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竹马终成双 季殊央

竹马终成双 季殊央

时间: 2013-12-13 14:10:17

文案
这是一个竹马竹马的故事
这是一个竹马竹马但是攻君略精神出轨的故事
这是一个竹马竹马攻君精神出轨后努力把小受追回来的故事
……

  第 1 章

  第一章:
  祁慕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的时候,正好接到陆峻屿的电话。
  挂掉电话之后,祁慕嘴角的笑容凝固,本来雀跃愉快的心情也沉静了下来。
  “小慕,今天公司要加班,我不回去吃饭了,你别等我了。”
  ……
  今天是陆峻屿二十七岁生日,祁慕特意提早下班回来准备了一桌子菜,想要给陆峻屿一个惊喜。
  红酒,美食,爱人。怎么看都应该是一次浪漫而温馨的生日经历。只可惜……计划似乎是要泡汤了。
  祁慕有些气闷,却没有责怪陆峻屿的意思,毕竟他了解那个人对工作的上心程度,认真负责不也正是他的优点之一麽。算了,等他回来庆祝一下也是一样的,不过到时候一定要让他把一桌子的菜都吃光!这么赌气的一想,祁慕的心情也有了些许好转,他打开客厅的电脑,决定上会儿网打发时间。
  平时祁慕上网用的都是自己的笔记本,这个台式电脑基本上都是陆峻屿在用。要不是把笔记本落在单位了,祁慕才不会用台式。用久了笔记本的人,都会对台式键盘都各种不适应。
  电脑的桌布是陆峻屿带着墨镜一脸英气的照片,祁慕嘴角抽了抽,这货怎么还是这么自恋!
  忽然,屏幕上跳出来一个自动登录的微博桌面。祁慕瞧了一眼账户——『屿君』,不用猜就知道这一定是陆峻屿那厮的!
  祁慕一向对这些东西没啥兴趣,火便大江南北风靡全国老少的微博愣是没捕获丫的芳心,用他的话来说,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社会主义好青年,怎么能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虽然因为这个,他被陆峻屿嘲笑了无数次——
  请输入您的昵称。
  祁慕
  此昵称太受欢迎,已有人抢了。
  祁慕无语,继续输入。
  祁小慕
  此昵称太受欢迎,已有人抢了。
  祁慕磨牙,继续换!
  祈家小爷
  此昵称太受欢迎,已经有人抢了。
  祁慕抓狂——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一阵敲——
  老子就要叫祁慕怎么了!
  输入昵称的小粉框框后出现一个鲜红的错号,后面跟着一行小字——『支持中文、数字、“_”或减号』
  ……尼玛凭什么不支持感叹号!标点符号歧视吗!祁慕在心里暴躁的吐槽,但是他已经被磨的没脾气了,默默的把感叹号去掉,这次对了,看着那个绿油油的对号,祁慕差点泪流满面,这申请一个微博也太不容易了!
  第一个关注的当然是他家陆峻屿同学。
  老子就要叫祁慕怎么了——粉丝:0。关注:1
  祁慕默默心酸了一把自己跟陆峻屿的差距之后,开始津津有味的翻看陆峻屿的微博。
  刚看了最近更新的一条,祁慕的心就是一沉——『今天晚上和西西约好了一起吃饭,你们羡慕吧[得意表情][得意表情] 』时间正是今天,中午十二点的时候。
  他想起刚刚陆峻屿的那个电话,脸色冷了下来。压了压复杂的情绪,祁慕继续往后面看,越看,心越沉。到了最后,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电脑的。
  祁慕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盯着地面,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全是陆峻屿的微博内容混乱的翻滚着,搅的他心口疼。
  陆峻屿那条微博下面一溜的回复都是——
  “好羡慕!”
  “嗷屿君傻妈和西西傻妈终于发展到三次元了吗!!求真相啊!!”
  “西西傻妈是美人,屿君傻妈乃要好好的疼爱他哟……”
  “作为□的玉玺党,我表示万分期待屿君傻妈和西西傻妈的后续啊XDD。”
  “求餐厅名字果断要去围观啊口胡!”
  不过今天瞧着陆峻屿的微薄刚登陆上就有各种回复和艾特,再一瞧,嘿,粉丝数量竟然还好几万!祁慕忽然就手痒了,看不出来陆峻屿那厮人气还挺高?于是他果断点开网页给自己也申请了一个微薄。
  而那个她们口中的西西……祁慕顺着陆峻屿的微博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人的微博——丁西西。同样是上万粉丝,几乎他的每条微博都有圈一下屿君,有时候是一些搞笑的小笑话,有些是天气预报、还有一些诸如『今天吃饭没吃饱求安慰QAQ』之类撒娇卖萌的。而他最近的一条微博内容是,『刚到S市,今天晚上要陪那个谁过生日(⊙o⊙)[开心表情][开心表情] 』下面的评论毫无悬念的又是一阵狼嚎以及各种羡慕嫉妒恨。
  想起另一条,祁慕的神色更加复杂,他的手指下意识的用力抓住沙发边缘的流苏——『老攻,你打算神马时候把我娶回家啊XDDD@屿君。』
  陆峻屿转发并评论『待为夫置办齐全八抬大轿和凤冠霞帔之日,就是娘子你过门之时。@丁西西』
  毫无疑问的闪瞎一众狗眼。
  祁慕是知道陆峻屿在玩配音的,也曾听过他的一些广播剧,陆峻屿还问过他要不要一起来,只是祁慕对那些实在是兴趣缺缺。
  丁西西和屿君的那些微博互动虽然是开玩笑居多,但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玩笑之下潜藏的**痕迹。
  但是……陆峻屿的表现真的一点不对的地方都没有。他对祁慕一如既往的好,就跟之前的二十年一样。
  可是……怎么会没有一点痕迹呢。祁慕忽然想起,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陆峻屿回家不再是抱着他腻歪,而是坐在电脑前。有时候甚至连吃饭都顾不上。
  陆峻屿和祁慕从小一起长大,对对方的一切都了若指掌,相对于自己,他们甚至更了解对方。陆峻屿曾经抱着祁慕说过一句话,“如果不是你,我绝对不会喜欢上一个男人。”
  祁慕亦然。
  因为是那个人,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就连出柜都没有费太大的功夫,原来双方家长早就猜测怀疑,而最终,怀疑变成事实。
  祁妈妈当时甚至说过,“峻屿,除了你,把小慕交给别人,我可能还不放心。”这样的话。毕竟自家儿子任性又不懂事的性格,不是谁都能忍受的。
  当时陆峻屿是怎么说的来着,——“阿姨你就放心吧,这辈子我都会把他照顾的好好儿的。”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偶尔楼道里会响起一阵脚步声,晚归的人们陆陆续续的回家了,但是祁慕要等的人,却迟迟未见踪影。
  祁慕发了他的第一条微博,“满心欢喜的准备了一桌子菜给爱人过生日,但是他却正在和别人一起吃饭庆生。”下面是一幅配图,一桌子丰盛的菜肴,旁边放着孤零零的红酒,灯光黯淡,气氛冰冷,一如祁慕此时的心情。
  陆峻屿一夜未归。
  祁慕,也一夜未眠,他在沙发上坐了一整夜,脑子里巡回播放的都是他和陆峻屿的那些过去,小时候一起调皮捣蛋,一起上课一起回家,一起欺负女孩子,一起写作业,甚至连第一次看□,都是两人一起的。
  祁慕从来没想过他会跟陆峻屿分开,从来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天微微亮了,祁慕起身,却一个踉跄跌倒在地——由于维持一个姿势太久,双腿已经酸软麻木的不像自己的。勉强活动了几下,他把餐桌上的菜全部都倒进垃圾袋内,碗筷都洗涮干净,未开封的红酒也收了起来,把一切都恢复成原样后。
  他忽然有种昨天晚上像是做了一场梦的感觉。
  拖着难受到不行的腿去卫生间洗漱,镜子里的人脸色苍白,双眼布满血丝,憔悴的像个鬼。祁慕有些气闷的朝着镜子泼了一捧水。瞧着镜子里的人模糊的看不清面目,这才满意的走出卫生间。
  不过自己这副样子,今天怕是没法上班了。还好祁慕是记者,平时不用准点准时的打卡上班蹲办公室。虽然有事的时候忙的连睡觉时间都没有,但是闲下来的时候又会觉得时间怎么都用不完。
  六点一刻,陆峻屿回来。他开门看见祁慕的时候吓了一跳,“小慕,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祁慕勉强点点头“嗯”了一声,垂着头显然没打算搭理陆峻屿。
  陆峻屿走过来把他抱住,头搁在祁慕的颈窝,“昨儿累死我了,快让我抱抱。”
  祁慕习惯性的刚要把手绕到陆峻屿的背上,却又缓慢的收了回来,垂在两侧。他实在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面对陆峻屿。
  陆峻屿也发现祁慕反常的沉默,他揉揉祁慕的头发,解释道,“小慕,你是不是生气我昨天没回来,实在是忙,我昨天累了一晚上……要不然……”
  祁慕忽然一点也不想听他的那些谎言,他截住陆峻屿的话头,“生日快乐。昨儿没机会说,现在给你补上。”
  祁慕感觉到陆峻屿的身子一颤,随即把他抱的更紧,撒娇似的呢喃,热气直往耳朵里钻,“礼物呢,小慕,有没有礼物?”
  礼物,自然是有的。祁慕一直知道陆峻屿玩的配音对耳机要求很高,特意花了几千块钱给他买了一款合适的。只打算等生日送出去。可惜现在,祁慕一点送礼物的心情也没有,“你都一晚上没回来,还好意思要礼物?”
  虽然有些失望,但陆峻屿也没生气,他捧过祁慕的脸刚要吻,却被祁慕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小慕,你这是……昨夜没休息好?”
  祁慕不否认也不承认,他推开陆峻屿,“我要去上班了。”
  说着站起来刚要迈步,腿又是一软,直直的就要跪在地上,幸亏陆峻屿眼疾手快的把他扶住。
  祁慕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都没反应过来,却把陆峻屿吓坏了,一着急,语气不禁严肃了几分,“小慕,今天是周六!你这到底是怎么搞的,怎么变成这幅模样?”说着,脚步也没停,抱着祁慕就往卧室走。
  “没啥,就是脚麻,可能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压着了。”祁慕垂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语气也是淡淡的。
  陆峻屿把祁慕放在床上,动作轻柔的帮他按摩着腿脚,知道不是什么大事,心情也就放松下来,调笑道,“果然你没了我就是不行,看,自己睡都睡不好吧。”
  祁慕仍是没什么反应,任由陆峻屿帮他揉,把头埋在枕头上,好像快要睡着。
  陆峻屿又揉了一会儿,见祁慕呼吸平稳,似乎已经进入梦乡。他起身往浴室走去,昨晚照顾了一晚上醉鬼,也是累的够呛,他也要洗个澡然后补眠。小慕看起来不太对劲儿,可能是生气他一夜未归吧,算了,等他醒了再好好哄吧。
  忽然,身后传来祁慕闷闷的声音——
  “陆峻屿,把你身上的衬衣换了吧。”
  陆峻屿低头看到身上明显崭新的衬衣,瞬间僵硬。他这才想起来,衬衣昨天晚上被丁西西吐的哪儿都是,压根没法穿,身上这件是让酒店服务生去买的新的。
  “小慕——我……”陆峻屿下意识的开口想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说,要解释的话少不得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给说出来,但是昨天又是他自己撒的谎,这实在是——眼角的余光瞥见祁慕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把头埋在枕头里,一副拒绝交流的模样。
  叹了口气,陆峻屿转身进了浴室。算了,小慕一直都是小孩子脾气,别扭一会儿大概也就没事了。他压根没往其他地方想,在他的认知里,祁慕是从来不会怀疑他的。
  但是这次陆峻屿却错了,从他昨天的欺瞒开始,祁慕对他的信任,已经开始土崩瓦解。
  等到浴室里响起水声,祁慕这才转过身来,望着浴室的方向,心里难受的厉害。眼眶酸酸的,却没有眼泪。
  什么时候开始,陆峻屿,你欺骗我不说,甚至连个敷衍的解释也懒得给了。
  怎么好像就一晚上功夫,就全都变的不一样了呢?

  第 2 章

  第二章
  那天过去之后的一周,两人谁也没有再提起关于那一天的事。陆峻屿是由于确实有点心虚,再加上觉得祁慕不会怀疑他,所以压根不想提起。而祁慕,刚开始两天还在等陆峻屿解释,到后来,就变成了灰心丧气。
  两人依旧像过去那般相处着,但是有些珍贵的东西,却不似当初那般坚固。
  祁慕的微博仍旧是只关注了一个人,但是在他第二次登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多了两个粉丝,那条微博还多了一个评论,只有简单的六个字——
  “好心酸的感觉。”
  是啊,好心酸。祁慕笑笑,嘴角的纹路却是苦的。整个微博版面显示的都是一个人的动态,所以那个“不能喝酒就别喝那么多,就咱俩又没外人在,宿醉的感觉难受吧,笨死了。@丁西西”也就格外清晰。
  “矮油屿君傻妈这宠溺又销魂的语气是闹哪样……”
  “不行我要被萌死了!!捂心口倒地!!!”
  “酒后乱X神马的萌爆了……( ⊙o⊙)求详情啊喂,西西傻妈吃起来可口吗……”
  ……
  下面依旧是一排诸如此类的回复,像一排绵密的针,刺的祁慕眼睛疼,心口疼。他甚至不敢眨眼睛,生怕一个不小心,眼泪就要掉下来。
  陆峻屿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如果喜欢上别人,为什么不跟他坦白,如果不是,又为什么偏偏又跟别人打的火热?
  似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太了解这个人了。
  忽然,祁慕看到在那条微博下面一个回复内容是,“屿君傻妈,群里的妹纸们各种打滚求临幸啊!群号码:XXXXXXXX跪求临幸!”
  虽然对那个姑娘的用词各种无语,不过意思他却是看明白了。是陆峻屿的粉丝群吧。
  从记忆深处把冷藏了许久的QQ号给扒出来,祁慕犹豫了几番,还是点了申请加入。
  群名叫“与君长相思”,着实让祁慕汗了一把。
  很快请求就被通过了。
  群主:撒花欢迎新人,快上缴果照!!
  管理A:新人在哪里0 0
  管理B:撒花欢迎……
  姑娘1:求新人属性( ⊙o⊙)!
  姑娘2:铜球!!
  祈家小爷:……
  姑娘3:新人君好热情!一上来就**(ˉ『ˉ)爱抚销魂的六个点点……
  祈家小爷:……
  姑娘1:新人君看起来好软好羞涩的样子啊求推倒!!
  姑娘2:软妹什么的,最有爱了(ˉ『ˉ)……
  祈家小爷:……我是男的!
  群主:=口=!!!
  管理A:=口= !!!
  管理B:=口=!!!
  姑娘1&2:=口=!!!
  祁慕完全不知道他们在激动什么,有些无语的把群关掉,然后SQ了群主。
  祈家小爷:呃,你那里有没有屿君全部的广播剧?
  老子真绝色:你真的是男银!!!?
  祈家小爷:……这个还能造假的?有什么问题吗?
  老子真绝色:……( ⊙o⊙)不没什么!只是男的比较少见而已。你等着,我一会儿把资源给你打包邮箱……”
  祈家小爷:谢谢。
  与此同时,群里——
  姑娘1:屿君傻妈的魅力已经男女通杀了吗!!!哦漏竟然来了一个真·男银!!
  姑娘2:……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
  群主:而且这只目测是受啊是受啊!!
  管理A:……怎么看出来的?
  群主:感觉!!
  管理A&B:……
  姑娘A:关键字,粉丝,大神,呆受,强攻。你想到了神马?
  群主:我觉得我突然就萌了是怎么回事QAQ哦不行我是坚定不移的玉玺啊!!
  姑娘1:大神攻和粉丝受一向是萌点啊!!觉得比玉玺更萌是闹哪样!!哦我的节操……
  管理A:萌出一脸血啊QAQ
  祈家小爷:玉玺是什么?
  姑娘2:噗!LX科普!
  群主:玉玺是屿君傻妈和丁西西傻妈CP粉的简称啊,别告诉我新人君知道屿君傻妈却不知道西西傻妈啊!!
  祁慕手顿了一下:我不知道。
  群里的姑娘们瞬间更加鸡血上身。
  群主:!!!这是多么森森的爱啊!!只看的见攻君除此之外其他的一切都看不见!!
  姑娘2:但是我觉得虐了是怎么回事……小粉丝默默的爱着大神,但是大神却已经和另一个大神在一起……好虐啊TAT
  祈家小爷:屿君……和丁西西是在一起了吗?
  管理A:噗!新人君好认真!这个问题可让奴家如何作答( ⊙o⊙)咱们屿君傻妈和西西傻妈现在尚处于**阶段,毕竟谁也没表白……虽然□不离十但是没板上钉钉咱就不能乱说不是,所以乃还素有机会滴……话说新人君求称呼啊口胡!
  祁慕却再没了上网的心思,刚要把QQ关掉,就看见群主姑娘SQ过来的窗口。
  老子真绝色:呃,新人君……
  祈家小爷:怎么了?
  老子真绝色:其实屿君和西西也没什么,都是大家传的多了所以才有谣言的……
  祈家小爷:……所以呢?
  老子真绝色:所以!!你要是真的喜欢屿君傻妈的话,就大胆的上吧!!话说回来……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祁慕微微的笑了笑,手指在键盘上游走:是啊,我是真的很喜欢他。
  说完也不管群主姑娘的反应,下了QQ,拔掉装满陆峻屿声音的MP3,收拾收拾东西下班走人。
  但是他没有回家,而是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散步。
  陆峻屿让他感到茫然。曾经他坚信,就算别人之间的感情再怎么折腾,也跟他们无关。他们一起走过了二十年,而他一直以为,未来的几十年里,他们也依旧会一起。
  但是自从那个夜晚过后,某些坚定不移的信念开始崩塌,祁慕一直以为无坚不摧的爱情,似乎也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完美。
  祁慕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周遭的景色有几分熟悉,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不知不觉间走到了陆峻屿公司的楼下。他没有像往常那样给陆峻屿打电话让他下来或者是索性自己上去找他。盯着地面发了会儿呆,拿出MP3,开始听那些陆峻屿配过的广播剧。
  陆峻屿平时说话的声音里总是带着一股不正经的痞子味儿,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他温柔的说话的时候,低沉的声音里带着安抚和诱哄的味道,很难让人不沉醉。每次陆峻屿一用这种语气说话,祁慕立马就投降。
  只是他到今天才知道,原来陆峻屿的声音这么具有多变性。
  邪魅狂狷傲视苍生的魔教教主。
  冷漠淡然却只对心上人温和的腹黑王爷。
  位高权重的公司总裁。
  一直扮演着安抚人心的角色其实是幕后大BOSS的心理医生。
  一口京片子游手好闲的富二代高干子弟。
  ……
  陆峻屿配的几乎都是攻,而丁西西,也包揽了其中的部分受。
  耳机里的两个人配合默契,声线搭配的也恰到好处,再加上那些和谐无比的幕后花絮和互动。就连祁慕也忍不住产生一种这两人确实是天作之合的错觉。
  “小慕,听什么呢,这么入神?”
  祁慕的耳机被人摘下,身体淬不及防的被人揽入怀抱。抬头,本该在楼上办公室的陆峻屿出现在他面前,正准备把耳机放入耳朵。
  祁慕连忙夺回耳机,把MP3收起来。“没什么,你怎么突然下来了?”
  陆峻屿丝毫不顾及路人的目光,拉起祁慕的手就往公司的地下停车场走。“在楼上看见你,就下来了。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找我?我的大记者,不忙了?”
  祁慕收拾好复杂的情绪,挑高嘴角笑道,“最近事情繁忙,寡人自知冷落了爱妃,这不,一闲下来就赶来翻爱妃的牌子了。”
  在陆峻屿的角度,正看见祁慕精致的侧脸,眼角眉梢带着一股得意劲儿,那小模样实在是……让陆峻屿看的上火!
  祁慕打小就长的好,五官精致的像动画片里走出来的少年,尤其是细细长长的桃花眼,斜着看人的时候,透着说不出的勾人风情。
  刚坐进车里,安全带都没来及绑,陆峻屿就已经扣住祁慕的后脑吻了过来,唇舌间都是抑制不住的急躁。
  一个绵长又极尽**的吻后,祁慕的眸中俨然含了一层水气,他先是狠狠的呼吸了几下,缓解自己的缺氧,随即一个巴掌糊过去,“陆峻屿!你抽什么风!”
  被他这么一搅,心底的烦闷倒是消散了不少。
  陆峻屿侧头轻轻咬了一下祁慕的耳垂,声音有几分沙哑,“小慕……我想你了。”极简单的几个字被他说的极尽**煽情,甚至透了几分□的味道。
  饶是已经跟他知根知底的祁慕也忍不住因为他话中的暗示意味而面上一红,“你怎麽大白天的就乱发情!”
  “小慕……都快一周了……”陆峻屿继续在祁慕的耳边厮磨,手也不老实的探进祁慕的衣服里。
  这一周两人都忙,根本就没什么机会亲热,陆峻屿自然怨念,说话的声音里都透着委屈。
  祁慕咬住唇,竭力抑制住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勉强道:“至少……也要回家吧!”
  “得令!”陆峻屿狠狠的在祁慕唇上吻了一下,坐直身体,启动车子,一路飞驰。
  陆峻屿在□上从来都是温柔的,就算他再急躁,也舍不得伤到祁慕一分一毫。就如同此刻。
  温热的手在祁慕的身上游移,另一只在后面难以启齿的地方一点一点的开拓着,生怕动作一个用力就会伤到怀中的人。
  祁慕被弄的呼吸急促,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看着陆峻屿。
  察觉到他的视线,陆峻屿温柔的俯下身子在他唇角印下一吻,语气里饱含着浓浓的爱意,低低唤道,“小慕。”
  祁慕身子微微一震,他望着陆峻屿的眼,对方瞳孔里满满的都是他的影子,一丝杂质也无,不禁心头一动,他拉下陆峻屿的头,闭上眼睛和他深深的接吻。
  虽惊于祁慕忽然的主动,更多的却是喜。陆峻屿自然乐得顺手推舟,把人啃个一干二净。
  □过后,祁慕趴在床上懒懒的不想动弹。听着陆峻屿在外面忙进忙出准备晚饭的动静,只觉得无比心安。
  也许……那一次只是个意外。陆峻屿也许是有他的理由,与其像这样自己在心里猜疑,倒不如去跟对方求证个明白,一会儿吃饭时就问好了。这么想着,一直郁积在心口的烦闷之气也消散几分。

  第 3 章

  “小慕,吃饭了。”
  祁慕从床上坐起身子正准备穿鞋,却被走进卧室的陆峻屿一把抱起。
  “……我自己又不是不能走!”祁慕嘴角一抽,被这正宗的公主抱姿势恶寒了一下。
  陆峻屿嘴角挑起,吻了吻他的额头,“给你提供全程贵宾级服务。”
  在餐桌前坐好,祁慕发现桌上几个菜都是清淡到不行,眉一挑,不满道,“陆峻屿,你竟然给老圌子吃这个!”
  陆峻屿也坐下来,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微笑,“这个时候你吃清淡些好,不然难受的可是你自己。”
  “=口=!!!”陆峻屿你妹!富有暗示意味的语气让祁慕瞬间想起刚刚的荒唐,脸一红,刚要开口,又想到一直纠结于心的事,决定问清楚陆峻屿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那天晚上你……”话说一半,陆峻屿的手机响了起来。祁慕只好把后面的咽下去。
  陆峻屿看了眼来电人,很明显的犹豫了一下,他瞄了眼面无表情的祁慕,站起身去客厅接电话。
  这是第一次陆峻屿背着他接电话。也是祁慕第一次发现,原来家里的墙隔音效果这么好,他甚至听不见一丁点陆峻屿的声音。
  握着筷子的手逐渐收紧,祁慕面向门口的脸上,一丝表情也无。
  “小慕,我……公司里有事马上要过去,不陪你吃饭了。你吃完后碗筷不用动,我回来收拾。”陆峻屿走进来,不太自然的躲过祁慕的视线,叮嘱道。
  走到门口的时候,祁慕忽然开口叫他,“陆哥——”
  陆峻屿一愣,回头,祁慕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叫过他了,自从两人高中以后,祁慕叫他从来都是连名带姓,他抱怨了好几次说不够亲密,都被祁慕一句我就喜欢这么叫给镇圌压,除了后来两人在某些最亲密的时候陆峻屿磨着祁慕叫了几次“陆哥、峻屿”,其他时候再没改过口。
  祁慕忽然叫出这个称呼,不由让他心头一动,而那双望向他的瞳孔里,并无太多情绪,但是却满满的装的都是他。心中一窒,解释的话几乎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或者说,没脸说出口。
  陆峻屿几乎是狼狈的弯下腰换鞋,不敢与祁慕视线相对,“小慕,我很快就回来。”
  “……”祁慕无声的沉默着。
  “砰。”门被关上,室内重归寂静。
  面对着一桌子的菜,祁慕食欲全无。
  他站起来来到阳台上,点燃一支烟。
  本来他和陆峻屿都不抽烟,家里备着一些都是为了招待客人。但是他今天烦躁,索性破例。
  别问为什么,直觉这种东西,从来就不是女人专属的。从刚刚陆峻屿背着他接电话就能看出端倪,虽然他不知道具体对象是谁,但是十有八圌九,是那个丁西西没错。别问他为什么,直觉这种东西,从来就不是女人专属的。
  不得不说,在爱情里,不论男女,感觉都是敏锐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