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网游之我不配 易修罗(上)(10)

网游之我不配 易修罗(上)(10)

时间: 2013-10-28 01:08:59

  【私聊】铃铛儿:你以为是什么力量一直默默支撑着我精分到现在啊!
  时间眨眼到了开学前夕,回家的同学们都陆续返校,校园变得热闹起来。
  又是一年一度新生报道的日子,凌扬原本也想报名做志愿者去接学弟,顺便物色物色优质年下攻什么的,奈何一想到去了一定会见到他那个在学生会任职的**徒夫,只得作罢。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父……人家今天见到文新新生了,个个都很水嫩哦……
  【私聊】铃铛儿:!!!!你怎么能见到!!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咦?不是说了人家是文新学院的嘛~
  【私聊】铃铛儿:……不是真的吧???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嘻嘻师父你真好骗(*^__^*)
  【私聊】铃铛儿:我靠!!!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父打起精神,马上有一场硬仗要打!
  【私聊】铃铛儿:你还有脸说!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我会默默地在背后做师父的精神支柱!
  【私聊】铃铛儿:我的精神支柱已经穿着三角泳裤游走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放心吧师父,早晚有一天,他会脚踏七彩祥云,挥舞着大沙滩裤衩回来接您的!
  徐贤拉着凌扬进行开学前大扫除,徐贤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平时家里的公共卫生基本都是他包了,凌扬当然也不好意思一直偷懒,于是彻彻底底把房间内外拾掇了一遍。
  不过打扫得再怎么干净,也不能改变他是个不拘小节的男生的事实,自己卧室里的东西还是堆得有些凌乱,横竖家里没有人来,乱就乱了。
  最后凌扬觉得自己的房间太素了,于是找来一张巨幅海报贴到墙上,海报上是他最喜欢的男明星吴冠锋,坐在一把高脚椅上,左腿屈起,脚跟踩住椅子的边缘,双臂随意地交叉搭在膝上,修长的右腿自然下垂,神情冷酷。
  凌扬喜欢这张海报最大的理由还是因为海报上吴冠锋穿得是一套性感的紧身皮衣,外加一双超级夸张的朋克靴,光靴底就足足有十厘米厚。
  尤其是这个拍照角度,使得那双靴子格外醒目,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似乎抢尽主角的风头。
  新学期第一堂课,惯例是形势政策与教育,简称很邪恶——形教课,说白了无非是系辅导员清点一下人数,重申一下纪律,总结上学期,展望新学期,都是些老生常谈的东西。
  凌扬的导员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很是罗嗦,说话比安眠药有疗效。
  其实凌扬最怕得还不是听她唠叨,因为他要躲得人太多,区区一个导员的杀伤力已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确切一点,整个烟山大学的校园对于凌扬来说都是危机四伏的……
  凌扬走着走着,突然眼角扫到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那人也看到了他,大声叫道:“凌扬!站住!你往哪儿跑!”
  凌扬跑得更快了,那人见状,干脆扯开嗓子喊了起来:“来人啊!非礼啦!抓住前面那个逃跑的!”

  Chapter.19 化险为夷谢师恩

 发信人:Jyouousama(AKAME_冷西皮爱好者_立场坚定的戚叶党),信区:Homosexual
  标题:全站通缉小羚羊!
  发信站:烟山大学百年树人BBS
  提供联系方式者有重谢!
  -------------------------------------------------------------------------------
  发信人:Antelope(小羚羊没人找得到),信区:Homosexual
  标题:Re:全站通缉小羚羊!
  发信站:烟山大学百年树人BBS
  有多重?我考虑考虑!
  -------------------------------------------------------------------------------
  因为正值开学,校园里行人很多,见义勇为的也不少,听到有人叫着有人非礼,自然义不容辞,很快凌扬就被两个彪形大汉按住,押到被非礼人面前。
  “学姐,我的一世英名都葬送在你手里了,回头人人都知道我非礼一个女生,他们会歧视我的性取向,”凌扬委屈道。
  “哼,你要是不见我就跑,我至于出此下策?你以为我愿意被一个小受受非礼?”被叫做学姐的人不屑地回答道,顺便把手里的传单塞到两个见义勇为的好汉手里,“多谢二位拔刀相助,这是我们动漫社团的招新广告,回头给你们介绍妹纸。”
  两个人拿着传单欢天喜地地走了,留下凌扬愁眉苦脸地对着学姐。
  “学姐,你饶了我吧,我真得不行~”
  “现在说不行?衣服都做好了,就按你的尺码,你这会儿告诉我不行,我上哪找人替你去?”
  “哎呀,我现在不同于往日了,我要低调。”
  “低调?你知道低调这两个字怎么写吗?校BBS知名ID小羚羊同学。”
  “学姐你不知道,这个假期我拜了个低调的师父,如今我已把闷骚的奥义修炼得如火纯青。”
  “少贫,我不管,明天二食堂门口招新,中午之前你必须到场更衣化妆……我靠你这羊蹄子又怎么了?耍流氓被人打折了?”
  “对啊对啊,学姐你看我受伤了,实在有心无力。”
  “轻伤不下火线,反正你的衣服有水袖挡着看不到,到时候注意着点儿不要露出来就行。另外下午还要拍外景,有课没?有课翘掉。”
  “我勒个去,过了一个假期学姐你愈发威武霸气了!”
  “拍马屁也没用,手机拿来!你以为你搬出寝室,换了手机和企鹅号,就没人找得到你吗?有本事你就躲到深山老林没信号的地方去,要不下乡去支教也行,也算为人类做贡献了。”
  凌扬无可奈何地交出手机,“哎,我活着本身就是在发光发热了。”
  学姐低着头把他的电话往自己手机里存,“你那几个好情郎都摸到我这儿来了,我看你还能蹦跶几天,记住,明天中午,二食堂前面的活动广场,不来的话,就等着我把你的新号码群发吧。”
  “学姐,表啊……”
  凌扬垂头丧气地来到文新学院楼,摸到自家教室,本想找个偏僻的角落匿起,结果刚从后门溜进去就看到宿舍的熊哥在前面扭过身子来热情地冲着他挥手,还生怕别人看不到他似得大嗓门喊道:“扬扬!”
  见状凌扬只好蹭了过去,心底一横,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大不了跟丫拼了。
  “一个假期不见,你怎么变蔫吧了?”熊哥一肘子搂上凌扬的脖子,用拳头拧了拧他的头。
  “哎,轻点儿,轻点儿,我这不是在家宅久了没见过阳光嘛,晒晒就回暖了。”凌扬连忙做讨饶状。
  “嘿嘿,”熊哥阴险地笑了两声,搂着凌扬的胳膊稍稍用力,头也凑了过去,压低声音,“从实招来,你是不是在外面欠了高利贷?”
  “怎么会?”
  “别瞒着哥了,这才刚开学,人家债主都找上门好几拨了,还好你哥哥我够义气,统统给你拦下了,一点风声没走露!”熊哥拍了拍胸脯,一副功劳满满的样子。
  “我就知道哥你最够意思,”凌扬抵了抵对方的胸口,“对了都有什么人找过我?”
  “唔,我想想啊……”熊哥捏着下巴,“有一个人,严肃的时候像麦扣斯考菲,笑起来有点像周星驰。”
  “……你描述得那还是人类吗?还有呢?”
  “还有一个人,眼睛像尔康,鼻子像永琪,嘴巴像八爷,大轮廓又依稀有点儿四爷的模样。”
  “卧槽长得这么惊悚舍管也放他上楼?”
  “嗯,还有一个……是个大帅哥。”
  凌扬好奇心完全被勾起了,能被熊哥描述成是帅哥的人那可得有多帅,“是怎样怎样?”
  “喏,不就在那儿坐着呢嘛,还来了两次呢,我跟他说你还没返校。”熊哥冲右前方一点下巴,凌扬顺着对方的指示看过去,立刻就缩了。
  “拜托,你直接说班长不就完了嘛。”凌扬有气无力道。
  “连班长都找你,你说你到底干了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哥,你可是我最信赖的兄弟,全班唯一知道我现住址的人,你可千万千万要替我保守住这个秘密,算我求您了,拜托~”
  “那你要怎么谢谢哥?”熊哥端起了架子。
  “请你吃二食堂行不?”
  “免了!我还不想一开学就进校医院。”
  凌扬跟熊哥埋着头叽叽喳喳地叨咕,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到有人进了教室,还是听到周围响起一阵低低的议论声才发现情况不太对。
  “卧槽,怎么会是他?”熊哥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凌扬往教室前面看去,也愣了愣,为什么会是他?
  刚刚进来的人笔直地朝着讲台走去,把手里的文件往桌面一放,也不管下面众人都在交头接耳,开门见山说道:
  “你们系辅导员身体不适,本学期导员的工作由我暂代,大家都认识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下面我认一下人,班长是哪位?……”
  讲台上的人叫唐修文,是凌扬系上教现当代文学鉴赏的老师,他的课属于必修课,因此同学们对他这个人并不陌生。
  唐修文年纪轻轻,才华横溢,相貌又出众,按理来说本应是很受同学欢迎的那种老师,奈何他为人高贵冷艳,跟同学打成一片那种事在他身上决计不可能发生,因此大家也只能把他比喻成文院一朵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白莲花。
  不过,这也仅限于其他同学,凌扬跟唐修文的关系还算颇有些渊源,系上也就只有凌扬敢往他跟前凑。
  “哇,不是吧,怎么是唐老师代理导员啊,我最怕得人就是他了,”熊哥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还不忘撸起袖子给身边的凌扬展示一下,“看,我一见他连寒毛都竖起来了。”
  凌扬瞪着熊哥无语,熊哥之所以叫熊哥不是因为名字里有熊,而是因为他身材魁梧,一米九八的个头儿四舍五入有两米,大家叫着叫着就连他本名都不记得了。
  一个近两米的彪形大汉公开表示他惧怕一个人,那个人得有多恐怖?
  “你也太夸张了吧,他哪有你说得那么吓人,”凌扬瘪瘪嘴,“我觉得他挺平易近人的啊。”
  熊哥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他,坐在前排的班副听到了也转过来参与他们的讨论。
  “哇,凌扬你真行,全院儿估计只有你能用平易近人这四个字评价唐老师了。”
  凌扬无语,“哪有你们形容得那么夸张?”
  “那可是咱院儿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受啊,”班副是个标准的腐女,“十米之内活物杀必死。”
  凌扬抽了抽嘴角,自己的思路果然跟对方不在同一个次元上。
  再说,什么叫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受?这年头学生都可以明目张胆地YY到老师头上了吗?
  “说起来凌扬你跟他关系好是因为你们之前就认识?”班副问。
  “对,我高中的时候跟他弟弟关系不错。”
  “唐老师有弟弟?长得跟他像嘛?”她又开始八卦开了。
  凌扬视线飘到唐修文身上,对方好像察觉到似的也向他看过来,四目相接,唐修文冷冰的眼神冻得凌扬不自觉抖了抖,大家说得好像也没错。
  “不,完全不像。”凌扬使劲摇头否认。
  坐在凌扬前面两排的班长这时突然回头扫了他一眼,这一眼看得凌扬不寒而栗,低头撸起袖子一看,自己的寒毛也竖起来了。
  得,真正的冰山应该是这位才对,也不知道他们两个谁的温度更低一点。
  话说导员换成唐修文最大的好处就是他不罗嗦,只随便交待了几句就宣布下课,这让已经准备好听长篇大论的同学们松了一大口气。
  获得自由的凌扬第一时间就想往外冲,可没等他冲出去半步,就被身后传来的声音钉在地上。
  “小羚羊。”
  只有短短三个字,却蕴含着无穷的杀气,让凌扬半步都动弹不得。
  他慢慢转回头,脸上挂起一个灿烂的微笑,“嘿嘿班长,好久不见呐。”
  “你躲着我做什么?”
  “冤枉啊,我哪有。”
  “没有你跑那么快?”
  “我这不是着急去二食堂买包子嘛,去晚了就没有了。”凌扬赔笑道。
  卫施显然不打算理会他这句明显是谎话的借口,正打算继续盘问,眼神一扫,却看见了对方的左手。
  “你的手怎么了?”卫施皱着眉头问。
  凌扬举起手来活动了一下手指,“你问这个?我说跟人掰手腕的时候把手指头掰折了你信嘛?”
  “你当我是白痴?”
  “既然我的话你不信那就别问了呗,”凌扬一语双关道。
  卫施无声地盯了凌扬一会儿,盯得凌扬心里发毛,他总觉得这个人不说话就能看透自己心底的秘密。
  “你一个假期都没上线。”
  “我手都这样了怎么上线啊。”
  “那他呢?”
  凌扬苦笑,“班长,你跟他的关系比我近吧,我知道的,你都知道,我不知道的,你也知道,如果连你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更不可能比你知道得多。”
  卫施刚想再开口说话就被凌扬打断,毕竟自己也算是对方的长辈,看着他这样钻牛角尖怎么都要开导一下,“我说,杀猪的,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别总是守着一个人不放。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就算你把逝汶湖的鱼都钓光了又怎么样呢?人家是不会回来的,不如早点放手算了,鱼是无辜的。”
  卫施定了定,最后干脆地吐出五个字,“我又不是你。”
  凌扬翻了个白眼,怎么就总能扯到我身上。
  “凌扬同学,”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听在凌扬耳中那简直就是天籁。
  “啊,老师,我正好有事找你,”凌扬一溜烟小跑了过去。
  “嗯,什么事?”唐修文问,转而又对着凌扬身后道:“你也有事?”
  “对。”随后跟来的卫施面不改色道。
  凌扬郁闷了,真是阴魂不散。
  “那一起来吧。”唐修文转身就走,二人抬脚跟上。
  唐修文边走边跟凌扬话着家常,“我弟弟打电话来,问你假期为什么不回去。”
  “啊,有点特殊情况……过年,等过年我一定回去,我也特想他,对了他说什么了没有?”
  “他说有个孙子跟他打听过你好几次。”
  凌扬被噎了一下,“虽然这么描述倒是也没错,不过孙子前面应该还有个某某家的定语吧?”
  “好像是,我记不得了。”
  唐修文跟凌扬在一起的时候态度明显缓和得多,不过下一秒,他又恢复成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模样,问一直走在另一边的卫施,“前两天转给你的邮件看了吗?”
  “看了。”
  “考虑得如何?”
  “还没想好。”
  “最好尽快,梁教授看了你期末交上来的论文很欣赏,希望你今年能过去跟他一起研究课题,到时候不管发论文还是出书,都会联署你的名字,对将来很有用。你知道梁教授从来都不带本科生的,这个机会很难得,希望你能把握。”
  “但是我看了,完成这个课题最快也要三个月。”
  “如果你担心专业课的话,我可以帮你打好招呼,反正本专业的课很好补,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不成问题,至于班务……”唐修文若有所思地瞟了凌扬一眼,后者立刻把头摇成个拨浪鼓。
  “可以由班副暂代管理。”
  凌扬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此刻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摆脱卫施的好机会,“挖,老师你指得是晋大中文系的那个梁教授?名师啊,能跟他一起做课题那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种机遇怎么会有人不珍惜,要是他看上的是我,立马屁颠屁颠地打包行李滚过去了。”
  唐修文扫了他一眼,“粗俗。”
  “……立马诚惶诚恐地上门求大师指点。”
  “这还差不多。”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答复梁教授的,”卫施应道。
  打发走了卫施,唐修文又把注意力转向凌扬这边,“你找我又是什么事?”
  “嘿嘿,想请老师您帮我开张假条。”
  “游泳课是吗?”
  “哇,我真庆幸这学期换导员了,节约了我多少解释的唇舌啊。”
  “我听我弟弟提过,我可以给你开证明,假条还是要你自己去校医院补。”
  “嗨,有了证明假条就是一句话的事儿,我谢您咧!”
  唐修文给凌扬开好证明,凌扬拿起文件冲对方摇了摇,“谢了老师,那我走了。”
  “再见,”唐修文顿了顿,“小凌扬同学。”
  凌扬手上的动作僵了一下,他的本名叫凌扬,网名叫小羚羊,这样做最大的坏处就是当一个人称呼他xiaolingyang的时候,无法分辨对方究竟是在亲切地呼唤他的本名,还是在叫他的网名。
  凌扬拿不准唐修文是什么意思,原地傻站了数秒,还是想不出答案,只好尴尬地笑了两声,转身跑掉了。
  凌扬高兴地拿着假条从校医院出来,本以为自己今天会经历死亡之日,没想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当然,排除被学姐抓现行那件事不算。
  如今自己不仅毫不费力地拿到了假条,还连带摆脱了某个终极BOSS,至少未来的三个月里不必再担惊受怕,至于三个月以后……估计就如他徒弟所说,早就将这件事忘了吧。
  老师啊老师,您果然是我命中的贵人鸟!
  凌扬得意地哼起了小曲,脚下步伐也不由自主地加快,恨不得快点回到家里,跟小扣儿分享这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

  Chapter.20 宿命相逢回眸间

 发信人:Antelope(小羚羊,腿儿长),信区:Homosexual
  标题:内部消息,明天恐怖分子会在二食堂门口安放炸药
  发信站:烟山大学百年树人BBS
  请大家千万不要靠近。
  -------------------------------------------------------------------------------
  发信人:Jyouousama(AKAME_萨霄王道不可逆_社团招COSER),信区:Homosexual
  标题:Re:内部消息,明天恐怖分子会在二食堂门口安放炸药
  发信站:烟山大学百年树人BBS
  PIA飞楼上
  明天中午漫协在北区二食堂前面的活动小广场招新,顺便有COS活动,欢迎各位学长学弟小攻小受们捧场。
  PS,还可以看楼主的长腿。
  -------------------------------------------------------------------------------
  凌扬回到家上线的时候正好赶上花满楼和小扣儿两个烟大校友在帮会频道里聊天。
  【帮会】花满楼:听说今天我们学校北区抓到个耍流氓的。
  【帮会】相公、请温柔地:啊!我也听说了,光天化日之下非礼学姐,色胆包天!
  【帮会】花满楼:逃跑的时候被十几个彪形大汉按住一顿胖揍,打得很惨!
  【帮会】相公、请温柔地:后来还被迫卖身给学姐做苦力,连手机都被人抄了去!
  【帮会】铃铛儿:……
  【帮会】相公、请温柔地:啊,师父你来了!!!!
  【帮会】花满楼:铃铛儿好\(^o^)/~
  【帮会】铃铛儿:花花好,徒儿好,开学愉快,这么喜庆的日子就别讨论流氓不流氓的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父……今日战况如何?
  【私聊】铃铛儿:你师父亲自出马,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咦?师父你明明昨天还不是这么有自信的!
  【私聊】铃铛儿:嘿嘿,那是因为我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系咩?有多贵?
  【私聊】铃铛儿:我们这学期新换了个导员,三言两语就把你家杀猪的发配到西部了,简直帅呆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o⊙)!这么厉害!!
  【私聊】铃铛儿:是啊,我当时恨不得当场给他三鞠躬,表达我内心的敬仰之情!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三鞠躬不是这样用的!!!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所以我现在是SAFE了?
  【私聊】铃铛儿:是我们SAFE了,至少可保三个月内无虞。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这真是太好了!你可得好好谢谢你们导员!
  【私聊】铃铛儿:有道理,我应该怎么做?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呃,请他吃饭如何?
  【私聊】铃铛儿:不妥。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为何?
  【私聊】铃铛儿:徒儿我告诉你个秘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洗耳恭听!
  【私聊】铃铛儿:我现任导员我认识他很久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哦?
  【私聊】铃铛儿:高中的时候我跟他弟弟关系不错,他去看他弟弟,我们那时候就认识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嗯哼?
  【私聊】铃铛儿:大一的时候他是我专业课老师。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然后呐?
  【私聊】铃铛儿:然后我就发现吧,从大一开始,他对我的态度,就一直有那么一点,不好形容,总之是很**,你懂嘛?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不懂。
  【私聊】铃铛儿:你怎么这么迟钝呢……就是我怀疑他暗恋我!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 ⊙ o ⊙)师父你想象力好丰富!!!!
  【私聊】铃铛儿:这是我身为一只食草动物敏锐的直觉!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那师父你喜欢他吗?
  【私聊】铃铛儿:这个嘛……
  【系统】[夜狼]上线了。
  【私聊】铃铛儿:你师公来了,不跟你说了。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师父见色忘徒好吐艳>_<……
  【私聊】铃铛儿:老公……
  【私聊】夜狼:波浪线长度超过一厘米,关小黑屋十分钟。
  【系统】 [夜狼]已将你加入黑名单。
  【帮会】铃铛儿:老公T^T
  【帮会】莫殇心:铃铛儿哭什么?老狼来啦,我正有事找你。
  【私聊】夜狼:怎么了?
  【私聊】莫殇心:你看世界。
  夜狼切到世界频道看了一会儿,果然发现与平时不一样的地方。
  “圈圈帮会招人一起奋斗,70级以上,人品好得MMMMM”
  “叉叉帮会,立志打造霖山最强帮会,招满级各职业玩家,副本团队成熟,PK好手云集,欲报从速!”
  “圈叉帮会,霖山最有爱的帮会,男女比例1:1,来就包介绍妹纸,客官你还等什么呢~?”
  “叉圈帮会,无兄弟,不魂淡,收满级坦克、治疗,一旦录取,公会重点培养!”
  【私聊】夜狼:世界上怎么那么多帮会招人的?
  【私聊】莫殇心:据说是传出来要开新的25人本了,各大帮会都在挖角。
  夜狼立刻想起来落冥风借用铃铛儿一个月的事情,看来他有获得官方内部消息的渠道。
  铃铛儿此时已用天涯海角技能传送了过来,正围着夜狼不停地跑来跑去,像极了一只被主人冷落的小狗。
  【私聊】夜狼: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又不缺人。
  【私聊】莫殇心:我们不缺不代表别的帮会不缺,一到这种时候T和治疗就特别抢手,今天白天大牛已经一声不吭地退会了。
  【私聊】夜狼:什么??
  剑情是由森蓝的校友组成的学校帮会,收人标准比较严格,进会的一般都是本校的学生或者亲友团,在游戏里认识的朋友进会必须要担保人才行。
  大牛是帮会中某元老AFK之前举荐进来的,操作中上流,在剑情的副本团队里一直担任3T。在团队中防战的DKP多数都是负的,大牛也不例外。
  【私聊】莫殇心:据说是有一个新成立的帮会挖他去做MT,所有装备优先CL,他在这边最多也就能做到2T替补,会跳槽也是人之常情。
  【私聊】夜狼:可他DKP还是负分,怎么能说退就退?真是毫无责任感!
  【私聊】莫殇心:游戏中很多人都这样的,更何况大牛不是咱校友,连亲友团都算不上,之前担保他的人也早就不玩儿了,想追究责任也追究不到。
  夜狼忿忿地捶了下桌子,虽说帮里不是没有替补的坦克,但大牛这事实在做得太不仗义,明明大家不久前还在一个团里有说有笑,没想到如今说走就走,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真是让人气郁。
  铃铛儿绕着夜狼跑了无数圈,现在又开始在他面前跳来跳去,夜狼只当他透明人,但在别人眼里,这对小夫妻的相处模式有爱极了。
  【私聊】铃铛儿:莫莫,让我老公看表!
  【私聊】莫殇心:诶?看什么表?你为什么不直接跟他说?好吧。
  【私聊】莫殇心:铃铛儿要你看表,什么意思?
  【私聊】夜狼:没事,我俩闹着玩呢。
  夜狼动动鼠标,把铃铛儿从小黑屋里放了出来。
  【系统】[夜狼]已将你移出黑名单。
  【私聊】铃铛儿:老公……T^T
  其实这次他也习惯性地打了很长的波浪线,不过还好反应得快,又统统删掉了,目测没有超过一厘米才发出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