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苹果派 VAINY

苹果派 VAINY

时间: 2014-03-17 00:09:32


文案
相处一年,以为彼此相爱
却听到那人向自己好友告白
情何以堪之下,决定收起感情,慢慢离开

近在身边触手可及的幸福他不珍惜
等到快要失去的时候才心慌焦急(真狗血……)
因为伤了他的心,反而不敢告白
只能看着他越走越远,措手不及

[是啦,是这么一个充满欢乐狗血的桥段,
是打定主意要写的一篇虐心文,
但是,为毛我觉得虐受还不够虐攻还更欠火候的时候,
接下来就又是甜蜜温馨了呢。。。摔!]

1




  早上,一只手在床头的柜子上摸索,找到了自己的眼镜戴上。然后轻轻掀开被子,小心地注意,没有吵醒床上的另一个人,下了床。
  穿上棉布拖鞋,还有旁边小沙发上的睡衣,男人走到窗边,轻轻拉开厚的那层窗帘,让光线透过薄的,洒进了室内。
  床上的男人感受到了光,在睡梦中微微皱了下眉头。
  男人看见了,轻轻勾起嘴角。然后走进了附带的小浴室里面洗漱。
  把自己打理干净后出来后,床上的男人正撑坐着起来,一手抚着额头:“怎么这么早?”
  他走过去,微微笑着说:“今天是Lee的生日,邀请我们去聚会,别告诉我你忘记了。”
  男人听了,才放下手:“我当然没有忘记,只是……”
  “那就快点起来穿衣服洗漱,然后出门。”
  男人于是咕哝了一声,起了床。
  
  顾善在洗漱的时候,江若水走到落地窗边,拉开了那层薄纱,然后将玻璃门轻轻打开。一阵清冷的风吹了进来,很醒精神。
  他又转身进了衣帽间,开始换衣服。换到一半的时候,洗漱好的男人也进来了。衣帽间比较宽敞,所以并不显得拥挤。他眼角的余光看见男人脱掉身上的汗衫,露出结实的胸背,然后拿出一件衬衫穿上。
  江若水转身,自然地替男人扣扣子,然后挑出一条深蓝色调的领带递给他。顾善从来不喜欢别人帮他打领带。
  穿戴整齐后,江若水便先去了厨房,热了点牛奶和面包,随后顾善也出来了。两人简单的吃好了,便一起出了门。
  先要去一家乐器店,取订好的礼物。
  Lee是他们共同的好友,是个狂热的吉他迷。
  江若水和Lee从小一起长大,顾善则是和Lee在美国留学时认识的。
  到了乐器店,礼貌的柜台小姐听了他们的订单号,便去取东西了。江若水环顾店面四周,去年的今日,他也是买了一把这里的吉他,虽然只有几千块,可也是够他好几个月的生活费了。
  顾善则是淡淡地站在一旁,翻着一本介绍乐器的册子。
  然后礼物来了。
  江若水看见那个美丽的木盒子时楞了一下。因为Lee的关系,他对这些乐器也多少有些了解。而拿出来的那把吉他,是欧洲一位有名的琴师制作的,价值近十万人民币。
  他轻轻地看了一眼顾善。礼物是顾善挑选订购的,虽然是以两人的名义,但是顾善说因为他还在读书,他一个人给钱就可以了,所以他事先并没有参与,也并不知道,他买的,是这么一把贵重的琴。
  顾善没有什么多的表情,只是拿出信用卡付了款。然后便拿着盒子,向江若水点点头示意,然后一同走了出去。
  江若水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们之间总是这样,温和,有礼,并不过多干涉彼此的生活。
  交往了,接近一年。
  去年的今日,就是他们相识的日子……
  
  背着一把吉他走进了小酒吧,江若水立刻感受到了四周的视线。轻轻耸耸肩,有些哭笑不得,然后看见了角落处那边的人,在冲他挥手。
  “这边这边!”一个头发染成了天蓝色的漂亮男孩大笑着喊着。
  江若水走过去,然后卸下背上的吉他,递过去:“生日快乐,李小天。”
  “哇!”Lee接过来,双眼闪着光芒,“还是你最了解我啊江若水!”
  江若水勾起嘴角。
  “这个不便宜吧,”Lee抬头,问他,“多少钱?”
  “你真俗气。”江若水笑骂一句,径自入了卡座里坐下,然后问服务员要了杯柠檬水。
  他身边坐着的是他和Lee大学时的好友,风扬,一起在学生会时认识的,还有文兮,风扬的恋人。然后是Lee的几个朋友,有男有女,年龄也各有不同,平时聚过几次,都认识。他对面,却有一个陌生的面孔。
  “若水,这是你命中注定的恋人。”Lee一边抱着吉他试着音,一边冲那个陌生的男人扬了扬下巴,对江若水说。
  江若水挑起眉毛看他。
  “你们的缘分,从出生的时候就定下了。”Lee继续故作玄虚的说。
  江若水看那男人一眼。那男人也看着他,深邃的眼神,嘴角若有似无的笑意。江若水感觉心里跳漏了一拍。
  但是仍旧不动声色的:“你什么时候改行当媒婆了?”
  Lee耸耸肩:“不信你问他们呗。”
  江若水才转向风扬,询问地挑眉。
  风扬笑说:“你们何不自我介绍一下,刚才我们已经认识过了。”
  江若水才又转向那男人。男人率先起身,颇有风度地伸出手来:“你好,我叫顾善。”
  ……江若水眼角余光看见几个笑得夸张的人,一边也伸出手:“江若水,很高兴认识你。”
  顾善的手很温热,而江若水的手一向冰凉,于是感觉更甚。彼此都是。
  
  然后,Lee果然当起了媒婆,私下里又约了他们出来了两次,并且一边悄悄地告诉江若水,顾善二十七八,刚从美国回来,在一家外企担任中级管理人员;一边悄悄告诉顾善,江若水是S城T大的高材生,刚刚保研直升同校的文学系。
  江若水与顾善又岂会不知他的意图,三人心照不宣的,接着,便只是两个人约出来了。
  两个星期后,开始交往,一个月后,发生了关系。
  一开始,以为和城市里那些其他的速食爱情没有区别,合则来不合则散,却孰料,一合就是一年。
  江若水知道自己对顾善是一见钟情,或者是那只温热的手,或者是那双有着漂亮而又收敛的光彩的眼睛,或者是那淡淡勾起却很真诚的笑容……但起初却并没有奢望那男人对自己也有同样的心情,并且和他保持这种明了的关系。他并不漂亮,或者说帅气,最多只是,如风扬和Lee所说,有着一股淡雅的书卷气息,温和清秀。而顾善,却有着英俊而深刻的五官,常去健身房所以有着一副好的身材,举止谈吐有礼,有着稳定不错的收入。然而,顾善却做到了,他明明有着不错的本钱,却保持着对这段关系的忠诚。
  即使,江若水,感觉不到那个男人,或者,这段关系中的,有激情存在。或许一开始有一点,但很快便平淡了。不过,可能这只是顾善的性格使然。而他自己,也有着比较淡然的性格,所以并没有感到太多的不适。
  他喜欢顾善,经过一年不算短的时间的相处,当初的心动没有减少点滴,反而如酒料入窖,愈发醇香起来。
  顾善,应该也是喜欢他的,否则,以这个男人的性格,不会跟他在一起这么久。即使,他隐隐约约能感受到,顾善的一丝保留。
  
  

作者有话要说:。。。。。。
填坑还是开坑。。。
它一直是个问题。。。。。
微妙的纠结啊。。。
所以。。想看黑水晶的童鞋。。。。
打我表打脸就成。。。


2




  “嗨!”Lee依旧眼尖,一眼便看到他们,然后起身冲他们挥手。
  仍旧是角落的位置,朋友也没有变多少。风扬和文兮竟然在自顾自地扳手劲赌酒喝。
  顾善递上琴盒。
  Lee的眼睛一下子便亮了,颤抖着手接过来:“啊……这是……”
  顾善勾起笑容:“喜欢吗?”
  Lee抬起头,傻傻地冲他笑着点点头。
  “生日快乐。”顾善说。
  “谢谢!”Lee依旧保持着傻傻的笑。
  江若水冲他耸耸肩:“生日快乐。”
  Lee于是给了他的竹马竹马一个拥抱,然后是顾善。
  江若水看了一眼顾善自然而然放到Lee背后轻拍的手,然后入了座。身边是风扬,刚输了一轮,喝了一杯啤酒。
  依然是差不多都熟悉的面孔,然后他对面有一个陌生人。
  “这是林然。”Lee介绍说,“这是顾善和江若水。”
  三个男人彼此点头问了好。然后江若水勾住Lee,咬耳朵:“说实话,这位是?”
  “朋友啦,”Lee回答,“有情况我会不跟你说吗?我跟他都不是彼此的TYPE啦。”
  江若水才放开他,对面的林然正笑看着他们:“江先生是误会了什么吗?”
  “叫我若水就好。”江若水笑道,顾善坐在他身边,让服务员端来两杯柠檬水。
  
  晚上回到家时,已经过了十二点。顾善先去洗澡了,江若水站在阳台上,吹着风。
  这是顾善的公寓,离市中心并不远,所以也不便宜。但是顾善是有能力供这房子的男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只有片刻。江若水感觉到身后男人的气息。
  “去洗澡吧。”顾善说。
  “嗯。”江若水回头,轻轻笑道,“不要一起洗吗?”
  “……”顾善勾起笑,“虽然我已经洗过了,不过,非常高兴你邀请我。”
  话语消失在彼此的唇之间。
  衣服一件件落在阳台去浴室的路上。到了浴室门口时,江若水刚好被脱光了,然后拉着顾善的浴衣带子进去了。
  他们两人的身体一向很合拍。也似乎没有倦怠过。
  不过,江若水淡淡地想着,似乎从来没有热烈过,又哪里来的倦怠?
  或许,只是因为都是成熟的男人,早过了毛躁的时候,所以,才会连亲热,都保持着一份自持和理性吧。
  
  第二天早上,江若水醒来,顾善已经去上班了。
  他没课,所以起得比较迟。
  到了厨房,冰箱上留着条子,顾善问他下个礼拜有没有空,他刚好休假,可以一起去旅游。
  江若水挑眉想了想,难得顾善休假,即便是有课,也要给它逃掉。想着,拿起电话,准备给顾善发短信,却接到了Lee的电话。
  “若水……”那边可怜兮兮的声音。
  “怎么了?”江若水问。
  “我出车祸了。”
  “啊?”江若水惊讶了一下,“怎么回事?严重吗?”
  “小腿骨折了,”Lee回答,“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出租车跟别的车追尾了。”
  “早知道就应该坚持让顾善送你的。”江若水皱着眉说。
  “算啦,你不是最讨厌‘早知道’这个词?”Lee不以为然。
  江若水大概可以猜到那边的小子正在耸肩的样子。
  “那你现在在哪里?”江若水问。
  “第六医院。”Lee说,“你今天没课吗?”
  “没有,我现在过去你那边。”江若水一边说一边准备出门。
  “哦。”
  
  医院里,刺鼻的药水味。
  江若水一直不太喜欢医院。并不是洁癖或者什么,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这个味道。
  找到了Lee的病房,却惊讶地看见了顾善。
  “嗨……”Lee的一只腿被高高掉着,看见他来,有气无力地挥手。
  江若水耸肩,走过去:“通知你父母了吗?”
  “他们在美国我姐那里,还没有告诉他们。”Lee说。
  “那谁来照顾你?”江若水挑眉。
  “咦,你不是我的童年玩伴兼好友死党吗?”Lee摊摊手。
  “……”江若水才转向另一个男人,“你什么时候来的?”
  顾善看着他,回答:“没多久,我上班离这里挺近的。”
  “哦。”江若水便没再说什么。
  “那我先回去公司了,”顾善起身,“你照顾好Lee吧。”
  “嗯。”江若水点头。
  
  接下来几天,便是江若水以及另外几个好友一起照顾着Lee,Lee的父母也知道了这事,很是着急,但是签证出了点小问题,大概得要两个星期后才能回国。
  然后顾善开始休假了,两人似乎很有默契地,没有提起那个一起旅游的约定。因为顾善很是担心Lee,休假前就经常去看望,休假的时候,便索性一直陪在医院照顾了。
  江若水将那张顾善写的纸条看了几遍,然后收在了他常用的笔记本里。
  
  本来是双人的病房,但另一个床位是空着的。顾善坐在病房里的椅子上看着一本杂志。
  Lee看了看他,开口说:“难得的休假,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没关系。”顾善说。
  “其实我一个人也没有关系的。”Lee继续说。
  顾善放下杂志,看着他,然后起身,坐到床边。
  Lee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顾善伸手,摸了摸Lee那头五颜六色的头发:“让我照顾你吧。”
  Lee有些惊讶。顾善接着说:“我喜欢你,我想照顾你。”
  “……你是若水的男朋友,”Lee看着他,认真地说,“你该照顾的人是他。”
  顾善却轻轻摇头:“你大概是误会了,我们没有谈恋爱。”
  “可是你们在一起这么久——”Lee依旧认真。
  “‘在一起’并不等同于‘谈恋爱’。”顾善说。
  Lee看着他,一时没有说话。
  “我喜欢的是青苹果。”顾善轻轻叹口气,“而他,只是一个苹果派。”
  
  


3




  江若水定定地站在门口。
  无声地吞咽下喉结,喉头干涩。
  他不知道自己大概听了多久听到了多少,但肯定自己无法再听下去。或者无法再在这个空间里呆下去。
  他站在门口处,对于病床上的人来说,是个视觉死角。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束风信子,是Lee喜欢的花。或许过了片刻,或许只过了几秒,病房里没有了人说话的声音,江若水将花束轻轻放在了门边的柜子上,然后转身,离去。
  出了医院,走在人行道上。人群熙攘,但他的心里却奇怪地有了片刻安静。他应当是早就有所感觉的吧。
  顾善对他的保留,对Lee的用心。
  原来的一切,都只在朦胧中,留着一层窗户纸,是他自己,不敢戳破而已。他早就应该知道了的,他和他,这段关系,不是爱情,不是……
  心口突然狠狠地钝痛起来,江若水几乎要忍不住握住自己胸口。这一年来,他和他是怎样相识,怎样,“在一起”,生活的细节,一幕幕出现在记忆中。顾善从来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口味的菜,从来不知道他喜欢什么风格的音乐,从来不知道他的生日是几月几号;顾善从来不说什么甜言蜜语,从来不做恋人间窝心的事情,也从来不告诉他关于他的爱好他的家庭他的所有私密情绪。然后,现在想起来,这些都是变成了一根根的刺,不停折磨着他的心脏。
  顾善,从来没有爱过他,从来没有。
  
  江若水在外面走了一天。疲惫地回到家时,已经是华灯初上。顾善仍然没有回来。
  将钥匙放在玄关处,江若水走到沙发边,坐下,将自己陷进去。
  他想了很多,脑子都快要烧掉了。现在他需要静一静。
  闭着眼睛,几乎就要睡着了,被家里的电话吵醒了。
  是顾善,有些责备的语气:“在家吗?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哦,我刚回来。”江若水取下眼镜,揉一揉鼻梁骨,甚至不知道要怎样面对这个男人。
  “那手机呢?”顾善又问,“怎么会关机?”
  “没电了。”江若水淡淡答道。其实他刻意关了机。
  “……”那边一时也没有说话。江若水不能自己的想着,不知他和Lee的对话进行得怎样,在他走后。
  Lee对他的回答又是什么呢?
  “你晚上会过来吗?”顾善又开口了。
  “嗯,要不然我去替你吧,你回来好好休息一下。”江若水说,猜测着男人不会答应。
  顾善沉默了一下,却说:“好。”
  挂了电话后,江若水看着电话,若有所思了片刻。
  似乎,那边进展得“不顺利”?
  揉揉眉心,戴上眼镜。
  罢了,在那人并没有明确表示什么感情的时候,便把自己陷得太深,也有自己的责任。还是



  那句话罢,合则来不合则散,他,放手。
  
  晚上带着保温桶去了医院,Lee一直吵着医院的饭菜不好吃,都带着一股子消毒药水的味道。江若水在装饭菜的时候不禁在想,能做到自己这一步的人果真是不多了吧,那个小子,可是自己的情敌耶……叹一口气,但是,Lee却是那种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他的人。开朗,聪明,对人真诚,真如顾善所说,是只青翠欲滴香甜诱人的“青苹果”。况且他和自己,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伙伴。算了,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看缘分,怨不得第三人,而那第三人,还是自己的好兄弟。
  胡思乱想着出了门,乘车到了医院。
  走到病房玄关的时候,江若水发现柜子上那束花已经不见了,走进去一看,果然已经被插进了花瓶里。Lee还是躺在床上玩PSP,顾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杂志。
  看见他来,两人齐齐抬头。
  “你来啦。”Lee笑看着他。
  “嗯,”江若水微笑着将保温桶放到病床旁边的柜子上,“再不来岂不是会饿死你这小子。”
  “果然知我者若水也。”Lee笑,“都有些什么?”
  “都是些清淡的。”江若水答,“但是都是你喜欢吃的东西。”
  “哦哦哦,这样贴心哦,”Lee坏笑,“这样下去,某人要吃醋咯。”
  江若水埋下眼睑笑笑,再抬头看了顾善一眼:“家里还有饭菜,你要吃的话热一热就好了。”
  “嗯。”顾善回答。
  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江若水一边将饭菜腾出来,一边想着。Lee和顾善看起来似乎都跟平时一样。似乎也不知道他今天来过。
  将饭菜腾好端给Lee的时候,他不经意间看了那束花一眼。Lee看见了,笑得很是得意:“是我的匿名爱慕者送的哦。”
  江若水挑眉,勾起嘴角:“是吗?”
  “是啊,没看见人,就看见花在柜子上,不是匿名爱慕者是谁?”Lee说。
  “也可能是送错了。”江若水笑说。
  “才不会。”Lee也笑。
  “好吧好吧,”江若水于是作无奈状,“你住个院也招蜂引蝶的,真是不甘寂寞啊。”
  Lee哈哈大笑,一旁的顾善也微微勾起了嘴角。江若水看向他:“你回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吧。”
  “嗯。”顾善点头,便又转向已经开吃的病号,“你也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Lee对他点头:“嗯。”
  江若水在一旁看着,尽管很努力,还是不能忽略心中那一抹痛楚。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转向了那束风信子,轻轻爱抚那些柔嫩的花瓣。
  顾善在他身后走出去,轻轻关上房门。
  Lee仍旧开心地吃着若水牌“爱心餐”,一边赞叹他的好



  手艺。
  江若水便也勾起一个微笑,看着他那头五颜六色的头发,一时间觉得有些刺目。
  
  等Lee的父母回来后,对他们这一帮朋友很是感谢。然后商量了一番,决定将他接回家里。
  江若水等人的看护工作才算是告了一段落。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更不幸。每天每天面对Lee,说江若水心里面没有些扎人的刺那是骗人的,但是一旦闲了下来,更多的时间要面对顾善,那是更微妙的事情。
  顾善看起来并不知道他听到了那番话,对他和以前并没有两样。这样江若水反而更清楚地知道,顾善一直只是把他当成,“不错的性伴侣”而已。顾善也并没有说起Lee的事情,江若水便也不问不说。
  只是自嘲地想着,还是先渐渐的,把自己的感情,收好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我其实,不太会写虐文,乃们将就看吧……TaT


4




  “抱歉。”吃饭的时候,顾善抬起头,看着江若水的眼睛说。
  江若水心里小小地加速了一下,这样的开头,是要摊牌了吗?
  “上次说要去度假,结果因为Lee的事情,没有去成,我食言了,很抱歉。”顾善说。
  江若水勾起微笑:“没关系,就这样放下那小子出去玩,谁也都放心不下的。”
  顾善也笑笑:“最喜欢你这点了。”
  江若水耸耸肩,笑笑,不置可否。
  “嘿,你是在害羞?”顾善笑着问。
  “是啦是啦,快点吃饭,顾大少。”江若水埋头,往嘴里扒饭。
  只是椅子下的脚,往后收了收。
  “这个周末有空吗?”顾善又问。
  江若水想了想:“要去教授办公室值班。”
  “晚上八点前能走吗?”
  “得看情况,”江若水回答,“怎么?”
  “我有两张张学友演唱会的门票。”顾善笑着说,“想约你一起看。”
  江若水低头,像是在思考,最后才无奈地抬起头:“那我尽量吧?”
  “嗯,好。”
  
  周六晚上,S城大舞台外面。快要开场了,顾善接到了江若水的电话。
  “喂,你到了吗?”顾善问,环顾了一下四周。
  “那个,不好意思,今天,实在走不开呢。”江若水那边很忙的样子。
  “这样啊,那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了?”顾善略微失望的语气。
  “啊,不,我刚才打了电话给Lee了,”江若水笑着说,“他很喜欢张学友的哦!本来他自己也有票的,不过你买的是VIP的嘛,可以把我的那张换给他。”
  顾善惊讶:“可是……”
  “他到了吗?我跟他说了我们约的地点,不知道那小子推着轮椅好走路不。”江若水问。
  顾善正要回话,就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回身一看,Lee被他父母推着轮椅过来。
  “嗯,他到了。”顾善对江若水说。
  “那你们快点进场吧,好像到开场的时间了。”江若水笑着说,“我这边也很忙,先挂了哦?”
  “嗯,好的,”顾善回答,对着Lee露出笑容,“拜拜。”
  “拜。”
  
  挂上电话,江若水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面色淡淡的,点开音乐播放器,安静的室内顿时被linkin park的音乐充盈。
  然后滑着椅子,到了书柜旁,抽出一本书来,再坐到沙发上,慢慢翻开来看。
  他不知道是自虐还是什么。为什么自虐?赌气吗?
  或许是的吧。这样想着的时候,胸口有点痛。端起一边的咖啡喝了几口,继续一边看书,一边神游。
  不过,损失也不大,毕竟,他也不是那么喜欢张学友。
  嗯,他喜欢linkin park这样的新摇滚,还有其他的,但总之,与他的



  ,“书卷气息的清秀”的外表截然不同。也并不是秘密,他的同学知道,Lee知道。
  顾善不知道而已。
  
  晚上十点回的家,房间还亮着,很安静冷清的样子。江若水开了灯,将大衣挂上衣架,走到半开放式的厨房,将半路上超市里买的食材放进冰箱。
  然后走到客厅,看了一下,突然叹了口气。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电视不想看,书刚才也看够了,也不想开电脑,现在睡觉还嫌早,家里也很干净,不需要做清洁。
  愣了一会儿,才又走到门口,重新穿上大衣,关了灯。
  反正顾善不会这么早就回来。他应该会看完演唱会,先送Lee回家,或许他们还会先出去玩一玩吃点宵夜,然后才回来。
  是的,他总归还是会回来。他是有原则的,也很忠诚,在某些关系上。
  皱着眉,对着这样想东想西,其实忌妒但又装作不在乎,自嘲不已的自己,放不下又要装的自己,有点厌恶。
  关门下楼,江若水的脚步缓缓的,但是沉稳而从容。
  
  PUB里面很吵,江若水却很放松,神情显得愉悦,靠着吧台,看着舞池里疯狂的人群。
  突然被人拍了拍肩膀。江若水回头,看见一张有些熟悉的脸。
  “江先生!”男人大声说话,可惜在嘈杂的音乐下也实在没有多少用。
  “林先生。”江若水笑笑,既然非大声不可,不如直接看唇语。
  “叫我林然就好了!”林然大笑。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