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法师在上 云落九(上)

法师在上 云落九(上)

时间: 2012-09-02 00:12:11

全文:

《论中西方文化差异》
希尔:在我的家乡,真正的汉子,是双臂能跑马,胸口碎大石的。
伊格尔:哦?真的?那下半身怎么办?
希尔:……
伊格尔:按照比例来算,岂不是小 鸟能绕脖了?
希尔:……


搜索关键字:主角:希尔、伊格尔 ┃ 配角:璐璐卡、兰斯、莱尔德、杰西等 ┃ 其它:亡灵法师、重剑骑士、西幻

☆、序·魔法世界(一)

  混沌之初,创世神劈开了天地,分离了光与暗,并用风、火、水、土四系元素创造了世界。
  而后,神赐予善铸造的矮人山谷、爱冲动的兽人高原、性霸道的龙族岛屿、喜宁静的精灵森林、会创造的人类平原。并把肮脏、邪恶的亡灵,永远的驱赶到了大陆黑暗的背面。
  神赐的大陆——梵兰斯,就此形成。
  ——《梵兰斯圣年史?序》
  希尔“啪”的一声合上了手里厚重又古老的书籍,再随手把它放回了书架的原位。仅仅是这短短的一段序,他就已经失去了阅读的兴趣。
  看来着所谓的圣年史,不过也是人族对自己高功颂德的产物,并不能在里面找到对这个世界公平、客观的介绍与评价。
  但就这么几句话,人族对其他各种族的观点倒是一目了然。
  认为自己才是神最钟爱的一族,应该是这片大陆的主宰。
  善待矮人,因为他们铸造出的工具、武器,甚至是建造出的建筑,永远都是大陆最完美的。
  看不起冲动、健壮的兽人,认为他们是野蛮落后的代表。
  厌恶贪婪的龙族却又恐惧于他们的实力。
  而外表美丽又拥有强大能力的精灵,则一直是人族想要接近又努力讨好的对象。
  至于最后提到的亡灵,希尔只是轻笑了一声,不予置评。
  目光扫过眼前一排排的书架,却找不出感兴趣的书籍。希尔干脆从高梯架上下来,站在原地抬头,看着眼前一排排好几人高的巨大书架。
  作为全大陆最好的综合学院——阿夫莱斯学院的图书馆,是被号称为全大陆收藏书籍最完善、设施最好的图书馆。可是这栋五层高的哥特式建筑里,所有能用得上的相关书籍,已经不能再给希尔带来帮助了。
  连图书馆都已经没什么值得自己留下来的东西了。从十二岁入学到现在,四年了,或许,已经到可以离开的时候了。
  希尔离开图书馆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虽然此时才过正午不久,但是天色却阴沉的好似傍晚,空气也湿闷的让人喘不过气。这种天气是雨季最常见的,压抑的潮湿的空气时刻提醒着人们,一场暴雨很快就会来临。
  拢了拢身上学院炼金术系专用的黑色长袍,希尔抱着这周导师布置的那厚厚一摞作业,开始往宿舍方向走。
  再不回去,等这暴雨下下来被困在半路上,就该尴尬了。
  只是希尔绕过图书馆拐角时,却被另一边突然出现的人给撞了个满怀。
  被来者撞了一个踉跄,希尔手里的书籍资料也撒了一地。
  “啊,抱歉抱歉,你没事吧?”
  希尔没回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满地资料,心里却暗自皱眉。
  “唉?是你呀?”来者一边手忙脚乱的帮希尔把地上的书籍捡了起来,抬头看到希尔,这才热情的打招呼。
  希尔点了点头却依旧没回答的意思。这个学院里能让自己完全不发现而接近的人绝对不多,眼前这人,就是其中一个。
  “哇,你都开始看四阶的炼金术书了?果然跟他们一样说的厉害呢。”
  “没什么,只是随意看看而已。”一边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书籍,希尔抬头淡淡地应了一声。
  能回一句已经不错了,希尔从来都视身边的人和环境为无物,完全过着”这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的生活。除了能跟他化为范围内的人正常交流几句,其他人在希尔眼里,就跟木桩是一个概念。
  你会没事和木桩自言自语吗——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生活方式。
  整理好书籍,希尔不再有任何表示,转身就继续往宿舍方向去了。
  伊格尔站在原地愣了一下,抬手揉了揉自己本来就有些凌乱的金发。看着希尔离去的背影,微微眯起双眸,嘴角却勾起一个饶有兴趣的弧度。
  “布雷辛顿阁下!”
  “怎么了?”伊格尔转身,看向一直跟在自己不远处,却也不太敢靠过来的几名青年。
  “布雷辛顿阁下,刚才那是安德里斯家的……那个人吧?他没有冒犯您吧?”几名青年都围在伊格尔身边,观察着他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道。
  “没有。刚才是我不小心撞到他了,是我冒犯了才对。”
  “您怎么能这么说?”站在伊格尔面前的一名青年立刻露出一个义愤填膺的表情,“尊贵的您怎么能把‘冒犯’一词用在那个安德里斯身上。”
  “别这么说,你们好像对他有什么误解。我虽然跟他不熟,不过他看起来只是不爱说话了一点吧。凯拉韦老师不也亲口说他是炼金术的天才么?他才四年级吧,我刚才看到他已经在读四阶的炼金术书了。”
  “您肯定被他的外表骗了!”另一个青年见伊格尔帮那个“怪胎”说话,连忙也道:“上次我也看见了,明明是您善意的帮他解了围,他却是那种毫不感激的狂妄态度。如此恶劣又不知感恩的人,难怪天生就带有污秽黑暗的色彩。”
  “就是就是,你看他连这种天气居然还裹着袍子,谁知道里面是不是藏了什么……”
  话题开始越来越往不靠谱的方向转移,一听就知道他们在其他方讨论过多次了。伊格尔皱了皱眉,却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继续往前走去。
  这些贵族子弟在某些方面的思绪固执地简直不可理喻,伊格尔很清楚这些,所以从不为此和他们争辩。
  几人一见伊格尔要走,连忙讨好的跟上。好不容易借刚才的事情靠过来,他们可不想放弃难得的示好机会。
  .
  希尔是被窗外划过的刺眼闪电和爆炸式的巨雷给吵醒的,稀里哗啦的雨声和接连不断的雷声与闪电实在有些扰人。原本以为下雨会有一个舒适安逸的睡眠,哪知道却半夜就被雷声给吵醒了。
  被吵醒又一时睡不着,希尔干脆起身,拿起**头的袍子随意披上,往窗边走了去。
  虽然这栋六层高的建筑已经经历过很长的时光了,每间房的空间也十分的狭小。但好在是希尔一个人住,光这一点就让他十分的满意了。若是要让他起居生活的地方被另一个人分享,希尔可不能保证他的室友每天能安全的走出宿舍。
  刚支起有些腐旧的窗户,一股湿润带着清凉的气息就直面而来。这样的雷雨天气在雨季实在很常见,但此时看着这场恨不得把天都撕出一个窟窿的雷电,希尔皱了皱眉头,思绪突然有些恍惚。
  不是没见过这么大阵仗的雷电,就算是真的能撕裂天地的雷电,希尔也是见过的。不止见过,他甚至还亲生体会过被那种雷电霹到的滋味。
  那时候的希尔,还不叫希尔。或者说是,还没有成为希尔。
  而那种雷电,也还有一个名字,叫做九天神雷。
  它还有一个通俗的名字——天劫。修真、修魔者最后步入神魔时所渡的雷劫。
  修真界,是一个与梵兰斯大陆完全不同却又有一些小地方相似的世界。
  希尔在那里时,曾也是一名修真者,或者说得更准确一点,他是一名叫做凌清逸修魔者。一名修炼讲究随心所欲,渡劫却重重惊险的修魔者。
  凌清逸无疑是修魔者里的佼佼者,无数修魔者因为修行太过恣意,心魔重重,中途陨落。而他却一路有惊无险的到了渡劫期,就差一步能够脱离凡尘,化魔而去。
  可就这最后一步,却也让他千万年修为化为虚无。
  到现在他偶尔也会想,或许那些成天用一堆规矩禁锢自身,张口闭口就是神神叨叨大道理的修真者,可能唯有一句话没有说错——
  天道难违。
  天道难违,修真修魔本就是逆天而行。就算他天资聪颖,安然走过之前无数的劫难。但想正真的跳出天地轮回、成魔而去,却还是差了太多。
  九天雷劫的九九八十一道还没霹到一半,凌清逸就明白自己是挺不过这最后的一劫了。所以趁着还有一拼之力,当即分离了肉身与元神。用肉身拖住雷劫,拼尽全力生生撕开了一道空间裂缝让元神逃了出去。
  当时狼狈出逃的他哪还能分辨自己究竟到了个什么地方,元神与肉身分离本就十分虚弱,又经过空间裂缝的撕扯拉锯,能维持一丝清明平安逃过已经是大幸。
  在那之后,凌清逸就只能靠着元神的本能去找合适的生灵暂时依附,没了那段意识与记忆。
  本来他以为自己能依附在一个飞禽走兽身上,已属幸运。花个几百年再开灵根,之后的修炼也只是时间问题。就算运气不是太好,附身在树木花草上,只要小心保证元神不散,也就是再比飞禽走兽多几百年的修炼时间而已。
  但凌清逸却没想到自己运气居然这么好,元神直接身托到了还在孕育中的婴孩身上。经过母体保护和洗涤过的人类身体,自然不是其他生灵能够比拟的。
  新生代表着从前的已经过去,从他诞生在安德里斯家族那一刻起,凌清逸就已经成为了过去,存在的只有希尔?安德里斯。
  修魔者虽不如修真者事事讲究因果缘分,但他们却在意洒脱自由,从不被已经发生的事情绊住脚步。修魔的岁月已经经历过千万年,每一次渡劫,都会做好魂飞魄散的准备。
  希尔当然不甘心只差最后一线就能成魔而去。但却不会因此满心怨愤——那是没实力的失败者才有的情绪。况且他都能从九天神雷下逃出生天,还有了新的肉身和身份,这是渡劫失败后他能想象的最好的事情了。
  他只会在已经发生的事情上努力去扭转自己的境遇,而不会在没用的地方浪费自己的情绪。
  本来希尔是想着等肉身再大一点,就直接再次踏上修魔的老本行。可随着他新身体的逐渐成长,了解的东西日益宽泛。很快,他就发现事情跟自己料想的或许差了很远。
  希尔一开始以为自己只是重新降生在一个姓氏奇怪的家族,最后却发现其实是无意来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他在渡劫时撕开的明明只是一个空间裂口,按理说应该是随机出现在修真界的一处。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雷劫的原因,他却完全从修真界脱离,来到了这里。
  梵兰斯——一个没有修真,却充满魔法与斗气的奇妙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求虎摸、求顺毛、求花花(。﹏。*)
  最后,请你们快告诉我,你们第一眼看到希尔就知道他是攻!QAQ

☆、序·魔法世界(二)

  梵兰斯大陆总体被分为了两大区域,北边无尽的海洋与南边广袤的大陆。
  北海上除了一座与世隔绝的龙岛,其余皆为无边的海水。
  而南边的大陆却被分为了好几块,从西到东起,三个主要的帝国统治了整个大陆。
  最东边的恩亚帝国和中间的西凯帝国是由人族建立起的两大帝国。两大帝国都地处平原,环境优渥且主要由信奉光明神的人族组成,占了整个大地近三分之二的面积。
  西边地处伦湛高原的帕诺帝国,虽然面积是三帝国中最大的,但却由于环境恶劣而地广人稀,是由信奉战神的兽人族建立的帝国。
  帕诺帝国再往西,并肩而存的是矮人所住的尔卢山谷和精灵所在的卡美森林。
  梵兰斯和修真界倒是有一个共同点,强者为尊。
  但在这各种族共存的大陆上,龙族强大但却懒惰且被北海隔绝;兽人彪悍可地处荒凉之地被高原阻隔;精灵敏捷又是天生的神射手、矮人虽然孱弱但制造的兵器却无人可挡。偏偏他们却生性排外,不愿与同种族外的生灵接触。
  此时梵兰斯的主要统治者,无疑就成了人族。
  希尔就诞生在西凯帝国的一个古老的贵族家族里。
  安德里斯家族不仅与皇族关系亲近,并且家族本身就拥有浓厚的魔法师血统。现任族长安德里斯伯爵本身就是一位强大的八阶雷系魔法师。
  在梵兰斯,各个职业都是从学徒开始,然后是一阶到十阶。十阶之后分别是大阶、圣阶和神阶。
  其实到了高阶,不同职业间的实力都差不了哪去,就看个人领悟和运用。但不管哪一种,修习提升都是不容易的。七、八阶能力的人都能成为一方霸主,能突破十阶的更是寥寥无几。就是到达圣阶的,全大陆也不足百人。神阶更是传说中的阶级,至少已知的人类中并没有这样的存在。
  有了这样实力和血统,让安德里斯家族在西凯帝国里成为手握实权的大家族。
  希尔是安德里斯家族的第四代子孙,父亲虽不是嫡系,但也算生活的不错。若希尔只是如安德里斯家族里其它子孙一样,是一个普通出生的婴孩,或许就没有这么多闲事了
  但希尔很遗憾的刚巧不那么普通,修魔者的元神显然对这具身体的影响颇大,包括外貌。
  白皙的皮肤和深邃了许多的五官传承于身体的父母,其他则受了他元神的影响,与曾经修魔时的外貌有八分神似。例如他的黑眸与黑发。
  在梵兰斯大陆,所有的黑色,都象征着污秽、邪恶与低贱。若不是他面容里有两分证明了安德里斯家的血统,或许在他出生的那天,就被族长给扔出去了吧。
  家族内部的嫌弃倒是对希尔没什么影响。一个外表虽然是孩童,内在却是经历过千万年的老妖怪表示,他这些年的生活真的挺好的。
  希尔确实觉得自己过得不错,安德里斯家族的人虽然把他视为耻辱,但他身上毕竟流着家族的血液。除了家族里包括他亲生父母的大部分人都对他采取无视态度以外,他的衣食住行还是从没短缺过的。只不过不能与家族里受**的同辈相比就是了。
  贵族家的血脉,就算是只有族人眼里最低等的待遇,也比一般平民的生活优渥百倍。这就是梵兰斯强者和贵族与平民的差异。
  介于以上这些原因,希尔从小就是个透明的存在。但他却乐得清静,对于这种无人干扰的生活状态很是满意。
  要真是跟他同辈的受**子嗣一样,每天被一群奴仆前后簇拥着,希尔不认为自己能够抑制住狂暴的脾气把身边的人都直接放平了。
  他可没法忍受身边时刻都有活着的生物围绕左右。
  揉了揉及膝的长发,希尔俯身拉好窗户继续回**上躺下。
  雷雨天气就是麻烦,老是容易让他联想起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翻了个身,希尔又看到临睡前放在**头的《四阶炼金术进阶》,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定。
  或许,真的该到离开的时候了。
  .
  “哎?你要参加这一次的毕业试炼?”
  凯拉韦接过希尔的论文和一并递过来的毕业试炼申请表,脸上表情有惊讶有不舍,也有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的理所当然。
  希尔点了点头,看到带了自己四年的导师流露出明显的沮丧和舍不得,也没给出太大的表示。只是拿过一旁的茶壶,帮凯拉韦把空掉的茶杯重新填满。脸上虽然也没什么表情,但却比对着其他人的时候柔和多了。
  希尔是阿夫莱斯学院炼金术分院的四年级生,也是分院院长凯拉韦?兰尼的学生。
  阿夫莱斯学院是由四个圣阶的强者建立的,全大陆最好的综合性学院。虽地处西凯帝国的帝都拉雅城,但却不属于任何势力。
  学院一般惯例是招收十二岁学生入学,学校分六个学年。学生在六年之内成功通过毕业试炼就可以毕业了。
  当然,如果学生有足够的能力,多少岁入学或者多少岁毕业,从来也都不是问题。
  年近七十的凯拉韦,作为炼金术的分院的院长,已经是七阶的炼金术师了。
  炼金术师虽然总体不如剑士等职业地位高,低阶的炼金术师更不能和战斗类的职业比较。但是高阶的炼金术师以及他们的炼金术品却是人人趋之若鹜的宝贝。
  炼金术师提升不易,高阶的炼金术师尤为稀少。大部分的炼金术师都在二到三阶左右,五阶已经少见了。凯拉韦这个七阶炼金术师,不说在学院里,就是在西凯帝国都是有一定知名度的。
  但此时这个享誉全国的炼金术大师,却对自己的学生依旧没有一点办法。毫不犹豫的在申请表上签上了自己带着艺术花边的名字,递给了希尔。
  “唉,也是。你现在早就已经达到四阶的水准了,再在这里呆两年也没什么意义。况且我能教给你的也差不多了,剩下的确实得靠你自己。”
  凯拉韦抬起手臂拍了拍希尔的肩膀,不禁有些感慨。希尔刚刚到学院的时候,还只有十二岁呢。当年那个不到自己肩膀的小孩,现在都够不到他的头顶了。真是老了啊。
  但希尔这个从不撒娇,态度还“恶劣孤僻”的学生,让凯拉韦满满的慈爱之心很受打击。从小时候开始就要么不理人要么开口气死人,但至少那时候长得还是软软小小的。现在不仅长得不可爱了,连性格也变本加厉的讨厌了。
  “外出毕业试炼的时候记得收敛点,别老是那么不可爱。本来长得就不讨人喜欢了,性格还这么让人讨厌,会一辈子都没人要的。”
  拍着拍着,凯拉韦就想到希尔这四年来一次次摔碎自己“徒弟软萌又可爱”的梦想,一边不满的嘀嘀咕咕,一边手掌换在希尔背部“啪啪啪”地拍打——肩膀太高了,举手好累,打在背上轻松点。
  希尔被黑袍包裹着看起来总是有几分瘦弱的身体,在凯拉韦看起来“凶悍”的拍打下居然毫无反应。只有凯拉韦最清楚,自己这个看起来文弱的弟子,实际上才没外表表现的那么无害。结实坚硬的背部,让他拍着觉得手好痛(= =)
  一直被骚扰希尔也不耐烦了,收起申请书后,直接用手挡开凯拉韦,开始在两人面前的办公桌周围摸索起来。
  “我的事你就不要瞎担心了,多为自己想想吧,老、师!至少我还年轻,你到现在都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这是被人嫌弃了几十年了?”
  希尔动作虽然看起来不耐烦,却很小心的把握着力道。也就凯拉韦自己不把他七十几岁的身体当回事,没事满学校的乱晃,动不动还跳脚撒泼样样来。能不能像个正常的老头子那样每天散步喝茶让他省点心?
  话虽这么说,但不得不承认希尔和凯拉韦感情还是很好的。
  希尔是凯拉韦见过对炼金术最有天赋、最喜欢也最疼爱的学生。至于希尔外貌的一些小问题,贫民出生的凯拉韦倒从不介意。甚至那不太讨其他人喜欢的外表,一直都是两人之间调侃的小玩笑。
  不过这种如损友一样的相处模式,凯拉韦表示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好么。怎么想要个孝顺乖巧的徒弟就这么难,究竟是自己的教育方法哪里出了问题?
  相处四年,对于眼前这个整天自己乐呵的小老头,希尔也早就把他归为自己人。虽然性格跳脱了一点,但是能力高超的炼金术师确实是希尔来到这里后第一个认同的朋友。虽然凯拉韦一直一厢情愿的总以长辈自居就是了……
  果然凯拉韦一听希尔这么说,立马又暴躁了起来,连希尔的动作都没去注意。
  “小混蛋,你说什么?什么叫我被人嫌弃?想当年爱慕我的贵族小姐和高阶剑士都能从这里排到阿夫莱斯的大门外去!”
  “哦,是么?那怎么现在还是老光棍?”希尔随口的敷衍着跳脚的凯拉韦,把他从桌子前推开,终于弯腰从下面掏出几个藏起来的酒瓶。
  看到希尔眯着眼睛颠着酒瓶的样子,凯拉韦瞬间闭嘴安静下来,用眼角小心的瞄着希尔的脸色。
  不过凯拉韦此时的样子依旧没半点打动希尔·铁石心肠:“毕业试炼的分组在后天开始,分组完毕就随时可以离开学校了。这几天我要去准备出门的东西,没时间看着你。这两瓶蜜拉酒我先没收了,再喝下去小心你肚子大得走不动路。喝再多的减肥剂都没用。”
  说完希尔也不理凯拉韦,干脆的转身出门离去。
  看着希尔的黑色长发晃着弧度消失在门口,不管在体型还是体力上都早就压制不住希尔的凯拉韦,也只能悲愤的原地跳脚大骂:
  “希尔你这个不孝的——!”
  凯拉韦觉得自己对学生“温柔慈爱”的原则,早在遇到希尔的第一年就被他消耗殆尽了。为什么当年第一次看到时那么可爱的小孩,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肯定是当年收徒弟的方法不对!
  作者有话要说:  

☆、毕业试炼(一)

  一天后。
  毕业分组大厅内,希尔盯着手里的分组水晶上的小字,突然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微妙感。
  阿夫莱斯学院的毕业测试每年举行一次,是学院的传统测试项目。只要是阿夫莱斯的学生,不管几年级,只要能够获得导师的许可,都可以自由报名参加,通过测试即可毕业。
  毕业测试由学校随机分组。学生两人一组,在为期一个月的时间里,一同完成学校下达的指定任务。任务每一届都大同小异,除非有特殊情况,一般都是带回五颗三阶魔兽的魔核。
  毕业任务这样听起来似乎也没什么,但它却每年能阻止近三分之一的学生毕业,原因就在于坑爹的随机分组。
  所谓随机,简单来说,就是会有各种意想不到的组合出现。
  运气好的学生,可能两个攻击系学院的分为一组了,完成任务也不是太难。但是学院又不仅仅只有攻击系,辅助系分院同样很多。
  学院给出的任务虽然不算极其困难,但对于还没正式毕业的学生来说,也不算简单。
  一般情况下,两个攻击系职业学生分为一组,好好配合完成任务是最简单的。当然一个组能有一个攻击性职业,再配上一个辅助职业,算是合理搭配。
  但更多的时候,随机分组却会出现例如吟游诗人和吟游诗人,炼金术师与炼金术师,以及他们的交叉组合这种让人欲死无路的分配。
  吟游诗人和炼金术师等辅助职业能够干什么?弹安眠曲让魔兽睡觉还是用毒药悄悄毒死它们?就算他们能有这能力,但是还没到魔兽面前就以及被魔兽撕巴嚼碎吞了吧!
  面对从没停歇过的反对声,学校依旧淡定的坚持。
  学生一旦从学校毕业,以后独自冒险的日子,谁给安排所谓的合理职业分配?你们永远未知将来的敌人,也永远不知道未来谁才是你的队友。任何职业搭配任何情况下都能完成既定目标,那才能证明你们有资格踏入外面的世界。
  ——以上是学校官方给出的一贯回答。
  毕业测试随机分配在传统的分配大厅内举行。
  参加毕业测试的学生每人会被随机分发一个水晶,水晶上出现的名字就是一起完成毕业测试的战友了。大厅内的巨大水晶幕上也把会把一组组学员的名单公布出来。
  周围闹哄哄的乱成一片,大家都在拿着分组水晶对着学生胸口的名牌寻找自己的队友。欣喜的惊呼和凄厉的哀叫不断从大厅的四周传来。
  希尔站在大厅的一角,拿着自己的分组水晶倒是不急。他的队友比较特殊,就算在这种混乱的场面里,也能很快把他找出来。
  只是没想到会和他分到一组,这样的情况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希尔难得有些纠结了。
  “嘿!”
  希尔还在对着分组水晶发愣,肩膀突然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
  回过头,意料之中的金色身影站在自己面前,“安德里斯同学,很荣幸能和您分到一组。接下来的试炼多多指教咯。”
  来者弯起碧蓝的眸子,对着希尔笑得比窗外的阳光更加灿烂。
  希尔手中的白色水晶散发的淡淡的光晕,水晶上几行金色的小字也依然清晰可见:
  伊格尔?布雷辛顿,十七岁,剑士学院五年级。
  导师能力鉴定——四阶重剑士。
  面对伊格尔的热情,希尔依旧只是淡淡地点头,面无表情地道:“布雷辛顿阁下。”
  “哎,别这么叫我。既然我们都要一起合作完成毕业试炼了,以后可要相处一段时间了,老这么叫我多别扭。”伊格尔笑嘻嘻地指了指自己,“叫我伊格尔就好,或者……我也可以称呼你为希尔?”
  希尔毫不在意的点头。对于称呼这一类毫无价值的小事,他从不会花多余的心思去纠结。
  “嗯……那我们现在找个地方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试炼问题?”伊格尔一偏头,往门口的方向给希尔示意。
  希尔对这个建议倒是完全赞同,两人便立刻起身离开了依旧吵闹的分组大厅。顺便把一些不太和谐的窃窃私语,也抛在了原地。
  “呀!布雷辛顿阁下怎么跟他一起走了?”
  “他们不会被分到一组了吧?”
  “好像是啊,我刚才在分组名单上看到了。”
  “真的?布雷辛顿阁下真可怜,居然跟那个怪胎分到了一组……”
  “不对,他们好像都还不是六年级生吧?今年都已经要参加毕业试炼了?”
  ……
  “……所以,行程我们就定在明天出发吧。那接下来我们得想想,究竟去哪个方向找魔兽比较合适。你觉得迪波森林怎么样?”
  “迪波森林?你是说西凯帝国里最大的那个魔兽森林?那里倒是不错。”
  离开大厅后,伊格尔带着希尔七拐八拐的到了这个隐蔽的小树林。没了嘈杂的环境与他人的打扰,两人已经席地而坐讨论起了毕业试炼的细节问题。
  “那就这么定了。然后……我们需要带东西……”
  “路途要用的药物、炼金术物品就我来准备吧。”没等伊格尔说完,希尔就已经开口承应下一部分必备品。
  “嘿,能跟炼金术师一起旅行就是省心。”伊格尔自然也不跟希尔客气,向希尔晃了晃被他一直捏在指尖把玩的分组水晶,“还是凯拉韦老师鉴定的四阶炼金术师,我赚到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