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阳差阳错 琥珀虫子

阳差阳错 琥珀虫子

时间: 2013-09-14 13:14:32

1

那是一个黄昏,大街上很多刚吃完饭出来散步的人,抱着孩子,挽着爱人,漫步在斜阳下,昭显我社会之稳定,人民生活之幸福啊。
可是——站在街角麦当劳门口的一个青年那副谁欠了他几百万没还的德行,多少给这美满的场景扫了兴。那人时不时的看看手表,时不时的又抬头望望远处,时不时的就露出了狰狞的面目表情。多少带着孩子都来到近前的妈妈们都临时改变了主意:孩子啊,今天晚上咱们改吃肯德基算了……[幸福花园]
就在麦当劳的员工们摩拳擦掌准备出来招降恶灵的时候,那个人等的人总算是出现了。
「呼……呼……林麟……等很久了吧……对……对不起啊……学校突然有事……」
叫作林麟的青年看也没看来者一眼,径自地就要往麦当劳里走,边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王卫平,十五分钟零四十二秒。」
「林麟……」个头不小的王卫平一听脸都绿了,可怜兮兮地试图揪住林麟的衣角,失败。
两个人一前一后才走进去后,就见一位五十出头的阿姨迎了上来,一脸埋怨的碎碎念叨着:「哎呦,卫平啊,你怎么现在才……嗯?卫平,你怎么又把他也带来了?!」阿姨直指若无其事的林麟,那口气像是见了什么魔障一样的惊讶。
王卫平干笑着,挤眉弄眼手舞足蹈地搂住阿姨的肩膀,把阿姨掉了个头,嘴里嘻嘻哈哈地说:「哎呀,这小事您就甭追究了,我今天学校有事来晚了,让您和那姑娘等久了,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啊……」被他这么一搅和,阿姨也就没有继续盘问,带着两个年轻人来到一位姑娘的面前。
见他们来,那女孩连忙站起身,大方中含着羞涩地看着他们,眼中闪过丝疑问,她开口问道:「李姨,怎么是两个人……」
「哦,这孩子自己害臊,非要拉个朋友陪着才敢来呢,没出息劲的,你可别在意,喏,是这个,你们俩好好聊聊吧,林麟,跟我到旁边坐着来。」说着胖胖的李姨推出了一个青年,拉着另一个到一旁坐下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姑娘和王卫平双双站起来,告诉李姨他们「想到外面走走」,李姨眉开眼笑,连声同意,他们出了门之后,李姨才瞪着啜着奶昔,一直都淡淡的没言语的林麟说:「你这孩子也是的,他让你跟着你就跟着,你们俩老这样谁也别想找着媳妇了!」
「哦。」相对与李姨的激动万分,林麟的样子很欠扁。
「这孩子你……哎,不说你了,从小我就拿你没辄,院里的孩子就你主意最大。我吃不惯这什么堡,先走了,你呢?」
「我啊……再坐会儿,我还得等个人,李姨您慢走。」
林麟拉出个笑容,李姨看着他,突然笑了,伸出手刮了他的额头一下,走了出去。
大概也就又过了十来分钟吧,林麟吸完了最后一口奶昔,又去要了两个大杯的加冰可乐,刚放好,身后就听见熟悉的脚步声,林麟没回头,他把吸管插进可乐杯子里,偷偷的,笑了。那人当然是王卫平。外面也没多热,他却满头是汗,一屁股坐到林麟对面抄起可乐灌了老大一口后,他才舒服地长出一口气。
「果然啊……」王卫平说:「这是第五个了,这个比上一个含蓄点,她旁敲侧击地问你有没有女朋友和手机号码来着。」
林麟没回话。
「我就知道,」王卫平倒也不在意,自顾自地说着:「只有这么着我才可以摆脱相亲,嘿嘿,然后我才可以好好的爱……」他的爪子伸向一直无语的林麟,被无情地拍了下来。「你少恶心了。」林麟用最里边的眼角余光扫了王卫平一眼。
「可是我真的只喜欢你嘛……」王卫平咬住下嘴唇,哀怨道。
「白痴。」
「林林……」
「板砖,我的名字是两个二声音,不是轻声的,你读不好可以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卖了你。」
王卫平被损成这样居然还是付乐癫癫的样子,他锲而不舍地捉住了林麟的手,陶醉地说:「林林,你这种酷酷冷冷的样子最迷人了……」
优雅的伸出没被禄山之爪侵犯的另只手,林麟小小的用指甲捏住王卫平手上的皮,轻轻地做了个圆周运动,成功的让他尖叫着捧着爪子放开了自己。
「板砖,下次你再在我面前犯花痴恶心到我的话,我就废了你舌头。」




说完林麟举起可乐杯子,冲龇牙咧嘴的王卫平摇了摇。
「干嘛人家每次说心里话都要被你荼毒成这样……」王卫平明显进入窦娥状态地说。
「如果你的心里话下次可以不这么恶心的话,我可以考虑好好听听。」
「我的心里话就那点东西,都跟你脱不了关系,谁让我喜欢了你好几年了呢……」
「省省吧你,你没戏的。」
「为什么嘛,为什么嘛为什么嘛?」
「你……」
林麟沉吟了一会儿,看着面前泪花闪烁的现代窦娥,头疼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突然间语气变得很温和地问道:「板砖,我长得怎么样?」
「啊?你啊?」王卫平的眼睛突然一亮:「美啊,从我一看见你我就觉得你是貌比潘安胜似赵子龙气死唐僧不让张国荣赛过……」
「可以住口了,那我接着问你,我是干什么的?」
「财大最年轻的教授,身兼国金系副主任,有私车私房,年薪百万,青年得志,楷模一个!」
「很好,我的学历是什么?」
「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学院经济管理硕士,学年成绩历年最高,对了,你去澳大利亚那一年半我可真想死你了……那一年半我光给电信事业做贡献了,国际长途打得我去交电话费的时候管收钱的阿姨直劝我去查查,说有人盗用我们家号码瞎打着玩……」
「那也是你愿意。」
「可是你每次也没打断我说话啊……」
「你蠢才没发现我一接你电话就去洗澡,等我洗完了刚好出来挂上你的电话。」
「可是你好像也记得我电话里都跟你说什么了啊……」
「我浴室有无线电话,闷了偶尔我也听听你唠唠叨叨都说什么呢。」
「可是我家电话被我打坏那两天没打给你的时候还是你专门打到李姨家找我的啊……」
「你猪记性啊你?那次是我有急事找李姨,也就是顺便问了你一句!」
「可是……」
「哪来那么多可是?!现在继续回答我,你长得怎么样?」
「啊,啊?」王卫平丧气地垂下头,摸了摸自己过方的下巴,有点黑的面胚子,眨了眨不怎么大的眼睛,抿起了厚实的嘴唇,丧家犬一样萎缩了。
「你外号板砖,你觉得还有别人比你更适合这个称号的吗?」
「没……」王卫平的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在又一瞬间又猛然抬起来:「可我比你高,也比你结实,还比你的竹竿身材有男人味!」
林麟漂亮有神的一对黑黑的大眼睛在听到「竹竿」一词后危险地了起来。两秒钟之后他翘起他那形状美好的唇角,笑咪咪地说:「你只不过是个高中读得不怎么样,复读一年后才考上体育大学,混了四年出来现在在一个区区的区重点教高中体育,连二级讲师都还没评上的菜鸟老师,而且还跟老爸老妈挤在一起住,没事业没前途没追求的白痴一个。」林麟喝了口凉凉的可乐,润润喉咙,罔视对面黑脸已经开始泛白的王卫平,继续道:「就你这样也想和我在一起?!笑话,别说我还不是同性恋,就算我真是你觉得凭你和我的距离,我有可能爱上你吗?告诉你你没戏是因为我看我们从小是邻居的份上,已经给你面子了,了解?」
被这样猛烈的炮火轰炸过后的王卫平有点神情恍惚了,他嗫嚅地又小小声地说:「可是你从小到大都没交过女朋友,老跟我泡在一起嘛……我以为……」
「板砖,你的理解能力和常人真的有出入,我没交是因为我条件太好,碰不到合适的我是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的,至于你,板砖一块,根本就不会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好了,我喝饱了,你走不走?」
「不……」王卫平死命地摇着头往椅子里缩,「我不要和你一起走了,再也不要了。」
「如果你的体重可以减轻三十斤,换换皮,再改变一下性别,做出这副样子来没准我会怜惜阁下的。现在阁下这样子除了可以吓到小朋友之外,还可以招来精神科医生,奉劝你一句,这是公众场所,注意一下,你不走我先走了。」
林麟说完大步走向前门,早就有盼星星盼月亮盼着他们俩走人的员工殷勤地拉开门,在他迈出第一步的同时,他满意的听到背后有个粗重的嗓音小媳妇一样可怜巴巴的叫着:「林林……等等我……我和你一起……」
给林麟拉着门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女孩红了小脸,因为正对着她的帅哥,在听到那不甚动听的呼唤时,翘起他那形状美好的薄唇,笑的如同一只狐狸一样,又狡猾又奸诈偏偏又漂亮极了。






      ☆    ☆    ☆
林麟这个人,最讨厌的事情的其中之一,就是在他睡着的时候突然被吵醒。所以当某一天的下午,他再想装听不见也无法蒙混过去的门铃声锲而不舍地第N次叮铃铃响起的时候,他去开门时的脸色足以冻住两卡车的犀牛。
门外站的人是一脸郁闷之色的王卫平,看到他,林麟满脸的寒意更重了几分。
「死板砖,你最好有很好的理由这个时候把我吵起来,不然……」
王卫平更没听见他的警告一样,两眼发直愣头磕脑的只盯着林麟看。半晌才从嘴角委委屈屈地挤出句话来:「林林……我要见不到你了……」
说着他直接扑过来搂住林麟僵直的身体,蹭啊蹭的不撒手。林麟白皙的脸即将变绿之前,总算是把王卫平从自己身上扒拉了下去。
「说什么呢你?!我告诉你啊,没事别跑来胡说八道!」
「是真的啦……我们学校要派我去外地培训一批小球员,林林……我舍不得你……」
话说着王卫平的手又搭在林麟的肩膀上,这次倒是没被他弄下来。
「外地?哪个外地?」
「河北保定……呜呜……见不到你了,好久好久都要见不到你了……林林……」
王卫平把脑袋埋到林麟比他窄了不止一个尺码的肩窝里,哭的无比诚挚。
林麟倒是破了天荒地很给他面子里子地由着他,过了一小会儿王卫平才听他说:「河北也不远……你们学校在那有个分校对不对?」
「对啊,林林,你怎么知道的?」
「要把你调过去?」林麟没回答,继续问。
「是,是啊……所以我见不着林林你了……呜呜呜呜……」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
「你……说你是猪头你还不认帐?!你不会跟你们校长说你户口在这儿,老爸老妈什么都在这儿,调也不能调到外地去!啊?!」
林麟吼着,眼睛里真带了怒气的冲王卫平吼叫。
「那可是我篮球队带的最好啊,明天还要争取全市的冠军呢,所以……」
「所以别人给你两句好听的你就活傻子一样去外地了?!那好啊,姓王的,那你去啊,去了就别回来啊,去了也别跑我这儿恶心我来啊,我告诉你,你走了最好!省得我看见你就眼晕,就烦!走,你快给我走!」
王卫平抿着他厚了点的嘴唇,哀怨地看着难得盛怒成这样的林麟,想摸摸他给他消气,被林麟一个巨掌打掉。
「少跟我动手动脚,快走!」
「呜……」眨了眨眼睛,王卫平也知道今天还是别再惹林麟为妙,他蔫头搭脑地往外走,到了门口又回过头,小小声地对看也不看他的林麟说:
「那……那我走了啊……」
「慢着!」
王卫平一只脚都出了门了,突然听到林麟又叫住他。
「啊?」他转身,吃惊不小。
「你……大概什么时候走?」
「明、明天上午的火车。」




「……那么快……」林麟的声音小到王卫平不竖起耳朵努力压根就听不清楚,「那到底要去多长时间,一年……有一年能再调回来吗?」说完他的头转到一旁,垂了下来。
「一年!」王卫平听清了后忍不住怪叫一嗓子,惹得林麟大白眼地瞪他。
「我去两个礼拜就得有14天336个小时20160分钟1209600秒见不着你了让我去一年还不如直接砍死我算了呢!」
王卫平难得的不惧林麟的眼神,自顾自地嚷道,委屈得跟什么似的。「林林你真狠心……还要我去一年……」
「两个礼拜?」林麟低声却笃定的重复王卫平的话:「你说你去的只是两个星期?」
「是啊,两个礼拜呢……呜……好长时间我见不到林林了……我天天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林麟的眼睛中眼白的部分越来越少,直到双目黑得如同一潭子静水一样的,幽幽的发光,王卫平早趁他不反对又搂住了他的脖子,兀自哀叹着他分别的苦恼。
「你……」林麟动作轻柔地拉下王卫平缠在脖子上的大手,拉着他走到门边,非常礼貌地恭身拉开房门,退后一小步,然后一脚重重踹到王卫平的尊臀上,把他踢出了自家大门。
门外雪雪呼痛的王卫平听到林麟咬牙切齿地说。
「死板砖!你死到保定去最好,滚!」
「林林,别忘了等我的电话……」拍打着林家大门,王卫平在林麟发飙报警之前撤退的时候还没忘了叮嘱他。
门里面的林麟听到那熟悉的脚步渐行渐远后,突然软软的就着靠着门的姿势滑坐到地板上,双手握头肩膀耸动的,看着……还真不知道他是哭的还乐的……

作为一个二十刚过五的年轻人,林麟无疑算是其中很成功的一位,在大学里任教的他格外的受到一众妙龄少女的仰慕绝对不奇怪。但是他这个人的个性实在是不怎么讨人喜欢,年纪轻轻就有了校园四大杀手的称号,直接造成原四大杀手平均五十五岁的年龄降至现在的四十岁,他考试一不划重点二不给范围三不漏题四判卷不手软,行教年头不长的他树敌无数,惹得校园是怨灵四出,甚嚣尘上。
鉴于美丽少女的魅力从古至今都被无数次的证明了是弗远无界,万分伟大的,所以等到这个期末临考西方经济学总论的时候,所有财大大二国金系的孩子们看了看原版英文厚达六百九十五页的书,看了看日历上荧光笔标出的考试日期,再看了看自己还可以被当几次的界限图,这些执掌中国未来经济动脉的人集体决定派出该系大二系花二名,趁夜深人静,月高风劲之时找林老师聊聊天,这两个女生里还有一个是林老师的老乡,而且还是一个区的老乡,大家希望美女老乡出马,可以更成功的达到「泪汪汪」的境界,从而撬开林老师的牙,挖出保过的几道论述题的范围来。
话说两位美人身负重职,于当夜梳妆打扮妥当后在宿舍喝了半瓶啤酒后就出发了。
她们到了林老师的家,离学校不远,听说是林老师的私房呢。
她们按响了林老师的门铃,听到了林老师的脚步声,渐近,渐近——
门打开,林老师的脸色如洗碗的抹布,难看至极。
「老……老师晚上好……」
「林老师……您好……」
美女甲、乙同时想到一件事情,原来多帅的帅哥也有这样衰的样子,男人这东西果然不可信任。
「你们有事?」林老师语气还不是普通的差劲。
「呃……」
「这个嘛……」
美女甲、乙同时觉得冷汗淋漓,有转身落跑的**。
正在这时,就在此刻,屋里的电话铃,它响了。
美女甲、乙看着林老师,林老师的面目表情突然,真的是很突然的,变得柔和起来。其实他也没乐也没什么太大的表情变化,只是看着他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他整个人都在放松,从身体到心灵。
「你们先进来坐会儿吧,等我处理完这个电话再说。」
果然,美少女相视,心有灵犀,今天晚上这事,有戏了。
林老师很奇怪地并没有马上去接电话,他施施然地等着铃声响过一、二、三、四、第五声的时候,才准确无误地抄起话筒,其动作敏捷到美少女们怀疑他这样练过多少次了。
「喂?!」果然是林老师,又冷又酷的声音。
「我刚才在和学生讲话,谁有工夫接你电话了?!」美少女面面相觑,汗之。




「唔,唔唔,知道了,你能不能换点词,每天都是这一套我听都听恶心了!」他骗人!美少女们心里说,同情电话线那端的人看不到林老师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噙笑,志得意满的样子。
时间飞快的在流逝:二十……二十五……三十……分钟……
林老师已经浑然忘记还有美女等候,抱着电话筒窝在沙发里,眉眼含春,边骂对方「怎么老是说废话?!」边乐此不疲地滔滔不绝着更多的废话。
可怜两位美女如坐针毡,手机的短信回了一个又一个,都是一样的。
「别问了!老师还在打电话呢!」
「好了,那就这样吧。」当美女们听到这句话从林老师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激动不已,顿觉生命之希望所在,刚抖擞起精神,就听得林老师又说:
「啊,对了,还有件事,今天你怎么打的这么晚?你这样会打扰到我休息知不知道,啊?!」
………………
于是又开始新一轮的废话循环双方就问题:一、电话打晚的原因;二、电话不再打晚的保证;三、电话什么时候打最合适;四、明天的电话里说点什么等……问题展开了激烈而友好的讨论。
就在美少女们觉得这世界已经彻底变成黑色,此行基本无望,顺便担心楼下那两个还在苦苦等候的「那人」时,林老师总算挂上了电话,回过头来,他春风得意地对美女们说:「对不起啊,让你们久等了,有什么事,尽管说,我可以帮的一定帮忙。」
天啊地啊主啊孙悟空柯南啊,你们开眼了啊。
热泪盈眶地,美女们说明来意,得到林老师的鼎力相助,不但给了范围,还给出了范围中的三大重点,不但给了重点,还给了重点考的可能题型。
美少女甲过于陶醉于胜利的喜悦,一没小心问了句。
「林老师,刚才和您打电话的是您女朋友吧?她出差了啊?」
林老师一下愣住,再一下尴尬的笑道不是啊不是啊,只是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他现在带着他们高中的一支球队在外地集训,怎么会怎么会想到是我女朋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来如果这个时候大家都哈哈一笑这事也就结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都知也都揣着明白使胡涂多好,可怜美少女甲兴许是等的时间过长,屋里的空气流通得也不怎么好,有一点点脑缺氧,因为她甜美地追问了一句。「怎么不是啊?听林老师您对他说话的口气什么的我还以为肯定是呢,而且您还特别的喜欢人家呢,啊,对了,老师您该不会还在偷偷喜欢人家的阶段吧?」
美少女乙第一时间见到了闻言而风云色变的林麟老师,而且第一时间预见了事情的严重性:林麟老师平时一向是以阴阳怪气,不露声色著称的,这样一个人轻易露了真性情给你,准没什么好事。
那次期末考试西经的难度和广度都达到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程度,正好说明了美少女乙不单是长的漂亮,还拥有聪明的头脑——她不幸料对了。
她在期末考场上拿到那份题的时候并没有和别的同学一样开始诅咒林麟老师的祖宗八代,她自己也奇怪怎么在那一个那,她似乎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被说穿心事而气急败坏的林麟教授。
      ☆    ☆    ☆
天刚到六月的边上,就已经热到不行,太阳毒辣辣地炙烤大地,晒得连平时最有精神的小孩都蔫头搭脑的。
林麟躺在家里的竹椅上,旁边摆着冰镇的西瓜和绿茶,空调开着,扇子拎着,别提多舒坦了。林爸爸躺在另一张竹椅上,和儿子一样闭目养神,爷俩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这样惬意的宁静被进来的林妈妈毁掉了。
「林麟,你小子回家够会享受的啊!」
「嗯。」
「嗯什么嗯你?也不张着干点正事去,好好的双休日你就只会躺着!」
「重点,妈,有事说。」
「你多大了,啊?我和你舅妈大姨介绍那么多女孩给你,你倒好,一口回绝一个不见,你想干嘛啊你?世界小姐好看,人家也不上中国来啊!」
「切,妈,您儿子不愁没人倒贴的,您不热啊,这么激动?」
「你看看对门人家卫平,比你听话多了,多早晚让去相亲准去,对了,就是你,你李姨说了,你老跟着人家去干嘛?闹得那些姑娘倒都看上你了,你这孩子从小就喜欢欺负卫平,亏着人家脾气好,又有耐心才容着你到今儿……」




「那是那个白痴板砖哭着喊着求我陪他去的,我还不乐意呢。」
「你怎么老叫人家孩子板砖?!人家孩子长的挺周正憨厚的,全让你给叫傻了,真是的,一点也不可爱的孩子,卫平就从来没叫过你竹竿吧?」
「他敢!他敢想想我都饶不了他!」
「以后人家有了女朋友,可不许你再当着女孩的面这么叫卫平了知道不?这回你李姨给他找的这个姑娘可正经不错,是个护士,听说长的可好了,人又温柔……」
「什么时候?哪次的?我怎么不知道?」林麟慢慢撑着从竹椅上坐起来,看着林妈妈。
「昨天见的面,今天卫平好像又和那姑娘出去了,你李姨说阿弥陀佛这回你没跟着,挺有戏的。」林妈妈满眼的羡慕,没留意自己漂亮儿子的脸上,已是风雨欲来地凝重起来。
「死板砖,你等死好了……」
「嗯?你说什么?嘟嘟囔囔的?」
「不,我没说什么。」,林麟又躺下,闭起了眼睛,抓着扇子的手上,青筋暴露。

晚上八点,林麟出现在蚊子和热气一块飞舞蒸腾的楼下空地,而且据他自己美其名曰是「在乘凉」,好在这楼里的阿姨叔叔什么的都是从小看他长大的,习惯他了一些奇怪的举动,所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也。
林大怪来来回回地在楼底下打转,越转他两道眉毛的间距就越小,越转他的眼睛就越见其精致可爱,眼中闪动的光芒亦就越见其盛,所以当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又拍了拍他的时候,他恶劣的说:「谁?!有病吧?碰我干嘛?!」也就水到渠成,不显突兀了。
王卫平吓了一跳的样子,平常林麟的脾气当然说不上好,可是这么大的时候也少见,他赶紧收回自己的手,小心翼翼地问道:「是我啊,你怎么了,林林,谁惹着你了?」
林麟细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跟前的这个人,上下前后地打量他,王卫平被他盯得浑身发毛,大热的天竟开始觉得头顶飕飕地冒冷气,他僵硬地扯出一点「微笑」的样子,又问道:「林林,你饿了吗?吃饭了没有?」
「哼。」林麟看着王卫平笔挺的西裤,干净得体的衬衫,擦得光亮的皮鞋,怎么瞧怎么死不顺眼。
「当然吃了,我和西见公司亚太区的女副总一块去凯悦吃的西餐,就是对我有意思的那个。」
还没说完他小小打了个饱嗝,嘴里于是泛起林妈妈独家鸡蛋肉丁炸酱配过水手杆面就黄瓜的味道。
「哦,那一定吃的不错吧。」
「当然,反正你没福气说过的。哎,我说板砖,你穿得这么鲜亮,去了哪里,和谁吃的晚饭啊?」
说着林麟竖起眼睛和耳朵,目光炯炯。
可王卫平好像没听见他问什么一样,半天没吱声,林麟也不知道该再问一次好还是该发飙好,两个人就面对面站着,僵持着。
「林林,能和我到篮球场走走吗?」王卫平一梦初醒后,以恳求的语气对林麟说。
林麟撇了撇嘴,翘了翘鼻子,做足了样子后还是同意了。

篮球场上没什么人,可能真的是因为天气过热了。
王卫平拉着林麟在小看台上坐下,因为是空地,坐定了还能感受到丝丝带着微微凉意的风徐来,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今天的王卫平有点不对劲,林麟难得的老实下来,闭起了嘴。
「林林……」过了一会儿,王卫平开口,却欲言又止,只眼巴巴地看着林麟的脸。
林麟又开始觉得热,这股火气打从他心里冒出来,他哗一下转过身,直直对着王卫平,没好气的说:「你还是个男人就给我痛快着点,有话说有屁放,大热天的也别离我那么近,看你那张板砖脸我恶心死了!」
王卫平赶紧拉开他和林麟的距离,垂下头,踢着面前的一块的小石头,嗫嚅着说:「林林……你是不是一点也不能喜欢我?」
「废话……」天气实在是热了,把林麟平常说这两个字的时候万丈的气焰烤下去不少,听着竟发软。
「我今天……明白了,要是两个人各个方面,什么学历啊经历啊人品性格啊差的太多的话,在一起幸福的可能性真的很小很小啊,更别提,你和我……还都是男的……」
王卫平想抽烟,烟盒却空了,他颓然地又把它塞回了上衣的口袋。林麟抽动了下嘴角,眼睛死死地盯住一小片刚冒头的蒲公英,沉默着。「林林,你长的比我好,学历比我高,收入比我强,全楼的人都知道你从小就处处在我的上风,我从来没有嫉妒过你,以前我不知道为什么的时候我也奇怪过,后来我知道了,那是因为我喜欢你,看着你好我比自己好还高兴的时候我也告诉过自己这样不行,这样不对,可是……」


王卫平抬起头,空中居然开始有乌云渐渐聚拢开来,像是要下雷阵雨的阵势。
「……可是我管不住自己能想什么,我告诉了你我喜欢你,一直都缠着你,你也从来没给我什么好脸色看,可我就是离不开你,一天见不到你我就老觉得缺了点什么,一天听不见你损我几句我就憋屈得跟少了点什么一样,你去澳大利亚的时候我成天就想着到点了给你打电话,听你损我两句心里才有着有落的,林林,你知道我是这么喜欢过你的吗?」林麟的目光本来是在动的,王卫平越说,他的目光也就越直,最后终于凝固在一个点上,完全的怔住了,听王卫平最后问他的话,他才清了清嗓子,艰难的说:「……白痴板砖……」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