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就是不想死 天堂放逐者(上)

就是不想死 天堂放逐者(上)

时间: 2014-01-11 16:13:03

就是不想死★内容简介

做为一个BOSS,就是乖乖的待在自家老窝(副本)里,在挂掉之前多拉几个垫背的,
大多数时候都是被蹂/躏一遍又一遍,
眼睁睁的看着属于自己的收藏一次又一次的被人抢走,真真惨绝人寰。
不管命运这玩意是怎么定的,某个BOSS咬牙表示,“我就是不想死,怎么?”
谢紫衣:哼,与玩家斗,其乐无穷。

【系统公告】九州终极副本【绝尘宫】已开启,BOSS为“天下第一”谢紫衣,掉落物品均为神器,
第一个通关终极副本的玩家,可得万两黄金与“天下第一”的称号。

玩家A:万两黄金啊,拼了,【绝尘宫】求组队
……
玩家A:为什么我喊了十分钟都米人!!
玩家B:这嘛,因为大家都是来玩游戏的,不是来被BOSS玩的。
╭(╯^╰)╮

【系统公告】玩家【漠寒】放倒了“天下第一”谢紫衣,得到神器【冰蚕衣】从此名扬天下,威震武林。

玩家B:哇,哪个牛叉人物,太崇拜了,求副本攻略
玩家C:摸下巴,为什么是放倒,不是打败?求“攻”略
漠寒:……
谢紫衣:……
漠寒:呃,那个,为什么你穿的内衣是神器?

PS:如果在看文过程中萌上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比如游戏提示音神马的,请不用惊慌,相信我,亲你不是一个人~~~


  一个主角风中凌乱

  直着眼睛看着破旧木制柜台上缺珠断柱的破算盘很久,他才慢吞吞的开始翻系统给的基本资料。
  这是第一款全息网络游戏,古典武侠背景。
  这个世界的一切剧**物以及所有“人”这模样的路人甲乙丙丁,都是设计师用智能电脑创造出来的虚拟人格,据说是身份地位越高,细节就越完美,系统给每个剧**物的资料类同于玩家,最大的不同是,资料上的东西是不会更改的,他们也不能升级。反正从NPC一睁开眼,就很清楚的知道这些事。
  不过知道归知道,大家有自我意识的第一秒还是要确定下,自己被创造出来充当的到底是啥角色,那意味着他们之后的人生要怎么过,这是很严肃的事,如果你是乞丐,乞丐不能做的事情你都做不了,如果你是**良家妇女的地痞,那么你就要重复做这件事……囧,可能会被人暴扁一次又一次,来为玩家完成任务,也许到后来那个被**的姑娘看见你都会很同情,不过姑娘还要继续呼救让人来把你拍成猪头,因为那是她应该做的事……
  存在于这个并不真实的世界,不被系统抹杀掉的唯一生存手段,就是老老实实接受系统安排。
  于是所有智商正常的NPC在确认资料时都紧张的捏了一把汗,我们的主角也不例外。
  姓名:梁先生。
  呃,这也太混账了,他是个连名字都不正式的路人甲?
  身份:南枫镇客栈账房。
  他呆滞的抬起眼,两个瘦瘦小小的店小二跟打着呵气的掌柜都笑眯眯的冲他打招呼,看来都懂了各自身份,适应程度比他快多了。完全不像他那样对身份不满,或是表情怪异,这么想来,有个能遮风避雨的住处,生活稳定,非舞刀弄剑的风险人士,不用被玩家砍死一次又一次,似乎真的不错。
  只是这屋子里昏昏暗暗,就五六张八仙桌,还有一半都歪歪斜斜,这间客栈真不是一般的破。但再抱怨也无济于事了,他们既然有了意识,估计很快,游戏就要正式开放,玩家也会出现了
  掌柜已经开始叱喝起伙计,而店小二也开始卖力的擦桌子。
  我们的主角则是默默低下头,继续将资料往下拉。
  等级:??
  咦,这是啥意思,账房先生这个职业是被歧视的吗?
  生命:??
  内力:??
  ……
  好家伙,后面那就是整页的问号,他纳闷的揣测系统在安排自己的时候是不是偷工减料了,总算在资料最后一行翻到了一个有字的属性。
  状态:易容中。解除方法为隐藏任务,由玩家触发。
  凉风穿堂而过,游戏还未正式开启,而南枫镇客栈账房先生站在那里愣了很久很久,终于认识到了虚拟人格智商里那个叫“风中凌乱”的词,到底是啥意思。

  一个主角很想吐血

  全息网游九州,在公测的第一天就完全爆满,而且网游公司的投诉电话也被打爆了,创下了玩家还没有正式登陆游戏就开始打投诉电话的历史最高纪录。
  原因很简单,几乎百分之八十的玩家,在设定自己的人物ID时,都被折腾得吐血。
  一般来说,会在起名字这个问题上卡十分钟的,都是因为游戏名重复,但九州被投诉的原因不是这个,而是它对玩家游戏名,有极其变/态的要求。
  比如某个玩家,他很兴奋的进入游戏登陆界面,牛逼的给自己起名“独孤求败”。
  系统提示:你不能使用真实存在过的人物或者著名虚拟人物姓名。
  这个条件驳回了一批试图提交“李寻欢”“李白”甚至“李嘉x”的玩家。
  摊手,好吧这不算什么,别的网游也有类似的限定,九州只是更严苛点罢了。
  新新人类们向来都不吝啬在名字上做文章,装文艺的起名“撒哈拉的一粒沙”,装牛叉的则是“寂寞高手”,甜美女孩的“草莓泡泡”,以及不死心的还在提交“独孤求不败”。
  结果是所有人都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系统提示:本游戏为古典武侠,请起符合该背景的姓名。
  大伙不干了,有脾气不好的开始骂,投诉电话一个接一个来。
  “老子都起了十几个名字了,这毛游戏到底认可什么样的?”
  于是游戏公司在三个小时后,添上了一个自动解疑并帮玩家纠正游戏名的补丁。
  系统纠正:“撒哈拉的一粒沙”,中国古代是不存在撒哈拉这个称呼的,但游戏支持玩家将ID定为江湖外号,所以建议玩家起名为“沙漠一粒沙”。
  摔,文艺味统统被掩盖了有木有!
  系统纠正:“寂寞高手”,做为新手,你不符合此江湖外号,建议另改。
  摔,有这么坑爹较真的游戏么!!
  系统纠正:“草莓泡泡”,与本游戏古典武侠背景相悖,九州认可百家姓内所有姓氏,可改名为“梅泡泡”。
  摔,顶这种名字的,是范跑X他拐弯十八路的亲戚啊?
  ……
  这么多吐血大骂的人里,本文的主角之一,梁爽算是比较特殊的,他失败了五六次后,随手翻了下课本上的古文,琢磨出了一个很武侠气息的名字。
  “谢紫衣。”
  “对不起,该姓名为游戏中的一个NPC,你不能使用。”
  “……”什么叫坑爹,这就是。
  梁爽开始有骂人的冲动了,要不是全息网游使用的头盔太贵,他真的要狠狠摔下去,火在往上冒的时候人一般比较不清醒,下一个名字就完全没经过仔细思考,脱口而出:
  “梁先生。”
  “对不起,该姓名为游戏中的一个NPC,你不能使用。”
  “……!!”
  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梁爽也加入了拨打投诉电话的大军。
  不过由于他忍耐力与涵养比别人要好一点,所以轮到他忍无可忍的时候,投诉电话已经打不进去了,话筒里的忙音让梁爽怒火稍微熄了点,搁下电话,继续无语的开始扫视一切有字的东西,还好古文课本一直就放在寝室桌子上,随便一翻就是诗词什么的。
  “漠寒。”
  “欢迎来到九州,请戴上全息网游使用的头盔,半分钟后自动进入游戏,人体处于半睡眠状态,请注意所处在的地点,不建议公共场所,倒计时开始,30,29,……”

  搭讪进行中

  一条清澈的河流从小镇中穿过,生满青苔的斑驳石桥沉浸在清晨的雾气里,只有些许朦朦胧胧的影子,略有高低起伏的青石板路,也湿漉漉的,缝隙中也许还生着三两顽固的青绿色,但都冒不了头,恹恹的隐匿着。鲜明的是临水小楼上朱红的窗棂,与水乡姑娘撑船时清越动人的吆喝声,就似乎缓缓的没入这般朦胧的青灰色轻雾里。
  不得不说,那一个两个傻站在桥边路旁,穿着粗布衣裳的男男女女,简直是煞风景。
  游戏九州的地图非常大,每个充当新手村的小镇子和村落,都有1000玩家的上限,而且玩家首次登陆是系统自动分配到登陆地点的,不到10级根本就无法离开出生的地方,不止是一般游戏里强盗与怪物等级高的原因,在中国古代,有一样东西很重要,但是看武侠小说的跟电视剧的似乎都很容易忘记,那就是官府开的路引,绝对比现代社会春运的火车票难/搞一百倍,一般的平头百姓根本得不到这个东西,离开户籍所在的县府,到另外一个地方去,非要这坑爹的玩意不可,不然你连城门都进不去……会直接就被锁了下大牢,那可不是交钱就能进,城外不远的村落百姓要进城做买卖,还得村子里的保甲(类似最低层居委会干部)带着一起进城,
  古人不轻易背井离乡,不仅是因为他们依靠土地而生,国家的律法同样将他们牢牢拘束在一处,根本就没有不认识的邻居,也不存在没见过的街坊,便于官府排查,在远一点的秦朝,就有一人犯法,跟这人编制在一起的十家住得近的都同罪,真的是祸福与共,休戚相关,这种亲密又有几分特殊的街坊邻里,可不是21世纪的现代人可以想象的。
  所以看到系统给出的提示资料关于路引这一条时,又是无数人有喷血的冲动,泥煤啊电视剧害人啊,还好这是玩游戏,要是真一不小心穿越就铁定栽这个上面了。
  九州给每个玩家安排的身份都是无业者,户籍是出生地,一套最简陋便宜的衣服鞋子,还有一把生锈的匕首,可怜巴巴的十个铜板,起始点数完全一样,生命十点,男性敏捷二点体力三点,女性敏捷三点体力两点,剩下的不是零就是一些特殊属性还灰色未开启。根本没有其他游戏的智力精神还有魅力幸运之类,九州游戏公司在宣传上解释的很清楚,玩家对事情判断的正确与否,还是看自己的能力,以及进行剧情任务时给NPC的印象,加点数能有什么用?
  梁爽,哦不,漠寒掂着那十文钱,有点傻眼。
  九州没有游戏新手指导,拽的就只丢下一句话,此游戏无限可能,你可能成为天下第一高手,也有可能篡位当皇帝,每次登陆游戏就当自己是穿越的就好,离线当成穿回去就可以了,比现代好,至少房子不是必需品,友情提示,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实在找不到赚钱办法,可以捡个破碗沿街乞讨,不过要做好被抢了地盘的NPC乞丐过来揍你的准备,要是能打得赢,恭喜可以继续从事乞丐行业,要是输了,摊手,玩家你们懂的。
  公测期间,不接受人/民/币与游戏世界的货币兑换。
  所以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就是摆在所有玩家面前第一个难题。在南枫镇,跟梁爽一样逛够了这江南水乡风情的玩家们,纷纷开始琢磨要怎么升级赚钱了,于是他们信心十足的跑街窜巷,见到一个NPC都要问上几句,准备接任务,因为整个镇子里根本就看不到类似平常游戏的小怪供玩家砍掉攒经验升级。
  很快,所有人就发现九州这个游戏果然该死的变/态,不同的人上去说不同的话,NPC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于是有人接到了任务,一脸兴奋的跑走了,同样跟这个NPC说话的人却没有。这并不是说玩家的态度要好,你再温和礼貌,挎篮子的小媳妇大姑娘绝对不理你,你要是态度恶劣,说不定碰对了人还真有用,漠寒就看见,一个脾气不好的玩家焦躁之下,火大的踢了一个匍匐在地磕头的乞丐一脚,那乞丐抬头一看,见这玩家人高马大,满脸怒色作势要再踢的模样,NPC乞丐当场就瑟瑟发抖将破碗捧上去,“大爷别打了,这钱你拿走……”
  碗虽然破,里面却有七八个铜板呢。
  那玩家一愣之下,立刻喜气洋洋拿了就走,估计去找下一个乞丐了。
  漠寒忍不出抽搐了下嘴角,就是有个乞丐在他脚边,他也不会踢,更别说踢了再踢,果然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完全是看玩家各人。
  一路上看到的囧事不断,最离谱的要数一个十几岁模样的女孩,嗔怒的对着一个绸缎铺的老板跺脚,嚷嚷着“你要怎么样才给任务,我知道你肯定有任务,你铺子里的伙计都有任务怎么可能你没有!”,那胖乎乎的NPC更绝,居然回答她“我也想知道”。
  漠寒绕着镇子走了一个多小时,不停的根据不同目标想着搭讪最适合的话,好不容易才接到了一个帮瞎眼大娘去镇东杨胖子铺里买馍馍的任务,馍馍一文钱一个,要八个,来回半小时,交了任务后,大娘一叠声的感谢他,却没有给他买馍馍的钱。漠寒摸着鼻子走出去,翻资料,经验才可怜的涨了一点,而0级到1级要十点,漠寒摸着剩下的两文钱正愁着不知道要怎么办,又在镇子里碰了半个小时运气,一个包着蓝头巾的大婶忽然赶上来拉住他,给了他十文钱,说是瞎眼大娘年老忘事,才想起来没给他钱。
  漠寒那个激动,差点要对着那几枚铜板眼泪汪汪。
  更高兴的在后面,大婶请他去给镇西客栈里当店小二的儿子送东西,就一个蓝布包袱,送到就成,不用花钱,漠寒兴冲冲的接了就在青石板路上飞奔,途中因为路太滑险些摔了一跤。
  等站在南枫镇唯一的客栈前,漠寒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客栈还能再破一点吗,连个牌匾都没有,大门开着,不过看那倾斜破旧的程度,绝对是关不上的,风一吹就晃,漆都掉光了,木板上还有虫眼,感觉这不是客栈,是破庙,特别是在这还算平和富足的小镇,这客栈破得有点离奇。
  跨进门,漠寒还没看清里面黑洞洞的摆了啥,就客气的问:
  “哪位是齐家大婶的儿子,大婶托我给你送东西。”
  话说完了,眼睛也适应了里面的光线,果然客栈里的桌子没有最破只有更破,难为还有三个玩家找到了能坐的长凳,小心翼翼的坐在最完好的一张桌子前,那掌柜模样的NPC瞥了漠寒一眼,这时一个又瘦又矮的伙计笑着走过来,连连谢他,接过蓝布包袱,还塞给他一枚铜板。
  这时漠寒听到系统提示,经验上涨一点,齐小二感谢你,给你一文钱做跑路费。
  另外一个更黑更瘦的店小二凑过来问漠寒要吃什么
  开玩笑,哪里有钱吃东西,漠寒刚要拒绝,忽然发现自己生命值已经下降了两点,算来他登陆了游戏时间两小时……于是很无语的问店小二最便宜的是什么。
  “当然是馍馍,一文钱一个,恢复一点生命值。”
  漠寒听到最后一句时囧了一下,不过这时候要到之前镇东馍馍铺去买就浪费时间了,希望这客栈里的食物不至于跟它的外表一样寒碜,于是淡定的要了一个馍馍。
  由于实在找不到能坐的凳子,漠寒决定他在游戏里的第一餐饭,毫无疑问打包,咳,是直接抓了带走,还能节省时间,摸索着自己十三文马上又要少一枚的全部财产,漠寒觉得很痛苦。
  他正在纠结,就听到那店小二招呼一声。
  “一个馍馍,一文钱,梁先生您记着呐。”
  “梁先生?!”漠寒惊愕的抬头,不会吧这么巧就撞见那个所谓“该姓名为游戏中的一个NPC,你不能使用”的正主?
  客栈里除了那三个也在吃馍馍补充生命值的玩家,就只有店小二,掌柜……呃,角落的破柜台那里还站着一个面前放着算盘的NPC,好像是账房,呃,这客栈是不是太惨了,连一文钱都记账?
  由于有“夺名”之恨,虽然不是啥好听名字,漠寒还是在光线昏暗的情况下仔细打量那个NPC,就是很旧洗得发白甚至有一个不起眼补丁的破袍子,三十来岁的模样,面容枯黄,普普通通,此时正有气没力敷衍的拨了下连珠子都不全的破算盘,很是古怪的瞧着将嗓门扯了个八度的漠寒。
  明明就是一个NPC,漠寒却觉得有些尴尬。
  呃,NPC的名字甚至他们的身份,也不是他们自己决定的哈,这么大呼小叫将一个人的名字念出来飚高音,别说古代了,就是在现代也挺失礼。还有梁先生这个名字……
  “哈哈,没事没事,我还以为这名字是哪个秀才或者教书先生……没想到是客栈的账房……”
  ——完了,要是这个NPC有任务,就绝对接不到了。
  这才是漠寒真正有点懊恼的原因。
  然后漠寒就觉得那个NPC眼中闪过一丝怪异的纳闷与诡异的惊喜,还没等他仔细琢磨这是怎么回事,那账房先生又低下头继续发呆了。
  店小二拿来了馍馍,跟镇东铺子里的完全一样,漠寒拿了后实在找不出能坐的地方,于是出了这家破客栈,边啃馍馍边继续找任务接。
  河道上的撑船姑娘发出清亮的吆喝,漠寒从石桥上走过,看过撑船姑娘那黑亮动人的大眼睛,终于想到了那个叫梁先生的账房有什么地方不对,那双眸子,非常清澈,甚至称得上漂亮,怎么会长在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脸上,难道这游戏真的这么变/态?
  ***
  “哈哈,没事没事,我还以为这名字是哪个秀才或者教书先生……没想到是客栈的账房……”
  系统提示:有人怀疑你的身份,隐藏任务已被触发开启。

  钱途渺茫

  漠寒下线的时候,终于升到了1级,顿时整个人物属性面板都跳出来大变样了,从0级到1级最大的改变就是南枫镇默认他为本镇居民,由于他接的任务与登录游戏以来的行为都不算恶事,所以属性正义值显示的是十点,走在路上那些NPC不再用陌生的目光斜瞥过来,做生意的小贩跟撑船的姑娘都迎面冲着他笑意盈盈。
  同时九州世界的聊天系统也开启了,在10级之前,只能看到南枫镇的玩家在“附近”频道的发言,组队与私聊频道漠寒还是空着的,全九州世界发言频道则显示着灰色,升到1级系统又给了十枚铜币,体力敏捷各增加一点,生命值增加两点,声望从0加到了1,还有5点供玩家自己分配的自由属性点,漠寒一时拿不准怎么加,于是握着不满三十文钱的全副家当,站在斑驳生满青苔的石桥上,江南小镇的暮色恬淡悠然,水雾朦胧,他却森森觉得前途渺茫~咳。
  文艺神马的不能当钱使,当务之急还是先下线,上游戏论坛搜索下快速升级与赚钱的技术帖。
  将游戏头盔取下来,梁爽拔下与电脑的连接线,冲了一杯廉价的速溶咖啡,然后开始登陆九州的游戏论坛,现在还是暑假八月中旬,大学校园网的速度因为没人所以并不慢,梁爽就是为了玩游戏,赶在学校宿舍开的第一天就来了,寝室里的三个哥们都还待在家里,连行李都没收拾好呢,他起码还能一个人悠闲的待在宿舍里一星期。
  九州游戏论坛的跳转页与游戏宣传画,那是相当的漂亮,青山绿水不用说,绚丽华美的武技效果跟大片似的,梁爽就是被一个白衣大侠那帅到极点的造型跟长剑吸引得狠下心买游戏头盔的。
  论坛果然爆满,只要不是灌水帖,都要几千的回复。
  梁爽立刻点开了一个《怎样更快升级》的置顶帖
  楼主说他出生在苏州府乡下的一个小镇,发帖的时候已经3级了,梁爽忍不住啧啧两声,果然这个世界上人跟人是有差距的,他花了一整天才1级,人家四小时就三级。咳,笨鸟先飞,借鉴学习很重要。
  这个楼主说,找NPC接买东西或者送东西的任务升级,是很慢的,浪费的时间还不够买补充生命值的馒头钱……九州里面其实也有小怪可以供玩家砍杀,那就是老鼠,最好想办法接一个粮铺或者村长发布的灭鼠任务,卖包子馒头馍馍的铺子里肯定也有,然后就可以去阴暗的角落挖老鼠洞,杀死一只老鼠就有一点经验值,非常赚,就是老鼠窜得快不太好杀,建议升到一级以后去杀老鼠,把5点自由分配的属性点全部加到敏捷上去,就轻松多了。最有利的是,被老鼠咬到不减生命值,就只处于战斗状态下半小时正常消耗一点,悠闲逛马路还一小时一点呢。
  帖子下面一半是如获至宝的感激之词,剩下的是女玩家不满抱怨的回复。
  对于如此真实的全息网游九州来说,杀老鼠可不是点一下鼠标扔一下技能,是真的要跟那黑漆漆脏兮兮的老鼠面对面,不小心还有可能被咬一口,所幸在游戏里被老鼠咬不用去医院打预防针。
  梁爽又翻了几个帖子,除了杀老鼠之外,都是一些怎么接任务的帖子,但没有南枫镇的,所以对梁爽也没啥用,然后就是一群哭穷的帖,貌似最高资产的那个家伙有一百文钱了,等级4,不过他发帖说,九州实在是个够坑爹的地方,他接了4级以上才有资格接到的在码头扛货的任务,一小时生命值下降10点,虽然经验高赚钱快,但同样花钱也厉害。
  对此九州的官方解释是,生命值,就是通常游戏的血量,不止是被攻击时会掉,你不吃东西一样会掉的,九州是个近乎真实的世界,不吃饭当然会饿死,而做沉重体力活的人向来都需要比普通人吃得多,如果你体力值高,每小时生命值消耗就会减少,这很正常。你看老鼠咬你一口你就不会掉血,除非给咬了一百口……而没听说抓老鼠也会把人累死的,所以生命值消耗就不快,以后开始学武,稍微高级点的技能,比如需要在瀑布下练剑的,一小时消耗是三百点生命都很正常,至于原因,摊手,玩家你们懂的。
  梁爽看得眼皮直抽,差点将嘴里的咖啡喷到屏幕上。
  泥煤!没见过这么坑爹的系统设置。
  骂过骂,所有玩家都明悟了,总之短时间内,大家都恨不得把一文钱掰成两半花。
  关了游戏论坛,梁爽决定还是先出寝室觅食比较重要,等晚上回来再登陆游戏,老鼠什么的也是夜里比较容易活动——你难道不认为夜里比较难抓嘛古代没有电灯的啊喂。
  ***
  玩家们不淡定在论坛灌水,或者坚持打投诉电话,九州游戏公司技术部却不像网友揣测的那样,正坐在控制系统前幸灾乐祸的坏笑看热闹,相反他们因为一个意外已经乱成一团,虽然智能电脑自我核查无误,但他们还是不敢置信的调出数据查了又查。
  “李总监,对!我没有开玩笑,九州终极副本的前置隐藏任务已经被玩家触发了!”
  一个染着金色头发的年轻人,满头大汗的对着电话苦笑连连:
  “是的,您没有记错,今天是九州公测的第一天。按照您的剧情设计,这应该是在玩家40级才能接到的任务……”
  话音刚落,办公室大门就被大力推开,一个头发乱七八糟,衬衣扣错位置,下摆没塞进牛仔裤里,只穿了一只脚的袜子,两个鞋子还不是同一双,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个打着“技术宅”与“生活废材”标签的人冲进来,手里还抓着一个最新款的手机,也不知道是对着话筒喊还是对着办公室里的人嚷:
  “混账居然有这种事情,我又低估了我们国家玩家发现跟利用BUG的强大程度。”
  “李总监,好像不是BUG……”
  “早说了别连姓一起喊,搞得像大内总管似的,叫名字!还有我就讲我的完美设计怎么可能出来漏洞?唉,你刚刚说什么?”那个李总监抓了一把头发,才让人看清他还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年轻人,挺普通的模样,“南枫镇里根本就没有能触发这个任务的条件,你们的数据查出来没有?”
  “呃,李总……李哥,数据没有不正常的地方,就是一个1级都没有新手,在南枫镇客栈里触发了情节,我们技术部的人全部在这里上班,就算哪个嘴上不牢的跟亲戚朋友说了那个账房先生是个不一般的NPC,但玩家出生地点是系统自动分配的谁知道自己能到南枫镇去,再说这个终极副本的任务情节,都是李哥亲自安排的,除了你,谁也不知道要怎么触发啊。”
  “……他的状态是易容中,名字也是假的,要触发情节,就是有人怀疑他的身份。”
  “呃,这不是很容易瞎猫碰上死耗子?”
  “容易什么!!”那李哥没好气的道,“需要玩家正义值不为负,之前没有见过‘梁先生’,也没人介绍这个NPC给该玩家知道的情况下,玩家自己对这个NPC的姓名和身份产生怀疑,出声询问,还必须是先怀疑名字,再怀疑身份,这么苛刻的触发条件,你给我说很容易?”
  “那啥,李哥你设定这么……做啥呀,好好的怎么会有人怀疑非战斗NPC?”
  “废话,我有留破绽,就是这个NPC的眼睛,高手的眼睛懂不懂?!”
  “不懂……”
  见总监又要发飙,技术部的工作人员赶紧转移话题:
  “等等,现在的问题是,鬼使神差的一个0级嫩手莫名其妙的怀疑了,触发任务,游戏进度加快倒没说什么,九州的BOSS们都不是省油的灯,李哥现在我们担心的是,会不会是NPC自己有意诱使玩家做出怀疑,谢紫衣的虚拟人格智商有157,比我们在场大多数人都聪明得多……”
  “瞎担心,目前谢紫衣的一切资料都处于未开启状态,他连自己真正名字叫什么都搞不清楚,能干嘛?即使是个杀老鼠的任务,如果玩家不触发,NPC根本就不知道,按计划谢紫衣在南枫镇至少应该待上个三个月甚至半年,才有可能不继续做账房先生,那客栈可是破得连房子都漏雨,脏兮兮的乱七八糟,智商这么高的BOSS,他憋屈的越厉害,到时候就越不吝啬他的能力,正好可以把那个时候等级普遍过40的玩家们狠狠打击一下,哇哈哈……”
  众人一起擦汗,黑线,无语。

  同一个屋檐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所有带着隐藏任务的NPC都很苦逼。
  因为在被触发前,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个身上带的那个任务到底是什么,除了傻傻的等一个走狗屎运的玩家来触发外,还是只能傻等。比如荒郊野外迷路中的落魄刀客,他就只能一直在迷路,绕着一个固定的圈子走啊走啊,因为系统规定他不能擅自离开,所以NPC明明可以找到路的,却只能继续他的迷路大业,一边痛苦的抓兔子捡果子野外求生,一边在心里诅咒着该死的玩家到底要什么时候出现。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