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缠缚 祎庭沫瞳

重生缠缚 祎庭沫瞳

时间: 2013-12-22 05:15:28


身为卧底的安越离被恋人韩墨凛亲手打断左腿,毫无留恋地送上绝路。
烈火中,安越离仅存的希望变成了绝望,最终死心。

再次醒来,安越离发现自己变成了苏璟辰。
这一次,他只为自己活着。

一年之后,苏璟辰被以私生子的身份带回家。
又在蓄谋与巧合下遇见韩墨凛,并被他留在身边。
身份与阴谋也被一层层剥开……

以后?
苏璟辰笑了笑,他们之间不需要以后。

【第一部 重生】

1、第01章

  五月的天气,并没有完全暖起来。入夜的微凉,天空被云层遮挡,看不到星光,昏暗的路灯,照不明的街道,一切都静谧的让人心底发慌,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郊外的一个废弃的仓库里,玻璃已经斑驳的残缺不全,呼呼地漏着风。撂在墙边的纸箱落了厚厚的灰,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潮湿的霉味。
  安越离赤-裸着趴在冰冷脏乱的水泥地上,左腿和右手折成别扭的角度,红肿无力地摆在那里,显然已经骨折了。□的背部布满各种青紫的痕迹,还有数道被抽得渗血的红痕。**的白色液体星星点点地落在身上,早已干涸地看不出原样,却也不难想像当时狼狈的惨状。
  微微起伏的胸膛证实安越离还活着,露出的侧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紧闭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梁都可以看出他原本俊秀的脸,只是现在少了些许生气。虽然他现在动不了,身体也越来越冷,但安越离的意识却非常清醒。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被关在这里多少天了,又有多久没吃过东西了,只是每天有人固定给他灌些水,被掏空的身体已经对饿没有了任何感觉。越来越冷的身体,和沉重的眼皮,都让安越离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可能要走到尽头了。
  
  在他被韩墨凛打断左腿的那一刻起,安越离就明白,他们已经结束了。三年的感情在现实的对立面前,被击得粉碎,连一片完整的碎片都没有留下。
  安越离知道,他们的立场从开始就是不同的,根本不应该走到一起。韩墨凛是混黑道的,身后有韩家这个庞大的家族势力,而安越离是警察,而且还是被安排到韩墨凛身边做卧底的警察。
  但爱情一旦发生了,人就会变得不由自主。何况他认识韩墨凛的时候,并不是带着任何目的,只是一次单纯的一-夜-情而已。
  
  那个时候,安越离再过一个月就要从警校毕业了。也是那时,他确定了自己的性向,不想在压抑心底长久以来不安分的躁动,安越离找了一个周末,到S市最大的酒吧去玩儿。这间酒吧其实熟悉S市的人都知道,虽然明面上是休闲酒吧,但其实是非常有名的Gay吧。
  安越离到酒吧的时候,正赶上一个男孩在台上跳钢管舞,整个酒吧的气氛也被这场性-感的独舞调动起来,十分热闹。安越离家里管得很严,所以他之前只去过一次低调的爵士吧,对这种喧哗吵闹的酒吧也只是听过,所以身在其中的他并不觉得有多好,反而吵得他头疼。只是他不知道,在他觉得头疼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的眼光盯在他身上了。
  穿过略显拥挤的人群,安越离在吧台的位置坐下,点了店里今天的招牌酒品,然后转过高脚凳,手肘搭在吧台上,看着舞台的方向。
  安越离并不是那种好看得让人惊艳的人,五官除了鼻子之外,都算不上出挑,但放在脸上却很好看,也很耐看。而最勾人的,是他眼里那种若有若无的邪气,淡淡的,却不容乎视。
  
  台上的钢管舞已经换成**实足的双人斗舞,安越离的酒也喝了近一半。
  “能请你喝一杯吗?”一个男人站在安越离身前,微笑得恰到好处。这已经是他这晚遇到了第七次搭讪了。作为一个第一次来Gay吧的人,他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是新面孔,让人有新鲜感,还是说,这是说这里实在缺少像样的人。
  安越离用眼角打量了一下男人,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用,谢谢。”
  “怎么?有伴了?”男人并不准备放弃,继续问道。
  安越离看看他,没说话。他今天来只是想看看,并没有准备发生点儿什么,而这么长时间看下来,似乎也没有哪个让他心动的男人。即使他喜欢男人,也是非常挑剔的,并不表示是个同性就行。
  见他不说话,男人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只是还没有出声,眼睛透过安越离愣了一秒,随后回过神,讪讪地说了一句,“不打扰你了。”便转身走向舞台那边的人群里,很快就看不到人影了。
  安越离并没有探究男人发愣的原由,酒吧里那么多人,他也懒得多事,只保持着原先的姿势,继续喝着他的酒。
  
  不知过了多久,在舞台上的表演结束,音乐换成慢调旋律后,一个低沉中带着磁性的声音在他身后开口道:“晚上跟我走。”没有商量,感觉更像是习惯性的命令。
  安越离微微一怔,很快转过身。
  吸引,有时候只是目光同步的契合,然后心动,沦陷……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韩墨凛,细长的眼睛蕴含着一种危险的讯息,墨黑的瞳仁深邃的让人不自觉会沉浸下去。悬挺的鼻子,微抿的嘴角。凌厉冷酷的脸,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让安越离挑不出瑕疵。只是越看越觉得危险。
  “凭什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挑起的眼角带着一种邪气的不羁。虽然这个男人很吸引他,但安越离并没准备这么快就买他的账。
  韩墨凛没有回答,拿过他手上的杯子,放到吧台上。然后拉住他的手臂,将安越离带出酒吧。
  ——他们的**在走出酒吧后开始上演。
  
  虽然起初并没有和男人上床的准备,但安越离并不想拒绝韩墨凛,说不上为什么,只觉得如次错过了,可能就没机会再见了。他不是个怕事的,有时候甚至有些自私,他想享受这次的过程。而且既然要做,那第一次就给这个男人也不错。
  安越离的第一次,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美好。两个人洗过澡后,先在一床上相互压制了一番,安越离并不太想屈居下位,但韩墨凛更不像会躺在别人身下的人,所以床上难免要以暴制暴。最后,韩墨凛以身高和体力的优势,将安越离压在了床上。
  “想在上面?”韩墨凛将他的手别一身后,低沉的声音染上了一抹性感的沙哑。
  安越离喘着气,转头道:“不行吗?”被韩墨凛这样压他,他可能明显感觉到韩墨凛的东西正顶着他腰后的凹陷。
  韩墨凛低下头,靠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从不在下面。而你……很适合被上。”
  “滚。”安越离不愿示弱地吐出一个字。
  韩没多话,身后直接扯掉安越离的浴袍,开始享受自己的猎物。
  
  安越离冷哼了一声,不再反抗,反正决定要做了,他也懒得矫情。韩墨凛的吻落在他身上,并不温柔,带着一种霸道的占有欲。安越离也不需要他小心翼翼,毕竟他是男人。
  不知道因为是安越离的第一次,还是韩墨凛的侵略性太强。从韩墨凛进入他的身体,到这场□结束,安越离并没有体会到多少快感,除了疼还是疼。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叫得很惨,但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过一句求饶的话。只睁着眼睛看着韩墨凛,像是一场身体的博弈。
  韩墨凛也没有说过一句安慰的言语,似乎真的只是一场发泄罢了。
  次日,待安越离醒来,韩墨凛已经离开了。桌上放着水和一管药膏,空气中似乎还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
  
  原本以为这次**过后,两人就不会再见了。没想到半个月后,安越离在面临毕业分配的时候,被市安全局情报处的领导叫了去,希望他能以一个新的身份接近韩家现在的家主,作为局里的卧底,调查韩家的生意往来。
  安越离抽出韩家的资料,才知道与自己有过**的男人叫韩墨凛,也就是韩家的家主。安越离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很小,兜转着自己又遇到了他,只是身份完全不同。
  不管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安越离还是接下了这次任务。韩墨凛这个人非常难接近,警惕性也极高,之前派出的卧底都死在了韩家人的枪下。而这次局里也是偶然查到安越离与韩墨凛曾有过接触。经过再三的考虑,还是决定将这次任务交给安越离。
  那天之后,安越离除了名字没变,其他的资料全部大换血。之所以没换名字,也是担心安越离哪天在路上遇见熟人,对方一叫他的名字,难免会引起韩家人的怀疑。
  
  拿着自己的新资料,安越离开始了他的卧底生活。反正现在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也没什么可挂念的。
  他的运气还算不错,混到韩家做小弟没多久,就遇到了韩墨凛。也许是韩墨凛还记得他,所以没几个月,他就被安排到了韩墨凛身边做事,当然,也都是一些琐碎得无关紧要的小事。
  再后来,两个人借由一次安越离喝醉了,由**的对象变成Sex Partner。最后,在安越离推开韩墨凛,被对手的车撞到后,两个人正式成为**。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安越离的感情也变成了假戏真做,所以交给警局的资料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
  虽然论做警察的资历,安越离并不算长,但他心里很明白,韩家这么大的黑道家族,想连根拔起谈何容易?局里最多也只是想控制他们罢了。
  然而,即使再小心,打算得再好,也不能保证永远不出纰漏。
  
  一个月前,韩家与美国斯托克家族的合作计划被泄露了,交易当晚,国际刑警出现在交易地点,双方发生了激烈的火拼,韩家死了不少兄弟,斯托克家前来交易的人当场中弹身亡,警方也损失了不少人。
  这件事让韩墨凛很恼火,他从接管韩家以来,还没出过这种事,下令彻查。
  第三天,韩墨凛冷着脸,全身低气压地走进安越离的房间,将他之前进入警校时期的资料统统摔到他面前。
  “安越离,你藏得真不错。”韩墨凛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被骗对一直心高气傲的韩墨凛来说,是绝对不能原谅的事,何况安越离还是警察的卧底。
  安越离看着散落了一地的资料和照片,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似乎所有的解释都很苍白。他之前是向警方提供了关于这次交易的对象和资料,但并没有透露具体的时间和地点。所以这次他们遭到围剿,安越离也很意外。不过话说回来,警方可能并不是只放了他一个卧底在韩家。
  “怎么?没话说了?”韩墨凛一把抓住安越离的衣领,将人提起来抵在墙上,一字一句地说道:“为了对付韩家,你居然愿意让我上,你真行。”
  “你听我说……”安越离想解释些什么,但又觉得无从解释。他不能说自己没把资料给警方,不管资料是不是他透出去的,韩家人都不会放过他,毕竟他就是卧底。
  “说什么?你以为我还会信你?”没给安越离任何反驳的机会,韩墨凛就一拳招呼到他脸上,随后身上也没落下。
  安越离想反抗,但怒火中烧的韩墨凛力量很大,安越离虽然能凭巧劲儿躲过要害,但回击却有些困难。
  
  压着被打得顿疼的腹部,安越离趴在地上喘着,“墨凛,我没有……”还没等安越离把话说完,韩墨凛就扯住他的头发,将他拖出卧室,直接拖到楼下。
  跌跌撞撞地被拖下楼,楼梯的直角磕得安越离背部生疼,随后,他整个人被丢在地上。
  一楼的客厅里,韩家的人围了一圈站在那里,谁也没敢说话,只是眼睛死死地盯着安越离,似乎狠不得将他活刮了。
  韩墨凛拿过沙发边手腕粗的铁棍,站在旁边的兄弟将安越离架起来,并将他的左腿压在沙发背上。安越离看着韩墨凛,他知道韩墨凛现在很生气,但不管怎么样,他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哪怕这个解释再苍白都好。
  “安越离,承睿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我手下那么多兄弟都死在你们警察手里。”韩墨凛沉声说着,语气冷的似乎已经结了冰,“你有种待在我身边,就得有种给他们陪葬。”
  说完,韩墨凛拎起铁棍,狠狠地砸在安越离腿上。
  “唔……”在左腿被砸中的瞬间,安越离似乎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咬住嘴唇压住溢到嘴边的痛呼,安越离希望为自己保留住最后的一丝尊严。
  冷汗顺着额角流下来,安越离疼的发颤,眼里的最后那点想解释的希望,也慢慢变成了绝望,因为韩墨凛在打断他的腿后,眼里的怒火没有半分消散,脸上也没有任何心疼。
  
  他知道他和韩墨凛完了,他三年来对局里的隐瞒,他们三年来的从**变成爱人,那些记忆都没能改变这个男人的任何决定,甚至不愿意停下来听他多说一句。
  韩墨凛一直是个很冷的人,下手也从不心软,但他对安越离却非常好,一直照顾有加。从自己的双亲过世后,就没人对他这么好过,让他再次感觉到来自于一个家的温暖。这也是安越离为什么决定帮韩墨凛隐瞒警方的原因。
  但一切,都终结在了韩墨凛用铁棍砸向他的那一刻……
  
  “把他带下去,好好招待。还有,别让他死得太快。”这是韩墨凛留给安越离的最后一句话。
  之后,他就被连拖带拽地带到了一间仓库。这段时间以来,安越离也不知道自己被招待了多少次,身上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而他的绝望也随着时间的漫长,越来越深。
  
  不能动的安越离安静地趴在地上,勉强能看出一点本色的皮肤地方,却透出一种惨白的灰败。
  安越离无法扯动青紫的嘴角,只能在心里自嘲地笑了一下。想来有些荒谬,他之所以撑着这口气,就是想再见韩墨凛一面,他不否认,在这场爱情里,自己比他陷得深。所以他一直期望着韩墨凛有一天会出现在这儿,听他解释几句,或者,哪怕只是说几句话。
  但时间一天天过去,安越离的心也跟着一天天冷下来,他知道韩墨凛根本不会出现。
  累了,他已经撑不下去了,也不想再撑了。
  
  一阵呛人的烟味涌进仓库,安越离被呛得虚弱地咳了两声,也有些喘不过气来。勉强睁开眼睛,透过残破的玻璃,安越离隐约可以看到窗外火光冲天,似乎还有木柴燃烧时的声响。
  他知道不会有人来救他,如果真有人会救他,也不会等到火燃到这种程度,何况他还闻到了一丝汽油的味道。显然,这场火就是为了要烧死他,只是不知道这是不是韩墨凛的意思。
  不过无论如何,他们的对立和恩怨,也就到此为止了,他已经彻底死心了,用自己的死亡为这场缘份画上句点,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努力地扯了一下嘴角,安越离露出一个不太算好看的笑容。随后,一阵浓烟袭来,安越离失去了意识,胸口微弱的起伏也停了下来。
  ——既然你不给我生路,那就带着回忆结束吧。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文了,让大家久等了。
求留言,求收藏,求撒花!

重生兄弟文。
因为这个故事有些复杂,所以需要大家慢慢来读,身份和阴谋也是一层层揭开的。
瞳酝酿了很久,希望能与大家分享这个故事。
也希望大家会喜欢。

2、第02章

  意识慢慢回归,安越离只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打过一样。而下一秒,安越离立刻完全清醒过来——他还活着。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韩墨凛已经放过他了?还是说,觉得让他这样死了太容易,想把他救活,继续折磨到他解气为止?
  想到韩墨凛冷漠的脸,安越离心里有些酸涩。其实无论韩墨凛是否放过他,他们都回不到以前了。从他被拖出韩家时起,他们之间就已经崩塌了,之后的那点希望,最后也只证明是他的妄想罢了。
  他不可能带着肮脏的身体回到韩墨凛身边,在黑白对立的无解局面下,韩墨凛也不可能接纳他。而他也在这场折磨中,彻底死心了。
  
  没有马上睁开眼,放下酸涩的安越离隐约觉得身体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除了头和身上几处有点钝痛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痛感。试着动了一下右手,除了吊针扎在手背上的微凉感之外,并没有任何骨折的迹象,更没有打石膏。
  心里的异样感慢慢扩大,他又试着活动左腿,除了躯腿时,膝盖有点擦伤性的痛楚之外,也没有被打断骨头后的闷疼和肿胀,自然也没用石膏固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疑问越来越大的安越离慢慢睁开眼,入眼是雪白的墙壁,床边有一个小柜子,床头有床号和呼叫器,厚重的白色被子盖在身上,空气中还有一丝消毒水的味道,一看就知道是医院的病房。旁边的床位空着,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窗子被窗帘遮掉一半,看不到外面的景色。安越离左手撑着身体坐起来,茫然地打量着套着病服的自己。
  白皙的手臂有些纤细,隐约可以看到上面青色的血管。他记得自己的皮肤一直是健康的小麦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白了。还有,手掌因为握枪而磨出的茧子也不见了,变得细致平滑,甚至没有任何疤痕。自己看了二十七年的身体怎么可能不了解,他可以肯定现在的这双手,根本不是他的。快速解开病服的衣扣,原本应该有的青紫的痕迹也完全消失了,似乎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而在这副身体左胸口的位置,有一块拇指大的红色胎记,这是他原本的身体根本没有的,也不可能会出现的东西。
  安越离在心里打了个突,一种有些荒诞的想法呼之欲出,他却不敢确认。伸手想按一按发疼的额角,而手指碰到的却是纱布厚重的触感。他记得自己陷入黑暗之前,并没有伤到头,怎么会……
  
  深吸了口气,安越离让自己冷静下来,以便分析现在的情况。
  韩家人不可能会来救他,而这副身体怎么看都不像是他自己的,现在安越离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还活着,其他都是一片空白。
  
  正想着下一步要怎么办,病房门被从外面推开,穿着粉色制服的护士走进来,看到他坐在床上,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快步走过来,“你醒了?。”边说边按了床头的呼叫器,通知了主治医生。
  “这是哪儿?”安越离按着额角,开口问道。虽然声音里还带着刚醒过来的沙哑,但这样清澈又有些性感的声音根本不是他的。
  护士轻笑着眨眨眼睛,“这当然是医院啊。”
  “我知道,我是说这是什么医院?”听到自己的声音后,安越离已经可以确定这个身体根本不是他的。
  “哦,这里是A市中心医院。”护士说道。
  A市?听到她的话,安越离越来越冷静的同时,头也越来越疼了。他死在S市,醒来却在距离S市四小时车程的A市了。这算不算彻底的解脱呢?完全离开那个人,不会再留下任何痕迹。
  
  年青的男医生带着几个护士匆匆走进病房,边观察着他的脸色边问道:“苏璟辰,有哪里觉得不舒服?”
  苏璟辰?安越离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医生在叫他。果然,他已经不是安越离了,“头疼,我好像不记得之前的事了,我是怎么被送到医院的?”
  对于苏璟辰的事,他一点儿也不知道,只能装失忆,虽然这种做法对他来说傻透了,但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你先别急。”医生安抚着安越离,让他平躺,为他做些基本的检查。然后打开病例,说道:“你之前从楼梯滚下来,撞到头部昏迷,被同学送到时医院来。你不记得以前的事,可能也和你撞到头有关,晚一点儿我会安排给你做一个具体的头部检查。”
  说道是被同学送来的,看来这个苏璟辰年纪并不大。不过,摔下楼梯把命给摔没了,安越离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医生。”
  “不客气,你先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可以找护士。”
  “好。”安越离微微点了下头。
  医生带着护士离开病房,屋里又剩下他一个人。
  
  他死在S市的一个废仓库里,却在A市这个叫苏璟辰的男孩身上重生了。这对无神论的安越离来说,实在是不可思议,但同时,又为自己能重新活过来感到庆幸。
  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本能,如果不是对韩墨凛的态度太绝望,以及身体已经撑到极限,安越离也不愿意放弃生命。如今老天眷顾他,让他得到一次重生的机会,那他就要好好活着。远离之前无望的种种,也不再去做什么警察,就这样简简单单地过一过平凡的日子,这也是他现在唯一想做的。
  离开之前的那种生活,其实他心里并不是完全轻松。可同样的,他也不是个拿得起,放不下的人,只是他需要一点时间,忘记过去,接受现实。
  
  盯着天花板为自己的以后做打算,房间的门被敲了两下。随后,一个样貌清秀的男孩拎着水果走进来。在看到醒着的安越离后,露出笑意,“我刚刚听医生说,你不记得以前的事。那你还认识我吗?”
  安越离看看他,然后摇摇头,“抱歉……”就算他没失忆也不可能认识眼前这个男孩。
  男孩失望地耸耸肩,坐到桌前的凳子上,认真地做起了自我介绍。“好吧,我叫颜笙,是你的大学同学兼朋友。”
  “嗯。”安越离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能说说你了解的关于我的事吗?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
  “好。”颜笙拿出一个香蕉,剥开皮递给安越离,“其实我了解的也不多,你也不愿意和我说家里的事。好像之前有个保姆照顾你,不过你上大一后,保姆就过世了,所以后来你一直一个人生活。”
  一个人生活对安越离来说是个好消息,至少可以省去不少麻烦。之后,他又从颜笙那里得知,苏璟辰是T大经济系的学生,现在上大三。因为失恋,所以最近上课一直走神,加上晚上失眠,精神状态不好,所以今天下在楼时,一不留神,从楼梯滚下来,被送进医院。
  因为失恋而精神恍惚,安越离在心理揶揄笑了一下,果然还是小孩子,“那你知道我的恋人是谁?又为什么会失恋?”
  颜笙瞪大眼睛看着他,“你连杨湛都不记得了?”
  “杨湛?”安越离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个人,“不记得,你继续说。”
  
  颜笙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一直很喜欢杨湛的,不过你也知道,他身边的男孩子很多……”
  “等等……”安越离打断他的话,“杨湛是男的?”
  “嗯。”颜笙点点头,耳朵微微有点儿红。
  安越离缓缓地呼了口气,苏璟辰这点倒和自己挺像的,都是同性-恋。
  见他不说话,颜笙继续说道:“你们交往了一个月,具体到哪一步我也不知道。然后他身边又有其他男孩了,你说他给了你一笔钱作为补偿。所以你这一阵子一直精神恍惚的。”
  安越离沉默下来,爱情往往总是最伤人的,这点安越离也很清楚。不过苏璟辰这边分手了也好,以免以后给自己找麻烦。
  “你忘了他也好,反正他这个人开始就没有多认真,是你自己太投入了。”说这些话的时候,安越离觉得颜笙的脸似乎也失望地沉下来。
  “嗯”淡淡地应了一声,眼睛微转,视线没有目的地落在扎着吊针的手上。
  
  颜笙被安越离一闪而过的目光呼引住,虽然只有一瞬,但那种邪气让他觉得心快跳了几拍。愣了一会儿,才开口道:“璟辰,我觉得你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他认识苏璟辰的时间不算短,但却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他。
  安越离转头看向颜笙,并不意外他看出什么不同,毕竟骨子里他也不是苏璟辰,“我自己都不记得之前什么样了。”
  “也对……没关系的,说不定过几天就想起来了。”颜笙轻声安慰道。
  “嗯。”安越离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之后的闲聊中,安越离没有再从颜笙那里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陪他吃过晚饭,颜笙便先回去了。
  
  在医院观察了一晚上,确定头部没有任何异常后,安越离被批准出院。至于失忆的事,医生说只能再休养一阵看看。安越离倒不甚在意,反正他也不真的失忆,只要身体没问题就好。
  向学校请了病假,安越离按照颜笙画的图,拿着包,回到苏璟辰家——离学校大概三站地的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房子的格局不错,除了厨房和卫生间向北,屋子和客厅都是向南的,十楼的高度,采光非常充足。小区的管理也不错,绿化也很到位,想必房价也不会太便宜。至于苏璟辰为什么会自己住这么一套房子,安越离着实不清楚,希望不是什么麻烦。
  放下苏璟辰的包,安越离开始在房间翻找苏璟辰的东西,希望能从中获得得多线索。作为一个警察,他很清楚什么东西能透露一个人的个人信息。
  
  太阳慢慢落山,安越离找得有点累,身上也冒出一层薄汗。从他翻到的东西来看,苏璟辰的确是一个人生活,房子是属于他的,户口本上也只有他一个人的名字。从他小时候日记中的只言片语看来,苏璟辰是个私生子,虽然日记上的他那时还不知道什么叫私生子,只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发问而已。
  在这所有的东西中,有一个存折引起了安越离的注意。存折上是苏璟辰的名字,而每个月月初,都会有一笔钱打入这个帐号,苏璟辰也会从账户里把钱如数取走。被打入的钱,少则一万,多则三万,对于苏璟辰这一个学生来说,的确不算是个小数目。而从交易的记录来看,似乎已经存在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了。
  谁会给苏璟辰打钱?又为什么要给他打钱?成为安越离心里最大的疑问。
  
  其实就一个人生活来说,他和苏璟辰是有些相似的。安越离家从他这儿往上数五代都是警察,可以算是一个警察世家。
  他的父亲之前也是个卧底,因为工作长年不在家,使得父子两的感情并不深厚,他唯一记得的就是父亲每次回来,一定要和他说的一句话就是考警校,将来做一个警察。而在他刚上高三的时候,父亲因为身份暴露,死在了对方的枪下。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