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网游之我不配 易修罗(上)(14)

网游之我不配 易修罗(上)(14)

时间: 2013-10-28 01:08:59

  7L:应该只想着他们自己杀吧,要不就是用了BUG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
  8L:用BUG还好说,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用了WG?WG狗去死!强烈要求GM彻查此事!!
  ……
  -------------------------------------------------------------------------------
  【管理】孙小权:报告,老狼下了,警报解除!
  【管理】萌蛋蛋:啊啊啊啊啊啊……
  【管理】吕小布:憋死我了啊靠!
  【管理】莫殇心:你们几个^^!
  【管理】小受别跑:一群沉不住气的家伙,跟你们统一战线真是侮辱我的演技。
  【管理】萌蛋蛋:跑跑姐怎么能这么说,我饰演的小白角色可是影帝级!
  【管理】吕小布:那是因为你是本色演出。
  【管理】萌蛋蛋:讨厌(#`皿´)
  【管理】鹣鲽:好了,大家安静,我来总结一下。
  【管理】鹣鲽:三个月前公会发生老狼前妻铃铛儿骗钱事件,一个月后铃铛儿再次出现,称自己车祸失忆,账号被盗,巧合太多,我们无法相信。
  【管理】鹣鲽:当时我们就怀疑,以老狼和铃铛儿的关系,他不可能没有对方的账号,为了维护铃铛儿的名誉,他找了别人接手这个账号,这个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二代铃铛儿。
  【管理】鹣鲽:为了不揭穿老狼,我们私下制定了“濒临灭绝野生狼种保护计划”,在不被双方察觉的前提下,接纳二代铃铛儿以前任铃铛儿的身份出现。
  【管理】鹣鲽:所以无论铃铛儿给出什么样不合理的说辞,包括她跟落冥风**不清的关系,以及来历不明的徒弟,我们都毫无疑义地全盘接受。
  【管理】鹣鲽:今天的呼延觉事件,让我们证实了铃铛儿换人的猜测无误,只是最初我们以为老狼找来的替身是个不懂游戏的新手,但是现在看来我们大错特错了。
  【管理】孙小权:之前的铃铛儿操作是不错,但是不爱说话,除了老狼,跟谁关系都一般,二代铃铛儿性格外向,交友甚广,要说车祸性情大变不是没可能,但要说撞个车后连呼延觉都知道怎么杀了,那就夸张了点。
  【管理】吕小布:而且今天看她的指挥,根本就是神级,沉着冷静,井井有条,对每个职业的技能都了若指掌,没有长时间的经验积累,根本不可能做到这样。
  【管理】莫殇心:她说得那个视频,我在开荒伽蓝殿的时候就看过,不过因为团里没有自然祭司,就没有在意。现在回想一下,二代铃铛儿刚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是自然系天赋了,练这种天赋的人真心不多,很早以前倒是有过一段风潮,不过很快就退了。
  【管理】萌蛋蛋:还有还有,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杀死呼延觉后,狼哥和铃铛儿姐两个人在帮会频道里一句话都没说过,好像在刻意回避什么似的!
  【管理】小受别跑:应该是怕有人问起吧,毕竟疑点太多,要不我们事先约好,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询问有可能牵扯到铃铛儿身份的问题,估计早就有人问了。
  【管理】鹣鲽:从二代铃铛儿这段时间的表现来看,她似乎很介意自己的能力曝光,一直在刻意隐瞒什么,这次应该属于意外事件。
  【管理】鹣鲽:总之这件事我们以后要低调处理,FD呼延觉的消息传出去后估计会有不少人过来取经,甚至别服的记者也会过来询问,届时我们对外口径一致统一为这是帮会内部机密,不便透露。
  【管理】鹣鲽:帮会的核心人士员,一团的主力成员,除了贺大爷和花满楼都知道这个计划,大爷是直肠子藏不住事,花花跟老狼关系最好,正巧这两个人今晚缺席,这大概也是天意。
  【管理】孙小权:哎,不过这样一来肯定不少风言风语,该有人说咱是用BUG,甚至是用外挂杀的了。
  【管理】吕小布:大丈夫能屈能伸,受这点委屈算什么,更何况老狼那个跑位难道不像是在卡BUG?
  【管理】莫殇心:被冤枉没什么,就是这撒谎骗人的事我真心不擅长^^!
  【管理】萌蛋蛋:是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不用演戏,把二代铃铛儿当成她本人接纳啊,说实话,我还蛮喜欢她的>_<
  【管理】鹣鲽:只要老狼一天还愿意演下去,我们的计划就执行一天,这年头这么纯情的野生狼种已经濒临灭绝了,一定要倾我大剑情全帮之力保护到底。
  【管理】小受别跑:我倒是比较期待那两个人搅在一起,我的直觉告诉我,二代铃铛儿一定是个男的!
  ※
  徐贤早上起床打开房门,第一眼便见到凌扬嘴里叼着个包子,手里还提着两个包子,正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等他,见他出来,连忙把手里的包子奉上。
  “花花,我特地起了个大早跑去二食堂给你买的,还热乎着呢。”
  “……你这是负包子请罪吗?再说了,正常人有用二食堂的包子请罪的吗?”
  “哎,花花,您就原谅我吧……大人不记小人过,好不好嘛?”
  “要我原谅你,除非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您说!小的保证如实禀报!”
  “你跟白砻到底是什么关系?”
  “呃,这个,其实我跟他不熟……”
  “你还骗我?他都跟我说了,你们都认识十六年了!”
  “我晕,那他还说别的什么没有?”
  “他什么都说了,包括你十三岁那年被狗追着咬在屁股上的事!”
  “卧槽连这个他都跟你讲!那家伙真是一如既往地欠抽啊!”
  “你还是老实交代吧,不交代肯定是死,交代了兴许还留你个全尸。”
  “呜呜呜我温柔的花花一夜之间就被那条臭白龙带坏了,我要找他算账去!”
  “你去呀!”
  “……不敢。”
  “算了,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是不说实话我现在就把你的住址和电话发给他。”
  “花花你不能这样!”
  “你跟他到底是不是那种关系?”
  “那种关系是哪种关系?”凌扬装傻充愣。
  徐贤掏手机。
  “你不用吓唬我,小白龙的学校根本不让用手机。”凌扬得意地笑。
  “不好意思,我还有他座机,以及QQ、MSN、E-MAIL、BBS账号。”
  “我晕其实你们才是那种关系吧!”
  凌扬突然觉得不对头,“不是吧,难道你……?”
  徐贤不吭声。
  “我靠不会吧!!!”
  “总之我就一句话,是你的我绝对不抢,不是你的我当仁不让。”
  “哇塞,之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果断的一人?果然看人不能看外表。”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有犹豫的功夫好男人都被别人抢走了。”
  凌扬双手搭上对方的肩膀,“好样的,花花,我看好你。”
  他举起右掌,“我小羚羊对天发誓,我跟小白龙的关系,纯洁得就像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有罗丝与杰克!”
  “那还叫没JQ?”
  “死都不可能在一起!”
  “……”
  “你说真的?”
  “这次保证是真的,哥不骗你,而且哥绝对全力支持你。”
  “那你上次说他是直人的事……?”
  “不不不,那是我信口胡诌的,小白龙他天生就是弯的,比我还弯,你见过身体笔直的龙吗?那一定是卡门缝儿里了。”
  “不过……”徐贤解决了心头最大的疑问,又犹豫了起来,“他这人是不是有点花啊?”
  “怎么会!小白龙虽然长了副风流相,嘴上又轻浮得很,但骨子里绝对是很传统的,这都是拜他那老爹所赐,我跟他认识了十六年,这点还是可以打保票的。”
  “你们两家是什么关系?”
  “我爸年轻的时候做过他爹的公务员,挺受他家照顾的,后来也一直走动没断过,再加上我俩同岁,几乎就是一块儿养大的。”
  徐贤琢磨了一下,“好像差辈儿了?”
  “对,他爹老来得子,我爸年少有为,那一年祖国江山一片大好,战火偃旗息鼓,百姓安居乐业,部队官兵相应国家号召为四化建设添人口,我们院儿一年之内诞生的未来栋梁数目翻了一番,连托儿所都扩招了。”
  “……”
  “我们院里的小孩儿,论辈分应该管小白龙叫叔,小时候他还真让我们喊他叔叔,大一点儿之后就逼我们叫他白小将军,现在逮谁都得称呼他白少爷,这回你知道他有多自恋了吧,嘿,要我说,你最大的情敌不是别人,就是小白龙他自己呀。”
  “……”
  凌扬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劲,“哎,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到底看上小白龙哪点?有没有人说过你的审美观比较跑偏?”
  “……一个喜欢吴冠锋的人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
  尽管杀死呼延觉的借口凌扬还没想好,但线总归还是要上的,不过在线时间越长,凌扬就越是感到不安。
  居然没有一个人前来询问他是怎么知道杀这个BOSS的攻略的,大家自然得就好像铃铛儿所作所为是天经地义一般。
  而他最担心的,自己的身份会因此曝光,前帮会的成员会寻上门这种事情更加没有发生,外面的人只知道他们击杀了呼延觉,但至于是如何做到的压根没有外传,现在江湖中传言都是他们使用了BUG或者WG,即使这样都没有人站出来反驳。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系统】[相公、请温柔地]上线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父……您老人家这次玩儿大了!
  【私聊】铃铛儿:……这只是个意外。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你这样会害死我们两个的!他们一定会找过来的!
  【私聊】铃铛儿:我先前也这么以为,可是你有没有发现,帮里的气氛怪怪的?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没注意,哪里怪?
  【私聊】铃铛儿:从头到尾都没有人问过我是怎么办到的,好像这件事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 ⊙ o ⊙)确实惊悚了点!
  【私聊】铃铛儿:而且,我们先前研究那套打法也没传扬出去,现在外面都在传我们开挂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开挂也比身份曝光好啊,我支持开挂!
  【私聊】铃铛儿:总之,这个帮会有点诡异,你我以后要小心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父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感觉背后好冷!!要不别在这儿待了,咱俩私奔好嘛?
  【私聊】铃铛儿:不行,我要跟你师公在一起=。=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父……(/TДT)/
  【系统】[夜狼]上线了。
  【私聊】铃铛儿:波浪线太长,会被关小黑屋的!你师公上线了,等我去探探他的口风。
  【私聊】铃铛儿:老公你来啦……\(≧▽≦)/~
  【私聊】夜狼:怎么样,你的理由编好了吗?
  【私聊】铃铛儿:嘻嘻,咱俩之间谈什么编不编的,多伤感情呀~\(≧▽≦)/~
  【私聊】夜狼:你想不出来,我帮你想一个如何?
  【私聊】铃铛儿:哦?是什么?说来听听~\(≧▽≦)/~
  【私聊】夜狼:小羚羊……
  凌扬心里咯噔一下。
  【私聊】铃铛儿:你都知道了?

  Chapter.27 急中生智解危机

  《魂淡OL》官方论坛八卦江湖版
  标题:有谁还记得“空军二○一院课外兴趣小组”这个ID?
  发帖人:考古学家
  内容:RT
  1L:当然记得,他们很有名的好吧?至少老玩家里很少有不认识这个ID的。
  2L:是一帮公测时候就开始玩儿的老家伙,极其**,论坛里至少有一半的BOSS开荒攻略贴是他们出的。
  3L:纠正,最开始这个组织只有三个人,后来虽然加入的人数多了,但核心人员一直都只有三个。
  4L:不就是岱山某知名**帮会的会长和两个副会嘛,据说这个帮会的名字不能提,一提就要手黑一整个礼拜。
  5L:哈,是我们服的,关于他们三个的流言服务器里一直很多,有人说他们是部队上的战士,还有人说他们是军校的学生,其中有两个人的上线时间真心不多,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比其他宅男要厉害许多。
  6L:我对他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们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研究出1级小号环游全地图路线,还写了篇一万字的图配文攻略……可这有什么意义!
  7L:哈哈,他们做得没意义的事还少嘛?还有那个弓手单风筝十大野外BOSS到主城的,我勒个去,那段时间各大服务器的主城就没一刻消停过。
  8L:你们大家难道都忘了吗,他们还是哔——
  9L:可惜哔——之后这三个人就集体失踪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野过。
  ……
  -------------------------------------------------------------------------------
  【私聊】夜狼:小羚羊……
  凌扬看到夜狼发过来的这三个字心里咯噔一下,完了完了,怎么办?
  他的脑筋飞快地转动着,到底是顺势承认,还是矢口否认?
  或者……
  凌扬把心一横。
  【私聊】铃铛儿:你都知道了?
  【私聊】铃铛儿:没错,我就是小羚羊的嫡传弟子,小羚羊他就是我师父。
  【私聊】夜狼:你师父?
  【私聊】铃铛儿:还记得七夕副本里我跟你提到的那位我很崇拜的自然祭司开山高手嘛?
  【私聊】铃铛儿:那就是我师父。
  【私聊】铃铛儿:我之前是岱山的玩家,落冥风也在老服待过一段时间,我们那时候就认识,后来他换到新服发展,叫我投奔他,所以我才买了这个账号。
  【私聊】夜狼:既然你不是新手,为什么之前要伪装得那么菜?
  【私聊】铃铛儿:都说了是我的手坏了!
  【私聊】夜狼:那只是借口之一吧。
  【私聊】铃铛儿:……好吧,那我就跟你实话实说了,我来这里的真实目的其实是为了躲我师父。
  【私聊】夜狼:躲你师父?为什么?
  【私聊】铃铛儿:因为我骗了他三十三万八千四百金,还不包括公会银行物资和点卡!
  【私聊】夜狼:以后再相信你的话我就是白痴。
  【私聊】铃铛儿:别别别嘛,我说我说,其实我躲我师父的真实原因是……
  【私聊】铃铛儿:他喜欢我,他向我告白,我虽然崇拜他,但是我不爱他,你懂吗?
  【私聊】铃铛儿:崇拜和爱,这是两种极易混淆但截然不同的情感,当你崇拜一个人的时候,他的一切都是完美无缺的,可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就要包容他所有的优点和缺点,我不能容忍我的偶像走下神坛,于是我只能选择狼狈地逃走!
  【私聊】铃铛儿:可是因为我受他的影响太深,我会的所有东西都是他教我的,只要我暴露出一丁点自己的能力,就会被他认出来,所以我必须低调!
  【私聊】铃铛儿:老公,你是这个服务器里除了黑肚风和脑残扣,唯一一个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了,念在你我夫妻一场的情分上,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保守住这个秘密!拜托!!
  【私聊】夜狼:你说得是真的?
  【私聊】铃铛儿:骗你的话我就不姓铃!
  【私聊】夜狼:你本来就不姓铃……算了,虽然觉得你的话不可信,但我姑且再相信你最后一次。
  【私聊】铃铛儿:我就知道老公你最好了T^T 刷小本去好嘛?
  【私聊】夜狼:走吧。
  【私聊】铃铛儿:串供时间到!本人现在身份是小羚羊的嫡传弟子,请及时更新旧档案!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父兼师祖:本人已收到!——您的徒弟兼徒孙敬上
  【私聊】铃铛儿:串供时间到!本人现在身份是小羚羊的嫡传弟子,请及时更新旧档案!
  【私聊】落冥风:已记入小纸条:)
  ※
  这天是凌扬极其幸福的日子,不仅仅是前一天他刚刚解决了游戏内一重大危机,更重要的是他终于可以摆脱陪伴他三个月之久的亲亲指套们,正式恢复成一个健康人的身份。
  从烟大附属医院回来,他的心情都飞上了天,恨不得立刻跟人分享这一喜事。
  【私聊】铃铛儿:老公,给我你的QQ好嘛?
  【私聊】夜狼:不好。
  【私聊】铃铛儿:我给你传我的照片。
  【私聊】夜狼:没兴趣。
  【私聊】铃铛儿:是裸|照哦……\(≧▽≦)/~
  【私聊】夜狼:你自己留着欣赏吧。
  【私聊】铃铛儿:我保证照片高清无|码,你不看一定后悔!
  【私聊】夜狼:我怕看了会恨不得自戳双目。
  【私聊】铃铛儿:表言之过早嘛,看了再说,要不给我你的邮箱也可以\(^o^)/
  叶朗考虑了一下,还是把邮箱发了过去,反正看个照片也没什么损失,森蓝和烟大那么近,万一以后撞上了,还可以揪出来揍一顿。
  【私聊】夜狼:yelang@mail.sl.edu.cn
  【私聊】铃铛儿:已发请查收~\(≧▽≦)/~
  叶朗刷新了一下收件箱,果然收到一封来自xiaofeiyang@hundan.com/?的邮件,那是凌扬的小号邮箱,一般人都不知道,在这种敏感时期,凌扬才不会笨到用自己的大号邮箱去发邮件给夜狼。
  至于xiaofeiyang,乃是来源于凌扬小时候看过的一部动画片《小飞象》,他把最后一个字改掉,变成了小飞羊。
  叶朗点开铃铛儿发给他的邮件附件,当照片打开的那一刻,他有一种再信这个人的话就剁手的冲动。
  估计除了烟大附医那帮**,任何一个人冷不丁看到一只骷髅手都不会觉得舒服,即便那只是一张X光片的翻拍。
  那一根根阴森的骨骼,在X射线的穿透下,仿佛暴露在空气中一样清晰可见,仔细看去更是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此人的手掌轮廓则被淡化成一道半透明的边缘,似有似无得环绕在骨骼周围,就像笼罩在外围的一层光晕。
  X光片上有参考用的比例尺,叶朗根据比例把照片放大到实际大小,把自己的手贴了上去。
  这只手要比自己的手稍稍小一些,根据手的大小与身高多半成正比原理,此人身高应该不算矮。
  他的手指比较细长,关节不突出,相比之下,叶朗的指节要更分明一些,看上去更有男人的味道。
  【私聊】铃铛儿:老公照片好看嘛,是不是充满了骨感美~\(≧▽≦)/~?
  【私聊】夜狼:看不出哪里有受伤。
  【私聊】铃铛儿:因为恢复得很好!
  其实原片在强光下还是可以看出些许端倪的,不过在凌扬那低像素手机下,这些小细节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私聊】夜狼:你真得出了车祸?
  【私聊】铃铛儿:当然啊,不然咧?
  【私聊】夜狼:不是因为溜冰什么的?
  【私聊】铃铛儿:( ⊙ o ⊙)老公你为什么这么问?
  【私聊】夜狼:没,随口问问罢了。
  随口问问?凌扬心中充满了疑惑,可是不等他多想,就收到了戚风的私聊。
  【私聊】落冥风:听说你今天去了医院?
  【私聊】铃铛儿:噫……你那是什么情报网?
  【私聊】落冥风:结果怎样?
  【私聊】铃铛儿:要不要来试试?
  【私聊】落冥风:现在?
  【私聊】铃铛儿:对呀。
  【私聊】落冥风:城门插旗?
  【私聊】铃铛儿:跟你插旗会被围观的好吧=。=
  【私聊】落冥风:那你说。
  【私聊】铃铛儿:去沙漠吧,宽敞。
  【私聊】落冥风:那儿有怪。
  【私聊】铃铛儿:不敢吗?
  【私聊】落冥风:走。
  二人来到沙漠,选了一处宽敞的地界,也不插旗,直接开红。
  凌扬身为自然系祭司,是祭司职业中少有的不站桩流派,PK讲究得是灵活二字,无论是输出还是加血,脚下片刻都不会停留,身形如电,来去如风。
  戚风练得武斗系旅人,所用武器是拳套,近身可肉搏,远程可放气功弹,为了与其他只能近战或远程的职业保持平衡,旅人的攻击不高,主要也是以身法敏捷和攻击方式变化多端取胜。
  这两个人的职业特点都是快,交起手来更是以快打快,行动如鬼魅般难以捕捉,屏幕上只见双方的技能光效拖着长长的流星尾巴,昭示着彼此的高速运动轨迹。
  祭司属于远程职业,一旦近身就要吃亏,自然系仰仗大地和风的力量有着不错的控场能力,可以拉大自己与对手之间的距离;旅人远近皆宜,可是纯依赖远程攻击力有限,在这点上,双方算是持平。
  祭司穿布衣,血量有职业加成,而且可以回血;旅人穿轻甲,防御比布衣高,对物功和魔攻都有着不错的回避度,属性方面基本也是不相上下。
  在双方职业能力近似的情况下,就纯粹比得是个人的操作,凌扬与戚风水平不相上下,连打法风格都颇有几分雷同之处,一时间你来我往,势均力敌,谁也占不到上风。
  随着战线越拉越长,野外地图的劣势就体现出来,沙漠里有不少主动攻击的红名蝎子被二人的争斗吸引过来,竞相加入战斗,尽管蝎子只有五十几级,但碍不住数量诸多,尤其铃铛儿布衣防低,接连挨上几下还是比较吃痛。
  凌扬见铃铛儿血量骤减,果断地召唤出三只可帮助自身回血的树之精灵围绕着自己飞舞,戚风见状下意识隔空使出散弹波,出招后便开始后悔,果然对方是故意诱他使出AOE技能,原本追着铃铛儿不放的蝎子此刻都换而攻击落冥风。
  戚风见仇恨无法再转移回去只好使出一套群攻拳法把蜂拥而上的蝎群解决掉,而凌扬趁这个机会早就把自身血量回满,再加上水的力量赋予他的**的续航能力,此时的铃铛儿简直就跟刚刚投入战斗一样精神抖擞。
  二人又缠斗了五分钟不分胜负,蝎子的尸体已过了拾取保护时间,金闪闪发着亮光,凌扬看到就手痒,忍不住边打边捡尸体,虽然没几个钱,但蚊子肉也是肉啊。
  戚风看到了又好气又好笑。
  【当前】落冥风:PK你还不忘捡尸体,真**。
  凌扬无语,PK还能打字,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毕竟凌扬伤势初愈,太久不练,难免手生,最终不敌戚风,可怜的铃铛儿被落冥风一拳击中在胸口,嘤咛一声,魂归故里。
  因为两个人开红PK,剑情帮会频道里同时也刷出了铃铛儿被落冥风击杀的通告。
  叶朗看到通告便使出一招天涯海角传送到了沙漠。
  【战斗】夜狼狂性大发了。
  【战斗】夜狼向落冥风发起了攻击!
  落冥风本来就被铃铛儿磨得剩一丝血皮,还未恢复,就被突然袭来的夜狼两剑斩倒在地。
  【当前】落冥风:呵呵。
  【当前】铃铛儿:老公=。=
  【私聊】铃铛儿:我跟他只是在切磋而已=。=
  【私聊】夜狼:看来是我耽误你们打情骂俏了。
  【私聊】铃铛儿:没事,杀得好,走下战场去。
  【私聊】夜狼:你又要蹭分?
  【私聊】铃铛儿:这次换我带你蹭分ヾ(=^▽^=)ノ
  【系统】[夜狼]想通过起死回生符复活你,是否接受?确定|取消
  【系统】[夜狼]邀请你加入队伍。 确定|取消
  凌扬离开前还不忘好心复活地上的另一具尸体。
  【私聊】落冥风:恢复得不错。
  【私聊】铃铛儿:医生也这么说。
  【私聊】落冥风:刚才那局打得挺漂亮。
  【私聊】铃铛儿:嗯。
  【私聊】落冥风:我录像了。
  【私聊】铃铛儿:哦?
  【私聊】落冥风:发论坛上?
  【私聊】铃铛儿:别说是我。
  【私聊】落冥风:就你那手法谁看不出来?
  【私聊】铃铛儿:……那还是算了。
  【私聊】落冥风:你以为能瞒得了多久?
  【私聊】铃铛儿:得过一日,且过一天!
  【私聊】落冥风:3P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私聊】铃铛儿:嗯……你、我,还有谁?
  【私聊】落冥风:落冥小哥。
  【私聊】铃铛儿:那个法师?
  【私聊】落冥风:对。
  【私聊】铃铛儿:倒是可以试试,等新赛季开了先组起来练练手。
  【私聊】落冥风:行,哪天去找你三个人详细讨论下。
  【私聊】铃铛儿:还是我过去吧。
  【私聊】落冥风:怎么?
  【私聊】铃铛儿:顺便看体院帅哥O(∩_∩)O
  【私聊】落冥风:哈哈。
  叶朗刚排上战场,就听自己斜上铺有人说话。
  “阿朗,看不出来,你居然好这一口?”
  “什么?”
  他室友探出头,手里握着叶朗的手机,“在手机里存别人的照片就算了,居然还是个男人?”
  叶朗不悦道,“你不是说手机没电了借我的打电话,翻我相册做什么?”
  “不小心手滑点进去,就看到喽,啊,还是个道士,重口味。”
  “手机还我,”叶朗起身把手机夺了回来,屏幕上恰好是室友刚刚在浏览的相片。
  叶朗在按下退出键前,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凌扬,小羚羊……是巧合吗?

  Chapter.28 整装待发会老公

  《魂淡OL》官方网站
  好消息!好消息!本周六湖朔市将举行小型玩家线下见面会,届时会有游戏主创人员与玩家面对面征集游戏新内容意见,特邀请岱山与霖山两个服务器的玩家参与,见面地点定于湖朔市宝塔山顶,碰面暗号:我是魂淡玩家!详情请联系官网客服,祝您游戏愉快。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