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吸血鬼日记同人]嗜血深渊 一半妖娆

[吸血鬼日记同人]嗜血深渊 一半妖娆

时间: 2012-09-23 06:10:48

本来就三观不正的不幸小孩一不小心就被这一群吸血鬼带坏了……

Arno(抓狂):该死的!我开了外挂怎么还会被人虐!!

Damon(虎摸):乖……说明你运气都用在遇见我上了。

Klaus(挑眉):你确定不是因为他运气太差才会遇上你?

Stefan(叹息):Elena,既然杀不了Klaus我们回家吃饭吧……

本人第一篇文~~很多不足之处,请大家多多包涵~~~有意见或者建议请告诉我~~大家每一条回复对我来说都是鼓励~~谢谢~

搜索关键字:主角:Arno,Damon ┃ 配角:Stefan,Elena,Klaus,Katherine ┃ 其它:


☆、序—深渊的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新手新文~~~~~请大家多多指教~~~~~鞠躬~~~~
  
  交代开始,与剧情无关,可跳过~~~
  

  
  头疼得很厉害,Arno用力敲了敲自己的头,才缓解了一些疼痛。
  风声,在耳边敲打,过了好久,Arno终于舒服了一点,环顾四周,一边是海,一边是陆地。
  好吧,只要是脑袋没有摔坏的都知道这里是海滩。
  
  Arno慢慢坐起身来.
  空气潮湿,似乎是刚刚下过雨。 Arno被冷风一吹,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连忙站起来。
  他检查了一下自己随身的物品,只剩下了几只药剂,针管,几把小刀,一些零钱,一张银行卡,一张身份证。
  Arno松了口气,还好重要证件都没丢。
  
  Arno只记得似乎是自己散步的时候一时走神,被人用远程的麻醉针弄晕了,之后迷迷糊糊被扔到海里的,他还记得自己努力的划了几下水,之后就失去意识了。
  真够命大的!难道是以前太倒霉而现在转运了?
  Arno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拿出仅剩的针管和药剂,给自己打了注射了一剂消炎针。身上有些被刮上的伤口,Arno仔细看了看,有些发炎了。
  
  从沙滩上爬起来,拍拍粘在身上的沙子,Arno从最近的银行取了些钱,准备找个地方休息。
  
  对着银行擦得锃亮的玻璃,Arno看了看里面的倒影,崩溃的发现自己几乎像一个泥猴一样,头发里面还藏着沙子,一抖动就沙沙往下掉。
  
  他的形象啊!!!!
  他几乎觉得街上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 ……
  …… ……
  好吧,事实上的确是这样……
  
  取了些钱,打电话在酒店里预定了一件豪华套房,并在遭遇被几辆出租车拒载之后,Arno终于以两倍车费的代价叫到了车,一身狼狈的进了一家最近的百货商场。
  Arno直接无视售货员略带嫌弃的眼神,选了几件穿上后觉得还不错,也没有管价格,直接拿了几套刷卡。
  对着镜子照了照,虽然除了头发以外,其他的都还不错,但Arno还是觉得自己的形象很糟糕。
  叫来了在旁边瞪大眼睛看着账单的售货员,要求他把这些衣服送到酒店去,Arno又仔细整理了一下衣服,转身出了商场。
  
  他现在急需去酒店洗个澡,然后好好休息一下!
  
  浴室的玻璃已经被蒸汽熏得雾蒙蒙的,靠在浴缸边上舒服的吐了口气,Arno直接忽略了身上伤口带来的小刺痛,舒展四肢的躺在浴缸里。半小时后才从几乎凉透了的浴缸里爬出来,对着镜子仔细的擦拭着身上的水珠。
  镜子里的人拥有一具白皙的身体,和一张精致而妖媚的脸。那几乎布满后背的血红色玫瑰的纹身,荆棘蜿蜒的覆盖了整个后背,甚至爬上肩头,看起来好似某种古老的花纹,危险而又神秘。
  
  “晚安,亲爱的。”
  
  Arno皱了皱眉有些懊恼,他努力让自己挪开脚步,不再沉迷于镜子,有些烦躁的使劲用毛巾擦了擦头发,光着身子爬进被窝,关灯,睡觉。
  


☆、神秘男人

  *******************************************************************************
  
  Arno在宾馆整整懒了两天,休息好后就开始了他连续五天的旅行。
  
  Arno开着新车行驶在公路上,看着时间,晚上十二点半了。
  
  喝了口杯子里的红酒,抬头看看窗外,Arno正好看到了挂在天空中的满月。
  这月亮让Arno突然想起以前在中国吃的月饼,那甜香的馅料,漂亮的外皮至今都让Arno记忆犹新。
  
  回忆起那种美味让他心情大好,恩……过几天一定要让老管家给自己空运几盒中国地道的月饼过来!
  
  后面的靠近的车里,传来吵闹的摇滚音乐声,Arno皱了皱眉听着噪音由远及近,Arno只觉得怒火不断攀升。
  他放慢速度,把车向右边挪了挪,让那辆跑速度飞快还放着噪音的车先走。
  他可不想把他们堵在后面来折磨自己的耳朵!!!
  
  噪音渐渐的变小了,车也离的越来越远。Arno又慢慢喝了口酒,用力的闭了闭眼,心情似乎平复了很多。
  已经一点了。
  他距离下一个小镇——神秘瀑布镇,还有…嗯…三公里,也就是说他马上就可以到达在下个城镇,然后找个舒适的酒店泡个热水澡,接着爬上软软的床休息了!
  突然间,他的心情突然就变得愉悦起来。
  …………
  右边!
  
  困倦的Arno突然猛地惊醒,这么晚了,右前方竟然有人站在那里!
  那个人隐藏得很好,如果不是今晚没风而且他移动带动了树枝,Arno几乎都要忽略它了。
  那人突然就站在了之前超过了Arno的那辆车前,而且Arno惊讶的发现,以自己的眼力,竟然只能看得见那人影移动的残影。
  
  天啊!这是怎样的速度啊!
  
  碰——
  前方传来猛烈的撞击声和刺耳刹车声。
  
  远方突然聚起了浓浓的雾,刚刚超过他的那辆车停在路中间,原本在车上的女人站在车边很慌张的拨着电话,而男人试探着向前走去。
  Arno肯定他们一定是撞到了那个刚刚“瞬移”到他们车前的人,当然,前提是,如果他真的是人的话。
  
  Arno没有下车,他开着车靠近前面停下来的车,同时静静的观察前面不远处倒在地上的人。
  
  女人似乎有些惊慌失措,Arno带着一种安抚的魔力,轻轻开口道:
  
  “我刚刚看到你的车停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需要帮忙吗?”
  
  “哦!我们不小心撞到人了,我想拨电话叫救护车,可是这里没有信号。”
  她拿着手机摇啊摇,非常的急躁,几乎要哭出来了:“还有,我的爱人达伦,我刚刚还看到他,可是转身他就不见了!”
  她很慌张的叫喊:“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一直没移开视线的Arno,已经发现眨眼间就找不到地上的人影了,就连前去查看的男人也不见了。
  看了看空荡荡的公路,没有伤者,浓雾仍然没有散。
  Arno迟疑了一下,还是安抚着她的情绪:
  “好了,别慌,别慌。”
  
  Arno看了看周围,似乎是一切正常。但Arno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感觉到全身每个毛孔都在告诉自己“这里很危险”,但眼前他还需要确定一下:
  “你们之前撞到的人呢?”
  
  “他,他不是在那……”她连忙回头想要指给Arno看,却发现刚刚倒在地上的人不见了!
  
  “轰”的一声,他们听到身后传来巨响,男人从天而降撞在了她的车上,撞碎了玻璃。
  
  Arno坐在车里远远一看,男人的脖子上似乎被撕下一块皮肉,血肉模糊,他睁大了双眼,头上青筋暴起,却似乎早已没了生机。看得出来,他死前很痛苦。
  
  看来他是……
  
  如果是这样,看来自己今晚没有逃的机会了。
  
  女人害怕极了,扔下手机,尖叫一声向前跑,似乎想要躲避什么。
  恐惧已经淹没了她,她失去了理智一般不断狂奔,离Arno越来越远……
  
  那尖叫声震的Arno头皮发麻,用力揉揉耳朵,Arno靠近看了看男人的眼睛,他的瞳孔已经放大了,眼睛浑浊涣散,也没有脉搏,Arno可以确认,他的确已经死亡了。
  
  女人的尖叫在这个深沉的夜里格外的凄凉和惊悚,好像闹鬼一样。不过Arno可不怕鬼,他只是有些在意之前看到的那个人影。
  
  那个危险的人影,似乎已经去追那个女人了。既然并没有追自己,Arno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尽快离开。
  
  仔细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自己没放过什么细节之后,Arno迅速踩上油门换挡起步。然后拿着他信号超好的手机,拨了个电话报警,说有人被动物袭击丧生,叫他们来处理。
  
  刚刚狂奔尖叫的女人,已经没有声音了。Arno很清楚的知道,遇上那个种族,她大概也活不过今晚了。
  
  其实Arno一直都很清楚,树丛里的那个人,他惹不起。
  
  不管他是谁,或者说不管他是什么,Arno都必须立刻离开,当然,前提是他高抬贵手肯放自己离开。
  
  不过他刚刚离Arno那么近,有机会杀Arno却并没有动手。Arno不知道该说是自己运气太好还是说自己魅力无限?!
  …………
  Arno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噎的有点难受……
  
  *****************************我在练习切割**************************************
  
  车速正在慢慢地上升,Arno看着前方,谨慎的用余光观察四周。
  
  夜,依然还是很安静,只有偶尔的几声鸟叫。
  
  车继续前行,不久他就穿过了那层看起来厚厚的浓雾,然后Arno就发现果然如自己所想,那个女人倒在路边,一动不动。
  
  有个人站在旁边,Arno知道,就是刚才让他感到危险的那个人。
  
  他站在树下的阴影里,从身影看是个男人。
  
  他不算高,也不是很强壮。
  
  Arno不禁想起有些美国人,肌肉发达的看起来像猩猩一样,就好像返祖了似得。
  
  在中国多年,Arno看惯了中国男人他们匀称并且不会有很夸张的肌肉的身材。
  那形状漂亮,摸上去紧致坚硬的肌肉下蕴藏的爆发力,绝对不容忽视。他们就像优雅而危险的豹子一样,身姿矫健,却危险而充满了魅力。
  Arno非常的庆幸自己没有继承父亲美国人的基因!他经常有训练,可他不希望因为这些,就把自己具有欺骗性的完美外表,弄得像猩猩一样!!!
  
  所以,男人这样不夸张也不瘦弱的身形正是Arno喜欢的。
  本能和长久的训练给了Arno很强的危险讯号,告诉他他应该立刻离开。
  但此刻Arno却鬼使神差的踩了刹车停了下来,不着痕迹的拿出藏在衣袖里的有毒飞刀,摇下玻璃,莫名的非常想要去探究这个让他本能感到危险的男人。
  Arno知道,自己做了一个非常冒险的决定。
  也许,他会决定自己的生死。
  
  顶着一脸**的笑容,Arno还是语气轻快的开口:
  “嘿!~~~要搭便车么?”
  站在树梢阴影里的男人听见了,优雅的向前一步
  然后,Arno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
  
  
作者有话要说:  修文中~~~~~~~~~~~~~~~~~~~~~~~~~~~~~~~~~~~大家喜欢这种风格么??


☆、天性使然

  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蓝色的眼睛深邃而迷人,分明是两颗宝石,却隐隐约约有大海的感觉。他那并不整齐的头发让整个人看起来极其的张狂,潇洒。
  嘴角微微挂起的笑邪肆而张扬,他伸出舌头,舔舔嘴角的鲜血,眯着眼看着Arno。
  
  Arno以为自己会恐惧,但是实际上并没有。
  
  他很兴奋,不由自主的打开了车门下了车,站直身体,和这个男人对视着。
  Arno喜欢刺激,他喜欢游走在生于死的边缘。神秘恐怖的原始森林,硝烟四起的高科技战场……越危险越紧张的情况,他就会越发冷静,越发的兴奋。
  从没有人告诉Arno该怎样抑制这种情绪,他也没有想去控制。他甚至觉得自己找到了最大的乐趣,这种危险感刺激感,就像野兽一样,一旦Arno不慎打开锁他的门,他立刻会破栏而出。
  
  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燃烧,特别是在面对这个又危险又性感的男人的时刻。
  
  Arno觉得四处都在不停的升温,那满腔几乎要喷薄而出的激情就像火一样,用那刺激到几乎变为疼痛的感受,催促着他每一个细胞燃烧,然后让他们在灰烬里重生!
  
  不管这个男人是谁,我都要他。
  
  Arno骄傲的告诉自己,带着多年形成的俾睨天下的气势。  
  自从Arno的初恋以爱人的死为结束,他就明白,自己想要的,就要快人一步,抢过来。
  
  但是目前,即使自己走在了人类身体极限的巅峰,他很清楚自己还没有那个资格。
  
  虽然Arno并不怕死,但他仍会遗憾。
  
  遗憾自己终究没有能够把这场名为人生的游戏,熬到最终落幕。
  
  ***********************************************************************************************************************
  拔出自己的獠牙,从女人白皙的脖颈处仰起头。刚刚饱餐一顿非常满足的男人,然后,他就听到了车轮,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放下怀里已经瘫软下来的尸体扔到一边,男人抬起头,一辆豪华精致的轿车已经缓缓停在了不远处。
  车窗缓缓打开,一个精致漂亮的男孩侧过脸,满脸的兴味和迷恋。
  这是刚刚发现了自己的男孩。
  男人很快就认出了他。他原本突发好心想要放过男孩,而此刻看着男孩的笑脸,熟悉的车子,男人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
  竟然没有逃跑,而是停下来了?
  
  静静观察着男孩从车上下来,男人似乎觉得有些疑惑,挑了挑眉,突然消失,然后下一刻就出现在Arno的面前。
  
  他们贴得很近,Arno甚至感觉到他冰冷的呼吸轻轻的打在他的脸上。
  他那由蓝色变为血红色的双目里充满了饱餐后的满足,像藤蔓一样的黑线从皮肤里向双眼蔓延,尖锐的獠牙在生长,几乎要突破口腔,伸展而出。
  
  男人偏了偏头,靠近Arno的脖子,似乎被那里正在汩汩流动的美味所吸引。
  獠牙轻轻地碰了碰白皙诱人的脖颈,却并没有停留多久,立刻就离开了。男人皱了皱眉,似乎对眼前毫无反应的猎物感到有些小小的懊恼。
  “你似乎……并不怕我。”
  男人偏开头双眼直视着男孩,伸手一用力,就把看起来十分纤细的男孩锁在他的臂膀之间,然后压在车上。
  “你看起来,很美味。”
  男人微微弯腰更贴近了男孩,伸出舌头,在男孩的脖颈处轻轻舔舐,就好像正在陶醉的享用一道大餐一样。
  
  Arno眨了眨眼,好好地消化了解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荒郊,深夜,尸体,吸血鬼…………
  等等……他刚刚…是在跟我**吗!!!!
  
  Arno又仔细的看了看情况,发现眼前这个在**自己的男人并没有干掉自己的意思,突然放心的玩心大起,轻哼一声推开他,然后用了最大的力气翻身,把他压在车上。
  
  男人并不为突然的变故吃惊,就好像他猜到一样,根本没想过反抗,顺从和眼前的男孩玩着游戏。
  
  Arno发现了这一点,孩子气的有些懊恼,不着痕迹的等了男人一眼,然后瞬间收敛了自己有些怨气的表情,摆出自己最魅惑的样子,手轻轻从男人的腹部抚上了他的胸膛,专注的直视着男人的眼睛,缓缓的向他靠近,直到他们完全贴合在一起。
  
  男孩魅惑的眼神和温暖躯体的**,似乎完全打动了某个“冰冷”的男人。男人偏了偏头,作势想要吻他。
  
  在双唇相触的前一刻,Arno突然后退,躲过了男人的吻,孩子气并且得意的大声笑了几声,带着恶作剧成功后的满意以及一丝狡黠,在宁静的夜里带了几丝狂傲。
  然后男孩突然睁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他,双眸里带着非常清晰的无措与恐惧。但是男人知道,就凭刚才的那几声笑,这些表情,绝对是假的。
  
  男孩偷偷地向旁边移了几步,作势想要离男人远一点,然后似乎感到安心了,才再次开口:
  “怕?怎么不怕!”
  
  话没说完,男孩迅速靠近男人,轻轻舔了舔他嘴角的鲜血、
  
  然后用一种很轻很挑逗的声音开口:
  
  “…我怕你会忍不住,吃掉我……”
  
  男孩一说完,立刻就轻咬上了男人有些干涩的嘴唇,感觉了一下上面留存很少的鲜血的味道,然后伸出舌头向男人的舌头逼近。
  
  男人的嘴里也充满了鲜血的味道,铁锈一般的味道和记忆之中一样醇香美味。
  男孩伸出双手用力的压下男人的头,想要更进一步加深这个吻,然后伸出舌头轻轻扫过男人的尖牙。
  
  但是男人既没有推开他,也没有回应他,只是目光深深的看着Arno。
  
  Arno不否认自己的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兴趣,甚至萌生了把他当**的念头。但他实在是看不透那双妖异的血红色眼睛,只能静静的等待眼前男人做出选择。
  Arno有些期待的看着男人,但男人始终没有动作。
  既然他不感兴趣,就算了。
  Arno轻轻退开男人冰凉的身体,既然男人没有兴趣,他也不好强求,直接就打消了这念头,准备拉开男人,上车离开了。
  
  Arno尝试了几次,男人却始终站在那里纹丝不动。Arno叹了口气,将手搭上了男人的胸膛慢慢抚摸,对着男人的耳朵轻轻吐气,然后有些无奈的开口试探:
  “你打算杀了我吗……亲爱的……”男人扭头,直接压住男孩的头,用唇封住了Arno还未说完的话,双手强势的爬上了男孩看似柔弱的身体,用一种独特的韵律时重时轻的抚摸。
  
  四周的浓雾渐渐散开了,月光下的男人蒙上了一层阴影,更加的迷人而引人探究。
  
  他就好像一杯陈年的酒,吸引人的香味让人疯狂,而入口时却有千般滋味,让人回味无穷。
  两人之间的吻,似乎在一瞬间就变得密不可分,就像两只兽一般不断的互相撕咬。两人就好像多年不见的恋人一样,疯狂的迎合着对方的吻,疯狂的在对方身上抚摸,就好像这样自己可以得到某种心灵和身体上的安慰。
  
  两人始终继续着他们的热吻,两人跳舞一般的在车边旋转着,直到男人用力翻过身,直接将Arno压在下面,一边用力搂住Arno腰,一边用另一只手拉开后面的车门,然后抱着Arno一起倒进了车里。 
  
  结束了这个吻,Arno满脸的红晕的躺在座椅上,气喘吁吁的盯着上面把自己牢牢压制住,并且面不改色,连呼吸都没乱的男人,微微有些气恼。
  Arno用力的把压在身上的男人推开,赌气般的不去看他。
  他其实并不是没有想过与这个魅力十足的男人发生什么的,还隐隐有些期待。
  
  但他并没有被眼前的男人迷的找不着北,他很清楚自己和他之间的悬殊。只是今晚他实在是有些累了,他现在急需去酒店休息,而不是来一场耗时又耗力的运动。他很清楚自己只是一个人类,精力十足都不一定能承受得了吸血鬼的征伐,何况现在自己疲惫不堪?
  再说,他Arno并不是天生就甘于在下方承受的人!!!
  
  Arno用力推开男人,迅速坐起身,把男人推到了驾驶座上,自己坐在了旁边。
  男人习惯性的挑了挑眉,也没有说什么,拿着Arno递过来的钥匙,发动了车。
  “去哪?”启动车后,他开口问Arno。
  
  “随便,你来决定吧,反正我对这一块地区不熟。”
  Arno非常放松的靠在了座椅上深了个懒腰:“最好找个宾馆,我想好好睡一觉。”
  然后眯着困倦的双眼看着男人,意味深长的开口:“或者,你把我带回你家也可以,我不介意的。至于你其他的想法,也不急这么一晚不是么?”
  说完Arno似乎迷迷糊糊的就要睡去,男人看他似乎非常的疲累,也没有打扰他。
  
  原以为男孩睡着了,男人一边开着车,一边扭头看了看,却突然听着旁边传来的迷迷糊糊的声音:
  “后面…有我平常喝的酒,我想……你肯定喜欢。要喝的话自己拿……”
  
  看了眼旁边,男孩侧头靠着玻璃静静的睡着,呼吸及浅,似有若无。
  男人有些惊讶,如果不是清晰的听到了男孩的呼吸声,他几乎以为男孩已经变为一具面色苍白,缺少灵魂的尸体。男孩眉头紧锁,四肢很紧张的缩在一起。他那微微有些长的头发搭到了眉梢,缺少了醒着时的灵动和精神,却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沧桑和戒备。
  男人眼底闪着复杂的光芒,略带怜惜,他知道这是个极其缺乏安全感的睡姿,只有受过伤害或有心理阴影的人,才会在睡着时潜意识的防备外界。
  
  紧接着男人一愣,似乎为自己的发现和感受有些纠结,为什么就突然就变得这么有同情心了呢?
  
  男人不解的皱了皱眉,又想起弟弟的那套论调,觉得有些被自己恶心到了。
  这么多年来,男人有那么多的宠物,却从来就没有过怜惜这种感觉。他绝对不会不承认,自己和那个弟弟一样有着跟圣母一样的爱心!!!!!!
  有人说过,存在极为合理。
  他始终觉得自己本来就是吸血鬼,以血液为生,这是天性。何况现在人类早没了天敌,他时不时的吸个几次血干掉几个有什么不对?
  根本就轮不到他弟弟一副圣人的摸样对着自己指手画脚,就好像弟弟他不是吸血鬼似的!
  
  思绪已经被拉到了天边,好像突然就有些转不回来了。
  男人迅速的闭闭眼,突然想起男孩说放在了后面的酒,当机立断的把车停在路边,回头在座位上找了找。
  看了眼酒瓶的外包装和陈旧的木塞,又看了眼杯中倒出来的红酒,男人显得有些疑惑:“1865年法国拉菲酒庄产的红酒,可是这颜色……不太对……”
  
  男人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急忙的拿着杯子闻了几下,蓝色的双眼立刻变的有些浑浊,渐渐染上了红光。
  男人微扬嘴角,眼光复杂的盯着睡着的男孩,扬起嘴角,又轻轻摇了摇酒杯,慢慢地抿了一口:
  
  “这酒……很不错……”
  
  *******************************************************************************
  
  
作者有话要说:  
  新修改过的内容~~~~~~~~~~~~~~~~~~~~~~~~~~~~~~~~~~~改了好多~~~~~~~~~~~~~~~~~~~~


☆、香醇血酒

作者有话要说:  大幅度改动~~~~~~~~~~~~~
  

  
  刺眼的阳光将Arno从睡眠中唤醒,枕头上暖暖的味道充满了他的鼻腔。
  缓慢的坐起身,Arno眯着眼使劲的挠了挠已经悲剧了的头发,烦躁的摇了摇头,迷茫的把视线聚焦在了不远处的一个柜子上。
  天知道他根本没有睡够,天知道他讨厌太阳!
  有反应过来的Arno迟钝的爬到床头想找水喝,伸手够了半天,摸到了,却似乎并不是自己杯子的触感。
  喝了口已经冷透了的水,Arno收回手撑住身体,后知后觉的打量起四周。
  迟钝的看了看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然后掀开被子看了看里面。
  
  完整的睡衣睡裤,似乎材质还不错,接触肌肤也很柔软,样式也挺符合自己的品味的。
  
  可是……
  
  天知道Arno睡觉根本没有穿衣服的习惯!
  
  那他这身睡衣谁给换的?
  而且……他现在好像不是在宾馆里…^-^…
  
  男人那双淡蓝色的眼睛不断的变蓝变红,一次次在Arno脑海中闪过,终于牵起了他昨晚所有的记忆。
  
  他记得,自己把他推到驾驶座上,之后……自己就……睡着了?
  
  似乎,是这样?
  
  好吧,他承认,刚睡醒他的脑子会有一些短路。
  
  既然已经来了,Arno随遇而安的自觉把自己当客人了。
  去洗手间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擦擦头发,对自己道了声早安,然后穿上内裤,赤脚走出了卫生间。
  
  这是一个隐隐沉淀着浓厚历史气息的住宅。
  古典的家具,各种整齐排列的名酒,华贵的酒杯,精致而华丽的装饰,做工细腻的座椅,与Arno家时尚简约的风格不同,尽管有些繁琐,却也是处处散发着高贵的气息。
  这一切都在向Arno展示着他们主人的品味与优雅,还有…富有。
  想起昨天男人对生命的漠视,想起他那嘴边仍然挂着鲜血的邪笑,想起他的调笑,想起那个深长激烈的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