~~~,我快饿死鸟~~~”
  “开门啊~~~~,开门啊~~~,死老头快开门啊~~~,你再不开门,你最最喜欢,也最最优秀,最最俊美非常一树梨花压海棠的乖儿子就要被饿死鸟~~~~”
  “嘤嘤嘤~~~~,亲爹唉~~~~,你怎么还不来啊~~~~,你的宝贝儿子就要被人饿死鸟~~~”
  “老头乖乖,把门开开,帅锅要出来~~~”(请用小兔子乖乖来唱。)
  “老爹,老爹~~~~(深情呼唤状),我的老爹唉~~~~,你怎么还不……,呃?”整个人身后倒去,身体一半在门内,一半在门外的齐子润微愣过后,一脸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我还没有死呢,哭什么丧!!!”看着躺在自己脚边的齐子润,齐老爹也就是——齐昌林一脸狰狞道。
  一天之内,竟有五人觉醒血脉,别说是那些小家族,即使对于他们这些神兽家族来说也是一件大事,所以身为家主的齐昌林又怎么可能不重视,因此早在这五人有觉醒迹象的那一刻,他便坐镇门外以防有意外发生,齐子润的那些‘深情呼唤’,理所当然的也就全都被他给收入到耳中。
  他究竟做了什么孽啊!竟会有这样一个儿子,他们主家的脸,都快被他的这个二儿子给丢尽了!
  嗯?
  悲愤之下,突然发现齐子润的‘异常’,齐昌林神色一凝的同时,跪□子拉开齐子润的衣服。
  “唉?老爹,你做什么?呀~~~,老爹你怎么可以……,哎呀,人家真是好害羞呀~~~”在齐昌林拉开他衣服的那一刻,便一脸羞涩的用手捂住脸颊,齐子润这付羞涩的模样,也让齐老爹——也就是齐昌林的额头,再次绷出条条青筋。
  果然是他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所以老天才会派他这个儿子惩罚他来了吗?
  而且………
  看着齐子润齐膝白发,还有胸口至肩膀处的雪麒麟纹身,齐昌林的脸上再次闪过一抹悲愤神色。
  老天你是瞎了眼吗?
  放着大把的有志青年不选,偏选这个臭小子,而且还让他觉醒了珍贵的雪麒麟血脉,老天你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老爹你怎么了?是因为我觉醒雪麒麟血脉太激动了吗?哎呀呀,只是觉醒雪麒麟血脉而已,这对你英明伟大的儿子来说只是小菜一碟,所以不要太激动哟~~~,老爹。”
  什么叫小菜一碟,你这让辛辛苦苦在屋内觉醒血脉的那四个人情何以堪?
  而且还哟~~~,哟你个头哟,他这辈子究竟做错了什么,才会摊上这么一个儿子。
  看着说完这句话后,咻的一声窜到门前,撅臀一脸猥琐状偷听的齐子润,齐昌林脸上悲愤神色更浓。
  这是谁家的孩子?!!
  快给他带走!!!
  “啧啧啧。”
  “啧啧啧。”
  “啧啧啧。”
  趴完这扇门,去趴那扇门,门内不停传出的哀嚎声,还有猛烈撞击的声音,让齐子润装模做样的摇了摇头后,啧啧出声。
  真是好激烈啊!
  他的这些堂兄堂弟们其实不是在觉醒血脉,而是在跟怪兽搏斗吧!
  看样子还有赢有输哟~~~
  对于齐昌林他们这些年长者来说,门内因觉醒血脉而传出的哀嚎声,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但就因为这种情况真的是太正常了,以至于才突显出齐子润的不正常,随后齐昌林目光古怪道:“你很好奇他们为何会这样?”
  “是啊,老爹。”边说齐子润边向齐昌林送去一抹‘他们一定是在跟怪兽搏斗吧,我一定没有猜错吧!’的目光。
  很是懊恼自己竟然能够看懂齐子润眼中的意思,齐昌林深吸了一口气后,再次询问道:“昨晚呢?昨晚你身上就没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他不生气!
  他不生气!!
  摔,这叫他怎能不生气啊!!!
  “发生什么?”齐子润一脸疑惑道。
  “你不会是一觉醒来便变成这个模样了吧!”齐昌林一脸难以置信道。
  “是哟~~~,老爹。”说话间又向齐昌林送去一抹‘我知道你儿子我真的是太伟大了,所以不要太崇拜我哟~~~,老爹’的目光。
  哟?哟你个头啊!!!
  真是气死他了!
  还有你那是什么眼神?
  是的,相对于齐子润的语气,齐昌林更加生气的是,他竟能读懂那个臭小子眼中的意思,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更悲摧的人吗?(╥◇╥)
  别人辛辛苦苦觉醒血脉,他家的这个臭小子竟然只睡一觉便觉醒了血脉,而且还是珍贵的雪麒麟血脉,其实这臭小子不是他儿子,而是老天爷的亲生儿子吧!
  与此同时,见齐昌林不再询问他,而是陷入深思之中不停的运起气来,齐子润耸了耸肩膀后,向最后相对安静的那扇门走去。
  嗯?
  声音停止了?
  难道是因为里面的人……,终于战胜大怪兽了吗?(……)
  想到这里,把耳朵又用力向门上贴去,听了许久,也没再听到任何声音的齐子润,摸了摸下巴后,随之露出一付侦探终于找齐线索,发现谁才是凶手的正经神情。
  还是说,是怪兽取得胜利把里面的人给吃掉了?(……)
  “怎么了?”刚一回神,便见自己那经常性不正经的儿子,露出一付深沉模样,齐昌林惊了惊后,询问道。
  “里面没声音了。”深沉的神色就好似齐昌林的错觉一般,齐子润一脸兴奋的向齐昌林送去一抹‘老爹你说,是门里的那人战胜怪兽了呢?还是被怪兽给吃了呢?’的目光。
  他没看见。
  他没看见!!
  摔,他就不能看不懂那个臭小子眼中的意思吗?
  深吸一口气后,努力忽视齐子润眼中的神色,齐昌林连忙向众人开口道:“什么?没声音了?快,快把门打开。”
  门内不再发出任何声音,只有三种可能:一种里面的人已觉醒血脉,一种里面的人觉醒失败,还有一种那就是……,里面的人已经死亡。
  是的,觉醒血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并不是谁都可以像他家臭小子那般,只是睡一觉便觉醒了血脉。
  有道是收益越多,风险越大,想要成为人上人,又怎么可能没有风险,所以伴随着血脉觉醒所带来的荣耀,相应的也要挺过血脉觉醒所带来的危险。
  最希望内门是第一种情况,看着逐渐被打开的大门,齐昌林同众人一样神色也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第2章

  被众人挤到一边后,又死皮赖脸的挤了回来,第一时间看到门内状况的齐子润,随之睁大眼睛。
  金色的眼眸,冰蓝色的头发长至膝盖处,手臂上纹有一只冰蓝色的麒麟,仅凭头发与麒麟纹这两项,众人便可以得知,眼前这人成功觉醒了血脉。
  “唉?小轩?你这是觉醒了麒麟的什么血脉?”好奇的打量起齐子轩的头发,还有其手臂上的麒麟纹,齐子润眼露好奇道。
  “冰麒麟。”态度虽冷,但并没有不答理齐子润,齐子轩随后冷声道。
  “什么,冰淇淋?噗,什么口味的?不会是冰山味的吧!”闻听此言,又开始打量起齐子轩来,齐子润随后喷笑道。
  “滚一边去。”并不欣赏齐子润的冷笑话,一巴掌把齐子轩拍到一边的齐昌林,虽神色严肃,却难掩眼中的激动。
  老四家的这个孩子,不但成功觉醒了血脉,竟然还觉醒了仅次于雪麒麟的五行麒麟变异种——冰麒麟的血脉,要知道相对于治疗强大却没有任何攻击力的雪麒麟,冰麒麟的战斗力可是有目共睹的,这让他怎能不激动。
  下意识忽略齐子润这个比齐子轩冰麒麟血脉更加珍贵的雪麒麟血脉,齐昌林随之把目光落到齐子轩头发上。
  头发越长能力越强,一觉醒头发便长至膝盖处,老四家的这个小子真的很不错,再次忽略齐子润的头发也长至膝盖处,齐昌林默默的在心中感叹道。
  “让我看看你的能力。”虽头发的长短代表了能力强弱,但曾经也有能力很强,但就是无法使用这体内能量的情况发生,因此齐昌林谨慎道。
  “是,家主。”先是毕恭毕敬的向齐昌林行了一礼,齐子轩随后方应齐昌林命令张开手掌,让体内的冰寒之力在掌心处凝结成一把冰剑。
  因觉醒了五行麒麟变异种——冰麒麟的血脉,齐子轩不同于普通麒麟血脉只能让体内能量外放,齐子轩同其它五行麒麟一样,还能让体内的能量凝结成自己所喜欢的武器,而这也是齐子轩之所以会被齐家重视的原因,当然这其中也不排除五行麒麟血脉真的很难觉醒这个原因。
  每一百个人才有十个能觉醒麒麟血脉,而在这十个之中很有可能一个也不能觉醒五行麒麟血脉,五行麒麟的强大与稀少又怎么可能不被齐家所重视?
  “不错,不错。”看着齐子轩手中凝实且锋利的冰剑,齐昌林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继他大儿子觉醒雪麒麟血脉之后,他们齐家下一代中竟又有一人觉醒了五行麒麟血脉,看样子即使他们这些老头子百年之后,他们齐家也没有后顾之忧了。(那啥,你好像又把你家同样觉醒了珍贵雪麒麟血脉的二儿子给忘记了。)
  “下去休息吧!”没有错过齐子轩被汗浸透的头发,还有因觉醒血脉而略显疲倦的神色,齐昌林示意其下去休息。
  “是,家主。”又毕恭毕敬的向齐昌林行了一礼后,齐子轩这才转身离去,而后他也无视了齐子润看向他的那眼巴巴的眼神。
  想要插嘴说话,却因自己老爹正在询问齐子轩正事而无法开口,等了许久,终于等到自己可以开口时,齐子轩却又离开了,齐子润只好眼巴巴的望着齐子轩的背影,直至其消失在走廊尽头。
  “老爹~~~~”收回目光的同时,转头看向齐昌林道。
  “什么?”齐昌林眼睛一跳道。
  “……。”虽没有说话,但满眼都是,我呢?我呢?你怎么不问问我呢?
  “好吧,让我看看你的能力。”真不愿看懂齐子润眼中的意思,齐昌林神色勉强道。
  “好嘞,看我的。”这口气像是古时候的店小二,又像是古时街头卖艺的艺人,齐子润这毫无大家风范的口气,也让齐昌林刚刚因为齐子轩觉醒冰麒麟血脉,而有所缓和的脸色瞬间一黑。
  他上辈子究竟是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丢人现眼的儿子?
  脸上闪过一抹惨不忍睹的神色,齐昌林深吸一口气后,努力忽视齐子润,而把目光专注的落在其手中凝结出的,那个闪动着柔和光芒的金色光球上。
  以这臭小子手中光球来看,其能力应该不逊色子贤,甚至有可能比子贤还要略胜一筹,不过……
  “齐一。”
  “是,家主。”在齐昌林开口的那一刻便上前一步,而后不需齐昌林再开口,齐一便抽出放于身侧的匕首,用力在胳膊上划了一刀。
  “呃……”目瞪口呆的看着齐一这利落的动作,目瞪口呆的看着齐一手臂上蜂拥而出的鲜红,齐子润只是呃了一声后,便两眼一翻向地面堆去。
  而后随着齐子润向地面堆去,他手中的光球也好似失去控制般晃悠悠的向前飘去。
  忽左忽右,就如同喝醉酒般,越飘越小,四周已渐渐散开的光球,直至飘到齐一手臂上时,方如碎裂的水晶般瞬间消失不见,伴随着光球消失,齐一臂上的伤口也瞬间恢复如初。
  “老爹……,对,对不起,今后不能再陪你……”在向地面倒下的同时,被齐二接入怀中,气若悬丝的齐子润,又留恋的看了齐昌林一眼后,未等把话说完便一脸悲壮的闭上眼睛。
  “二少爷,二少爷!”在齐子润晕倒的那一刻,便在齐昌林示意下,把齐子润抱入怀中,齐二又在齐昌林示意下轻声低唤道。
  “……,对,对了,老爹,请别,别忘记你曾答应买给我的,真人高限量版伊利丹手办……”在齐二低唤下,重新睁开眼睛,齐子润断断续续开口道。
  随后,他就好像是知道自己生命即将逝去的重症患者般,又深深的看了齐昌林一眼后,方脑袋一歪,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伴随着他闭上眼睛,刚刚他伸向齐昌林的手臂随之也重重落到地面。
  “……,二少爷,二少爷。”齐二不知道,他是不是该配合二少爷,悲壮而又痛苦的大喊几声,看着重新闭上眼睛的齐子润,齐二抽了抽嘴角。
  “家主,二少爷晕过去了。”喊了几声,也没见齐子润在醒过来,终确认齐子润这次是真的晕过去的齐二看向齐昌林道。=_=
  什么真人高限量版伊利丹手办?
  那是什么东西?!!!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什么时间答应过他,给他买这个东西来着?
  不,不,相对于这个,他更加生气的是,你晕就晕吧,为什么弄的跟交代遗言似的,而且还弄的那么悲壮?!!!
  被齐子润这付交代遗言的模样气了个倒仰,齐昌林深吸一口气后,努力压下头顶上暴跳的青筋,一脸平静的向齐一,齐二命令道:“把二少爷给抬回去吧!”
  “是,家主。”
  他就知道!!!
  他就知道这个臭小子觉醒珍贵的雪麒麟血脉不会如此一帆风顺!!!
  晕血!
  这个臭小子竟然晕血!!!
  这就跟外科医生会晕血一样,还有比这个更加悲剧的事情吗?
  他果然不该对这个臭小子抱有多大的希望。
  还好,还好同样觉醒珍贵雪麒麟血脉的还有子贤,要不然他一定会被这个臭小子给气死的。
  深沉即使齐子润觉醒了珍贵的雪麒麟血脉,整个家族也不应对他有多重视,齐昌林又重重的深吸了一口气后,大步向外走去。
  他上辈子究竟是做了什么孽啊!
  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混蛋儿子!!!
  呜,好重。
  呜,不能呼吸了。
  嗯~~~,混蛋,不知道那个地方是男人最珍贵的地方,不能碰吗?
  他都说不能碰了,那个混蛋还在碰他最珍贵的地方?
  猛然睁开眼睛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只能感觉到压在他身上的那个重量,还有灵活碰触他的手指的齐子润,一脸悲愤的在心中想道。
  这个混蛋不是前天才来过吗?
  怎么今天又来了?
  一般情况下,这个混蛋不是一个星期才会过来一次吗?
  这次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不似普通人十八岁才能成年,拥有强大血脉的这些家族,十六岁便会让家族里的那些少年们举行成年礼,因为十六岁对于他们这些拥有血脉传承的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
  相对于越小年纪血脉觉醒越好,十六岁则是血脉觉醒最晚的时间,到不是说超过十六岁,血脉便不会觉醒,而是觉醒的几率会相应减少许久,甚至还会发生已有觉醒征兆,却无法觉醒的情况发生,所在这也是那些拥有血脉传承家族,为何十六岁便会为家族里的少爷年举行成年礼的原因。
  早在半年前,家族便为齐子润举行了成年礼,因时至成年却也未觉醒血脉的关系,齐子润便成为了齐家被放弃的那批人,不过相对于其它成年却未觉醒血脉的众少年愁眉苦脸,恨不得躲在屋子里永远也不见人,齐子润是该吃吃,该喝喝,自由快活的让他家老爹——齐昌林恨不得没生过这个儿子。
  作者有话要说:


☆、第3章

  有道是乐极生悲,就在齐子润不停的购买手办,不停的吃吃喝喝,以此来庆祝自己终恢复‘自由之身’时,悲剧发生了。
  那是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就在齐子润正一脸甜蜜的**周公之时,一个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他房内。
  而不知危险临近的齐子润,非但没有因为这突然出现的身影惊醒,反而还傻笑着咂了一下嘴巴。
  没有马上走向齐子润,而是静静站在其床边呆了片刻后,方单手支床,俯身把头贴在齐子润颈窝处不停轻嗅起来,不过可惜的是,这人的动作并未惊醒齐子润,他只是抬手推了推埋在他颈窝处的那颗头,并抓了抓被其头发弄痒的皮肤后,再次一脸甜蜜的熟睡起来。
  还好他家老爹——齐昌林此时没有在这里,要不然齐子润这付没心没肺,毫无警惕的模样,一定会把他家老爹给气的七窍生烟的。
  被齐子润推开后顿了顿,这抹黑影又静静的凝望了齐子润片刻后,方再次贴了过去。不过不同于上次这抹黑影还只是轻嗅齐子润的气息,他就如同发了情的野兽般,气息一下子变得狂乱起来。
  改嗅为咬,只是瞬间便把齐子润身上的衣服给撕了个干净,那抹黑影的手指转而向齐子润身下袭去。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不醒过来,那么齐子润便是个死人了,可是清醒过来又如何,以齐子润此时的小身板,他又怎么可能打得过一只野兽,所以力量用尽的齐子润不但很快落败,也很快成为了某只野兽的食物。
  喂喂喂,错了吧!
  摸了摸趴在他身上不停拱来拱去的那只野兽,齐子润在心中不停的吐槽起来。
  他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女人吧!
  或许刚刚他身上的这只野兽没有发现他不是女人,那么现在应该发现了吧!
  既然他已发现他不是女人,为什么还下得去手啊!
  一般情况下,能够让男人们发|情的不是那种有着大x(不要误会,其实我只是一个胸字)和大xx的女人吗?像他这种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男人,为什么还会有人对着他发|情?
  果然是因为他太优秀了的关系吗?
  不,不,现在不是他想这个的时候,他最应该想的是……,兄台,你即使能对男人发|情,请出门左右转好吗?我们齐家有许多貌美如花(……)的男性,他们一定会符合你口味的。
  唉?
  这位兄台,你怎么这么执着?
  果然是因为他太优秀的关系吗?
  咳嗯,好吧,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最应该想的是……,天啊!!!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为什么不但女人们要担忧她们的贞|操,竟然连男人也要开始为自己的贞|操感到担忧了?
  爸拔这个世界好可怕,他要去另一个世界!!!
  而且,而且,他才发现,即使窗外没有月光,屋内也不可能这么黑吧,以至于他连趴在他身上拱来拱去的这个男人也看不到。
  啧,以为这样就难到他了吗?
  他看不到还不会摸吗?
  哎呀呀,身材很魁梧,很雄壮噢~~~!
  那脸呢?
  啧啧啧,真是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呀。(……)
  呃……,他好像摸的太兴奋,让他身上的那只野兽也变得激动起来了!
  这可怎么办啊!
  嗯哼。
  嘤嘤嘤,他保留了许久的贞|操终于离他远去了吗?
  致他逝去的贞|操。
  喂喂,你个混蛋,我都把最心爱的贞|操送给你了,你就不要再那么用力了好不好?人家(……)可是第一次啊~~~~!!!!
  好吧,野兽就是野兽,他果然不应该期望野兽能够听得懂人类的语言。
  而且现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
  救命啊!!!
  谁来救救他啊!!!
  如此优秀完美的他,就要殒命于兽手了,而且还是这种不名誉的死法,所以谁来救救他吧!!!!
  有人会像电影或者是电视剧所演的那样,在齐子润最危急时刻,突然出现拯救他吗?
  抱歉,齐子润并不是那种有着大x和大xx的美女,所以英雄并没有出现,所幸的是,经过一晚上的‘折磨’他也没有殒命于兽手,他坚|挺的活了过来。
  不过他所不知道的是,这也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一星期一次,规律的就像是尺子上的厘米数,但饶是如此,齐子润仍旧是苦不迭,要知道,他现在也只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少年(你没看错,就是少年)而已,所以他又怎么经受的住一只野兽的摧残呢?
  而后他也终于深深的体会到《菊花残》这首歌的深意了!
  因为……,因为!!
  他现在就是菊花残,满腚伤啊~~~!!!!
  不过相对于这些,齐子润更加奇怪的是,如果说第一次是因为朔月的关系,他没有看清那个男人究竟长什么模样的话,那么在随后的日子里,哪怕是满月,他为什么也看不清那个男人长什么模样?
  啧,这只野兽真的是太狡猾了。
  以为这样,他就不知道他是谁了吗?
  ……
  ………
  …………
  (╥◇╥)
  貌似他还真不知道那只野兽是谁!!!
  他只知道,那只野兽貌似,或许,很有可能(……)不是他们齐家人。
  不过,仅凭一己之力来到他们齐家,却谁也没有发现,那个野兽看样子应该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吧!
  所以他找起来应该很容易吧!
  ………,摔,容易个屁啊!!!
  他才知道,即使他知道这人能够轻易出入他们齐家这一线索,也不代表他就能够轻易的找到那人。
  这不但是因为,这人的能力很有可能高过他家老爹,或者是家中的几位长老,还因为这人有可能刻意的压制自己的气息,让人无法发现他的存在。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