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那个有病的小受 小小飞鱼

那个有病的小受 小小飞鱼

时间: 2015-01-08 06:13:15

【文案】
2013-01-08——2013-01-11完结
这是一个苦逼的渣攻一直防守拒绝狐狸精,但最终还是被狐狸精**回家的故事。
渣攻贱受,万人迷受,妖精般漂亮的受→_→
冷淡狠心腹黑苦逼攻→_→

☆、1、2、

  午后,医院的普通病房里。
  一张靠窗的病床,床边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他轻轻握住了床上熟睡的人的手。
  “小涵,该吃药了。”段可非温柔地对床上的人说。
  床上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他睡得很沉,一动不动,不过似乎听到了段可非的说话,他的眉毛皱了起来,呼吸开始不平稳,额头隐隐冒出汗来。段可非见状,握紧了少年的手,心急地说:“小涵……小涵?醒醒,小涵!”
  少年——蒋涵突然睁开了双眼,然后就满脸惊恐地拍打段可非,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他嘴里喃喃:“不要碰我,我知错了……不要碰我,我不敢了……不敢了……”
  “小涵!小涵别怕,我是段可非,别怕!”段可非搂住蒋涵,紧紧地,不想放开。可是这几乎让人窒息的拥抱却令蒋涵更加不安,他开始尖叫、挣扎,将病床旁边桌上的一杯温水和几包药丸扫到地上。
  附近病床的病人和家属都被蒋涵的突然失控吓到,有人立即出去找医生。
  段可非被温水泼到,裤子都湿了,显得十分狼狈,不过他不敢放开蒋涵,只是凑到他耳边小声地说:“小涵乖,不要闹,冷静下来……乖……没事的……有我在,不要怕……”
  蒋涵浑身发抖,他不再尖叫,只是用一双眼睛狠狠瞪着自己被纱布包裹着的手,只剩下四根手指的,没有了无名指的右手。
  段可非搂住蒋涵,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感觉到他在发抖,知道他发烧还没好,也怕他着凉,所以慢慢放开了他,哄着他说:“先躺下吧,乖。”
  蒋涵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说话,目光已经放空,但还是随着段可非手上的力道慢慢躺下。
  医生没有来,来的是一个男护士,简单检查了蒋涵的状况,然后提醒要准时吃药,又很忙碌地走了。
  蒋涵又睡着了。
  2、
  蒋涵除了右手受伤之外,他还有双腿骨折和胃出血。而由于长时间营养不良,骨瘦如柴,伤势愈合得十分慢。短短一个月,蒋涵已经发了两次烧,第二次更为严重,足足昏迷了两天才醒过来。醒过来后,蒋涵开始嗜睡,有时候段可非怕他闷着,会带点漫画过来,但蒋涵从来不碰,他除了去洗手间和吃饭,基本都是睡觉。如果段可非想借轮椅推蒋涵出去晒晒太阳,蒋涵又会失控,大吵大闹。
  医生说,蒋涵有情绪问题,受过刺激所致,除了药物控制,基本上都要靠病人自己或者家属陪伴、开解才会好转。段可非向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每日二十四小时陪伴蒋涵,但一个星期根本不够,于是只好下班赶过来医院,照顾他到半夜。等到蒋涵的右手可以拆纱布,并且尝试下地走路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半月后。
  得到医生许可出院,段可非立即将蒋涵带回自己的家。
  经过一个月来的调理,蒋涵营养不良的情况大大改善,起码脸色比较红润,看上去不是一副骨头。不过,蒋涵很久未曾开口说过话了。
  有时候段可非问他:“今天晚饭想吃什么?”蒋涵会害怕地看他一眼,好像被他突然开口吓了一跳似的。段可非放轻声音,继续问:“凤爪排骨好吗?”
  蒋涵既不摇头也不点头,仿佛没有听到,只是低着头摸自己的衣袖。
  “再加番茄炒蛋,好不好?”段可非又问,意料之内,还是没有回应,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其实蒋涵算很乖了,起码出院以来都没有大吵大闹过,饭好好吃,药也乖乖吃完。只是,都不愿意说话,安静得很。
  蒋涵没出事之前,很爱笑,就是有时候很霸道,喜欢耍小脾气。他长得好看,虽然任性,但段可非很喜欢他。不过蒋涵的人缘不怎么好。倒是他的的哥哥蒋乐更受欢迎,连富商叶瑞的独子叶清卿都疯狂追求他。如果没有那次的绑架,蒋涵还会像以往那样爱笑,那该死的绑架成了蒋涵一辈子的阴影。
  段可非及不上什么什么富商,他只是一个普通白领,有时候上头要求加班,他也不能说不。在需要加班的时候,段可非都会打电话拜托邻居帮忙照看一下蒋涵,不过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当加班开始频繁,邻居也都开始找各种借口推脱,甚至不接电话。
  就在段可非忙着加班又着急没人照顾蒋涵的时候,接到了叶清卿的电话。虽然段可非跟叶清卿不太熟悉,不过之前常常听蒋涵说起,多少有点印象。听说对方在两个月前带蒋乐到外国求医,最近才回来,一回来就立即就询问蒋涵的情况。
  段可非挺感激对方的,当初蒋涵伤重入院,医疗费昂贵,段可非根本负担不起,咬着牙支付了半个月的住院费和药费,钱就已经所剩无几,几乎连饭都没得吃。就在这关头,接到了叶清卿的电话,靠着对方帮忙支付医疗费,才不至于让段可非倾家荡产。
  “叶先生你好。”
  “你好,我和蒋乐已经回到国内了,蒋涵是在你那儿吧?”那边的声音彬彬有礼。
  段可非说:“是的,前一段时间已经可以出院,我就把小涵接到家里来了,小涵的情况挺好的,就是太安静不怎么说话……”
  “哦。”叶清卿的声音听起来似乎不太担心蒋涵,他说:“蒋乐做完手术回来就念着蒋涵呢,两兄弟都有一段时间没见过了,所以我打算明天接蒋涵回来……可以吗?”
  段可非正愁着没时间照顾蒋涵——虽然自己也很想照顾他,不过真的不能放下工作,不然就得喝西北风了——这下听到是叶清卿的要求,而且还有蒋涵的亲哥哥在,他就放得下心了。
  “可以,当然可以,小涵那么久没见过哥哥,一定很想念。”
  两人说了几句就挂线了。
  虽然只有晚上8点多,但是蒋涵已经睡了,段可非不可能叫醒他就为告诉他明天可以回去见哥哥,就想着明天给他一个惊喜也好,说不定对蒋涵的病情也有用。
  第二日是周末,段可非刚做完早餐打算叫醒蒋涵,门铃就响了。
  这么早
  段可非原以为蒋涵的哥哥也会一起来,不过来的只有叶清卿一个,他笑了笑说:“阿乐刚刚病愈,我让他留在家里休息,就没有让他来。”
  “没关系,进来坐吧。”段可非请他进门,说:“小涵还在睡觉呢,我去叫醒他,你吃早餐了吗?”
  “吃过了,谢谢。”
  “哦,那你看会电视吧,等小涵吃过早餐才回去。他现在胃不好,得准时吃东西。”
  叶清卿点头。
  段可非想着蒋涵看见叶清卿一定会很高兴,不料蒋涵的脸色却是变得苍白,甚至冒出了冷汗,浑身发抖。段可非吓了一跳,以为蒋涵又发病,急忙找药,又安慰他。
  期间叶清卿冷眼旁观,直至段可非请他去倒一杯水来,他才离开沙发。段可非心想,大少爷就是大少爷,估计什么都有别人帮忙做好了。
  段可非搂着蒋涵哄了一会儿,蒋涵才稳定下来。不过还是微微发抖,仿佛很冷的样子。蒋涵忽然轻轻叫了一声:“叶哥哥……”
  段可非很意外很高兴,同时又有点心酸蒋涵这么长时间不说话,一开口却是叫叶清卿,而不是叫自己。
  叶清卿冷冷淡淡“嗯”了一声,也不多说话。
  不过段可非觉得奇怪的是,蒋涵喊了叶清卿之后,就没有再看他一眼。其实段可非不知道,蒋涵不但没看,甚至是避开了叶清卿的视线。
  蒋涵知道叶清卿是来接自己回去的,还有段可非陪伴,也没有说什么,乖得像猫一样。谁料到了停车场,他却突然跑开。
  段可非吓了一跳,连忙去追:“小涵你去哪里?”
  蒋涵双腿有伤,根本跑得不快,几乎就要摔倒,幸好段可非一把拉住他。蒋涵挣扎了几下,没站稳,摔坐在了地上,一脸愤怒,声音沙哑地说:“滚开!我不去!”
  蒋涵以前就经常乱发脾气,段可非也没当回事,只当他任性。“人家叶先生还在等着呢,乖,回去可以见到你哥哥,你难道不想吗?”
  说着,叶清卿的车已经开出来了,蒋涵就没再反抗,让段可非带着同坐后座。
  途中,蒋涵一直低着头,有叶清卿在,段可非也不好意思拿平时的话来哄蒋涵,于是十分沉默。
  蒋涵的右手无名指的位置已经结疤,但依然狰狞。段可非曾经怕他害怕,买过手套给他,不过蒋涵都没有戴。
  蒋涵低着头,盯着自己的伤疤目不转睛地看,满满都是愤恨的目光。
  来到叶清卿平时住的别墅区,段可非心里慨叹,虽然羡慕叶清卿的出身,不过可惜自己没有这个命。
  蒋乐早已经在客厅等着了,虽然现在的天气还没算最冷,不过他已经穿着一件漂亮的貂皮大衣,脚上穿着兔毛鞋了,显然是怕冷得很。也许是身体比较弱,蒋乐的脸色苍白,他本来身材就不算高大,现在更是像一阵风就能吹走似的。
  看见平时最疼爱的弟弟,蒋乐十分高兴,上前就搂着他口里连连喊着小涵、小涵。
  蒋乐满脸怜惜:“怎么瘦了那么多,脸还那么冰凉……”说着就打算脱下那件貂皮大衣,没想到蒋涵却是猛地退后一步,与此同时,响起了叶清卿的声音:“不要脱。”
  段可非和蒋乐同时望向叶清卿,叶清卿很冷静地说:“你身体不好,不要着凉。我上去给小涵找件衣服。”
  看着叶清卿上楼去了,蒋乐笑了笑,又转而端详蒋涵。蒋涵盯着蒋乐身上的貂皮大衣,默不做声。
  平时很活泼的弟弟,现在却变了另一个人似的,知道弟弟不久之前被绑架过,一定受了不少委屈,蒋乐心痛死了。忽然看见蒋涵的右手握着拳,蒋乐以为他拿着什么小玩意,就去抓他的手腕。
  蒋涵躲不及,手被蒋乐举了起来。旁边的段可非见状上前:“小涵的手受了伤。”
  蒋涵想抽回手,没想到蒋乐看清楚后,手就松开了,一脸震惊,眼眶立即泛红:“小涵的手指……”
  段可非也很心痛,沉声道:“是绑匪做的,可惜当时太晚找回小涵,已经驳不回去了。”
  “到底是谁绑架小涵?小涵又不会得罪人,绑匪怎么会找上他!?”蒋乐激动了。
  段可非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至今绑匪的动机不明,线索太少,警察问过小涵,但小涵情绪十分激动,根本问不出什么来,为了不刺激小涵,段可非都不会主动提及绑架一事。
  “小涵,你想想,你还记得绑匪的样子吗?”蒋乐忍不住双手按着蒋涵的肩膀,问道。
  蒋涵一抬头,正好看见抱着衣服下楼的叶清卿,顿时像疯了一样,抱着自己的脑袋蹲在地上,恐惧地摇头,呜咽着重复说:“不敢了……真的不敢了……不敢了……”
  蒋乐呆了,段可非倒还清醒,立即蹲下去,也顾不上人家哥哥就在旁边,搂着蒋涵一边亲他的头顶一边温言安慰。
  “没事了……乖……不要哭……”
  “小涵经常这样吗?”蒋乐迟疑问道。
  叶清卿来到蒋乐面前,蒋乐拿过他手上的外套就给蒋涵披上。
  “最近已经很少了,”段可非替蒋涵擦着眼泪,说:“不刺激他基本不会有事。”
  蒋乐默然,心里十分难受。什么时候他的弟弟就跟玻璃一样脆弱呢?
  蒋涵哭了一回,靠在段可非怀里,有点累。蒋乐见状说:“楼上的房间都装修收拾好了,先带小涵上去休息吧。”
  蒋涵睡着了,又醒过来几回,还是想继续睡。就这样在睡着醒来,醒来睡着的循环中,终于哥哥蒋乐来敲门了,他的声音很轻很轻,怕惊到蒋涵:“小涵,醒了吗?该吃饭了。”
  蒋涵醒了,不过他不想理人。在段可非家的时候,即使自己刚刚才睡着,也要准时起来吃饭,段可非的声音也是极轻的,极温柔的。不过他走了。
  “小涵?”蒋乐走到床边。
  看见蒋涵睁着眼睛看着自己,蒋乐笑道:“今晚有你最喜欢吃的滑蛋虾仁和鱼香茄子啊!”
  蒋涵只是轻轻眨了眨眼睛,然后说:“哥哥,我不舒服。”
  蒋乐知道蒋涵身体不好,立即紧张起来,说:“哪里不舒服?”
  “肚子。我想去洗手间。”蒋涵说话的声音很无力的样子,蒋乐几乎想要跟着他一起去了。见哥哥还打算站着等自己,蒋涵小声说:“我没那么快好,你们吃饭吧,不用等我。”
  蒋乐只好说:“好吧,有事记得喊我!”
  蒋涵没有回应,径直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洗手间的镜子很大,蒋涵看见里面的自己骨瘦如柴,穿着不合身的外套,脸色苍白,头发因为刚睡醒而显得凌
  乱,一双眼睛大得吓人。
  陌生得不像自己。
  蒋涵没有手表,他不知道自己进来洗手间多久了,他只知道他站得脚痛,忍不住坐到地上,然后胃又抽了。
  期间蒋乐来问过一次还好吗?蒋涵几乎说不出话来,太痛了,他仿佛连自己的声音也听不见。
  “小涵?小涵你应应我!你还好吗?”哥哥忍不住拍门。
  蒋涵爬到门边,等一次胃疼缓过来,赶紧用力气说:“就好,哥哥请记得给我留点饭。”
  “好,好,”蒋乐连连应道,知道弟弟没事就好,也顾不上他的语气了,“留了很多你喜欢的菜呢。”
  听到哥哥下楼的声音,蒋涵擦擦额头上因为胃疼而冒出的冷汗,双腿发软地出了洗手间。
  饭菜还是暖的,蒋乐见他太瘦,给他盛了大大一碗饭,夹了很多虾仁和茄子。蒋涵大口大口吃着饭,虽然吃了三分之二不到已经觉得撑了,但他还是把一整碗饭吃得干干净净。
  蒋乐见他吃完了,也就十分高兴地收拾碗筷。
  叶清卿吃完饭就回房工作去了,蒋涵没有见到他,也回了房间,打算睡觉。
  但晚饭吃得太多了,一躺下就难受,蒋涵只好坐在床上发呆。
  蒋乐一进来就看见弟弟坐在床上,问道:“怎么还不睡?”
  蒋涵没有回应,依旧看着自己的手。
  “我今晚跟你睡,好吗?”
  蒋涵没有说话,默默让出半边床。
  哥哥很高兴地爬上了弟弟的床。
  “好了,我们睡觉吧。”哥哥拉着弟弟躺下。
  两人的手脚都是比较冰凉的,哥哥不禁抖了抖,把旁边的弟弟搂进怀里。蒋涵的脑袋埋在哥哥的脖子里,嗅到哥哥身上很香的肥皂味道,他的手拉住了哥哥的手,摸到他手指上的一个冰凉物品,闭上了眼。


☆、3、过去的事情

  3、
  “哥哥,你又来看我啦!”蒋涵兴高采烈地赤着脚丫子跑过来,他本来是想扑进蒋乐怀里的,不过一旁的叶清卿见他浑身泥巴,就一把拉住了他。蒋涵看见叶清卿拉住了自己的手,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叶哥哥好!”蒋涵很喜欢这个哥哥,长得很帅,虽然不怎么跟自己说话,但有时候对他挺好的。
  “小涵,想不想去城市跟我们一起住?”蒋乐问道,他早就想带这个弟弟去城市住了,起码发展机会多一点,不用留在乡下地方天天玩泥巴、捡柴。
  蒋涵虽然不知道城市是什么地方,不过想到可以跟他们一起,就十分向往,不住地点头:“想啊想啊!”
  “那我们走吧!”
  当时才十岁左右的蒋涵,就这样跟着比他大八岁的亲哥哥和大五岁的叶清卿走了。
  蒋涵在乡村野惯了,到了城市,什么都觉得新奇,什么都想摸一摸。这种行为在叶清卿眼中十分不讨喜。
  不过蒋涵不自觉,因为蒋乐很宠他,什么都由他。有时候叶清卿给蒋乐买了吃的,蒋涵也会要一份。
  吃饭的时候,蒋涵喜欢坐在两人中间,一边是亲哥哥蒋乐,一边是自己最喜欢的叶哥哥。那时候,蒋涵觉得很幸福。
  不过这种幸福日子很快就没有了。因为蒋涵不小心撞见了叶清卿和他哥哥亲吻的场景。
  那时候蒋涵呆了,他突然很慌张,没有出声,悄悄地走开了。
  原来哥哥和叶哥哥……
  蒋涵不敢相信,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忽然很想像哥哥那样,和叶哥哥亲吻……
  一旦这种心思出现,就一发不可收拾。趁着哥哥出差,蒋涵终于忍不住大胆爬上了叶清卿的床。
  其实如果只有蒋涵和叶清卿独处,蒋涵基本上不太敢和他说话,因为他清楚感觉到叶清卿不喜欢他。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蒋涵太喜欢叶清卿了,所以他管不了那么多。
  蒋涵轻手轻脚爬上床,他想跟叶哥哥睡一晚。没想到叶清卿一向浅眠,在感受到床边的压力时,就醒了,一把抓住了蒋涵的手臂。
  蒋涵吓得叫了一声,叶清卿听出他的声音,当即就皱起了眉毛:“你来我房间干嘛?出去!”
  蒋涵索性破罐子破摔,就死赖着不肯走,说要和他睡。
  叶清卿火起,坐起身一把把蒋涵推下床:“滚!”
  蒋涵摔到地上,着急得哭了。他不管不顾,又扑过去,嘴里喊着:“叶哥哥,我喜欢你呀!”
  叶清卿没想到蒋涵还敢过来,一个没防备就被他扑了满怀,然后就发现蒋涵凑上来吻住了自己。唯一的感觉就是,蒋涵的嘴唇很柔软。
  蒋涵没接过吻,只知道嘟起嘴一下下压在叶清卿的唇上,双手环着叶清卿的脖子,整个身体都贴人家身上去了。
  叶清卿为他失神了一瞬间,恼羞成怒,一把将蒋涵甩在床上。
  “我让你惹我!”叶清卿翻身就压了上去。
  蒋涵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叶清卿要打自己,吓得用手护着脑袋闭上了双眼,没想到叶清卿却是开始脱他的衣服。
  蒋涵挡也不是,不挡也不是,手足无措地看着叶清卿,扭了扭身体。叶清卿很快将蒋涵扒光了,蒋涵羞耻地捂住□,被叶清卿一把拉开,将他翻身按倒在床上。
  然后蒋涵就感觉叶清卿双手握着自己的腰向后拖去,形成屁·股翘起对着叶清卿的姿势。
  “叶哥哥……”蒋涵想躲开,不过叶清卿压制着他,沉着声音说:“闭嘴!”
  叶清卿拉下睡裤就把粗硬的性·器抵在蒋涵屁股缝里,蒋涵被烫得吓了一跳,抖了抖,回过头想看看是什么东西,发现竟然是叶清卿的性·器,顿时脸红耳赤,脑袋一片空白。
  叶清卿可不管他,就想把性·器往他屁·股挤,太紧了,挤不进去,叶清卿又烦又生气,摸了一把自己性·器分泌出来的黏液就往蒋涵的穴口抹,手指硬是塞进去抽·插了一番,痛得蒋涵眼泪都流了出来,大叫着不要不要。叶清卿索性一手按着他脑袋,把他脸压到枕头上,一手扶着性·器就往蒋涵的肖穴里挤。
  蒋涵越叫得越大声,叶清卿的手就按得越大力,蒋涵感觉窒息了,就不叫了,痛得脸容都快扭曲,无声地哭着,死死咬着嘴唇。
  叶清卿见他安静下来,就放开了手,抱着奄奄一息的蒋涵的腰往自己□压,性·器完全插入了他的肖穴。
  叶清卿虽然不待见蒋涵,但不得不承认他的身体很销·魂,肖穴里面又紧又滑嫩,几乎让自己失控。真是个该死的狐狸精……狐狸精!叶清卿恨狠地在心里骂道,使劲儿撞蒋涵,每撞一下,蒋涵就猛地抖一下,肖穴就会夹得越紧。
  痛到后来,蒋涵几乎失去知觉。忽然之间,叶清卿板过蒋涵的脸,带着凶狠咬住了蒋涵柔软无比的嘴唇,甚至伸出舌头去舔。
  他也是这样吻哥哥吗?蒋涵迷迷糊糊地想。叶清卿咬过瘾了,□交合的速度更快了,撞得蒋涵忍不住大叫出来,就在蒋涵觉得自己要死的时候,叶清卿却突然把性·器拔了出来,蒋涵发愣之际,被他一把揪着头发,然后就感觉叶清卿把性·器压在自己脸上,喷出了浓烈的精·液。
  叶清卿发泄完毕,也不管蒋涵什么表情,径直走向了洗手间。
  蒋涵已经傻了,他一脸精·液,狼狈地伏在床上。
  当晚,叶清卿还是没有允许蒋涵在他房间睡。
  蒋涵也没有再爬过叶清卿的床。
  但是蒋涵还是觉得自己喜欢叶清卿,在哥哥面前,蒋涵还是一如既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依旧任性。不过叶清卿对着蒋涵却是越来越不耐烦,虽然在蒋乐面前不敢表现得太明显,但背着蒋乐,常常冷漠对待蒋涵,有时候蒋涵靠得太近,就会忍不住推开他。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如无意外,应该会继续下去。不过意外发生了。
  在那个晚上,蒋乐正在洗澡,叶清卿在书房工作。蒋涵以为他在房间,就去找他,发现房间没人,正打算离开,却凑巧看见了桌子上一个很漂亮的小盒子,好奇之下打开来一看,竟然是一枚造型简单低调的戒指,蒋涵眼尖,看到内里刻着YQQ&JL,虽然蒋涵没怎么读书,但也猜出了是什么意思,就像被人猛地敲了一棍子,蒋涵懵了。
  叶哥哥打算跟哥哥求婚?
  蒋涵觉得一点也不意外,但当事实摆在眼前,他又不想相信。他们结婚了,那我怎么办?
  为什么叶哥哥结婚的对象不是我?蒋涵鬼使神差之下,将戒指套到右手无名指上,心情复杂地看着。他的手指比较小,戒指戴着很松。蒋涵十分失落,正发呆,门口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你在干嘛?”
  待叶清卿看清蒋涵手上戴着的东西,立即冒火了,上前抓住蒋涵的手腕就抢回戒指,他的力度很大,蒋涵的手被他扯得生疼,手指都几乎被他拽掉。
  叶清卿也不跟蒋涵废话,几下把他推出房间。
  蒋涵觉得很难受。


☆、4、上

  4、
  翌日,蒋涵醒来,哥哥已经不在,看看旁边摆放的闹钟,才7点多。以往这个时间是叶清卿和蒋乐上班前吃早餐的。于是蒋涵翻个身,继续睡觉。
  不过蒋涵不知道的是,蒋乐手术之后还需要休养,所以现在还有几天病假,不用上班,有足够多的时间照顾蒋涵。他做好早餐后,就上楼叫醒蒋涵。蒋涵不好每次都装不舒服,只好乖乖去梳洗。
  来到饭厅,蒋乐笑眯眯地给蒋涵盛了一碗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蒋涵。旁边的叶清卿对此没有反应,不过蒋涵知道他恨不得自己死远一点,所以对于哥哥让出来的座位只当没看见,坐到另外一边去。
  粥还很烫,蒋乐吩咐弟弟慢点吃。蒋涵默不做声,只顾埋头吃,任由滚烫的粥水滑落食道。
  吃过早餐,蒋涵又吃了药,习惯性上楼继续睡觉。
  蒋乐知道那些药有安眠作用,也不在意,任由蒋涵睡去。等到蒋乐午睡,蒋涵悄悄下床,喝了一大杯水,顺手拿了哥哥放在桌子上的一百块,离开了这里。
  蒋涵双腿走路一拐一拐的,走得不快,一快必然摔倒。
  虽然不认识路,不过他肯问人,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火车站。此时双腿已经疼得要命,不过蒋涵没有理会,他买了票,等了半小时的车。
  下车的地点距离目的地还有十五分钟的路程,幸好奶奶常常带着蒋涵在这附近打麻将,因此也认得路。
  回到真正的家里,奶奶果然不在家,一定是又去打麻将了,另外几个婶婶伯伯倒在,看见蒋涵回来十分高兴,搂着他亲了又亲,嘴里喊着宝贝小涵。
  “小涵越来越帅了!是不是很多城市的姑娘喜欢呀?”
  “对了小涵,怎么只有你啊?你哥呢?”
  蒋涵只有对着这班长辈才显得亲切一点,从自己出世到现在,他们都十分疼爱他,因此蒋涵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哥很忙,只有我回来。”
  “呵呵,不要紧,小涵回来我们就很高兴了!吃饭了吗?”婶婶问道,然后拿出一袋水果糖:“你奶奶打麻将赢回来的哦,说要留给你吃!”
  蒋涵一下子笑得眼睛也弯了起来,就奶奶知道他最喜欢吃这种水果糖了。
  没多久,奶奶就回来了。一见蒋涵,乐得眼睛也几乎看不见。当天晚饭,还做了鸡腿给蒋涵吃。
  蒋涵握筷子的手不太灵活,不过大家也没有注意到。现在是冬天,蒋涵不想缺了手指的手吓着奶奶他们,就找来一对手套戴着,既保暖又遮丑。
  从十岁跟蒋乐到城市居住之后,蒋涵就只有在过时过节的时候才会回乡下陪奶奶,不过蒋涵这次回来,就不打算再回去城市了,所以饭后家里只剩奶奶和他自己的时候,蒋涵就说:“奶奶,我留在这里陪你好吗?哥哥他们最近工作很忙,都没时间陪我玩,我自己一个在那里好闷啊!”
  蒋涵故意带着以往对奶奶撒娇时的语气,奶奶一看就不得了,这小子一直是她心肝宝贝,那舍得他受委屈,摸着蒋涵的脑袋就这样说:“好,怎么不好!快到年尾,你哥是比较忙的啦,你尽管留在这里陪奶奶!奶奶巴不得天天都看见你呢!”
  蒋涵便放心了,替奶奶把碗洗好之后,就回到以前睡的房间,奶奶有定期收拾打扫他的房间,因此十分干净,打开衣柜一看,甚至还有新的衣服,估计都是奶奶打麻将赢了之后给自己买的,从小到大奶奶也是这样,即使蒋涵后来搬到城市,奶奶也没有停止过给他买新衣服。因为奶奶认为,蒋涵每年都会回来,她就想看他穿自己买的新衣服!
  回到这里,以往在城市居住的日子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蒋涵坐在床上按摩酸痛的双腿,有些事他已经不敢再想。
  很久没睡得那么好了,虽然蒋涵醒来的时候,发现双腿又痛又麻,不过他觉得自己充满精神。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