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小革命重生记 回首天涯(穿越/小白遇傲娇大少)(上)

小革命重生记 回首天涯(穿越/小白遇傲娇大少)(上)

时间: 2013-12-18 12:14:06

60年代小影星穿越现代,重新加入娱乐圈。

同志,你说你爱我?可是,我们不是同一性别的吗?

同志,你说你还是爱我?可是我还要为革命事业献身呢,没时间恋爱啊……

你别过来,再向前一步,我可是要开枪了!

当穿越小白遇上现代傲娇大少爷,战争现在开始……
PS:本文借用现代背景,但没有现代人物出现,大家就当做架空历史来看待吧,谢谢。


  第一章 初到

  高革命现在很迷茫。
  他蜷缩在一条小巷的角落,用手臂护住自己的脑袋,好像将自己同世界隔绝开来。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而这个问题是三天前就没想明白的了。
  三天以前,本应该去八一电影制片厂报道的自己莫名其妙的到了另一个世界,不,或者说到了一个未来的世界。这里有着比1960年更加多更加高的高楼,更加多的人,更加高级的汽车,还有一个更加大的自己。他从14岁的高革命一下子变成了16岁的高兴,而身高则从原本的150变成了175。最让他受不了的是,他的脸由最最流行最最帅气的国字型方脸一下子变成了下巴尖尖的瓜子脸!这对于一个将目标定位为演正面主角的高革命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经过三天的了解,高革命已经将自己这个肉身之前的里里外外大概了解了。以前的高兴是一个正宗的小混混,在初中辍学以后便流落街头,每日以跑腿打架收保护费为生,被他穿越之前正好赶上高兴和人打架受了重伤,后背被砍了一刀,一命呜呼,让高革命附身成功,穿越到了现代。
  高革命很难过,他不明白这件事情对自己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曾经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要当一名演员,虽然没有参加过战争,可是能够在影片中打鬼子也是可以满足的心愿,而60年代时的他已经以童星的身份参加了很多次革命电影的演出,并成功的饰演了多次小英雄的角色,在他穿越前已经收到了八一厂的录取通知书,正怀揣着希望想着梦想前进的时候,却来到了这个奇怪的世界。
  他已经思考了整整三天了,在这三天中他迷茫着,有时候看着肉身的父亲对自己呼来喝去的十分不习惯。每一次他都想要对父亲坦白自己的身份,可是却每次都欲言又止。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整整三天,这三天中他渴望过迷茫过恐惧过,但是他现在已经完全明白,自己或许回不去自己的时空了。
  今天他决定告别过去的自己和过去的高兴。因为他是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有着崇高的觉悟与不怕艰难困苦的革命精神,有着先烈的优良品质,这穿越虽然没有接触过,但是一定是党对自己的一种考验。他不能让这种小挫折打垮自己,乐观的革命态度是一个合格的□员应该具备的,而自己以入党为目标,一定会度过这个难关的。
  想到这里,高革命又有些开心了。他决定,以后的他改名了,不叫高革命,而叫高兴。他又为自己定了一个新的目标,那就是既然已经不能再拿个时空中完成梦想,那就再次树立一个在这个时空里当一名优秀的演员的目标,来圆以前那个已经丢失的梦想。他想,凭借自己可以考上八一厂的演技,一定可以在现代的娱乐圈打出一片天地的。于是他慢慢从角落里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等待已经麻木的双脚有了知觉,便迈步走回了家。
  “臭小子,今天又到哪儿去野了?怎么现在才回来,不会又去打架了吧?”一声豪迈的声音传来,一个巨型大汉手里拎着菜刀便冲出门来,拎起革命的耳朵向房中走去。
  高兴忍着疼痛分辩着“哪有啊,爹,爹,爸爸,爸爸……”这是他今生的父亲,高山。曾经是一名退伍军人,现在卖猪肉为生。“我没去打架,真的真的,哎呦,别掐了,掉了,掉了……”
  “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儿,不出去赚钱不说,就连做好了饭都得等你回来吃!”高山有些唠叨,但是依旧气若洪钟,他还是当兵时候拿个脾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很直来直去。
  爷俩吃完了晚饭,高兴开始斟酌如何对父亲说这个事情。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爸爸,我想对您说一件事。”
  “有事儿就说,干什么这么文邹邹的,欺负你爸没上过大学啊!”
  “呵呵,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我想去找工作。”
  一听到这个答案,高山精神了,他饶有兴致的盯着高兴:“行啊,小子,知道上进了!说说,想干什么?”
  “嗯,我想……当演员……”高兴有些心虚的说,他这些天也间接的了解到了这个时代对于演员这个职业还是有很多误解,生怕老古董一样的爸爸不同意。
  听到了这个答案,高山沉吟了一会儿。“儿子,今天是你头一次告诉爸爸你想要干什么。想要当演员,那就自己去闯闯,备不住就能成功了呢。不过,咱们家没有钱没有权,有的只是你这个小身板子和你的头脑,去北京看看吧,创出一片自己的天地!”
  高兴被老爷子的一番话弄的感动的不得了,他觉得老爹简直和支持搞革命的农民同志一样可爱,这么支持党员的工作。于是,在老爷子的支持贡献下,他揣着车票和5000元钱便从家离开了,奔向北京。
  火车上其实很好过,虽然是慢车,但是沿途的风景让他看的是目不暇接,对于从来没有感受过现代车速的高兴来讲,这种速度算是自己见到过的最快的了。而走下火车站的一瞬间,他突然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气息扑面而来,北京以它所独有的恢弘给这个傻小子一个重重的下马威。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命运之轮开始转动了,兴奋地感觉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他没有像一般北漂一样先去找房子,而是直接向路人询问要怎样去北影厂。到了地方后,他看到到处的人头攒动,很多追求梦想的人在这里等待一个机会,而高兴将要成为其中的一员。

  第二章 初涉

  同一群人蹲在一块儿,高兴手里捧着盒饭努力地把食物往下咽。
  这已经是他来到这里的第九天了,九是一个好数字,应验在高兴的身上就是,他终于在今天接到了一个群众演员的活儿。
  在这九天当中,他明白了群众演员原来也是一种职业,明白了什么叫做“腕儿”什么叫“明星”,也明白了这个世界居然有这么多人想要做明星这种看起来很奇怪的职业。这九天,他还给自己普及了一下基础知识,譬如说记者这种高尚的职业居然在现代被称作“狗仔队”,演员居然遍地都是,设备都是自己没有见过的……
  高兴很有压力,但是他觉得自己不会丢失自己崇高的信仰和品质,这种困难一定只是暂时的,自己一定可以在影片中完成打鬼子的愿望。
  除了这些收获,高兴还认识了一个朋友。
  来到北影厂第二天,因为上个晚上没有找到住处的高兴从旁边是石凳上爬起来,有些腰酸背痛的伸了个懒腰,回头便看见后面目瞪口呆的站着一个人,他有些不屑的丢下一句:“没见过为社会主义伸懒腰的人啊!”便想离开,可是在被那个人笑了整整十分钟以后彻底缠上了。不过他其实很感谢陈志豪,他让自己有了住处,还教会了自己很多现代知识,起码如果此刻让高兴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他甚至可以跩上“代沟”。
  其实陈志豪也很奇怪为什么会对这个小孩儿这么感兴趣,或许刚开始只是惊讶居然有人在石凳上睡觉,可是后来两个人接触多了便发现者孩子好像有点儿傻。他觉得大家都是北漂,应该互相照顾,秉着这个原则,他把高兴带回来自己的住处,两个人开始了同住同行的生活。
  在这种生活中,高兴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甚至连简体字陈志豪都在闲暇的时光中教授了他不少,对此他非常的感激。
  今天也是陈志豪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接到活儿,一部小投资的电影开拍,一天一人25块钱。他带着兴奋地高兴来到片场,和副导演见了见面便跟着其他群众演员一起去简单的上妆了。
  一上午下来,高兴地兴奋劲儿一点儿都没有减,虽然整个上午的他只不过是从这边走到那边,再从那边走回来,但是他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和同志们一起演戏的时候。他吃着剧组发的盒饭,和陈志豪坐在一起,也不说话,只是眼睛眨巴眨巴瞧瞧这儿,瞧瞧那儿。其实不是他不说话,只不过是因为陈志豪不让。
  这些天陈志豪被高兴地语言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浓浓的东北口音不说,见面就叫“同志”,永远都是义正言辞的说话,铿锵有力。还时不时冒出两句毛主席语录来,而最让陈志豪受不了的是,在这些天中每当自己联系剧组的副导演时便会被高兴突然冒出的一句“能不能打鬼子”弄得机会全失。忍无可忍的陈志豪在昨天晚上终于对高兴下达了最终极的指令:明天一句话都不可以说。
  高兴其实不明白这个戏到底讲的是什么,因为里面既没有英勇智慧的农民兄弟,也没有讲着奇怪语言的日本人,就连穿的衣服也和以前自己演戏的时候一点儿也不一样,难道他们不用换上八路军的服装吗?还有还有,那个男的和那个女的嘴对嘴,那是什么?
  高兴很混乱,但是他同时又是一个服从纪律的好团员,现在的组织是陈志豪,那么陈志豪所说的话他都会无条件服从。所以陈志豪要求他不能说话,他就乖乖的一句话也没讲。
  “都吃完没有吃完没有,马上开拍了,快点儿收拾收拾准备准备了!”导演助理拿着扩音器吆喝起来。
  陈志豪连忙拉起还在吃饭的高兴“快别吃了,开拍了,咱们去等着。”
  高兴听话的站起身,把盒饭放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陈志豪突然感觉自己好像犯了多大的罪过一样,他努力甩去心中的这个想法,领着高兴跟随大家一起走到了导演助理身后。
  导演和副导演正在讨论下一步的拍摄计划,这时候,一个剧务突然跑过来:“张导,刚刚于蒙的助理打电话来,说于蒙坐的飞机航班临时取消了,现在他来不了了。”
  张裕皱了皱眉头,他是一个新兴导演,以前拍了很多MV,但是有人投资给他拍摄电影还是头一回。所以对于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影片张裕非常重视,而于蒙这个角色是女主角的弟弟,一个只出现一次但却贯穿始终的线索,张裕为了这个角色选了很长时间的演员,最后因为于蒙在情景喜剧中的精彩表现才最终选定它加盟的。
  张裕有些恼火,他的眼睛快速的在人群中扫射,但是其实他自己也明白,如果真的这么好找到演员,自己当初也就不用选那么久角色了。
  在他们身后站着的陈志豪听到了剧务说的话,他看了高兴一眼,暗自下了决心。他慢慢走到张裕的身边,轻声说:“张导,你看,我弟弟行不行?他今年才16岁,就让他试试吧?”
  张裕板着脸上下打量了一下高兴,身高倒是合适,但是乱糟糟的头发和皱巴巴的衣服实在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他心里有些烦躁,但是这场戏是最近几天好不容易腾出时间的女主角和她弟弟的配戏,如果今天拍不成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小云,把他带去做做造型我看看。”张裕最后下了一下决心,想破罐子破摔一下试试看。他拿过一页剧本递给高兴“你在上妆期间把剧本看一看,一会儿就拍。”
  高兴迷茫的接过剧本,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陈志豪推给了小云,被拉走的过程中还听到身后陈志豪的加油声。
  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任由发型师小K和化妆师小云在自己脑袋上瞎折腾,他手中拿着剧本兴奋地看了起来。
  这个角色是女主角的弟弟,在剧情开始以前便去世了。他在影片中所展示的只有几秒钟的回忆镜头而已,而台词也只有一句“姐姐”,可是这个人物却是形成女主角现在性格的决定性因素。
  高兴心中揣测着剧本,眼睛不小心瞄到了镜子中的自己,顿时惊讶的大叫了起来。
  高兴盯着镜子里的人,好像又不认识自己了。
  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其实并没有仔细的看过自己长得到底是什么模样,高兴觉得所有的人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一张嘴,能长出什么稀奇来。又加上自己当时的头发比较长,所以没有人觉得自己是一个美男子。
  可是现在经过小K和小云的一打扮,他精致的面容立刻显现出来了,再加上60年代人们独有的坚毅的眼睛,整个人呈现出一种独特的魅力,与众不同。
  高兴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别,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怎么长得比演《马路天使》的赵丹还漂亮?他禁不住伸出手摸了摸镜子里的自己,有些迷住了。
  突然背后听到了小云和小K的笑声,他连忙将手拿了回来,有些尴尬的红了脸颊,这更是惹得小云忍不住伸出手来掐了掐他的脸蛋。
  “哎呀呀,我们的高兴弟弟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好看,你的皮肤也好好啊,我都想摸好久了呢!”小云调笑的说。
  “小云同志,你这样随便摸男孩子是不对的。难道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高兴实在是害羞的不得了,急忙用手将小云放在脸上的手拨下来,向后退了两步。
  没想到这一句话更是惹得两个人哈哈大笑。高兴有点儿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手还揉着自己刚刚被侵犯过的面颊。
  正在不可开交之际,副导演的呼唤声救了手足无措的高兴,小云连忙拿出高兴要换的衣服,伸手便要为他换上,吓得高兴连连后退,最后以高兴自己换衣服做了结尾,小云不情不愿的被小K拉了出去。
  高兴见到两个人走出了房间,马上将房门锁上了。
  擦了擦头上的汗,将衣服仔细穿好,又迷茫的望了望镜子中不熟悉的自己,转身走了出来。
  张导演已经等了很久了,有一些不耐烦,但是当他一看到高兴的新装扮,马上兴奋了起来。瘦弱的身躯,俊俏的面庞,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诉说着坚定地眼睛。他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围着高兴转了好几圈,最后拍拍他的肩膀:“过来,先走一遍我看看。”
  高兴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也明白导演对自己很满意,他高兴地来到了摄像机前方,女主角已经化好妆等着他了。他还隐隐地看见陈志豪在不远的地方向自己招手,并伸出了大拇指。
  高兴很开心,站在摄像机前的他有些颤抖,眼睛眨眨的看着陈志豪,旁边的女主角徐丽看到他颤巍巍的睫毛可爱的样子,有些恶作剧的捏上了他的鼻子,“嘿,小孩儿,看这边了,要开拍了。”
  高兴皱着鼻子转过头,瞪起了眼睛,却不知道自己的模样一点儿都没有让人害怕的意思,反而让别人有一种想要揉捏的冲动。他刚想说什么便想起陈志豪的警告,没有出声。
  张裕已经让剧组人员都各就各位了,随着一声“action”,镜头里的两个人开始了动作。
  张裕紧紧地盯着画面,之见一片绿色的草地上有一幢红墙绿瓦的房子,一个清秀的少年穿着白衬衫倚在柳树下,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书上的一只小鸟发呆。
  女主人公徐丽缓缓地从镜头左侧走来,她静静的站在后面看了少年一会儿,轻轻地走到他的旁边,蹲下身躯,温柔的叫了一声:小宇。
  少年没有看她,仍是望着被她的叫声惊走的小鸟,直到看不见鸟的踪迹,才好像回过神来,看向徐丽,干净清透的声音响起,“姐姐,我说了,我没事儿。”
  “cut.”张裕的声音打断了影片的拍摄。
  他气急败坏的走到高兴面前,有些不悦的训斥:“高兴,前面都挺好,但是你怎么一说话就打破了所有美好的境界呢?你说说,为什么要说话这么冲?不是告诉你要慢点儿说慢点儿说吗?”
  高兴有些不解,“导演,我觉得我演的对啊,你想想看,我是身患绝症的弟弟,在姐姐面前要表现出自己的坚强,当然要坚定一点了。”
  张裕顿时觉得一口气闷在胸口,“坚定一点儿当然没错,可是你也不要像搞革命一样说话啊,你以为是在拍老电影啊,还有,你的表情要自然,要自然!对了,你的口音怎么回事?那么浓的东北味儿,你平常说话不是很正常的吗?下次就按你平常那样讲话,知道了吗?”
  高兴有些委屈,他不明白自己的口音有什么不好,明明是为了进八一厂而练得普通话,那时候拍电影不都是那个腔调吗?怎么到现在就不正常了呢?
  他想不明白,但是为了能够把戏拍好,他只好点头答应。
  重新开拍,高兴努力把自己的话说的很慢,努力想要表现出导演想要表达的境界。他觉得现在的世界对自己来说有太多的不解,只有一个人的生活和没有人理解的社会让他感到很无助,但是他又要表现出男子汉的坚强。
  他好像把自己的这种又无助又坚强的感觉带到了拍摄过程中,却没有想到意外的符合了张裕的用意。
  镜头中,男孩儿用迷茫的眼神看了看姐姐,随即好像反应过来这里并非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马上转换了眼神,坚定地盯着徐丽,“姐姐,我说了,我没事儿。”
  “cut”张裕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一天的功夫终于把这场戏完成了,而弟弟这个角色虽然没有于蒙加盟,却也顺利的找到了替身,将这个既重要却只有几秒钟出现的人物表现的很不错。
  他满意的拍了拍高兴地肩膀,吩咐副导演多给他和陈志豪加5元钱。然后转身投入下一场的拍摄中去了。
  陈志豪开心的一把搂住高兴地肩膀,“嘿,你小子真走运,第一次当群众演员就能混上个有名字有台词的角色,快,怎么感谢哥哥?”
  高兴也很开心,他又多赚了5块钱,这要是放在自己以前的年代,那会是多么大的一笔收入啊!他兴奋地堆陈志豪说:“志豪同志,谢谢你对我的帮助,以后我要是演了战争片,一定会带上你的!”
  陈志豪听了忍不住嘴角有些抽搐,胡乱的揉了揉高兴地头发,“臭小子,以后别动不动就同志同志的,听了还以为咱是同志呢!不是告诉你不要乱讲话了吗。”
  高兴完全不明白陈志豪在讲些什么,他毫不在乎的捧着陈志豪的手紧紧握住:“志豪同志,你热心帮助人民,人民会感谢你的!”
  看着高兴闪闪发亮的眼睛,陈志豪心情格外的沉重。

  第三章 初遇

  并不是所有的时间都有机会成为主角。
  经历了那次意外的配戏之后,连续一个多月高兴和陈志豪也没能接到什么正经的戏份。于高兴地消沉不同,陈志豪完全没有任何负担的开导他,“高兴,那种事情不是想要就有的,这个得看机遇和运气,你有那么一次经验就不错了。”
  高兴有些郁闷的看了看陈志豪,他明白对方说的很对,但是这种冷遇让自诩为有实力的演员的他有些接受不了。他想,自己也是经过层层选拔加入制片厂的演员,怎么就会在这个时代完全泯没了呢?
  但是不管他们怎么想,日子还是得继续过下去。
  这一天,两个人接到一部偶像剧的客串工作,其实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因为据说一线的偶像剧演员楚声会在其中饰演男一号。也就是说这部戏的收视率就有了明确的保障。
  楚声作为新生代一线偶像剧演员,在饰演了两部青春偶像剧以后名声大震,可以说已经成为了收视率的保障。他那与其他奶油小生不同的坚毅的面庞,坏坏的笑容,已经成为一种时尚,拥有众多粉丝的他这次参加偶像剧《你的微笑》的拍摄,是他决定在偶像剧殿堂上的一次结业演出。在这部剧之后,他准备转向电影业发展。
  高兴被陈志豪勒令去化妆间找杯子,然后打两人份的水来。他在屋里东找西找,好不容易找到了两个一次性的水杯,打了两杯水准备回去交工。
  作为当红影星,楚声难得的敬业。他很早就来到了片场,一直坐在化妆间看剧本,想要使自己带入剧情中。偶然的一抬头,他突然看到有一个身影在缓步前进,禁不住盯着那个身影看了看。
  没想到陈志豪此时有些等不及了,招呼高兴工作,他过来找小孩儿,却发现高兴正在慢悠悠的端着水杯往回走,不禁有些恼火。“高兴,干什么呢,快过来。”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楚声的存在。高兴抬头看到了陈志豪,很高兴的快步走了上去,可是一不小心,脚下没有踩稳,水杯里的谁一下子撒了出来,喷了好远。
  楚声的剧本和衣服一下子便被淋湿了。看到伤及了无辜,陈志豪才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一看是楚声,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拉着高兴道歉:“楚声前辈,高兴是新入行的,不太懂事,请您不要介意。”
  楚声愤然站起身来,看都没看她一眼,“哼”的一声摔门而去,余下还在鞠躬的陈志豪和听到他的话而目瞪口呆的高兴。
  直到听不到楚声的脚步,陈志豪才松开高兴地嘴,他看着高兴不知道应该怎样训斥才好,看了良久才说:“一定要道歉。”
  高兴还没有从惊讶当中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从镜子中望楚声走出去的门发呆。
  陈志豪看他这个样子也问不出什么来,便拉着他走出化妆间。“你要知道,这个地方不是我们这种小演员可以来的,以后不可以莽莽撞撞的进来,知道了吗?还有还有,一定要去道歉。”
  高兴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应和着。
  楚声今天的状态有些不对,虽然导演没说什么,但是作为他的经纪人的胡斌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虽然没有几次NG,但是他的气场不是偶像剧的感觉,没看到和他搭戏的女演员都吓得哆里哆嗦的了吗。
  在一场戏结束后换场的时候,胡斌凑到楚声的面前。“阿声,你今天怎么了?早上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拍戏就跟吃了枪药一样?”
  楚声没有说话,他觉得自己今天的不顺利都和那个叫做高兴地小子有关系,但是这股火又不能发给别人,不然在场跟拍的记者又会觉得自己耍大牌,明天的头版头条又会是自己了。这种亏吃过一次的他已经有了经验教训。
  “没什么,只不过是刚才遇到了些不开心的事情,一会儿就好了。”
  “希望如此吧。”胡斌看着他不渝的眼神,有些担心。但是那边导演已经催了,便不好再说什么,看着楚声走开。
  高兴其实一直很沮丧。他觉得自己没有做到一名团员应有的气度和品格,马克思主义没有学习优秀,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居然没有在犯了错误的时候便赔礼道歉!他觉得特别的内疚,并下定决心好好向楚声道歉。
  结果一天下来,楚声都在忙碌,没有时间接触,而自己也被剧组人员指使的到处工作,直到晚上收工他才看到向外面的保姆车走去的楚声。放下手中的活计,高兴连忙追了过去,气喘吁吁的倒了楚声近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楚声看见是他,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冷了,止住脚步抱着双臂透过墨镜打量着高兴。
  高兴憋的满脸通红,双手绞在一起,低着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楚声看了几秒钟便没有兴趣了,抬脚从高兴地身边走过去,直直的走向保姆车。
  高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像下定了决心。他猛地转过头,朝向楚声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大声的喊道:“楚声前辈,我诚挚的向您表示深深地歉意,对不起!”
  场面一下子变得很诡异,所有的人都停下来呆呆的看着这个正在发神经的人。
  楚声停下脚步,但是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无聊”,又抬脚前行了。但是在他身边的胡斌却好像看到了他的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
  从那天以后,片场开始出现了一对奇怪的组合。
  楚声昂首挺胸,下巴抬得高高的走在前面,而高兴也目不斜视的走在后面,如果忽略它手中拿着的各种杂七杂八、楚声随手丢的东西的话,他们两个还是可以称之为帅哥组合的。
  自那天起,楚声仿佛对高兴地道歉产生了兴趣,他决定让其用实际行动来弥补自己的过错。高兴从那时候开始便正式升级为楚声的小跟班,而他本人却好像没有任何知觉。
  手中拿着楚声的衣服楚声的帽子楚声的化妆品楚声的提包,坚定不移的跟在楚声的身后,在第一时间知道楚声的需求并做到有效率的完成,已经成为高兴现阶段所有的工作。而因为有了高兴地存在,楚声的助理已经被放假好多天了,而经纪人胡斌也由原来的十分繁忙转变为现在的只需要提供下一步的行程的责任了。
  化妆间里。
  楚声一边化妆一边默背台词,高兴坐在角落里正在整理楚声大人更换下来的衣服。
  他其实对于楚声这样使唤自己还是很开心的,这证明楚声已经原谅了自己并将自己作为战友的角色认同了自己。现在的他们已经形成了坚硬了战友之间的友谊,这些都是自己勇于认错而得到的奖励。
  高兴觉得虽然这段时间自己没有再次出现在镜头中,但是相对于和楚声重归于好,这点损失就不算什么了。
  “高兴,把我的水拿过来,我渴了。”楚声的命令总是那样简短有力。
  从小就被灌输服从命令为最高标准的高兴连忙从座位中站起身来,将从家里带来的保温瓶拿出来,倒出泡好的热咖啡,递给楚声。
  其实喝水对于楚声来说是寻找状态的一个方式,当喝完手中的咖啡以后,楚声的感觉明显有了变化。如果说刚才的他是真实的自己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已经变成了电视剧里面那个温和的贵公子。
  高兴明显感觉到了这种变化,但是经过几天的习惯,现在的他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了。
  楚声的剧本他也看过,但是他一直都不怎么明白,明明楚声这个人也没有长一张国字脸,为什么他就可以成为一号正面人物呢?连续想了好多天的高兴放弃了这个问题,转而又高兴了起来,这是不是就是说他也有可能演英雄了呢?
  觉得自己完全想通了的高兴这几天很开心,再加上楚声已经原谅他自己,他觉得这是在这个世界成功生存下来的重要一步。晚上回到陈志豪家里也时不时露出笑容,陈同志让他弄得有些一惊一乍,以为此人受了什么刺激。
  看着温文尔雅的贵公子楚声同志走出化妆间,投入到拍摄当中,高兴禁不住有一点羡慕。虽然这种剧情不是自己希望的,但是好歹人家也是存在在了镜头中啊。更何况经过陈志豪的扫盲,高兴已经知道战争电影已经不是现在的主流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