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鼠猫同人]劫中逆,鼠猫神话系列第一部 最爱昭白

[鼠猫同人]劫中逆,鼠猫神话系列第一部 最爱昭白

时间: 2012-07-20 23:09:31

文案
看鼠猫破奇案,遇危机又是否能化险为夷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昭,白玉堂 ┃ 配角:展颜 ┃ 其它:鼠猫


  ☆、盗车集团开胃酒1

  先介绍一下主要出场人物
  展浩天:展昭父亲,蓝翔集团董事长
  林清 :展昭母亲,林氏集团董事长林振国二女儿
  展浩民:展昭二叔,蓝翔集团市场总监
  展颜 :展昭堂姐,展浩民之女
  白睿 :白玉堂父亲,江海集团董事长
  夏芷萱:白玉堂母亲,天宇集团董事长夏延伟独女
  重案大队:隶属C市市警、察局,已成立10年,由警队年轻精英组成,年满40岁就要离开(通常未满40岁都已升职离去),专门负责重大案件,共八名成员。展昭和白玉堂21岁大学毕业进警队,现已从事警、察职业7年,已进入重案大队5年,两年前,原队长升职后由他俩接任
  郑为民:市警、察局局长
  白玉堂:重案大队队长,28岁(刑事侦查学硕士,刑法学硕士)
  展昭 :重案大队副队长,28岁(刑事侦查学硕士,心理学硕士)
  江兰 :探员,27岁,女
  高义海:探员,30岁
  谷刚 :探员,27岁
  李明浩:探员,31岁
  陆逸轩:探员,26岁
  郑建华:探员,23岁
  下面非重案大队成员
  刘静 :警局法医,35岁,女
  胡斌 :警局法医实习生,27岁
  张亮 :警局技术分析员,29岁
  以上是主要出场人物,其余人会在文中进行介绍。
  下面上文
  第一章盗车集团开胃酒
  上午10点,莲花小区3楼一间屋子里,江兰正通过高倍望远镜监控着对面楼里一名犯罪嫌疑人。只见对面阳台窗帘拉开,一个女人穿着红色睡裙出现在视线里,这女人正是此次的犯罪嫌疑人之一林雅慧,江兰拿起笔记本记录:“林雅慧上午10点起床,杨军一夜未归。”刚写完,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展队。”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清朗的男音,“小兰,怎么样,有情况吗?”
  “盯了一晚上,没什么动静。”
  “好,你先盯着,我让谷刚来接班。”
  “哦,好。哎,展队,让他别忘了给我带早饭,可别再是泡面了啊。”
  电话那头传来低低的笑声,“好。”
  ——————————————————————————————————————
  C市市警、察局5楼,队长办公室
  “猫儿,你说郑叔是怎么想的啊,建华跟着他做个文职多好,干嘛扔我这来。”说话的正是重案大队队长白玉堂。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脸上,阳光下那是一张俊美如斯的脸,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粉而薄的双唇轻抿着。
  展昭坐在白玉堂对面,看同伴一脸的不情愿,眨眨眼,“玉堂,你就别抱怨了,这是建华自己的意思,他的能力我们都知道,他刚刚从警、察大学毕业,只是缺乏经验,就当他是来磨练磨练的吧。”无所谓地耸耸肩,右手撑住脑袋,偏着头挑起嘴角,眼中划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又不是一定要让你来带,大不了我来带呗。”
  白玉堂最是清楚不过这猫的肚肠了,撇了撇嘴,“臭猫!说的倒好,我真能不管他吗,不说其他的,老头子就得把我骂死。再说,交到你手里,跟我带有什么区别。”
  展昭满脸笑容站起身,左手撑在桌子上,右手伸到桌子那边,揉了揉白玉堂的头发,权当给乍毛的小动物顺毛来着……心中说了句:嗯,手感不错。趁白玉堂还没有发飙,迅速收回了手,右手握拳在嘴边,干咳了两声,大义凛然道:“好了,小白,要服从上级的命令!我已经让小陆去接他了,应该快来了。”
  白玉堂挑了眼看展昭,也站起身,伸手勾过展昭的脖子,额头抵着展昭的额头,斜起一边嘴角,带着七八分的邪气。展昭面不改色,双手撑在桌子上,颇有些无辜地眨着晶亮的眼睛和白玉堂对视着。白玉堂轻声细语对展昭说道:“猫儿,我想我说过,不准再叫我小白,否则……”边说着,另一只手摸进展昭的衬衣,划过展昭的背脊,找到腰窝那一点一按,展昭浑身一颤,似有电流穿过身体,展昭一下子不淡定了,一把推开白玉堂,瞪他一眼,不自觉地用余光扫了一下关着的门,暗自咬牙:死耗子,每次都是这招!也不看看地方,在办公室也……
  还没等白玉堂有下一步动作,手机便响了起来,看了看是高义海打来的,马上接了起来,“大高,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焦急的声音,“头儿,不好了,我和老李盯着杨军,看他和一个人进了天龙洗浴中心,我们在外面守着,过了半个小时,那个人撞破4楼玻璃窗摔了下来,我已经打了120,杨军人不见了。”
  白玉堂听完,面色一肃,“嗯!好!联系那片的派出所马上封锁现场,我们马上就到!”
  展昭见白玉堂神色一变,问道:“大高那边出事了?”
  白玉堂拿起桌上的手枪别在腰上,“嗯,我们马上赶过去,边走边说。”
  两人急忙拿了外套下楼去了,到了警局门口,正好遇到陆逸轩和郑建华,便让两人一起去了案发现场。陆逸轩开着车,白玉堂给三人讲了刚刚高义海电话里说的事。
  郑建华一来就遇到了案子,十分兴奋,问道:“展哥,这是个什么案子?”
  展昭给郑建华大致叙述了这次的案子,是一个跨省盗车集团,在各省作案不计其数,涉案金额巨大,狡猾非常,十分猖狂,好几年都没能捣毁,这次好不容易在C市露出了狐狸尾巴,慎重起见,局长把这个案子交给了重案大队,这次务必一举成功,那个杨华就是盗车集团的头目。
  警车一路呼啸赶到了现场,几人打开车门,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李明浩正指挥着将一个人抬到救护车上,李明浩扶在担架边,“快!轻点,轻点儿!”
  高义海也在一边帮忙,“开门,把车门打开!”
  几人被守在现场的民警拦住,李明浩见白玉堂他们来了,迎上去,拍了拍拦着几人的年轻民警,“自己人。头儿,展队,我先送人去医院,具体情况问大高吧!”
  那个年轻民警听了李明浩的话,不由多看了几眼展白二人,眼中崇拜的小火苗熊熊燃烧,这重案大队可是C市警界的传奇,哪个有点志向的警、察不想被选进去。
  白玉堂点点头,“好,你去吧。”
  白玉堂和展昭看着救护车飞奔而去,展昭看向迎面走来的大高,问道:“怎么回事?”
  高义海一脸沮丧懊恼,“那人从4楼摔下来,还没死,估计够呛,等我们上了楼,杨军人已经不见了。都怪我们不够谨慎!”
  白玉堂拍拍他的肩膀,笑了笑,“没事,江兰盯着他的老窝呢,跑不了,带我们去4楼看看。”
  —————————————————————————————————————
  莲花小区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江兰透过猫眼见是谷刚,便开了门,接过他手里的包子,边吃边口齿模糊道:“饿死我了,终于不是泡面了。”
  谷刚看她狼吞虎咽,忍俊不禁,“慢点,别噎着,不知道的还以为咱虐待你呢。有情况吗?”
  江兰咽下一口包子,“杨军一夜没回来,只有林雅慧一个人在家。”
  谷刚有些诧异,“哟,杨军这几天不是每天接林雅慧上下班吗?”
  江兰坐回望远镜前面,边吃边看对面楼,回答道:“也许今天林雅慧不上班,所以睡到现在才起来。”
  C市警局
  郑建华随白玉堂一行人勘察过案发现场回到了警局,上了5楼,陆逸轩给郑建华介绍道:“这儿就是我们重案大队的地方了。”
  郑建华左右打量了一番,啧啧道:“这儿可真大啊,比我想象的好多了。”
  陆逸轩扬了扬头,“这话说的没错,咱们这儿条件算最好的了,不过也没什么用,一天在这也待不了几小时。”
  展昭回头笑道:“陆逸轩,你先带建华熟悉熟悉环境。”
  陆逸轩招呼郑建华坐下,高义海接了一杯水递给郑建华,郑建华谢了接过。白玉堂拿起桌上的座机拨出了一个电话,接过展昭给他的水,“李明浩,那个人怎么样了?”
  “没事了,经过抢救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了,不过还昏迷着呢。”
  白玉堂皱皱眉头,“那人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大夫说,最早也得明天麻药劲过去了。”
  “嗯,我让大高过去。”
  白玉堂挂断电话,问道:“大高,伤者与杨军接触多吗?”
  高义海略思考一下,回道:“不多,就这一次。”
  白玉堂点点头,“等明天他醒过来看看,再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办。大高,你到医院去和李明浩一起,看着点,别出什么岔子。”
  “好的。那杨军那边呢?”
  “没事,我这边接着。”
  高义海拿上东西出去,白玉堂慢悠悠的喝完那杯水,放下水杯,站起来,“走吧。”展昭也起身跟上。
  郑建华忙跟上,“哎!白大队长!去哪儿啊?”
  白玉堂头也不回,“你不是要来锻炼的吗,跟我们一起去执行任务!”
  三人上了车,白玉堂开着车,展昭坐在副驾驶,郑建华坐在后面问道:“那陆哥怎么不跟我们一起?”
  白玉堂冷冽的音色带着些许不耐,“他自然有自己的事,眼下你先做好自己的事吧!”
  郑建华在白玉堂这讨了个没趣,悻悻然转脸对展昭说:“展哥,我上学的时候有侦察课和反侦察课,但是没有具体的实践,你给我说说行吗?”
  展昭细细道来:“我们现在去的是如家酒店,林雅慧是那个酒店的大堂副班,跟我们调查的案子有关系,具体说,那个女人是盗车集团案中嫌疑人杨军的**,我们是要通过跟踪嫌疑人的行踪,来发现他的关系网以及他背后的主使,我说的明白了吗?”
  “哈!我明白了!就是我们跟踪的这个对象,有重大盗车嫌疑,通过我们的监视挖出主犯,对吧!”说完眼睛亮亮的看着展昭。
  展昭赞同笑着点头,“对,很好!”
  白玉堂把车离如家酒店停车场远远停着,指着停车场一辆黑色奔驰,“看见那边那辆黑色的奔驰了吗,开车的人就是杨军,待会儿你打辆出租车,从后面跟上他,别的事就不用管了,明白了吧!”
  郑建华把头探到前面,看清了那辆奔驰,食指和中指并拢点一下脑袋,笑道:“yes!sir!”
  白玉堂也笑了,一手拍了郑建华脑袋,“少贫!办砸了有你好看的!”
  郑建华摸着被打的地方,嘿嘿一笑,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刚刚把头探出去,又缩回来,“那你们呢?”
  展昭回头看他,“我们会在他前边,你只管从后面跟住他。”
  “是!”郑建华下了车,利落的到一旁隐住身形,白玉堂按按喇叭,郑建华从墙边伸出脑袋,比了个OK的手势,白玉堂升起车窗,在一旁等待。白玉堂看看手腕上的表,打了个呵欠,展昭关切道:“怎么?熬不住就眯一会儿吧。”昨晚他俩一直在办公室分析嫌疑人的资料,白玉堂催展昭睡了,自己也不知道熬到了什么时候。
  白玉堂摆摆手,“没事!”打开一瓶水倒了些水在手上,拍了拍面颊,提了提神,“这点小意思我还熬得住。不过你这夜猫子还撑得住吗?”
  展昭从裤兜里掏出一块蓝白格子的手帕,伸手擦拭白玉堂脸上的水珠,白玉堂抓住展昭给他擦脸的手,调笑道:“嘿,我家猫儿果然是贤妻良母的典范呀!”
  展昭白他一眼,挣出手,把帕子扔到白玉堂脸上,“反正我不像某只耗子上下眼皮都在打架了!”
  白玉堂笑着胡乱用手帕抹了脸,揉成一团扔在车上,展昭拿起仔细叠好又揣进兜里。
  白玉堂低声道:“来了!”
  只见杨军从酒店门口走了出来,上了车,白玉堂启动车子走在前面,郑建华在后面拦了一辆出租车,也跟了上来。
作者有话要说:  

  ☆、盗车集团开胃酒2

  郑建华让出租车司机跟紧点,别跟丢了。
  白玉堂从后视镜中注视着后面的车,不由叱道:“这傻小子!跟这么近干嘛!”一着急握拳打了一下方向盘,展昭也从后视镜看到了后面的情况,也急道:“别跟着了,一会儿非跟醒了不可!”可惜郑建华却听不到他俩的话,白玉堂连忙把车停在拐弯处,那杨军似乎已经有所察觉,试探性地换道拐弯,郑建华还是紧随其后,杨军将车拐弯,郑建华还欲跟上,一辆车忽的从旁斜□□来,堵住了他,展昭和白玉堂从车上下来,郑建华一开车门,急道:“白大哥!杨军的车就在前面呢!”
  白玉堂怒吼一声:“你给我下来!”展昭拍拍白玉堂的手臂,轻声道:“好好说。”白玉堂火气正大,看郑建华磨蹭着走过来,沉着脸色喝道:“你老师怎么教你的啊!宁丢勿醒,懂吗?有你这么外挂的吗,真不知道你在学校里都学了些什么!中看不中用!废物!”
  郑建华被劈头盖脸一顿臭骂,颇有些委屈,“我没做错啊,你不是说跟着就行了吗?”
  白玉堂听了这话怒气更盛,“有你这么跟着的吗?傻子都知道你在跟踪,他还会带着你走啊!”
  郑建华知道白玉堂脾气,也不再反驳,摸摸脑袋,愧道:“白大哥,我没经验,以为不跟丢就行了呢。”
  展昭给白玉堂使了个眼色,白玉堂转过脸去,冷着脸摆手道:“行了!别说了!今天算我倒霉!”
  郑建华见惹恼了白玉堂,忙带些讨好问道:“白大哥,你刚才说的宁丢勿醒是什么意思啊?”
  不想白玉堂脸别在一边,不搭理他,展昭开口才解了郑建华的尴尬,“宁丢勿醒,就是宁可跟丢了,也不能让他发现,对那些要从他身上挖线索的对象,更是这样。”
  上了车,一路上白玉堂都凝着脸,到了警局下车,郑建华想和白玉堂说什么,白玉堂径直走进了警局,展昭拍拍郑建华的肩膀,和煦一笑,“你也知道,他就这脾气,别放在心上。”
  郑建华也笑笑,“展哥,没事!本来就是我错了。”
  进了重案大队办公室,陆逸轩正坐在电脑旁,听见声音,抬起头看见白玉堂进来,冷着一张脸,他可不想去触霉头,忙缩回了头,继续打印资料。见展昭和郑建华在后面进来了,撇了一眼白玉堂的办公室,低声问道:“哎,展队,头儿这是怎么啦?你们不是挂杨军的外线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展昭不在意的说道:“挂醒了。”
  陆逸轩音调一下提高,“醒了!”又忙收了声。本还想问问怎么回事,展昭却直接去了白玉堂的办公室,陆逸轩抓住郑建华继续八卦问道:“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郑建华不好意思回道:“呀!陆哥,你就别问了,都怪我,白大哥正生我气呢,快帮我想个辙啊!”
  陆逸轩一脸同情看着郑建华,“唉,小郑啊,这个陆哥可帮不了你了!”说完马上又埋头干活了。
  展昭打开白玉堂办公室的门进去,看白玉堂还在那闷着气,笑着给白玉堂倒了一杯水塞到白玉堂手里,“好了,别生气了,建华还年轻,谁没个开头啊。”
  白玉堂缓了缓面色,喝了一口水,“哼!年轻可不是理由!今天要不是你拦着我,我非得好好骂骂他,让他长点记性!”
  展昭嗤笑一声,“得了吧,你当年又不是没犯过傻!”
  白玉堂自然知道展昭说的什么事,端起杯子喝水掩饰着,“臭猫,都几年了,还记着呢!我那只是一时失误!”倒也不再冷着一张脸了。
  传来敲门声,白玉堂叫了声“进来!”
  只见郑建华小心翼翼探了个头出来,看白玉堂面色平和了,才嘻嘻笑道:“白大队长,陆哥让我把他刚刚查到的资料给你送过来。”
  白玉堂冷哼一声,“进来吧!”
  郑建华把文件放到桌子上,“白大哥,我请你和展哥吃晚饭,忙了一下午,都饿了吧!”
  白玉堂拿起文件翻了两下,看了一眼郑建华,“你小子!得了,出去吧。”
  郑建华转身准备出去,回头问道:“那去吃晚饭吗?”
  展昭接言道:“去!怎么不去,可得好好宰你一顿!”
  郑建华得言才出去了。白玉堂翻看了那叠资料,看完把资料递给展昭,展昭边看他边说道:“上午那个人叫岑峰,有过犯罪记录,曾因为偷盗入狱,两年前出来了,也是盗车集团的成员。”
  展昭埋头看着资料,“嗯,今天上午可能是两人发生什么分歧才引起打斗,那块玻璃很厚,用一般力量根本无法撞破,可见打斗是很激烈的。”
  白玉堂不屑哂道:“这种人能因为什么,还不是分赃不均内斗,这种事见多了!”
  “嗯,晚饭后咱们去监控点看看,杨军到底醒了没。”
  郑建华请白玉堂和展昭吃过晚饭,也虽两人一起去了莲花小区监控点。白玉堂拿过江兰和谷刚做的记录翻看着,谷刚坐在一旁不时看看表,突然出声,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往下看,“杨军回来了!”
  展昭忙坐到望远镜处,杨军的黑色奔驰驶入了小区,杨军和林雅慧下车上了楼,开门进屋,杨军颇为警惕,走到阳台边四下查看了一番,见没什么异样,便半拉上了窗帘,与林雅慧拥到了一起,继而双双倒在了床上,展昭站起来,耳根微红,轻松笑道:“没事,杨军没醒!”
  白玉堂也凑到望远镜看了看,“现场直播呀!”促狭看了展昭。展昭不自然咳了两声,白玉堂一拍郑建华肩膀,继续说道:“建华,算你没闯祸,还有心情**,肯定没醒呢!”
  江兰在一旁拿笔记本记下时间:杨军21点40分接林雅慧回家。对展昭和白玉堂说:“头儿,展队,你们忙了一天一夜了,先回去休息吧,这儿交给我们就成!”
  展昭看了一眼白玉堂,回道:“那好,我们就先走了。建华,你呢?”
  郑建华坐在椅子上,“展哥,我也在这守着!”
  回去的路上展昭开着车,白玉堂坐在副驾驶闭目小憩。两人回家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展昭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说道:“如果我们能从那个岑峰那儿取得关键性口供,这个案子就省事多了。”
  白玉堂咕咕哝哝,“嗯,猫儿,回了家就不要说案子了。”翻过身搂住展昭,半眯着眼寻上展昭的唇,辗转厮磨,白玉堂正准备把手伸进展昭的裤子,却被展昭按住了,喘了口气,“玉堂,这两天还有得忙呢,一夜没睡,你还不累吗?”
  白玉堂眼睛已经睁开了,眼中含笑,“不知怎么,我现在精神好得很,猫儿累了?”
  展昭灿然一笑,直晃入白玉堂眼底,“我自然不累!”看着白玉堂笑靥,话音一转,“不过我现在想睡了。”右手曲起格开白玉堂,翻身背对,闭上眼睛不再搭理白玉堂。
  白玉堂本也没有那样心思,也乏惫得狠了,凑近了展昭,下巴蹭了蹭展昭发顶,低声喃喃:“晚安,猫儿。”
  展昭也似睡非醒回道:“晚安……”
作者有话要说:  

  ☆、盗车集团开胃酒3

  第二天一早展昭便和白玉堂去了医院,病房门口有两名干警守着,李明浩坐在外面的凳子上吃着包子,看见两人走过来,三两下吃完,站起身,“头儿,展队!怎么这么早!”
  白玉堂右手搭上展昭的肩膀,斜睨展昭一眼,“这案子没有着落,你们展队长可待不住!”
  展昭一听便知白玉堂记着昨晚自己拿案子堵他,展队长秉着该忽视时不能搭理的原则,不露痕迹抖开肩上白玉堂的手,直接对李明浩说道:“那个人怎么样了?可以问询了吗?”
  “嗯,已经醒了,大高在里面看着,大夫说醒了就没事了。”边带两人进了病房。
  病房中,那个岑峰正坐在床上喝粥,高义海在一旁坐着看杂志,两人听见开门声,都抬头看过去,高义海打了声招呼:“头儿!展队!”
  那个岑峰本来嘴里有一口粥,听见高义海称呼,一下子被呛到了!剧烈咳嗽起来,连眼泪都出来了,高义海忙拍着他的背,给他递过纸巾。展昭拉过椅子坐在床边,白玉堂斜靠在床脚,等岑峰平复下来。
  岑峰看着两人犹疑着问道:“白玉堂?展昭?”这两个人在道上可是有名得很,若说那些犯罪狂是怪物,他俩就是抓怪物的怪物。
  白玉堂挑了挑眉,那意思是:就是你白爷!展昭笑着点头:“正是!”
  岑峰确定了两人的身份,垂下眼睑,沉默不语。
  只听到展昭不疾不徐的声音:“岑峰,男,27岁,H省B市桐镇人,2008年因入室盗窃被判四年有期徒刑,2011年减刑出狱,家中仅一老母,年61岁。”
  岑峰抬眼看展昭,展昭的微笑撞入他的眼底,只觉那双眸子看到了他的心底,忐忑的心便平静了下来。
  展昭继续说道:“我们将对你进行例行问询,希望你能如实回答。”示意李明浩准备做笔记。
  “姓名?”
  “岑峰。”
  “性别?”
  “男。”
  “年龄?”
  “27。”
  “昨天和你一起进天龙洗浴中心的人是谁?”
  “一个朋友,叫杨军。”
  “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
  岑峰略犹豫一下,“不知道!”
  展昭像是没有察觉,继续问道:“那昨天你为什么会从四楼摔出来?”
  岑峰低下头,支支吾吾,“这个……我和他吵架了,一时激动就动手了……”
  白玉堂冷笑一声,“哦?你们打得挺激烈的呀,那么厚的玻璃都碎了。看来你和这个朋友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嘛,连你的死活都不管就跑了。”
  展昭依旧笑着,可看着岑峰的眼睛却带着迫人的光芒,“你和杨军为什么吵架?”
  岑峰一时无措,两只手交握,不自觉紧握,“这……我……是……是他欠我钱不还,就……就吵起来了!”
  白玉堂冷厉说道:“少打马虎眼!杨军是盗车集团的头目,你不清楚?”
  岑峰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
  展昭也敛了笑,肃色盯着岑峰,“既然是我们来问你,就是掌握了一定的证据了,扯皮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你还年轻,听说你的母亲身体也不好,如果你能从实回答,指出杨军的罪证,你作为污点证人,我们是可以向法院提起从轻指控的!你好好考虑!”
  岑峰涨红了脸,额头上冒出了汗,说道:“我可以抽根烟吗?”
  展昭摇摇头,“对不起,我想是不允许在医院抽烟的。”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岑峰,“喝杯水吧。”
  岑峰接过水咕噜咕噜喝完,“谢谢。”
  岑峰慢慢说道:“我在监狱里认识了一个人,我们关系很好,我要出狱的时候,他就给我说了杨军,说杨军是他的好兄弟,如果我出去了有事可以找他。我知道杨军是盗车集团的老大,我……”说着岑峰捏紧了手,把手中的纸杯捏扁了,红了眼眶,“我家里就我妈一个人,我一直好好表现才争取到减刑的,我是想要正正经经做人的,可是……可是……”岑峰哽咽了,“我出来才知道我妈得了癌症,治病要很多钱,我没办法,我没办法才找到他的!”岑峰一把抓住展昭,“展警官!我愿意作证!可不可以不要抓我!我妈还要人照顾!”
  白玉堂瞟了眼岑峰抓着展昭的手,展昭拍了拍岑峰的手,“你交待清楚,你参与到何种程度,可以争取从轻处理,这还要看你的态度了。”
  岑峰收回手,继续说:“我只是负责帮杨军联系销赃!我没有参与偷盗的!最近杨军说已经捞的差不多了,而且条子……哦,不,警方盯得紧,想要收手了,我昨天约他拿我最后一笔钱,可他却说资金紧张,让我等等,我每次找他他都让我等等,我想他是不是不想给我了,我妈那又急着用钱,就和他吵起来了。”
  展昭微微一笑,“那你有杨军的犯罪证据吗?”
  岑峰点点头,“有!我把他每次的交易都私下记录了。”
  交待了高义海和李明浩看好岑峰,展白两人便准备回警局,岑峰叫住了展昭:“展警官!”看展昭回头看他,“可不可以先不要把我的事告诉我妈?还有……”声音低下来,“能不能麻烦您去看看我妈,她没人照顾,我一天没回去,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急促起来,“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不合理,您要是没空就算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