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网游之我不配 易修罗(上)(16)

网游之我不配 易修罗(上)(16)

时间: 2013-10-28 01:08:59

凌扬捂着嘴咬牙切齿道:“你俩打情骂俏能不能认清环境,这还杵着仨人呢……”

戚风装作不经意地扭头往身后瞅了一眼,手上微微一使力,把怀里的凌扬推了出去,“他转过去了,快走。”

自由了的凌扬顺势跳了出去,左手抓住徐贤,右手拉起叶朗,不由分说地就往外溜。

这两个人冷不丁被凌扬拉住,还没搞清状况就被对方拖走,连发表疑义的功夫都没有。

贺家威莫名其妙地看着戚风刚才搂着的人嗖得一声跑掉了,还拉走了自己帮会的两个人——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他刚想开口跟戚风问清楚,就见到一个人面色不善地走了过来。

“是你。”那人说。

贺家威不认识此人,估计这个你八成指得是戚风了。

果然戚风点点头,“你也来了。”

来人左右打量了一下,“凌扬呢?”

“想看羚羊就去动物园,来山上做什么。”戚风面不改色道。

“你还装?我刚才看到他在这里了,一眨眼人就不见了。”他面有愠色。

“哦,原来你指得是小羚羊,不过很可惜,你来晚一步,他刚跟他劳工走掉了。”

“你说什么?”

戚风笑笑,“别误会,就是字面意思。”

他眉头紧锁,“听说凌扬最近跟你走得很近?”

“听说?你们这都是在哪里道听途说的,怎么我从来没听说过?”

看得出来那人几次想发火,都极力忍耐下去了。

“戚风,凌扬现在见到我就跑,你到底知不知道为什么?”

“知道。”这次戚风回答得很干脆。

“你真的知道?为什么?”

“他是食草动物,你是食肉动物,他见到你就跑不是很正常?”

对方终于火了,“你到底有没有一句正经话!”

“有,如果突然有人打电话过来把我痛骂一顿,估计我也不怎么想见到他。”

那人听了戚风的话无比震惊,“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当时就在现场,哦,不对,更确切地说,那通电话是我接的。”

“你接的??”

“嗯,当时凌扬不太方便拿电话,我还好心帮他开了外放。”

“你……”

“真不好意思,早知道你要说得那么过分,我也不会放现场直播,啊,我想想,当时现场有几个人呢……”

“够了!”

对方情绪显然很激动,半天才平复下来,“你能不能帮我跟他捎一句话。”

戚风双手插|进兜里,“如果是道歉的话就算了,如果是你要滚蛋的话我很乐意转达。”

那人默了默,“我马上就去分校实习了,你让他以后不用费心躲着我了。”

戚风点点头,“果然是后者,愿意效劳。”

那人走出去很远,在一旁做了半天背景的贺家威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人有点眼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戚风摇头,“没有哟,你一定是记错了,其实他是大众脸。”

那厢戚风跟不速之客周旋,这厢徐贤和叶朗还在被凌扬拉着急行。

“羊羊,你跑什么呀?”徐贤小碎步跟在凌扬后面,边走边问。

“大老虎来了,再不逃就要被吃掉了。”凌扬头也不回道。

“什么意思?”徐贤不懂。

“就是快走,别留在那里做电灯泡的意思。”开玩笑,那可是体院暴暴龙啊,一拳打过来,网游文就可以直接改重生文了。

“我说羊羊,刚才那个人……”徐贤琢磨出点不对劲来,“你果然认识络明的7号。”

“嗯,之前见过一次。”凌扬随口胡诌道。

“见过一次就这么熟了?他就能抱着你了?你俩那一次该不会是一……”徐贤突然意识到旁边还有叶朗的存在,及时住了口。

凌扬回头瞪了他一眼,居然敢在自己老公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真是找死。

让夜狼知道铃铛儿背着他爬墙,还不得把他给阉了。

行至不远处,一人站在树下,背对着三人,一身白色休闲服,双手插兜,那骚包的模样,不是小白龙还能是谁。

徐贤率先发现了,眨巴眨巴他的大眼睛。

“羊羊,我发现你这人仇家特别得多。”

不用他解释,凌扬也看到了,

“我勒个去,真是冤家路窄。”

他拉着两人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你该不会是想带着我俩跳山吧?”徐贤无奈地说。

凌扬猛地站住,回头用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徐贤,嘴巴瘪得快要哭出来了。

“行行,我帮你搞定。”

“花花,你真是天底下第一大好人!”

“收回你的好人卡,我不需要。”徐贤拍开他的手,回头往白砻的方向走。

“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你是来参加见面会的!”凌扬突然想起,嘱咐道。

徐贤头也没回,“知道知道,我是周末来踏青的,行了吧?”

终于就剩下凌扬和叶朗两个人,凌扬见不远处就是下山的栈道,索性走了过去。

危机解除,凌扬的脚步也慢了下来,不再像刚才那样急匆匆地行进,反而因为若有所思而变得步伐缓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悠闲地游山。

他的思维早已飘到了九天之外,视线也固定在前方某一点,表情空前得认真。

叶朗见他在沉思,也没开口打扰,只是低头看了看还被凌扬拉着的手,心想要不要抽出来呢?

两个男人手拉手游山,听上去好像有那么一点点惊悚。

不过……

有两个女生跟他俩擦肩而过,无意中发现两人牵在一起的手,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没走出几步,就听两人在后面小声地尖叫起来。

凌扬听到动静,这才收回思绪,发现叶朗居然还跟着他。

“你怎么还在这?”凌扬疑惑地问。

叶朗无语地低头瞅了瞅。

凌扬也跟着低头一看,连忙撒了手,“啊,抱歉。”

叶朗摇摇头。

凌扬黑线,“酷哥,你对谁都那么酷吗?咱俩好歹也那么熟了,连句话都没有。”

叶朗皱皱眉,“我们好像是第二次见吧。”

凌扬拍了拍脑门,是了,他现在是落冥影。

“啊,那什么,我是说在游戏里,相……那什么相杀总是有的吧,有句话不是叫不打不相识吗?”

叶朗点头,“可能吧,我不记得了,不过你没满级,我应该不会主动杀你。”

“而且你跟花花是发小,我跟他又是同居关系,我们两个也应该是好朋友你说对不对?”

叶朗迟疑着又点了点头,他的性格对天生自来熟的人比较没辙。

不过同居什么的……难道那个不应该叫合租吗?

“啊,对了,你叫……?”

“叶朗。”

原来夜狼这两个字是这么来的,凌扬懂了。

“我叫你朗哥可以吗?花花叫我羊羊,你也可以叫我羊羊。”

叶朗低下头,这人还真是一点都不见外啊。

叶朗此刻的心情姑且不表,凌扬这会儿可是心花怒放。

本来他是抱着捉弄一下自己“老公”的目的来的,结果没想到竟然有意外惊喜。

自从知道他一见钟情的对象是有老婆的直人这种大杀器以后,他就闷闷不乐了好久。

要知道凌扬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直人有老婆,这种人他碰过一次就死无全尸,打死都不敢再越界第二次。

而眼前这人是个直人不假,他有老婆也没错……可他老婆就是我呀!凌扬高兴地想。

这根本就是从骷髅级BOSS,一下降为野外银英怪,击杀起来无压力啊!

想到这点,凌扬心情都飞扬了起来,边走边情不自禁翘起了嘴角。

叶朗见他前一刻还神情凝重,不多会儿又眉飞色舞,完全猜不透这个人在想什么。

“你好像突然很高兴的样子?”

“嗯,想到些很开心的事情。”

叶朗刚想问是什么事,无意中看到了他的左手,想起一件事。

“你的手好了?”

凌扬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迅速地转过头,惊讶地张开嘴,不明白对方为何突然有此一问。

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31 二见倾心秋天里

发信人:Antelope(小羚羊二见倾心了),信区:Homosexual

标题:小羚羊的春天又回来了

发信站:烟山大学百年树人BBS

啦啦啦啦啦,生活多美好~\(≧▽≦)/~

-------------------------------------------------------------------------------

发信人:Hana(花花@急寻能收妖道的高僧),信区:Homosexual

标题:Re:小羚羊的春天又回来了

发信站:烟山大学百年树人BBS

不是吧,你又???!!!

求得道高僧做法,速速收了这妖道!

-------------------------------------------------------------------------------

凌扬不确定对方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只好先装傻,“我的手……怎么了?”

“小贤说你手指骨折了。”

凌扬低下头,松了一大口气,还好没说错话,不过花花为什么特地跟叶朗提起这个?

而且既然说了这个,不知道还说了些什么,万一又有什么不该说的……

不行,回去得去花花那里抄一份小纸条才行。

“哦,那个呀,早就好了,只不过小伤,其实严格的说也不算骨折,就是骨裂而已。”

“骨裂也算骨折的一种。”

“呃,毕竟没有那么严重。”

“小贤说你是溜冰摔的?”

溜冰两个字在凌扬脑海中一闪而过,凌扬瞬间顿悟了。

夜狼也曾经问过铃铛儿这个问题,他怀疑过我!

不过他到底是怎么怀疑上的,难道是因为小羚羊和凌扬?

凌扬第一次觉得自己这网名起得不咋地。

“是啊,溜冰的时候摔倒,不小心杵到冰面了。”

“为什么要玩儿这么危险的运动?”

“危险吗?还好吧,上次只是意外,再说溜冰还是我们学校必修课呢。”

“那以后可要小心了。”

凌扬点了点头,“那是自然。”

“你刚才为什么要跑?”

“我……”凌扬本来都忘了这一出,被叶朗这么一提醒,又记了起来。

他果然来了,是来找自己的吗?不知道自己刚才有没有被他看到,如果看到的话,戚风应该会帮他拦下吧,作为战友来说,那个人还是比较可靠的。

本来不想参加今天的见面会就是为了躲这两个人,如果不是夜狼那一句话,自己也不会冒险前来,还差点被抓个现行。

不过好在有贵人相助,总算是有惊无险,回去可得好好谢谢两位恩人才行。

叶朗见他毫无征兆地又陷入了沉思,忍不住关切道,“你还好吧?”

“诶?”凌扬回过神来,“啊,抱歉,我又走神了是吗?”

眼见叶朗还想再说些什么,凌扬赶紧转移了话题。

“对了,花花说你是剑情的MT?”作为两个游戏玩家第一次见面,这才应该是最正常的谈话内容才对吧。

“嗯。”

“好厉害!”

“没什么的。”

“我最崇拜MT了!一个人保护全团人,超威风!” 开玩笑,自己跟夜狼相处了那么久,对方喜欢听什么话他能不清楚?

“还好。”叶朗回答得轻描淡写,真是闷骚。

“啊,我觉得玩儿战士很辛苦啊,一个人要抗下那么多伤害,尤其是MT,跟在MT后面最有安全感!”这绝对是凌扬的心里话,差不多也是每个治疗的心声,下副本时只要看到前面的人背着的大盾牌,就会觉得很安心。

“你是影武,难道不应该在BOSS后面吗?怎么会在MT后面?”

“呃,”凌扬想,这该死的身份,“我操作不太好,经常绕着绕着就绕晕了。”

“那你可要多练练,影武很多技能都是在背后用的。”

“…………嗯!”

“你玩儿这个游戏多久了?”既然此路不通,那就换个方向问。

“大半年了吧。”

“满级了吗?”咦?好像是废话。

“……当然。”叶朗嘴角一抽。

“结婚了吗?啊我是指在游戏里。”话题转得很自然有木有!

对方脚步一顿,随后又若无其事答道,“结了。”

“啊,那你老婆叫什么名字?”

“铃铛儿。”

“听上去就是个美女……她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她害羞。”

害羞你个串串!老子长这么大就不知道什么叫害羞!

“哈哈哈,真是可爱的性格。”

“嗯。”

“不过你说起铃铛儿……”凌扬故做沉思状,“我好像以前听过关于她的事,不知道是不是重名啊……”

凌扬小心翼翼道:“好像有人在世界上说她骗钱骗点卡是吗?”

叶朗瞥了他一眼,“你也听说了?之前她被盗号了。”

“这样啊,”凌扬点了点头,“盗号的人真可恶。”

“是啊。”

“不过那些被骗的人也够倒霉的。”

“我已经替她把钱还上了。”

“咦?又不是你骗的你为什么要帮她还?”

“因为我是她老公。”

“你还真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啊。”

“应该的。

说得可真动人啊。

“可是……你怎么知道对方是真盗号,不是骗你的呢?

“我相信她。”

就是因为你相信,所以才被骗得那么惨!

“万一……她只是骗你被盗号了,其实她根本就是为了骗你的钱才接近你,甚至他本人还可能是个人妖呢?

叶朗皱眉,“你想说什么?”

凌扬摆摆手,“别那么认真,闲聊嘛。”

“我没考虑过那个问题。”

凌扬抬头望了望天,“看得出来你之前很喜欢她。”

“嗯。”

“那现在呢?”

叶朗脑海中浮现出某人拖着波浪线飞奔的模样。

“其实只是玩游戏而已,有些事情并不能当真。”

凌扬脚下打了个趔趄,叶朗本能地一扶,“小心。”

凌扬心里迅速闪过各种掰弯夜狼计划。

用真实身份**他?对方是个直人,这么做好像有点难度,主要是自己有前车之鉴,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用铃铛儿的身份**他?这个方案看上去比较靠谱,有句话叫近水楼台先得月,自己看得那些个网游小说里,不就是有很多直男是在游戏里被掰弯的吗?

想到这里,凌扬暗暗下了决心。

“虽然只是玩游戏,不过感情是真的,我猜你老婆也一定很喜欢你。”

叶朗黑线,那个人喜欢自己?想想就觉得挺恐怖。

他虽然嘴上是那么说的,不过他说得话没有一句是真的。

就比如他说他是小羚羊徒弟的这件事……

“落冥影……是你唯一的账号?”

“是呀,怎么了?”

“我刚才听你们说话的意思,那个账号是落冥风给你的是吗?”

“哦,对呀,他叫我来一起玩,我说我懒得练级,他就给了我个账号。”

“你不是烟大的吗,怎么会认识他?”

“我们是在论坛上认识的网友。”

“什么论坛?”

凌扬刚想说联合论坛,转念想到自己BBS上的昵称是小羚羊,叶朗也是大学城的学生,八成也会上BBS,只是不刷HOMO版而已,赶紧瞎掰了一个别的论坛应付过去。

“哦,是本地一个驴友组织的论坛。”

叶朗犹豫了一下,“你要是讨厌练级的话,我可以带你。”

“真的?一言为定!”

“嗯。”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山脚下的湖边,有不少情侣在这里卿卿我我。

湖边有小贩在兜售鱼食和鸽粮,这里的锦鲤和鸽子都被喂得有沉鱼落雁的趋势——因为吃得太肥。

“我们去喂鸽子。”凌扬喜欢所有的鸟类,看到就兴奋不已,不自觉又抓起了身边人的手,示意对方走快一些。

叶朗无语地看着两人再度牵在一起的手,想这个人还真是喜欢肢体接触啊……

“你很喜欢鸽子?”叶朗打量了一下地上那些肥嘟嘟的动物,他实在看不出来它们有喂养的必要,他一直以为只有小孩子才会喜欢喂鸽子。

“我喜欢所有的鸟类。”

“为什么?”

“因为它们会飞。”

凌扬买来鸽粮,兴致勃勃地喂起了鸽子。

叶朗在一旁寻了个石台,把拇指插|进裤兜里,半倚半靠了上去,看凌扬喂鸽子。

凌扬一会儿蹲在地上,引诱鸽子来吃自己手心的粮食,这里的鸽子一点也不怕人,大大方方地上前哄抢;一会儿把粮食大把大把地洒出去,鸽群扇动着翅膀追逐,把凌扬环绕在其中。

凌扬今天在里面穿了件T恤,外面状似随意地套了件白色衬衫,连扣子都没系,完完全全按照叶朗的喜好装扮。

他的衣摆随风飘扬,仿佛他本人也在跟鸽子一同翩翩起舞。

凌扬站起身来,摊开盛有粮食的手心,立刻有鸽子飞到他手上啄食,远远望去,就像他在与鸟儿对话。

也不知道鸽子同他说了些什么,他突然扭头,发现叶朗在看他,眼睛弯成月牙状,嘴角微微扬起,又露出了初次见面时的那种笑容,雪白的鸽子在他身边展翅飞翔。

叶朗不由看得呆了。

作者有话要说:[袖染香]投放地雷![lugifer3110]投放地雷X2!作者赶三更赶到吐血,估计也就能掉落遗嘱了。

LOOT:[蒙娜丽羊的微笑]饰品。佩戴:魅力+2。使用:魅力+100,持续时间60秒,CD24小时。掰弯直男大杀器。

新角色图鉴解锁,小羚羊继续精分中!
32 种族歧视要不得

《魂淡OL》官方论坛游戏讨论版

标题:周末湖朔见面会官方透露的新资料片内容

发帖人:探子

内容:本人大致整理如下,如有遗漏请补充:

-新的25人团队副本(只有H模式,据说难度很大);

-竞技场新赛季(第二季)开放,相应的S2套装也会推出;

-竞技场的百人闯关模式(武考),分单人和小队模式,挑战和生存模式,具体是做什么的官方没透露;

-举孝廉(文考),每晚六点增加一个答题活动,据说官方题库有上万道题……;

-增加国库,可以捐生产成品换国家声望,好像声望对应着官阶系统,不过国家收产品的种类是随机的;

-排行榜新增加科举榜,有总分榜、文榜和武榜,还会增加情侣榜,按夫妻情义值排序,估计是为了卖加情义值的道具,以及国家声望榜;

-据说还会增加一些纯娱乐性质的每日任务,以上。

-------------------------------------------------------------------------------

【系统】[夜狼]上线了。

【私聊】铃铛儿:老公~~~~~~~

【私聊】铃铛儿:啊不是不是,是老公~~~

【私聊】铃铛儿:一不小心打长了,你什么都没有看到!

【私聊】铃铛儿:呜呜呜不要关我啊!!

叶朗一上线就看到这种场面,从字里行间中甚至可以想象得出对面那个人手忙脚乱的样子,一贯不苟言笑的叶朗难得被逗笑了。

不过他今天心情不错,本来也没打算关对方小黑屋。

【私聊】夜狼:行,今天不关你。

【队伍】[夜狼]加入了队伍。

【队伍】铃铛儿:老公,白天见面会好玩吗?

【队伍】夜狼:还行。

凌扬啧啧,这是什么答案。

【队伍】铃铛儿:见到官方的人没?他们怎么说?

【队伍】夜狼:没见到。

【队伍】铃铛儿:咦?那你去做什么?

【队伍】夜狼:见见帮里的人。

【队伍】铃铛儿:=。=你们都是校友,在学校见就好了,还特地跑去网友见面会见个什么劲呀。

【队伍】夜狼:也有没见过的。

【队伍】铃铛儿:譬如咧?

【队伍】夜狼:见到了贺大爷。

【队伍】铃铛儿:暴暴龙哦(⊙o⊙)他是不是很可怕?

【队伍】夜狼:看上去比较能打。

不是比较能打,是相当能打好吧!

【队伍】铃铛儿:那还有咧?

【队伍】夜狼:见到了你奸夫。

【队伍】铃铛儿:…………

【队伍】夜狼:真人比游戏里还要欠揍。

【队伍】铃铛儿:………………我们是清白的!

【队伍】铃铛儿:还有没?

【队伍】夜狼:没了。

【队伍】铃铛儿:就这?真没劲,还以为你会有什么艳遇呢=。=

【队伍】夜狼:我参加的是玩家见面会,你以为是相亲大会?

被忽略的凌扬不爽挠桌,相亲什么的,可以顺便嘛!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目前是对方的重点怀疑对象,还是本分保守点比较妥当。

对了,有些供还要记得跟战友们串好……

因为两个人白天都没上线,此时正好组起来解每日任务。

不知是不是凌扬的错觉,今天夜狼的话要比往日多些,尽管只多那么一点点,但似乎昭示着这个号的主人心情比平日要好的样子。

【队伍】铃铛儿:老公你今天好像心情不错?

【队伍】夜狼:怎么看出来?

【队伍】铃铛儿:唔,直觉?

【队伍】夜狼:都说女人的直觉很准,难道你是女人不成?

【队伍】铃铛儿:真抱歉,在这方面我只能永恒地让你失望了╮(╯▽╰)╭

叶朗看到屏幕上的对话,忍不住把一直以来心里的疑问问出口。

【队伍】夜狼:你真的喜欢男人?

【队伍】铃铛儿:讨厌,老公到现在还怀疑人家这颗赤诚的心╭(╯^╰)╮

【队伍】夜狼:你们也是男人,怎么能那么自然地喊一个同性叫老公,不觉得别扭吗?

凌扬知道这个你们指得除了自己之外,还有那个欺骗叶朗感情的前任,他对于自己被跟一个骗子相提并论感到很不满。

以欺骗为目的叫出口的老公和以爱为名叫出口的老公怎么能是一样的?他这都是为了爱啊为了爱!

【队伍】铃铛儿:男人怎么就不能喊老公了,不知道有的男人天生就喜欢男人吗?难道老公你歧视同性恋?

【队伍】夜狼:花满楼的性取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他从小学就认识,也算关系最好的朋友吧。

【队伍】铃铛儿:(⊙o⊙),那你怎么没被掰弯了?

【队伍】夜狼:你那是什么逻辑,敢情你的发小都被你掰弯了?

【队伍】铃铛儿:发小本来就是用来掰弯的╮(╯▽╰)╭

【队伍】夜狼:你们圈子里有一句话很出名。

【队伍】铃铛儿:什么话?

【队伍】夜狼:“我不是同性恋,只是我喜欢的人恰好是同性而已。”

【队伍】铃铛儿:是有这么一句,不过好像用得有点烂梗,而且这个观点我也不太赞同。

【队伍】夜狼:这句话对我倒是很适用。

【队伍】铃铛儿:什么意思?难道你??

【队伍】夜狼:我不歧视同性恋,只是我歧视的人恰好是你而已。

【队伍】铃铛儿:……老公表嘛(/TДT)/

凌扬还想再跟叶朗理论理论,冷不丁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知道是徐贤回来了,赶忙找个理由下线。

【队伍】铃铛儿:啊,导员来查寝,我先下了。

【队伍】铃铛儿:老公晚安,MUA╭(╯3╰)╮

【系统】[铃铛儿]下线了。

叶朗看了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心想他们导员可真够勤劳的,这个时间还查寝。

不过这代表着铃铛儿住得是寝室?

叶朗还在这里琢磨,小扣儿密过来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公~~~~~~~好!

【私聊】夜狼:你们两个这波浪线到底是谁师承谁?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吓?什么意思?

【私聊】夜狼:没什么,有事?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我刚上线找师父,师父就下了,他干嘛去了?

【私聊】夜狼:他说他们导员突击查寝。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导员查寝?????

【私聊】夜狼:有什么问题?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没有,我是想这位导员可真够勤劳的,这都快十点了。

【私聊】夜狼:或许是因为你们学校导员补助比较高?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哦呵呵呵呵,真好笑,那我不打扰你了师公~BYE~~~

【私聊】夜狼:等一下!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公有何吩咐?

【私聊】夜狼:你师父手受伤的事你知道吗?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当然知道啊!师父每一件事我都知道!

【私聊】夜狼:他伤得是哪根手指?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公你问这个做什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