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魔戒同人]前进吧!面瘫 狩莲

[魔戒同人]前进吧!面瘫 狩莲

时间: 2012-09-27 07:08:40

文案

霍比特人是一帮又娇小又可爱的家伙,一帮友爱、快乐的小男人,他们并不漂亮但脾气绝好,眼睛宽阔而明亮,面颊红扑扑的,嘴巴最适合发笑和吃喝。
但自从领养了弗罗多之后,比尔博对以上这句话深深地沉默了。
来串门的甘道夫表示,这丫绝对是变异品种啊!
后来中土世界表示,把魔戒交给这家伙销毁,真的大丈夫?!


搜索关键字:主角:弗罗多,勒苟拉斯 ┃ 配角:阿拉贡,甘道夫,爱隆王,瑟兰督伊,亚文,梅里,皮聘,山姆等魔戒人物 ┃ 其它:指环王,精灵宝钻

1,一

当小包子被比尔博·巴金斯收养的时候,好多亲戚都是一阵羡慕。他们都知道比尔博在经历了一次冒险之后,他得到了无数的矮人的财宝。金子,宝石,精致的工艺品,霍比特人虽然不屑于冒险,却不代表他们不喜欢财宝。

弗罗多知道自己被收养之后,表示自己一点也不高兴。无所谓什么收养不收养的,他自己也能养活自己。夏尔土地肥沃,四季如春,入目而去,绝对看不见一块光秃秃的土地,绿色的生机盎然,是很多地方都看不见的惬意舒适。即使只是种植一些土豆和玉米,弗罗多都能保证自己根本不会饿到肚子。当然,他偶尔也回去河边钓几条肥美的鲫鱼加餐,或者去拔拔鸟窝。

可大人们不会这么想,因为他还是一个孩子。

霍比特人热忱单纯,特别容易满足,也有个别特别喜欢逞强。

弗罗多不属于个别,他属于异类。他不爱交际,对烹饪美食也没什么兴趣,更不要说霍比特人最喜爱的烟草和啤酒,他连碰都不碰。

虽然他还是个孩子,大人也不会让他碰。

弗罗多喜欢去森林里看书,找蘑菇和菌类,看动物,满山遍野的疯跑。有时候会很幸运的看见曰木精灵,有时候也会因为猛兽夺命狂奔,有时候甚至会因为星空的美丽在野外度过。他也喜欢袋底洞,更喜欢软绵绵充满阳光味道的大床和柔软舒适的羽毛枕头。

但他本质不是霍比特人,虽然现在的确是霍比特人了。

比尔博到达的时候,弗罗多正在清洗覆盆子,他找到的覆盆子总是最大最甜美的,连平时总是数落他不合群的夫人也会羡慕。

弗罗多的小脚上已经长好了厚厚的肉垫,比同龄人更加的饱满厚实。脚背上细软的绒毛不坚硬,却很好的维持着温暖的温度。

“比尔博叔叔。”弗罗多打招呼,把新鲜的覆盆子端给了他。

“介意我参观一下吗?”比尔博说,他抓了一把覆盆子往嘴里扔,甜美的汁水让人闭上眼睛细细品尝。

“欢迎。”弗罗多点头,他不管比尔博,开始着手准备中餐。

弗罗多的袋底洞一点也不大,他有软绵绵的大床,一个房间的衣服,更多的是果酱。两个房间的果酱没有一种味道重合,每一瓶都鲜美够味儿。当然,他没有全部品尝,否则他的午餐就泡汤了。而另一个房间是满满的面包,各式各样,上面的花样也不一样。没有红酒,也没有啤酒,没有烟草,更没有奶酪。连肉食都没堆满一个房间,看得出来他很少吃这些肉食。

比尔博参观完之后,弗罗多已经准备好了午餐。

奶白的鲫鱼汤,淡金色的土豆泥,煎炸的黄澄澄的玉米粒上撒了一层晶莹的糖霜,还有美味的面包和果酱,以及一些水果沙拉。比尔博的杯子里装了一些红酒,他不知道这个小鬼是从哪里拿到的,他根本就没看见红酒的影子。而弗罗多的杯子里装了一些青色的液体,散发着青梅的味道。

“你知道我要收养你了吗?”比尔博问,他舀了一勺土豆泥,没有任何涩味,而且足够鲜美。

“我知道。”弗罗多点头,他慢慢的撕开面包沾上果酱“可我不喜欢这样,因为生活被打扰干预,我不喜欢生活被打乱的节奏。”

“我不会干预你的生活,只需要你跟我住在一起。”比尔博没有结婚,他的财产一直被觊觎。与其一直这么不舒心的过下去,他还不如自己找一个继承人。

弗罗多看了他一眼,他又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毛孩儿,比尔博潜在的意思他也明白,可想想以后,他不想做什么悲情英雄。

所以我没告诉你们,这个弗罗多是穿越的西贝货吗?

“你很稳重,而且对其他漠不关心。”比尔博说,鱼汤的美味能让所有人安静下来慢慢的谈“你不像一个安分守己的霍比特人,就像我一样。”

“我也不爱冒险和叛逆。”弗罗多补充“当然,你的冒险故事十分感人和稀奇,和你扯上关系也绝对不会好过。”

“你真的好好看过我的故事吗?弗罗多。”比尔博哑然。

没有好奇心,兴趣也少的可怜。

“为什么不看。”弗罗多说,每次交换东西的时候,他换得最多的总是书,这个世界很危险,他不想因为无知陷入危险。

“好吧,我们直接说出条件吧!”比尔博输了,他不得不示弱。

弗罗多浅浅的笑,清澈的眸中却没有半点笑意,他含了一口梅子酒,慢慢的让甘甜醇厚的液体滑进胃袋,动作优雅的如同精灵贵族。弗罗多擦了擦嘴角并不存在的水渍,定定的看着比尔博“我不要,卷进你的任何事情里。现在,以后,未来。”

“可以。”比尔博琢磨半天才点头,他并不打算走出夏尔了。

“那现在就开始吧。”弗罗多站了起来,他已经吃饱了。

“干什么?”比尔博迷茫。

“搬家。”弗罗多回答。

“现在?就我们两个?!”比尔博大吃一惊。弗罗多的袋底洞虽然不大,但两个人搬还是有些痴人说梦的。光是那两个房间的果酱搬起来,想想就会累死的。

“就我们两个!”弗罗多坚定的点头,他在火炉便踩了几脚,随后掀开了一块米色的地板。揭开了上面一层土褐色的布,踢开了一块方石,浓厚的酒香便飘了出来。

“果酱我可以重做,可这些酒却不行,我藏了五年了,可不想跟人分享。”弗罗多看着比尔博两眼冒光的样子嘲笑,恩,这种没有啥表情的脸大概叫嘲笑。

“好酒要往地下藏,好小子,很有前途!”原本以为没酒,哪知道全是美酒!这小子太坏了,太会藏了!比尔博扼腕,他刚才喝的红酒怎么能和这些美酒比啊!

“以后会让你更加惊喜的,比尔博叔叔。”弗罗多滑了下去,把沾满泥土的酒罐子抱出来。

于是鬼鬼祟祟的搬家行动,正式启航!

作者有话要说:

2二

弗罗多喜欢书,连枯燥的中土世界历史大全他都能看得津津有味。甘道夫的到来更是让弗罗多惊喜。

他学习精灵语和矮人语,要不是半兽人没有文化基础,弗罗多连兽人的语言都会一并学习。甘道夫会带来一本精灵的书,或者矮人的传记,多姿多彩,光鲜夺目。

至于邪恶的魔多文字,弗罗多偷偷学过一次,被甘道夫逮到了狠狠训了一顿。这次弗罗多学乖了,选择把魔多的文字全部忘记。

弗罗多有一本黑历史,那里面绝对没有一定点儿善良美好,山姆看过一次,华丽丽的吐了,被梅里和皮聘笑话了好久。不过当那两个人看见之后,也华丽丽的加入了呕吐的行列。

弗罗多在夏尔很出名,因为他的果酱,没有人制作果酱的手艺能超过弗罗多,就如同没有人能找到比弗罗多更大更鲜美的果子一样。他酿的酒在中土世界很出名,有时候一杯就能放到一个成年人,没人敢拿着弗罗多的酒喝的跟啤酒一样,那是绝对的稳死。

弗罗多好酒,自酿的梅子酒每日一杯。或在山丘的大树下,或在山林间,溪涧垂钓,萤火银月,没有人比弗罗多更会享受生活。

今天的晚饭由比尔博做,弗罗多一点也不着急的抱着和他半个身子大的娃娃果往回走。这种果子很难找,鲜嫩多汁堪比小羊羔的肉,而且越大的果子越好味,像弗罗多抱着的这个,那已经是小极品了。

“比尔博叔叔,甘道夫来了吗?“看着那顶深蓝色的尖帽子和其他眼熟的装备,弗罗多直接抱着娃娃果去餐厅了。

“嗨,弗罗多。”甘道夫向弗罗多打招呼,看见那硕大的娃娃果的时候,饶是甘道夫也表现出了馋嘴的模样“这娃娃果,你养的?”

“甘道夫很聪明。”娃娃果稀少,如此大的娃娃果几乎没有,这只能是弗罗多在发现的时候偷偷的养起来的“要不要来点莱姆酒?我们餐后点心可以吃这个。恩?还有别人?”

“这个当然,他和比尔博在储藏室那边说话。”甘道夫自觉的去挖酒了。

“挖上面标着74的。”弗罗多不得不提醒一下。

弗罗多的手指很灵活,薄薄的小刀在他指尖快速翻飞,只留下一道道冰冷的光芒。他的手指很长,而且干净的没有留下一点指甲,骨节分明,漂亮的如同美玉。

娃娃果被瓜分,均匀的分在五个人的盘子里,即使是弗罗多也没想多要一些。没有必要,他还有一些没长大的娃娃果,想吃随时可以去。

这叫有备无患。

“弗罗多这一手还是这么漂亮!”甘道夫抱着酒坛子在拍手。

“有什么漂亮的,只是练练手的东西。”弗罗多回答,那刀片就消失在指间了,清澈的眸子淡淡的扫了一眼跟在甘道夫后面的人“甘道夫,我不知道我一个小小的霍比特人能招待起幽暗森林瑟兰督伊王之子,还有,阿拉松之子。”

后面两个人忍不住错愕,没想过自己的身份这么快就被揭破了。

“你果然猜出来了!”甘道夫哈哈大笑。

“这么明显的东西摆在门口,我又不是傻瓜。”弗罗多翻翻白眼,身为主人家却第一个入坐了。

感情认为自己身份不会揭穿的他们才是傻子对吧!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弗罗多脸色极为难看的冲了出去,什么都没问,就听见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怎么回事?”甘道夫吓了一大跳,他问比尔博,可惜对方的脸色也不太好看。霍比特人的身体一向健康,连个肚子都没拉过,更不要说像人类一样这么咳嗽了。

“这种情况维持很长一段时间了,什么草药都没效果。”比尔博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当你看见一个人咳嗽咳到什么都能呕吐的时候,你也会难过的。

“不要担心,老毛病了。咳!”弗罗多一张白皙的小脸咳的通红,这是甘道夫才发现他瘦了很多“只是这次比较严重而已,我习惯了。”

“咳嗽到最后会死的。”意外的,倒是阿拉贡先开口了。

“不用担心。”弗罗多重复,他把娃娃果全让给了比尔博,自己收拾好了盘子“那么,我先离开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到书室找我。”

“溜的越来越快了。”甘道夫好笑的摇头,然后严肃的看着一直没说话的精灵“勒苟拉斯,有什么问题,你最好自己去问弗罗多。当然,那个家伙也可能选择不回答,这个方面我爱莫能助。”

“我以为精灵不会有什么迷茫。”勒苟拉斯刚走进书室就听见那个淡薄的声音如此说,那双淡蓝的眸子印着烛火,专注而认真的看着眼前书本。只消抬眸望向自己,勒苟拉斯就感到一股来自本能的危机。

“我的父亲给我出了一道题,我思索了很久未得其果,询问甘道夫,他却说你能给我答案。”勒苟拉斯决定不再隐瞒,如实相告自己的目的。

“瑟兰督伊王足智多谋,深谋远虑,他的题目让甘道夫束手无策,我自然也是没有办法的。”弗罗多拒绝了回答,继续看自己的书。看到不懂的地方会拿笔记下来,去翻阅其他的书籍查找资料,却也不再理会这个精灵王子。

“那何必不听一听再说!”勒苟拉斯急忙开口,与父王的约定在即,他不想找不到答案。而且这次还和父亲在闹别扭,认输很难看哎!

“你可是听进了甘道夫的话?他应该说过的,我会选择不回答。”书室里的沙沙声伴着弗罗多清淡的嗓音,有些灯火薄凉的凄冷。

“可你连题目也没听过!”他反驳,大步走到弗罗多面前,将他手中的书抽了出来,一字一句的重复“我只要你听一下题目。”

“呵!”弗罗多并未在意手上的书被夺走,他冷冷的笑了声,依旧是没什么笑意的冰凉嗓音,如同初春的晨露“我既然选择了不回答,听题目有什么意义?”

【你连题目都不听,亏得甘道夫还信誓旦旦的说你能解答!你根本就没那个本事!】勒苟拉斯一急,精灵语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话说完才明白霍比特人应该不懂精灵语,万一刚才的话惹闹了这个最后的希望,他就不得不向父王认输!勒苟拉斯调整了一下表情,打算把句子重组一下。

【激将法对我没用,精灵。】弗罗多的精灵语甚是纯熟,不急不缓的咬着单词,颇有几分盖拉得丽尔夫人那种飘渺却镇定人心的味道。

勒苟拉斯这下彻底愣住了,精灵语虽说不难,但要真的学习也不简单。阿拉贡学习了那么长时间,会是会了,可真的说的时候却仍旧带着中土世界通用语的味道。而弗罗多完全不是,他的精灵语甚至有一份贵族的矜持和高傲,完全让人模糊了他的身份。

于是被请出去的王子殿下,你现在还在发呆吗?

作者有话要说:

3三

比尔博早上醒来的时候,弗罗多正在泡茶。因为多了一个精灵的缘故,这两天巴金斯家的餐桌上大约是看不见肉的,要吃肉可以自己去储藏室拿。而早餐是面包,果酱和奶茶,加上一些新鲜的水果,弗罗多对这个早晨很满意。

“早安,比尔博叔叔。”弗罗多熟练的切下一块面包,涂上满满一层果酱在吃,飘着麦香的奶茶颇为温馨。

“早安,弗罗多。”比尔博也很满意。弗罗多的手艺非常好,但他除了家里的食物,宴会上的食物他根本就不会做!这导致很多人都羡慕山姆·尔斯詹吉,巴金斯家的园丁偶尔会被邀请去吃晚餐,弗罗多做的晚餐。

“早安,甘道夫,绿叶殿下,阿拉贡殿下。”霍比特人耳目灵敏,弗罗多善未回头,就先打招呼了。

“早安。”阿拉贡和勒苟拉斯愣了一下,也开口了。毕竟他们没想到弗罗多会和他们打招呼,他的表现从始至终都太冷淡了。

“早安,弗罗多。你真的有把我当做客人吗?”甘道夫调侃。

“如果没把你当作客人,甘道夫,你认为不到中午你会见到我吗?”弗罗多斜斜的看了甘道夫一眼,继续享受自己的奶茶“而你的行为真的是客人做的吗?拿我的酒我就不说了,在外面炫耀我也不管,可谁让你告诉他们这酒是谁酿的?托你的福,我从来就没有安稳过。”

“好东西自然要分享。”甘道夫笑着回答。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比尔博和弗罗多都没去开门,倒是窗户边突然冒出了一个脑袋。

“比尔博先生,弗罗多先生,他又来了!”山姆通风报信,顺带对桌子上的面包流流口水。

“谁?”阿拉贡不解。

“酒商。”比尔博脸色一点也不好看“那些赶不走的苍蝇!”

“山姆,接着。”弗罗多没在意,扔了一块裹满果酱的面包扔给了山姆。

“谢谢!”山姆高兴的很,弗罗多的面包和果酱一样出名。

“都是你惹来的麻烦!”比尔博向甘道夫发火。

“弗罗多先生,我知道您在家,价钱我们可以在谈谈,两个金币,两个金币怎么样?”门外的声音还在继续,百折不绕就是这厮的代表。

“怎么又是他?”比尔博纳闷“上次都被弗罗多讽刺哭了,我还以为他不会来了。”

“现在也只剩下这个顽固的小子了。”弗罗多放下了杯子,随手抽了一本书翻阅起来“这个家伙很聪明,他甚至想到了交换,他知道我喜欢书,可他不知道我的书室里的书已经堆满,甚至有他没有的精灵书籍和矮人书籍。”

“那你得感谢我。”甘道夫愉快的拿起了一颗草莓“你拒绝了勒苟拉斯的题目?”

“我又不是智者。”弗罗多不以为然。

“这个题目很有趣哦!”甘道夫徐徐诱之。

“我没兴趣。”弗罗多笑笑,也许是笑了,不过他的眼中依旧薄凉冷淡。

“弗罗多大爷,真的求求你了,如果这次再失败,我就会失去这份工作的!我母亲还要买药,你就发发好心吧!”门外的声音苦苦哀求。

“你不去解决?”被打断谈话的甘道夫询问。

“你希望我把酒买给他?”弗罗多挑眉“这样吧,甘道夫,我出一个问题,你回答出来了。我不仅会回答绿叶殿下的问题,也会买十坛酒给他。作为,难得的一次发善心。”

“也许我这老头子还能猜猜看。”甘道夫犹豫片刻回答。

“有一对夫妻,丈夫深爱着他的妻子,不久他的妻子便怀有身孕。在得知未诞生的生命是个女孩时,丈夫欣喜若狂,他每天都会和妻子肚子里的胚胎说话。一日,还在工作的丈夫接到了村长的通知,他的妻子不幸流产,得知失去孩子的丈夫非常悲痛,却被妻子安慰还会有下一个孩子,并且还会有一个强壮健康的男孩。丈夫收好悲伤的情绪,亲吻了他许久没好好看过的妻子。”弗罗多说出了题目,没有提示,也没有说出他想问的是什么。

“弗罗多,你这是在为难我这个老人!”甘道夫抗议。

“我在黑历史上看过!”在外面除草的山姆插嘴。

“也许我们可以找到答案。”甘道夫得意的笑“在弗罗多的书室里,大大的黑历史,上面还有弗罗多难得的批注。”

比尔博脸色忽然极度精彩“小子,那些批注你擦掉没有!”

“没有。”弗罗多坦率回答。凳子厚的黑历史,找到了也要几天,答案出来了,这个牛皮糖早就不会来他家买酒了。至于勒苟拉斯的题目,就算他现在不回答,迟早会被甘道夫磨出来的。

不过他好像忽略了甘道夫始终还是一个巫师。

于是比尔博第一个跑到书室找书擦批注去了。

,一句话介绍,十三只土拨鼠带着一只仓鼠跟着一位加错点的暴力法师回家的故事。”

“弗罗多这个评价真是……”暴力法师甘道夫哑然。

勒苟拉斯偷偷的乐了,精灵对矮人没什么好印象,虽然比尔博和甘道夫被囊括其中,这并不妨碍勒苟拉斯笑话的情绪。

“他在争执过程里从没输过吧。”阿拉贡也笑了起来。

“不准笑!”比尔博恼羞成怒“那个小子就像一条毒蛇,张嘴毒液能把人喷的遍体鳞伤,不然你以为门口那个买酒的小哥是怎么被那个坏小子弄哭的!”

毒蛇?毒蛇翻翻书,批批注,一晃两三个小时过去,无所事事,现在在门口看着来买酒的小哥。买酒小哥是个人类,不高,但也比弗罗多高了一个半头。模样很清俊,穿着粗糙的褂子,看见弗罗多就涨红了一张脸。

上次明嘲暗讽的羞辱历历在目,有脸的全部打了退堂鼓,只有他这个寄予人下小小服务生被老板一次次逼来。说真的,他一点也不想在看见这一张无害的脸!

“离开。”弗罗多站在台阶上,基本就和买酒小哥平视了。

“我只要一坛,两个金币都可以!”买酒小哥很固执,事关生存问题,能不认真吗!

“然后让你东家净赚十多个金币,而你只能拿到几个银币作为报酬。”弗罗多清淡的嗓音带上了些许**,慢慢的抓住人心最脆弱的地方,渐渐收紧,让他无处可逃“你的母亲需要钱,你为什么不拿着这两个金币开一家酒铺,然后我提供美酒给你。这样你母亲的病,不就不可怕了,你也不用屈居人下,受人侮辱。”

“弗罗多!”甘道夫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带着清晰可见的怒意“你想毁掉他吗?!”

买酒小哥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甘道夫插了一手,他就真的这么做了。

“怎么?已经找到答案了?”弗罗多靠在一边,对甘道夫的质问没有一点心虚。

有什么好心虚的,被这种程度的**就蒙蔽了心智,那也是咎由自取。

“妻子嫉妒女儿抢走了丈夫的注意力,是她杀死了自己未出生的女儿。”

作者有话要说:

4,四

弗罗多年纪不大,也不合群,甚至非常冷漠。但夏尔的人很尊重他,因为他什么都懂,对霍比特人来说。他也十分公正,当别人发生什么争执也分不清对错的时候,他们总喜欢找弗罗多评论。

对甘道夫来说,弗罗多有些莫逆之交的味道,他们经常一起谈论学术的问题,中土世界,以及一些需要解决的黑暗的事情。

可甘道夫对弗罗多也感到头痛,没有什么情绪,什么事情都没有情理可说,对惹到他的人从来都是心狠手辣的处理掉。甘道夫知道弗罗多擅长**,各种言语**,一不小心就能毁掉一个人的所有,他一点也不希望弗罗多的性格变成这样。

“给我一天组织语言。”弗罗多丢下了答复“跟我来,我给你十坛酒,作为报酬,我不希望你散播出我为什么会给你酒。”

“严格保密,我知道!”买酒小哥猛烈点头,一张清俊的脸蛋笑成了向日葵。

午餐的时候弗罗多没出现,下午茶也没看见他的影子,比尔博抽着烟草,说习以为常。

阿拉贡和勒苟拉斯的消遣便是弗罗多的书室,每本书上都有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全是弗罗多个人的批注。那些批注给人的启发会很大,吸收起来是很有价值的。

弗罗多也在书室忙着自己的答案,阿拉贡和勒苟拉斯的来访没有给他造成半点烦恼。他找书的动作非常娴熟,并且抽到的每一本书都是他需要的。在这个乱糟糟的书室里可真不简单。

没错,弗罗多没有整理书室的习惯,他的书堆的如同垃圾堆,完全找不到排列顺序,但弗罗多知道他们在哪里。

晚餐由弗罗多准备,虽然没有肉食,却非常美味的一顿晚餐。洗盘子的工作交给了比尔博,弗罗多端上了餐后点心,难得的放松时间。

他们会谈谈最近的天气,中土世界的变化,农物的收成,以及比尔博故意提到的弗罗多的感情生活。

“与其管我的感情生活,比尔博叔叔,你自己最好处理一下你的感情生活。”弗罗多凉凉的嘲笑。

老大不小还没娶妻的比尔博瞬间扭头。

“老头子对你的对象也很感兴趣。”甘道夫也调侃上了。

弗罗多啊弗罗多,没有感情的弗罗多,冷酷无私的弗罗多,他这要是恋爱了,甘道夫想想就觉得很愉快。

“前几天分手了。”弗罗多无所谓的回答。

“神马?你恋爱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完全不知道这回事儿的比尔博失态了。

“你不知道的事情很多。”没有表情的脸蛋能读出嘲笑的味道,威力还是成倍增加的,脚在桌底下勾出一坛梅子酒,弗罗多熟练的为自己满上“比如,重新编制的中土世界大全,有一部分是我负责的。”

“神马?!臭小子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比尔博完全失态了。

“其实,我不是弗罗多。”弗罗多声音低沉,就跟讲鬼故事一样。

………………

“咳”阿拉贡虚咳一声,遮住了嘴。

勒苟拉斯扭头,拿着一个苹果在吃。

“抱歉。”嘴巴咧的老大的甘道夫道歉。

“……”被耍了的(也许)比尔博目瞪口呆。

“我继续忙了,回见。”弗罗多端着酒杯,轻飘飘的离开了餐厅“真相有时候让人难以接受,可那就是真相。”

“弗罗多,介意我使用一下你的地窖吗?”甘道夫询问。

“最近收藏多了一点,如果你不怕的话可以使用。”

弗罗多的地窖很隐秘而且阴森,点燃了地窖的油灯,里面闪着寒光的武器和白森森的骨架让人毛骨悚然。

甘道夫熟悉的在架子里穿梭,对着一堆瓶瓶罐罐翻找。而阿拉贡和勒苟拉斯则在兵器架上徘徊,看见合眼的就拿出来比划两下,非常有默契的无视了那些白森森的骨架。

“弗罗多是个天才。”甘道夫拿着小瓶子在笑“勒苟拉斯,这些粉末能帮你们解决那些被魔物腐坏的植物问题,虽然撒上之后会很可怕,但几天之后就能看见新的生机。”

“不问自取?”勒苟拉斯犹豫。

“只要不碰他的这些武器和这些骨架,就算把这里的药全部拿了,弗罗多都不会看你一眼。”甘道夫回答,顺带拿了两瓶顶好的伤药“恩?助眠少了?”

对霍比特人来说,助眠药简直就是不需要的多余物,他们没有人会失眠,而弗罗多的助眠药却少了好多。

“助眠是我在吃。”弗罗多站在地窖的入口,手里把玩着弯弯卷卷的头发“绿叶殿下,请把你手边第四把的军刺给我,谢谢。”

“为什么?”甘道夫皱眉。

“情绪方面有些糟糕。”心中的野兽咆哮着毁灭,他能做的只有压制。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是,只要松懈,就没有退路了。

勒苟拉斯把军刺递给了弗罗多,棱型的军刺黯淡无光,长长的一道血槽,前端很窄并且锋利,是利器,也是凶器。

军刺不长,被弗罗多别在了小腿上,上面的裤摆一盖,就看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了。

“今天晚上雪猕成熟,会引来不少人面蜂。晚上我就不回来了,养了这么久的雪猕,不能便宜人面蜂。甘道夫,不要对比尔博叔叔说,我会安全的带雪猕回来。”弗罗多有点小小的犹豫,甘道夫并不会让他冒险,而人面蜂很危险,哪怕他的身手真的很好。

“人面蜂至少十五只一起,你身手再怎么好也不可能应付!”甘道夫果然皱眉“让阿拉贡或者勒苟拉斯跟你一起去,雪猕作为报酬。”

弗罗多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弗罗多的声音带着明显的不情愿,走到甘道夫身边粗略的看了下,拿起几个瓶子就走。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