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第九条尾巴 巫哲(异能/强强/伪人兽)

第九条尾巴 巫哲(异能/强强/伪人兽)

时间: 2014-02-17 19:13:51


【文案】

传说九尾猫长到八条尾巴的时候,可以为能看到它的人实现一个愿望,但代价是失去一条尾巴。
于是有一只倒霉催的九尾猫,每当攒够八条尾巴的时候,就会碰到一个能看见它并且苦大仇深需要它帮忙实现愿望的有缘人。
直到有一天,它碰到了一个头天从下水道里把它掏出来,第二天又从火场里把它扛出来的男人……

1V1,HE,伪·人兽。
还是老样子,晚上八点更新,其余时间捉虫请忽略。


【正文】

1、下水道里的小黑猫

  “我打了119了,等消防队来救它吧,这小猫怪可怜的……”
  听到下水道外面嘈杂的人声里传来这么一句时,它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它使劲蹬了蹬腿,非常郁闷。腿很疼,被勾住了,而且一动就疼,应该是什么东西扎进了腿上的皮肤里。
  一只猫居然因为追老鼠而被困在了下水道里,这一定是猫史上最丢人的事。
  何况它还是只九尾猫。
  当然,严格地来说,它还算不上,因为它还没有长出第九条尾巴,但它有八条了,是的,八条漂亮的黑尾巴,只要再长出一条……
  可是现在它却被困在这个又脏又臭,而且黑漆漆的地方!下水道出口处时不时划过的手电光闪得它很不舒服。
  
  当又有一个人弯下腰来凑在出口用手电晃它眼睛的时候,它忍不住冲着那人愤怒地吡了吡牙,很烦燥地“喵”了一声。
  “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卡住了,可能是腿……”那人继续用手电晃了几下,扭头对旁边的人说了一句,“也没准儿是肚子,这猫好像挺胖的。”
  它胖么?哪里胖了,它明明是被勾住了,不是卡住,这人什么眼神儿。
  它有些不爽地眯缝了一下眼,看到了这人桔红色制服上醒目的黄色荧光条,是个消防员。
  
  这是季骁他们队今天接的头一个警。
  救猫挺没劲的,还是从臭哄哄的下水道里往出掏。季骁当初到消防中队时没有想到,他们每天的工作内容还会包括这些,不过相比出火场,他宁愿每天都掏猫。
  季骁看了一下,下水道的盖子离猫被卡住的地方跟出口距离差不多,揭了盖子去掏没戏。
  “拿根棍儿给捅出来得了。”林梓想了一会出了个主意。
  “要捅死了呢?”季骁看了他一眼,他知道林梓想回去,谁愿意费个大劲掏只野猫呢。
  “车上有套索吧,套上拽拽看?”
  季骁目测了一下从下水道口到猫的位置,差不多:“试试。”
  
  林梓说的套索,是很多地方用来套狗的那种,一根竹杆子,前端带个细钢丝圈,一拉就能收紧。
  季骁拿着套索再次趴到了下水道口上,林梓用手电照着,他能看到黑暗中被手电光照光的黄色眼睛,挺漂亮。
  套索伸向那只猫的时候,它似乎吓了一跳,往回缩成了一团,但最终还是因为不能移动而被季骁把套索套在了它脖子上。
  “我拽了。”季骁示意林梓手电照好,手轻轻往出口这边拉了拉。
  
  里面的小黑猫突然叫了一声,声音很大,嗓子都叫得有点破音了。季骁赶紧停了手,他感觉压力巨大,周围围观的大妈大嫂的都盯着他,就好像他要把这猫怎么着了似的。
  “把盖子揭了吧,”季骁手撑着下水道口的水泥地,“这猫肯定是被什么东西勾住了,从那边退着拽应该可以弄出来。”
  折腾了十几分钟,季骁终于从下水道盖子那边套着小猫的尾巴把它给拽了出来,围观群众居然还鼓了一会儿掌,弄得季骁抓着猫都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拿车上去了。
  “这猫有主吗?”季骁捏着小猫脖子后面把它拎到眼前仔细看了看,小猫四条腿都往前绷着,爪子全都伸了出来,连尾巴都绷直了,看起来很紧张,如临大敌,季骁看了一会突然眼睛一眯缝,“咦?”
  
  这一声咦让它一下绷紧了神经,盯着拎着它的人,不是吧……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它默念了半天,也没能确定这人能不能看到它的八条尾巴,这第八条才刚长出来没几天,千万不能就这么没了。
  “这猫是全黑的啊,你看,一点白毛都没有……”这人咦完了之后看了好一会才冲旁边的人偏了偏头说出了下一句话。
  它一听这话,猛地松了一口气,尾巴保住了。
  “是只小野猫,真可怜,”一个大妈伸手在它腿上捏了捏,“还受伤了,你们能给包扎一下送去流浪猫保护站吗?”
  
  “一会给放到路边吧,”林梓开着车看了一眼放在季骁腿上的猫,后腿上的伤已经被季骁包好了,虽说包得有点像三角粽,“咱这儿哪有什么保护站,老太太说得跟真的一样……”
  “行么,大妈们对我们可是寄予了厚望的。”季骁看了看小黑猫的眼睛,浅黄色的眸子中间细细一条黑色瞳孔,衬上这一身的黑毛,看着有点恶魔的意思,他下意识地想了想今天是星期几,还好,不是星期五。
  “流浪猫都野着呢,不亲人,”林梓笑了一下,“以前我奶奶就爱捡猫,养不了几天都全跑了,野猫在人家里呆不住,放了吧。”
  季骁捏着小猫的耳朵想了一会,同意了,主要是小猫在他捏耳朵的时候很不情愿地用爪子把他的手推开了,这让他觉得这的确是只不愿意人跟人呆在一块的野猫。
  快到中队院子的时候,林梓把车停在了路边,季骁打开车门还没来得及下车,小黑猫就一蹬腿从他手里窜了出去,三下两下爬上了路边的一棵树,转眼就不见了。
  
  回到队里是中午了,季骁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趴床上准备睡觉,顺便拿过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有一条一小时前发来的短信。
  夫君你晚上能不能上线,你娘子今天被人欺负了。
  季骁一看就知道是谁发来的,只是差点把娘子看成了娘。他回复过去,晚上能上,谁欺负你了,告诉他晚上洗好白白等我。
  那边很快回过来,你恶心不恶心,亲爱的。
  我都没嫌你个人妖恶心呢。
  滚,晚上记得上线。
  
  这人叫糖泡泡,是季骁游戏里的老婆,认识挺长时间了,是个无比甜美的细腰萝莉弓箭手,但有传闻说本人是个男的。
  季骁一开始因为不明真相产生了某些猥琐的想法而娶了糖泡泡,听到传言之后饱受打击,但好在糖泡泡性格不错,季骁只好放弃了勾搭萝莉的想法,就当处了兄弟……
  俩人交换过手机号,但从来没打过电话,糖泡泡说,你还是别打了,省得幻灭。
  季骁因为工作性质,一般不做任务,也不下副本,这些事都是糖泡泡开他号去做的,所以做为报答,他会帮糖泡泡PK。季骁没什么别的爱好,又没女朋友,钱都花在游戏上了,装备很好,于是糖泡泡很敬业地惹事儿,然后由他善后。
  季骁叹了口气,把手机塞到枕头下面,这家伙不定又惹了什么麻烦。
  
  九尾猫也是猫,哪怕后腿上缠着个三角粽,也不妨碍它在第一时间悄悄地又潜回了那条下水道附近,直觉告诉它,老鼠还在那里,卡在下水道里的事那家伙看见了,一定会等着它回去好好嘲笑一番。
  它果然在墙角看到了躲在垃圾桶后边晒太阳的混蛋。
  它迅速跳下墙头,绕到老鼠身后,无声无息地靠了过去。轻轻抬起爪子,再轻轻放下,呼吸也放得很轻,三,二,一,好!
  这次它没有扑歪,锋利的爪子准确地落在了老鼠的背上。
  
  老鼠估计是晒得太舒服,被它扑到的时候很是受惊,声音很大地叫了一声,听到这声音,它相当满足,小样儿,让你美不滋儿地在这假装享受生活……
  它松了松爪子,老鼠挣扎着跑开了,跑出一小段之后还回头看了它一眼,眼神里写满了不服气。
  第10次了,它没理会老鼠的回眸,低头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了。
  再有两次,它就可以结束这种无聊的游戏了,不过……它跃上墙头,挑了一条回家的近路,想要再抓住那家伙两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回到小区的时候是下午,阳光很好,一看就让人忍不住想睡一觉……
  大老远就看到房东的老婆正站在楼下电梯门前向这边张望,看到他就喊了起来:“丁未你可算回来了,怎么打你电话也不接?”
  “没带出去,什么事?”手机这种充满了现代气息的垃圾,他很少用,讨厌这东西。
  “刚物业打电话来说楼下的厕所堵了刚清通,让楼上的都开大水冲一下,你一会回去记得开水冲一下啊。”
  “嗯。”
  “你用厕所的时候也注意点,别弄堵了,麻烦死。”房东老婆又补充了一句。
  “嗯。”
  “你们这些学生啊,都不靠谱,连大学生都不靠谱,”女人小声嘟囔着转身,“所以我老公总说为什么要把房子租给中学生……”
  为什么,为钱呗。
  丁未眯缝着细长的眼睛笑了笑,没说别的,直接进了电梯。
  
  打开房门的时候他马上觉得不对劲,有人进过他家。
  茶几上的杯子往旁边移动了几公分,饮水机的热水开关往中间转了一些角度……
  “苏癸,”他皱着眉转身往厨房方向说了一句,“你又跑我这来干嘛?”
  “又?我好像是第一次来啊……”厨房里有用水的声音,一个男孩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不大的眼睛里全是笑容,尖尖的下巴冲他扬了扬,“喵!”
  “赶紧走,我要睡觉。”丁未走到落地窗前把窗帘猛地一下拉开,阳光一下洒了进来,暖洋洋的。
  站在厨房门口的苏癸被突如其来铺满全身的阳光吓了一跳,抬手挡住眼睛:“喂,丁未,今天捉我这次不算。”
  “你说不算就不算了吗,”丁未伸了个懒腰,“想耍赖?”
  “如果这次不算,”苏癸往门口走,顺手从茶几上拿了个苹果咬着,“你被卡在下水道里的事我就不告诉别人,怎么样?”
  
  他的手刚放到门把手上,背后一阵风,没等他回头,脖子已经被一只冰凉的手掐住了,他整个人重心不稳,被按到了墙上,丁未的声音贴着耳后传过来:“说出去就捏死你。”
  “松开,疼……”苏癸皱着眉扭了两下,“我不说还不行么,松开!你今天把我背都抓破了你知道吗……”
  “啧,”丁未松开了手,坐到落地窗前的摇椅上,腿伸得老长,“听你这意思还想让我给你擦点儿药么。”
  “我走了,你有空不去谢谢你的救命恩人么,要没人家,你现在还卡在里边儿呢,哎哟真可怕啊……”苏癸的话说到后半句的时候人已经窜出了门外。
  丁未扔过去一个靠垫砸在门后,把门关上了。
  
  救命恩人?
  他想起了那个在下水道口说他是只胖猫的消防员,已经没什么印象了。
  他活了这么久,见过那么多人,已经养成了习惯,对人的长相基本看过就忘,遗忘是他的特长,现在他就记得那人有一张还算温和的脸,还有身上那种香烟的味道,如果过个十天半个月的,这些细枝末节就都会消失在他的脑子里了。
  丁未摸了摸腿上的伤,包扎的纱布当然已经没了,伤口还有点疼,但不严重。
  这算什么救命恩人,就算没有他,自己难道还能一直被钉在那里直到饿死么……而且拽尾巴的时候还使那么大劲。
  丁未下意识地侧过身伸手往身后摸了摸,摸了个空才想起来这会自己没有尾巴。
  他闭上眼睛,抬手遮住眼睛,睡一会吧,真累,长尾巴的时候总是犯困,但愿这次尾巴能平安长好……
  
作者有话要说:算了还是把这一段放到下面来吧,咳咳,但是还是想让大家看一下九尾猫的传说,因为文里的猫跟传说里的区别挺大,嘿嘿。

佛祖说过,世间凡是有七窍者皆可修炼成仙。
猫自然也是在这个范围之内的。
据说猫每修炼20年,就可以多长出一条尾巴,长到九条尾巴的时候,就能到达一个很牛逼的境界,连神仙都要让它三分,咳咳。
但第九条尾巴不好长,长到八条尾巴的时候,猫妖要帮一个人实现一个愿望,才能继续修练出第九条尾巴,但代价是失去一条尾巴。
于是猫妖不停地帮助有缘碰到它的人,不停地失去第八条尾巴。
死循环。
故事的后面是这样的,直到有一天,它碰到了一个小男孩,小男孩许下了一个愿望,这个愿望是,我希望你能长出第九条尾巴。
于是……猫妖升仙了。

故事就是这样,版本有不少,但区别不大。
在这个文里,九尾猫可能不像传说里的那样悲情,我不喜欢这个调调,于是,这只九尾猫会和传说里的不太一样。

2、力求优雅的小黑猫

  季骁下线的时候手指头都快抽搐了,一晚上车轮战,走到哪都有人突然冲出来偷袭他,杀人杀得装备耐久都快没了。
  夫君,下线吧,我们被围奸了。
  糖泡泡躲在城里用夫妻频道跟季骁发消息,季骁正在去给糖泡泡买草药,路上被几个人堵着,杀了半天才脱身跑到安全区,抽空给他回过去一条:
  围奸你大爷,你到底把人家怎么惹了,搞得这么势不两立的。
  操,那人公然**本宫,说得太难听了,谁受得了,我刷世界骂了他俩小时。
  哪个不开眼的居然**你,也太饥不择食了……
  滚!
  
  季骁最终被堵得没办法,只得下线,下线前他看了一眼世界频道,满满全是对方的人在刷屏,每当刷得渐渐有些要平息的样子时,糖泡泡都会适时地出来撩上一句,接着就是更疯狂地刷,内容都一样:齐小白糖泡泡,奸夫淫妇死翘翘!
  骂得太没水平了,虽然还算押韵,季骁按下退出的时候强烈地想要建议他们都去跟着糖泡泡学学,连续两小时骂人不带重样儿的。
  刚在床上躺了没两分钟,林梓笑咪咪地拿着一包糖炒栗子推开门进来了。
  季骁住的是消防队的宿舍,他们这一层楼里一到晚上就只剩了季骁和林梓俩单身汉,结了婚的同事只要是不值班的,一般都回家。
  
  “干嘛?”季骁拉过被子盖上。
  “蹭电脑,”林梓把季骁刚关上的电脑用脚指头捅开了,“我今天还没有喂毛毛。”
  “你丫有毛病……”
  毛毛是林梓养的电脑宠物,一只小白猫,每天要喂食,散步,洗澡,挠痒痒,季骁想不明白一个大老爷们儿整天对着电脑折腾只假猫有什么意思,这事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才干的。
  “没点儿爱心呢你,”林梓往季骁嘴里塞了颗剥好的栗子,“不喜欢小动物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
  “哟,您最有爱心了,受了伤的猫非得让我扔了,”季骁斜眼看他,“还一套一套的,野猫不亲人,野猫会跑……”
  “我说的是事实!就今天那只猫,拿回来了也一样得跑,人家都不稀得让你碰,还腆脸献爱心呢。”林梓一脸不屑地鄙视了他一通,开始专心给毛毛检查有没有虱子。
  
  季骁笑了笑没出声,想起了今天那只小黑猫,他把它拉出了下水道才发现它是被一根铁丝扎到了后腿儿里才卡在那里动弹不得的。
  “你说……那么笨的猫……能长大么?”
  “别操心了,那猫也不是小奶猫了,人家能自己长到现在,不用你管也能长大,”林梓停了手上的活凑到季骁面前看了他一会,“你平时也不喜欢动物啊,怎么对这猫这么放不下了,是因为春天了吗,这个多愁善感的季节。”
  “那是秋天好不好,春天是你发情的日子,”季骁冲他挥挥手,“喂你的毛毛去,我睡觉了,走的时候帮我关好门。”
  
  “我今儿晚上在你屋睡。”林梓盯着屏幕突然来了一句。
  “凭什么!”季骁刚闭上眼睛准备睡,一听这话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他睡觉爱乱翻,最烦有人在边上挡着了,老妈一直担心以后娶了媳妇他会睡半道把人家一脚踹下床去。
  “漫漫春夜,你不寂寞吗。”林梓转过脸来冲他笑,凑过来朝他抛了个媚眼。
  “别废话,”季骁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说吧,你屋怎么了?”
  “我刚吃面……面打翻了……”
  “翻哪儿了?”
  “床上呗,”林梓抓抓头发,“要不能上你这儿凑合么,你以为我愿意啊,晚上搂个大老爷们儿睡觉还不如搂枕头呢,连想像的空间都没有……”
  
  林梓睡觉比季骁老实不了多少,虽说不打呼噜不磨牙,但睡半道总往季骁身上搂,季骁一晚上尽推他了,每次推开没几分钟就又一翻身搂过来。
  “林梓我干你大爷,”季骁被大半夜的跟做广播操似的来回推人玩折腾得有点上火,对着林梓的肚子一腿蹬了过去,“你丫什么操性!”
  林梓直接从床上滚了下去,刚一摔到地上就醒了,接着就很矫健地一蹦而起,抓了搭在椅子上的衣服就往身上套,边套边冲了出去,嘴里还喊:“我操,大半夜出火场……”
  季骁被他弄愣了,在床上迷迷瞪瞪听着林梓一路往出警滑杆那边跑,心想着这小子是不是得滑下去了才能清醒过来。
  
  “季骁你他妈有病吧,”没过一会林梓挺悲愤地回来了,提着裤子,看这样子应该是没到滑杆就清醒了,“你干嘛啊?吓得我以为出火场!”
  “别废话,你给老子睡地上去,这么大个人了没点睡德,不是说搂个大男人睡觉没想像空间么,还张牙舞爪地搂得那叫一个带劲儿啊,我还睡不睡了……”季骁把毛毯在自己身上卷成一条包上,脸冲墙躺在床正中间不动了。
  林梓在床边站了几秒钟,思考着自己是直接往床里边蹦还是就贴在季骁背后凑合睡,最后他终于决定,上里面挤去,在外面随时有被蹬下床去的危险。
  林梓起跳的瞬间,走廊里突然警铃大作,刚跳了半个腾空而起的他一个分神,膝盖磕在了床沿上,身体往前一扑,脸扣在了季骁腰上。
  
  “啊……”季骁也正在一跃而起,被他这么一撞,眼泪差点下来了,“操,你咬我干嘛!”
  林梓没顾得上理他,爬起来捂着嘴就往外冲,季骁跟在后面边跑边穿衣服,虽说睡得还有点神游天外的意思,但俩人跑步出门到顺着滑杆下去一系列动作都跟条件反射似的不用通过大脑。
  尽管是大半夜,所有值班的人都还是在三分钟之内换上了防护服集合完毕,准备上车出发的时候,中队长伍志军吹了声哨,看了看手里的秒表:“突击检查,列队!”
  “我靠,”林梓已经扑到了方向盘上,一听这话,小声骂了一句,“老大精神头真好。”
  季骁没说话,这种事突击检查不是头一回了,老伍专挑睡觉的点儿搞紧急集合,用来检查队员们火警响应速度是否达标……
  大家排成两列站在伍志军面前,听他中气十足地训话,反复强调消防出警反应速度的重要性以及提高业务素质的必要……等等等等。
  半夜没觉睡被抓起来突击检查,这种事并没有让大家不满,他们见过太多的火场,各种悲剧,能早一分钟赶到现场就能多一线希望。
  
  训完话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四点多了,季骁坐在床沿上睡意全无,林梓倒是把衣服一扒倒头就睡,没多一会儿就重新进入梦乡。
  季骁有点无聊,靠在床头拿起手机在电话本里挨个按着,这大半夜的也没个能骚扰的人,想了半天,给糖泡泡号码上发了一条,起床尿尿了。
  没两分钟糖泡泡就回了过来,你个挨千刀的王八蛋。
  季骁乐了,把手机塞到枕头下面躺下,闭上了眼睛,林梓在边上翻了个身,他迅速一掌推过去,把林梓拍回了原来的位置。
  
  丁未坐在阳台边上,腿搭在外边轻轻晃着,他今天晚上还没有出去转悠,一直都呆在阳台上,听着这栋楼里的种种声音。
  吵架的,聊天的,教育孩子的,打电话的,嘿咻的,嘿咻的时候被隔壁砸墙的……
  月亮在天上悬着,他抬起头盯着看了很长时间,这玩意儿最好,从他有记忆的那天开始就没有变化过,当然,他的记忆力不怎么样,所以月亮到底在这几百年的时间里有没有变过,他也不能完全确定。
  丁未缩回腿,踩在阳台栏杆上,慢慢站了起来,他住在15层,不算很高,但在黎明前最黑的这段时间里,从这里往下看,还是很有感觉,又吓人又勾得人想融入其中的感觉。
  他张开双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阳台上一跃而下。
  
  风在耳边发出低低的鸣叫,裹着他的身体,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丁未嘴角挑出了一个微笑。
  在半空中时,他变得有些透明,夜色像是能穿透他的身体。
  身体在收缩,是那种舒适而又充满延展的收缩,这是一种奇怪的表达,但却无比地贴切……
  他在半空中变成了一只小黑猫。
  有着琥珀色眼睛的小黑猫。
  琥珀色是很久以前它帮一个小女孩实现愿望并失去一条尾巴之后,小女孩说的,她说,你的眼睛是琥珀色的,真好看。
  它为这个听起来很妙的形容美滋滋地去过一次水边,够着脖子看着自己的倒影,研究了一会自己的眼睛。但现实让它有点失望,什么琥珀色,就是黄色,大部分的猫都长着这样的眼睛,黄的,中间有个黑色的小圆点,有时候是黑色的小竖条。
  带着这些乱七八糟的破碎的回忆,它缩了缩后腿,准备以一个轻盈而优雅的姿势落在楼下的围墙上,再以一个轻盈而优雅的姿势轻轻跳下墙头,然后就着美好的夜色沿着墙根散一会儿步。
  
  但是出乎它意料的是,最先碰到墙头的碎砖的,不是它前爪上柔软的肉垫,而是它的下巴。
  它对墙的位置判断失误了,它以下巴先磕在墙头上的方式落了下来,然后在拼命挥动四个爪子的过程中下巴蹭着墙一路向下,最后肚皮着地摔在草地上。
  这种出人意料的惊吓让它很是恼火,一跃而起,“喵”地号了一声以示悲愤,并且极力控制声音,让尾音拐了个弯以嗷结束。
  它四处看了看,周围很安静,还好这是半夜,没有人看到它以这样丢人的方式落地,不知道情况的没准儿会以为它是被哪家虐猫的从楼上扔下来的。
  它抖了抖身体,把沾在毛上的草屑弄干净,然后贴着墙根儿小步蹦着往前走,尾巴竖得老高。
  
  这条路它不是特别熟,它到这里的时间不长,之前待的地方因为拆迁不能再住,它挑了很久才挑了这里,离这个城市最大的街心公园很近,它喜欢晚上去那里呆一会,找回点远离人群的感觉。
  刚走了没几一会,路尽头拐弯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影子被路灯拉得很长,一直延展到它脚下,它往边上蹦了蹦,一般情况下,它愿意跟人保持一个相对远一些的距离。
  但那人似乎是看到了它,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直直地冲它走了过来。
  它停下了脚步,心跳慢慢加快,看着这个有些犹豫却又还是很坚定一步步向它走来的人。
  完了,它晃晃尾巴,想把尾巴坐到屁股下边儿藏起来,但如果这真是一个能看到它真正样子的人,藏了尾巴也没用,再说有那么多条,它屁股也不够大……
  
  “你是……一只……”那人终于走到了它面前,它能很清楚地看到这个男人脸上又惊又喜还带着点难以置信的表情,这种表情它太熟悉了,这几百年里它不知道看过多少次,所有的脸它都已经不记得,唯有这种透着强烈期望的眼神它没有忘记。
  对于这人的提问,它没有回答,最早以前它会喵喵叫一声算是肯定,但时间长了,就懒得开口了,反正它好不容易长出来的第八条尾巴马上就要没了,这已经是不可回避的事实。
  它静静地坐着,那人见它没反应,蹲下来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九尾猫?”
  


3、九尾猫都是大写M

  这是一个“有缘人”。
  前辈说过,能看到九尾猫真身的人,都是有缘人,他们可以许下一个愿望,九尾猫会帮他们实现,代价是失去一条尾巴。
  它一直对于有缘人这个称呼很不满,这些人跟它之间的缘份,就是让它在一步步走向九条尾巴圆满飞升的路上退着再走上几步,而且因为太有缘了,它进进退退已经一百多年。
  但九尾猫深植在基因里的某种东西却让它无法抗拒有缘人的合理愿望,它一次又一次郁闷地为有缘人实现愿望,一次又一次地慢慢修炼出一条新的尾巴,然后如此往复……哪来那么多有缘人呢,它一直为这事儿很纳闷儿。
  苏癸以前说过,你们九尾猫都是M,而且是大写的M。
  是的,现在它又要M了。
  它端正地坐在这个人的面前,静静地等着他提出愿望,只要这个愿望没有超出它的能力范围之外,它都会答应。
  
  “你的尾巴真漂亮。”男人看了它很久,轻轻地说了一句,伸出手像是想要摸一下,可在空中举了一会还是收了回去,也许是觉得不礼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