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花开,一荼靡 远遥

花开,一荼靡 远遥

时间: 2014-05-01 18:08:50

**,对他来说,单纯到仅具有陪睡意义的名词,毫无任何特殊意义,

但为什么他的离开,会让他觉的没有了他,世界都开始颠倒了呢?


☆、楔子

我,决定分手!
这是凌云在自家书桌上看到的一句话,落款日期是三天前,留言人是自己的**——念非。
做了他三年的**的人。
**,对他来说,单纯到仅具有陪睡意义的名词,生气了买个东西随便哄哄就得了,但相比与其他的**,念非乖巧听话,不会随便跟他开口提要求,看似个什么都不求的人,所以这也是他留着念非到现在的原因。
“喂?”
“是我。”
“……哦。”
“你要分手?”
“……恩。”
“给我个理由。”
“……我——想要一种全新的生活。”
电话两端仿佛是无尽的沉默,良久——
“好的,我会请律师联络你。”
啪!电话挂断。
念非握着话筒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他缓缓挂上电话,望着窗外飘落的雨丝,涩涩抿起一丝笑容。
就这样,结束了。
三年的付出,一通电话,一纸协议,他念非,和凌云再无瓜葛。

☆、第一章 咖啡不对味

“叮铃铃……”桌角的闹钟在六点四十五分准时响起,念非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在发呆三秒钟后,他伸手按掉铃声,迷迷糊糊的下床,拖着拖鞋直接拐进厨房。
一如往常从冰箱拿出食材,火腿要切薄一点,煎七分熟,少油少盐,蛋要不老不嫩,刚刚沁黄,咖啡要超级提神型的,但他总是会在里面偷偷加一点点薄荷,不知道他尝出来过没有……想到这,念非顿住了动作,转身,怔怔走出厨房返回卧室,愣了一分钟,缓缓咬住嘴唇,无声滑坐在床角。
他怎么忘了,从昨天开始,他就已经不在是凌云的**了。
云霄大厦三十八楼,一间大到足以容纳一百人的会议室了里,偌大的会议桌两边分裂数十位高层管理人,可却没一个敢轻易出声,因为就连坐的最远的记录小姐也看得很清楚总裁脸上乌云密布。
凌云冷冷的环视一周,最终目光落在面前乌亮的桌面上,眉心一紧,开口道:“怎么没人说话?舌头都被猫咬掉了吗?周科长——”目光一转,被点名的人立刻寒毛竖立,汗流浃背。
“会计科是人手不够还是有别的问题?这一季的报表不是应该在两天前就该出现在我的办公室的吗?为什么到现在我连张纸片都没见到?”
“呃——报告总裁,因为政府这个月起推行新的核算方法,所以适应新程序也要耽搁几天,这件事我已经向您呈报过了,难道您……”凌云眉头一挑,一旁的秘书立刻附耳道:“总裁,周科长的报告我夹在昨天早上的文件夹送进办公室的。”
昨天早上……他的目光霍地沉了几分,随即呼出一口气。
“散会。”
“呼……”待总裁一离开会议室,所有人都长吁一口气,又交头接耳起来。
“总裁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大问题?”
“别胡说……”
回到办公室,凌云把自己抛进偌大的皮椅里,盯着落地窗外的天幕久久,看不出他在想什么,直到秘书敲门进来。
“总裁,这是周科长说的那份报告。”
秘书尽职的从桌上的文件夹里翻出那份被遗忘的报告放在桌上,看到桌角动也没有动的早餐,那是她早上专门从楼下西餐厅替他买的。,可显然对于外卖他并不敢兴趣。
当然,比起以前……“放那好了,你先出去。”
头也不回,凌云对那份迟到的报告一点兴趣也没有。
“是。”
秘书点头转身,可没走两步却被叫住。
“梁秘书——”梁微微回头,惊讶的看到总裁脸上竟然浮现一些挣扎。
“我——”凌云想说,可只吐出一个“我”字就再也说不出口,僵持了半天,他摇摇头。
“没什么,只是想说员工餐厅换厨师了吗?今天的早餐看起来差很多,咖啡的口味也怪怪的。”
“咦?”梁微微顿时紧张起来。
“没有吗?”盯着桌角那份看起来相当油腻的三明治,以及那杯让他喝下第一口就绝对不想再喝第二口的咖啡,凌云的眉头微微皱起。
“哦——或许是原先的厨师今天有事,明天我会提醒他们的。”
她急中生智撒了个谎,可心里却忍不住发毛。老天!早知道总裁观察得这么入微,当初打死她也不敢答应念非偷梁换柱,这下可好,她要到哪里去找人做今天之前的特别早餐啊!没有看到秘书脸上一惊一乍,凌云挥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他只是想找个人问一句,他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从早上起来,就没有一件事是顺心的?他穿了颜色完全不搭的辰砂,找不到袜子,打不好领带,责问佣人反被佣人顶嘴,说谁要他赶走少爷。
赶走?念非是他赶走的吗?半个月他忙得压根都快忘记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了!看得桌角的咖啡,他更是嫌恶的推开,现在连一向对味的咖啡都觉的少了什么。
而走出办公室的梁微微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拧起眉头,斟酌了好久,最终决定还是打个电话。
“叮铃铃……”电话声打算念非的发呆,他懒懒接起,一如往常。
“喂?”
“在干什么?发呆还是睡觉?”电话那边传来了好友的揶揄,他涩涩一笑,“发呆。”
梁微微莞尔,“就知道!哎……你们这又是何苦呢?”
“咦?”念非不明所以。
“一个发呆,一个阴沉易怒,如果没有分开,你现在肯定不是在煮咖啡就是在送咖啡的路上,而总裁大人也不会为了咖啡的口味而向我这个小小的秘书抱怨。”
念非微微一愣,随即迟疑的问:“他喝出来了?你——告诉他了?”
“喝不喝的出来,知不知道是你亲手煮的,现在讨论这些有用吗?别忘了,昨天早上你们才在关系切结书上双双签字!”梁微微忍不住挖苦好友,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明明爱的入骨,却又做出这种让人扼腕的决定。
微微抿紧嘴角,念非垂下眼,却遮不住眼睛里的落寞,半晌才轻声开口,“你说的对,我不该关心他。”
“别别别!千万别这么狠心!事实上我打这通电话,就是来请大少爷你再关心关心他,就当是乐善好施好了。”
被他耍宝的语气逗笑,念非笑骂,“你在说什么啊!”他是高高在上,不知道被多少人羡慕的人,怎么会需要乐善好施?她的,就更不必了,三年的付出以失败告终,而他却连一句挽留都没有,这不是最好的的证明吗?
“我是说咖啡!拜托,大少爷,你别说不干就不干,他喝了你三年特调咖啡,口味都习惯了,现在突然要我到哪里去找相同口味的啊?我可不想总裁每天早晨看着咖啡皱眉,追着我问餐厅的厨师是不是嗝屁之类的问题!”梁微微故意说的夸张,只希望念非别拒绝。
轻轻咬住嘴唇,念非拧起了眉心挣扎了足足一秒钟,微微叹了口气。

☆、第二章 同学会意外

“火腿要切薄一点,煎七分熟,少油少盐,蛋刚刚沁黄就好,咖啡要巴西山多斯,在你们公司对面的咖啡店就有的卖,我会把电话给你,记得在煮的时候加一小片薄荷就好了。‘
“等等念非——”
“微微。”他打断好友的话,轻轻道:“我努力了三年,如果不是彻底死心,不会提出分手的,三年,够了,我想我该有自己的生活。”
放下电话,念非整个人有片刻的怔愣,直到脚边有骚动,他才回神,笑着蹲下身,抱起昨天从街角因为一瓶牛奶一里跟他回来的小猫,不由得再度陷入沉思。
他——也不习惯吗?和他一样?小猫欲舔他的鼻尖,他笑着躲开,随即起身走进卧室,床边几本书和相簿是他简单带走的行李之一。
没想到他会那么干脆的答应分手,不过——翻开相簿,望着三年生活唯一的写照,照片上的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表情严肃,而靠在他身旁的自己身着同色系的服装,居然也笑得那么甜蜜,他苦涩的抿起唇。
当年在校园里,他的一次演讲,让他对他一见钟情,所以当他提出**的要求之后,以为终会得到他的青睐,毕竟当年是他主动跟他提起这事的。
三年来,他从连开水都不会烧的人,到练就一手让人垂涎的好厨艺,从看到社交宴会就头痛,到每星期心甘情愿陪他母亲去沙龙听那些阔太太八卦,为了他,他几乎完全改变了自己。
可结局,却不是他所期望的,他知道,他不会爱他的。
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单纯的名词代表,除此之外不具任何意义。
对于凌云来说,云霄企业才是最重要的吧。
而他,或许只能算是他生命中一个小小的过客,用不了几天,他就会恢复到一如往昔的忙碌中。
东区一家酒吧里,时下最IN的迷幻音乐震耳欲聋,昏暗的灯光下人潮涌动,转角的包厢里,念非轻轻皱着眉,盯着面前不断被注满的酒杯,胃里刚下肚的酒精叫嚣着刺激他迟缓的神经。
“来来来!刚才那一杯是庆祝我们好朋友在重聚,念非拿杯子,也庆祝念非的新生!今天我们也喝个不醉不归!”酒杯被递到他面前,念非难以推辞的接过,他不能说当年毕业酒席上喝的是水,惟有皱着眉头一口灌下。
今天是大学同学聚会,当年大学毕业就出了国,这么多年和大家也都少有联络,没想到昨天居然接到大学室友的电话,无法推脱,只好出席。
当年他和凌云的事情虽然没有公开,但相互熟悉的人却是一个都没少知道,可室友这大嘴巴,一见面居然就告诉所有人他重新恢复单身的消息。
“你看,我们这帮同学里,你是最早有家室的,一晃眼又单身了,还记得当年我们睡上下铺的时候,每天就会抱着小说又哭又笑,看到劈腿的情节还会说上两句,我当时就想,以后你老婆如果劈腿了可惨咯!”“哈哈……可惜,我们念非却是栽在了一个男人手里!”一群人大笑起来。
“那么念非,你的他是不是因为劈腿被你踢飞的啊!”酒过三巡,大家说话都失了分寸。
不知是酒精还是什么烧的他冒火,念非抿抿嘴角,端起桌上的酒杯重重一放。
“不是说要庆祝我新生吗?你们这样总是翻我旧帐到底是什么意思?”
“哦——小念非生气咯!”
“唉!我会学不乖和你们一般见识才怪!从现在起你们闭嘴、酒我自己会喝,今天不醉不归!”说罢仰头灌下金黄色的液体,立刻引来同伴的尖叫欢呼,火辣辣的酒精立刻灼热全身每一个细胞,念非豪气的擦去嘴角的酒渍,放眼包厢外霓红闪烁、人生鼎沸的盛况,一种想释放的冲动让他使劲甩甩头,转头对一旁的同伴说道:“走!我们跳舞去!”
凌云早就注意到包厢外舞池中那抹恣意舞动的身影,起初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他斯文安静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前**,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又怎么会在舞池里扭动身体招蜂引蝶?可再仔细一看,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皱起眉心,微微敛眼,凌乱的灯光下,他细致腰身更是挑逗着舞池里所有的男女。
他难道没发现自己已经被层层包围了吗?发觉到总裁的脸色不对,脸微微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由得吃惊的张大嘴巴。
“这——”那不是念非吗?他、他怎么会在这里?梁微微吓的不轻,再看一眼上司阴沉无比的脸色,顿时起身冲向舞池里的人。
“念非!”
“咦?微微?”念非被一把拉住转身,看到来人居然是梁微微,惊讶的大叫。
“你怎么也在这?刚好,我来介绍,小丽,我大学同学;微微,我的好朋友。哦,对了,她还是我男朋友的首席秘书,哦错了,应该是前男友才对。”
“你喝酒了?”这翻颠三倒四的介绍方式和一口酒气让梁微微惊讶不已,她紧张的拉住念非道:“你嘴了,我送你回去。”
“NONONO,我没醉!”虽然音乐声震动的他头疼,念非却觉的全身细胞都在跳跃,他挥开好友的手笑着说:“我没醉,我只喝了这么一点点哦!不信你去问小丽,不过刚好,你来了,我们再去喝啊!”说罢就要拉人冲向包厢,脚下却一绊,整个人就这样斜斜向前倒去。
“念非!”童小丽和梁微微的尖叫才出口,就见念非倒入一个宽阔的昂。
“吓!总裁……”梁微微头疼的不知道如何应付眼前这一幕,尤其上司的脸色黑得吓人。
“咦?你是——凌云?”被一双大掌扶着才站稳的念非,抬起头就对上一双利眼,眼前恍惚的幻影分成两三个,,他街着酒意咧嘴笑,“原来你也会来这里啊?我还以为一只喜欢待在冷冰冰的办公室里呢!”凌云皱紧眉头,他脱口而出的酒气让他更火大,他盯着念非的醉眼说:“这句话应该我来问才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我……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呢?”念非笑着摇头晃脑。“我分手了啊!你不知道吗?我恢复自由了,为什么还要守着啊?”说最后一句话时他已经歪了脑袋跌进他怀里,显然醉得不轻。
握住他细致肩头的手不由得发紧,凌云看向一旁呆立的两个女人,后这立刻有了反映。
“嗨……你好!我、我是念非的大学同学……哦,抱歉!”童小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只差没咬掉自己的舌头,摇摇头,她干脆坦白,“今天大学同学聚会,我硬拉着念非来的,但没想到他会喝醉。”
凌云眉心紧皱,弯腰抱起怀中醉到不省人事的男人,转身走出舞池。

☆、第三章 再遇前**(上)

梁微微立刻跟出了酒吧,手脚利落的帮忙打来车门,看上司几乎很不客气的将好友塞进车里,她小心翼翼的道:“王总他们还在里面,不如我送——”
“你进去吧,稍后招待他们去按摩,所有花费记在我帐上。”
“是。”
望一眼车厢里昏昏沉沉,不住呓语的醉男人,梁微微压下担心,关好车门。
目送车子离开,她无奈的叹息,“念非啊念非,不是我不帮你……”
凌云抱着念非回到家,将人直接扔在床上,看着他在偌大的床上翻身继续睡,他扯落领带,无力呼出一口气,皱眉转身走出卧室。
再返回时,身上已经换了干净的休闲装,端着一杯子温水靠近床边,看着眉头紧皱,表情痛苦不堪的男人,凌云无声叹了一口气,弯腰俯身揽起他的肩膀,轻拍他红通通的脸蛋。
“起来,喝点水会舒服点。”
迷糊中听见有人在唤他,念非睁开发涩的眼睛,眼前的人居然有三个影子,可是每一个都像他前男友,他吃吃笑开,伸手。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醒了,可却只是傻傻笑着探手过来,凌云没好气的避开他的手,确定他醉的不清,沉声质问,“这就是你想要的新生活?”
“……这是梦吗?”念非答非所问,眼前有很多个凌云,伸手却总是摸不到,于是他确定这是梦,他居然在梦里遇到了他,想到这,他不由得再度吃吃笑开。
皱眉看着他孩子气的表情和举动,如果这就是他所谓的新生活,他一定不会答应。
“为什么喝酒?”记忆里他从不喝酒,即使是他在的毕业晚宴上,喝的也是被掉包的矿泉水。
“为什么你要工作?哈……答不出来是吧?所以我也答不出来。”
神志不清的念非说起话来颠三倒四。
“为什么喝酒?为什么头痛?为什么我下定决心离开你,你竟然又到我梦里来?你能告诉我吗?”他抬起头,一双被水雾洗得亮晶晶的眼睛顿时对上他的,凌云心口一窒,仿佛被什么扎了一下。
脑海里浮现之前他在他怀里呢喃的话,他居然说自己在单守着?他知道自己工作忙,很多时候忽略了他,可没想到他这么介意,更何况……他的**不只是他一个不是吗?
想到这,凌云叹了口气,柔声道;“算了,不早了,睡吧。”
如今一纸分手协议将他们之间的关系撇清,再说这些,又有何用?将手上的水杯放在一旁准备起身,却发现衣角被什么拉住,他低头,一双白皙的手紧紧握着他的衬衫的一角,挑眉看过去,他的一上大眼睛晶莹闪烁,楚楚可怜。
“再留一下下好不好?不要这么快走好不好?”念非知道这是梦,也只有在梦里,他才敢这样任性一回。
再留一下下,再陪他一下下,再让他看一下下,虽然他们已经分手了,可他还不想忘了他的脸。
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他欲流又止的眼泪?凌云拧眉坐回床边,看他的纤长的手指再度爬上自己的脸,这次他没有避开。
“你知道吗?也只有梦里,我才能这样对你任性,才能摸摸你、抱抱你——”这男人以为他是玩偶吗?摸摸抱抱?“如果这不是梦,你又怎么会在我身边?一定是在开会,一定是在办公,——”凌云挑眉思索,他说的没错,今晚如果不是遇到他,招待完王总,他会回公司,还有一些文件没看完,最后索性直接睡在办公室后的休息室,反正他已经分手了,摁扣仪理所当然的把办公室当家。
一双手轻轻揉着他紧锁的眉心,凌云回身看他,就见他轻启薄唇,一朵笑窝在唇角,孩子气的朝他眨眼睛。
“你知道吗?很多人说要做个贤良淑德的的好妻子,这样就可以得到婆家人一辈子的疼爱。”
贤良淑德?的确,这是任何人挑选妻子的条件,但他以为这并不是他该烦的不是?
“可我不是女子,我做不了贤良淑德的的好妻子,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要打扰你,不要让你操心,我就努力做个好**,做饭、洗衣服,虽然有佣人,可我觉得他的衣服由我来洗这样才对,连你妈妈都夸我。”
印象里母亲似乎的确对他很满意,总是在他面前夸他。
“可是——”
看他顿时一张小脸垮了下来,眼睛里的光彩全部抹灭,凌云不自觉皱起眉头,“可是怎么了?”
“可是他不喜欢。”念非微微咬住嘴唇,半晌后,小声喃喃道:“他宁愿住在办公室里也不愿回家,宁愿在公司一个人吃饭,也不想回家和我共进晚餐。”
凌云张口想解释,他不是不愿意,只是公司里有太多事需要他解决,而他以为当初他答应和他在一起,就该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我保证!我保证我已经尽力了,用尽了全力让自己不去打扰他,我知道他工作忙,所以拼命让自己有事做,不去想他,我跟厨师学做菜,偷偷告诉你哦……”他突然凑近他,手指圈在唇边。“原本我连靠水都不会弄,呵呵,不过,现在我可是随便就能做一大桌菜呢!他爱吃糖醋排骨、丝瓜烩肉、醋溜虾球、梅干扣肉、南瓜银耳盅——”
“念非。”
凌云打断他的如数家珍,好奇他平日大多都吃外食,他怎么会知道他的口味?同时也因为他眼睛里交替的光彩和落寞心疼。

☆、第四章 再遇前**(下)

“哦,抱歉,我离题了。”念非弯了嘴角,使劲摇摇头,“反正,连你妈妈都夸奖我做菜好吃,可那个大笨蛋却从来没夸过。”
听到他居然骂他大笨蛋,凌云不禁好笑,也觉的委屈,他甚至都不知道他会做菜,又哪来的时间夸他?
“还有啊,人家最讨厌什么宴会酒会的了,可为了讨他的欢欣,每次都还是要去,可他只要一谈起公事就压根忘记了我的存在,甚至有一次居然把我一个人扔在酒会上,和新结交的客户跑去别的地方畅谈,我找遍了所有酒店都找不到人,那时外面在下着大雨耶!虽然最后他想起来,赶过来接我,但当时的我,真的好难受……”记忆里似乎当真有这么一回事,似乎是他们刚在一起,确定关系没多久,当他发觉少了点什么而赶回酒店的时候,他孤零零的站在雨幕后,像个被遗弃的小可怜,可看到他却依旧扬起笑容,于是他更加确定他是个有着良好控制力的人,也更加确定自己确定和他的关系是个正确的选择。
现在才知道,原来他并不是不怨,而是一直压抑在心中。
“还有啊!你不知道,我也很不喜欢和妈妈去什么阔太太俱乐部,可是因为无聊,所以只有去。那些太太们真的很八卦,什么事她们都知道,呵呵……说不定大家已经知道我们分手的事情了呢!”说到这,他又摆摆手更正。“错了错了,不是我们,是我和他,你虽然是他,但又不是他,你只是我梦中的他……呵呵,我到底在说什么啊?”
“你喝醉了。”
凌云将他按进枕头里,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他身上,盯着他困惑迟疑的眼睛,叹了一口气。
“睡吧,我不走,一直到你睡着。”
他的软言软语让念非更加确定这是可以让他有恃无恐的梦,他伸手拉住凌云的手,顺着他的手臂,温热掌心一路攀爬到他衬衫下的胸口,是有意也似无意,纤长的手指拨弄着他胸前的敏感地带,掌心下的肌肉顿时变的很僵硬。
细嫩的肌肤如同带着火种般点燃了凌云的**,他一把抓住念非的蠢蠢欲动的手,鹰眼盯着他迷蒙的眸子。
“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醉了!”
如果没醉,不可能把此时当梦境,不可能对他说出刚才那些抱怨。
“恩,我是醉了。”
念非如同小朋友一样点头承认。
“乖乖睡觉,不许乱动!”凌云将他的手压在被角,陈声警告,虽然他醉了,但他男人的本性没醉,不确定自己也有酒精作祟的身体是否能抵抗他再一次的毛手毛脚。
“我是醉了,可是这是梦啊!如果是在梦里——”他起身凑近凌云,一张微醺的脸迎向他,轻吐着炙热而湿润的淡淡酒气,星眸微张,他不知道这些对男人来说都是最不可抵挡的**,只是单纯的想满足自己最后的一个小心愿。
“如果这是梦,你能不能抱我一次?轻轻的、温柔的抱我一下下?”他的靠近让凌云呼吸一窒,全身紧绷的想退后,却被念非轻轻揪住衬衫边角,掌心贴近他的肌肤,能明显感觉到他如擂鼓般的心跳,他浅浅勾起嘴角,望着凌云,“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你……”
如果说理智尚能抗拒**的话,自他眼角滑落那滴泪时,凌云的防线也全盘瓦解了,俯身吻住薄唇,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声音——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你。
就算是签了字,他还是他的人,因为他说了,说他不想离开他……
念非总算知道什么是自作孽不可活了,如果他没冲动的想灌醉自己,如果他没有冲动的想放纵自己,就不会在那么尴尬的情况下遇见他,更不会喝到失去知觉,被他带回已经不属于他的家,也就绝对不会出现眼前这让他惊吓到发不出声音的画面!他,凌云,他过期三天零六个小时的**,此时正一丝不挂的躺在他身边,睡的香甜,如果不是前面提到的身份,他一定会摆好姿势欣赏个够,毕竟他的身材简直和美术馆里的大卫雕像有的拼!可现在他唯一的反应就是想放声尖叫!上帝啊!原谅他吧!昨晚他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和分手三天的前****裸的躺在同一张床上?再看看被单下一身清凉的自己,他几乎想立刻去买一千块豆腐把自己撞死!咬牙!切齿!仰天暗自长啸之后,一双大眼心虚的瞄向床上依旧和周公在一起的男人,念非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吃干抹净跑为先!他不想要他醒来之后看不起他,不想要他知道他才分手就买醉,更不想让以为失去了凌云的念非,没有能力照顾自己、过新生活。
他还记得他们是在酒吧相遇的,依照他对凌云的了解,他也一定喝了酒,都则怎么不送他回家,反而拉他到这里,还跟他……所以他极有可能和自己一样,压根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所以——只听卧室一阵悉悉索索的声想,片刻,在一声压抑的关门声之后,凌家大宅再度恢复平静。
凌云睁开眼睛,望着那闭阖的门板,一双黑瞳明亮而清晰,视线停在枕边上遗落的一根发丝,平和的眉心缓缓蹙紧。
他以为,分手是他想要的。
但从他昨晚上的呓语听来不是那么回事。
他以为,他不想离开他了。
但从他轻声收拾离开的样子看来不是那么回事。
他似乎……并不全然了解自己的小**在想什么。
至少,不像他以为的那么了解。

☆、第五章 家庭•风波(上)

“呼……”清晨,一切都还在睡梦中等待苏醒。
念非溜回自己房间,坐在床边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他几乎快把肺憋炸了,才阻止自己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
老天!他怎么可以和凌云上床?拉卡床头抽屉,手指几乎颤抖的拿出一张纸,摊开在掌心,两人的名字赫然再目,证明他们的确已经分手了。他借此抚平自己狂跳的心。
“哦……”他的脑袋好混乱。
双手抱着疼痛不止的脑袋**,最终他决定痛痛快快洗个澡,期待这一切令他头疼的烦恼能像肥皂泡沫一样被冲走。
可等他从浴室昏昏沉沉走出来时,就见应该远在澳洲旅游的弟弟念然竟然坐在自己房间里。
“咦?你们回来——小然……我……”话尾在看到弟弟手上捏着的那张纸时吞下,所有招呼顿时化成断断续续的字句。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