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古墓奇缘 梨花烟雨

古墓奇缘 梨花烟雨

时间: 2014-07-14 16:13:56


古墓奇缘---1
  
先说,这是一个轻松的故事,虽然也有鬼魂僵尸,但是一点也不惊悚,大家不用害怕的了。

  **********************

  “你们都给本帅听好了,两军对垒,讲究的是一鼓作气,速战速决,能够一刀砍下对方脑袋,绝不应该用两刀,这样既浪费时间,又太不仁慈,增加对方的痛苦,即使是对敌人,我们也应该发扬一下咱们舞云天朝军队的仁者之风……”方圆几百里的大校场上,高台上站着一个衣甲鲜明意气风发的少年,正在对台下黑压压如乌云过境的军队发表他的战斗宣言。

  底下已经有人在偷笑了,谁不知道就是这个天天标榜着仁义道德的堂堂礼王千岁,天下兵马大元帅,脱下军装就是不折不扣的纨!子弟一枚,仗着显赫的家世和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帅气面孔,也不知俘虏了多少京城女子的芳心,上至公候大臣家的名媛千金,下至寻常百姓家的小家碧玉,甚至连那些眼高於顶的**花魁,哪一个不把这位礼王千岁当作梦中**般的爱戴,甚至有女子说,宁做王府妾,不为帝王妃,由此就足可见这位礼王爷的魅力之大了。

  礼王爷,姓袁名野自子谦,是舞云皇朝天翼帝的第五子,他从小便聪明绝顶,文武全才,十四岁随大军出征,竟在主帅被人暗算阵亡的情况下独挑大梁,不但挽回败势,还长驱直入敌国数千里,直捣都城,令敌国皇帝亲自出来递上降表,答应岁岁纳贡称臣。袁野的名字也从此传遍天下。

  此後四年间,舞云皇朝在袁野的率领下,征伐无数,百战百胜,竟锻炼出一只拥有五十万大军的无敌铁骑,令周围邻国闻风丧胆,不但不敢冒犯,反而主动递上臣表,也因此舞云皇朝亦被称作天朝。

  如此显赫的战功,论理本该是太子的不二人选,然一则三皇子袁濯仁厚睿智,有治国之才,二则袁野为人放荡不羁,最不喜被拘束,他与袁濯虽为异母,可自小相处,感情深厚非常人可比,因此天翼帝方立袁濯为太子,袁野为礼王兼兵马大元帅,他非常自信舞云皇朝在这两个优秀儿子的带领下,会越来越强盛。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解散吧。”袁野看看天近午时,於是下令解散,待队伍潮水般散去後,他才除去身上的盔甲,一边对身边的副将离云道:”这批新兵还不错,等到在战场上历练几回,咱们的五十万铁骑又可以增加十万的新生力量,呵呵,十分的不错啊,哎呀,也不枉我站在这里说得嗓子都干了。”他斜睨了离云一眼:”恩,你说,今晚去哪儿好呢?似乎锦兰院咱们很久没有过去了,哎呀碧云儿恐怕不知有多想念我了呢,恩,我得去好好的安慰安慰她,不过似乎秋红院也很长时间没过去了,哎呀……”

  离云实在听不下去了,不得不打断他:”哦,王爷,你今天晚上……哦,哪里都去不成了,因为……因为宫里刚刚传下旨意,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召您入宫商议。”

  “啊?非常重要的事情?”袁野挑眉,该不会老爹知道自己今晚想干什麽,所以就编出个蹩脚的理由看住他吧?

  不过怀疑归怀疑,袁野目前还没有胆子去挑起父皇的怒火和母後的唠叨,因此到最後,他只能换了衣服,不甘不愿的来到皇宫。

  事实证明,天翼帝袁昌并不是因为知道了五儿子的计划而临时召来看住他,确实是有一件紧急的事情发生了。

  御书房内,天翼帝面色凝重的踱着步子,他的七个儿子三三两两的坐在房间里各个角落,默默传看着一封信件。

  半晌,信件回到天翼帝的手里,他抬起眼在七个儿子的身上掠了一圈:”现在,你们都明白到底是怎麽回事情了吧?”

  袁濯是最先点头的:”简单来说,父皇,就是咱们东大陆的圣山神使这一回将破解千年怨灵怨气的任务交给我们舞云皇室了是吗?所以我们必须派出一个皇子去化解那怨灵的怨气,否则在未来的十年里,东大陆将天灾**不断,是不是这样?”

  天翼帝点了点头:”没错,濯儿说得都对,可是这件事情,一直就是咱们东大陆的不解之谜,圣山神使每百年会向一个国家发出圣令,让那个国家派出皇子去东帝墓,想办法使墓中的至宝烟云扣能够二合为一,其实说起来,这并不是个很困难的任务,虽然墓中的机关和不可知的危险因素很多,但每个国家派出的,都是经过了严格训练的皇子,令人费解的是,每个皇子回来後,竟然都不是在半途折翼,而是到了烟云扣的面前却无法使其对合,而且每个皇子回来後,都会因为伤势落下或轻或重的残疾,但所谓的十年天灾**,又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真的是太奇怪了,圣山上的神使是从来不会有任何虚言的。”

  袁濯笑道:”父皇,这些迷都困扰东大陆一千多年了,岂是咱们在这里说几句就能解开的呢,咱们还是想想派谁过去为好吧。”他的语气里流露出深深的担忧,因为前车之鉴,凡去了东帝墓的皇子们,竟没一个能够全身而退,无不落下残疾,所以他也为此次被选中前往的兄弟的命运而担忧。

  古墓奇缘---2

  --------------------------------------------------------------------------------

  这个问题显然也难住了天翼帝,他在每个儿子的身上又看了一眼,实话说,哪个儿子都是他的心肝宝贝,可为了东大陆的祥和,这是必须做出的牺牲,派皇子去了,虽然没有完成任务,但天灾**并没发生,可一旦不派皇子前去,谁知道会发生什麽样可怕的灾难呢,何况他们是舞云天朝,更应为众国家的表率,所以这个皇子,是一定要派过去的。

  “老六,老七的年纪还太小,他们两个就除外吧。”天翼帝叹了口气,目光从袁濯身上掠过:”你是太子,不能有任何闪失,所以濯儿也除外。”他再看袁野一眼,这个是自己最锺爱的儿子,又是舞云皇朝军事上的最大支柱,论理,自己也该把他留下的,可这样一来,似乎自己就有偏颇之心,只怕其他三个儿子不服,但他又的确不想让袁野前去,最後只好犹豫着问道:”子谦啊,你的新军训练的如何了?能走的开吗?”

  出乎意料的,袁野竟然兴奋的站了起来,大声道:”走的开走的开,父皇你就放心吧,新军那里没什麽事情的,那个如果没有别的事,我现在就走了啊。”他说完就站起身来,大踏步的就要出去。

  别说天翼帝了,就连其他几个皇子都惊呆了,不知道这样一个倒霉任务,怎麽袁野竟然喜上眉梢的接下了。

  天翼帝暗道难道自己一直不了解五儿子,其实他是个冒险爱好者吗?忽见大儿子袁路站起来道:”父皇,五弟是咱们舞云皇朝不可或缺的栋梁之材,万万不能涉险,我知父皇所虑为何,您是怕我们觉得您不公平,然而父皇确是多虑了,为了舞云皇朝的千秋基业,儿臣愿意前往东帝墓。”接着二皇子和四皇子也都纷纷表态愿往。

  天翼帝大为感动,长叹一声道:”自古帝王家就是兄弟情薄,为了皇位兄弟甚至父子残杀的不知有多少,难得你们如此团结,有了你们这七兄弟,何愁我舞云皇朝的万年基业不成。”他又看了一眼面上有了些疑惑之色的袁野,断然道:”野儿既然自告奋勇,或许便是天降大任,何况你们兄弟几个当中,还以他的功夫最高,这去东帝墓的任务,就交给他吧。”

  他又来到袁野面前,沈声道:”子谦啊,此去东帝墓,不比你在战场上,有千军万马供你调遣,而且墓中机关凶险无数,你定要万事当心,父皇先送你去国师那里学一些应付之法,一年後的今日,你便可以出发前往东帝墓了,但愿烟云扣可以因你而二合为一,从此後各国安宁,再不用为这每百年一次的使命而担忧了。”

  袁野的眼睛已经直了,直到他老爹欣慰的离去,其他哥哥弟弟们围上来,他才略略有了一点清醒,二皇子袁风便责怪他道:”五弟啊,你实不该接下这样的任务,你可是我们舞云皇朝的战神,难道你不接,兄弟们还会怨你吗?不如咱们去和父皇说,还是我去好了。”

  袁野长叹一声:”算了二哥,这事儿是我自作自受,刚刚父皇後面说得话我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就想着今晚是去锦兰院还是去秋红院了,所以父皇一问起我能不能走的开,我就连忙答应下来,谁知道他是让我去东帝墓,不是勾栏院啊。”

  此话一出,几位成熟的皇子纷纷陷入暴走之中,那两个小皇子还天真的问他们的三哥:”锦兰院和秋红院是什麽地方,勾栏院又是哪里?”气的袁濯恨不得给这风流五弟一个巴掌,赶紧命奶妈们带走两位小皇子,他这才气道:”你啊你啊,这麽大的事情你也敢给我溜号,真是被气死了。”

  袁路和袁风袁摄起先还气的不行,但细想想,又觉得此时不是生气时候,该以大局为重,於是都要去和袁野调换,却见他一摆手正色道:”你们都不必说了,七个皇子里,武功最高的是我,历练最多的是我,如果咱们之中必须有一个人去冒这个险,也毫无疑问的应该是我,哥哥们若真心疼我,每天替我烧香拜佛就好了。”他忽然又露出一个痞痞的笑容:”何况这里最聪明的也是我,最适合跟国师学习那些应付墓中恶鬼机关的方法了,嘿嘿,或许要你们烧香拜佛求保佑的不应该是我,而是那墓里的僵尸呢。”

  “你这小子。”袁路和袁濯笑骂,接着又是满心的担忧,不过袁野随後就吹着口哨吊儿郎当的离去,这事情便成定局。而冥冥中,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

  古墓奇缘---3

  --------------------------------------------------------------------------------

  在圣使的摩顶祝福下孤身进入东帝墓,随着两扇墓门”啪”的一声闭合,袁野立刻感到几丝凉气包围了自己,周围的气氛一下子阴森起来,心里似乎也陡然间变得有些沈重。

  他明白考验开始了,必须要在复杂庞大如迷宫般的古墓中寻到主墓室,还要在据说同样庞大的不可思议的主墓室中寻到小小的两枚烟云扣,最後使它们合而为一,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你不可以带任何随从相助,否则困难度与危险度都会增长十倍甚至二十倍,这是圣使在他进入墓前告诉他的。

  毫无疑问,这是一项困难的任务,听说历时最长的皇子是经过了一年才出墓的,出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像是野人一样。

  袁野大大的呼出一口气,他虽然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年,然而三年的征战让他经历过太多,血腥死亡锻炼出他坚忍的性格意志,因此因为这座阴森古墓而笼上心头的那股压力在转眼间就消散於无形。

  适应了墓内的黑暗後,袁野果断的向第一个副墓室走过去,临来之前,他已经把东帝墓的地图牢牢记在心里,这也是每个进入的皇子必修的功课,否则别说寻找烟云扣了,有生之年能否走出东帝墓都是一个问题。

  在第一个副墓室中,是没有任何机关的,无形的考验虽然从进墓那刻便已经开始,然而有形的考验却是从第一个副墓室出去後才会出现。

  借着副墓室中明亮的长明烛光,袁野认真检查了自己的包袱,那里面带了足够他十天用的食物和饮水,如果节省一下,可以坚持一个月,最重要的是火种和火把,,因为一旦一个月後他还没有出墓,那麽他必须就地取材,在墓中寻找活物和淡水,听国师说淡水不成问题,当然,为什麽这样说他还不知道,但是如果用活物做粮食,那必须有一堆篝火将它烤熟才可以吃,何况墓室中虽然都燃着永不熄灭的长明烛,但总体来说,光线还是偏暗的,有了火把保险一些。

  最好笑的是对付僵尸的办法。袁野看着包袱中十几个黑驴蹄子,不知道该作何感想,僵尸们竟然好这口,真是让他意外,难道这东西十分美味吗?他决定等到出墓後,一定要让邀月楼的大师傅做一盘驴蹄子尝尝。

  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一切完好无损,接着就是向主墓室进发了。袁野信心大增踌躇满志,刚要迈步从副墓室的另一道门出去,便听到外面”咕咚”一声震天价响,接着是一声带着哭声的惨叫:”哎哟妈妈呀,可摔死我了。”

  袁野心中一惊,几步出了那道门,果然就见微弱的光线下,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坐着一个人形的东西,似乎正在那里揉着屁股,一边痛得直哼哼。

  第一个考验终於来了。袁野嘴角边泛起一抹冷笑:真是太没创意的家夥,每次都先让僵尸开道,记起在国师那里看到的各位闯墓皇子的记录,袁野深深为东帝的没创意而不齿:大概是这只僵尸在墓道上方趴着准备偷袭自己,结果时间太长。他趴不住了所以摔下来,唉,果然僵尸都是笨的要命的东西。
 
 袁野从包袱中拿出一个黑驴蹄子,一个箭步上去,准确的送往那僵尸嘴中,一边嘿嘿奸笑道:”老兄,你的食物来了,吃饱了给我回去继续躺着,少打扰小爷我办正经事。”话音落,那只黑驴蹄子也被他塞进了僵尸嘴中。


  出乎意料的是,驴蹄子塞到一半,就怎麽也塞不进去了,袁野忍不住骂道:”奶奶的,这只僵尸嘴长得怎麽这麽小,早知道有小嘴僵尸,该带上点小黑驴蹄子预备的……”他一边说一边使劲儿的把那驴蹄子望僵尸嘴里塞,而僵尸则拼命挣扎着,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袁野有些急了,心想这第一关自己就过不去,不成笑话了吗?想到这里,不由得性起,冷哼道:”给你好东西你不吃,非要我把你宰了。”一边说着,放开手上的黑驴蹄子,两只手就闪电般抓住僵尸的双臂,打算直接把这具不识时务的僵尸撕了算了。


  “你……你说谁是僵尸呢?你们家僵尸能这麽软啊?你这人怎麽说话的。”“僵尸”大吼,顿时把袁野给吓了一大跳,连忙松开手退後一步,只见面前坐着的人的确不像是僵尸,虽然他穿着怪异的衣服,又是一头短发,但那面色眉眼都鲜活无比,决不是死人或者僵尸能够拥有的。

  古墓奇缘---4

  --------------------------------------------------------------------------------
  “呸呸呸……呸呸……”百里江一边往外吐着唾沫,一边喃喃的咒骂:”干啥玩意儿啊,让我老爹老妈失踪也就算了,还在我身上试验了一把穿越,老天爷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儿拿我们一家逗着玩儿呢?”

  他拍着身上的尘土站起来,一手指向袁野:”还有你这人是怎麽回事儿?你们家僵尸能长成一副活人样儿啊,眼睛长在头顶上是吧?”他边说边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哇,不是吧,穿进古墓里来了吗?难道碰上了古代的盗墓贼?”他又回过头来打量袁野,像是打量一头怪物一样。


  从小到大,哪有人敢这麽对他说话,尤其是男人。竟敢对自己如此不敬,简直就是罪大恶极罪无可赦。

  “把你的手放下,我最讨厌人家用手指着我。”冷冷的语调,却让眼前的不速之客哈哈大笑起来:”原来电影里的台词出处在这里啊。”弯了的腰挺直,严肃正经的语气:”我最讨厌人家用枪指着我的头。”然後又是一阵爆笑。

  袁野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从天而降的家夥是疯子了,然而就算是疯子,敢对自己如此藐视,就不能放过他,最重要的是,如果自己心软,让这个人活下来,万一被那位东帝的怨灵误会他是自己的帮手,将古墓中的考验增加十倍二十倍难度,甚至一怒之下让自己死无全尸,那就太冤了。

  袁野的眼中涌现出强烈的杀机,风流儒雅和蔼可亲面具下的他本来就是被战争培养出来的冷酷心肠,何况眼前这个人不但藐视他,还很有可能成为他的後腿,那就更不能留下。

  随身佩戴的爱剑”秋泓”倏然出鞘,他向来谨慎,这个疯子不知道来路,还是不要大意为好。他正在考虑要不要给百里江留个全尸,便看见对方明显是愣了一下。


  “要杀我?”他问,然後摇头:”这个性子不好,太残忍,在我们那个时代,故意杀人是要判死刑的。”

  “你必须死。”袁野淡淡的道,若是一个美女,他可能还会怜香惜玉一番,甚至有可能携美同闯古墓,那样的话,就算死也值了,可眼前这个小眼睛单眼皮小嘴巴的男人,实在让他提不起任何兴趣,更别提心软了。

  “那好吧,如果咱们当中只能活一个。”对面的小眼睛男人似乎漫不经心的从他那怪异的衣服里掏出一个银色的东西,然後咧着嘴一笑,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相信我,如果咱们当中必须死一个,那绝对是你。”

  连牙齿都那麽小。这是袁野心中的第一个想法,然後他才醒悟:妈的,他的牙大牙小和我有什麽关系,就看他那小嘴,能长出一口大牙吗?他甩了甩头,甩去自己心中的无聊想法,然後冷笑道:”是吗?那你可以试一试,我先让你三招。”

  “别啊,一招你就死定了,还三招呢。”百里江继续笑:”这样吧,我向来讲究公平,不如我先让你看看我的功夫。”他颇为得意的扬扬手中银色武器:”那个我先声明,我的枪法不准,不过你这麽大个人站在那儿,打心脏咽喉什麽地方虽然不敢保证,但是乱射一通,我想还是可以让你重伤倒地的,当然了,你啥时候儿能死我可就不管了啊。”


  袁野自认为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自己是有的,但眼前这个怪人比自己还会气人,什麽叫重伤倒地,啥时候儿死就不管了。他暗暗下定决心,等他展示完什麽狗屁枪法,自己就随便出几剑在他身上刺些透明窟窿,他啥时候儿死自己也不管了。

  “砰”的一声响,拉回袁野的神智,他惊讶的看着副墓室内的那张桌子在瞬间就碎成木块堆在那儿。


  “靠,这什麽枪?”百里江也惊叫:”阿三那个笨蛋是不是付错货了,普通的勃朗宁哪有这麽大威力,哈哈哈,这回可算让我赚到一回了。”他得意的大笑。

  笑声嘎然而止,百里江的眼光慢慢向下,最後瞄到那距离他咽喉不到一寸的剑尖:”你……你啥意思?你不能不讲规矩,说好了我先演示一下的……”可恶,那些武侠小说原来都是骗人的,看这家夥冷漠残酷,以为他会讲点**道义,狗屁。
 
 “没什麽意思,兵不厌诈。”袁野自认为潇洒的摆头,然後微笑:”哦,忘了告诉你,我叫袁野,舞云皇朝的礼王爷兼兵马大元帅,武林上或者**中的那些规矩和我挨不上。”

  “百里江,单纯的考古人员。”百里江继续瞄着剑尖说话,失算啊失算,谁想到眼前一身高手风范的少年竟是不折不扣的战犯级人物,看他那冷冰冰的傲慢样儿,肯定不知侵略过多少国家了:”我……我就是不小心掉进这里来得,我对你没有任何威胁,你……你想拿这里的什麽东西,我……我都不会争的。”他努力表明自己的立场。

  古墓奇缘---5

  --------------------------------------------------------------------------------


  袁野为之气结:”和我争什麽?你认为我堂堂的礼王爷兼兵马大元帅来这里是干什麽的?”他大吼,风度全失,真是够倒霉,本来接下了这麽个和怨鬼打交道的任务就够让他郁闷了,而面前这个不知打哪儿来的混蛋男人竟然还拿一副”你是盗墓贼”的眼光来看自己。
 
 “那你堂堂的礼王爷兼兵马大元帅是来这儿干什麽的啊?”考古培养出的好奇心开始泛滥,而且这也是拖延战术的一种。

  袁野冷笑了一声:”你和我玩拖延是吗?你觉得我会上当?算了,我不和你一般计较,就给你个痛快,一剑送你上西天好了。”他又把剑尖往前送了半寸,然後就看到百里江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似的看着自己身後,那语调都添了一丝惊恐:”咱们……咱们是不是……应该……先……先联手……”

  “还和我玩这套。”袁野再笑:”你的把戏太过时了,想骗我回头,这招太陈旧……”一个”了”字还没有出口,他忽然觉得耳边吹过来一股凉飕飕阴森森的冷风,接着似乎有一只手攀上了他的肩膀,然後是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咯咯咯咯咯咯……”

  靠着多年在战场上锻炼出的过人反应,袁野在瞬间就抽会秋泓剑,看也不看便向身後刺去,紧接着身子一猫,箭一般窜了出去。

  不过他失望了,秋泓剑轻飘飘的,没有任何进入皮肉的感觉,耳边的笑声依然如影随形,现在他已经肯定肩上那是一只爪子,因为五指的力量非常明显。袁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情急之下对着百里江就大吼:”你杵在那儿干什麽?帮我看看那一剑到底刺没刺中它啊……”他衷心希望那种轻飘飘只是自己的错觉。

  “刺进去了。”百里江坚定的回答,袁野松了口气,既然如此就不用怕了,只要这个僵尸的血流尽了,自然就会从自己身上掉下去,临来之前,国师特意在秋泓剑上加上了符咒,因为东帝墓的僵尸都厉害无比,一旦黑驴蹄子不能够对付它,那麽刺它一剑,符咒可以让它的血流干,也就可以解除这威胁了。

  “不过好像没有用,那是只女鬼,你的剑从她前面穿到後面,似乎连一点血都没有溅出来。”百里江的声音又幽幽响起,让袁野差点开口骂娘。

  “你说话能不能一口气说完?”妈的原来是女鬼,秋泓剑对女鬼可就没有用了,气愤的同时,袁野也在疑惑:论理女鬼这种高级的东西不应该在一开始就出现啊,过去的十几个皇子里也只有三个在最後关头才遇见女鬼,怎麽自己就这麽好运,难道长得太出色不但能招女人,还能招女鬼吗?

  但他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他看见百里江悠闲的在那里倚墙而立,他立刻醒悟,自己能这麽走运的在一进墓就遇到女鬼,九成九是拜那个灾星所赐,伟大的东帝大人一定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同夥了,老天啊,难道他老人家就没看见自己差点把那家夥宰了吗?

 耳边的笑声再次响起,这笑声难听到就连神经坚韧如袁野都差点崩溃,感觉到肩上的鬼爪已经快要陷进皮肉中去了,他终於忍不住大吼道:”你这个扫把星还有心肠在那里看戏,还不赶紧把这个女鬼给我拉下去。”

  没有人回答,百里江依然在那悠闲的倚墙而立。袁野几乎要气疯了,恨恨的盯着百里江:”你耳朵聋了吗?妈的我能现在就遇上女鬼,是谁害的?你还有脸在那里站着。”

  “哦,你是叫我吗?抱歉,我以为你在叫名字是扫把星的随从呢。”百里江惊讶的瞪大眼睛,不过却没有去帮手的意思:”对不起,我的名字是百里江,不是扫把星,你要弄清楚这一点。还有啊,我看这女鬼对你似乎挺满意的,既然人家看上了你,我又何苦去破坏这段惊天地泣鬼神的人鬼情未了呢,你说是不是?”

  “信不信我在被女鬼掐死之前就能宰了你?”袁野咬牙切齿的一个字一个字往外挤,哼哼,他想看着自己死,那自己说什麽也要拖着他陪葬。


  “我信啊,关键是就算我帮你把女鬼拉下来,你不还是要宰了我吗?与其让我死在你的手里,还不如让咱们俩在女鬼妹子的帮助下同归於尽呢。”百里江摊手,表情极其遗憾而又认真。

  “你……”自己之前的猜测完全错误,这人绝不是疯子,不但不是疯子,而且精明的要命。袁野瞪了他半天,女鬼第四次笑声的响起终於让他全面妥协:”好了好了,我发誓,你帮我把女鬼拽下来後,我绝不会杀你,不但如此,我还会负责带着你走出这古墓,只要咱们俩运气好的话,这样总行了吧?”

  古墓奇缘---6

  --------------------------------------------------------------------------------

  “你说过你从不讲**上和武林中的规矩。”百里江拿袁野之前的话堵他。

  袁野就差没吐血了:”拜托大哥,我虽然不讲**规矩,可我身为堂堂礼王爷,也算金口玉牙一诺千金,答应了你的事就绝不会反悔的。”

  能够让他连市井之语大哥之类的话都说出口,可见他实在是再受不了女鬼的刺激了。

  “那麽我姑且相信你一次好了。”百里江点头,其实他根本就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越帅的男人通常都是越坏的,当然了,自己是例外。

  百里江一向喜欢形容自己帅,倒不是因为他自恋,而是见过他的人都喜欢用纤瘦秀丽等明显是形容女人的词来形容他,这令他觉得很不爽。


  什麽嘛,明明就是大男人一个,虽然瘦点,但也算挺拔吧,五官不就是精致些又小了些吗?为什麽就能和秀丽挂上边儿,反正都是形容外貌出众的,不如就说自己挺拔帅气好了。

  当然,这是百里江一厢情愿的想法,并没有被他现代的那些队友们所接受。


  现在他之所以答应帮帮袁野,也是因为他有足够的自信自保,不论如何,那把威力强大的手枪打死一个企图反悔的袁野还是绰绰有余的,吃一堑长一智,这一回他绝不会再上当了,

  就因为这样的自信,所以百里江才厚道的上前救人,何况他也想了,这可是古代的古墓,到底都有些什麽东西自己并不了解,有一个人陪着自己总比在这里瞎摸好。

  身为考古队员,其实盗墓者会的那些手段他们也都了解,只不过因为目的不同,考古队员的名声可比盗墓贼好的太多。


  但地底下的先人以及粽子们是不会因为他们的名声好就任由他们拿走自己的尸身和陪葬品的,所以事实上,真正磨炼过的考古队员们手里都有些真功夫。

  百里江当然属於有真功夫的这种人,他来到袁野的身後,从怀里掏出一个泛着殷红色泽的小包,扬手就往女鬼的身上撒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