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殊途 林安

重生之殊途 林安

时间: 2013-08-02 12:14:10


【内容简介】

文艺版全文:如果人生能倒带,如果一切能重来,我真想回到当初相遇的地点,作出不一样的选择,八年前你微笑着把我推入绝境,八年后我站在马路的另一端看着你的幸福,乔飞,倘若时光倒流一切重新开始,你我必将踏上殊途,从此陌路


简洁版:本文讲的就是性格懦弱相貌平凡的陈默,重生之后顿悟,拼死拼活的逃开自己喜欢的人,但却陷入几个男人之间纠缠不清的的故事,有奸情,有激情,慎入

本文第一人称,雷者慎入 坚持1VS1 结局肯定HE


【正文】

  重生之殊途
  作者:林安

  第 1 章

  斜风,细雨。
  9月9,正是个好兆头,长长久久。隔壁街就是教堂,钟声依旧在半空中回响,半个小时前这里还是热闹非凡甜蜜温馨。高大英俊的新郎抱着小鸟依人的新娘从教堂走出来,一同坐进装饰好的花车里,纯白的婚纱被清风拂动,新娘的白色锻鞋不小心踩到了水洼溅起一两点水渍。他们笑的幸福美满,手指上的戒指耀眼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我抬起头看着高耸的塔尖,嘴边溢出一丝苦笑。婚礼已经结束,人们早已散去,只有空气中还保留着一丝甜蜜的味道,那么我现在在干什么?
  大红色的请帖已经被自己捏到变形褶皱,我慢慢拿出来,看着上面写的字。大概是因为下雨的关系,钢笔字已经被晕的一塌糊涂,只有落款处的名字还是比划刚劲力透纸背,显示出执笔人天生的霸气强势。
  我缓缓的抚摸着那个已经看不清楚的名字,心痛吗?不,我说不出来。请帖是由婚庆公司按照名单发出的,想来也是,如果是他的话肯定不想再看到我的,更不会主动发请帖给我,让我来参加他的婚礼,毕竟他亲口对我说过,“你这个恶心的同性恋,离我远一点,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他一脸嫌恶的表情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由的抬手擦了把脸,是啊,我就是他口中那个恶心的同性恋,妄图染指唯一愿意帮助自己的人,学校里从此没人再看得起我,从此没人愿意和我说话,被排斥、被孤立,直到连自己都忍受不了转学离开,从此再无联系。
  这辈子过的窝窝囊囊,随便考了个三流大学,没有朋友和亲人,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浑浑噩噩的过下去,毕业后在一家小公司工作,依旧是被忽视的对象,办公室的同事们只有在需要有人帮忙加班的时候才会找到自己,而自己除了接受根本没办法拒绝。
  几天前接到快递送来的请帖的时候,办公室的一个女孩子斜着眼睛看着我笑,说,没想到你也有朋友啊,看字是个蛮不错的人啊,可惜结婚了。
  是啊,连我自己都没想到,颤抖着拆开信的时候,入目的大红色在我眼里却变成了冰水,在这个温暖的初秋,让我感到彻骨的寒冷。
  止不住的笑出声来,有温暖的液体混合着冰凉的雨水流入口中。我转过身,街道旁的橱窗中印出我的脸,一脸苍白,嘴角带着讨好的笑意,平凡到完全找不到特点的长相,身上穿着一看就知道是地摊货的劣质西装,笑容懦弱又悲哀,微微弓着背,就好像我平时在别人眼中的一样。
  这样的我,就连光明正大站在他面前的资格都没有,只能悲哀的龟缩在街道的一旁,看着人群中光芒耀眼的他,看着他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看着他温柔的牵起新娘的手,看他笑容豪迈。
  将被捏烂的请帖扔进垃圾桶里,我苦笑着看着橱窗中的自己。
  ……陈默,别做梦了,这辈子你都会是一个人,没有人爱你,更没有人挂念你。就算你下一秒死去,除了给这个城市死亡目录上增加一个人名之外,没有一个人会记得你。
  就仿佛这个沉默的名字一般,我的人生,似乎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
  我伸手摸摸口袋,朝马路对面的酒吧走去,口袋里面是我一个月的工资,本来想买点什么当作贺礼的,也许可以在婚礼上豪迈送出换一个潇洒回头,从此给他留下一个决绝背影。不过想想看还是算了,这些钱在他眼里,估计根本算不上什么,可能接过来还会觉得手脏。
  钱就留给我,让自己奢侈一回、放纵一回吧。
  我低着头,慢慢穿过马路。
  耳边突然传来刺耳的刹车上和路人的尖叫声,我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猛的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力量撞的飞了起来摔的侧躺在地上,胸腔里有什么在涌动,忍不住的咳了一声,有鲜红湿润的液体从嘴里源源不断的流出来,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
  这是上天给我惩罚么,惩罚我一生浑浑噩噩,惩罚我对他的痴心妄想,惩罚我的自以为是。
  生命的气息在慢慢的流失,身边有人围了过来,有人大喊撞死人啦,快报警啊!
  感觉无数人的眼光对准了我,身体无意识的抽搐着,双眼渐渐失去了焦距,我艰难的牵动嘴角,露出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是最后一个微笑,头一歪,意识进入了黑暗。
  我曾经想过,如果一切能重来,如果人生能倒带,我会不会选择另外一条路,我的人生会不会是另外一个结局。
  只可惜那只是如果,已经做过的选择无论是对是错,都没有第二次机会,就是这么残酷,不管是意气用事,还是瞻前顾后,后果只能一个人承担。
  而我当年选择了鼓起勇气告诉他我的爱慕,可是我却忘记了我当时,只不过是一个没人理睬的人,他只是看在老师的份上指点我的学习和接近我,我却以为他能接受我,我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他。
  算了,现在我死了,一切都结束了,生前的一切与我都没有任何关系了。
  但是心里莫名的有些不甘心,如果能回到那个时候,如果真的可以重来,我一定不会让自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意识沉沉浮浮,好像听到什么人在叫我的名字,我想睡,但是却被强制的保持着清醒,却睁不开眼睛,直到头部突然一阵剧痛传来,我猛然翻身坐起!
  入目一片惨白,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我迟钝的转动着脖子,看着床边扬起的窗帘,刚想闭上眼,却想起了什么,婚礼、车祸、我倒在地上抽搐着的身体!心脏猛的剧烈跳动起来,有些惊恐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房间,颤抖的伸出手按住胸口,心脏鲜活而有力的跳动,震得我耳膜都在响,翻身下床,掀开窗帘看向窗外,眼前所见的一切让我眩晕!
  记忆中熟悉的一切再现在我眼前!熟悉的操场,熟悉的房屋,熟悉的景色,我头晕目眩,这里是我那段记忆的开始,我高三转入的学校!
  我颤抖着伸出手,少年的手掌柔韧平滑,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此刻身上的衣服全部湿透,头发也是湿的,好像是刚从水里出来的样子。
  我只记得我唯一的一次掉进水里是在八年前,我和乔飞相遇之后,难道现在的时间回到了那个时候?冷静,我要冷静,我慢慢地回到床前坐下,身体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看来你还没死嘛,果然生命力顽强。”
  也许是我过于震惊的表情让他有些惊讶,他皱了皱眉,“陈默你没事吧。以后不会游泳就早说,省的万一死了给我们惹麻烦。”
  我浑身一颤,抬起眼看着眼前皱起眉头,一脸不耐烦的人,他的脸有着少年的线条,棱角分明,眼神冰冷倨傲,下巴微微抬起看着我,眼神嫌恶的好像在看一条狗一般,对,一条狗,还是一条落水狗!
  我双拳紧握,声音却意外的平静,“乔飞,我没事,你先回去吧。我休息一会儿就自己回去。”
  他看了我一眼,我平静的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里有些惊诧,仿佛在惊讶我态度的突然变化,走进来,将肩上的书包扔到一边,挑眉,“别忘了是你求我带你去的,我都说了我没时间,你还死缠着我,说保证不给我添麻烦的,结果还不是一样!”
  我漠然的看着他,没错,是我求你的,我咎由自取,我就是那么贱!
  “是么,我给你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不会有下次了。”我牵动嘴角,低下头看着地板,突然下巴被挑起,他反复审视着我,我不闪不避,直直的看着他,我看到他眼里有些疑惑,但很快消失不见,像怕被传染上什么似地抽回手,从包里抽出纸巾擦着沾染上的水渍。
  “那就好,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说着敷衍的话语,他伸手拿起挂在一边的书包往肩上一甩,回过头对我说,“你最好关紧你那张嘴,别让老师知道我们放学去水库游泳了,不然萧檀阳他们会揍到你说不出话来为止。”
  冷漠话语,威胁的语气,我直直的站在床前看着他不耐烦的哼了一声,转身出门,门被甩的发出啪的声响,呆在原地好一会,我跌坐在床上,已经冰冷到麻木的身体渐渐的有了些温度,我沉默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这双手是鲜活的,有生命力的,我现在真真切切的站在这里,站在我们相遇之后不久后,我冷笑起来,什么我不会游泳?记忆里的伤痛明明白白的告诉我,是萧檀阳按住我的头,说是要看看我能憋住呼吸多久,而你,只是站在岸边看着这一切,直到我无力挣扎,失去知觉!
  等身体稍微暖和过来一些,我抓过一边的书包推开门,熟悉的房间和结构,是初中时候的校舍,站在校门口,我转过头去看着那扇锈迹斑斑的大铁门。
  现在是八年前,这个时候的我,父亲刚刚在一次事故中死亡,妈妈带着我和微薄的抚恤金回到这里,校长可怜我没父亲,答应免了我的学费,让我插班读高三,而我就是那个时候遇见了乔飞,他的笑容亲切热情,在校长面前答应会照顾我,我天真的相信他是温和善良的好人,真的会照顾我。
  闭紧双眼,我贪婪的呼吸着有些清凉的空气,睁开眼睛看着记忆中熟悉的一切,我隐隐勾起嘴角,笑容冷漠,乔飞,我不再是那个一直粘着你,明知道你有多讨厌我还掩耳盗铃的人了,你想要的,只是听话乖巧,可以供你玩弄的狗而已,在不需要的时候就可以一脚踢开,就像你曾经做过的一样……
  静静的迈开脚步,我沿着记忆中熟悉的路往家里走去,刚拐弯,一只手猛的从我身后伸出,捂住我的嘴把我拖了进旁边的暗巷!
  有些惊恐的睁大眼睛,我被捂着嘴按在墙上,看着那个按住我的人,他眉眼桀骜,眼神锐利如刀,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之前被强压在水里无法呼吸的恐惧一下子冲上脑子,我开始止不住的颤抖,控制不了,只能睁大眼睛瞪着他,他发出啧啧的声音,“没想到乔飞那小子真的把你一个人丢在那,你没事吧啊,要真的搞出什么事来,我倒是不怕麻烦,他那考大学的加分就有问题喽。”
  我用力挣开他的手,捂住嘴止住自己想呕吐的**,看也不看他一眼,他楞了一会,“该不会真的搞坏脑子了吧。”
  捡起掉在脚边的书包,我绕过他朝大路走去,他一把抓住我背后的衣领,语气森冷,“我看你是真的脑子坏掉了,没人教过你要怎么跟我说话么?”
  我再也压抑不住一直以来累积的愤怒感,转身用力挣脱他的手,用足力气朝他脸上挥去,他没有防备,被一下子打后退几步。
  力道并不大,我不能要求一个才十六的小孩子有太大的力气,何况这个身体现在虚弱的很。
  看着捂着一边脸的萧檀阳,他慢慢的把脸转过来,眼里是不属于小孩子的残暴,我没有后退,只是喘着气冷冷的看着他,“你只能靠着欺负别人才能找到认同感么?你也就这点本事了么?”
  他眯起眼睛看着我,突然笑起来,摸了摸脸上的红肿,“我还以为是只没牙齿的狗,没想到你也有爪子。”

  第 2 章

  我抱着书包后退了两步,看着他脸上阴晴不定的笑意,咬咬牙,转身朝大路上走去,他这次没有追来,我抱着书包越走越快,渐渐的跑起来,晚风刮过我耳边,我仿佛用尽全力的奔跑着,直到胸口疼痛起来才停下来,手撑着膝盖喘着气说不出话。
  挣扎着直起身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家门口,我却有些胆怯了,颤抖着手推开那扇虚掩着的门。
  推开门,眼前的摆设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我咬着牙关上门,低着头朝自己房间走去,厨房里传来妈妈的声音,“陈默,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们不是早就放学了么?”
  我吞了口唾沫,声音还有些颤抖,“我留在学校有点事。”压抑住心头莫名的冲动,推开房间门,看着那些熟悉的不能熟悉的东西,我呆了一会儿,把书包放好就走了出去,妈妈已经从厨房里出来,背对着我在桌子上摆好了晚饭,“快去洗手吃饭。”
  我站在原地没动,大概是没听到声音,妈妈转过头来,语气一下子慌张起来,“怎么湿淋淋的?是不是被同学欺负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妈妈半蹲在我面前,伸手摸着我的脸,眼里是掩饰不了的焦急和慌张,我抬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没事,是我在打水的时候不小心桶子翻了,我没事。”
  她有些尴尬的缩回手,轻声说,“先去洗个澡吧,别感冒了。”我点点头,转身朝自己房间走去。
  温热的水打在身上,让我一直绷得紧紧的弦放松下来,手脚突然有些发软,我撑住墙壁闭上眼睛,任水流冲刷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冷静下来。
  现在是我刚刚转学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正好是三月中,原来已经春天了啊……
  乔飞显然已经不再掩饰对我的厌恶,也是,像我这么又黏人又不懂看别人脸色的可怜虫。只要有人愿意对我伸出手,愿意对我露出一个笑容我就已经感激涕零,被欺负了也不敢说出来,何况说出来又有几个人会相信我?相信一个前途光明,在老师面前品学兼优的学生会有空来欺负一个可怜虫?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伸手从墙上取下毛巾换好衣服走出浴室,妈妈依旧坐在桌子旁,手指神经质的弯曲,嘴唇紧紧的抿起,见我出来,眼神有些担忧。
  等我吃完饭,准备把碗筷收拾进厨房的时候,妈妈突然叫住了我,眼神欲言又止,“陈默,我好像听说,你在学校里被人欺负了,是不是真的?”
  “没有。”我低着头收拾着桌子,端着碗进了厨房,她跟在我身后靠在厨房门口,“你上次跟我说的想转学的事情……”
  “不需要了,上次只是我一下子没适应环境,现在好多了,就不用麻烦人了。”我手下没停,那是乔飞第一次在我面前表示出对我的鄙视,我被他的粗暴吓坏了,哭着跑回家求妈妈让我转学,但是第二天就被他警告不要乱说话,不然一定在学校里混不下去。
  手上的活渐渐的慢了下来,我的眼神有些恍惚,乔飞冷漠的眉眼突兀的出现在眼前,他抱着双臂看着那群人把我的书包丢出教室,他看着他们把我的作业本丢在地上,他看着萧檀阳把我摁在水里,我睁着眼睛求救的看着他,他眼里只是不屑和冷漠,抱着双臂站在岸上,嘴唇翕动。
  深深的吸气,我让自己平静下来,敛下眉眼把碗筷收拾好,转身就看到妈妈满是担忧的脸,我突然心里一阵绞痛。
  “我没事的妈妈,不用担心我。”我轻松笑,“只是功课有些紧张所以不太高兴,你别想太多。”
  她的眼神有一丝悲切,我咬咬嘴唇,上前抱住她,这个女人一直都是在生活的压迫下艰难的生活,中年丧夫,唯一的儿子性格懦弱不堪根本不能作为依靠,在过去的时光里,我一直在拖累她,无论出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回来哭泣,却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会懦弱的躲在她身后。
  感觉到她有些颤抖,我闭上眼睛抱紧了她,低声说,“妈妈,对不起,我不会再让你操心了……”
  有湿润的感觉在手上蔓延,她将我推开背着我擦脸,声音哽咽,“怎么突然说这些……你是妈妈的儿子,妈妈不操心你操心谁?”
  我站在原地,看着她转过身来,她的脸色已经像平时一般,平静的嘱咐我,“你该去做作业了。”
  我点点头,朝房间走去,她突然拉住我的衣袖,“陈默,告诉妈妈发生了什么事好不好?妈妈很担心你。”看着她有些祈求的眼神,我轻松的笑笑,“真的没事,我要去看书了,明天要考试。”
  她放开手,露出有些欣慰的笑容,“那我不打扰你看书,考试要好好考,马上就要考试了,要多向同学请教。”
  我会好好‘请教’的,我朝她笑笑,转身进了房间,随即打开瘫在椅子上的书包,翻开书本仔细的看了看,书本被踩的脏乱不堪,内页还被画上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无视那些匆匆翻看着书本里少的可怜的备注和笔记,八年后我虽然只是个三流大学出来的废物,但是高中的知识还是深深的刻进了脑海了,连同那段可以说的上是屈辱的回忆。
  仔细的将书本全部重新清理了一遍,我合上课本抬起头,桌脚放着一面镜子,我抬起头的时候刚好将自己看了个清清楚楚,苍白的脸,连嘴唇都是毫无血色,只有眼睛很诡异的闪着精光,好像在等待什么似亮的让人心悸。
  我伸手把它倒扣在桌面上,手指划过墙上贴着的课程安排表,那是自己第一次和乔飞见面的时候,他送给我的礼物,上面整整齐齐的列着从周一到周六每天的课程,整齐的笔画像他外表给人的感觉一样端方大气。收到这个礼物的自己高兴的像个白痴一样,回家将它粘在了墙壁上最醒目的地方。盯着它看了半响,我从墙上撕下那张纸,不动声色的扔进垃圾桶里,站起来伸个懒腰,突然想到一个东西,走到书柜面前,从最高一层取出一个白色的小本子,果然在这里。
  将它摆在桌上,我没有翻开它,盯着它看了半响,还是决定将它塞回了柜子里。
  妈妈敲门伸头进来,“陈默,很晚了,早点休息,不要看书看太久。”我含含糊糊的应着,把本子放进柜子里。
  坐回桌前,将书本放进书包里,我沉默着躺在了床上。
  明天,我要如何来面对你,乔飞,你又会用什么办法来奚落我、打击我?可是我不会在让步了,既然让步的结果就是被遗弃,现在收手正好。我闭上眼,强迫自己那颗鼓噪的心脏平静下来,慢慢陷入黑暗。
  说不紧张是骗人的,我站在校门口,身边不断有学生回过头来看我,眼里闪着新奇和鄙视的光。
  “那不是一班那个笨蛋么……”
  声音远远的飘进耳朵,我朝来源处看了一眼,是一群女生们,嘻嘻哈哈的笑成一团,估计在笑我每天被欺负吧。
  人们都说小孩子是很纯洁的,其实他们才最残忍,他们知道如何让一个人崩溃,他们能想象出各种各样的欺负的手段,他们最擅长装无辜,他们最容易表现出人内心黑暗那一面。
  我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迈开脚步朝教室走去,身后的笑声渐渐的淡了下去,大概是走了。
  无视走廊上的轻言细语,我慢慢走进教室,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已经有勤奋的学生提早来到教室进行早读,我凭着记忆找到自己的位置,伸手把肩上的书包放下,抬头看着还没多少人的教室,快速翻动记忆,因为自己瘦小,被安排在了第二排,左边是学习委员白苏,斜下方就是这个重点班最大的希望,班长乔飞,萧檀阳在最角落的位置,当然那个位置形同虚设,我基本上没在上午看到过那里有人。
  右边是团支书罗海,可以说,在这个班里除了乔飞是因为校长的嘱咐才勉强照顾我之外,只有他对我笑过。
  只是这笑里到底包含了什么,我自然不会去多想,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我在座位上坐下,扭头就看到白苏探寻的眼光,装作没看到,我径自从书包里拿出书本,刚低下头正打算看,书本突然被抽走朝半空中扔去,是平时和萧檀阳在一起的那群男生,嘻嘻哈哈的声音响起,他们拿着我的书大声念着上面我昨晚做的注释,将它扔来扔去,我站在原地,感觉到一边白苏探究的目光一直没散去,眼神深沉。
  我依旧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那里,表情麻木的看着他们幼稚的举动,当他们打算把书扔下楼时,罗海恰到好处的走进教室,男生们顿时一哄而散,我默默的走过去打算捡起来,已经被踩的面目全非的书本被一双手拿起,罗海拍拍书上的脚印,把书递给我。
  罗海在我的记忆里并不是很深刻,记忆里他只是一个有些怜悯自己的人,有些忠厚的长相,高大壮实的身体,算是班里为数不多没有欺负过我的人之一,但是也并没做什么。眼光微闪,我接过书本,微笑着对他说了声谢谢之后回到座位,斜下方有刀削一般的视线精准的让我一颤,不知道什么时候乔飞已经走进教室坐在位置上,目光灼灼的盯着我。
  我低下头自顾自的擦着书本,可能是乔飞今天的感觉不太对,还是罗海气势吓倒了他们,那群男生今天竟然没有过来找我的茬。
  第一堂课是数学考试,看着发下来的试卷,我不经意的转动着笔杆,老师在我身边停下,看了眼我还是空白的试卷,低声问我是不是有难度,我笑着摇摇头,余光看到乔飞飞快的答题,当然,这种水平的试卷自然难不倒重点班的才子。
  低下头开始专心作答,下课铃声响之后马上交卷,面临高考的高三课程是相当紧张的,基本上一节课考试,下节课就可以讲解。中间几乎是没有什么休息时间,我沉默的坐在位子上,白苏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身上,我不经意间和她对上,她似乎很随意的看着我,手撑在下巴上,带着一丝笑意。
  这个女生的目光很锐利,在班上的地位是仅次于乔飞和罗海,算是女生的领袖人物。
  我低下头等着老师的讲解,他看着我的试卷看了很久,用有些不可置信的语气说,“陈默,94分。”
  我站起来拿试卷,马上就有人在底下大声说,“老师,肯定是抄的啦,他平时成绩那么差,都没上过50分,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好,肯定是抄的啦。”
  一帮人马上附会,“就是,他明明就是个白痴。”
  老师的目光有些迟疑,我转身看着那个男生,笑的轻松无比,“因为我有全班成绩最好的人给我补课啊,你怀疑我的进步,是不是就是在怀疑乔飞的水平啊,乔飞你说是不是?”
  乔飞冷峻的脸瞬间有些绷紧,那个男生顿时缩了缩脖子,没了声音。

  第 3 章

  我拿着试卷回到座位上,乔飞的眼神有些奇怪,我心情很好的朝他笑笑,等下课铃声响起,罗海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你进步很快啊,乔飞看来很用心在教你。”
  我笑着点点头,他温厚的告诉我,“有什么地方不懂的可以来问我,我可以教你。”我刚想说谢谢,就被乔飞抓住手腕扯出了教室,他把我拉到昨天我醒来的医疗室里,砰的关上门,脸色难看的盯着我,“你到底在搞什么!”
  我看着他笑了下,“我哪里敢在你面前搞什么。你不是最讨厌有人瞒着你动手动脚的么?”
  他眯起眼睛,唇边漾起我熟悉的冷笑,带着一丝不屑和骄傲。
  我看着他有些动怒的眼神,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腰后碰到硬邦邦的东西,已经靠在了桌子边缘,无路可退。他慢慢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抵住身体两边的桌子,俯下脸来看着我的眼睛,强硬的气息顿时布满整个狭小的空间。距离如此近,近到我几乎能感受他呼吸的热度和微薄的心跳声。
  我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心跳很平静,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他的眼里明显的有一丝失望的表情露出,随即消失,恢复成平时的冷傲,乔飞直起身体看着我,“陈默,别想用这种方法来吸引我的注意力,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考出那个94分的,但是你要是被人抓到抄袭什么的,会让我很没面子,你自己注意点。”
  我无谓的看着他,笑了笑,“既然这么在乎面子,又何必勉强自己做出一副喜欢照顾弱小的样子?乔飞,你虚伪的可以。”
  他危险的眯起眼睛看着我,脸上的微笑一直都没有消褪,只是多了一丝危险的讯息,“陈默,我很好奇是谁教你这些的,惹怒我的后果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你最好管好自己的嘴,我不希望再听到这些话,还有,不知道是谁哭着求我不要丢下他,说绝对会听我的话的,陈默,你大概是需要好好的回忆一下。”
  “让我在这个学校呆不下去么?”我打断他的话,“你不是这么说的么,如果我敢乱说话就让我在这个学校呆不下去,就算我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之类的,其实你可以试试看的。”我挑衅的挑眉,有些不计后果的开口,“你可以试试看的,我不介意。”
  他眼里闪过一丝焦躁,浑身散发出难以抑制的怒气,单手钳制住我的下巴抬起,表情阴冷,“陈默,看来我该教教你怎么说话。”
  下巴被用力的捏住,我抬眼看着眼前有些失去平时冷静的人,冷笑,“乔飞,别以为我还是以前哭着缠住你的可怜虫了,既然你这么讨厌我,那就不要管我啊,人前一个样人后一个样,你装的辛不辛苦啊。”
  “你!”他扬起拳头就要朝我打来,被牢牢按住的我几乎没有可能闪避,只能看着他饱含怒火的拳头朝我打来,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阵轻笑声,萧檀阳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医疗室里,“我看到了什么?乔飞,你被自己家养的狗咬了?啧啧,真是可怜。”
  我有些惊诧的看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原本被布帘挡住的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拉开,萧檀阳坐在床上,衣服凌乱的敞开着,扣子没扣,露出大片胸膛,动作还带着睡醒后的余韵,只是眼神已经是完全清醒,冷冽中带着一丝调笑。
  “你闭嘴!”乔飞几乎是怒吼的看着萧檀阳,“滚出去!”
  “喂喂,我本来就在这里睡觉,是你们自己冲进来也不看是不是有人在的,我还以为会看到什么好戏,结果是被自己养的狗给咬了啊。”萧檀阳从医疗室的床上跳下来,笑眯眯的走到他面前,“也挺精彩的,没想到你养的狗不仅有爪子,骨头也挺硬的么?”
  用力挣脱出乔飞的手,我低着头揉着手腕径自朝门口走去,却被乔飞拉住手腕,“你去哪!”他的声音怒气冲冲,抓住手腕的力气大的让我皱眉,“去上课,班长大人,你是不是忘记了还没放学?”
  他一楞,随即一脸嫌恶的松开抓住我的手朝门口走去,我看着他打开门消失在门后,正准备走,身后突然一只手把门关上,我被压在门上,看着眼前萧檀阳笑的兴味的脸,皱眉,“你不上课我还要上,松手。”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