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黑子的篮球同]惯性定律 清寒若水

[黑子的篮球同]惯性定律 清寒若水

时间: 2012-08-11 21:11:21


备注:
惯性是什么?

它是存于世上每个人或物之中的,维持着故我姿态的一种惰性。

对于黄濑凉太而言,惯性就是他无法改变,那只能投注于黑子哲也的温柔目光,不管是近是远,不管是调笑还是温柔,黑子于他而言,即是存于世上的惯性之源。

而对于黑子而言,那个一转过头就能发现的浅褐色眼眸,便是那从未点破的惯性。

概括如下→时而正经帅气时而二货痴汉黄濑*沉默寡言感情迟钝但对黄濑有所依恋的小黑子

[好亮的一段话啊]总而言之喜欢的孩纸们请戳收藏吧,坑品有保障的说(泥垢!)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子哲也,黄濑凉太 ┃ 配角:奇迹们,诚凛队友,清水,千夜 ┃ 其它:黄黑,温馨向,大学,衍生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这篇文章呢,一开始发在黄黑吧里,最近暑假所以空闲着就把文搬到我的文章集结地。基本上贴到我现在写到的位置之后呢,就开始更新之后再贴到这里。喜欢的亲,就不要大意地收藏我吧~~~
  如果有同样喜欢黄黑的孩纸,那么很高兴见到同好,如果不喜欢黄黑那么……请亲也不要给我人参公鸡汤啊(自娱自乐而已,不要这么严肃!)
  至于惯性定律这篇文本身呢,是走温馨向,原着背景,但是设定是黑子分别诚凛之后,进入大学之后的生活开始的。细水长流的感情戏,应该是主旨。日常生活可能会比较多一些。
  如果这些大家都没问题的话,那么,就请看文吧。
  第一章
  从摄影棚出来的时候,东京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带着鸭舌帽盖住了大半张脸的青年抬头看了眼雾蒙蒙的天,微微皱了皱眉,“竟然下雨了啊……”
  街上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人很多,青年叹了一口气,随即又勾起了嘴角,连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因为冲到雨里和路人一同随波逐流而莫名其妙地觉得很高兴。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将要工作一个礼拜的地方,他微微眯了眯眼。
  还是不想要麻烦别人吧……
  其实也想要偶尔地随性一下,不要去想太多……
  所幸雨不是很大,经过了几个路口,路上的行人差不多都进路边的商铺去避雨,原本因人流显得有些壅塞的道路也渐渐明朗了起来,隔着雾蒙蒙的水汽,可以看得到街边常被忽略的榕树,偶尔还夹杂着几棵开了花的马缨,粉色的花絮在模糊的视线里,几乎化成了一片粉红。
  青年本就不快的脚步,忽得更慢了,最后缓缓在路边一家M记的门口停下了脚步。他低下头,甩了甩帽子上沾染的雨水同时也随意地捋了捋鬓边的短发,还不等他重新戴好帽子,门口的店员已经贴心地为他打开了大门。
  “欢迎光临。”
  青年微笑着冲为他开门的女店员点了点头,很快就走到了点餐的队伍后面,默默地排队。他低着头,默默掏出了因为工作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按住了开机键。虽然即使开机大多数收到的都是那些狂热粉丝的简讯和电话,但偶尔也是会有朋友联络自己的。
  想到朋友,他顿了顿。指尖摩挲过通讯录里排在第一位却几乎没有机会拨出过的名字,微微笑了一下。
  也不管点餐的营业员已经染上了满脸的红云,依旧用一种温柔得不像话的语气,轻声道:“请给我一杯香草奶昔。”
  拿到托盘,黄濑有些意外地看到托盘上折成兔子形状的纸巾,回过头果然看到之前帮她点餐的营业员,正偏过头,急切地朝着他的方向看过来。他顿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托盘上折得小小的却意外精致的小兔子,扬起一抹微笑冲营业员挥了挥手。
  虽然是六月初可是店里已经开了空调,淋过雨有些潮湿的衣服在冷气的袭击下贴着身体有些凉。不过他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找了个靠窗的双人座,把吸管□□杯子里,轻轻抿了一口意料中甜腻得有些过了头的香草奶昔。
  “啊,要是被清水小姐知道了肯定要被狠狠地K一顿了啊……”转眼往被雨水淋得有些朦胧的窗外看去,眼前莫名地却浮起了另一个极其,甚至可以说是极端热爱香草奶昔的人。他又抿了一口香草奶昔,夹杂着记忆入喉的奶昔似乎没有一开始那么甜腻得令人难以接受了,反倒如茶一般在甜味后隐隐透着难以言说的苦涩。黄濑眨了眨眼,伸手摆弄了一下餐盘上画着红眼睛的小兔子,忽然就在想,为什么兔子的眼睛是红色的呢……
  其实,如果是蓝色的话也很合适吧。
  冰冷的饮料大半下了肚子,身体不由地微微瑟缩了一下。于是他拿起那杯还没喝完的饮料,一边喝,一边去队伍后面继续排队。接收到刚才同他一起排队的人不解的目光,他也不甚在意,只是沉默地喝着杯中的饮料,默默站在人群中,静静地等候。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学会了沉默,又或许是从一开始他便是沉默的,只是曾经有那么一个人,让他愿意为了他而去试着敞开心扉。可是,有的时候,单方面的敞开心扉并不构成沟通的基本条件,所以……
  所以……
  “啊,请问您要点什么?先生……?”甜美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惊起了沉浸在回忆里的某人。
  他稍一愣,就摆出了自己最拿手的微笑,“一杯香草奶昔,打包。”
  “恩,好的,请您稍等。”微笑着看着对面脸红的不像话的营业员急匆匆地跑到收银台后去报单,小跑着回到台前,还红着脸似乎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黄濑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低声道:“之前的小兔子还有吗?”
  “恩,有的……有……”营业员很快又拿出了一只一模一样但是还没来得及画上眼睛的小兔子,然后就看到对面金发的青年有些出神地看了这只小兔子好久秒,才低声道:“能麻烦你给我一支蓝笔吗?我想要水蓝色的笔……”
  “嗯,我刚好有。”
  接过笔给小兔子点上两个蓝色的眼睛,黄濑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利索地在之前营业员给他的小兔子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笑着对营业员低声道:“这是保密的回礼喔!”
  不得不说他挑眼微笑的样子似乎对年轻女性有着十足的杀伤力,营业员接过,只是惊讶地抽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把包好的奶昔递到了黄濑的手上。
  拿到沉得有些过分的袋子黄濑诧异地看了营业员一眼,却什么都没说。等到出了M记之后打开袋子一看,才发现是袋子里多了一把纯蓝色的雨伞。他沉默地回头看了一眼,却只看到排队的人群,低头又看了眼那把伞,思索了一下还是撑开了走到了街上。
  漫无目的地走了将近一分钟之后,他才想起自己的手上还提着一杯要趁冰没化就喝的香草奶昔还有一只有着一双水蓝色眼睛的小白兔。
  在意识回过神之前,他就已经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报出了东京大学的名字。他坐在车里,看着车窗外自己熟悉不过的单调景致,又想起之前在雨里漫无目的地行走时看到的几乎截然不同的景象,忽然就觉得他所认识的黑子哲也似乎也是这样一个存在。
  乍一眼看去的时候,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是细细去看,去体会的话,就会发现他薄弱的存在感之下,其实掩藏着比谁都温柔和执着的内心。
  而这种执着,就是最初让黄濑不得不动容和接受那个人的契机。
  所以不管是当年还是现在,黄濑都觉得,认识黑子哲也这个人,真是太好了。
  

  ☆、第二章

  第二章
  黑子看到半个小时之前发到自己手机上的简讯时,刚好是国学课下课。一开始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黄濑凉太的时候,他稍稍惊诧了一下,不过回想到昨天在他微博上看到他最近一个礼拜在东京有工作,也就了然了。
  大概,只是联络一下恰好在东京的同学吧……
  说起来,从帝光认识开始,黄濑便是所有人里最主动也最直接的那一个呢。
  想到那人总是表情丰富到夸张的脸,黑子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仰头看了一眼雾蒙蒙的窗外,点开了黄濑发来的那条简讯。
  其实有很久没有见到过了啊,脑中恍惚地闪过这么一句话,原本淡然无波的浅蓝色眼眸却忽然怔了一下。
  “小黑子,小黑子……我和香草奶昔在东大门口喔,爱心满载呢!”
  简讯时间是14:32,黑子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已经是15:10了,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已经回去了。毕竟是兼职模特,所以会很忙吧……
  可他也不是没有等过……黑子眯了眯眼想起高三毕业那天他抱着一杯香草奶昔在校门口等了两个多小时,才等到了典礼散场。那个时候明明涌出校门的人多得不像话,可是他却一眼就看到了本该混在人群中的自己。
  “小黑子!小黑子!”也不管自己会不会被疯狂的粉丝冲过来吞没,冲着人群咧开嘴就是灿烂到不行的笑容,“这边这边,我有带上爱心满满的香草奶昔喔~”
  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因为那个人的金发,黑子只觉得那一天、那个人,似乎分外地耀眼,甚至让阳光都沾染上黄濑凉太式的笑意。
  接到那个人手里捧着的已经化得差不多的奶昔时,黄濑已经被打开花痴模式的女生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起来。黑子拿着奶昔站在人群外,看着那人瞬间从“犯二模式”切换到工作模式,露出完美的微笑,耐心和粉丝们合照,交谈,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因为分别而产生的那点属于少年时代的伤感就忽然淡了,喝了一口常温的香草奶昔,他微微眯了眯眼,随手就用手机把正耐心地给粉丝签名的黄濑拍了下来。
  由于走得有点急,所以没来得及打伞,黑子也是走到楼下的时候才恍然地想到:啊,竟然忘记拿伞了。看了一眼下着细雨的天,把手机揣到了兜里,黑子索性直接小跑着往校门口去了。因为课间休息只有十分钟,而黑子所在的教学楼又离东大的校门口并不是那么地近,所以看到东大校门的时候,其实课间休息已经过了小半。
  “啊,小黑子,你别跑别跑了。地上很湿,你怎么也不打伞!”果然在自己距离校门口还有将近100米的时候,就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担忧。然后他就看到那个人,带着一脸的急切冲到了自己的身边,然后抖开了一把蓝色的伞,第一时间撑到了自己的头上。
  “你没带伞的话,怎么不和我说一下,我可以直接捧着爱心奶昔送到小黑子学习的教室喔!啊,小黑子,小黑子,这么久了,我还没去过你上课的教室,没见过你的新同学啊……真是太遗憾了……要不……”
  “黄濑君”黑子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淡然,不过他一开口,原本打开了话匣子咋咋呼呼说个不停的黄濑就停了下来,只是静静地撑着伞,站在他身边,沉默得都有点不像黑子记忆里的黄濑凉太了。
  黑子略抬起头,看了一眼似乎又高了一些的黄濑。隔着那头黄发只看到那个人安静下来的侧脸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连带着那双狭长带笑的眼,都似乎严肃正经了起来。
  “真不好意思又让黄濑君久等了呢。”黑子恭恭敬敬的致歉还是一如既往,黄濑转过头对上了那双记忆里眼眸,微微笑了一下,“怎么会,我也才到没多久啦。再说了等小黑子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一万年也完全没有问题喔!”
  看着一秒钟变身的黄濑,黑子微微别过头,有一种不忍直视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大概是真的太久没有见了,所以才会觉黄濑君变了吧……
  “对了,小黑子你是不是还有课?”忽然切换话题,黑子抬头看了黄濑一眼,沉默地点了一下头,然后手心就被塞进了一把还带着体温的伞柄,他抬起头的时候,黄濑已经跑向了校门,一边跑,一边冲自己的方向挥着手,好像生怕自己看不到似的:“小黑子在这里等我一下喔,我很快就回来。”
  黄濑说的很快的确很快,几乎不到半分钟他就拿着标着M记的外卖袋子跑到了黑子的身边,“喏,小黑子快喝吧,还冰着呢!”
  手上撑着的伞被黄濑递过来的香草奶昔换了过去,黑子打开袋子在对方期待的眼神下,喝了一口奶昔,果然还冰得很好。
  看到黑子一闪即逝的惊讶眼神,黄濑笑了,也没在意黑子躲开了自己揽着人家肩膀的手,“我有拜托门卫大叔借我用下冰箱啦。”
  “谢谢黄濑君。”
  “小黑子不要这么客气啦,你不是还要上课吗?快点我们现在要往哪走啊?”
  “直走就好了,黄濑君。”
  “恩!”
  黄濑静静地撑着伞看着黑子满足地喝着香草奶昔,两个人这一路,就忽然沉默了下来,不过倒也不似一个人的时候,只是时钟走过的声音,都让人难以忍受。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时间就好像真真正正成了局外人一般,黄濑都会忍不住想,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心却满满当当地一点也不会觉得空寂。
  在教学楼下,黑子告别了黄濑,对方垂着眼,一脸失落的模样就好像往常每一次的离别。不过也没有再提起要去看看小黑子的教室和新同学这样的乱七八糟的想法。黑子低头看了眼手表,距离上课还有一分钟的时间,半分钟上楼,还有半分钟……
  他忍住了微微的笑意,指了指他们所在的这幢大楼,“四楼的一年级A班。”说完他就转过身,“黄濑君,再见了。”
  “嗯,再见。”在心里反复默记了几遍楼层和班级,黄濑眯起来眼眸,“小黑子。”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第三章
  横滨虽然也算是东京圈里的城市,但是,没有上同一所大学的话,始终还是不一样的。安静地坐在电车上翻阅着自己的微博,黄濑偶然地又想起这个并不突然的假设性问题。
  不过他并没有给自己那么多时间去思考这些无谓的假设,低下头,看了一眼编辑到一半的微博,他顿了顿,还是把原本准备上传的工作室的图片给删了。倒并不是因为怕麻烦的缘故,而是忽然地便想到,那个人该是有关注自己的微博吧。
  虽然见面的那短短几分钟里他什么都没提,但是黄濑就是有一种直觉——仅对于黑子哲也的知觉。
  而知觉告诉他,那个人该是知道的。
  不然的话,在道别的时候,他也不会特意告诉自己的地址了吧。
  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的雨到了黄昏的时候已经停了,原本不见了一天的太阳倒是在这个时候隔着云霞映了一整片天空的光辉。
  没有正午时阳光的刺眼也没有旭日东升时的景象那么蔚为壮观,它只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像是遗忘了烦恼之后的海阔天空,又像是包容一切的宽容……
  他眨了眨眼,黄昏的光影透过玻璃窗和半开的窗帘照到身上的感觉,是微微的暖意。低下头,选中了那张和香草奶昔摆在一起有着水蓝色眼睛的小兔子,本来想应景地说些什么,可是想了半天,都想不到合适的词来描述,也就作罢了。
  他点击了发送,看到手机提示他微博已经发送成功之后,就开始回复粉丝们给他的留言。一条接着一条,连纯表情的留言,也会认认真真地回复一句谢谢。
  当模特的时间久了,粉丝也比当年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多了很多。要一个人一口气回复那么多条粉丝的简讯其实还是一场很高强度的手指锻炼。甩了甩微微有些酸涩的右手,黄濑换了左手继续回复着粉丝们千篇一律的加油或是赞美,心底却忽然开始探寻,究竟是缘何而起?
  这种几乎可以冠上傻瓜名号的行为啊……
  回复完第六页的评论,黄濑揉了揉眉心,把手机放到了衣服的口袋里下了电车。下车的时候,不经意地朝着天空瞥了一眼,却看到一整片的天空都泛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暖橙色,透过层层的云,偶尔也能看到几束不那么刺眼的光芒。
  日复一日,东升西落。每一天的太阳都是一如往常的升起与落下,但是不管过了多久,亲眼去目睹大自然景象还是会让心心存敬畏。
  大约那不仅仅蕴含着自然的奥秘,还有人对生命的渴望与敬畏吧……
  但那些都不重要。
  走进熟悉的林荫小道,黄濑微微眯起了眼眸。
  那些都是不重要的,低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满枝花朵的栀子,他忽然哼起了一首记忆深处的歌曲。歌名已经在时光的冲刷下,落在不知何处,歌曲的调子也只能记得大概了,可是此时此刻他却莫名地想起了那歌中醇厚的女中音,那歌词转折时细微的颤音和那个时候站在自己身旁安静地看着纪伯伦的青年。
  如果失去你,我将迷失自我,你将带走我生命中的一切……
  “你唱的是什么歌?”他甚至还记得那个青年有些茫然地从书中挣脱出来,看向自己时,浅蓝色眼眸里透出些微的不解,然后他记得他笑了,跑过去揽着那个人的肩膀,那个人也没躲开,只是认真而又安静地看着自己。
  “小黑子这样太耍赖了吧,你这么看着我我根本没办法保密啊……”
  “黄濑君是欺负我外语没有学好吗?”那个人侧过头,赌气般平静地冲黄濑凉太表达出了:“你还在拿火神告诉你的事情笑话我的意思”。
  “好吧好吧……”一边想着怎么会有人能把卖萌和扑克脸这么完美地结合起来的黄濑从大路拐进小道,刚准备开口的时候,就看到路旁忽然冒出来的笠松学长和强行被按住嘴巴的火神大我……
  “……”看到笠松一脸神秘莫测的笑容和拍开笠松就冲到黑子边上问他怎么在这里的火神大我,黄濑有些无奈又不知为何心底忽然松了一口气,看向黑子的目光微微柔了下来,就被笠松一个爆栗打在了头上,“我说你以为你是天才就不需要去练球了吗,黄濑凉太!”
  方才说起的话题被突然杀到的人截断,就不知被丢到了哪个角落。所幸黄濑没说,黑子也就没再提起,两个人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的轨迹上,就好像曾经的交集都从未发生过一般。
  骤然而生,猝然而逝,一切都快得让人都来不及去感慨那些错失的机会。或许,时间便是这个样子吧,还来不及喜悦或悲哀便已事过境迁。不管是多么在意的人或事,最终都只能在心底留下淡淡的影子,也不用提起。
  但也绝无法忘记。
  急匆匆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新增加的微博回复,一一回复完了,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评论。虽然了然这个人刷微博仅在极偶尔的情况下,但也抹却不了心底些微的失落。抚摸了一下屏幕上小兔子那水蓝色的眼睛,看了一下时间,刚好是那个人下课的时点。
  正思索着要给那个人发的简讯里究竟要写点什么东西,手机的提示音就响了起来。
  看到是黑子来的简讯,黄濑小小的惊喜了一下,连忙点开了简讯。透过简单明了毫无多余修饰词的话语,就好像看到了那个认真又一板一眼的青年,“黄濑君,你的兔子落在了M记外卖袋子里了,需要的话下次可以交还给你吧。”
  看到这里黄濑忍不住笑了起来,真的无法阻止自己去想象这个人老了之后究竟会是怎样一副模样。当然了,还有自己,如果黑子话还是像现在这么少的话,自己还是得多积攒一些话题,免得以后小黑子打不动篮球了会无聊。
  “小兔子也是送给小黑子的哟,如果小黑子不嫌弃它的话,请让它成为哲也三号吧!”一句完全不着边际的话,加上一串花里胡哨的表情符号,不过几乎刚发送过去,就接到了那个人的回复。
  简简单单的,只有一个语气词。但是黄濑却止不住为了那人这么小小的默许而心情雀跃了起来,趁着斗志爆棚,几乎几分钟时间就把刚才还没回复完的粉丝留言全给回复了个遍。回复完了之后,戳着手机抬眼看了下渐渐昏沉的天色,蓦然便想高一时候自己夺过黑子手机,他默许着让黄濑帮他下了各种乱七八糟的APP,还顺便申请了一个微博账号,关注了自己的微博,甚至设了小挂件放在首页。
  “不知道小黑子到底有没有在用那个微博账号啊!”随手挠了挠头,黄濑赶紧往体育馆那边赶了过去,虽然因为模特的事情队长已经宽限了他部活时间的要求,但是,伸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果然习惯了的事情如果不去做的话,会觉得很难过啊……”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章

  第四章
  黑子哲也偶尔会想起黄濑凉太,虽然他觉得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那个人自作主张地把自己的微博动态挂在了自己的手机主页上。
  每天只要一打开手机,屏幕上就会自动跳出那个人的最新动态,不管是他工作的地方还是偶尔发上去的自拍照还是更偶尔的一些对于生活琐碎的感慨。零零碎碎的,但也不至于乏味,所以每次打开手机的时候,他都养成了去看一看那个闪耀着VIP光辉的黄濑凉太名字底下,到底发生了哪些动态的奇怪习惯。
  虽然黑子对于模特的行业并不感兴趣,但是……就当是打发时间也好,他默默地刷新了一下页面却发现那个似乎干什么都活力满满的黄濑凉太今天却并没有更新他的微博。
  或许是因为他在工作吧。想到他在东京为期一周的模特工作,他点开了时间还停留在昨天的简讯。想到那个被冠上哲也三号名头的蓝眼睛小兔子,他不由地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就听到了邻桌的女生发出了极轻微的抽气声。
  等他转过头的时候,邻桌的女生只是讪讪地冲他笑了一下,一边比划着手势,眼睛在方圆几桌之间到处乱瞄,“那个……这个……总而言之……从来没有见到过黑子君笑得这么温柔呢。”
  听到意料之外的话,黑子有些讶然,但又不知道怎么去回答那个女生的话,所以就沉默地低下头去继续看昨天在整理图书时看到的和高中时候同一个版本纪伯伦散文诗。可不知为何,原本隽永传神让人读之难弃的诗集却频频地被邻桌女生小声却又持续不断的话语声打断,盯着同一行文字看了十几秒之后,黑子静静地阖上了书。邻桌的女生红着脸,仍旧在断断续续地同他说着话:“虽然黑子君平时真的有够神出鬼没,大家都很羡慕你逃课都完全不用担心这个能力……不过果然黑子君的扑克脸下其实有一颗温柔的心啊……昨天那只小兔子真的太萌了,眼睛和黑子君一样的水蓝色啊……啊!难道是黑子君刚才想的那个人送的?”
  “只是外卖的赠品,请千夜同学不要误会了。”本来不想解释的,可等黑子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已经把谎话说出了口。
  “可是M记从来都没有赠品吧!”黑子垂了垂眸,对于M记有没有赠品这点问题他清楚得很,但却也没了心思和千夜解释,只是沉默地翻开了下节课要上的书本,准备课前的预习。
  再退一步说,即使解释说:这是我初中同学黄濑凉太来看我的时候落下的东西也完全不会顶用吧。虽然没怎么看过八点档,但这种越描越黑的事情,黑子心里还是清楚的。更何况——
  提到黄濑凉太其实最有可能的一种发展趋势是周围的女生会瞬间切换模式抓着自己去攻略偶像吧。
  想到总是被粉丝围得水泄不通但还是热情满满地帮人签名合照的黄濑,黑子忽然地就有些敬佩起那个明明干着自己并不那么感兴趣的事,却还是拿出了十分的努力的人。
  其实黄濑君一直很努力啊。
  不管是篮球也好还是模特也好……又或者是,和朋友之间的交往也好……
  他都比被动的自己,好得太多了。
  亏得黑子的隐形功力到了大学以后只增不减,加上后排座位的优势,神游天外一整节英语课之后,总算挨到了课间休息的时间。他拿出手机刷新了一下唯一关注的那个人的动态,上面显示的仍旧是一只小得可爱的蓝眼睛小兔子和一杯M记香草奶昔的合影。那个人仍旧没有任何的音讯,但是下面粉丝的评论却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地多了。
  草草扫过一眼图片下表情与惊叹号居多的回复,拿着手机,头一次感觉到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干什么,或许他应该退出微博然后好好看一看下节课教师要提问的内容,但是躁动而不平静的内心却让他迟迟无法伸出手去关掉那个似乎维系着他和黄濑凉太这个人之间联系的页面。
  恍惚间,他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视线混入了人群。他抬起头,冰蓝色的眼睛淡淡地扫过前面正在激烈地聊着八卦的女生和讲台边正围着电脑查世界杯赛况的男生们,然后目光就被生生地钉在了教室门口的窗户边——那里站着一个和黄濑凉太一样是金发褐眼的男人,正带着微微的笑意,冲他点头。
  下意识站起身的时候,椅子被拖出了很大的响声,匆忙地道了歉之后再抬起头,那个人却已经不在门口。他匆匆从走出教室,果然在走廊尽头的楼梯边上,找到了那个刚才还思绪里晃荡的男人。
  黑子走得很慢,不过那个人倒也没有催促的意思。只是看到他来,就露出截然不同于杂志上的近乎单纯的笑容。上扬的嘴角和微微下垂的眼眸,一切都显示着那个人最为真实的情绪。
  黑子怔了怔,忽然觉得心里某一处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微妙感。
  他抬起头,看了黄濑几秒。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在观察人类的工作上,所得也并不如自己想象那般透彻。
  至少,对于黄濑凉太这个人来说,还远远不够。
  今天的黄濑穿着米白色的衬衫和一条七分黑白条纹的休闲裤,懒懒地靠在楼梯扶手边的时候,其实还真的挺有慵懒休闲时装感。不过,这些话,大概是黑子这辈子都不可能说出口让黄濑听到的吧。
  不过,今天的黄濑倒是一反常态地有些安静得过头,只是默默地把一杯冰得刚好的香草奶昔送到了他的手上。黑子接过奶昔道了谢,走到他的身侧才发现那个人似乎似工作完了之后便赶到东大来了吧,脸上的妆都还没有卸,还有一点就是——即使化了妆,黑子还是看出了那个人脸上一丝难以掩饰的疲倦。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