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随身空间之离婚也幸福 廿二

随身空间之离婚也幸福 廿二

时间: 2013-10-02 13:11:28

【文案】
异性恋的季叶明唯一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就是联婚,还是把自己嫁给一个比他大十岁的男人汪浩。以换取国内最大草药种植和中成药制造的汪家的订单。

只是,就算如此,这段婚姻也只维持了短短一年多,当汪浩最爱的人回来并且决定要跟他在一起时,季叶明再度成为炮灰。

当那纸离婚恊议书放在季叶明面前,他只觉得自己生无可恋……

如果从来没有被宠爱过,如果从来没有被呵护过,如果从来没有……爱过,季叶明或许还能回到以前,继续过那平淡到乏味的生活。

一个意外的惊喜,一个意外的电话,一个意外的消息,让万念俱灰的季叶明决定重新振作起来,没人爱,他可以爱人;没人疼,他可以疼人;没有家,他可以建立一个家。

前面有点苦逼,后面是空间种田文,还是一贯的甜蜜治愈文.

CP已定,1V1。

此文慢热,请亲们耐心.谢谢.

短介绍:人生幸不幸福从来就不是别人给予的。


第1章 楔子
2050年,中国已经通过了同性恋婚姻法,并且允许男男生子。这所谓的男男生子并不是指男人生小孩,而是允许夫夫可以找代母孕育自己的下一代。

全球暖化,严重威胁到地球上的动物植物的生长,甚至人类的生存。应运而生的是药业科技的蓬勃发展。化学合成的药已经不合时宜,草本制成的维生素,中国的中成药已经成为全球最吃香的行业。


第2章 第一章

季家算不上什么巨贾,在全国的百名富豪排行榜上并没能排上名次。但季家因为跟上了国际形势,因此也能在A市的上流交际圈里占有一席之位.

季树德是一个审时度势的人,他今年五十八岁,自从他三十岁由父亲手中接过家族企业:宏力实业公司,就已经预测到了将来经济热点会是草本医药这一块.于是他努力地把自家原来只做中药材料的贸易生意扩展成为材料成品一条龙的中成药制造集团.

只能说季树德眼光很准,也很幸运的.他这才一扩展,刚好就踫上全球热推草木养生,于是中国的中成药大热.金融机构也乐意贷款给这类行业发展,因此,宏力转型说得上是顺风顺水,生意也越做越大了。

季树德和他太太何莉莉一共育有三个孩子,老大季叶旸今年二十三岁,长得很像季树德,星目剑眉的十分英挺。他天资聪慧,个性开朗,成绩又好,是季树德夫妇参加宴会或聚会在家长中炫耀的王牌。现在他已经由名牌大学毕业,成了季树德最得力的助手.在季树德心目中,季叶旸也是他最佳的接班人。

老二季叶明今年二十岁,是中医学院药剂学的三年级生。和大哥季叶旸相比,他只能说资质平平,成绩也只是中游,没什么出彩地方。他沉默寡言,性格内向,在有陌生人的场合,他总是低着头一副畏首畏尾的模样,很不季树德夫妇讨喜。加之季叶明长相偏向柔美,和季妈妈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一样,凤眼菱唇,男生女相。这一点季爸爸也不喜欢,他觉得男孩子就是要英挺,要俊朗,像季叶旸一样才好。故季爸季妈每次要参加需要合家欢出席的宴会或是应酬,他们都不想带季叶明一起去。


老三季叶晴是女孩儿,比二哥季叶明小了五岁.她的长相完全是柔和了季爸季妈的优点,瓜子脸上一双酷似季树德的大眼睛十分灵动,俏挺的鼻子下是线条完美的薄唇,轻轻一笑,嘴角两边的梨涡就会现出来了,显得十分侨俏。她是季家唯一的女孩,故即使十分调皮任性,但仍是季爸季妈的掌上明珠。季树德夫妇参加宴会也经常带她一起去。

因为季树德夫妇经常不带季叶明出去,因此在A市那些所谓富豪圈子里,大家只知道季家有两个很可爱的孩子,聪颖的季叶旸和娇俏的季叶晴。

季叶明自小也知道自己爸爸妈妈不喜欢自己,他们总是笑着和哥哥说好多话,又会给妹妹买很多礼物和衣服,但一对上自己,总是收起笑脸,淡淡问一两句就完了。

他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令爸爸妈妈多看看自己,或者抱抱自己?小小的孤单的季叶明总是躲在一边羡慕地看着爸爸妈妈和哥哥妹妹笑嘻嘻地坐在一起说话聊天,但他自己却总是融进不入那个圈子。

每次当他怯怯走过去一开口,大家好象都笑得不再灿烂了,甚至收起了笑容,这令小小的季叶明更加紧张也更加害怕了,觉得自己破坏了他们一家人的兴致一样。这时候在季爸季妈眼睛,季叶明显得更加的怯懦了,让他们直皱眉心中更不喜了.

每当这个时候,季叶明就会躲在房间里摸着奶奶送给他的羊脂白玉板指默默流泪。他真的很想念很想念奶奶,这世上也许只有奶奶是爱他的了。奶奶总是抱着他慈爱地笑着:“哟,我的明明宝贝”,可惜,季奶奶在他五岁的时候就过世了。

曾经,季叶明也很努力地想引起季氏夫妇的关注,例如在学校在家里都很乖巧,从不惹事,安静得不像个小孩子;例如他会故意弄伤自己,好让爸爸妈妈留意到他;例如他每天都很努力学习温习,让自己进步,考试成绩好一点……

但最后,这些努力也不过换来季爸季妈淡淡的一两句‘好好休息’,‘噢’之类的无关痛痒的话。而赞扬他的,安慰他的,照顾他的却只有家里的老佣人张妈而已。

在他十一岁那年,本来就很少说话的季叶明更加沉默了,甚至更加低调了。他不再做任何伤害自己的事情来引发季氏夫妻的关注,也不再哀求季妈妈出席学校的家长会,更直接拒绝任何可以和季氏夫妇亮相的宴会,甚至,他每天都把自己弄得很平凡,平凡到掉在人堆里认不出来那种。

季叶明永远记得那天晚上,他半夜醒来觉得很口渴,就下床准备到楼下的厨房倒杯水喝。

拐弯经过季爸季妈房间时,因为房间的门并没有关紧,里面传出警匪片的声音夹杂着他们对剧情的讨论和谈话,季叶明在门外却意外地听到了他们对他的评价。

电视上传来绑匪打电话要求富豪给赎金的声音,这时季叶明听到季妈妈说:“如果咱家三个孩子也被匪徒绑走了要一千万赎金,你会怎么做?”

季爸爸:“当然要付啊。那是我们的孩子,钱是身外物.”

季妈妈:“那如果是一个孩子要一千万赎金呢?”

季爸爸:“小旸和小晴是一定要救的。”

季妈妈:“那小明呢?”

季爸爸:“……你想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季妈妈:“我们夫妻还说什么真话假话的?快说.”

季爸爸:“那好。这么说吧,如果我财产有一亿以上的话,我一定会付赎金救小明。”

“没有你就不救啦?”季妈妈不高兴了,突然拨高了声调严厉地责问季爸爸。

季爸爸忙安抚:“别激动别激动,这又不是真的,不是假设吗?还有,你觉得小明值一千万吗?”

季爸爸刚说完,电视里正好传来了小肉参声嘶力竭哭着对着电话喊:“爸爸,爸爸,救我,救救我,我怕,我好怕……”

本来听到季爸季妈这番话已经惊呆了的季叶明又被吓了一大跳,联想到自己以后有机会是那个肉参,他就无法控制地颤抖着,放在背后的手指恐惧得直抠墙,眼泪直流。

季叶明不敢再听下去了,他想跑回房间里抱着他的小熊,却发现他的腿软得像面条,根本挪不开脚。

于是季叶明不得不继续听着自己亲生父母说出以下何其残忍的一番话.

“有你这样评估自己的孩子的吗?”

“这不是你要我说真话吗?我问你,三个孩子中你会先救谁?”

“还是说吗,当然是小旸。”

“然后是小晴对不?你想法还不是和我一样,女人就是喜欢口是心非。”

“那你也不能说小明不值一千万啊。”

“是是是,我错了,我不该说真话.其实在你心目中,小明可能一文不值吧?妈把她的板指送给小明,你心里不舒服对吧?你觉得这家传之宝应该给我,或是给小旸."

“给小明是浪费了,但你妈当着所有亲戚的面给的,自然不能要回来.真不知你妈怎么想的,三个孩子中她只疼小明一个.”

“小明他乖呗.好了,那个板指也值不了多少钱,又不是翡翠.别看了,睡觉吧.”

“你真不赎小明?”

“小明好好的在床上睡觉,赎什么赎?你别乌鸦嘴!”

“我就是要听.”

“不赎不赎,以后分家产就给小明一千万,其它的都给你最爱的小旸和小晴,行了吧?”

“说得好象小明不是我生的一样.”

“你对他就像他是抱来的一样.”

“你去死……嘤…….”

叶季明早已经泪流满面,他把拳头塞进了嘴巴里才能压住那难以抑制的哽咽声,慢慢地艰难地走回自己房间里,钻进被窝里默默地流泪。

爸爸妈妈不喜欢自己季叶明是知道的,但没想到原来他们的不喜欢竟然到了可以放弃自己性命的地步。为什么?为什么爸爸妈妈这么讨厌自己?他做错什么了?

一想到电视里那小孩凄惨的哭叫声和绑匪凶狠的威胁声,季叶明就不可抑制地发抖,他怕,好怕,如果他真的成了那个肉参,估计他只能等着被撕票了。

那天晚上,季叶明做了一个长长的噩梦,他不停地叫不停地哭,还发了高烧.迷迷糊糊中,季叶明知道守在他身边照顾他的是张妈,季爸季妈只过来看了两次而已。但季叶明已经不在意了,他们不来更好.

自那次生病以后,季叶明变得更沉默了。放学回家就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晚上睡觉一定要抱着小熊开着灯.他也不再怯怯地踱到客厅里听季爸季妈和哥哥妹妹谈话说笑了,吃饭时也只匆匆扒完碗里的饭就离开饭桌……

在季家,季叶明整个儿变得跟自闭儿一样,和季家其它人的关系越来越淡。甚至大家都忘了,其实他们还有一个儿子叫季叶明,还有一个兄弟叫季叶明。


第3章 第二章

光阴似箭,当了七年伪自闭儿的季叶明考上了A大医学院修药剂学。

医学院的校规是新生必须全部住校,除非有特殊情况,不然不允许走读.因此,季叶明愉快地离开了季家搬进了宿舍里了.

学校宿舍是四人一室,虽然不能像在家里一样拥有自己的房间,但季叶明心里还是挺高兴的.能离开季家,不用每天都面对季爸季妈,不用再看到听到他们一家四口甜蜜谈笑的情景,他心里舒畅多了,那种不明所以的就被家人排斥忽视是很难受的。

开学没多久,当新生涌去各个社团报名时,季叶明却去了农业大学承包一块两米寛六至七米长的一块地种菜,月租500。

于是,当新生们蹦跶着在校园里争相地出风头的时候,季叶明则一有空就骑着山地车去农业大学给他租的那块地松松土,下下肥,浇浇水,除除草。

做这些事情时季叶明觉得自己可以全心全意地把所有精力都放在那上面,可以停止胡思乱想,可以平息自己对家人的怨怼,也可以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而每每看到自己播下的那些菜籽慢慢发芽,然后茁壮成长,季叶明就觉得很高兴.这可是自己每天辛勤劳动用汗水换来的,和计算机游戏里只动一下鼠标是完全不一样啊.

因为经常骑车又在田里劳作,季叶明那长期宅在家里四体不勤的身体也得到了锻炼,白嫩的皮肤也晒黑了一点点,多了一份英气少了一份柔美。

一开始季叶是种菜,种了一季之后,就把那块地划成两份,一份依然种菜,另一份则改种药草了.因为他读的是药剂学,家里又是做草药中成药生意的,他也想好好观察,记录一些他想研究的草药啊.一边种一边学,回学校找资料对比,还学着配制。季叶明是乐在其中了。

在医学院,季叶明依然保持一贯的低调。他的头发不长,却总能盖住了他大半张脸;他的身材很挺拔,却总能让人错觉他其实很弱小;他总是穿著白衬衫牛仔裤,混入学生中一点都不起眼。

他也不参加任何的校里系里班里的活动,独来独往的也没和哪个同学交好.其实也不是季叶明不想和同学交好,而是他不懂怎么做?

方志良是药剂学一班的班长,他早就注意到班里那个不合群的季叶明同学了.好几次他都热情地跟季叶明搭讪,想叫他和大家一起参加系里或班里举办的活动,季叶明要么淡淡拒绝,要么全程坐着,一句话也不说。

季叶明越是冷淡,方志良就越是想亲近他。但季叶明总是来去匆匆似乎很忙碌,下课后不是去图书馆就是骑车出去了。经过多番跟踪打听,才发现原来季叶明竟跑到了农业大学租地种菜了。

“嗨,季叶明,你在做什么?”方志良顶着一张阳光笑脸,问戴着草帽在田里耕耘的季叶明.

方志良?季叶明正忙活的手一顿,虽然依然低着头没出声,不过他嘴角却已经弯起,脸上现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这个方志良同学是他们班的班长,人很热心,见到季叶明常常形单影只就想带他进入班里的同学圈.只是季叶明孤单太久了,早就忘了怎么跟大家相处,总觉得自己和同学格格不入,也没话题可说.于是就拒绝了方同学的好意.

可就算最终自己还是没交上朋友,季叶明心里还是挺感动的.基本上长这么大,也没哪个同学愿意对他这么用心了。

方志良见季叶明完成当他空气,不由又叫得大声了一点:“喂,季叶明?”

很少跟人交往的季叶明却不知该不该理会方志良的搭讪,他有垂下头无意识地拔着草.突然耳边响起了方志良的调笑声: “哟,季叶明,你把板蓝根都拔掉了.”

“啊?”季叶明慌忙低头一看,可不是,把板蓝根当草拔了都.

“季叶明,我能跟你交个朋友吗?”方志良朝季叶明友善地笑了,同时伸出了右手.

季叶明抬头看着笑得灿烂的方志良,又看看自己戴着劳工手套的手,半响才轻声说:“我的手脏.”

“哈,没关系没关系。”方志良一把握住了季叶明还戴着手套的手摇了几下,高兴地说:“这样算你答应了哦。”

“嗯.”季叶明有些羞怯地低下头.

“太好了太好了.”方志良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猛地拉起还蹲在地上的季叶明就这么抱着他在原地跳了两跳,妄顾两人脚下那已经长得郁郁葱葱的板蓝根.

“方……方志良,你踩坏我的草药了.”季叶明也被方志良的热情爽朗感染了,他轻笑着,心里很高兴。以前季叶明读小学,中学时,因为和哥哥妹妹同一间学校,不知为何他被孤立了,后来变成了他孤立别人.他竟然没交到一个好朋友.

“噢,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帮你补种上吧.”方志良低头看着被踩塌的板蓝根有点不好意思了,他拉着季叶明的手走到休憩处坐下:“明明,以后我可以和你一起来这里打理这块草药田吗?”

“嗯,可以。但你不能叫我明明.”季叶明一边说一边把草帽摘下,抬手把汗湿的头发拨向一边,露出了饱满光洁的额头,和一双极漂亮极明亮的凤眼。

坐在季叶明身边的方志良几乎看呆了,他情不自禁地赞道:“明明,你真好看。”

“方志良,我说了不许叫我‘明明’的。还有,我哪里好看了?”季叶明蹙眉,他知道自己长得像妈妈,五官十分柔美.可是,季叶明并不喜欢自己的长相,男孩子应该长得像大哥一样,英挺俊朗.

“明明,你长得这么漂亮,为什么老是把自己的脸遮起来啊?”方志良答非所问,依然兴奋地打量着季叶明。如果季叶明能换个发型,也穿些时尚一点的衣服,他方志良敢打赌,他一定能挤上校草排行榜的。

季叶明听了抬起头,刚好见到方志良对着自己闪闪发亮的双眼,心里有点儿慌.方志良不会是同吧?自己虽然长相柔美偏中性,但他知道自己并不喜欢男生啊.中学生早恋的很多,季叶明读理科班男生就更多了,但季叶明也没对谁心怦怦跳啊.至于女生,季叶明对漫画的美少女更感兴趣一点.

“方志良!都说了不许叫我‘明明’.”

“为什么?我偏要叫,明明,明明.”

“你再这样叫,我就不跟你交朋友了.”季叶明不高兴了,只有奶奶才可以叫他‘明明’,其它人都不准这么叫他.

方志良不知道季叶明为什么突然生气了,只好哄着:“好好好,那我叫你什么好?小叶?叶子?小明?明子?”

“你随便.”季叶明有些不好意思了,方志良并没有恶意的。他朝方志良抱歉地露齿一笑:“只要不叫‘明明’就行.”

“你真漂亮.”方志良被季叶明的那么纯真的笑容差点晃闪了眼,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一脸痛苦的说:“叶子啊,你怎么不是女孩子啊?”

“我为什么是女孩子?”季叶明不解地看着方志良,这个方同学好生奇怪.

只见方志良苦恼地扒拉了一下头发,说:“如果你是女的,我就可以追你做我的女朋友了。”

“啊?”季叶明吃了一惊,好笑之余也放心了,方志良不是同呢:“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你有妹妹不?”方志良很自然地伸手搭在季叶明肩上,满怀希望地问。

“有.”季叶明点头,有些不解地望着方志良。

方志良立刻复活了,他笑出一口白牙,直晃人眼:“长得怎么样?”

“很漂亮。”季叶明诚实地回答。由小到人谁不赞季叶晴漂亮啊?

方志良一听两眼闪闪发亮,迫不及待地追问:“真的,多大了?在哪读书?”

季叶明这时候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满眼期待的方志良轻声打击道:“她今年十三岁了,读初二.”

“才十三岁?”方志良立马蔫了,他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把季叶明手上的草帽又戴回他头上,一本正经地说:“我们继续拔草吧。”

“噗哈哈,你真逗.”季叶明忍不住喷笑了,他觉得这个方志良好有趣的.才跟他呆了十几分钟吧,季叶明觉得自己笑的数次比以往一年还多。

“逗吧?哼,你以前还老是拒绝我.”方志良得意地拿出他早就准备好的手套戴上,“来,我们早点弄好它,然后我带你去我工作的咖啡店.”

“你打工?”

“大学生怎可能不打工?哪像你跑来这里种田啊?不但没收入还倒贴.”

“咖啡店还请人吗?”

“你想去?”

“嗯,我还没打过工.”

“那你得换个发型.”

“……那我不去了.”

“呃……为什么?”

“我喜欢现在的发型.”

“……你会煮咖啡吗?”

“会.”

“我帮你问问.”

“谢谢你.”

“别客气,我们是朋友啊.”

“嗯,是朋友.”

方志良个性很活泼,人也仗义.季叶明跟他在一起很开心,性格也开朗了很多,慢慢地开始接触其它同学了.他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一个小黑屋子突然打开了一个窗,而方志良就是那缕射进了屋里的温暖阳光。

因为两人经常同出同入,周末还一起打工,同学们看他们的眼光就**了.那些对方志良有意思的男同学女同学心里愤愤不平:那个总是低着头沉默寡言的季叶明,要样子没样子,要身材没身材,真不知道方志良看上他什么了?

一晃两年过去了,季叶明升上大三.医学院功课向来繁重,大三就更甚了.季叶明已经没去咖啡店打工,但依然抽空去他租的那块地打理草药.每天过得忙碌又开心,这是自他五岁之后过得最快乐的时光了,他以为可以这样直到大学毕业。

“小明,你明天有课吗?”准备骑车去农业大学的季叶明突然接到了季妈妈何莉莉的电话。

“上午有两节课。”季叶明十分惊讶,自申请了手机后,何莉莉找他的次数五个手指都数得出来.

“噢,那我明天中午十二点过来接你吃饭,你在学校门口等我。”

“……好。”为什么妈妈突然找他吃饭?

第4章 第三章

离约定的十二点还有十五分钟,季叶明就已经站在校门口等他的母亲大人何莉莉了。

为了顾全她的面子,季叶明身上穿着名设计的经典银灰西裤和白衬衫,手里提着PRADA男款提包.虽然头发没做造型,但还是把稍长的浏海拨开了,露出那张漂亮的面孔.年轻挺拔的身材站得笔直,就像一棵小白杨一样,站在校门口非常引人注目。

自接到母亲何莉莉邀请共进午餐的电话,季叶明就十分不安.他知道家里没一个人喜欢他,平时话都懒得跟他说一句,更何况还要跟他一起吃午饭?

怀着这样的心情,季叶明昨晚也没睡好,直到天快亮时才眯了一会而已。

“你是……你是季叶明同学吗?”几个女同学提着外卖偷偷打量着季叶明,有一女生鼓起勇气走到季叶明面前问.

“是的,请问同学你有什么事吗?”季叶明的头发常年遮着脸,几乎没有这种被搭讪的机会.嗯,有过一次的……是方志良.

“真的是你耶!季叶明,你长得好帅.”女同学听了不由惊呼,神情十分雀跃.

这一叫,好多偷偷在看季叶明的同学都围过来了,女生居多.

“真的是季叶明呀!原来是美男啊!”

“怪不得,方志良那家伙!”

“季叶明,跟我交朋友吧!”

bala bala bala

“对,对不起,我在等人.”季叶明没想到同学们会这么热情,他基本上没经历过这种场面,脸上立刻就红了,又有些着急地越过同学想看看他母亲到了没有?

“哟哟哟,脸红了脸红了,真可爱.”

“嗯嗯嗯,季叶明比咱系那个高傲的系草蔡仲伦可爱多了.”

“我也这样觉得……”

“等方志良吧?你们好恩爱哦.”

“哟,方志良下课就走啦.”

“不,不是等他,我等我母亲.”季叶明红着脸解释,然后慢慢往后退.但他退一步,同学就进逼一步,季叶明都快逼出一身汗了.

何莉莉远远地在车里观察着她的二儿子,不由满意地点点头。时间紧迫,今天就带他去美发沙龙,做造型买衣服,还要照相。务必要今天做完,明天就得送资料了。

“小明,等了好久吧?快上车。”何莉莉开着最新款的宝马慢慢滑到季叶明面前停下,摇下车窗露出一脸慈爱的笑容说。

“妈.”季叶明也见到何莉莉了,他应了一声就快步走出包围圈,打开车门坐进车里了。

原本围着季叶明的同学也跟着季叶明向前走了两步,开始打量何莉莉和她那辆有点招摇的新车了.

“哇,这就是季叶明的妈妈啊?好年轻好漂亮啊.”

“是呀,不说的话还以为是姐姐呢.长得跟季叶明一模一样.”

“是呀是呀,瞧这辆车,新款耶.”

“原来季叶明也是富二代啊?

Bala bala bala

何莉莉微笑着熟练地调转车头,一边开车一边笑着问季叶明:“在学校还好吧?看来你也挺受欢迎。”

“……还好。”

“有交女朋友吗?”

“没有.”

“那……男朋友呢?”

“……没有,我不是同.”

“噢?那个方同学不是你男朋友?”

“啊?方志良?他只是我同学而已.”

“嗯,那就好.小明,你也知道我们家的生意越做越大了,你爸爸和哥哥每天都很忙,你毕业也会进公司帮忙.读书期间不必急着谈恋爱.”

“是,我知道.”

“那就好,现在我们先去吃饭吧,你喜欢什么菜?法国菜?日本菜?意大利菜还是中菜?”

“……中菜吧。”

“上海菜好吗?”

“好。”

说到此谈话就停了,何莉莉一边开车一边悄悄在后镜打量季叶明。这个儿子由小到大都很沉默,也不用他们操心,在家里几乎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现在已经长成翩翩少年了,何莉莉才惊觉,他们似乎从来没有在他身上花过心思,甚至生日会也没给他办过……就算是家庭聚会,也鲜少带他出席……

何莉莉突然对季叶明愧疚起来,这也是她怀胎十月辛苦生下的儿子啊,怎么自己会偏心到这种地步?但实在,她对季叶明喜欢不来.

吃午饭时,季叶明有点错愕,因为何莉莉变身为一个礼仪顾问,两个人却点了一席子菜,还是价格不菲的菜.然后何莉莉一个个菜给他介绍,还示范怎么吃.

这顿饭足足吃了两个半小时,但季叶明却只吃了个半饱.接着,何莉莉带他去了沙龙美发,美容,实行由头到尾地给季叶明改头换面,就算他只有五分姿色也要打造成十分,更何况季叶明本来就长得好看.

“妈?”季叶明看着镜子里那个美少年也惊呆了,这个……是他?

“嗯,很好.”何莉莉拉着季叶明左看右看也很满意.

“季夫夫,你家公子长得真好.瞧这皮肤,又滑又嫩,一颗青春痘都没有.这套护肤品是保湿的,每天早晚用就可以了.”美容师笑着递过来一个纸袋.

“贵公子发质也很棒,乌黑发亮.这发色黑色就好了,看上去更适合他纯真气质.”发型师瞧着镜子也赞叹,随手又替季叶明拨弄了一下造型.

何莉莉听到赞美就更开心了,瞧着季叶明笑得很开心.

季叶明低下了头,这样给他打扮,估计要相亲吧?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婚姻不能自主,人不聪明又不讨喜,联婚是他报答季家养育之因唯一作用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