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网游之我不配 易修罗(上)(11)

网游之我不配 易修罗(上)(11)

时间: 2013-10-28 01:08:59

  【私聊】铃铛儿:老公你好狠心,小黑屋里好黑好闷我好怕(/TДT)/
  【私聊】夜狼:那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别浪。
  【私聊】铃铛儿:人家才没有浪!!
  被放出来的凌扬活动了活动筋骨,又开始他游说了对方半个月之久的见面计划。
  【私聊】铃铛儿:呐,老公,开学返校了吧,见面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私聊】夜狼:你怎么成天就惦记这个?
  【私聊】铃铛儿:你看茫茫人海中我们能遇上,我随便买了个号就是你老婆,这就素缘分呐!
  【私聊】铃铛儿:而且我们离得那么近,不见面岂不是很可惜?
  【私聊】夜狼:除了不能亲手揍你一顿之外,我看不出来这有什么可惜的。
  【私聊】夜狼:再说,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自然也会答应你的条件。
  【私聊】铃铛儿:这不是强人所难嘛,你可以穿军装,我又不能穿女装,那不是**吗?
  【私聊】夜狼:你做得**的事还少吗?
  【私聊】铃铛儿:讨厌(┙>∧<)┙へ┻┻
  不过铃铛儿的话提醒了夜狼,他第二天还真是有事要去烟大。
  想到这里他密了自己在烟大念书的发小。
  【私聊】夜狼:明天中午有事吗?我要过你那儿一趟。
  【私聊】花满楼:嗯,来干嘛?
  【私聊】夜狼:帮游泳社取大学城体育祭的文件。
  【私聊】花满楼:行,到了叫我,中午一起吃饭。
  【私聊】夜狼:我不吃二食堂。
  【私聊】花满楼:开什么玩笑,来烟大怎么能不吃二食堂?别客气,我请你,想吃什么随便点~!
  【私聊】夜狼:……
  ※
  叶朗就读的森蓝理工离烟山大学很近,具体有多近?从森蓝理工的西门出门过马路,步行三分钟,就到了烟山大学的东门。
  其实这几所学校相隔都很近,原因无它,政府以烟山大学为圆心,圈起了一片大学城。森蓝理工的旧址本不是在这里,是近几年才响应政策迁过来的,校舍都是崭新崭新的,和有着百年历史的烟山大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大学城中占地面积最大的高校便是烟山大学这所文理科综合性大学,这还不包括坐落在它附近的烟山附属医大和附属美院。
  第二大的就是森蓝理工,一所纯理工科大学,学校最稀缺的资源就是女生,因此森蓝的学生经常往附近的美院和音校跑。
  其次是钱唐军校,顾名思义是一所军事性大学,其地理位置最为偏僻,校园管理严格,叶朗至今未曾找到机会进去参观。
  最后便是络明体院和岚山音校这两所专业性质的学校了,这五所高校紧紧围绕在一起,各种关系错综复杂,校际活动种目繁多,到后来都有点不分彼此的味道,大学城也被誉为是湖朔市的教育航母。
  这不是叶朗第一次来烟山大学,早在大一刚开学之际他就曾经来这里找过徐贤,顺带着把校园整个参观了一遍。
  烟山大学不愧是百年老校,校园不是一般得大,从东头走到西头要半个多小时,路边随处可见高龄古树,还有古色古香的中式建筑。
  校内最醒目的行政楼居然还是飞檐屋顶琉璃瓦的古楼,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叶朗还以为那里是展览馆或者观光处。
  叶朗取完了自己要拿的文件,打电话会合了徐贤,两个人一边往二食堂走一边谈论着学校的见闻,不一会儿话题又转到了游戏上。《魂淡OL》起初是叶朗和他的同学在玩儿,觉得不错便叫上徐贤一起,两个人都玩了大半年有余。
  走着走着,忽然徐贤的脚步停了下来,盯着不远处一个背影,不确定地说道:“咦?那个人,好熟悉……”
  叶朗也发现了徐贤所指好熟悉的背影,不过他彼时的想法是,好穿越……
  在二零叉叉年的今天,竟然有人身穿蓝白相间的道袍,头系鎏金道冠,水袖及衣摆随轻风浮动,好不飘逸。
  “羊、羊、羊、……”徐贤羊了半天,就在叶朗差点以为他下一句要接得是“杭元祥”的时候,徐贤终于喊了出来:“羊羊!”
  徐贤口中的羊羊缓缓转过身来,叶朗盯着他的真面目在自己眼前一帧帧刷新,仿佛在看一部超慢镜头拍摄的高清唯美大片,耳边响起的是自己的呼吸及心跳声,连周围的风在那一刻都静止了下来。
  那个人转身的时候,眼眸低垂,直到转过一半后,眼皮才渐渐抬起,露出乌黑漆亮的眸子,从叶朗这个角度看过去,整个过程就像是在对他暗送秋波。
  在这个秋高气爽的午后,一袭道袍的凌扬,面若满月,眼带桃花,与叶朗遥遥相望,露出一抹云淡风轻的微笑。
  一笑过后,他便收回视线,微微仰起头,眼神飘向湛蓝的天空,一语不发。
  阳光打在他的脸上,微风卷起几缕发丝,那仙风道骨的模样,宛若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高人。

  Chapter.21 一见钟情二食堂

  发信人:Antelope(小羚羊一见钟情了),信区:Homosexual
  标题:我恋爱了
  发信站:烟山大学百年树人BBS
  就今儿个中午的事~(@^_^@)~
  -------------------------------------------------------------------------------
  发信人:Hana(花花@高僧快收了那妖道!),信区:Homosexual
  标题:Re:我恋爱了
  发信站:烟山大学百年树人BBS
  掰弯直男是要遭天谴的!!!
  -------------------------------------------------------------------------------
  凌扬行走江湖数十年,见过各种类型的帅哥,风流型的像是白砻,狂野型的像是孟琥,气质型的像是戚风,他自认阅人无数,经验丰富,可从未像今天这般意外。
  客观地说,戚风是他见过外形最出众的人,可是第一次见到戚风的时候,他也只是抱着欣赏的态度吹了吹口哨。
  他也承认这世界上有“眼缘”这种东西的存在,就像他最喜欢的男明星吴冠锋,也有很多黑觉得他丑到不行,把他的外貌抨击得体无完肤。
  方才回眸后的惊鸿一瞥,让他第一次发现一个从头到脚各方面无一不合自己眼缘的男人,似乎那眉眼轮廓都是依着凌扬的喜好长得,一下子就打动了他的心。
  为了抑制这种激动,他不得不一瞥之下遂即收回视线,45度淡定望天,以掩饰此刻内心沸腾不已的雀跃。
  那个凌扬眼中的完美男生跟着凌扬的闺蜜徐贤并肩走了过来,这期间,凌扬先是忧郁地仰望天空,随后又淡定地凝视大地,在远处认出凌扬的徐贤走近后反而犹豫了。
  “羊羊,是你吗?”徐贤不确定地问。
  凌扬这才抬头与他对视,片刻后视线移开,若不经意地扫了眼他身边的人,又飘了回来。他右手前拢左手后置,微微一颔首,优雅地开了口:“徐兄。”
  一道闷雷劈下,徐贤被打得里焦外嫩。
  徐贤清了清喉咙,不动声色地带着凌扬往一旁走离了几步,二人双双离开了叶朗的听力范围。
  “哥儿们,你穿越了。”徐贤压低声音道。
  “学姐社团招新,抓我来COS。”凌扬也压低了声音,脸上依旧保持着若有若无的浅笑。
  两个人你一来我一往地咬起了耳朵。
  “你居然会这么听话……”
  “我准备考学姐导师的研究生……”
  “你才大二考哪门子的研究生……”
  “学姐导师是个温柔成熟大叔……”
  “你就不能做点让我感到意外的事吗?”
  “穿成这样还不足以让你感到意外吗?”
  “还有,你觉不觉得你入戏太深?”徐贤咬着牙道。
  “在下这叫敬业,”凌扬右手水袖一扬,又慢慢收拢于腰间,“贫道美么?”
  徐贤:=_,=
  凌扬嘴角又荡起那种意味深长的笑容,他状似无意地往叶朗的所在快速扫了一眼,然后即刻收回视线,那无情胜似多情的眼神就像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轻轻挠到叶朗心底柔软所在。
  “你带来了好货色。”凌扬垂着眼帘道。
  此时,他的表情就仿佛像是在说,道可道,非常道……
  徐贤崩溃了:“尼玛你能不能不要用那么严肃的表情那么正直的语气说这么猥琐下流的话?”
  “你男人?”
  “我发小。”
  “我要了。”
  “他直的。”
  凌扬垂下头,似乎陷入了天人交战。
  交战三秒后,他毅然决然地抬起头:“掰了他。”
  徐贤深深埋下头,咬牙切齿说了句:“回去再找你算账。”
  然后抬头招手示意叶朗过来,大方地为二人介绍。
  “这是凌扬,跟我一起合租的室友,你可以叫他羊羊。”
  “这是我发小,”徐贤顿了顿,把阿朗两个字咽下,字正腔圆地接道,“叶兄。”
  叶朗点点头,“你好。”
  凌扬微微颔了颔首。
  徐贤嘴角又开始抽搐。
  一个女生跑了过来,“这位学弟是要入社吗?我们漫协的福利很好,要小攻有小攻,要妹纸有妹纸,逢年过节还发烟山同人志……”
  “啊,学姐你好,我不是要入社,我是这只羊的朋友,”徐贤连忙解释道。
  “小受受好,你也打剑三吗?”
  “吓?”
  “不然你怎么知道凌扬COS的是羊咩咩?”学姐猛地拍了下凌扬的背,“南皇套,帅吧?”
  徐贤:=_,=
  凌扬眉头微蹙,“师姐,请注意形象。”
  “大神,您最敬业,”学姐摆了个请的手势,“快点过去吧,那边有女生点名要你跟哈士奇合影。”
  凌扬再度冲徐贤略一鞠躬,“告辞。”
  说罢转身就走。
  叶朗愣了愣,方才是他的错觉吗?明明那人最后两个字是冲着徐贤说的,可眼神却像是在看着自己……
  凌扬离开后,徐贤也在原地陷入了天人交战。
  交战三秒后,他也毅然决然开了口:“你务必要跟他保持距离。”
  “为什么?”
  “因为他是个妖道。”
  说罢也转身就走,留下叶朗一头雾水,完全摸不清状况。
  叶朗离开前朝凌扬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他正跟一个身披银色盔甲手握金箍棒的齐天大圣合影,两个人动作表情**,周围围了一群女生拿着相机兴奋地尖叫。
  叶朗皱了皱眉头,转身快步追上了徐贤。
  徐贤和叶朗二人端着托盘找到一处安静的位置,徐贤顺手把叶朗手里的文件取来看。
  “今年的体育祭好像比去年要晚一点?”
  “嗯,我的比赛都拖到十月份去了。”
  “那不是天都凉了?”
  “还好是在室内。”
  “谁让游泳和篮球是大项目呢,每年都要压轴。”
  徐贤又研究了一阵时间表,惊喜地发现一个问题,“今年篮球的决赛居然是在钱唐?”
  “我也挺惊讶这个问题。”
  “那不就意味着到时候军校是对外开放的?”
  “应该是,总不可能不放观众入场吧。”
  “太好了,我一直想去钱唐参观呢,可惜他们管得太严……就是这样好像对体院不太公平,应该选第三方赛场才对。”
  篮球的冠军争夺战几乎每年都在军校和体院两所学校之间进行,如果是军校主场的话,确实会对体院影响很大,尤其是这两所高校校队的球风都是以暴力闻名的,遇到一起难免不产生冲撞。
  “谁知道今年体育祭组委会是怎么决定的,”叶朗耸耸肩。
  “你们内部选拔赛是什么时候?”徐贤问。
  “大概这个月中下旬吧,怎么?”
  “对外开放吗,我想去看。”
  “预选赛有什么好看的?”叶朗不解,一般人不是都喜欢看决赛么。
  “正式比赛观众太多,坐得远,反倒看不清楚。”
  叶朗想了想,“不开放,但是我可以带你进去。”
  “嗯,那我还可以带朋友吗?”
  “你要带谁?”
  徐贤本来想带凌扬一起,但猛地回忆起刚才那一幕,还是算了,于是改口道:“带男朋友。”
  “……你有男朋友了?”叶朗这三个字说得无比顺口,要是放到以前,他肯定还是觉得有点别扭,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跟某个人待久了,每天听一个男人老公老公地叫自己,对这种事接受度也提高了。
  “目前还没有,争取在你预赛前找一个带去给你鉴定鉴定。”
  叶朗被逗乐了,“那你加油。”
  “你呢?网恋那么久还不打算奔现?”
  叶朗拿筷子的手顿了顿,奔现,这不是那家伙每天挂在嘴边的词吗?可天晓得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在犯花痴,自己到底是有多倒霉,先被人妖骗钱骗感情,紧接着又惹上个缠神?
  他突然想到铃铛儿也是烟大的人,下意识地往周围望了望,一想到那个每天YY他的人此时可能就在自己身边,不禁心下一抖。
  “暂时没考虑过。”
  “你们不见面的原因难道是因为铃铛儿是体院的?”
  “……别瞎说。”
  “我知道,你不以貌取人嘛。其实我挺佩服你的,游戏里找个老婆俩人还能好那么久,这年头像你这么纯情的人上哪找去,你看看我那个……哎,不提了,想想都恶心。”
  “那个彭什么什么的最近还骚扰你吗?”
  “他敢!他已经被杀得不敢出现在我30码之内了,不过这也多亏了你老婆。”
  “他也就有这点小聪明了。”叶朗自言自语道。
  徐贤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什么,”叶朗摇摇头,“你搬到外面去住了?新房子在哪?”
  “就在东门那儿,离你宿舍很近,等下你有事没,要不要过去坐坐?”
  叶朗原本是有事要回校的,不知道想到什么,临时改变了主意,点点头,“好。”
  徐贤也想到了什么,“等等,我先排个雷。”
  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凌扬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声,“喂,哪位?”
  徐贤愣了愣,把手机拿下来一看,没有拨错呀。
  “请问你是哪位?”徐贤礼貌地问。
  “你找凌扬是吧?我是他学姐,凌扬他出家了,手机这种身外之物就由我保管了,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我说。”
  “哦哦,学姐好,我是凌扬的室友,我想问问他等下回家不?”
  “他今天一下午都被我包了,你放心带别的男人回去没事的,不过不能逗留到晚饭时间。”
  “……那行,我知道了,谢谢学姐。”虽然这确实是他打这通电话的目的没错,不过这话怎么听上去就那么别扭呢。
  徐贤挂了电话,对叶朗比了个安全的手势,“警报解除,GO!”
  徐贤租的房子真心不大,一进门就可以将室内结构一览无余,客厅一边是厨房和浴室,另一边是并列的两个卧室,两扇门都是敞开的,似乎不介意有外客闯入。
  徐贤去厨房倒水,叶朗走到并排的两扇门前,向内望去。
  两间卧室都打扫得很干净,但左手间的主人明显有乱放东西的习惯,桌上的书本堆得很凌乱,而右边那间每一样东西都摆放得井井有条。
  叶朗从小与徐贤一道长大,自然知道他这个发小打小就有点洁癖,房间向来是整整齐齐一尘不染的,绝不会有一丝凌乱。
  叶朗犹豫了一下,进了左边的房间,一进门,就看到了贴在墙上的巨幅海报。
  男生在卧室挂娱乐明星海报本身就很少见,多数都是体育明星或者花花公子的海报。
  仔细辨认了一下海报上的人之后,叶朗更是黑线了。
  居然会有人喜欢吴冠锋,这是什么审美观?
  叶朗又四下扫视了一圈,注意力被电脑桌上的鼠标吸引了过去。
  他并不是一个外设发烧友,但是喜好电子产品和汽车是一个男生的天性,他自然也不例外。
  凌扬桌上这只鼠标,他是见过的,因为它在业界很出名,而且令人过目难忘,只要稍微关注过硬件的人就会有印象。
  这是某专业生产游戏键鼠的品牌推出的高端鼠标,它最大的特点在于它有17个按键,其中12个是以数字键的形式密密麻麻地排列在大拇指的位置。
  这款鼠标被誉为是竞技界的帝级设备,其价格与它按键的数量一样的夸张。
  叶朗是MT,团队副本玩家多法术特效华丽,电脑配置不好的话,很容易造成卡帧或者死机。
  其他职业卡了还则罢了,MT如果卡了是会导致团灭的,因此硬件配置的好坏对他来说很重要。叶朗的电脑一律都是最顶级的配置,鼠标虽然不是专业级,但在普通鼠标中也算价格不菲。
  而凌扬用得这只鼠标,起码够买他的鼠标五个。
  虽然他看不到凌扬的主机配置,但对方的显示器只是个中低端品牌,而且生产年代有些久远,恐怕这一个显示器的价格都及不上他一只鼠标昂贵,叶朗心中充满了疑惑。
  徐贤倒完水寻不见叶朗,往凌扬的房间一瞅才发现叶朗正拿着凌扬的鼠标沉思。
  “啊,这屋不是我的,我是隔壁那间,”他也走了进去,把手里的杯子递给叶朗,“这家伙的鼠标很夸张吧,我第一次见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你室友他是打电竞的?”叶朗放下鼠标,接过杯子。
  “电子竞技?从没见他打过,”徐贤摇摇头,“每次我见到他的时候他不是看小说就是在灌水,你不知道那家伙有多能灌,一只手打字的速度比别人两只手还快。”
  “为什么要用一只手打字?”
  “因为他手指骨折了啊,你刚才没见到?……哦对,他刚才穿得水袖。”
  “手指骨折?”叶朗心中一动,“因为车祸?”
  “噗,”徐贤忍俊不禁,“你跟你老婆待久了,看谁都像出车祸。不是,他溜冰摔折的,还记得我们学校体育馆那个真冰场吗?每年都能出好几个折胳膊断腿的,杵个手指头什么的不稀奇。”
  “那么危险的运动,”叶朗皱眉。
  “那还是我们大二下学期必修课咧,想想都打醋。”
  两个人往外走,叶朗又情不自禁扭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海报。
  徐贤也注意到了,跟着叶朗的视线看过去,“奇怪吧,居然会有人喜欢吴冠锋。”
  “嗯,是另类了点儿……”
  “别理他,他这人的审美观一向比较跑偏。”
  徐贤说完这句话才意识到,审美观跑偏的凌扬居然一眼就相中了自己的发小,也不知道是值得骄傲还是感到难过……果然这件事坚决不能让阿朗知道。

  Chapter.22 相依相偎逝汶湖

  
  @我是发照片的小马甲:隔壁烟大漫协9.2剑三COS照第七弹整理完毕!发图好辛苦,打滚求转发!![图片]
  -沙发!辛苦GN,么么~
  -哈哈,第七弹是策羊专辑吗?好有爱。
  -拍得不错,表示今天中午我也去偷窥了,还从天策哥哥的蟑螂须上揪了一根毛。
  -楼上拔毛的姑娘自重!!(我也要揪!
  -谁有这个哈士奇COSER的资料?跪求求求求
  -跟风求羊咩咩的资料围脖各种……花式是需求什么掉什么,ROLL点全一百!
  -要资料的妹纸去烟大漫协一打听不就知道了。
  -我知道这个纯阳的COSER,好像叫什么……小玲痒?
  -楼上我的HHP,不行了,锤地!!!@小玲 @小玲 @小玲
  -@小玲:靠真是躺着也中枪!!!
  -晕,看倒数第三张,背景里那个路人甲是不是咱学校的?@小受别跑来鉴定一下。
  -@小受别跑:……晕,还真得是!@夜狼你去烟大做什么?!
  -------------------------------------------------------------------------------
  晚上凌扬一进门,原本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的徐贤立马往卧室里溜,凌扬一个箭步上前把他堵在门口,摆出一副自认为最凶残的模样,狠狠道:“八个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徐贤脖子一梗,一副打死我也不说的赴死神色,“我也八个字,他是直人,他有老婆。”
  徐贤的八字咒语显然杀伤力更大一些,方才还活蹦乱跳的凌扬一下子蔫吧了,转身扑到徐贤的床上,“哎,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每次遇上的都是有妇之夫这种终极大杀器。”
  “每次?你还遇上过几次?”
  凌扬趴在床上嘟囔了两声,徐贤听不清他说什么,就听到一些倒霉什么的字样。
  “行了羊羊,天涯何处无芳草,要好男人哪儿没有,也不用非得找直人下手啊。”徐贤看到他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有点于心不忍,不过自己发小的贞操他还是要维护。
  “这年头,好男人都有女朋友了,我是不敢跟那种生物争,一次就怕了。”
  “你以前跟人争过?”徐贤小心翼翼地问。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八卦?”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凌扬无力地摆了摆手,“不说了,都是眼泪,我还是回去找我老公求安慰去。”
  徐贤目送他从床上黯然神伤地爬起来又失魂落魄地蹭出去,心里纳闷,怎么突然之间又有了老公了?
  【系统】[铃铛儿]上线了。
  叶朗盯着屏幕上这句话半天,先是怀疑服务器是不是卡,然后检查电脑有没有死机,最后去黑名单里瞅了瞅,确认自己也没有把对方关小黑屋,困惑了。
  平常不管是自己还是铃铛儿上线,三秒内对方必然托着一长串波浪线飞扑过来,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有一脚踹在对方脸上的冲动。
  可是今天铃铛儿上线十分钟了,居然毫无动静,不仅不见人影,连私聊都没有一个,这也太不符合那个人的作风了。
  又等了五分钟,那边还是动静全无,这下轮到夜狼坐不住了,他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被盗号,想到铃铛儿这个号是他在3715上买的,他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一个天涯海角飞了过去,地图切换后诧异地发现自己所处之地居然是逝汶湖。
  而那个他怀疑患有多动症+多语症的人此刻竟然安静地在湖边钓鱼。
  【私聊】夜狼:……
  【私聊】夜狼:本人?
  【私聊】铃铛儿:老公~
  【私聊】夜狼:……
  虽然波浪线短了点,不过勉强还是辨认出是本人。
  【私聊】夜狼:你在这里做什么?
  【私聊】铃铛儿:钓鱼啊。
  【私聊】夜狼:我是问你为什么要来钓鱼。
  【私聊】铃铛儿:不是失恋的人都要来逝汶湖钓鱼吗?
  还有这个说法?他怎么听到的版本是恋爱的人都要来逝汶湖许愿?不对,刚才那句话的重点是……
  【私聊】夜狼:你失恋了?
  【私聊】铃铛儿:呜呜呜老公求安慰~
  【私聊】夜狼:可你什么时候恋爱的?
  【私聊】铃铛儿:今儿中午。
  【私聊】夜狼:那你什么时候失恋的?
  【私聊】铃铛儿:就刚才。
  【私聊】夜狼:……真心觉得你死不足惜。
  【私聊】铃铛儿:老公表嘛,人家失恋已经很口年了(/TДT)/
  叶朗也把鱼竿翻出来,跟铃铛儿并肩站在一起钓鱼。
  【私聊】夜狼:那好吧,让你听听你是怎么出轨的。
  【私聊】铃铛儿:我暮然回首,在茫茫人海中发现了他,那一瞬间我怦然心动,仿佛他就是我等待了千年的姻缘,我宿命的伴侣,我灵魂的眷属,我朝思暮想的梦中**,我海誓山盟的前世情郎,我在佛前苦苦求了五百年的杀破狼。
  【私聊】夜狼:说人话。
  【私聊】铃铛儿:我一见钟情了。
  若是以前,叶朗一定对这四个字不屑于故,但不知怎么,今天的他看到这个词竟然心有触动。
  【私聊】夜狼:一见钟情是什么感觉?
  【私聊】铃铛儿:就像浑身触电一样,滋——
  触电的感觉?叶朗回想了一下,应该是没有。
  【私聊】夜狼:那你又是怎么失恋的?
  【私聊】铃铛儿:对方是骷髅级精英BOSS。
  【私聊】夜狼:什么意思?
  【私聊】铃铛儿:就是有妇之夫的意思。
  【私聊】夜狼:原来这世界上也有你下不去手的人。
  【私聊】铃铛儿:我也是有节操的好嘛。
  【私聊】夜狼:抱歉,没看出来。
  【私聊】铃铛儿:凸>皿<凸
  【私聊】铃铛儿:其实我跟有妇之夫告白过一次。
  这是凌扬隐藏在心底的秘密,连闺蜜徐贤他都没有告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就是突然想说,可能逝汶湖就是有这样的魔力。
  【私聊】夜狼:哦?
  【私聊】铃铛儿:我跟他认识十六年,小时候的事情都是听长辈提及,我只知道自己有记忆开始就同他在一起,那种感觉就好像我们自然而然地就是彼此的一部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