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三十年一梦江湖 阴炽盛(上)

三十年一梦江湖 阴炽盛(上)

时间: 2014-10-24 02:12:53

终日煮酒醉长生
绿泥小灶醅酒红
闲来得语两三句
不教野马啸东风


这世间最倒霉的人估计也就是他了 堂堂魔教教主竟然沦落如斯 先不说时有时无的武功 就是这半小的身躯只怕也不能遂了他的意……

君闻看朱成碧乎 昨日种种犹言在耳 怎知一梦醒来竟是沧海桑田 须臾尽变 故人凋零 只余一身而无所归处……

一觉睡过三十年何其可笑……

倒霉

  海外有仙山,缥缈云海间,太阿盘做底,比翼玉生烟。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合虚,日月所出者也。 题记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呆在这里,我唯一知道的是我无法从这里离开,我的武功很厉害,至少很多人都说厉害,可那所谓的厉害的武功,却不能给此时的我半点帮助。
  我的头很痛,我知道那是饮酒过度的反应,我不明白为何一杯酒会让我睡的如此沉重,沉重到自己也无法醒来的程度,叹口气,早知道就不去碰那“长生”了。
  并非懊恼于自己的莽撞,只是不满于自己现在如此狼狈的状态,不过小小的一杯酒,竟然让我狼狈如斯,那酒仙当真该死非常。
  昏沉沉中我又再次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已经恢复了行动的能力,虽然四肢酸软,虽然内力凝滞,但至少我可以离开这个潮湿的洞穴了。
  洞外春暖花开,好不灿烂,适应了阳光的我却无心欣赏如此春色,犹记得饮酒时夏日炎炎,红荷万里连波,难道时间竟倒转了不成?
  事实告诉我,我可能已经从夏天睡到了春天——第二年的春天,我不知道自己竟然睡了这么长时间,看来下回不能如此任性了才是。
  当我蹒跚着脚步走下山后,我才知道我的想法还是过于保守了,至少我的震惊还远远不能达到老天所希望的程度,我不是睡了一年,我是整整睡过了三十年大好春秋,三十年是什么?三十年足以让一个婴儿长大,足以让挥霍风云的人物苍老死去,世间最不容情的就是时间,权势、地位在时间面前何其的苍白无力,而我恰好可以算是最好的证明。
  喝下长生的那一年我二十七岁,而醒来后的今天我却已经五十多岁了,世间的事有时候还真是难以琢磨的可笑,谁曾想着一觉竟然可以睡上三十年,让一个芳华正貌的青年一瞬间变成苍老衰败行将就木的老翁,我现在是真的有些后悔去碰那长生了,酒仙的酒果然不同寻常,只怪我当时不信,只以为自己神功盖世无所不能。
  瞧瞧身上的袍子,早就被时间侵蚀的不成样子,一路从山上下来,更是破烂不堪,就是乞丐也大概比我好些,此时虽说春光明媚,但到底还没到真正热的时候,我又内力凝滞无法运功,春风一扫还真有些寒意,可此时的我身无长物想要改善一下也是不可能的。
  我站在街道边上,细思自己的去处,茫茫人群来往匆匆,可我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找不到一处可去的地方,回教固然是好,但我现在身无长物,武功尽失又老成这样如何禁的起长途跋涉,就是想走也是需要盘缠的,难道还要沿路乞讨不成?
  以往出门在外尽皆有人料理,现下只剩下我自己还当真不知道因该何去何从了。
  腹中传来辘辘之声,我想我还是赶紧找些东西裹腹才是正经。
  “啪”就在我苦思生计的时候,一个铜板从天而降,转了两圈停在我面前,我抬头看去却是一行鲜衣驽马的少爷小姐,高骑马上,谈笑宴宴,悠然的从我面前走过。
  “那乞丐在看我们呢。”当先一红衣女子,扫了蹲在角落里的我一眼“妹妹你又大发善心了”这话却是红衣女子对着身侧的绿衣女子说的。
  不期然,刚才那枚铜钱应当是绿衣女子给的了。
  愣怔间,只见一个铜板又蹦到了面前,我也是这时才意识过来,自己真的被当成乞丐了,虽说是哭笑不得,但我现在腹中饥饿,什么有志者不食嗟来之食,在我看来全是屁话,拣了那两枚铜板,就要了四个馒头大啖起来,前二十七年我绝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挨饿的一天。
  解决了一个馒头之后,我猛然想起来我既然收了人家的钱理当要道谢的,抬起头,正看见那几人还没走远,追上两步,使劲咽下喉咙里的馒头,我弹弹衣服,回忆着大长老老态龙钟的样子咳了那么两下,冲着那帮人正礼谢道:“小老儿多谢小姐、相公们搭救”我虽生性随意,但到底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可我才说完就见那红衣女子咯咯的笑了起来,而那给了我铜钱的绿衣女子却是蹙紧了眉头一脸厌恶。
  “梨妹这不真让我说中了呢。”红衣女子娇笑倩兮,道是一副好模样。
  “姐姐”那绿衣女子嗔叫了一声,转眼看我的目光又利了一分。
  直把我瞧的莫名其妙,我本不是乞丐,也没想过当乞丐所以说出的话不伦不类也在所难免,可也不至于惹人厌恶吧?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是,但我毕竟已经是五十七岁的人了,怎么也不能与几个娃娃计较就是了。
  旁边的青年这时也回过头来看我,剑眉星目,长的颇为英武。这一行人男的俊女的俏,当真引人瞩目。
  可惜我现在年老体弱,取妻是不大可能了,不禁有些羡慕,也有些遗憾,毕竟对于自己睡了三十年的事实我还是不怎么坦然的。
  “ 为和要自称为小老儿?”那青年问道。
  “老夫已过天命之年,这小老儿三字为何说不得?”我先是一愣,随即反问道。
  我说的坦然,那青年却是眉头一皱,后年同行之人笑着开了手中折扇,冲着我眨眨眼“吴兄莫与一乞丐计较,想他也不过想多博些银子而已,我们还是快走吧,莫误了傅老庄主的寿辰才是。”
  “李兄说的是。”
  只见那青年走到我面前,伸手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塞入我手中,言道“这银子你拿去谋份生计,切不可再干骗人的勾当。”
  我恍然,原来被他们当成讹银子的了,怪不得被我拦住后就面色不佳呢,想是谁也不想被当成冤大头就是了。
  
  “表哥真是好心,竟然还给他银子,我看该好好教训他一顿才是看他还敢不敢骗人。”
  “你别说他那声音还真挺像的”
  “黎妹下回别再乱给银子了,小心他缠上你。”
  “对了李大哥你是怎么看出他的年纪的?要不是你先前说我们还真要被他骗了哩。”
  “也不难,那人虽然衣衫褴褛,满面灰尘,但手腕上的节突……”
  ……
  我看着那群人渐行渐远,颠了颠手上的银子,终究还是没随手仍了,我现在缺的就是银子,何必要与自己过不去,突然又想到什么,我抬起手来,握住腕部摸索骨骼,心里顿时一惊,我原只道自己已经老的不成样子,并没有注意到自身不协调之处,经刚才那些人一闹我倒想起来了,虽然睡了三十年身上难免浮肿脏污,但就形态骨骼来看我根本就没有五十多岁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是?
  难道这三十年对我来说真的就只是弹指一瞬吗?
  
  

作者有话要说:不说别的元旦快乐!!!


遇人

  既然已起怀疑我自然是要去确定的,我虽散漫却也不是当真什么也不在乎,就自己这皮囊来说,多少也是在乎的,三十年过为虚年要真把自己当成五十老翁还是有些难度,何况我虽不是什么天仙人物但到底也不是什么丑人自然也对毁容没有兴趣。
  揣了刚才得的银子我大步往城外走去,三十年前我虽来过此地,但因一时贪嘴误饮长生,也无甚机会细细观赏,此时三十年过起伏差落极大,我自然也是没有心情的,只记得当年来此路过一处活水犹为可人,位于城外想现在黄昏将入定无人打扰,遂逐步而去。
  山外荆棘遍地,小路羊肠,要是三十年前的我或许还能走出几步闲庭,可就现在的我来说——扯扯少掉的半幅袖子,苦笑一声,希望没有什么豺狼,否则我也只有学佛祖割肉了。
  好不容易来到水边,豺狼却是没有,不过——转身,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我现在内力凝滞,几乎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就是比那田里的壮汉也好自不如,比个书生也好不到哪里去,至于这等江湖事我还是有多远走多远的好,想着就打算绕过那一帮打的火热的人再去找一处水源。
  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注定我要淌下这一场浑水,想三十年前神算子说我将有大劫时我还笑他怪力乱神,现在看来难道都过了三十年我的劫数还没过去不成?
  被人架着脖子拖出草丛的我不禁开始细思起来,要当真如此的话也许我该再去找那神算子一趟,看有没有什么解救之道才是。
  “是个乞丐”黑衣人拖着我走到当先一紫衣人身边,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打完了,怪不得有功夫来理会我这个闲人。
  那紫衣人面色惨白,唇角隐有血迹想来受伤不轻,只不知道那个被他们围攻的青年现在如何。
  “右使是否——”另一个黑衣人出声询问,就他刚才扫我的那一眼来看,只怕是要宰了我了,我虽不怕死,但也是惜命的,立即靠口求饶。
  想着以前看到的,我立即滩在地上,装作饱受惊吓的样子,哆哆嗦嗦的喊了一声“大侠饶命。”只不知道我这幅样子要是被教中长老看到是否会直接气晕过去。
  不过想来他们多已长埋地下,就是晕也没什么机会了。
  果然那紫衣人见我这般懦弱模样,立即蹙起了眉头,若非现在命在旦夕,我只怕会上去调笑几句,那远山眉目端的似烟似水好看非常,只是生在一个男子身上倒有些阴柔了,可惜可惜。
  就在我暗道可惜的时候,紫衣人又有了动静,只见他在一人耳边低语几句,下一刻我就被人拎了起来丢入一个山洞,浑身骨骼就如散了一般,腹内火热,呕出一口血来。
  “少盟主好好享受,在下就不奉陪了。”只听那紫衣人大笑三声,进行远去。
  我松下一口气,命是保住了,正打算爬起身来,却被洞中突然传来的**声骇了一跳,眼睛渐渐适应了洞中黑暗,借着些微月光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卷缩在石壁边上,想来应该就是那什么离盟主了,看他样子想来被那紫衣人伤的不轻,就不知道刚才紫衣人所说的好好享受是什么意思了。
  我向来不自诩为善人,也不认为一善能与我多少好处,况我现在也是落难之中,怎有闲功夫管他人鸟事,想到这里我自然是打算拍拍屁股再去找我的水源,紫衣人既然已经离开,我也没必要再呆在这里了。
  忍着全身酸痛,我扶着石壁想要站起来,却不想下一刻就载到了地上,狼狈形态,哪还有当年半分潇洒风流的样子,只感叹命运弄人,造化无常。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功,阴阳为碳兮万物为铜,只不知道这炭火到底要烧我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
  想我生来便没受过什么苦楚,虽不能说天下好处都被我占了去,但到底也是娇生惯养被人捧在中心拱在天上,我生来便在高处,如今落难自然不比旁人感慨的少。
  离敖生知道自己中了圈套,现在他全身就好似有火在烧一般,越来越明显的症状更是证明了他的猜测,醉生欢,竟然是醉生欢,死命掐住手掌,鲜血渗出,却还是抑制不住口中的**,粗重喘息声击打着无尽的夜色,离敖生的意识越来越迷离。
  难道他竟然要死在这里不成?
  醉生欢,天下奇毒,不应该说是天下第一淫毒才对,若三个时辰内无人与之□便会化为剧毒至人死命,吾离敖生自嘲的笑笑,荒山野岭要他去哪里找个女子来?
  听到那边那人的声响,离敖生闭上眼睛,不,醉生欢还有一个解法,这也是那紫冥把那人扔进来的目的,苦笑一声,掩下眼中不甘仇恨,罢罢罢,即便死了他离敖生也不受那等侮辱。
  ……男子者以根入其穴可解,女子者以穴入其根可解,此外无有可解者……
  
  我趴在地上,等着疼痛过去,想是刚才我被扔进来时,已经被那黑衣人内力所伤,现在我内力凝滞不能自行调理,自然也只能任着它伤上加伤。
  说实话这伤不重不轻,但我要想在天亮之前离开这里是没有希望了,估计那紫衣人想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
  勉强翻个身,我侧头往那人看去,月色上来,那边的情况看的也越发清晰,英挺眉目,刀凿斧刻,长眉过鬓而入,凤眼角尾含春,红唇鲜艳,春潮满面,再加上这洞本来就没多大,喘息**便如响在耳边一般,霎时间我便被勾起了欲火。
  抿抿唇,没想到都五十多岁了还这么冲动,可怜我老人家的耐力啊!
  摇头加叹气,要是个姑娘我也不至于这么感慨,可偏偏那边叫的动人的是个大男人,没有七尺也有八尺,更别提那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似女子的身子了,还不如刚才那紫衣人来的强些。
  就在我开始颂念金刚经的时候那边偏偏又有了别的动静,我一瞧,顿时傻眼,两招子是移不开了,只见那人不知何时已经把自己衣服给扯了,你说扯就扯吧,还弄了这么大声响来引我看,你说他是安的什么心,人心不古,人心不古,我连连感慨。
  

作者有话要说:推文
《百无一用是书生》 君舞阴阳


媚毒

  那离敖生身中媚毒,全身欲火膨胀,最不耻的是后*穴之中竟然麻痒非常,恨不能伸出手去捅上它两三下。 洞中杂乱,碎石遍地离敖生衣衫半退,蹭在地上不一时便现了血丝,可便是遍地钉子此时怕也解不了他的毒。
  可还别说那身子配上那血丝还真是好看的不行,就是天渊阁最上等的胭脂怕也调不出这等颜色来,我忍不住大大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这洞中本来就没有什么其他声响,即便现在是混在那粗重的**里,怕也是听的清清楚楚的,我老脸一红,对着一个男人流口水怎么说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那吞咽口水的声音离傲生确实听到了或者说他想不听到都难,那声响便如一根尖刺刺入离傲生的心脏,偏偏他身上欲火却又因这猥琐的口水生更加炽热,后*穴可了劲的吞缩,感觉自己身上的变化,离傲生又羞又气,恨不能一掌把那流口水的人霹了,想他离敖生纵横江湖多年,挥天下而洒脱不居,如今此等侮辱简直比杀了他还不如,离敖生抬起右手,运起功力就朝胸口击下。
  我一惊,没想到自己吞口口水就把人吓的要自杀。
  眼见那一掌直直的就拍在了胸口上,下一刻那人就喷出口血来,这下怕是活不成了,可惜可惜。
  果然洞中霎时就没了声响,刚才的喘息**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我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寞,早知道就不让他死了,不过他虽然身中媚毒但一身武功犹在,我现在内力凝滞又有伤在身怕他要死我也是栏不住的。
  想到这里我不禁又打量起那人来,眼角春色犹在只是再也睁不开罢了,人命这东西当真是来的奇怪去的迷离。
  不过既然他已经死了,我也没有必要因为一个陌生人而悲伤,抖抖身上的破袍子,在那洞中睡了三十年一身锦袍早就没了颜色,再加上树枝的钩钩挂挂现在就是说它是堆布块我想也没人能够反驳,刚才在城里我怎么就没想起来买身袍子呢,摇头叹气,衣不蔽体加上更深露重我还真有些冷了,扫到那边那人,我心思一转,反正人已经死了,我便要了他的衣服来穿应该也没什么。
  心动不如行动,死人我向来不怕,不是因为杀的人多,说实话真的要我动手杀的人还真没几个,其他的因为我而死的人倒是不少但是我向来也没放在心上,鬼神之说纯粹无稽之谈我自然也不怕那人变成鬼来找我要衣服。
  挪动身躯移到那人面前,伸手就去扒他身上的衣服,顺手又拿了人家的钱袋,怀里摸摸似乎还有一块玉佩我也一并取出,手指碰触间,那肌肤竟然还是火烫的,要不是刚才亲眼见他一掌拍在自己的心脉上我还真看不出他已经死了,麦色的肌肤入手弹力十足,肌理隐隐包于其中,情*欲的红潮尚未褪下,加上这人又生了一幅好皮相,我当真还有些看的入迷了,不自觉的伸出手去,触摸那依旧滚烫的肌肤,手感虽不如女子温软却也是别具一格,看他刚才形态中的当是醉长生无疑,这么一来那紫衣人将我丢入山洞也不难理解了,醉长生的解法我知道相信这个人也知道,否则也不会在听了我的口水声后反映那么大的自杀了,我不禁叹口气,十年树树百年树人,他武功高强,内力浑厚何苦自寻短见,难道生命当真抵不过那不能吃不能用的尊严吗?这人还是太过傲气了,过刚则易折,现在这种死法不知是否比他想的要窝囊的多,就在我流连于手下触感的时候,却意外的听到一声**,下一刻我本以为已经死去的人竟然啪的睁开了一双凤眼,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诈尸?我不禁骇了一跳。
  “你干什么?”原来离傲生虽然使了全力,但因为中毒的关系根本就无法集中精力,那掌下去虽重,却还无法要了他的命,短暂的昏迷之后立即因为身体上的触感醒来。
  我一惊之下自然是先抽手,却不知道那人突然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我压在了身下,灼热的呼吸喷了耳畔,细碎的**萦绕耳中,我要是再无所动的话,估计也就是神仙了。
  我向来不禁止自己的**,那人又趴在我身上到处磨蹭,火点了一簇又一簇,既然是他主动招惹我的,我自然也不与他客气,何况他虽身为男子但却实在是合了我的脾胃,要了他我也不觉委屈,这一圈算下来怎么着吃亏的也不是我,我也就更是心安理得了。
  顺着那早就赤*裸出来的脊背就势而下,那手下滑嫩的肌肤让我唏嘘不已,耳边的**逐渐扩大,我知道他也是极舒服的,中了媚毒能够忍到现在,他也算是个人物。
  双手下滑揉捏那两团赘肉,别说他这臀又挺又翘手感绝佳直让我爱不释手。
  “不……啊……”离傲生忍不住**出声。
  手指不客气的欺入身上人的后*穴之中,立即被肠壁死死包裹,那收缩的力道凭地销魂蚀骨,我再放入一指,耳听着他喘息之声越来越大,身上欲火也不禁更加旺盛。
  离傲生不由自主的配合着我,将自己的后*穴完全敞开在我手上,一只手还不甘寂寞的抚摸着自己胸前两点,那魅人的姿态比之女子更为吸引,我不由自主的再次大吞口水,庆喜他没再次一掌拍在自己心脉上的同时,将自己早就坚硬的**尽根没入,那离傲生大吼一声,不由自主的扭摆起腰肢,**之声越来越大听的我都不好意思起来,好在这里是荒山野岭要是在个客栈里,怕是要被老板赶出去了。
  他叫的欢,我顶的舒爽,两人从这头滚到那头,直闹的天昏地暗,连什么时候天亮了都不知道,想我睡了整整三十年,昨天又折腾的够呛,现在早就没了力气,分*身也来不及拔出来,靠在那人身上就睡了过去,心里还想着,人老了就是禁不起折腾。
  

作者有话要说:推文
《花之幼兽》 孪生年糕 (>_


变小

  
  清晨的微光涂抹在最上层的枝叶上,潺潺的流水带着几片落叶静静的流淌,连沉闷的山洞似乎都被清洗了一遍,满满是春光,若不是地方不对,怕我现在也算是芙蓉帐暖了,往身边温暖的怀里蹭了蹭,我小小的打了个喷嚏,早春早春,早上还是有些凉的,何况我现在衣衫不整几乎等于全身裸体□,动动手指伸伸懒腰,总算是张开了达拉的眼皮。
  人老了连精神都不如以前了,我时时感叹着,试探的抬起头瞅瞅旁边睡的正香的人,瞬间想起这人昨晚上在我身上摇摆着腰肢大声**的样子,喉头一紧,口中一干,两弯鲜血就这么下了来,我伸手摸摸,赶紧就着袖子擦了毁尸灭迹,老脸这下是完全丢光了。
  就在我擦鼻血的时候,我意识到有什么事情不对,愣愣的看着自己抬起来的手,破烂的袖子明显比昨天大了一倍还多,扑扇扑扇一双小手直接就从袖子上的破缝里露了出来,我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良久之后无奈放下,哀叹一声,我怎么就把这茬给忘了?
  我所练内功名为九火,好处多的人人都想练,可偏偏有一个坏处只有练他的人才知道,也不知道我那某一代的祖先是怎么想的,摇头叹气,叹气摇头,我反复的折腾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难道年纪大了,连记忆也退化了?人果然是不能老啊!
  九火共分九层,每练成一层功力就会增加一倍,精妙非常,可是外人不知道的是,这九火每练一层就会烈火焚身一次,其灼热程度可比凤凰涅磐烈火重生,我家祖祖辈辈都是呆在寒潭里练成九火的,可偏偏我小时候怕水怕的可以,平常洗个藻都用干擦的,更何况是那冰冰凉又深不见底的大潭子,我父无法只得为我找来青龙果助我练功。
  那青龙果也是件难得的宝贝,即使是我父亲也废了好大手段才弄到手,传说那青龙果有返老还童、起死回生,我原还不信,只道它味属极寒正巧可以抵了九火的反噬,不想现在看来怕是真的了,动动缠在袍子下的小脚,我那叫一个哭笑不得,我这模样哪还有五十多岁的样子,说到这个了我复又想起自己还没来的及瞧自己睡了三十年后的长相,不过就现在这个身子来说,估计我也没看的必要了。
  我想之所以能够照着本来模样长大,没有半点异常之处,还是靠了九火的原因,九火的热和青龙果的寒相互抵消,所以我练成了九火也保证了年纪,此时我内力凝滞,九火封在体内无法运作,青龙果的药力便没了东西抑制,这也就是我为什么突然变小的原因了。
  想通前后我静下心来,试探着提气,只觉丹田一沉,下一刻就喷出一口血来,我擦掉唇边血迹,只感觉周身一轻,沉寂的九火终于有了动静,一喜之下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我也不以为意,这具身体睡的太久,内里腐血淤积,现在吐出来我反倒舒爽了许多。
  昨天那个黑衣人虽然伤了我但是也恰巧为我打开了一条缝隙,不过想要在短期间恢复内力怕是不可能的了。
  “咳咳”离敖生支起酸疼的身体,瞬间记忆涌入脑海,纵使是一向杀伐决断,为人处事极其沉稳的他也不禁深深蹙起了眉头,闭上眼,离敖生露出浓浓的悲哀之色,显的是那样的疲惫不堪。
  我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将那蹙起的褶皱抚平,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喜欢他蹙眉的样子,可下一刻“啪”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让对方睁开了眼睛,我尴尬的笑笑,那从我怀里掉在地上的物饰不是人家的钱袋还有什么?我原本以为他已经死了,谁知道他又活过来了——
  离敖生似乎到现在才看到我,样子明显一愣,就在我拣起钱袋翻找玉佩打算还给他的时候,离敖生突然一把钳住我的手腕,那惶惑的目光就像是见鬼了一样,脸色更是惨白,反道让我不好意思呼痛了。
  只见他嘴唇开开合合,过了大概三柱香的时间才颤颤巍巍的发出了声响“你、昨晚你在这里?”离敖生不敢确定的问,他不相信他竟然——
  他记得是有一个乞丐,但他不知道那个乞丐竟然是一个孩子,不,那个乞丐怎么可能是一个孩子?
  看他一副气息不稳,大受打击的样子,我不忍再刺激他,赶紧配合着点了头。还不忘把手里的钱袋玉佩放到他怀里,嗯或者放到他腿上,毕竟他现在□,我也找不到什么暗袋什么的。
  离敖生浑身一颤,脸色更加苍白,看了一眼我放到他腿上东西,咬住下唇,深吸一口气再次问道“昨晚只有你在这里?”声音嘶哑,看来昨晚嗓子用的确乎太多了。
  我再次点头,扯了衣服给他披上,话说我老人家的血不多,禁不起这隔三差五就一流的流法。
  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忍着上前抚摸那柔韧腰肢的冲动,尽量的平息自己过多的欲火,不过话说回来,就我现在这个年纪怕是想干什么也干不了吧,叹口气,表面上是九岁的孩童模样,实际有五十七岁的我,无论是哪个都不该有这些龌龊思想才对。
  忍不住又看了男人一眼,说实话,眼前这个男人,无论是从哪个角度都不是让人误以为是女人的那种人,充满力量的身体,硬梆梆的肌肉甚至是俊朗粗犷的五官还有隔了一宿窜出的微小胡渣都昭示着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一个绝对不可能把他当成是女人的男人。
  我不禁细思,难道我其实是喜欢男子的?虽说在我看来男女并无多大差别与忌讳,但是真正确认这一点还是小小的让我惊讶了一下,毕竟前五十多年我都没有发现。
  就在我认真的思考我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男人的时候,男人再次开口问我“你昨晚是否与我——同欢?”
  我一愣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直白的就问了出来,不过我的愣怔看在他眼里却变成了另一种意思。
  只见他勉强扯出一抹笑,拿手指了指我□的部位再指了指自己两腿间的小洞“进去了吗?”
  我傻呆呆的看着他,傻呆呆的点了头,傻呆呆的想自己是否真的老年痴呆了——
  


又见

  
  离傲生一把捏碎了手边的石头,面色苍白,神色愤恨,感觉到眼角火辣的温度,赶紧闭上眼睛压了下去,但是我还是看见了他眼角的那抹晶莹,堂堂一顶田立地的七尺男儿受此折辱怕是也不好受吧。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只能默默的看着他,希望他不要把嘴唇咬的那么紧,都出血了,我看了心疼,没错就是心疼,人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怕就是现在我这个样子了。
  “此仇不报,枉自为人。”离傲生咬碎一口银牙,豁然张开双目看向我,目光灼热的我险些以为他要拿我试刀。
  我咽口口水,紧张的看着他,就怕他一个想不开伸手把我拍死,以我现在的武功和身形来说,他要杀我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早知道就学些不依靠武功也能护身的东西了,可谁能想到武功天下无双的我会有武功全失,形同废人的一天呢。
  看着眼前面色苍白苦着一张脸的孩童,离傲生深深的叹了口气,将我抱在怀里轻轻的拍我的背,放缓了声音哄道“不怕不怕我送你回去可好?”
  我顿时乐颠颠的飘上了天,没想到他还是有些夫妻情份的,伸出小手体贴的给他揉了揉酸疼的腰,虽然被当成孩子我还是掩不住的高兴,自己这副样子被当成小孩是理所当然,他昨夜为药力所迷,神志不清认不得人也不怪他。
  此时我被他抱在怀里,汲着他的温度不禁又想起昨夜荒唐,老脸一红也没听清他到底又问了我什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