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穿越兽世之搜食记 弦(一)

穿越兽世之搜食记 弦(一)

时间: 2015-03-25 10:12:47


一次散心的旅行准备,让他从现代穿越到了兽人世界。
心态淡定的丁笑意外地在异世拥有了一双天眼。
可他的天眼不是用来看鬼的,而是用来看吃的。无论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浮的草丛里蹦的,花草树木甚至是石头疙瘩只要一看,他就能知道能不能吃,有没有毒。
东西太多记不住怎么办?凭借着出色的素描功底,他记录起了异世的美食。而伴随他一路前行,一路寻找,一路吃下去的,必然是那个看似面瘫,实则妻奴的黑毛大老虎。
这是一个小攻抱着小受一路吃尽食绝的故事!

第1章 丁笑
  丁笑
  
  在这个世界上,丁笑只有爸爸这么一个亲人。爸爸虽然没有很多钱,只是在郊区开了一个小小的粮食店,但却从来没有让丁笑吃过苦。
  幼儿园的时候,丁笑看到别的孩子有母亲,回到家问爸爸为什么自己没有妈妈。爸爸很坦白的说爸爸和妈妈离婚了,妈妈在很远的国家生活。笑笑是有妈妈的。只是要等笑笑长大了才能看到妈妈。于是丁笑不再闹着找妈妈,而是很认真的每天期盼着长大。
  小学的时候,丁笑有一次作文要求写《我的母亲》,他交了白卷。新来的语文老师很生气,当面批评丁笑是个不听话的坏孩子。班上有一个“小霸王”当着老师的面说丁笑是个没娘的野孩子。丁笑咬紧牙关没有哭。班主任在这时候赶到了教室,将丁笑带去了办公室。并把丁笑送回了家。从那之后丁笑在学校里再也没有笑过,也不再跟小朋友一起玩。却得到了班主任和语文老师的关照。那时候笑笑的语文成绩是全年级最好的。
  刚上初中,丁笑在家里碰到了自己小学时的语文老师亲吻自己的爸爸。他不是很明白语文老师为什么会在自己的家里,为什么要亲爸爸。所以他疑惑地歪着头,希望两个被惊住的大人给自己一个答案。那一天,丁笑知道了自己的爸爸和语文老师在三年级那次作文事件之后就认识了,并且变成了情侣。他们瞒着自己是因为彼此都是男人。其实丁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两个男人谈恋爱需要隐瞒,但他很老实地没有对别人说。第二天,家里就多出了一个人,他以为是永远的。
  高中的时候,丁笑逐渐明白了同性恋的概念和世俗对这个群体的误解和歧视。但是少言寡语的笑笑并没有因此而跟父亲和爸爸吵闹。是的,在相处了一年之后,笑笑就对语文老师改了口。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因为只有在父亲面前,爸爸才会笑得很放松很好看。所以他希望爸爸和父亲可以一直一直生活在一起,像普通的夫妻一样。
  大二的时候,丁笑的父亲突然离开了他的爸爸。丁笑看着爸爸坐在门口红着双目却不肯掉泪的情形,心疼地将爸爸搂在怀里。你还有我啊爸!这是丁笑喊着说出来的。但是他的心里怨恨着,为什么要在这么久之后才选择背叛,如果不能永远,一开始不要出现不是比较好?从那之后,丁笑开始变得爱笑,因为只有自己笑了爸爸才会看着自己笑。丁笑也开始变得很爱说话,因为三个人的家里如今只剩下不爱说话的两个人,很安静,安静得吓人。所以他在家里会不停的讲,讲学校里的事,电视里的事,书本里的事。就是不讲过去,不讲原来。
  大学毕业那一年,丁笑的爸爸投河了。丁笑哭得很惨,但是在看到那个搂着爸爸尸体大哭的男人时,他不顾一切地捡起地上一块板砖狠狠地拍了过去。骗子你是不配哭的!假惺惺的哭泣不如去给我爸爸陪葬!
  男人被打伤进了医院,头上缝了六针。丁笑被男人的妻子告上了法庭。但几天之后对方就撤诉了。丁笑没有对这场似有似无地官司产生任何心理波动。就算因为蓄意伤人被判刑也无所谓,只要那个男人和他的家庭不怕身败名裂。他只恨自己下手不够重。
  在爸爸的葬礼上,丁笑看到了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亲戚”。他才知道自己原来是有爷爷奶奶,有姑姑有叔叔的,有兄弟姐妹的。可是丁笑从来都没有见过,
  “看吧。早就告诉他跟男人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非要不听话。如果当初肯跟蓉蓉过日子何必弄成这样!”
  丁笑不知道在灵堂前说这句话的女人是自己的几姑姑,或者只是婶子。但是丁笑狠狠地瞪了过去。瞪得对方像见了鬼一样地跑出了灵堂。丁笑在心里喊着。如果没有你们这种人的歧视,没有那么多毫不相干人的冷嘲热讽,他们就不会分开,爸爸就不会死!所有人!所有人都是凶手!!
  
  那之后,丁笑开始变得不一样。他的脸上没有表情,生活虽然很规律,进粮食,卖粮食,收钱,存钱。但他吃的东西越来越少,原本就不胖的人逐渐瘦得让人心疼。丁笑不知道怎么了,他知道自己很不舒服,但是说不出是因为心里难过还是身体上生了病
  那个男人在出院之后来看过两次丁笑,每一次丁笑都会转身回屋抄起家里的菜刀,男人吓跑了。那两次之后丁笑再也没有见过他。
  丁笑的堂哥在丁笑爸爸的葬礼之后经常来看丁笑。丁笑不爱理他,但是堂哥却几乎天天来。跟丁笑说话,帮忙丁笑整理小粮店里的米面。丁笑其实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别人对他好,他会十倍的还给对方。别人对他的坏他只是选择记住之后对其敬而远之,但是千万不要当面做出欺负他的行为,报复他不会,他只会当面还击。一二来去,丁笑就把堂哥当成了唯一的朋友。
  堂哥叫丁俊,是一个骨科医生。在那个被赶出家门几十年的叔叔的葬礼上,他第一次见到自己这个小堂弟。丁笑的个子并不矮,有一米七八的个头,比丁俊的一米七五的身高还要高出一些,但看上去就是让人有一种很瘦小的感觉。脸颊上的肉已经有了凹陷的趋势,但仍然能在那张脸上看到稚气。他觉得丁笑应该有着一张娃娃脸,却被生活压得不得不板起脸孔,日渐虚弱。也许是出于血缘的关系,又或许仅仅是因为医者仁心。他开始逐渐走进了丁笑的生活,希望看到自己这个小堂弟能多笑一笑,那张脸,如果露出笑容一定很好看。
  久了,丁俊就察觉到了丁笑不管听到多好笑的笑话都不笑。只有抱着叔叔的遗照,嘴角才会有弧度。生活规律得跟上了发条一样,虽然一日三餐都定时吃,但饭量小得吓人。虽然还打开门做生意,但是他除了回答价格之外不说任何话。一个月下来小店的生意就少了六成。可他依然不见丁笑有任何担忧的表情。好像活着就是活着而已。
  丁俊拽着丁笑去了自己就职的医院。直接去的是心理门诊。大夫给出的答案很简单。轻微的心理抑郁。再不治疗和疏导一定会恶化。
  那之后,丁笑开始了治疗的过程。
  
  丁笑很配合。因为他并不想死。但是之前的他的确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医生告诉他这种感觉就是病症,让他不要想为什么活着,可以不用去思考。在目前的阶段,他需要的是好好的休息。要给自己放假,要彻底放松。要多和人交流。如果不想跟别人说,可以来找自己,就算是下班之后的私人时间也可以,他绝对不收费。
  丁笑的心理医生很幽默,每一次丁笑跟他聊完天之后都会心情非常愉悦,甚至连身体都觉得舒服了不少。他想,自己也许真的是缺少一个能说话的人。可是回到家里,自己跟谁说呢?
  经过将近半年的心理辅导,丁笑的情况被鉴定为痊愈了。这其中主要是因为他的积极配合,当然还有丁俊与心理医生的关心和帮助。在宣布丁笑治愈的那一天,医生很欣慰地拍了拍丁笑的肩膀。“年轻人,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是值得你去关注的。比如养一只宠物,去进修增进知识,出去旅行增加自己的见闻。”
  丁笑觉得出去旅行这个主意不错。反正店里也已经没有生意了。他干脆就把一楼的店面清出来,租出去。然后自己带上钱,开始准备出行。他的目标暂时是能够环游全国。
  对于丁笑这个决定,丁俊和心理医生都很赞同。但前提是他必须随时留心自己的状态,如果有烦躁不安和莫名的恐慌,就要立刻回来继续治疗。并让他过两天来取一盒有助于睡眠的中成药,还有一瓶调节脑神经的西药。并叮嘱丁笑每到一个城市,都要给他们寄一张明信片以及写上一封信。不要用电话,不要用网络,要用最原始的信件方式来写给他们看。书写和语言一样,都是舒缓心理压力的上佳方式。
  
  心情开朗了许多的丁笑现在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设定行程和购买应用物品上。
  对于人多的地方,他还是有着本能的抵触。无关乎他曾经抑郁的问题,而是他从小就不喜欢跟太多人接触。医生也说这是他的性格所致。只要不是刻意去疏离人群,恐惧跟人正常交流,这些就都是正常范围之内的。没有人规定人必须要合群。所以丁笑为自己定下的目标是各地的高山。他首先选择的是长白山,同在东北,他觉得离家还算比较近。关键是他想看一看天池里到底有没有水怪。
  既然决定了第一个目的地,那么接下来要准备的就是必要的物资了。丁笑既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自然不会去开发过的风景区,也就是说他需要买的东西有很多,而且大多都是野外生存用品,价格不会很便宜。好在家里还有这个钱。他一点都不在乎这两年来每个月父亲的账户里多出的两万块是谁的杰作,但是丁笑不会为了钱而原谅一个背叛者,更不会因为这个背叛者就无视这些钱。做人要有原则,但原则绝对不是虐待自己善待敌人。
  
  这一天阳光明媚,丁笑跟心理医生聊了一会儿之后,从医院取了药离开就冲进了商场。
  面对这些完全跟自己没有关系的男女老少,丁笑的心情很平静。没有之前的恐慌和厌恶,他知道这些都是这几个月治疗的成果。甚至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比父亲死之前还要轻松了一些。毕竟有些事看开了,跟人倾诉过了,就坦然了。他很感谢堂哥丁俊,也很感谢自己的心理医生。如果没有他们,自己很可能会像父亲一样不知道那一天坚持不了就去自我了结了。当然他现在已经不会再因为自己没能及时发现爸爸的心理状态而悔恨,毕竟那已经是过去式了。他知道爸爸是在等着自己大学毕业的那一天,他要为了爸爸给自己取的名字而活。
  我叫丁笑。我应该要笑着面对人生。
  
  站在超市的野营区,眼花缭乱的东西让丁笑一时间摸不到头脑。幸亏在特价区域放着一厚摞《野外生存手册》,他觉得自己拿起来照着里面说的东西买就可以了。而且他发现,现在选择去野外散心的人应该不会太少,至少这个区里有好多人都在往购物车里猛装东西。观察一下别人都买了什么,对自己应该也有些许帮助。
  按照手册上写的。他先挑了一个超大个的旅行背包,一个斜挎包,一个腰包。然后挑选集合斧子、锤子、钳子、起子等功能于一身的万能工具一套。这玩意儿不大,不到三十厘米,像多功能刀一样是集合在一个手柄上的。肯定不会太耐用,但是一次出游应该能解决一些问题,不需要他太耐用,大不了用坏了下次再买一个就是了。当然万能军用刀是一定要买一个的,丁笑特意挑选了一个带剪子和指甲刀的。而且这套万能刀他挑了一个质量最好的,当然你也别期望超市货架上能有多好,不过三百多对于丁笑来说也已经非常昂贵了。
  特价柜台上摆放着好多降价商品。他一口气买了太阳能手电筒两个,看说明说得挺好。不过五十一个应该也不会太耐用。当然还有更便宜的,那就是五块钱一个的手握发电的小电筒,出于便宜和好奇,丁笑也弄了两个。反正比巴掌还小,扁扁的,不占地方。他还在货架上拿了多功能餐具三个,是那种叉子和汤匙在一个把上的那种,把是金属的,一个才二十,他觉得不多买好像有点儿对不起自己的样子。
  防风打火机应该很有用,他一口气买了一小包,里面是十个。虽然不抽烟,但是在野外火还是必须要准备的东西。指南针他没有买,因为他腕子上就有一块防水的多功能机械手表,那是二十岁时爸爸送的生日礼物。那表上不但有指南针,还有日历呢。
  针线包这种东西是必须要带的。在野外衣服很容易就被刮破,所以这个必须要备一盒。家里针线是有不少,不如这个小包方便,还得找家伙事儿装起来。不过线包里那几团颜色各异的线,真是让人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过算了,十块钱元一包的玩意儿,还能要求什么。
  军用水壶比较贵,一个要一百多,当然这也是没往更贵的上摸,他买东西一向就看性价比。所以才会对特价的东西有多买的癖好。
  在野外带口锅那是不现实的,所以他买了一个不锈钢饭盒套装。要两百四十块人民币。不过他觉得很值,因为这一套一共有大小三个饭盒,可以罗放在一起不占很大地方。最小的里面放军用万能刀和多功能餐具正合适。
  本来他应该买一个帐篷,但是超市里的帐篷他看着都不结实,所以没有买,打算去一趟专门买野营用品的店找找。雨具什么的他也没有买,雨披家里还有。带上一个就可以了。

第2章 遵守交法很重要
  遵守交法很重要
    
  离开野营物品区之后,丁笑购物车里的东西已经相当壮观了。不过他还没有买完。
  紧跟着他去了内衣专柜买了一包促销的白色棉质男士内裤,一包十个才三十元,虽然看起来不怎么太厚实,但贵在便宜。去长白山是一定要带衣服的。他买了一身新的秋衣秋裤,保暖衣裤就不需要的,家里还有。反正冬天的衣服是要收拾两套的。
  接下来他奔了食品区。买了五大包不同口味的压缩饼干。两大瓶老干妈辣酱,橄榄菜一大罐,一斤重的火腿肠五根,还有两袋盐和一袋糖。其实除了压缩饼干、盐和糖是书上写的,其他都是丁笑喜欢吃又觉得很方便携带的。但是他买的时候忘记考虑重量了。不过他也没打算第二天就走,车票还没买呢,于是乎就又买了两大包薯片当零食。医生说了,吃零食也可以减压。临走前想了想,又拎了一包泡面放到了购物车里,这两天懒得弄饭,这一包里的五袋应该能对付下来。
  出了食品区又到文化用品区去了一趟。他本来是要买信纸的,毕竟答应了丁俊和医生要寄信。可是当他看到一本超厚的笔记本在特价的时候,就决定买这个了。毕竟这个本子原价要五十多,现在是要十五块,不买他都觉得自己晚上可能睡觉都得闹心。还有那个圆珠笔,实在是太划算了。一捆十只笔还送三十个笔芯,也是十五元,真是很难让他不心动。另外架子上还有一本《常用中草药图谱及使用方法》全彩页只要二十元,并赠送一本《教你制作家常菜》,丁笑就看了一眼,连想都没想就一股脑的放进了购物车。
  结账的时候这些东西这些东西把他那大旅行包装得满满的。斜挎包里放着本子、笔还有那包内裤。腰包里放着钱包和手机还有那两瓶药。就是薯片和泡面没地方放。只好买了一个购物袋。算计了一下花了不到两千块,还在自己的认可范围之内。
  出了超市,在门口的药店买了一瓶酒精,一大包酒精棉,一大包绷带,两盒创可贴,一盒消炎药,两只止血消炎的药膏,一瓶感冒药。加上自己从医院开回来的一瓶助睡眠的药和调节脑神经的药,斜挎包和腰包里都放不下了。只好把酒精棉和绷带挤进了大背包里。弄得三个包都鼓鼓囊囊的,吓人得不得了。
  
  拎着这些东西的丁笑看起来有点儿吃力。本来就瘦弱的身体在三个包和一个购物袋的摧残下让人觉得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丁笑也的确觉得很辛苦,后悔自己不应该什么东西都买这么多。不过他相信医生的话,买东西是减压的方法之一。(医生:你不要把什么都怪到我身上。你天生就有隐性购物癖,关管我毛事啊!)
  站在超市门口等了半天,在被抢了三辆出租车之后,丁笑泄气了。决定多走几步路到斜对面的公交车站去等公车好了。本来他是觉得自己背包罗伞的拿了这么多东西,坐公车是很讨人嫌的行为。可是现实是他真的太难拦到车了。
  于是悲剧或者说是喜剧就这样发生了。
  丁笑的东西很重,所以过马路的时候难免不太快。本来也没什么,他走的是斑马线,还是绿灯的时候过的。但他是控制不了有车闯红灯不是?要不怎么说醉驾什么的实在要不得,丁笑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就是看到一辆小箱货飞一般地朝自己撞了过来。紧跟着就是难以抑制地疼痛感,眼前一黑,这个世界就跟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我是大家熟悉的穿越分割线-----------------------
  
  其实经常有人说人在临死前会想到神马神马。不过类似于车祸这种突来的灾难,遇难者应该也没有那个反应的时间。
  丁笑在发觉自己能思考了之后,第一个想到的问题不是自己的死活,而是感慨:超重真的不该过马路。醉驾的必须严惩!
  说起来会觉得好笑,丁笑面对死亡的态度是很淡定的。这跟他爸的自杀和本身连续几个月都接受心理辅导所以目前很想得开关系不是太大。而是他这个人本性就不是太执着于这种自己掌握不了的东西。当这件事情不是你能做主的时候,你还非要去强调我要或者我不要,无非就是让自己徒增困扰和痛苦。丁笑很了解有时候痛苦比死还难以面对。
  黑暗中的静静思考,丁笑觉得自己还能感觉到身体的存在。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真的死了吗?所以他下意识地动了动手,发现手能感觉到重量,而且是很重很重的感觉。动了动手指,那质感应该是自己手里那个装着零食的购物袋。那就是说自己没死?可是耳边为什么没有人声?如果自己在医院,手里的东西肯定不在了,如果自己死了,又怎么感觉到购物袋的重量?那么自己被撞之后的痛感呢?
  有时候,疼这种感觉在你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并不会那么明显,而当你注意的时候,就会疯狂地将你包围。丁笑在感觉到疼的时候,后悔了自己方才的疑惑。如果没有想到“疼”这个字,自己真的觉得不这么痛苦。
  不过疼痛让他摆脱了黑暗。丁笑逐渐睁开了眼睛,而眼前出现的景物让他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树?很大的树!在树冠中露出的天上有月亮,是下弦月,很漂亮,但也很不真实。
  自己这是在哪儿?强挺着疼痛坐起身,他发现自己居然侧卧在一个森林当中,而且如果自己没有猜错,这个森林应该相当原始,没有丝毫人工的痕迹。有些野草足有一米来高。而且周围的树木高大得让他觉得好像是在梦境。但浑身的疼痛使他清晰地知道这是现实。“我这是到哪儿了?”
  难道是长白山?难道自己已经到了长白山,那场车祸不过是梦?但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手表上的日期明明还是九月十一号。那么自己被弃尸了?在马路上那么多人的众目睽睽之下?他不相信。而且他也不相信在他所在的城市附近会有这种森林。毕竟半天的时间,再远的路也不可能离开城市太远。何况如果是弃尸,就算不要自己这背包里的东西,手里的零食袋子也不用还给自己握在手中吧?
  
  丁笑在想不明白的时候就会有一个下意识地判断。那就是放弃思考。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就好比爸爸告诉自己长大了才能见到妈妈的时候,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妈妈天天都能跟自己的孩子在一起,而自己却要长大了才可以见一面。但是想不明白他就不去想。几年之后他也弄明白了妈妈跟爸爸只是一段双方父母必须要求的“婚姻”,自己并不是爱情的结晶。不过不要紧,爸爸真的很爱自己。
  想起爸爸,丁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他记得爸爸最喜欢看自己笑。就算是被那个男人背叛之后,也会笑着对自己说:“笑笑笑了,爸爸就开心了。”这其实是那时候丁笑笑的唯一动力。
  身体的疼痛在忍耐过最初的刺激之后开始一点点转缓。丁笑将身上的三个包卸下来,他决定站起来看一看远方。毕竟在这个完全陌生的森林当中,自己必须要寻找出路。原地只能等死,关键是他根本就不想死。
  两腿的疼痛没有肋骨那么强烈,所以站立对丁笑来说不算太难过。不过以他的眼力,周围几十米之外就是一片漆黑。偶尔有星点光亮闪烁,也肯定跟灯光没有任何关系。丁笑觉得自己现在绝对没有能力在黑暗中走出这个森林。不管是身体状况还是环境状况都没有给他这个条件。那么为了安全起见,他必须要点起一堆篝火。他不知道这片森林是不是有野兽,如果有,他相信自己没什么活下去的希望,但至少在黑天,篝火能让那些野兽不敢靠近自己。
  
  丁笑十分庆幸自己今天买了这么大一堆东西。尤其是那三个手电筒,不然他现在肯定连找干枯树枝的办法都没有。
  要不怎么说超市的东西呢,这个太阳能手电筒的光束居然半个小时之后就开始减弱了。说明书上明明写着充电一次能使用六个小时的。不过算了,枯枝也够用了,点起篝火手电筒自然就没用处了。
  但是在篝火点燃之后,丁笑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自己渴了。而且越想着渴了就越是觉得口干舌燥。如果饿了他有饼干有泡面可以干吃。可是他渴了却不能喝老干妈不能把橄榄菜当饮料。水壶和饭盒他有,可是那里面除了防潮剂之外液体是完全不存在的。难道要自己喝酒精么?想到这个,丁笑无奈地笑了。大概是跟丁俊接触的多了,有时候想法都不靠谱了。(丁俊:你冤枉我也要有证据好不好!)
  算了。既然没有水就暂时先忍着吧,看这树林这么茂密,应该不会没有水源。在这个季节,也许还能发现野果呢。至于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算了,等天亮了再说吧。丁笑就这么想着想着,抱着大旅行包就这样又昏睡了过去。他没有发现自己其实正在发着低烧。
  
  第二天,丁笑是被鸟叫声吵醒的。迷迷糊糊中,他还在苦恼着,隔壁什么时候搬来养鸟的大爷了?怎么这么早就这么吵。
  等他彻底清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昨晚经历的一切不是在做梦,自己是真的被车撞到了一个陌生的丛林当中。
  丁笑接下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明显,没有任何伤口,就是觉得肋骨隐隐抽疼,但以丁笑的体格,他能很清晰地摸到自己的那些肋骨,而且按上去之后,没觉得哪一根会剧烈疼痛。因此他相信自己并没有骨折。那么这个从骨子里往外疼是什么原因就不是他能弄明白的了。
  身体没有问题,那接下来要解决的就是生存问题了。第一件事还是水。人可以不吃东西,但是绝对不能不喝水。但他在方圆五十米左右的附近来回走了两圈,不但没有发现任何小溪河流水塘这样的水源,甚至连一棵果树都没有看到。其实这么说也不准确,他看到的树木和花草有很多都是他所不熟悉从来没见过的,少数认识的又都是非食用植物。但是那有什么用呢?熟悉的这些草全部都不是水量丰富的那种,不认识的那些又不可能往嘴里放。也许渴到一定程度,自己真的会去咀嚼它们,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第3章 丛林生活不容易
  丛林生活不容易
  
  丁笑选择了背起自己的行囊拿起自己的薯片和泡面往远一点儿的地方找找看。
  在听到哗哗的水声之后,丁笑长出了一口气。五个小时的寻找没有白费,此时就好像老天扔给他一座金山一样,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很灿烂。身体里的酸疼和双腿双脚的乏累这会儿也好像减轻了不少。水,他比什么都需要!
  顺着水声加快行走的速度,没用五分钟面前就出现了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溪流并不大,但里面还是有游来游去的小鱼。这让丁笑的心情更加愉悦,水里有鱼自然就说明溪水没有毒。当然这时候丁笑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穿越到了异世,否则这样的判断他是不会随便下的。尽管这条规律在这个世界上也通用。
  放下包裹赶紧趴到溪边大口地喝了还好一通。冰凉的溪水一股脑地进入丁笑的胃里,解渴的同时难免会让他的胃有些抽痛。而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从昨天中午就已经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了。
  溪水里的鱼最大也就一根手指大小,就算能用饭盒兜起来也基本无法充饥。当然丁笑有很多可以吃的东西。不过现在他只选择打开了一包薯片。方才的水喝得有点儿多,现在饥饿的感觉并不明显,吃些薯片好歹也有油有淀粉有盐有糖了。在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见到人烟的时候,吃的东西他必须谨慎一些。
  一包薯片进了肚,丁笑把薯片的包装袋叠好放到了斜挎包里。对于污染森林环境的事他是不会做的。而且这个东西他撕开的时候很小心,说不定日后还能有些用处。
  肚子里有了底儿,人自然就要开始思考问题。当然丁笑思考的绝对不是“这是哪里”“我怎么来到了这儿”这些。因为那些昨晚就已经想不明白了。所以他现在要想的是怎么解决自己的饮食问题。水的问题解决了。只要自己在溪边走,不用担心口渴。那么食物呢?五大包压缩饼干在买的时候感觉很多,边上买饼干的人还用怪异的眼光看了自己。可现在摆在眼前的事实就是那是救命粮,绝对不能轻易动用。泡面那一包里才有五袋,就算自己一天只吃一袋也只能吃五天。不要说薯片也能代替粮食,那真的不科学。火腿肠那是最后的底线。五斤感觉上是不少,可是能坚持多久?
  所以最佳的办法就是自己能在在着森林里找到食物。不管是野果也好还是野物也好。丁笑现在已经没办法去做一个野生动物保护者了,关键是从来没有过狩猎经验的他,就算想得再热血,能逮到野鸡野兔的几率也实在不高。除非做陷阱。
  
  那本《野外生存手册》里真的什么东西都有些。其实寻找水源也有一些办法。当然这是丁笑在翻开书后面的时候才发现的。里面也写了几种捕猎的方法,但是兽夹,猎叉这种东西实在是离自己太遥远。唯一可行的就是挖一个大坑,在坑底放上削减的木头,然后用草木盖在坑上,或引或等猎物落入陷阱当中。但这个唯一可行的办法现在看起来也不靠谱。拿什么挖坑?别说用那个三十厘米的万能工具套。那上面真的没有铁锹。他后悔了,那小铁锹明明才二十一把自己为什么嫌弃它大而放弃了它!
  捕猎暂时无计可施,那就只能继续寻找野果或者野菜了。期望能在小溪的下游找到河。对于直接用手抓鱼和用鱼叉叉鱼,丁笑从小就很熟练。其实这手艺还是那个男人教的。想起那张陪伴了自己和父亲十年的脸孔,丁笑微微地皱了眉头。无论怎么做心理辅导,被伤害的感觉永远也不可能变得好过。
  休息了一会儿,丁笑觉得自己必须启程了。尽管要挨着水源走,可水壶里还是必须要装满水的,以备不时之需。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