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第一秘书 疏朗(一)

重生之第一秘书 疏朗(一)

时间: 2015-06-22 22:13:27


文案

贺朝阳,人称贺二,京城顶级权贵世家第三代。
因家世煊赫,贺二从小鲜衣怒马,肆意张扬
就在家中为此子顽劣大伤脑筋之时,一场车祸使得贺二幡然醒悟,痛改前非
重生后的贺二尊敬师长,友爱弟妹,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国内顶尖学府,也逐渐成为贺家的骄傲。

四年后,当所有人都以为贺二会踏着前辈的步伐进入京城官场历练时,此人却选择了千里之外的沿海小城作为仕途的起点。
没有人理解贺二的选择,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这里,他会等到相伴一生的良人。

官场童话第二弹,彪悍秘书潜市长

编辑评价:

贺朝阳是京城里的权三代,一向张扬娇纵的他因为一场车祸重生到从前,幡然悔悟的贺朝阳,变得尊师上进,一度成为了贺家的骄傲。就在这个时候,贺朝阳却选择千里迢迢的跑到江海市这种沿海小城市,来到凌未的身边,从市长秘书做起,开启他的仕途之路。 作者擅长高干官场文的描写,通过对形形色色配角反角的刻画和过场,从而推动剧情,展现出主人公重生励志的官场人生。
秘书与市长的设定是官场文的经典,作者能够抓住这一萌点,沿用自身的文风文笔来诠释这一经典配对。贺朝阳与凌未的感情互动犹如静水,温馨淡然却意外的隽永悠长,和勾心斗角的仕途形成强烈的反差对比。



1、新来的凌市长

  贺朝阳随着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林越的脚步,走在江海市政府狭长的走廊中。
  市政府的建筑是上世纪的老楼,走廊的光线并不好,但是这并没有妨碍贺朝阳的好心情。
  林越似乎看出了他的雀跃,一边走一边笑道:“小贺啊,凌市长初来江海,对咱们市里的情况还不熟悉,你一定要好好协助凌市长开展工作。”说话间,林越的眼神带了一丝**,“这次市长秘书的人选很多,我先推荐你上去试试。”
  贺朝阳知道这是自己送给林夫人的名表起了作用,当即在脸上挂出了感恩的笑容,身体微微前倾,低头表示感谢。
  “多谢林主任栽培,我会努力的。”
  林越审视了他两眼,对他谦逊的态度表示满意。
  贺朝阳见状更加小心,刻意落后了林越半个身位,乖乖地跟着他走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办公室门前。
  林越站好,清了清嗓子,才举手敲门。
  “请进。”一道清冷的嗓音传来,贺朝阳怔了怔。
  时间太久,这个声音仿佛只在梦里出现过,贺朝阳的手指紧紧握成了拳头,深吸一口气。
  目睹他怪异的反应,林越在心里哂笑,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还没见到新市长呢就先慌了手脚。
  新市长很年轻,面容清俊,温文尔雅。
  贺朝阳跟在林越身后,看到这个日思夜想的人物,几乎连路都不会走了。
  “林主任,坐吧。”市长笑着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
  林越微笑着道了谢,等市长在单人沙发上坐好后,才带着贺朝阳坐在了会客区的长沙发上。不同于林越的随意,贺朝阳只堪堪坐了半个屁股,神情有些紧张。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紧张,至少此刻表现的非常符合一个初被上级选中的秘书形象。
  “凌市长,这位是综合二处的贺朝阳同志,”林越笑着为两人做了介绍,“贺朝阳同志是华夏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综合二处工作了两年,是处里有名的笔杆子。”
  “哦?”坐在两人对面的男人露出一抹和煦的微笑,仔细看去,那笑容其实并没有到达眼底。
  贺朝阳抬头觑了一眼对面的男人,此刻他穿了一身合体的西装,姿态优雅地坐在那里,脸带微笑,就像戴了一副完美的面具。
  时光似乎将他打磨成了圆滑世故的官员,不知道这个人身上还有没有上一世令自己折腰的风骨?
  贺朝阳一边想着一边端正了态度,不能让上一世的情绪影响到他的发挥,今天能坐在这里,就已经是非常好的开端。
  “你好,小贺,我是凌未。冰凌的凌,未来的未。”凌未微笑着伸出了手,白皙修长的手掌映入贺朝阳的眼帘,他偷偷将出汗的手掌在裤子上蹭了蹭,这才伸手去握住对方的手。
  这个傻到冒泡的动作让林越看了直皱眉,却让凌未的眼里多了一丝暖意,这个看起来高高大大的贺秘书,倒也有几分孩子气。
  本来贺朝阳并不是他的秘书首选,但是林越提议的几个人选中多多少少都有些派系的痕迹,这个远从京城而来没有任何背景的贺朝阳反而让他上了心,年轻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忠心。
  尽管忠心与否还需要时间验证,但是凌未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去空耗,他急需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因为这个市长之位来得太突然,还不知道有多少双手等着将他拉下台去。
  寒暄完毕,林越告辞离去,贺朝阳正式走马上任。
  市长办公室是里外套间,凌未在里,贺朝阳在外,里面的门微微开着,凌未正坐在办公桌前浏览江海市历年的文件。
  贺朝阳将外间的办公桌擦了又擦,才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从此,他就能跟随凌未工作了,虽然为了争到这个秘书之位他在暗地里使了不少手段,但是只要能守在这个人身边,贺朝阳就觉得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
  “小贺,你进来一下。”听到凌未的叫声,贺朝阳噌一下就站了起来。
  “凌市长,您找我。”贺朝阳刻意放低了姿态,恭谨地来在凌未面前。
  “不要拘束,坐吧。”凌未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笑道。
  “好的,谢谢凌市长。”贺朝阳挨着椅子边坐了下来。
  凌未的眼里闪过一丝玩味,审视的目光在贺朝阳的身上扫了一圈。
  初见贺朝阳第一眼就会被他高大的外表所吸引,江海地处南方,像贺朝阳这样浑身散发着北方爷们气质的男人并不多见。虽然能看出来他已经尽力掩藏起了桀骜之气,但是有时候气质这个东西很难说清,至少在他看来,贺朝阳的气质已经远远超过了秘书的范畴,因为他浑身散发着无法言喻的自信。
  这个年轻人,恐非池中物啊。
  只是此刻这个年轻人低眉顺眼地坐在自己面前,态度从容中又赔着无数小心,似乎生怕自己有什么不满意。
  种种谜团在凌未心中升起,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让贺秘书这么看重。如果说下属巴结上司是必然的话,那么贺朝阳的表现已经有些出格了。不过现在他可没有时间去琢磨贺秘书的动机,不管贺朝阳是何来路,现在他是自己的秘书,就要听自己的话。
  不然,就换掉他。
  贺朝阳似乎并未察觉凌未的心思。他悄悄地为凌未倒掉残茶,换上了新水。
  “咦,换茶叶了?”凌未抿了一口茶水,有些疑惑。
  “柜子里有两罐茶叶,一罐是毛峰一罐是龙井,我看龙井的成色要好些。”贺朝阳解释道。
  凌未点了点头,这杯茶水的口味更甘醇,贺朝阳所言不差。
  “没想到你对茶叶还挺有研究,我是看不出来的。”
  贺朝阳笑了笑,其实他是不爱喝茶的,但是从小耳濡目染,多少也懂一些。更何况,他知道凌未喜欢喝龙井,这一小袋龙井是他贴身带过来的。反正凌未也不会关心办公室里到底配了什么茶叶,他也能偷偷给凌未喂些好东西。
  一杯茶水让两人之间的气氛轻松了些,凌未也从侧面得知了贺朝阳的一些情况。
  “你是两年前来的?”凌未看了贺朝阳一眼,问道:“以你的条件在京城找个好工作也不难,为什么千里迢迢跑到江海来?”
  这个问题已经被人问过很多次了,贺朝阳笑道:“我父亲的工作调动到南方,我也就跟着来了。”
  “哦?你父亲在哪里高就?”
  “他在江东省呢。”贺朝阳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我父亲工作还没有落实我就先到了江海,等我拿到通知后才知道父亲要去江东。”
  “阴差阳错了?”凌未呵呵一笑,道:“你父亲没有怪你吧?”
  “没有,他很支持我的工作。”才怪,差点把老头子气个倒仰。
  “其实以年轻人的发展前景看,你应该去江东。”凌未看着手里的资料,叹了口气,“江东的发展速度,南平比不上。”
  “市长,话不能这么说,”贺朝阳正色道:“首长教育我们说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既然南平发展速度慢,那么我们就努力让它发展地快起来。”
  听了这话,凌未怔住了,他看着眼前这张自信满满的面孔,原先郁结的心思突然就淡了。是了,这才是年轻人应有的朝气,人这一辈子不能沉浸在对生活的不如意中,应该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
  “你说的对,我们要努力让它发展起来。”南平不敢说,至少江海要变个样子。凌未想到这里,看着贺朝阳的目光又深沉了几分,“小贺,你很不错。”
  “我还要向市长您多学习。”被凌未表扬了,贺朝阳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
  看着眼前笑眯眯的秘书,凌未的笑容也真心了几分,在官场混了这么几年,别人对你是真心是假意还是能分辨一二的,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贺朝阳对自己完全不设防,但是这样的表现确实让凌未冷冰冰的心里融入了一丝暖意。
  “小贺今年多大了?”凌未一边看资料一边随口问道。
  “二十四。”
  “这么年轻?”凌未吃了一惊。
  贺朝阳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也不小了,我大学同学都结婚了。”
  “也是,”凌未笑了笑,打趣道:“你有女朋友了没?”
  “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别紧张,我不是不通情理的上司,以后交了女朋友会注意给你放假的。”
  “我现在只想做好工作。”贺朝阳说这话时,表情非常坚决。
  “先立业后成家也可以,不过个人问题还是要解决的。”凌未对贺朝阳的私事并不关心,现在贺朝阳不找女朋友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谁不想要一个二十四小时待命没有闲杂事等的秘书呢?不过当他抬起头看到贺秘书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时,还是有些好笑,这家伙不会刚失恋吧,怎么对谈朋友的事这么抵触呢?
  在凌未翻看资料,并时不时听贺朝阳汇报江海市政府的人事情况时,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因为凌未是初到任,在出席了早上的迎新会后并没有什么人来找,身在官场的人都不是傻子,新市长的底细还没摸清,贸然靠拢过来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凌未了解这些人的心态,也不说什么,淡然处之。
  说起来他这个市长职位来得确实突然,本来他只是在江东省省委大院中熬资历的小干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上级层面突然有了一次权力交锋,在这次高等级的角力中,南平省的本土力量节节败退,沿海小城江海市市长也跟着遭了秧,在这次斗争中憾然落马。
  江海市市长由此空缺。
  以凌未的资历是不可能得到这个职位的,但是双方斗争落幕后,一些地方的实权职位出现了真空。凌未的岳父老子这次站在了胜利的一方,论功行赏凌未也得到了市长的职务。
  明面上的理由虽然是这样,但是凌未隐隐觉得事情的真相绝不会如此简单。岳父的为人他很清楚,不限制自己的发展就不错了,哪有将自己拱上高位的道理。更何况,江东和南平已经是跨省运作,岳父的手根本就伸不了这么长。
  是谁在背后推动这件事?凌未百思不得其解。不管怎样,此刻他已经离开江东坐到了南平省江海市市长的宝座上,这一次,他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绩,以期挣脱那个困窒自己的牢笼。
  
2、秘书的职责

  “凌市长,这是江海老街卢记的点心,您吃一块垫垫肚子吧。”贺朝阳端着一个精致的纸盒走进了凌未的办公室。
  凌未抬起头,揉了揉眉心。
  “放着吧。”
  “还热呢,我不知道您喜欢吃甜的还是咸的,所以两样都买了一些。”贺朝阳将点心盒子放到了凌未面前,笑道:“工作是做不完的,您不要太累了。”
  盒子一打开,带着热气的甜腻味道扑鼻而来,凌未的肚子立时咕噜了一声,饿了。
  他抬眼看了看贺朝阳,对方正拿着杯子倒水,并没有听见这令人尴尬的声响。
  点心是酥饼,凌未犹豫了下,拿起一块甜味的咬了一口。
  酥脆的饼皮,细滑的馅料,咬一口,甜蜜的味道瞬间在口腔里爆裂开来,果然是老字号的做派,凌未满意地眯起了眼。
  贺朝阳从眼角余光看到凌未靠着椅背,细嚼慢咽吃着点心的模样,嘴角轻轻勾了起来。他知道凌未喜欢吃甜食,但是不知道对方满足的表情会让自己这么欣喜,拿着点心一口一口吃着的凌未,很可爱。
  是的,可爱,虽然眼前的人是一市之长,但是对贺朝阳而言,这个人就是自己要守护的对象,哪怕他位高权重,也要牢牢地将他笼罩在自己的羽翼下。
  “请喝茶。”贺朝阳泡了茶,恭敬地放到凌未手边。
  “你坐,”凌未将点心盒子往他面前推了推,“我不喜欢吃咸点心。”
  贺朝阳笑着点了点头,道:“如果市长不吃,那可就便宜我了。”
  “本来就是你买的,何谈便宜一说。”凌未摇了摇头,端起茶杯喝茶。
  贺朝阳将剩下的点心扫荡一空,下班时间就到了。
  “你请我吃点心,我请你吃晚饭。”凌未站起身,对贺朝阳说道。
  “这……”贺朝阳面上犹豫,心内窃喜。
  “这是领导的命令。”
  “是!”贺朝阳大声应了,拿起衣架上的外套服侍凌未穿上,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
  给凌未的房子还需要做一些细部处理,所以凌市长暂时住在政府招待处。其实对他来说,与其在常委院的小楼里住,还不如住在招待所呢,反正他的家属不可能跟过来,一个人住大房子反而空旷。
  更糟糕的是,凌未不会做饭,他又不喜欢小保姆之类的掺和自己的家事,所以对于搬家一事凌未就显得不太热衷。
  “凌市长,您有没有喜欢的口味?”贺朝阳走在凌未的左侧,为他挡住了路边的车流。
  凌未有些走神,听到贺朝阳这么问,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他也发现了贺秘书站位有些不对,以往都在跟在自己右后方的,这一次倒是走在了自己的左前方。凌未看到贺秘书以一副守护者的姿态挡在自己面前,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小贺是不是被女朋友**过头了,竟然把市长护在了里面。
  “你刚才说什么?”
  “我想问问您有没有喜欢的口味。”贺朝阳微笑道。
  “看来你这个秘书不合格呀,连领导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或许是下班时间心情放松了,凌未随口开了个玩笑。
  贺朝阳看着他带着笑意的脸庞,心说我还能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可是这才相处了几天呀,总不能摆出一副对领导知之甚深的模样,要不然你还不知道怎么防备我呢!
  做秘书难,做个能完全了解领导喜好又要假装不知道的秘书更难。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贺朝阳两年前就来到江海,对这个城市自然有比较深入的了解。而且他到这里可不是混日子的,两年的钻营下来,对于江海的官场和城市发展脉络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
  这一点,凌未从他的谈话中就能感受出来。
  这个年轻的贺秘书,比之他的同龄人,老成的过分。但是作为一个秘书,他无疑是合格的,就连凌未都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次可是捡到了宝。
  “让开!让开!”正说话间,一个慌慌张张的声音传了过来,两人微怔,只见一个中年男人以极快地速度向他们冲了过来。
  就在他奔上人行道的一刹那,一辆亮黄色的跑车带着轰鸣的噪音飞驰而来,跑车是敞篷的,里面坐着几个穿着打扮极为时尚的年轻人。
  “哈哈!让你狂!”看着男人狼狈地扒在树上,跑车上的几个年轻人幸灾乐祸地嘲笑道。
  男人喘着粗气,恨恨地瞪了他们一眼。
  “怎么?不服气?”染了一头黄毛的年轻人见状就要跳下来教训这名男子。
  “你想干什么?”男人脸色一变,脸上现出一抹惧意。
  “哼!在江海的地盘上跟陈少过不去,你老小子够有胆量啊!”
  “我,我就是对着车子比划了一下。”见对方人多势众,男人畏惧了。
  “龟孙子!”黄毛跳下来对着男人就是一脚,“以后长点记性!”
  “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男人躲避不及,重重挨了一脚,“我要报警!”
  “你报啊!看看警察是拘你还是拘我?”黄毛轻蔑一笑,车上的人都笑了,坐在驾驶座的男子笑得尤其灿烂,“小铁,别跟他废话,上车!”
  “傻蛋!还敢报警抓公安局长的公子。”
  黄毛啐了男人一口,跳上车,跑车利落的一个甩尾,嚣张离去。
  凌未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车影出神。
  “开车的是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陈瑞民的儿子。”贺朝阳低声道:“黄头发的是南街黄老大的手下。”
  “黄老大?”凌未敏锐地捕捉到这个信息。
  “黄大龙,以走私起家,前几年漂白成了建筑公司老板。”贺朝阳边走边低声说道:“最近黄大龙在竞争市中心那块地。”
  凌未点了点头,这块地他知道,是江海目前最炙手可热的地块,却也是最要命的地方。听说他的前任就是因为在这件事上出了问题才被挤走的,但是具体的消息还要再探听一下。
  见凌未露出感兴趣的目光,贺朝阳的心弦轻轻拨动了一下。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凌市长,咱们边吃边聊吧。”
  富豪大酒店,离市政府招待处不远,与市政府招待处沉稳大气的装修不同,富豪大酒店装修的富丽堂皇,是市里一等一的豪华酒店。
  凌未出身江东省省会广宁市,又在省府工作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也算是见多识广。但是站在富豪大酒店门口,还是觉得这里的装饰不下于广宁一等的酒店。
  “吃了你几块点心就要狠宰我一顿?”凌未打趣道。
  贺朝阳挠了挠头,他只是想要带凌未见识一下富豪大酒店的背景,并没有别的意思。
  “有人送我这里的优惠劵,我请您吃饭。”
  凌未摇头失笑,他的经济是不宽裕,但是还不至于到一顿饭都请不起的地步。
  “走吧。”
  “凌市长,我真有优惠券。”贺朝阳打开手包,摸出一张贵宾卡,“您是领导,怎么能让您付账呢。”
  “好了,进去吧。”总不能跟下属在大门口拉拉扯扯,凌未沉下脸,朝着富豪大酒店走去。
  贺朝阳见凌未面露不悦,暗骂自己不长脑子,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一到了凌未面前该有的成熟稳重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毛躁的绝对不像那个在京城叱咤风云的贺二哥。
  为了体现出领导的尊严,贺朝阳落后半步,微微弯腰陪同凌未入内。
  “陈哥,你就是太大度了,怎么不让我削那老小子一顿?”就在两人踏上富豪大酒店台阶的同时,身后呼啦来了一堆人。
  凌未转头看了一眼,发现这帮人正是刚刚在人行道上堵截中年男子的纨绔们。走在中间的就是刚才驾驶跑车的年轻男子,只见他穿了身休闲西装,长相倒也周正。旁边围拢的除了黄毛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年轻男女,一群人嘻嘻哈哈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
  凌未皱了皱眉头,径自往前走。
  眼见一群人过来,贺朝阳横移两步来到凌未身后,把凌未与黄毛等人死死地隔了开来。
  “小子,走路不长眼睛啊!”因为他突然的横插过来,黄毛猝不及防撞上了贺朝阳的肩膀。
  贺朝阳撇头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喂!说你呢!”黄毛不依不饶道。
  贺朝阳将眼神落到他身上,本来板正的脸色突然就笑了出来,黄毛以为他是怕了自己,刚要得意地显摆两句,那曾想嘴皮子刚刚掀动就被对方抓住了手腕。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贺朝阳笑眯眯说道。
  “你,你……”脉门被对方扣住,黄毛疼得直吸凉气,尖锐地痛楚蔓延到肩膀,他觉得自己的一条胳膊痛得要废掉了。
  “小铁,怎么了?”陈宇明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扭头问了声。
  “什么事都没有,对不对?”贺朝阳在黄毛耳边低声说道。
  语气中的威胁刺进黄毛的耳朵,他抖着身体强笑道:“没事没事,我跟这哥们儿闹着玩呢!”
  陈宇明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随即催促道:“别玩了,一会儿龙哥该等急了。”
  “哎,好好。”在黄毛哀求的目光中,贺朝阳笑着松开了手。
  刚一松手,黄毛就往上窜了两步,这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绝对是练家子,让他害怕的不只是对方的武力,更怕的是这男人眼里那必杀的魄力。
  这人绝对惹不起啊!
  黄毛不敢再看他,飞奔着随着陈宇离去。
  “会功夫?”凌未轻声道。
  刚刚与黄毛的对峙外人没看清,凌未可看的真真切切,看来他这个秘书不只是笔杆子了得,武力值也同样可取。
  只是,看贺朝阳处处维护自己的模样,怎么有种招了个保镖而不是秘书的错觉?
  “就是唬人的玩意。”贺朝阳笑了笑,道:“耽搁了好一会儿,市长,咱们进去吧。”
  凌未点了点头,在迎宾小姐的微笑中,步入了富豪酒店富丽堂皇的大厅。
  只有两个人,又是初来乍到,凌未选择了大厅中靠窗的位置。
  贺朝阳坐在他对面,点酒点菜,忙得不亦乐乎。
  “酒就不喝了。”凌未淡声道。
  “好,喝茶可以吗?”贺朝阳小心道。
  凌未点了点头。
  贺朝阳要了龙井,又点了几样口味清淡的菜肴,挥手让服务生下去。
  凌未喜欢口味清淡的菜,这一点贺朝阳还是有底的,见凌未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贺朝阳比得了任何表扬都开心。
  等菜肴上齐后,贺朝阳为凌未倒了杯茶,两个人边吃边聊。
  “这里的生意真好。”
  “这是黄大龙的产业,他在江海很吃得开,巴结他的人很多。”贺朝阳解释道。
  “黑白通吃?”凌未挑了挑眉,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你跟我说说,那块地是怎么回事?”
  市中心那块地说起来还真有些故事,本来那块地要开发的消息并不为人所知,据贺朝阳了解的信息,应该是黄大龙与前任市长段立明有过私下的协议,这块地走个招标的形式,但是标的肯定是黄大龙的。
  但是令人没想到的是,在招标之前不知道怎么来了两家外地的公司,一个是南平省府桂安市的荣鑫公司,另一个则是从京城远道而来的华贸集团,有了这两家的参与,招标会突然就变成了烫手山芋,没法操作了。
  因为荣鑫公司的老总背后站着一位副省长,而华贸集团的来历更是莫测,与京城上层都有联系。
  收了黄大龙的好处,段立明骑虎难下,搞公开透明不行,给黄大龙退款也不行,黄大龙在江海作威作福惯了,如果招标失利他丢不起那个人,另一个就是段立明以前吃得好处太多了,如果不让黄大龙中标,他也落不了好。
  进退两难之际,段立明铤而走险,力促黄大龙夺标。
  一家欢喜几家愁,竞标失败的荣鑫和华贸两家公司对江海市政府格外不满,一状告到了省纪委,要求严查江海市政府的渎职行为。
  别的人可能还使不上力,但是荣鑫和华贸的背景太强大,因为这一块地掀起的风浪甚至波及到了南平省上层,在一番角力之后,南平省上层也发生了很大的人事变动。
  凌未,就是在这次权力角逐中空降江海的。
  然而这块地,同样是他绕不开的坎儿。
  

3、遭遇黄大龙

  “凌市长,这里的海鲜做的不错,您尝尝。”贺朝阳剥开一个大虾,沾了酱料,恭敬地送到了凌未的碗里。
  “你自己吃吧,不用管我。”
  贺朝阳充耳不闻,戴着一次性手套,殷勤地帮凌未剥了满满一碗虾。
  凌未爱吃虾,他知道。
  被秘书如此殷勤的伺候,凌未很是受用,他笑着对贺朝阳说道:“剥虾的手艺不错,怎么练的?”
  贺朝阳看着他,腼腆地笑了笑,心说我每次无聊的时候,就去买一堆虾,煮熟了,就一只一只剥着,想象着你在我对面美滋滋吃虾的场面。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菜肴很合胃口,凌未吃了他来江海后最舒服的一顿饭。
  “我去洗个手。”凌未笑道。
  “好。”贺朝阳坐在原地没动,他知道凌未是要去结账,但是并未阻止。
  太过殷勤的话,会引起上司的猜疑,现在他和凌未的关系还远不到亲近的地步,所以急不得。
  一顿饭吃了小二百,凌未心里有数,掏出钱夹付了帐。
  “给我发票。”
  “好的。”
  凌市长接过发票,用指甲擦去隐藏的兑奖区,一如意料,是“谢谢索票”四个大字。
  “没手气。”凌未摇了摇头。
  扑哧,旁边传了一声嗤笑。凌未转头看了一眼,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年轻人用不屑的目光看着他。
  “吃个二百块钱还要发票刮奖,没钱就不要到这种地方来嘛!”年轻人扬着下巴,高傲地对服务生说道:“给楼上预备的特供烟怎么还没到?你们经理呢?”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