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罪档案 半城风

罪档案 半城风

时间: 2015-08-12 01:11:58

文案

本文主cp:痞子警察攻x冰山面瘫心理学专家受
副cp暂时未定

破案向,应该算强强,肯定HE,绝不弃坑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绍然,张思辰 ┃ 配角:陆天铭,索哲晗,景越,夏嘉,奚雨晴,韩琦 ┃ 其它:


第1章 Chapter 1

Chapter 1


"哒---哒---哒---"

擦得发亮的黑色皮靴以一种慵懒的节奏踏在了七楼楼道里,靴子之上是同样黑色的皮裤和皮衣,皮衣没拉拉链,露出里面款式简单地黑色薄衫,再往上是一张....实在欠扁的笑脸,半眯的眼睛中是颜色偏浅的茶色瞳孔,再配上习惯性勾起的嘴角,让这人怎么看怎么像是混黑道的痞子,可他偏偏是人民公仆,还一不小心混了个精英聚集的十一组组长。要说这十一组来头可是不小,组里成员都是局里直接从各地各部门抽调的精英不说,办事的优先级也是最高,名字更是神秘,直接按重案组,毒品调查科,刑事情报科,扫黄打非科,鉴证科,商业罪案调查科,失踪人口调查组,冲锋队,机动部队,证人保护组一路排下来,他们作为警局的第十一个组,就直接叫了个“十一组”,乍一听连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莫绍然以一个自以为潇洒的姿势倚在十一组办公室的门框上,啧,自己果然还是最晚到的一个。

“Hi~宝贝儿们,早上好啊~~”像往常一样和自己亲爱的组员们肉麻兮兮的打完招呼,没得到任何回应的莫大组长终于意识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电脑狂陆天铭怎么没有利用上班时间开小差打他那不知道叫啥名字的破游戏?御姐美人小奚怎么没有扔自己一个白眼外加一句嫌弃的“恶心!”??乖乖女嘉嘉也没有热情的问他早上好???就连平时见不到人影的捣蛋鬼韩琦和冰块儿景越也舍得从射击室和法医室出来啦????最要命的是,这五个人此时都以一种好整以暇看好戏的姿态盯着自己,莫绍然默默吞了口口水,难道前几天开着警车追美人儿搭讪结果把车蹭坏的事儿被上级发现啦?不想写报告啊~~~~正在莫绍然脑补被上级骂的狗血淋头时,韩琦跳过来猛地拍上莫绍然的肩膀,凑到莫绍然耳边幸灾乐祸的说:“老大,让你平时到处留情,怎么样,苦主都找上门来了吧?”边说眼神还边猥琐的往莫绍然的独立办公室里瞟。莫绍然顺着瞧过去,站在里面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没错,莫绍然的性向是个不容易说清楚的东西,其实他不过是喜欢美丽的事物而已,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够养眼,莫绍然都有兴趣勾搭一番,但他的“勾搭”也仅限于言语**一下而已,莫绍然属于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他的洁癖也够严重,和别人简单的身体接触都不愿意,更别提亲亲抱抱,甚至上床什么的了,所以这个“苦主”,是不可能存在的。

莫绍然看了一会儿才朝那个背影走过去,这个人自己绝对是第一次见,甚至连正脸都还没瞧见,可怎么就硬生生的生出一种名为“心疼”的情绪,这个人的背影太孤独了,一个人站在那里的时候就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

莫绍然清了一下嗓子才开腔:“咳咳,那个。。。你是来报案的?不是不是。。。”

莫绍然暗骂自己慌张,呸,你们家报案不去公安局,能跑到这个一般市民都没听过的“十一组”里来,他还想着措辞,男人却闻声转过身来,墨色的发和眼眸,苍白的肤色,衬衫,牛仔裤,那人全身上下只有这么干干净净的黑白两种颜色,连唇都倾向于白更胜于红。可莫绍然就这么陷在那人似乎能把自己吸进去的眸子里了,他必须得承认,眼前这人绝对是自己见过的最符合自己审美的生物。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不知道过了多久,莫绍然再没说出话来,那人居然也跟着安安静静的一言不发。

“莫绍然,回神了。”

莫绍然被拉回现实,转头看向刚刚说话的人,笑着叫了声:“安局。”

他口中的“安局”就是他的顶头上司---安远彬,安远彬今年四十三岁,这个年纪坐上局长的位置,已是非常年轻,比起上司来,不如说安远彬更像是莫绍然他们的长辈多一些。安远彬此时也正笑着看莫绍然。

“你不是一直抱怨你们这儿抓了这么多**,为了防止你们被传染,急需一个心理医生来给你们心理辅导么,喏,我这就给你找来了一个,这位是张思辰,心理学方面的专家,以后就归你们组了。”张思辰当然不是真的过来给十一组的人进行心理辅导,十一组负责的主要是特大刑事重案,犯人多心理**,手段残忍。如果有一位犯罪心理,**心理学的专家提供帮助,那破案真是事半功倍。

介绍完毕,我们的主人公张思辰才微微点头致意,还是半点开口的意思也没有。莫绍然觉得这个名字起的真好,"思辰""思尘",眼前这人可不就跟因为思恋尘世而偷偷下凡的仙人似的么,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出世”的气息。

“安局办事效率就是高!”莫绍然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一些,然后向张思辰伸出了右手:“你好,欢迎你加入十一组,我是莫绍然,以后我们就是同事啦~”

过了一会儿,张思辰才把手伸出来轻轻碰了一下莫绍然。好凉!这就是莫绍然唯一来得及感受到的东西。莫绍然腹诽着:“还心理学专家?别自己就是个自闭症患者吧?”虽然这么想,他还是在心里偷偷的伸手比了个V字,甭管怎么说,美人能留在身边总是好的。

安远彬又向莫绍然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就离开了,莫绍然这边则把张思辰拉出去向大家介绍新成员。

“真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这位可不是专程来找我的,他是咱们十一组的新成员,张思辰,心理学专家。”莫绍然不管张思辰会不会在意前两句话,他想着刚才张思辰的表现,觉得还是自己帮他把自我介绍做了比较好。

“Hi~我是夏嘉,平时主要负责文书工作,大家都叫我嘉嘉,你一定比我大,我叫你辰哥好啦~”向来活泼的夏嘉第一个发了言。

“你好,我叫奚雨晴,主要负责与其他部门和外媒的交涉,欢迎你加入我们。”

“啊,你好你好,我是陆天铭,是个黑客~不不不,是红客!哈。。哈哈。。”

“你好,我是韩琦,是个枪械师,以后想用什么武器尽管来找我!”

“你好,我是法医景越,欢迎。”

十一组的组员们纷纷进行了自我介绍,张思辰则一一点头,莫绍然在一旁看的郁闷,如果说景越是个冰块,那张思辰整个就一个大冰山,还是能撞沉泰坦尼克号那种级别的,这人,说一句话能死么?!

大家都认识了以后,工作又回到了正轨,张思辰人虽然从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说,甚至连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及其冷淡,但十一组的人一旦认定了是自家人,管你是什么样儿都能相处的万分融洽。而另一边,张思辰倒是也不能说不好相处,对于陆天铭递过来的薯片、韩琦送的鲜榨果汁以及夏嘉一直在旁边叽叽喳喳的对十一组以往的趣事说个不停,张思辰都照单全收。莫绍然在一旁看着张思辰捧着果汁小口喝着,居然还在夏嘉说到乐处时微微勾一下嘴角,自己的嘴角就也不由的跟着上翘了起来。。。

第2章 Chapter 2

Chapter 2


上午十一点二十五分,刚从菜场回来的老王正骑着他那辆不知已经陪了他多少年的自行车走在回家的路上,边骑边想今天中午该给一会儿放学回来的小孙子做些什么菜。

“嘭——”

突然一声巨响传来,即使老王由于上了年纪,听力已经严重退化,他还是几乎被这动静吓的当场心脏病突发,手一哆嗦整个人差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停下车来把刚才飞到自己车筐里的黑色物体拿起来一看——这是。。。谁家烧焦的肉么?老王叹了一口气,唉,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没公德心,烧糊了菜也不能随便往窗外扔呀。他摇了摇头,却在偏头时发现刚才传来巨响的方向,一栋居民楼的底部已经烧了起来。呦,好大的火哎。。。

一件普通的煤气泄漏引发的爆炸事故当然不应该轮到十一组管,可如果当这起爆炸发生的同时,又有三户这栋居民楼中的住户发现家里的亲人失踪,那事情可就另当别论了。

“尸体已经在运过来的路上,景越一会儿接一下,陆铭儿上网收集资料,看看新闻都说了些什么,小奚去消防队具体了解一下情况,其他人跟我走。”别看莫绍然平时总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真工作起来可是一丝不苟,干脆利落的分配完任务,就带着人赶往了现场。

当十一组的人赶到现场时,大火早就被扑灭了,由于爆炸而产生的剧烈冲击把尸块和各种家具碎片撒的到处都是,居民楼附近很大范围内都拉着警戒线,周围的围观群众并没有几个,这是因为这本身就是一片有些年头,等待拆迁的居民区,还留下来住的人已经不多,何况今天是工作日,大部分居民都上班去了。莫绍然看着眼前破旧的楼,对于它居然没有被一楼的爆炸直接夷为平地的事实表示十分不解。

夏嘉和韩琦向四周的居民了解情况,而莫绍然和张思辰则去了事故现场。本来就锈迹满满的防盗门此时已经被气流的冲击和高温折磨的变了形,勉强挂在门框上,里面的木门早已不翼而飞,满屋的家具基本看不出本来的样子,全部化成了碎片和灰烬,火舌舔过的黑色印迹布满了整个地面和墙面。莫绍然在屋内转了转,厨房里的输气管早炸飞了,煤气罐也裂了,这样一来就看不出所谓的煤气泄漏究竟是因为自然的老化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莫绍然从厨房出来时,就看见张思辰正站在距离厨房最远的卧室窗边,窗户只剩了窗框,张思辰盯着窗外似乎思索着什么。

莫绍然走了过去:“有什么发现么?”

张思辰没有抬眼看他,只是用手指了指,在他手指的方向,莫绍然发现窗台上有一块深黑的印迹,这里几乎是离爆炸源厨房最远的地方,因此附近墙面灼烧的程度比较低,颜色自然也浅上许多,偏偏这一块是深黑的,这是有明火的痕迹,火源?难道。。。

窗外是小区为了美化环境而安置的大片草地,莫绍然和张思辰一个对视,默契的转身出屋向那片绿色走去。

“唉!让我找到了~”两人在草丛里一通翻找,莫绍然不一会儿就举起了一个小东西邀功。张思辰没去拿那个东西,而是直接拉过莫绍然的手到眼前看了看,是一个铁盘,他要找的就是这个东西。根据这家的户型结构来看,下午一点到两点左右,在阳光最烈的时候,刚好能照到他刚才所在的窗台的位置,如果把一些燃点低的物质放在那里,那么到了下午。。。所以张思辰只是碰运气的出来找找,如果装那东西需要容器的话,那它很有可能顺着窗户被震飞出去落到了窗外的草丛里,现在看来果不其然。

莫绍然和张思辰带着东西先一步回去化验,等化验完再回办公室,其他人已经在等他们了。

趁着夏嘉、韩琦、陆天铭和奚雨晴整合自己手里的信息,景越先一步把验尸报告交给了莫绍然。DNA的比对结果已经出来了,结果显示一共有六具尸体,其中五个是人的,一个是。。。。猪的。。。

。。。。
。。。。
。。。。

什么情况呀这是??!!难道是五个人买了一整头猪后回来“分猪不均”引发的激情杀人?莫绍然勉强抑制住拍桌的冲动,继续往下看,五个人都是活着时被炸死的,猪却是早就死了的。五人中的其中三个已经证实属于之前被报了失踪的失踪者,还有一个也是居民,而剩下的一个则暂时对不上号。

莫绍然看完,夏嘉也过来汇报了四人组整合的情况:“老大,爆炸的这户户主叫董斌,有一妻一女。董斌是附近小超市的理货员,老板说他昨天请了假,今天没有上班。他老婆冯君梅在银行工作,小女儿董璐璐今年六岁,刚上小学。据物业管理员说,前天刚看见冯君梅带着小女儿拖了个旅行箱,管理员问了一句,冯君梅说是带着女儿去洛阳玩儿了,管理员当时还觉得奇怪,怎么董斌没跟着一起去。”

莫绍然微微皱眉,“他们一家三口关系怎样?现在冯君梅人在哪里?董斌呢?他不上班也没在家?”

“因为这片居民区的人不多,平时大家也算熟,邻里关系不错。董斌一家三口习惯晚饭后散步,董璐璐最喜欢荡秋千,邻居们经常能看见董斌不嫌累似的推着他老婆和女儿玩秋千,一家人看起来感情很好。管理员也说由于董斌在超市工作,经常给女儿带点小零食回来,看得出董斌很疼爱董璐璐。冯君梅上下班进进出出的也总带着笑,一看就是个幸福的小女人。我们已经给冯君梅打电话了,她现在正坐飞机赶回来。至于董斌,还没联系上他。小区太老旧,没有监视镜头,也暂时没法查他的行踪。”

“陆铭儿,查一下董斌。景越,那具对不上号的尸体确定不是董斌的?”

景越推了一下眼睛才开口:“跟DNA库里所有叫董斌的、不叫董斌的都对不上号,关键是,这是个女的,年龄在五十五岁上下,画像要等下午才能出来。”

莫绍然的眉皱的更紧了,“嘉嘉,那些来报失踪的家属怎么说?”

“报案的三个人当时都正在上班,失踪者是他们的退休在家的父亲,他们看到了新闻才知道自家住的楼出了事,赶紧往家打电话,可是三家都没人接。这次的爆炸只波及了同层的住户,可其他户当时都没有人,那三家没有被火烧到,电话能通,只是没人接,他们以为老爷子可能又出去打牌了,但打手机也没人接,他们开始着急,然后就报警了,现在都请假回来了。剩下的一个居民也是个老人,只不过是孤寡老人,一直都是一个人住。这四个人平时都与董斌一家有什么交往。”

莫绍然开始思索,打牌?几个退休的老人闲来无事聚在一起打个牌下个棋是再正常不过了,可是打牌怎么还打到别人家里去了?那个对不上号的尸体又属于谁?

“起火的原因是什么?”一直旁听的张思辰问到,几天的相处下来,大家自然不是第一次听张思辰说话,他的声音同人一样冷冷清清,十分低沉,听在莫绍然耳朵里是格外好听。

回答他的是奚雨晴:“起火原因是由于有人进门后开了灯,屋内的一氧化碳浓度已经很高了,电流通过瞬间电火花就引燃了煤气。”

难道真是起意外?这下连张思辰的眉都皱起来了,刚才他与莫绍然找到的铁盘上有白磷燃烧过后的产物十氧化四磷和六氧化四磷,白磷的燃点只有40度,强烈的阳光足以把他引燃,普通人家会有剧毒的白磷么?就算有,还能无缘无故的把白磷放到窗台上么?这不是引火自焚?

陆天铭把电脑转过来:“头儿,所有资料库里叫董斌的人都不是这个‘董斌’,他的身份是假的。”

一场大火把董斌的资料全都烧光了,这会儿陆铭儿想拿张‘董斌’的照片搜都没有。

“小奚去跟底下把物业管理员叫来,让陆铭儿根据他的描述画张画像先。”

奚雨晴得令踏着高跟鞋就出去了,莫绍然此时却是一个头两个大,“爆炸”“没来往的死者”“对不上身份的女尸”。。。。“死猪”。。。“窗台的白磷”“消失的屋主”“假身份”。。。谁来用这些关键词给他编一个合情合理的故事?!


第3章 Chapter 3

Chapter 3


时间转眼到了下午,冯君梅带着女儿一下飞机就直接被人接到了警局。她一见到十一组的人就问:“我老公呢?他有没有事?”语气很是焦急,看起来对于‘董斌’的真实身份和爆炸的具体情况毫不知情,而且不像是装的,莫绍然本着旁边就站着个心理学家,不用白不用的原则,侧头看向张思辰,张思辰轻轻摇了摇头,表示没有问题。而后莫绍然又示意让夏嘉把董璐璐先带走,然后回答她:“你放心,你老公估计是没事,这会儿不定躲在哪里逍遥呢。”

冯君梅本来要哭出来的眼睛此时睁的老大,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莫绍然勾出一个笑容,让冯君梅先到一旁的沙发坐下,“别着急,先跟我们说说你老公的情况吧。”不是莫绍然自负,他的脸的确长得能让上到几十岁的中年妇女,下到十几岁的小姑娘都得被他迷住,要不然怎么有勾搭美人儿的资本,再加上他此时刻意换上的安心笑容,到的确能让冯君梅镇定许多。

冯君梅做了个深呼吸,说到:“我和董斌大概在七年前认识,当时他还是餐馆里的服务生。那天我约了重要客户,中午匆匆忙忙到董斌在的餐馆去吃饭,另一个服务生一个不小心把菜撒在我身上了,那地方离我公司和家里都很远,我没有衣服可以换,洗又来不及,下午还要继续见客户,都快急哭了。就在这时董斌递过来一条裙子,让我先穿着,他说是他妹妹的,可我一看就知道他是刚从对面商场里买的,那裙子不便宜,他就是个小小的餐厅服务员,一条可能要花掉他一个月的工资。也许就是那时他打动了我,总之之后我们渐渐开始交往,后来怀上了璐璐,董斌是个好男人,他没有丢下我,而是向我求婚,我当时挺着个大肚子不方便举办婚礼,就只办了结婚证。璐璐出生后,董斌还特意换了一份离家近的理货员的工作,虽然挣得也不多,但董斌一直对我很好,也很疼璐璐。。。”说着说着,冯君梅的脸上渐渐有了笑意,表情也放松多了。

“你刚才说董斌说他有个妹妹?是真的么?”

“没有,他当时只是为了让我接受那条裙子才那么说,他是孤儿,没有家人。”

“那你这次旅游董斌怎么没和你一起去?”

“前两天是璐璐的生日,切蛋糕时董斌突然掏出机票,说是送璐璐的生日礼物,也是给我的惊喜,让我们出去玩一玩。我很高兴,可是后来我发现机票只有两张,他解释说他最近要去外地取货,不能在家陪着我们,所以才趁这个机会让我们好好出门散散心,可没想到我们刚分开两天,就出了这种事。。。对了,你之前说董斌怎么了?”说到这儿,冯君梅的神色又黯淡下来。

“你们的结婚证是怎么来的?董斌的身份证号是多少?有医保么?”

“这。。。是董斌有一天回家就领回来给我看的呀,有什么问题么?他的身份证号。。。我不知道,因为我们平时也用不着这个东西。至于医保。。应该没有吧,董斌身体很好,这么多年也没进过医院。”

莫绍然沉默了,该说这女人太天真还是太相信董斌了呢?一个人根本领不了结婚证,这结婚证肯定是假的,这个董斌的身份肯定有问题,至于这场爆炸,恐怕也跟他脱不了关系。

“头儿,那具女尸的画像已经做出来了。”景越刚拿到画像就赶紧给莫绍然送了过来,莫绍然还没来的及接,就被冯君梅一把抢过。

“妈!”冯君梅攥着那张画像,刚平复下来的情绪又变得不稳定。

“你认识她?”

“。。。这是我妈,她一直一个人在乡下住,不愿意搬到城里来。之前我妈说璐璐生日这两天会过来看我,没想到董斌突然给我机票,但我以为就算我妈过来了也有董斌在家。我妈在哪儿?”

。。。。

“她是不是。。。是不是。。。。”

莫绍然突然觉得不知道怎么开口了,看他不说话,冯君梅更觉得一定出了事,她颓然的一下做回沙发上,眼泪终于流了下来,整个人似乎被抽掉了魂。奚雨晴觉得她可怜,想上前安慰,可冯君梅受了打击,任奚雨晴怎么叫她也没反应。

“你母亲正好今天过来,结果遇上了爆炸,节哀。”张思辰见状走上前来安慰她,蹲下来平视冯君梅的眼睛,伸手递过纸巾后顺势轻轻在她肩膀拍了两下。

“人死不能复生,可你还有璐璐在等着你照顾,何况实不相瞒,你丈夫董斌在爆炸之后就消失了,我认为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他,是不是?”张思辰的语气放得轻轻的,缓缓的,但却有着让人安心的力量。十一组的人有些诧异,张思辰居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重点是他居然在安慰别人?当然张思辰是不会真的无缘无故跳出来安慰人的,只是作为心理学专家,他能抓住冯君梅的要点,让她迅速转换情绪帮助破案。

果然,听了张思辰的话,冯君梅小声呢喃着:“璐璐。。。老公。。。”,夏嘉也适时地放开董璐璐让她跑到了冯君梅身边。董璐璐稚嫩的童声喊着“妈妈,不哭。”还用小手替冯君梅擦着眼泪,冯君梅看着乖巧懂事的女儿,不由的笑了,摸摸女儿的头说:“璐璐,乖。。”

莫绍然看冯君梅的情绪果然基本稳定了下来,暗暗朝张思辰竖了个大拇指,可惜张思辰完全没理他。莫绍然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问到:“你母亲要过来的事儿董斌知不知道?”

冯君梅一愣,不知道莫绍然为什么问这个,“不知道,我拿到机票后太高兴了,忘了跟他说。”

莫绍然又笑了一下,说:“你放心,董斌肯定不会出事,上午我让物业的管理员帮我们做了一张画像,你再去帮忙完善一下,我们会尽快找到董斌。这两天你和璐璐就先住在我们安排的地方,可能还有需要你们帮忙的地方。”

冯君梅前脚刚道过谢跟着陆天铭去完善画像,夏嘉后脚就抱上了张思辰的胳膊,崇拜的说:“辰哥,你刚才真厉害,三言两语就把那女人搞定了!”张思辰转过头冲夏嘉微微笑了笑。

差别对待呀这是!!!莫绍然看着张思辰对夏嘉的反应,再对比一下刚刚对自己的,愤愤不平的把夏嘉支使去照顾璐璐了。闹过之后莫绍然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深思,现在,董斌纵火的嫌疑很大,听刚才冯君梅的意思,冯母在爆炸时来董斌家完全是个偶然,而作为与董斌家没什么往来的四个邻居之所以会出现在董斌家,很可能也是因为冯母这个突发因素。那么他们来董家是做要干什么呢?对了,那只死猪!四个男人,很可能是为了抬猪过来,或者抬猪走,显然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冯母一进家门,却发现家里居然躺了一只死猪,死猪散发的恶臭让冯母一时之间没有注意到同样刺鼻的煤气味,她只想着赶紧叫人帮忙抬出去,她一出楼门就看见了外面打牌的四个男人,四个男人虽然上了年纪,可身子骨还硬朗,邻居求助,他们很乐意帮忙,没想到进了家门一开灯,一下就酿成了惨剧。那么死猪在董家出现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没有冯母。。。白磷!就算冯母不开灯,到了下午,阳光照射到窗台的白磷也会引燃煤气!这样一来,这不过是一起普通的煤气爆炸事故,谁还会在意早就烧焦的尸块是人骨还是猪骨呢?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请假在家休息的董斌的尸体!莫绍然眯了眯眼睛,董斌的这个方法,看来是想金蝉脱壳呢。虽然现在还暂时不知道董斌这么做的原因,可他的下一步一定会是逃,于是莫绍然派人二十四小时盯住了各大交通枢纽的监控录像。

第4章 Chapter 4

Chapter 4


莫绍然做事一向雷厉风行,第二天,他已经让奚雨晴把‘董斌’的“精准版画像”通过媒体发布出去了。尽管之前有物业管理员的帮忙,可‘董斌’只不过是小区里众多住户中的一个,在管理员模糊的描述下,即使是陆天铭也很难准确的在电脑上画出‘董斌’的样子,有了与他朝夕相处了七年之久的冯君梅帮忙之后,那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于是画像刚一公布,陆天铭还没来得及用画像在信息库里搜索,就有人来警局认人了。

“老大!那个‘董斌’的家人们来认人了!”

莫绍然以为夏嘉仅仅是因为终于有了些线索而表现的那么兴奋,可当他推开接待室的门时,他敢保证自己现在的惊讶程度相比于当初景越告诉他六具尸体中有一只猪的时候绝对只高不低。。。

三十几平的接待室绝对不能算小,此时却因为屋子中或站或坐的十几号人显得满满当当。这些人中有老人,有妇女,还有孩子,虽然当初一早料到‘董斌’是孤儿肯定也是个假消息,可真要面对这一屋子的“家人”,莫绍然还是觉得微微吃惊。

为了提高效率,十一组的人全部出动问话,到了下午,事情才大概理清,或者说是。。。更乱了。

坐在沙发正中的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妇,背部微驼,两手还在不能控制的颤抖,她的实际年龄只有六十多岁,可看起来却像是八十岁,她是‘董斌’的母亲。当然,‘董斌’不叫董斌,他这时叫刘明宇。虽然十几年的时间会在人脸上留下痕迹,可是儿子再怎么变,都逃不出当妈的眼睛。只看一眼,这位母亲也能认定电视上的画像画的就是自己的儿子。虽然她知道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她的儿子,早在十几年前就死了。正直大学毕业之际的儿子,在学校宿舍楼的一场大火中为了救同学而丧生,还因此被授予英雄的称号。在场其他认识‘董斌’的人纷纷觉得迷茫,且不说照这位老妇人所讲,她的儿子早已葬身火海,而且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董斌’有妈妈,更没见过这个自称是他妈妈的人。尽管如此,老妇人仍然咬定电视上的就是他自己的儿子,绝对不会错!

坐在老妇人右边的是一位同冯君梅年纪差不多大的女人,她的左右手各牵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女人自称是李永浩的结发妻子,当然她口中的李永浩就是‘董斌’。她与李永浩本来是一对十分恩爱的夫妻,没想到十四年前的一场大火让两夫妻天人永隔,看到电视上的画像,她感到十分震惊,难道自己的丈夫复生了?于是她马上带了和李永浩的两个孩子来到警局,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再往右的一坐一站的两个女人的经历也是如出一辙,只不过在她们的生活中,‘董斌’的名字叫赵俊和钱良,而这两位丈夫也都分别于十年前和七年前死于大火。听完这些的冯君梅,只有抱着董璐璐和三个女人面面相觑。。。

莫绍然觉得自己头有点疼,他问了问张思辰的意见,可张思辰却说光听他们的叙述还不能确定,需要见到他本人。但如今莫绍然总算可以确定一件事,火一定是‘董斌’自己放的,不然他还能是鬼不成?而且这“金蝉脱壳”的伎俩,他还用了一次又一次。‘董斌’没有身份证,不可能做飞机和火车,那么他想离开这个城市就只能坐长途大巴,分析到这一点,莫绍然又派了几队人拿着‘董斌’的直接到长途汽车站等着。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