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网游之我不配 易修罗(上)(5)

网游之我不配 易修罗(上)(5)

时间: 2013-10-28 01:08:59

  也亏得如此,凌扬不用穿得爆乳露腿得在游戏里跑来跑去,估计那样连他自己都受不了。
  
  原本凌扬以为对方是个大款,包装老婆也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的虚荣心,所以接受起来也就理所当然。
  但现在他无意中发现了夜狼财富来源的秘密,不由觉得心痛不已。
  要知道他自己玩儿游戏可是从来没有投入过一分钱,买号这五百块还是他第一笔人民币与虚拟物品之间的交易。
  前任铃铛儿明知道夜狼连假期都要勤工俭学,还做出这等对不起他的事,简直是令人发指!
  
  【队伍】铃铛儿:花花,说实话,你有没有觉得我以前太坏了?
  【队伍】花满楼:吓?
  【队伍】铃铛儿:就……故意缠着老公买这买那什么的,挥霍他的钱。
  【队伍】花满楼:呃,还好吧,没那么夸张,好像是阿朗主动买给你的时间比较多?
  【队伍】铃铛儿:那也应该拒绝!不应该这么浪费老公的血汗钱!
  【队伍】花满楼:……难怪阿朗喜欢你呢,你真会为他着想。
  虽然他不会介意你乱花钱啦,他又不缺钱,花满楼想。
  在自家的公司实习应该也算作打工的一种吧,何况阿朗不像别的小开那样,只是去装模作样而已,他确确实实是从基层开始学习。
  
  花满楼还记得高中毕业那年暑假,阿朗第一年以实习生的身份去公司报道时,身份没有曝光,做得都是些买咖啡、复印、跑腿之类的底层工作。
  现在虽然大家都知道他是谁了,但他还是在做一些最最基础的活儿。
  这也算是叶家的一项传统了,他们家的小孩每一个年纪轻轻就要进家族公司实习,无一例外,据说只有这样才能完完全全掌握一个公司的运作,便于日后更好地参与管理。
  所以叶家的子孙并不像其他富家子弟那样张扬,普遍比较低调,而且很能吃苦。
  
  【队伍】铃铛儿:我一定会痛改前非的!
  【队伍】花满楼:吓?
  【队伍】铃铛儿:要做一个好人|妻!
  【队伍】花满楼:呃……
  【队伍】铃铛儿:请看我一秒渣受变忠犬!
  【队伍】花满楼:小受别跑在帮会的影响力还真是巨大……
  
  两个人继续组队做每日任务,直到地图上冒出了第三个人。
  【当前】相公、请温柔地:师父~~~~你昨晚怎么见到我就下线了?
  【当前】相公、请温柔地:师父~~~~我来投奔你了~~~~~
  【当前】相公、请温柔地:师父~~~~你怎么都不理我?
  
  【队伍】花满楼:铃铛儿,那个人是不是在叫你?
  【队伍】铃铛儿:人?哪有人?这地图上除了咱俩还有别人?
  【队伍】花满楼:……不要吓我!
  
  【当前】相公、请温柔地:铃铛儿师父!
  【当前】铃铛儿:美女,你认错人了!
  
  【私聊】铃铛儿:不要顶着那么恶心的名字叫我师父!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父,你终于肯理我了,555555~~~
  【私聊】铃铛儿:你在搞虾米,干嘛买这个号?!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因为3715上在这个服只有三个祭司卖啊!有一个是火星文我认不到,还有一个叫本拉登夸我床技高~
  【私聊】铃铛儿:是奥巴马夸我长得帅!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有差吗?反正都不是我的菜,这个名字不好吗?我觉得还不错啊。
  【私聊】铃铛儿:我不认识你,再见!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不要嘛师父(/TДT)/
  
  【私聊】铃铛儿:可你为什么非要买祭司?你以前也不是玩祭司的啊!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我是你徒弟啊,当然要跟你一样,我还特地去洗成自然系了呢~
  【私聊】铃铛儿:!!!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这样才能显示出我是你的嫡传弟子啊!
  【私聊】铃铛儿:可是你会用吗?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就是完全不会啊(/TДT)/
  
  【私聊】铃铛儿:你还不如新开个号呢!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新开个号谁带?难道指望师父你带我升级咩?
  【私聊】铃铛儿:……不我觉得你这个号买得很好很明智。
  
  凌扬自己都是个懒得练级的人,更不可能去带徒弟。
  先前他小徒弟练级的时候,他这个做师父的愣是从头到尾都没带过人家,一直是他徒夫代劳,而他这个师父的作用就是全程陪徒弟聊天而已。
  这两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脑回路一样,凑到一起竟然格外有话,一点小事也能叽叽喳喳个没完,相比之下,他那个徒夫简直就是个闷油瓶,也不知道两个人是怎么相处那么久的。
  
  【私聊】铃铛儿:哎,话说,你过来霖山,你家杀猪的知道不?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杀猪的?
  【私聊】铃铛儿:就是我徒夫啊,徒弟的丈夫。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必然不知道啊,你可千万不要跟他讲!
  【私聊】铃铛儿:我也不想讲啊!可他是个**啊!我在他面前没有秘密啊!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父!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顶住压力!我看好你,你一定熊的!
  
  【私聊】铃铛儿:我都不知道你们两个是怎么了,明明关系一直很好,结果一个突然吵着要离婚,一个死活不同意。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哎呀,一开始不就说好了是因为服务器里骚扰他的MM太多,我们只是假结婚帮他挡桃花吗?还是师父你介绍的呢!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而且当初说得好好的,只要我找到合适的对象就可以随时一拍两散,谁想到他又说话不算!
  【私聊】铃铛儿:话虽然这么说没错……可后来我看你俩相处很和谐啊,还以为你们假戏真做了呢!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你都说他是**了,还把我推给**,师父你真坏!
  
  【私聊】铃铛儿:……总之,我也就能帮你挡这一个来月,等开学了,我也躲不开他。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放心吧,到那时候他早就忘了我了,对了,师父你在这个服有帮会了没?加我入帮啊。
  【私聊】铃铛儿:哦对,你先加队。
  
  【队伍】[相公、请温柔地]加入了队伍。
  【队伍】花满楼:这个名字……
  【队伍】铃铛儿:介绍一下,这是我徒弟,徒弟,这是花花。
  【队伍】相公、请温柔地:花花好!
  【队伍】花满楼:相公好……怎么听上去这么别扭。
  【队伍】铃铛儿:呃,你就叫他小扣儿吧。
  【队伍】花满楼:小扣儿^ ^好可爱的名字。
  【队伍】相公、请温柔地:~(@^_^@)~你是师父在这个服新认识的朋友吗?
  【队伍】花满楼:什么?
  
  【私聊】铃铛儿:不是!他是这个号原先的朋友!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哈?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父我怎么听不太懂?
  【私聊】铃铛儿:这事说来话长,等我稍后再慢慢跟你讲。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好啵~
  
  【队伍】铃铛儿:那个,我徒弟想加咱帮会行吗?
  【队伍】花满楼:当然可以,不过现在有权限收人的人不在,等晚上莫莫或者鲽姐姐来了让他们加。
  【队伍】铃铛儿:好的。
  【队伍】花满楼:或者直接找你老公也能加。
  【队伍】相公、请温柔地:什么???师父有老公了???
  

☆、Chapter.10 夫妻反目剪不断

  发信人:Antelope(小羚羊也要做好人|妻),信区:Homosexual
  标题:花花煲得冬瓜排骨汤真好喝呀
  发信站:烟山大学百年树人BBS
  
  有幸福的味道^o^
  -------------------------------------------------------------------------------
  发信人:Hana(花花@好人|妻),信区:Homosexual
  标题:Re:花花煲得冬瓜排骨汤真好喝呀
  发信站:烟山大学百年树人BBS
  
  吃啥补啥,明天喝黄豆猪蹄汤?
  -------------------------------------------------------------------------------
  
  小扣儿耐心地听完了凌扬在新服的经历后,沉默了良久,跟他平素呱噪的样子截然不同。
  就在凌扬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掉线的时候,他终于开了口。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于是,就因为师父你买了个人妖号,从此就多了个老公?
  【私聊】铃铛儿:简单地说,是这样的没错。
  又是一阵沉默。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这真是……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太浪漫了!!!!!!!!!!!!!!
  凌扬:噗——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天赐良缘有木有!命中注定有木有!意外惊喜有木有!
  【私聊】铃铛儿:惊倒是有的,喜就不好说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父我觉得你这五百块花得特别值。
  【私聊】铃铛儿:你要是喜欢,请不要大意地三了为师吧,徒弟抢师父老公这种狗血桥段最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不行不行,这个梗用得有点烂,再说了,我买得这个号虽然没有老公,但也是有情郎的。
  【私聊】铃铛儿:什么???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父你在3715的资料库里没看见吗?我这个号跟另外一个其实是一对儿哦,是配套的情侣号。
  【私聊】铃铛儿:我光看了祭司,没留意其他职业。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对方是个弓手。
  【私聊】铃铛儿:叫什么名字?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娘子、春宵苦短。
  【私聊】铃铛儿:……………………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卖家还跟我说打包一起买有折扣哦~
  【私聊】铃铛儿:那你怎么没买?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我没事买两个号做什么?那个号是要留给我宿命中的另一半的!
  【私聊】铃铛儿:你连要买号的人是圆是扁都不知道。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这才是命运不可预知的乐趣所在!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总之,我决定了,今后谁买了那个号,我就嫁给他!
  【私聊】铃铛儿:……你先把你之前的情债清干净了再说!!!!!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对了,忘了跟你说,会长和副会在扣扣上私下戳过我,问我你去了哪里。
  【私聊】铃铛儿:你怎么说?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我说你换游戏了。
  【私聊】铃铛儿:换什么游戏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扣扣炫舞!
  【私聊】铃铛儿:卧槽!不带这么诋毁为师形象的!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呃,那怎么办,换成扣扣斗地主?
  【私聊】铃铛儿:他们知道我不会斗地主!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就是不会才要练么。
  【私聊】铃铛儿:。。。那好啵
  
  凌扬跟小扣儿在私下里叨咕,花满楼独自一人在不远处采集任务道具,突然凌扬发现花满楼的小队血条下面多了许多DEBUFF图标,头像边缘也泛起红光,这是遭遇偷袭的表现。
  凌扬看了一眼花满楼的负面状态,就知道偷袭对方的是个影武,联想到昨天群P时花满楼的表现,凌扬暗叫一声不好,连忙赶了过去。
  不过他还是来迟一步,等他抵达的时候,对方已经给予了花满楼最后的致命一击,可怜的女祭司嘤咛一声扑倒在地,香消玉殒红颜薄命,再也没能起来。
  
  【当前】铃铛儿:怎么又是你这文盲!
  【当前】彭大帅:我做我的每日任务,关你什么事?
  【当前】铃铛儿:你脑抽吗?做每日任务用得着杀人?
  【当前】彭大帅:抱歉,我说得是我·的·每日任务,就是杀这个人妖,要是每天上线不飞过来杀他一回,真是浪费我的夫妻传送技。
  【当前】铃铛儿:靠,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
  
  【队伍】花满楼:不用理他,给他杀完他就走了。
  【队伍】铃铛儿:不是吧,花花你就这么任他欺负?!
  【队伍】花满楼:不然怎么办,打我又打不过他,离婚也离不掉,他的目的就是要把我杀出游戏,我不可能让他如愿的。
  【队伍】铃铛儿:为什么离不掉??
  【队伍】花满楼:我们是情比金坚婚。
  【队伍】铃铛儿:……
  【队伍】相公、请温柔地:看,我就说这个婚姻系统最是坑爹!
  
  《魂淡OL》里的结婚系统分好几个档次。
  最初级的是露水姻缘,结婚时连钱都不必花,只要去月老那里登个记、回答两个问题就可以,要离婚也简单,花12个铜板在NPC那里买一把铜剪刀,咔嚓一刀从此相忘于江湖。
  然后依次是千里银缘、金玉良缘,分别对应着不同档次的婚姻级别,等级越高,注册花费自然也就越多,婚礼就越豪华,离婚时要买的银剪刀、金剪刀价格也就越昂贵。
  
  最顶级的婚礼是情比金坚,用游戏币是无法注册的,必须在商城买一对情比金坚戒才行,价值人民币九十九元。
  这个价格倒也不是太夸张,但是对于游戏中今天结了明天离的混乱关系来说,最难以承担的不是金钱,而是它一旦结婚就不能再离的设定。
  去年**节情比金坚婚姻系统推出后,不少人为了表示自己忠贞不二永不变心,信誓旦旦地为另一半戴上了情比金坚戒。
  
  不过现实中尚没有天长地久的情缘,何况是虚无缥缈的网络中?
  越来越多的情比金坚婚姻破裂,夫妻形同陌路,却被一对虚拟戒指锁住,旧爱离不了,新欢结不得,有人甚至被迫删号、换号、转服,乃至AFK。
  而且基于这个婚姻的设定,连夫妻称号都无法隐藏,昔日爱人的名字悬挂于头顶,时时成为自己和新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游戏代理公司最终抵不住压力,在去年光棍节那天推出了抽奖福袋,有极小概率可以抽到[斩情丝断六欲瓶沉簪折劳燕分飞小剪刀],是唯一可以斩断情比金坚情缘的道具。
  奈何开出剪刀的概率实在太小,岱山全服上下仅仅开出一把,凌扬还知道那剪刀在谁手里。
  至于霖山是今年1月才推出的新服,连剪刀的影子都不可能有。
  
  凌扬的徒夫在老服的地位就像落冥风在新服,是个走到哪里都会被叫做大神的存在。
  身为大神,身边永远不缺乏莺莺燕燕的纠缠,而这却恰是他最反感的地方。
  他跟凌扬在游戏中相识,后来在现实中一见面,发现彼此渊源匪浅,于是很自然地成为朋友。
  
  小扣儿是凌扬收的唯一一个徒弟,系统自动推荐的,凌扬懒得带人升级,之所以收下他不过是为了完成师徒成就而已。
  但后来凌扬发现自己新收的这个小徒弟并不缠着他要带要东西,反而很独立自强,于是心生好感。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把小扣儿介绍给了自己的好友做挡箭牌。
  因为是说好的契约婚姻,二人登记时选得就是露水姻缘,为了方便日后离婚。
  
  不料两人在一起大半年,关系好得如胶似漆,在服务器中的美名一点都不亚于夜狼和铃铛儿,可就在上学期临近期末的时候小扣儿突然提出要和平分手,这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更不可思议的是,两个人当时已经好到连账号都互通,小扣儿的老公擅自开了双方的帐号,把露水姻缘升级成情比金坚,让对方想离都离不成,这才让小扣儿彻底炸了毛。
  这也正是小扣儿离服出走投奔凌扬的原因。
  如今遇到同样被情比金坚婚捆死的花满楼,小扣儿高兴地就像遇到了知音。
  
  【队伍】铃铛儿:你们之前关系很好吗?为什么花RMB结婚?
  【队伍】花满楼:其实现在想想也没什么,他选择情比金坚不过是为了炫耀自己有钱还专一。
  【队伍】铃铛儿:你没跟他说过你是男的?
  【队伍】花满楼:这还用说么……
  【队伍】铃铛儿:……也是。
  【队伍】相公、请温柔地:虾米?有人以为花满楼是女的?
  【队伍】花满楼:看,我和小扣儿才刚认识而已,她都看得出来╮(╯▽╰)╭
  
  【队伍】铃铛儿:花花为什么要玩儿女号?
  【队伍】花满楼:为了找老公。
  【队伍】铃铛儿:哈?
  【队伍】花满楼:其实你以前是知道的,不过现在可能忘了。
  【队伍】铃铛儿:什么意思,难道……
  【队伍】花满楼:没错,我喜欢男人。
  【队伍】铃铛儿:你是G?
  【队伍】花满楼:嗯……铃铛儿你不会失忆了就歧视我吧XD
  凌扬内牛,打个游戏都能碰到同类,这就素猿粪呐!
  
  【队伍】铃铛儿:我怎么会歧视你呢!我也喜欢男人啊!!
  【队伍】花满楼:…………这个,铃铛儿你是女生,喜欢男人好像……天经地义吧?
  【队伍】花满楼:再说了,你喜欢男人我当然知道,你是阿朗的老婆嘛。
  凌扬:啊~~~~~~~~~~~~~~~!!!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私聊】铃铛儿:我恨这个身份T__T
  
  【队伍】相公、请温柔地:师父肯定不会歧视你滴,你看我就知道啦,其实我也喜欢男人~
  【队伍】花满楼:小扣儿不是女生??
  【队伍】相公、请温柔地:讨厌,偶素纯爷儿们。
  【队伍】花满楼:……
  【队伍】铃铛儿:……
  
  【私聊】铃铛儿:花花好可怜,我一定要帮他!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怎么帮?
  
  【队伍】铃铛儿:花花今天晚点儿有空没?
  【队伍】花满楼:做什么?下午我要去买菜做饭,晚上可以上。
  【队伍】铃铛儿:行,那就晚饭后见,我带你去做任务。
  
  晚上凌扬美美地喝完徐贤煲得冬瓜排骨汤,上线组起花满楼。
  【队伍】铃铛儿:这个任务你应该做过,60级的跑路任务。
  【队伍】花满楼:是那个连续跑12个地图收集12根羽毛,最后获得一个消耗性道具可以在天空中飞的任务?
  【队伍】铃铛儿:正是,这是个重复任务,可以无限接,每次都有5000经验值,我60升61的时候完全是靠做这个任务升级。
  花满楼惊了,这得反复做多少遍啊!
  【队伍】铃铛儿:当然重点不在经验,而是最后奖励的那个游戏道具,我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飞,如果能长出翅膀,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别说只是跑12个地图。
  
  铃铛儿轻车熟路地带着花满楼一个个地图跑下去,这个号称游戏中最费鞋底的任务,许多人做完一次就不会再碰,也只有凌扬会乐此不疲地用它来升级。
  跑完12个地图足足用了半个小时,花满楼虽然全程都在跟随,但还是隐约觉得脚痛。
  
  接着铃铛儿又带着花满楼攀上了游戏中最高的昆仑山巅,这里风景绝佳,云烟缭绕,让人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
  
  花满楼跟着铃铛儿在山顶看了会儿风景,系统提示夜狼上线了。
  铃铛儿站起来,走到悬崖边,在她脚下不远处便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万丈深渊。
  【当前】铃铛儿:这套秘籍融汇了我游戏生涯中的所有智慧,是我的呕心沥血之作。
  【当前】铃铛儿:在此之前,我从未向任何一个人展示过。
  【当前】铃铛儿:而如今,我要将我的毕生绝学传授于你。
  【当前】铃铛儿:你一定要认真看好,铭记于心。
  
  铃铛儿说完就纵身跃下山崖,花满楼连忙追了过去。
  下一秒,铃铛儿在空中使用了道具,瞬间强烈的光芒笼罩她全身,晃得花满楼睁不开眼来。
  光芒消散,只见铃铛背后生出两只巨大的翅膀,淡淡地散发着洁白的光辉,周围还不断有羽毛飘落。
  此时铃铛儿身上穿得正是夜狼买给她的白色长裙,她静静停留在半空,翅膀有节奏地扇动着,身边云雾缭绕,这一刻,她整个人都与环境化为一体。
  花满楼做过这个任务,自然也用过这个道具,也见别人使用过,但从未有过这么强的视觉冲击力,那一瞬间,他仿佛见到了天使。
  
  【当前】铃铛儿:我想让你知道,武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但一味的逃避也是不可取。
  【当前】铃铛儿:接下来我要为你展示得就是我的独门秘籍:
  【当前】铃铛儿:《杀死老公的一百种方式》——第一式。
  
  与此同时,刚上线的夜狼收到了这样一条系统提示。
  【系统】你的娘子[铃铛儿]正在通过比翼双飞技能召唤你,是否同意?确定|取消
  夜狼想也没想就点了确定。
  
  下一秒,他看到了天使。
  紧接着,他见到了上帝。
  
  【战斗】[铃铛儿]使用 比翼双飞召唤了[夜狼]。
  【战斗】夜狼从高空坠下,损失1025328点HP。
  【系统】[夜狼]已经死亡。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本文第十章,每十章我们会邀请一位嘉宾到现场回答读者问题,满足读者八卦的好奇心,第一期的嘉宾是本文的主角??小羚羊同学,有任何想要他回答的问题都可以写在下面,他会视情况回复。
凌扬:大家好,我是小羚羊~!有问题请尽管问吧,我会在能力范围内尽可能认真(?)、严肃(?)、诚实(?)地为大家解答~\(???)/~


Chapter.11 精神病人思维广

  发信人:Antelope(小羚羊@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信区:Homosexual
  标题:你们猜,要想成为一个好老婆分几步?
  发信站:烟山大学百年树人BBS
  两步:
  第一步,找一个好老公;
  第二步,做一个好老婆\(^o^)/~
  -------------------------------------------------------------------------------
  发信人:Hana(花花@好人难为,开始行凶),信区:Homosexual
  标题:Re:你们猜,要想成为一个好老婆分几步?
  发信站:烟山大学百年树人BBS
  对你来说,第一步是童话,第二步是神话╮(╯▽╰)╭
  -------------------------------------------------------------------------------
  夜狼趴在冰冷的地面上,没有像往常铃铛儿给他惹事后那样直接密过去批评,而是就那么躺着,也不释放灵魂,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躺了一会儿,彭大帅也掉了下来,就摔死在他旁边不远的地方。
  不久,天使缓缓降落,收起翅膀,朝夜狼尸体的方向一步步走来。
  铃铛儿高高举起手中权杖,口中念念有词,吟唱着起死回生的咒语,魔法招来的旋风卷起了她的发梢和裙摆,权杖顶端的宝石迸发出无数道细小的光芒。
  一道冲天光效过后,夜狼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立刻多了几个绽放的技能特效,就像繁花枝叶在他漆黑盔甲缝隙间盛开。
  花满楼也紧跟着从空中飞了下来,高兴地在彭大帅身上跳了跳,彭大帅生气地骂了声娘,释放灵魂走了。
  【当前】铃铛儿:老公……
  【当前】夜狼:……
  【当前】花满楼:阿朗别怪铃铛儿,她在教我虐渣攻。
  【当前】夜狼:嗯。
  【私聊】铃铛儿:老公,我决定了。
  【私聊】夜狼:?
  【私聊】铃铛儿:我要痛改前非,做一个好老婆。
  【私聊】夜狼:什么?
  【私聊】铃铛儿:我保证不再跟你对着干,也不给你惹麻烦。
  【私聊】夜狼:……
  【私聊】铃铛儿:从今以后,你说一,我一定不说二,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会往西。
  【私聊】夜狼:你受什么刺激了?
  【私聊】铃铛儿:就突然发现了你是个好人。
  【私聊】夜狼:所以你杀了我是吗?
  【私聊】铃铛儿:我会用行动证明给你看!
  此时世界频道上正吵得不可开交,彭大帅被花满楼设计摔死,忿忿不平,索性上世界开骂,连带着把剑情帮会和全服人妖一起地图炮,惹起骂声一片。
  再加上被人妖骗钱骗感情的,单纯看人妖不爽的,平时就觉得彭大帅欺负人打抱不平的,觉得花满楼干得好的,幸灾乐祸的,火上添油的……林林总总,不胜枚举,口水战一再升级。
  因为扯上了帮会,剑情帮众自然也不甘示弱地回应。
  【世界】小受别跑:花花为人怎样我们帮里的人都清楚,至于你什么德行服务器里的人也都了解,当初花花嫁给你就是一朵鲜花插牛粪,没想到你居然连牛粪都不如!
  【世界】孙小权:你每天一上线就杀花花,花花被你杀多久了,他有上世界挂过你吗?你死一次就骂个没完,你还是男人吗?
  【世界】鹣鲽:花花有骗过你钱?还是要你给他买过东西?他给你做过多少药陪你刷过多少本儿你不清楚?明明是某人自己文盲,连花满楼是男人这种基础常识都不知道,还把自己摆到道德制高点上谴责别人,丢人!
  【世界】萌蛋蛋:花花做得好!像彭渣渣这种人渣就应该多摔死他几次!
  【世界】彭大帅:看看剑情这帮人的嘴脸,个个都出来为人妖说话,我看你们就是个人妖帮会,女的都是人妖,男的都娶人妖!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