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天涯有明月 海之乐章(上)

天涯有明月 海之乐章(上)

时间: 2014-09-05 08:12:03

穿越是重生还是生命的延续?

在那没有亲人的陌生世界里,

他跌跌撞撞走得辛辛苦苦。

然而那人的温柔让他敞开心扉,

但付出真心换来的是不是永远的幸福?

海上生明月,天涯永相随……

这是个花花公子被小攻带到异世之后被吃掉的故事。

此文HE,超超超慢热,

另外虽然偶一直说是小虐,可看了亲们的留言才知道似乎虐过头了……

呃……所以此文超虐……亲们要有心理准备啊~~~=_=!!!


楔子(修改)

  昆仑山,阳光洒在蜿蜒的银色巨龙之上,闪着耀目的光。这样的艳阳,让本该冰冷刺骨的雪山平添了些许温暖。
  
  忽然,一个仙人飞到一处山头,那山头便像海市蜃楼般的晃动起来,之后那仙人便突兀的消失在了山头之后。
  
  如果此时有人跟着那仙人进入那座雪山,一定会惊得呆住!
  
  漫山遍野的昙花在冰冷的雪山上争相怒放,大片大片的白色花瓣如棉絮,如飞雪,诡异的开放在白日之下,令人惊叹!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竟能改变自然规律,让昙花在白天开放,且能持续如此长的时间?
  
  这地方名叫昙花坳,住着两位神仙。
  
  王勉走进昙花坳的山洞里,便见洛天雅在奋笔疾书。
  
  他悄悄走过去,从身后将洛天雅揽住,下巴放在他肩上:“还写回忆录呢?你可写了好几天了。”
  
  洛天雅回过头看他,温柔一笑:“没多久我们就要飞升了,写下来若是后人看到,就能知道我们的故事。”
  
  王勉宠溺的捏捏他的鼻子:“你啊,叫你写在玉盘上,你非要用纸。”
  
  洛天雅低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那一丝痛苦,轻声道:“玉盘会碎……”
  
  王勉见洛天雅如此神情心中一痛,将他搂紧:“好,你想怎样都好。”
  
  洛天雅抬起头,脸上一改先前的阴霾,笑得粲然:“我想好了,等写完我就把它刻在洞里,这样就永远都不会坏掉了。”
  
  王勉见他心情好起来,也笑着点点头:“嗯,到时我帮你刻。不过,你为了写这东西冷落了我,今天可得好好休息。”说着便去啄洛天雅的唇。
  
  洛天雅左躲右闪:“你就是这么让我休息的?别闹了,这些日子你可不能怠慢了,要准备飞升呢!”
  
  可王勉仍旧不放手,两人打打闹闹离开石桌滚到了玉床之上,剩下那本厚厚的回忆录。
  
  一阵微风吹过,卷起薄薄的纸张,回忆录翻到了第一页,前面写着几行小字:王勉,也许我会恨你破坏了我原本平静的生活,可如果没有你,我之后的生活也失去了意义。你可知道,我的生命是为了你而继续,你是我的爱人,我的一切!


灵魂穿越(修改)

  有人说,人的一生不管多漫长,前二十年总是人生的一半。这话真是不错,因为我的人生,就是在二十岁的时候被颠覆了。
  
  我出生的世界和平有序,而且科技发达,但科学发达了人就很懒,现在仔细地想记起前二十年的日子却很模糊,因为那时候有照相机、DV、电脑,真想写东西了还有博客……所以很遗憾的,前二十年日子过得虽然幸福,却没能留下什么。
  
  我是一个出生在幸福家庭的孩子,父母疼爱,年幼的弟弟对我这脑子比较灵光的哥哥也很尊敬。我们家族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公司旗下的汽车品牌享誉世界,而这一切,都将由我这个就读于名牌大学的家族未来骄子去继承。
  
  那时候真是无限风光,可想而知,一个年轻有为,帅气又多金的知名跨国企业继承人有多抢手,总有美女绞尽脑汁地对我投怀送抱。可惜,人太得意的时候,不幸就会随之而来。
  
  那一年暑假,我携现任女友和几个死党出海钓鱼。
  
  那天真是阳光明媚,风平浪静,我们把船开到人烟稀少的公海上。
  
  站在甲板,我一边吹着海风,一边盯着远远的浮漂。女友递给我一杯红酒,我轻抿一口,眼角看到浮漂似乎沉了一下。
  
  仰头将一杯红酒倒入腹中,我开始目不转睛的盯紧那浮漂,很快浮漂下沉幅度变大,我连忙执起钓竿猛拉鱼线轮。
  
  这家伙真有劲儿,一定是个大家伙,女友机灵的跑进船舱喊人帮忙。可这家伙力气也太大了,我双手握着渔线轮却怎么也绕不上来,酸痛的直哆嗦,最终鱼线轮脱手,鱼线越拉越长,终于拉到最长的时候,海底那家伙一个大力争动,我落水了!
  
  那时候,只觉四面八方的水流一起挤过来,冷不防让我灌了好几口海水,眼睛睁不开,耳边呼呼的声音夹杂着隐约的尖叫声。
  
  钓竿早就脱手,我拼命的踩水上游。可是……可是,奇怪了我游泳技术很好的呀,为什么拼命游却离海面越来越远呢?!
  
  不对!这不是游泳技术问题,而是有股大力将我向海底猛拉,我想我一定是碰上漩涡什么的了,那时候真的是很怕很怕……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开始上浮,最终浮出水面。可诡异的是浮出水面的我还在继续上浮,最终漂浮在半空看着下面一只游艇和一帮子人在那忙碌。
  
  我使劲冲他们喊,他们却根本听不见。
  
  终于喊累了,我才发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个人,那人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打量我。
  
  只见这人,怎么说呢,远看有点虚幻,不真实的感觉,近看应该很年轻,跟我年纪相仿,很清秀很好看的一个人,仔细看去却又根本看不清面目。
  
  那人穿了件不知什么质地的……长衫,没错是长衫,怪异的打扮,好像中国古装武侠大戏的男主角。
  
  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不好意思没想到这有人拍戏,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等我叫上朋友马上走……”
  
  那人嘴角有点抽搐……
  
  可是,会有人在海上吊钢丝吗……
  
  我慢慢慢慢地顺着看向那人脚下,然后慢慢慢慢地看向自己的脚下,原来,没有钢丝,什么都没有……
  
  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耳朵里嗡嗡作响,眼看就要一头栽下去。那人眼疾手快用条不知什么绳子缠住我腰,我想我那一瞬间真的差不多就是个白痴了。
  
  过了好一会儿,似乎那人在我耳边说了一大堆我全没听清楚,最后只听到一句:“你灵魂在肉身被毁前出窍,也算命大,不然也会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我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回应他这句话了。
  
  那人带着无奈的语气道:“你如今落得这个下场跟我也脱不了干系,我就帮你一帮。”
  
  没等我反应过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正抱着一棵树,嗯,准确的说应该是棵树的树枝。
  
  环顾四周,到处都是水汪汪的一片,我愣了一下才明白,这似乎是个发水灾的现场,远处可以看到露出水面的屋顶和几颗树。
  
  我做梦了吧!一定是做梦了!我闭上眼,睁开,还在树上,又闭上眼,再睁开,还是原地没动!我抬起胳膊,放嘴里咬了口,疼!不是梦!
  
  我想了半天,想起来之前钓鱼,然后落水,然后……看见个怪人,他说什么灵魂出窍,什么魂飞魄散,然后说要帮我……
  
  这么说……他这样就算是帮我?!
  
  我低头看了看泡在水里的大树,看了看四周的汪洋一片,心里咒骂起来,要帮我干嘛把我弄这来,还给我挂树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脑子开始飞速旋转,可是凭我这么高转速的大脑竟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我仔细看了看四周情形,不见那人的影子,水也不知有多深,心里开始纠结是要在树上多挂一阵,还是要下去涉水离开。只是想起之前落水的情形,心里开始犯怵,算了,还是在树上多呆一阵吧。
  
  这时一具泡发的尸体正从脚下漂过,惊得我险些一失手又掉进水里,更加抓紧了树枝,这回打定主意一定不能下水,太恶心了!
  
  忍不住又低头看了眼那具尸体,才发现这人打扮好怪异,穿着很简陋的古装衣服,好像个跑龙套的。再低头看我自己,可不是,虽然衣料质地很好,但显然也是奇怪的古装长衫。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周遭是水汪汪一片,我抬起头四处寻找活人的身影。可在树上呆了大半天,天渐渐黑了,也没见到一个活人!
  
  我心里又开始咒骂,这鬼地方竟没有救援人员来搜索幸存者?太没人道主义精神了!等我回去要给报纸电视台打电话曝光他们!
  
  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我已经又渴又饿又累,头昏眼花,只知道死死抱着树枝不放,昏沉沉睡了过去。
  
  大水是在第二天晚上才慢慢退下的,我从树上爬下来,漫无目的的朝前走。
  
  在树上趴了这么长时间,又没吃东西,也不敢喝水——泡过死人的水太恶心了。我两腿酸软,双手麻木得像不是自己的,一点点往前蹭,走了不知多长时间,终于体力不支一头栽倒地上。
  
  似乎睡了很长一觉,有人将我扶起灌了杯水进嘴里。
  
  总算找着点力气,费力地睁开眼睛。呵,一、二、三,三双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瞧。
  
  “总算醒了!”一个岁数较大的女人带着挺关切的口吻,似乎松了口气。她身边站着个漂亮女孩,也是一脸欣喜。
  
  呵呵,我真是好福气,一睁眼就让我看见美女。这女孩长得真是不赖,乌黑亮丽的头发,漂亮灵动的大眼睛,樱桃小口,俏皮的小鼻子。饶是我游戏花丛,阅美无数,也不得不赞叹这女孩绝对是受上天眷顾的类型。
  
  “是你们救了我?多谢!”冲美女努力露一个明媚而蛊惑的笑容,尽展我花花公子本色,成功地看见美女脸上染上了一层胭脂。
  
  不过,美女还是等一下再欣赏吧,我得先搞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先打量了一下四周,上帝!这是房子吗?墙壁全部都是泥土砌的,屋顶几根木头撑着草,这是名副其实的茅草屋啊,真是回归原始社会了!再看屋内陈设,我躺的这张床榻是这屋子里最复杂的一件家具,因为上面有幔帐,除此之外,屋内还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椅显然都是自己打的,连清漆都不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然后,然后就没了,什么叫家徒四壁,也就是这样了吧!
  
  再看这些人穿着,嗯,古色古香,整个一个群体古装大戏。这时,我就算是再白痴也知道自己不在原来那个时代了,虽然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我对中国历史没研究,从服饰看不出这是哪朝哪代,记得以前看过的好莱坞电影,那些人穿梭时空到过去或未来,见人第一句话就问:“请问现在的总统是谁?”但这里,显然应该没有总统吧……
  
  “公子不必道谢,”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扶着我的那人开口了,我这才注意到这是位很儒雅的中年男人,面目清俊,很自然的让人产生亲近之感,“我父女二人本就是行医至此,见公子晕倒路边,便将公子带到李大嫂这里。公子其实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多日未进水米,又兼疲累,有些脱力罢了。”
  
  说着将我放躺在床上盖好被子,转身跟李大嫂及漂亮女孩说了两句话,见那两人点点头出去了,才又转回来看我。
  
  不过……公子?这称呼要多别扭有多别扭,我连忙开口纠正:“那个,大叔,我叫洛天雅,您别公子公子的,太客气了!”
  
  “原来是洛公子!”
  
  “……”看来是个食古不化的人啊。
  
  “公子还是多歇歇,方才我已请李大嫂煮了稀饭,公子多日不曾进食,不宜食肉类,要慢慢调养才好!”
  
  听这位大叔说话,让我一阵无力,只好东一句西一句的闲扯,倒也知道了不少事情。
  
  原来这儿叫杜家村,离淮河不远。村子只有十几户人家,大多姓杜,这附近像这样的小村子很多。淮河洪水,这杜家村倒是没受波及。
  
  中年男人是个游方郎中,姓韩,名子苏,那漂亮女孩是他女儿,闺名香茹,今年十六岁。
  
  香茹从小丧母,跟着韩大夫四处行医,给他打下手,学了很多医药知识,也看了很多医书。所以这个韩香茹,应该不像我印象里那些大家闺秀或小家碧玉,有那么点现代女性的意味,让我免不了心生好奇。
  
  韩子苏父女两人知道淮河水患,怕有瘟疫发生,于是一路沿淮河而下给人治病。
  
  李大嫂是个寡妇,丈夫前些年在淮河帮工的时候莫名其妙被淹死了,村里人都传说他惹怒了龙王,收了他的命。李大嫂的儿子不相信,认为是船老大害死了父亲,只有十五岁的他小小年纪就自己跑出去想找船老大报仇,结果至今一直没回来。
  
  韩子苏父女俩捡到我的地方离这村子不远,这个小村子父女俩以前也常来,跟村人也都很熟识,因此他们就把我带到了这来,而李大嫂丈夫和儿子都不在了,家里比较宽敞,所以就把我安置在了她家。
  
  至于我是怎么被这父女俩捡到的,那真是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不过,像韩子苏这样的大夫,在这种医疗技术不发达的时代,不顾瘟疫威胁,救死扶伤,也确实很令人敬佩。
  
  所以我由衷的说:“大叔您真是个天使,上帝一定会保佑您的!”
  
  “……天使?呃,上帝又是何方神圣?”韩子苏有点呆愣。
  
  “……”
  
  “爹!公子的粥熬好了!”姑娘清脆的声音适时的在外面响起来。
  
  “香茹!把粥端进来吧!”韩子苏回过神,“洛公子,先吃点粥吧,我先告辞,你吃了东西好生睡一觉!”
  
  “大叔别客气,您去忙吧!”我笑着坐起身,美女韩香茹正端着粥碗进来,韩子苏交代了两句就出去了。
  
  我接过韩香茹递给过来的粥正准备吃,她却笑吟吟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托着下巴看着我。
  
  这样让人眼巴巴的瞅着吃东西,谁也不会觉得舒服,我对她笑笑:“刚才听大叔说小姐叫韩香茹?”
  
  “嗯,公子叫我香茹就可以!”这女孩倒是很大方,虽然还是不可避免的红了脸。
  
  “别公子公子的了,我叫洛天雅!”我冲她亲切的笑道。
  
  “洛大哥!”女孩反应还挺快。
  
  “嗯,那个,香茹,你不用管我,忙你自己的事去吧!”
  
  “不行,爹让我照顾你!洛大哥,粥要凉了,快吃吧!”看来这姑娘死心眼。
  
  “……”没办法,看就看吧。
  
  然后低头看我手里端的这碗粥……嗯,确实是有米的,就是这米太糙了点,还带着壳呢,而且还是陈米,不知道我是不是消化得了。不过,人家一片心意不能辜负了,就算捏着鼻子也得喝下去!
  
  香茹笑眯眯的看我把粥喝完,端着碗出去了,还把门关上让我继续休息。我也确实很累,于是躺回床上去会周公。
  
  我梦见自己又一次被卷进漩涡,身体剧烈的晃啊晃,我拼命挣扎,结果惊醒。
  
  原来不是做梦,确实有人在晃我!我迷迷糊糊睁开眼,黑暗中有个人影,就是他在晃我肩膀!
  
  “醒醒,别睡了!”那人轻声跟我说话,我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我记得住他的声音,他就是把我弄到这鬼地方的怪人!
  
  我一下子醒过神来,腾的坐起身,结果身上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差点又倒下,于是反射性的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衣服领子,那人没防备被我这么一拉,脸几乎贴到我脸上,可我还是看不清他长相,就只看见两只眼睛像星辰一样的闪啊闪。
  
  我就势咬牙切齿地对他说:“原来是你!你是什么人?!你怎么把我弄到这个鬼地方来的?啊?”
  
  “你别激动,先把手松开,这也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的!”他轻轻的一扒拉我的手,我立刻松手倒在床上。
  
  “你当然不急,我要回家!”真是受够了,这鬼地方,吃得不好,床板又硬,就算有美女,我也不愿意多呆!
  
  “回家?没办法!”那人语气倒是一派轻松。
  
  “你说什么?!什么叫没办法!你说清楚!”我急的又想去拉着他的衣领子。
  
  “我不是说了,你的肉身已死,我好不容易给你找了个身体,你不感谢我还这么不客气!”他挥开我的手。
  
  “什么?!肉身已死?”我撑起上身看他。
  
  “对,你肉身掉进那旋窝早就连根骨头都不剩了!”这人说话,怎么这么让人火大。
  
  我气得大叫起来:“你才连根骨头都不剩了呢!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你怎么还不明白,你现在的肉身是我帮你找的,不是原来那个了!”
  
  “胡说!”我根本不相信,太荒谬了!
  
  他也不理我,我知道他肯定在看我的笑话。可是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怀疑。这件事太恐怖了,我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你说的……是真的?”
  
  他还是不说话,似是默认。
  
  “呕——”我觉得一阵恶心。想到自己在别人的身体里,心里难受得想吐。
  
  “因此,你已经回不去了,你以为要把一个大活人送到你原来的时空很容易?我还没那个本事!我能带着你的魂魄跑回来已然是万幸了!而且你最好多休息,你现在这具肉身跟灵魂契合得还不好,那,这个给你。”说着他递给我一块绢帛,“你按这上面的方法修炼,慢慢就会好起来了。”
  
  “这么说我还得谢你了?!……慢着,修炼?”我一把抓过那块布看了看,上面一个□小人盘腿坐着,一条红线连起了小人身上好几处穴位,“这不会是什么武功秘籍之类的吧!我是不是能当大侠啊!”我心里有点雀跃,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吗,到了异世界就应该学会很多武功秘籍什么的!
  
  “这不是武功秘籍!这是很深奥的东西,你看看是否能看懂?”
  
  “……看不懂,”这密密麻麻的穴位看得我眼花缭乱,干脆放在一边,两眼发亮的看着他,“这很厉害吗?”
  
  “嗯,很厉害!”那人点点头,“可是你看不懂……”
  
  我又开始磨牙。
  
  “这样,你坐好!”他让我跟那小人一个姿势坐好,然后一只手放在我头顶。
  
  一股磅礴气息从头顶传来,气势汹汹向我四肢百骸冲去,我顿觉浑身上下的血管都像是快要爆裂了一样,又涨又疼,差点昏死过去。
  
  这股气息在我身体里这样横冲直撞的走了一圈,又从头顶处流出了体外,而后一股温热的气息又从头顶流进来,沿着周身运行了一圈,俨然是刚才那图上小人身上的红线线路。
  
  “好了,刚才第一遍,我已助你打通了经脉,第二遍是你需要记住的修炼方法,你按这方法自己冥想试试看。”他放下手,让我自己凭着记忆感觉着身体里有股气沿着刚才的路线运行,虽然路线都记住了,却什么气息也感觉不到。不过他说不要紧,只要我每天都这样练习就可以。
  
  见我基本熟记于心,他又把那块布收了起来:“好了我还有事,你先睡吧,我过段时间再来看你!”
  
  “慢着!你想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就跑?没那么容易!我好歹也是你给弄过来的,你最起码得负点责任吧!”我拽着他不让他走。
  
  “但我也无法安置于你,这样吧,”他说着,指尖一点点光往我身上一弹,我觉得脖子上有点刺痛,“有了这个符印,你到哪我都能找到你。还有,我叫王勉,若你有危险只要默念我的名字,我也会赶来,这样可好?”
  
  “等等!”我怕他又要走,死死的拽着他不放,“既然你说我用的是别人的身体,那这人是谁?他没什么仇家债主之类的吧!”
  
  “噗!”他似乎被我逗笑了,“你想的倒是不少!放心吧,此人是个傻子,天生少了两魂六魄。他本是个员外家的公子,虽是傻子但好在生了副好皮相,家人对他倒也不错。发洪水他家被淹,此人经这番折腾,剩下的一魂一魄也吓没了,所以你的魂魄才能宿在他身上!呵呵,你以为一个傻子怎么去结仇欠债?我为了给你找这么个合适的身体当真是费尽心力……”
  
  “得了!”我不耐的打断他继续表功,“我怎么也不会谢你的!”
  
  话虽这么说,手里却不像刚才攥得那么紧了。
  
  “那好,我先走了,你记得每天至少行功两个时辰,此外,行功之时莫要让人打搅,不得让人看见,等过段时间我再来看你!”说着,他竟然拍了拍我的脸,“这傻子生的很不错,你就好好享受生活吧!”说完也不等我反应,化为点点荧光消失了。
  
  我看着仍然握着的手,发了半天呆。


王村行医(修改)

  次日一早,我顶着两个黑眼圈走出躺了一天一夜的屋子,这是我第一次仔细的感受这个世界的气息——可惜是通过别人的鼻子,不过管他呢,现在这鼻子的主人是我!
  
  闭上眼,抬起头,清晨的朝阳洒在脸上,暖融融的却不炽热。空气很新鲜,湿漉漉的,有淡淡的雾。这里不像我原来的世界,空气中没有汽车尾气的味道,却夹杂着一种原始的,自然的清新香气。
  
  正值夏季,天亮得很早,村里人大都下地干活去了。
  
  四周看看,李大嫂家这小院子不大,有五六间茅草房,我住的那间坐西朝东,所以一大早就被刺眼的阳光晒醒。东面并排两间,北面并排三间,李大嫂想必是在北面的房间住,而韩氏父女俩应该就住东面了。
  
  站在门口,我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深深的吸了一口这异世界的新鲜空气,“咳咳……”看来身体不是自己的就是不太好用,吸口气都能呛到。
  
  “洛公子还需多多休息才是!”韩子苏背着手走过来。
  
  “没事,我已经好多了,多谢韩大叔!”我顺了顺气,抬起头冲韩子苏笑道。
  
  韩子苏点点头:“洛公子,我和香茹今日便要启程去下个村子,不知公子何方人士,欲去往何处?”
  
  “我?”这问题问得我一愣,来不及细想,只好随口说道:“我家人都被大水冲走了,只剩我一个,现在只能四海为家!”
  
  “原来如此!”韩子苏点点头,沉思了片刻,“洛公子如不嫌弃,可与我父女二人同行。”
  
  “那太好了,就麻烦大叔照顾了!”我心下欢喜,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世界,当然跟着救命恩人走比较好。只是我不能吃白食给人家添麻烦,想了想说道:“大叔行医治病,我也可以帮点小忙!对了,以后您就叫我天雅或小雅都行,我就叫您先生吧!”
  
  “如此甚好!”韩子苏微笑着点点头,“那你就收拾一下,用过早餐我们即刻上路。”
  
  “嗯!”我笑着回答,心想我有什么可收拾的呀。
  
  于是早饭之后,我跟着韩氏父女两人,告别了李大嫂,沿淮河向下一个村落进发。
  
  走出杜家村,算是我迈出了走进这个世界的第一步!
  
  淮河沿岸,洪水褪去之后一片萧条,满目凄惶,哀鸿遍野。
  
  坐在马车上,我这才旁敲侧击的问了问这个世界的情况。
  
  原来这世界并不在我的认知范围内,历史自唐朝开始就与我所知道的中国历史分道扬镳。唐朝在这个世界上存续了一千四百多年之久,竟然没有后来的五代十国和宋、元、明、清。
  
  难道又是个扑棱着翅膀的小蝴蝶把历史篡改了?唉,这几天受的刺激太大了,现在听见什么都不新奇了!
  
  而且据说当今皇帝昏庸无道,专宠一名叫晏姬的男宠,佞臣当道,迫害忠良,弄得国力日渐衰弱,各地天灾人祸连连,百姓怨声载道,甚至各藩镇都在蠢蠢欲动。
  
  “那不就又是一个妲己?只不过是个男的!不过这个皇帝也挺有意思,竟然是个gay!”我在那小声的自说自话。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