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真人同人][足球]最强之人已在阵中 白墨楼(上)

[真人同人][足球]最强之人已在阵中 白墨楼(上)

时间: 2012-09-13 15:16:06

全文:
当时,有人问,切尔西这个赛季到底会有什么重量级的转会
而已经迎回来那个人的他们,可以骄傲的宣称
最强之人已在阵中!
天朝懂球帝一朝重生为9年前球迷小正太,努力长大→ 变身→ 成球员
等待男神回归并且和他一起奋斗的故事

2013-2014赛季足球竞技文,英超切尔西文
鉴于作者不擅长感情的尿性,主角二逼囧萌话痨受
攻...如果作者下得了手嫖本命的话,帝王攻
作者下不了手的话【那我也不知道了TvT
切尔西二货们欢乐的日常
原谅我一生放纵不羁爱鸟叔_(:з」∠)_
本文为祝贺2013.6.3穆里尼奥回归而撸,YY之作,请勿当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秋狄伊斯特 ┃ 配角:穆里尼奥,阿布,蓬蓬 ┃ 其它:切尔西,阿森纳,曼联,英超,世界杯,欧冠,懂球帝

伦敦酒吧的夜晚

2013年4月24日晚,英国伦敦街头。

这是一家典型的球迷酒吧,长长的橡木桌上排满了啤酒,琥珀色的液体泛着白色的泡沫,在桔黄色的灯光下反射着微微的光。男人们或者是女人们的手搭在桌上,握在玻璃杯的把手上,覆盖在玻璃酒瓶上,似乎必须要抓住什么东西才不显得空空荡荡,才觉得心安。

酒吧里的大屏幕前坐满了人,当然站着的球迷也不少。他们无一例外聚精会神的盯着大屏幕,不时低声左右交谈几句,或者小口小口的啜饮着,偶尔因为比赛的进程发出小小的惊呼。

即使这并不是他们所钟爱的球队的比赛。

海蓝色的色调还有墙上悬挂着的蓝色雄狮旗帜让酒吧的立场昭然若揭,分明的蓝白色清晰的告诉每一个来客这里的立场,属于切尔西球迷的酒吧。

如果成片成片的海蓝色还不足以证明的话,那么球迷们穿着的深蓝色切尔西球衣则是最好的说明。酒吧内的球迷们大部分穿着切尔西主场球衣,当然也还有不少穿着t恤、牛仔裤。来这里的多半是切尔西的球迷,如果带着其他属性的球迷来到这里的话,只要他不会愚蠢的出声挑衅,那么大部分球迷都不会和他计较。

但是无论他们穿着如何,此时都专心致志地盯着大屏幕。

大屏幕上身穿黄黑色相间球衣的球员们和身着白色球衣的球员战斗得正激烈,双方你来我往纠缠不休。小小的皮球在整个绿色的球场里不断漂移、滚动,右上角的比分定格在了1:0。

这是欧洲冠军杯的半决赛,皇家马德里客场挑战多特蒙德。

半决赛抽签结束后意味着是德甲俱乐部和西甲俱乐部捉对儿厮杀,传说中的“宇宙队”大战“南部之星”,皇家马德里pk大黄蜂,没有出现半决赛内斗的局面,却另决赛多了另一个看点,是出现西甲内战,还是德甲内战,或者是西甲德甲的巅峰对决?

前一天的比赛里曾经的超级豪门巴塞罗那惨遭拜仁慕尼黑4:0大屠杀,被美凌格们看的好一场笑话,对手倒霉和自己幸运一样令人快乐,可是这件事落到了自己身上,却不那么好受。

而现在的局面,惊人的相似,西甲豪门竟然落后了。

穿着黑色夹克灰色长裤的葡萄牙男人面容冷峻的站在球场边,他的双手插在裤袋中,身形笔挺,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比赛。他的球队落后了,而皇马的球迷都等着他做出调整。

他并不知道,在他看着比赛的时候,千里之外的伦敦,有一群人也正默默的看着他。

何塞·穆里尼奥。

斯坦福桥最特别的一个。

他曾经君临斯坦福桥,他曾经塑造了切尔西的气质,他让梦幻之蓝变成了铁血之蓝,他让“雇佣军”们脱胎换骨,给这支在西伦敦、被讥讽为暴发户的球队带来冠军,注入豪门的气质。

直到2007年9月20日,他,离开了,切尔西。

直到2007年9月20日,切尔西,失去了,他。

从此看着他辗转亚平宁、伊比利亚,带着国际米兰成就三冠王的无上荣耀,带着皇家马德里和巅峰巴萨对抗。

从此看着切尔西**,迷失,动荡飘摇,看着马德里的媒体对他大肆攻讦,看着皇马更衣室爆出层层内讧,却无能为力。

“伊斯特,你怎么了?”

穿着切尔西球衣的棕发男孩碰了碰身旁的少年,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同伴,他的状态似乎不怎么好,不过想到他穆里尼奥脑残粉的球迷属性也可以理解,“安心啦,皇马不会输掉的,你看,还有整个下半场的时间啊!”

被他推了一下的少年仿佛如梦初醒,“砰”地一声将手中的玻璃杯搁在了木桌上。巨大的声响并没有再嘈杂的酒吧内引起注意,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同伴,有些抱歉的说:“我没事。”

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在问人还是在自言自语:“真的不会输掉吗?”

西蒙没有听清:“什么?”

少年却没有理他,又去看大屏幕了。

并不刺眼的荧光映在他的脸颊上,勾出半张侧脸,令人惊叹的美丽。

他的脸型轮廓圆润流畅,鼻梁高挺,五官优美,湛蓝的眼睛就像大海一样。金色的头发披在脑后,在灯光下折射出灿烂的光泽,就像一匹缎子。

非常美丽的一个小美人儿,一定是走在路上回头率惊人的那一款。

如果忽略掉他的蓬蓬头的话。

西蒙看着同伴爆炸型的蓬蓬头,事实上他现在都没有弄明白伊斯特为什么会留这样一个发型,弄得他看上去更加的幼稚了,和还在上中学的学生们没有什么差别!蓬蓬头和伊斯特搭配在一起,简直就像长发的贝克汉姆剃了光头一样让人怪异。

但是这是伊斯特自己的选择,他还干涉不了。而且今天伊斯特很不对劲,全身上下都洋溢着“我心情不好快点来安慰我”的信息,耀眼的头发都无精打采的耷拉着,平时喋喋不休的嘴巴也闭上了。

这样还让西蒙感到很不习惯。

果然只要和穆里尼奥有关,伊斯特整个人都变了。

......

第42分钟,比分变成了1:1。

酒吧里响起小小的欢呼声,球迷们捧杯大口大口的喝下啤酒表示庆祝,清脆的玻璃撞击声不绝于耳。

皇家马德里扔出界外球后发动快速进攻,多特蒙德后卫胡梅尔斯控球失误被阿根廷前锋伊瓜因得到,“小烟枪”传中后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轻松将球推进了空门,扳平了比分!

即使并不是切尔西参加的比赛,但是有穆里尼奥也已经足够了。曾经的狂人现在属于伯纳乌,那足以让他们暂时支持皇马,至少从现在酒吧里的情况来看,皇马进球后庆祝的占据了绝大多数。

落后、扳平、反超,这是绝大多数球迷为皇马规划的路线,而且他们相信着剧本一定会这么来,乐观的谈论着另一场拜仁和巴塞罗那的比赛。欧洲最著名的博彩公司bwin开出来的赔率,皇马1赔3遥遥领先于其他三支俱乐部,巴萨和拜仁分别是3.15和3.4,唯有多特蒙德只有1赔6.5,和皇马足足两倍的差距。

就算威斯特法伦是全欧洲有名的魔鬼主场,又怎么样呢?他们并不是非常的担心。四分之一决赛多特蒙德差点就被马拉加淘汰,要不是加时赛的绝杀,现在皇马的对手就是同样来自西甲的马拉加,而马拉加,在球迷们眼里并不是和皇马一个重量级的选手。

直到皇马第二次落后。

第60分钟,多特蒙德右路组织进攻,皇马解围失误被罗伊斯在禁区前沿远射,皮球落到莱万多夫斯基脚下,被后者轻松破门。

“见鬼!”一个典型的英国男人嘟哝着,他看上去已经接近中年,头发出现谢顶,脸上出现了不正常的酡红,一口气喝掉了手中的啤酒,重重地磕在了桌面上。

他的嘟哝恰好代表了绝大多数球迷的心声,酒吧里嘈杂的声音变大。

镜头给到了站在场边的穆里尼奥,葡萄牙男人微微的皱眉,不损英挺;一旁的克洛普手舞足蹈,难掩心中激动。

“跳梁小丑。”蓬蓬头的少年看了一眼多特蒙德的主教练,轻哼了一声。

“在威斯特法伦球场1:2落后于多特蒙德,形势对于穆里尼奥以及他的球队来说,似乎并不是很乐观。在本赛季欧冠小组赛里皇马就没有在多特蒙德手里讨到好处,并不符合于西甲豪门的名头......”

电视机里的解说员侃侃而谈,重点自然是皇马刚才的丢球。所有球迷们都知道在小组赛里要不是靠着厄齐尔的直接任意球临危救主,皇家马德里就险些被多特蒙德双杀,这成为了不少球迷的谈资,也是众多美凌格担心的原因。小组赛的两场比赛皇马都没有占据场面上的优势,克洛普为多特蒙德制定的高位逼抢战术,在一群青春洋溢的小伙子的手上威力发挥到最大,并且某种程度上隐隐有一点克制皇马的意味。

只会打防守反击,这是媒体们给穆氏皇马贴上的标签。

嘈杂的酒吧里响起一片嘘声,带着对解说员的不满,即使他们知道这是事实。

“我怎么觉得,皇马看上去情况不怎么好。”西蒙喃喃地说。

大屏幕里,皇马似乎完全被压制住了,球员们的确是想要发起进攻,但是零星的逼抢和倒脚只让人觉得无力。

西蒙看了半天,其实他想说的是“为什么看上去皇马会输的”,瞟了一眼身边气压低沉的伊斯特,明智的选择把这句话吞回肚子里。要是他说穆里尼奥的皇马会输,伊斯特不知道会怎么整他。

“我也觉得皇马会输,所以我下注了。”蓬蓬头的伊斯特平静的说。

“哦,你也觉得皇马会输掉......”西蒙惯性的说出口,等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突然一下子惊呆了,棕色的眼睛瞪成了俩圆球儿,活似铜铃。

他,他没有听错吧?天字第一号穆里尼奥脑残粉同志伊斯特说,他也觉得皇马会输?还下注了?哦,上帝啊!这个疯狂的世界!谁来告诉他这不是真的!就算山无棱,天地合,伊斯特会说这句话才怪!

3惨遭屠杀的皇马

“伊斯特......哦,不,秋秋,”西蒙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试图组织自己的语言,“我没有听错吧,你也觉得皇马会输掉?”

金色的蓬蓬头颤了颤,是他的主人郁闷的点头。

西蒙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都控制不住咆哮:“伊斯特!就算皇马把你赶走了,你也不能这样啊!好歹穆里尼奥还在皇马呢,啊?!难道你连穆里尼奥都不管了吗?!”

那好歹,是你的男神,是吧?!

——话说在遥远的天朝是这么称呼自己的偶像的,是吧?纯种英国人的西蒙有些不确定的想。

“穆里尼奥是穆里尼奥,皇马是皇马。”——不要把他们俩混为一谈,虽然鸟叔现在在皇马。

金发的蓬蓬头缩在座椅上,眼神特别的阴郁,看的西蒙小心肝儿都在颤抖,一个劲儿的思考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把伊斯特气成这样了。难道是因为伊斯特被扫地出门了的原因,从此反目成仇?西蒙不靠谱的猜测,越来越觉得自己找到了事实的真相。

“你还下注了,赌皇马输?”

得到同伴肯定回答的西蒙觉得世界观碎成了渣渣,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走平衡?皇马赢了伊斯特就赌输了,但是对皇马的结果是好的,要是皇马输了他们心情肯定不爽,但是伊斯特就可以赢钱了......所以,这就是所谓的人、球不会两空?

在金发蓬蓬头忧郁的眼神里,西蒙吞回了自己的猜测。喂喂喂伊斯特你做这么个忧郁的眼神干什么,一点都不和你死蠢的气质搭调啊!想泡妹子也不用这样吧?

西蒙看着神游天外的同伴,礼貌的拒绝了妹子拼桌的请求,在妹子遗憾的眼神里心中掉了好几把宽面条泪。

哦,妹子,对不起你,为了兄弟只能□两刀了?

......

恍惚的蓬蓬头根本没注意到这个插曲,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意外的沉默。

何况皇马还不知道会怎么对待鸟叔呢!

蓬蓬头有些烦恼的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逮下来一小撮金色的发丝,看的身旁的同伴心惊肉跳。

去年皇马赛季开始就不是特别顺利,伤病满员而且频频平局,然后还没几场比赛就落后了巴萨8分,紧接着出现的就是无休无止的内讧,爆料。皇马守门员兼队长伊戈尔·卡西利亚斯的女友萨拉不停的向媒体提供□消息,马卡和阿斯两家“**媒体”就将这些消息放大并且造谣,直到整个皇马都陷入了重重疑云当中,更衣室乱成了一团糟。

论坛上那个血红色大字的“罗生门”,淋漓得和鲜血也似,一直印刻在他的脑海里。

萨拉一定是巴萨派来的卧底,不然怎么这么不遗余力的帮着巴萨搅乱皇马的更衣室?弗洛伦蒂诺一边说着支持穆里尼奥,一边又态度**,大选年他必须找到有力的筹码这样才能确保他继续在皇马主席的位置上坐下去,性格高傲的狂人就成了箭靶子,反正他和媒体的关系不好,全西班牙的媒体都喜欢把脏水泼到他身上,反正穆里尼奥很强,反正这个高傲的狂人不会低头.....

蓬蓬头少年抿唇,脸色有些苍白,他开始回想曾经经历的一切。在重重内讧里,皇马迎来魔鬼赛程,然后皇马击败曼联,然后皇马击败巴萨,然后皇马国王杯晋级,然后皇马进入欧冠四强,成为夺冠热门,然后......

停下!停下!不要再想了!快点停下!不要再想了!停下!

少年痛苦的抱住了头,西蒙在旁边看的心惊肉跳,不停的拍着他的背:“伊斯特,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吓人?伊斯特!”

“我没事。”

西蒙欲言又止,以为他是被比赛打击到了,现在形势的确对皇马不利,要是输掉了穆里尼奥不知道会承担多大的指责。伊斯特好歹也在皇马呆过,肯定有感情,不希望皇马输是肯定的。

“好啦好啦,伊斯特,你别想了,慢慢看比赛,啊?!皇马还有时间,又不是扳不回来,穆里尼奥不会输的,啊?!”半是劝慰半是哄诱。

他接过来西蒙手里的石榴汁,小口小口啜饮着,看样子是安定下来了。

“莱万多夫斯基都进了两个了,总不会帽子戏法吧?你怕什么啊。”

何止帽子戏法,将以前的记忆给抖落出来,连金色的发丝都蒙上了一层暗淡的气息。

“因为他会大四喜。”他面无表情的说,都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来的。

西蒙看着大屏幕上随着他话音落下就被莱万多夫斯基捅进去的进球,心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这是乌鸦嘴,乌鸦嘴,还是乌鸦嘴呢?才说了不会帽子戏法,莱万多夫斯基就进了一个。

被伊斯特那双蓝色的眼睛一扫,西蒙就是一个哆嗦:“不,不会那么惨吧,欧冠半决赛大四喜。”这几率也太低了一点吧!

就是大四喜。他慢慢的想,自此一战后开始被俱乐部疯抢的“来碗豆腐吃鸡”,媒体们把他夸的和大罗在世一样的。

“就是大四喜的节奏,皇马会输掉,被横扫,多特蒙德扬眉吐气。”少年轻飘飘的说,莫名其妙的笃定,“然后被灌了四个球的皇马回去和‘真·卧底们’吵起来。”穆里尼奥继续当“背锅侠”。

西蒙早就从他口里知道了“真·卧底们”是谁,吵起来倒是绝不奇怪的,西班牙的媒体就那个调调,以前伊斯特还在伊比利亚的时候和他抱怨就是这么形容马卡报和阿斯报的。但是,伊斯特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转向诅咒皇马了,你真的不是被扫地出门结果心里怨气太大了吗?

“伊斯特,你清醒了吗?还是酒喝多了,开始诅咒皇马了。”

“我喝的石榴汁,谢谢。我说的是事实,谢谢。你要和我打赌吗?”

“呃......”

30分钟后,打赌输掉的西蒙丧着脸脱掉了自己的球衣,垂头丧气地只穿着一条短裤出了酒吧的大门。

金发的少年慢悠悠的跟在他的身后,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似得,抬头望向街边的大屏幕。

西蒙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疑惑地回头,看到了自己的同伴神思恍惚,慢慢闭上眼睛。

大屏幕里的葡萄牙男人被无数人围住,是在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在长枪短炮中,他分外的镇定,在四球惨遭屠杀之后,他仿佛并不曾看见潜藏的狂风暴雨薄薄冰面下的汹涌恶意,就像谈论一场普通比赛那样安然。

“拉莫斯反省了他的态度,他显得很失望......迭戈·洛佩兹非常出色,如果不是他,我们会丢掉更多的球,不能再责怪他......”

“更出色的球队赢得了比赛......但是皇马还有希望。”

不会有希望了。

他的喉咙里发出古怪的笑声,在夜色里听得分外的碜人,西蒙恰好在看屏幕,错过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绝望。

他记得那个结果,5月1日凌晨皇马2:0赢了多特,主场错过了三个单刀,在最后的时刻得到希望,却被一脚踢飞。皇家马德里再一次倒在了四强门外,因为少了一个客场进球。因为他们的疏忽,高傲,自大,因为他们并不曾把那一个对手放在眼里。白衣军团们失声痛哭,他们有的已不再年轻,他们有的已奋斗了多年,他们有的此刻正位于职业生涯的巅峰,正是满载而归的时刻——却一无所获。他们隐隐知道自己的命运,这支皇马即将分崩离析。

半夜里看着直播的他几乎砸坏了电脑,第二天人浑浑噩噩地去北海玩,直到听到了刺耳的鸣笛声以及身上传来的剧痛,从身体里渗出大滩大滩的鲜血。

那是他重生的由来。

4重新选择的人生

就这么又活了一次。

他以为自己葬身在了车轮之下,哪里知道再次睁眼并没有看到想象中鬼气森森的幽冥地狱,而是熟悉又陌生的房间,似曾相识的摆设,短小的手臂只叫人觉得自己看花了眼,还有腿上厚厚的石膏,让人显得无比沉重,连爬都爬不起来。

直到他艰难的下床,带着奇怪的心悸感蹒跚进了卫生间,看到了镜子里的脸。

灿烂而微微卷起的金发,蓝色的眼睛,微微嘟起的嘴唇,稚气的脸庞,以及......熟悉的婴儿肥。

忍不住拧了大腿一把,疼的自己一哆嗦才真正的反应了过来。

他回到了九年前,那个时候他还只有十岁。

还没有离开英国。

浅蓝色的墙纸上悬挂着的日历清楚的告诉他,当时是2004年4月25日,星期日。而这个日子在他的脑海里足够的深刻。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他不止一次假设,如果自己当初选择了留下,那么后来的命运又会发生什么样的转变?假如他对足球足够的热爱,假如他没有放弃,那么,他是不是可以成为一名职业球员,足球解说员,亦或是体育记者?

而不是像现实中的那样,成为一名只知道动嘴皮子的“董秋迪”,在网络上、论坛里活跃着,比赛之后大肆发表自己的看法与评论,随意批评,而当对手提出实战一决高下的时候,却只能怯缩着后退,嘴里犹自不休的嚷嚷,“你行你上啊!”

董秋迪,懂球帝,多么可笑的称谓,代指着那些只知道夸夸其谈的伪球迷。

就像他一直想改掉的名字,东秋狄。

在论坛上越活跃,心里就越悲哀,一遍一遍的想,要是当初自己坚持下去会怎么样。一遍一遍的后悔,他究竟错过了怎么样的时代?

“伊斯特?伊斯特?”

西蒙在他眼前晃了晃手,大大咧咧的搭上他的肩膀,“走啦,不要发呆了,我知道皇马输了你现在心里不好受,但是还有下回合的吧,说不定就可以逆转呢?”

西蒙似乎也知道这样的概率有多小,首回合4:1的大比分落后,欧冠赛场上鲜少有逆转的,除了当年屠杀了米兰的“神经刀”拉科鲁尼亚。但是这样的例子毕竟非常的稀少,西蒙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只能不断催促自己的同伴,“现在穆里尼奥的新闻发布会已经结束了,我们快点回去吧。”

东秋狄慢慢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应了一声,跟着西蒙一起回家。他们俩住的挺近的,就在同一个街区,现在可以结伴回去。

路灯将两人拉出了长长的影子,灰色朦胧。或许是感受到了他的沉默,西蒙唧唧喳喳一会儿,也闭上了嘴巴。

算了,就不去戳他伤疤了,好歹在皇马呆过的,多多杀杀都有点感情,估计当时说皇马会输也是气话,没想到真的发生了。打赌输了被迫脱掉上衣的西蒙给自己同伴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然后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肩膀。

东秋狄不可控制的又想到了九年前。

他又一次被少年队的启蒙教练告知不适合踢前锋,虽然教练说的很委婉,但是他还是可以理解他的意思,技术不过关,射术粗糙,身体比例不协调......

九年前的自己,并不像现在这样,是标准的球员体魄——这是常年训练之后的结果,那个时候的自己,是一个有些胖的男孩,和结实都沾不上边,喜欢吃甜食喝饮料,整天聒噪的停都停不下来。

教练还说了什么他已经记不得了,只知道自己去了医院之后,一气之下跑回了家。

那个时候父母正在商量是否去中国,因为他的母亲是中国人,但是东秋狄正在切尔西的科姆巴训练基地让他们犹豫。自从2003年俄罗斯大亨阿布拉莫维奇接手切尔西后,他就对切尔西训练营科姆巴训练基地花了大工夫进行改造,斥资1000万英镑改善硬件设施,并且欢迎周边的儿童参加选拔。而按照威尔金森拟定的《质量章程》,9到11岁的儿童只能到距家庭住址一小时之内的青训营参加训练,虽然伦敦还有阿森纳这一家和曼联争雄的豪门,但是东秋狄自然而然的选择了更近的切尔西的科姆巴。

现在科姆巴的教练告诉他他不适合踢前锋了,而一个男孩子,不踢前锋踢什么,后卫吗?守门员?开玩笑,他才不要去那些在后场的位置,一点自由都没有。青训教练说了好几次他不适合踢前锋,东秋狄依然固执的坚持自己,直到那一次,他和人争抢的时候骨折了。

那一次教练没有给他留下任何余地,他告诉东秋狄,球场上一方十一个人,必须有人选择担任防守任务,不可能每一个人都参与进攻。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进攻天赋。

在再一次恳求无果之后,他令人惊讶的爆发了,和教练大吵了一架,最后干脆利落的选择了退出,回中国。

踢球那么辛苦,每天回家都摔得青青紫紫的,小伙伴们下脚也不知道轻重,稍微不注意就受伤。就像自己现在这次骨折,他分明看到了对方恶意的眼神,还有交错而过的时候,嗤笑着的“小胖墩儿”。

刚刚回到十岁的金发蓬蓬头掐了掐自己腰腹上的软肉,软绵绵的,手感还不错。按理说自己每天都有锻炼的,为什么腰上还会长出来“游泳圈”呢?

上一世那个时候的自己是怎么想的?

既然这样,承受恶意,还不如放弃。教练就是该死的偏心眼,才不去伺候他。

真是少年的傻气。

回到了自己十岁的东秋狄看着镜子里孩童犹带稚气的脸,扯了扯婴儿肥的下巴。

他冲着镜子里的男孩笑,镜子里的男孩也露出了洁白的牙齿,蓝色的眼睛弯弯,笑的无忧无虑,金色的卷发一跳一跳,灿烂极了。

为什么要放弃呢?你难道不会因为今天的放弃而后悔吗?

——是的,当他离开之后,当他彻底告别足球之后,当他成为“懂球帝”之后,他后悔了。

这一次,他会留下。

金发碧眼的男孩听见自己坚定的说。

他感谢命运的垂怜,让自己回到了九年前,这个时候一切都还没有开始,一切都还有机会。十岁的蓬蓬头还叫伊斯特,尽管他已经有了一个中文名“东秋狄”;年幼的男孩还没有离开英国,科姆巴的大门依旧对他敞开,他依然有留下来的机会;海布里的阿森纳即将不败夺冠,尽管迎接他们的将是长达八年的无冠岁月;俄罗斯富豪阿布从贝茨手上买下了切尔西,“补锅匠”拉涅利的成绩远不能让他满意,他正兴致勃勃的挑选新帅。

而远离英伦的欧陆上,葡萄牙的波尔图还没有获得三冠王,尽管他知道这个既定的事实;骄傲的狂人还没有来到这里,切尔西还是那支被诸多豪门嘲笑和讥讽的暴发户。

他所熟悉的历史,正在按照轨迹缓缓进行。

而这一次,重来一次的他,终于不会错过了。

东秋狄告诉父母自己要留下,即使踢不了前锋也没有关系。在伤好了之后他告诉青训教练,自己愿意接受其他位置。自此留在了科姆巴训练基地,继续当切尔西青训营的一员。

一个月零七天以后,那个人正式到来斯坦福桥。

2004年6月2日,何塞·穆里尼奥降临切尔西,在新闻发布会现场,他说:

“请别说我傲慢,但我是欧洲冠军,所以我想我是特别的一个。”

5忍无可忍的唐宁

“秋秋?比赛结果怎么样?”

“4:1啊。”

回家后面对妈妈的询问,东秋狄给出了一个简短的不能再简短的回答。于是他妈妈就疑惑了,怎么了?出去看个比赛,回来就话唠变文静了?这节奏怎么看怎么不对啊。

俗话说“知子莫若母”,母上大人很敏感的发现了儿子情绪的不对劲,这今天出门的时候兴致就不咋样,回来了还更低落了?本着关心孩子的原则,决定打破沙锅问到底。

“都进了四个球?”

“是啊,是啊,铁打的四个球!多特蒙德那个‘来碗豆腐吃鸡’打了鸡血一样,不停的进球啊,他一定是踩了狗屎是吧,肯定的啊!皇马那个豆腐渣后防拦都拦不住,这下子好了,输了四个球,**都输光了。”

早就从自家儿子各种碎碎念里明白了皇马后防是多么不靠谱的母上大人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原来是皇马输了。咦,那不是“银河战舰”吗?

“那个天团,上次你说的什么,后防天团?眼神防守?”

东秋狄大力点头。论坛上早就把皇马调侃遍了,有这么一条坑死人不偿命的防线,皇马门神都是在用生命来守门,一场比赛面对对方的球员还有本方的十名卧底,简直是最悲催的事情,更别提这场比赛那群大爷们还都懒洋洋的!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又不是第一次看到皇马输了。早就知道所有结果的东秋狄穷极无聊,开始给母上各种科普这场比赛的状况,什么单刀不进,什么大爷不爽,什么小宇宙爆发,什么更衣室罗生门,将上辈子和这辈子看到的东西结合在一块儿,发挥话唠本色,林林总总说了一大堆。最后,归根结底,就是俩字儿:输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